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章 迷失在90年代

张扬抹干嘴唇,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看陈国伟的目光也变得温暖了许多,吃水不忘挖井人,人家请他吃饭,自己当然要友善一些。
左晓晴看了看他:“你叫张扬?”
可是左晓晴弯弯的秀眉忽然颦起,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伤者的血压虽然正常,可是他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苏醒过来的伤者指着自己的喉头,脸色很快就变成了紫红色,他显然出现了呼吸窘迫的现象。
左晓晴心不在焉的洗涤着双手,脑海里仍然闪现着刚才的一幕,这个平时不起眼的卫校生,竟然拥有一身神奇的本领,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她也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张扬点了点头,和陈国伟一起离开食堂,发现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想想自己回宿舍也没有什么事情去做,干脆跟陈国伟去急诊室看看。
身边叫陈国伟的同学不怀好意的笑着,低声说:“平时还真看不出,你丫的胆儿真肥,色胆包天就说得你这种人吧?”张扬笑了笑,他还没有适应这种对话的方式。
转眼的功夫,他又将伤者的右臂恢复原位,左晓晴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在场也只有她看清了张扬刚才的举动,一个卫校生,骨科复位的手法竟然如此纯熟,单从伤者手臂的形态,她已经推测出,两条脱臼的手臂让张扬抬手间就治愈了。
张扬来到她身边在相邻的水龙头洗了洗手,轻轻咳嗽了一声。
左晓晴慌忙向高伟跑去,高伟听到7号病员出现呼吸窘迫的现象,跟着过来看了看,然后迅速提出治疗方案:“可能是上呼吸道阻塞,给他行气管切开术!你来做!”然后急匆匆向另外一名重症伤者走去。
陈国伟看着张扬手中干巴巴的泡面,有些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常吃泡面对胃不好,医院食堂的伙食还不错,你不要太节省了。”
张扬对这句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顾虑:“国伟,现在没有皇帝了?”
张扬点了点头,直截了当的说:“我没钱!”
陈国伟慌忙点了点头,跟着一具担架进去了,望闻问切张扬懂得,可是测量血压他却是一窍不通,一个小护士将血压计塞给他,指了指左晓晴的方向,示意他去给左晓晴照顾的病人测量血压。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林晓丽坐在地上撒泼哭号起来,人群中走出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是洪玲,另外一个少女身材颀长,一头宛如黑色瀑布般润泽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鹅蛋型的俏脸,修长的弯弯秀眉下是一双明澈如泉水般的美丽大眼睛,小巧而挺直的鼻梁,弧度优美柔嫩的嘴唇,透着温婉的味道,紧身的石磨蓝牛仔衣为她增添了几分清爽干练的味道,气质娴静内敛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美女啊!张扬不禁多向她看了几眼。
陈国伟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这小子真是太能吃了,他哪里知道人家饿了一千三百多年,这点饭小意思啦。
在左晓晴诧异的目光下,他抓起了针管,一把将针筒的活塞拔去,然后瞄准伤者左胸的肋间,闪电般插了下去。
周大方原本就是一个无赖,他和林晓丽之间也只不过是玩玩罢了,远远没到非她不娶的地步,开始就抱着借着这件事讹诈点钱财的念头,听到张扬这么说,以为这小子怂了,冷笑道:“呦,看不出你他妈说话还挺江湖,得,看在你还是学生的份上,老子不跟你计较,可是我女人也不能让你白摸不是,这和图书么着,你拿出一千块钱,作为精神损失,这件事从此两清。”一千块在九十年代初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普通大夫的工资也不过是四五百块,周大方分明是狮子大开口。
两人扶起了林晓丽,洪玲亲眼看到张扬一脚把林晓丽踹倒在地,有些愤怒的指责说:“张扬,你太过分了!”
