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章 强势新概念

个高的那个巡警叫赵东亮和高伟打过几次交道,听高伟叙述完事情的经过,来到常七斤的身边,指着他的鼻子:“常七斤,又是你闹事,再惹事信不信我把你弄局子里呆几天?”
赵东亮这才留意到一旁的张扬,现在张扬早就扔了那根铁棍,抱起膀子,装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张扬也笑了笑,阅览室内并没有其他人,他低声说:“没去上班?”
张