张扬已经饿了,撕开葱油鸡的塑料包,就这么干啃起来,眼前,他还没有用开水泡面的境界。让他惊喜的是,书里面居然有本《中国人史纲》作者是柏杨,张扬一边啃着方便面一边从头翻看着这本史纲,隋朝以前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是在大业十二年,也就是公元616年被隋炀帝毒害的,他越看越是心惊,如今已经是1992年2月11日,也就是说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穿越到1396年后的未来世界。
对于美女张扬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始终都是礼貌的,他摇了摇头:“我懒得跟你这泼妇一般见识!”他所指的当然是左晓晴身后的洪玲。
“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居然敢调戏我女朋友?不想活了?”周大方用力指点着张扬的胸口。
实习医生宿舍四个人一间,另外两名实习生因为家在附近,平时很少来这里居住,陈国伟虽然和张扬住在一起,可是看得出他对张扬这个卫校生从骨子里还是瞧不起的,很少主动和张扬说话,张扬有一搭没一搭的主动搭讪着,其目的就是尽量从陈国伟的口中套出关于自己尽可能多的事情。
陈国伟向两名院警解释的清清楚楚,再加上院警都知道周大方是什么货色,内心深处还是偏向着张扬多一些,提醒了他两句就返回了医院。
张扬也不跟他客气,跟着陈国伟一起去了食堂,美美的吃了一顿,陈国伟的父亲是江城某国企的财物科长,家境殷实,平时为人大方,之所以请张扬吃饭,也是因为看他可怜的缘故,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张扬触怒周院长在先,然后又在医院门外殴打病人,今天又胆大妄为的旷工,三件事加在一起,已经足够医院把他遣送回卫校了,这顿饭多少有些告别宴的意思。
他这么一说,林晓丽不干了,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周大愣子,你他妈算不算男人啊?他用手指头插我下面啊!”她说得气急,冲上来想要去抓挠张扬的脸,张扬抬腿就是一脚,踹在林晓丽的小腹上,虽然并没有使用全力,仍然将林晓丽踢得倒退出两米多的距离,一屁股坐在马路上,这厮的心里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想。
左晓晴早已六神无主,天哪!她只是一个实习半年的学生啊,气管切开术,她的了解仅限于书本上的知识,还从来没有亲自做过,想起张扬刚才神奇的举动,左晓晴求助的望向这个卫校生:“你一定会吧?”
左晓晴惊声道:“你要干什么?”在她看来这名伤者十有八九发生了手臂骨折现象,最忌讳的就是随便移动他的患肢,以免造成进一步的错位。
看到陈国伟和张扬站在那里旁观,高伟有些愤怒的吼叫着:“你们两个,快去帮忙测量血压。”
陈国伟吓得退了一步,这件事原本就不关他的事,他有些后悔刚才多说了那句话了。
张扬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深深震撼了,杨林?靠山王杨林,那可是权倾朝野的主儿,炀帝杨广的太叔,大隋朝开国五老之首,不过张扬和杨林曾经打过一次交道,那厮长得可不是这个样子,张扬正看得hetushu•com聚精会神的时候,电视画面突然一变,几名身穿泳装的窈窕少女婷婷袅袅的沿着泳池走来,画外音……每月总有几天不方便的日子,然后一个漂亮妩媚的小丫头充满魅惑的说道:“有了丹碧丝,我就可以天天游泳了……”
张扬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把身份证收起放在上衣的口袋里,通过这一天一夜不知疲倦的知识补充,张扬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他叫张扬,男,今年二十岁,作为一个卫校毕业生,这样的年纪已经称得上大龄了,家庭住址就在春阳县西关反帝路16号,距离县人民医院不到三公里的距离,张扬有个记日记的习惯,从日记里过去的张一针,了解到现在张扬的内心世界,张扬一岁的时候父亲就死了,母亲徐立华带着他嫁给了现在的丈夫赵铁生,赵铁生家里原本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平日里对张扬这个拖油瓶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眼色,日记的字里行间流露出张扬对赵铁生一家的深深怨念。
张扬一眼就看出这名伤者只是肘关节脱臼,淡淡笑了笑,一把抓起了伤者的左臂。
陈国伟“嗤!”地一声笑了起来:“有,不过不是在中国!”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冷笑道:“兄台不要逼人太甚!”
左晓晴无力的说了一句:“他是气胸!”然后转身向休息室中走去。
两人盯着小雨向急诊室跑去,还没有来到急诊室就听到急促的救护车声由远而近,五辆救护车先后停靠在急诊室的大门前,急诊科的大夫护士慌忙冲了出来,一旁还跟着不少的实习生,张扬一眼就发现洪玲和那位校花左晓晴都在抢救的队伍之中。
周院长点了点头:“明天我会把你的情况如实反映给校方!”丢下这句话后,她头也不回的向电梯处走去。
张扬看到周大方再度出手,而且摆明了要扇自己的耳光,士可杀不可辱,张扬原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左手迎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周大方右手的脉门,两人身高相仿,不过张扬相对瘦弱一些,周大方本来以为自己吃定了张扬,却想不到对手的五指如同铁钳一般抓住了他的手腕,稍一用力,周大方半边身子都变得酥麻无比,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眼前的这名学生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文弱。
陈国伟吓得一溜烟向医院的保卫科跑去,这种时候能够求助的只有保卫科了。
张扬向她神秘一笑,左晓晴脸上不由得一热,这才重新回到现实中来,拿起血压计为伤者测量血压,张扬好奇的看着左晓晴的举动,即便是最简单的血压测量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极为新奇的事情。
县级医院的急诊室医疗力量还十分的薄弱,加上五官科和儿科,来到现场的大夫也不过区区五个,那名正在指挥的青年医生是骨科医师高伟,他是江城医科大学89届毕业生,是洪玲、陈国伟这些人的师兄,这样的状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高伟一边指挥将伤员运入急诊室,一边吩咐洪玲去联系各科室值班医生。
张扬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蹲在那里,这厮仍然处于亢奋之中。
“告我什么?”张扬实在有些想不通。
张扬又怎么懂得气管切开术呢,他的手指轻轻在伤者的胸膛前叩击了一下,马上就觉察到两侧的不同,虽然他对现代的病名一窍不通,可是高伟所说的气管切开术应该是个错误的方案,伤者左胸受伤,导致和-图-书气体进入胸内,从而令肺叶压缩,这才是他呼吸困难的真正原因,按照过去的方法,张扬可以用空心针抽出其中的气体,可是眼前似乎并没有趁手的器械,他的目光环视四周,忽然发现身边治疗车上摆放的针管,唇角露出一丝微笑,这东西应当可以使用。
高伟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目光落在张扬的脸上随即演变成愤怒,张扬的眼光何其老辣,马上意识到这小子要迁怒于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慌忙转身跟着左晓晴的脚步匆匆溜走。
周大方一听这话就恼了:“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扬起蒲扇大小的手掌向张扬猛然抽了过去,他是动了真怒,不来点真格的,这小子不知道厉害。
陈国伟对张扬的家境多少有些了解,叹了一口气:“走,今晚我请你!”
张扬冷冷哼了一声:“她自己主动脱的衣服,周院长让我用指头插的……”说完这句话,忽然发现周院长正冷冷站在妇科门前,张扬知道自己又闯祸了,有些尴尬的站起身子。
张扬对于现在的金钱还缺少具体概念,可是他明白周大方在找他要钱,他微笑道:“抱歉,小弟身无分文!”
这时候住院部的值班医生得到讯息后匆匆赶来,医疗力量得到全面加强,实习生的工作全部被这些老师们接手。
这时候陈国伟带着两名保卫科的院警赶了过来,张扬放开了周大方的手腕,周大方吃了一个暗亏,当然不敢继续向张扬出手,留下一句狠话:“小子,你给我等着!”然后拉起林晓丽骑着摩托车狼狈而去。
左晓晴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伸出白皙细腻的小手:“我叫左晓晴,认识一下!”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医生正忙着指挥现场,救护车一共送来了十五名伤员,起因是县城东南的税务局大楼脚手架坍塌,现场虽然没有人死亡,可是重伤十五名工人已经是极为严重的事件。
第二天上午张扬旷工一天,还是呆在宿舍内看书看电视,壁橱内的一箱葱油鸡泡面也已经让他啃得差不多了。
左晓晴咬了咬下唇,一名实习医生居然连测量血压这么基本的技能都不会,真不知道他是管什么吃的,她一把抢过张扬手中的血压计,拉开伤者的衣袖,却发现伤者的两条手臂都已经外翻变形,登时有些慌张了,她举目寻找高伟所在的位置:“高老师!”
高伟正在忙着为一名重伤者止血,显然无法顾及到她这边的求助。
张扬很无辜的看着林晓丽的背影,愕然道:“她居然出口伤人,诬我清白!”
气胸的症状缓解以后,伤者呼吸窘迫的症状顿时消失,张扬迅速拔出针筒。
张扬和陈国伟回过头去,身后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一名身材高大刮着光头的男人骑着一辆雅马哈400公路赛车,后面侧坐着身穿红色紧身衣的林晓丽,在引擎的轰鸣声中迅速冲到他们的面前,那男人大约三十岁年纪,长得五大三粗,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赛车服,他左手扶了扶墨镜,微微扬了扬头,的确有几分潇洒的味道:“哪一个?”
“我不会!”张扬实事求是的说。
张扬咧开嘴,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小声说:“雕虫小技,不足挂齿!”他的的确确是在谦虚,可是在左晓晴看来却不是如此,他给左晓晴的感觉是深不可测,而且这小子很能装。
张扬目瞪口呆,他围绕着那台电视机前前后后看了一遍,怎么也找不到杨林大战程和*图*书咬金的画面,充满迷惘道:“靠山王呢?”
往往问三句,陈国伟才能回答上一句,虽然这样张扬还是获得了大量的信息,陈国伟打开了那台十四寸黑白电视,突然传来的画面和声音吓了张扬一跳。
周大方只觉着他的五指越来越紧,自己的手腕骨骼几乎就要被他捏碎,诧异于张扬强大力量的同时,内心也感到有些害怕,苦着脸挤出一个笑容:“可能真的是误会……”
反倒是洪玲有些不依不饶,跟在张扬的身后继续说:“张扬,你怎么可以打女人,而且人家还是医院的患者,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影响会有多么恶劣,你抹黑了我们整个实习小组的形象!”
“有话好说,我们都是县医院的实习医生……”陈国伟帮忙解释说。
幸好张扬及时把话茬接了过去:“兄台,想来你是误会了,我只是遵从院长的命令,为她诊病,对这位小姐绝无亵渎之念!”
实习医生的集体宿舍就在县人民医院的对面,隔着一条马路,张扬短时间内搞明白了几件事,一是自己现在的身份,二是自己的住处,后者对他极为重要,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幸运的是,他和陈国伟住在一个宿舍,从种种迹象表明陈国伟并不待见他这个卫校生,不过张扬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厚着脸皮紧跟陈国伟这个白捡的向导,怎么也要先找到宿舍在什么地方。
陈国伟眨了眨眼睛,站起身来:“那个……你先回宿舍,我去急诊室看看……”实习生本来没有急诊班,可是每晚仍然有许多实习生主动前往急诊室,希望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高伟这才想起7号病员的事情,来到这边看了看,发现左晓晴仍然没有动手,不禁皱了皱眉头:“晓晴,怎么还没有动手?”
张扬走了过去,左晓晴显然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紧急的场面,俏脸因为紧张而变得毫无血色,藏在白帽中的长发散出了一缕儿,平添了几许风韵,张扬暗赞,美人啊!
张扬在电视新闻上已经无数次看到这种握手的礼节,他有些生疏的伸出手去,两人湿淋淋的右手握在一起,左晓晴的手温软柔润,带给张扬掌心极其惬意的感受。
左晓晴只差没有晕过去了,双手捂住了嘴巴,时间仿佛在瞬间定格,直到她听到嗤嗤的放气声,这才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张扬的判断无比准确,伤者只不过是普通的气胸,正确的治疗方法应当是抽出积存在胸口的气体,而不是做什么气管切开术,假如按照高伟的治疗方案,这名伤者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当晚陈国伟因为去和同学打牌当晚就在隔壁的宿舍睡了,清晨回来的时候发现宿舍内仍然灯火通明,张扬已经看完了所有能够找到的报纸杂志,正坐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早间新闻。
凑巧的是,现在播放的正是电视剧隋唐英雄传,程咬金挥舞着大板斧怒吼道:“杨林老儿,让某家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陈国伟回来的时候,声音沉重的告诉他:“科教科袁科长让你明天一早去科教科报道。”
不多时就听到笃笃的高跟鞋声,林晓丽红着俏脸走了出来,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咬了咬下唇,充满愤怒的瞪了张扬一眼:“流氓!”
洪玲跟着从里面走了出来,有些鄙夷的看了张扬一眼:“张扬,回头你写份检查交上来,作为一个实习医生,你要严格约束自己的言行,刚才那位林和*图*书小姐很生气,周院长安慰了她好长时间,人家到现在还很委屈呢,说要去医务处告你!”
三分钟广告穿插之后,程咬金和杨林的大战终于重新开始,张扬隐约意识到这东西可能是假的,他开始留意到房内的壁橱,上下四格的壁橱全都锁好了,因为见过陈国伟用钥匙开门,张扬很容易就推测出开门的方法,利用腰间的钥匙串儿逐一试探,终于找到属于他的柜子,位于最下层的一格,柜子里除了一些衣服就是书和食物,所谓食物也不过是当时最常见的葱油鸡方便面。
几名同学异口同声道:“告你耍流氓呗!”
张扬这才认出后面坐着的女郎竟然是林晓丽,他虽然刚刚来到这个时代,可是对于人情世故却是相当的老道,从那男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已经隐约猜到是冲着自己来的。
张扬将两份红烧肉,三份米饭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又埋头对付起白瓷碗中的西红柿蛋汤,从来到九零年代,他还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的确太饿了。
林晓丽伸手指向张扬:“就是他!”光头男人是她的男友周大方,是个社会闲散人员,曾经因为打架斗殴被劳教过三年,在北关一代也算小有名气,刚才他听林晓丽说在县人民医院被一个毛头小子性骚扰,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马上就带着林晓丽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刚巧将张扬截住。
张扬根本没有理会她,左手托起伤者的上臂,右手抓住他的手腕,轻轻一个牵拉,只听到咔啪一声,伤者的左臂已经成功复位。
左晓晴马上意识到张扬的注意力正集中在自己的脸上,她有些愤怒的瞪了张扬一眼:“测量血压!”
张扬的确没有心境跟这个小女生一般见识,跟着陈国伟这个免费向导来到了自己所住的103室,他仔细观察着陈国伟的一举一动,无论是他和门卫大爷怎样打招呼,还是他怎样用钥匙开门,张扬都记得清清楚楚,来到这个世界任何事情在他看来都是新鲜的,他要尽快学会适应这里的一切。
左晓晴明澈的眼眸冷冷注视着张扬,精致的俏脸上充满了无畏的傲气,似乎在警告张扬,你敢动手试试看。
张扬离去之后,洪玲愤怒的声音又响起:“他居然骂人,到底是卫校生,素质真是太差了!”
周大方熄灭了摩托车的引擎,走到张扬的身前,除下墨镜,凶神恶煞般蹬着张扬,右手狠狠向张扬戳去,张扬以为他要点穴,悄然调息,将胸口要穴移动了几分,利用内息化去周大方指头的力量,想不到周大方的手指上全无内力,张扬这才发觉自己高估了对手。
陈国伟暗笑了一声土包子,抓起床下的篮球,出门去玩了。
妇科门外的走廊上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实习男生整整齐齐的蹲在那里,只有这样的姿势可以最大程度的掩饰住他们的尴尬,让下身突然挺起的海拔不至于那么引人注目。
左晓晴小声道:“你真的很厉害!”
周大方恶狠狠地蹬着陈国伟:“实习医生了不起啊?实习医生就能随便摸我女人吗?”
洪玲吓得尖叫一声躲在了那名同行的女孩儿身后:“晓晴,他要打我!”那女孩儿是洪玲医学院的同学兼好友左晓晴,在江州医科大学有校花之称,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
两人刚刚走出医院的大门,就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道:“小子,你他妈给我站住!”
张扬再也受不了她的絮絮叨叨,停下脚步转过身去:“你再唠叨,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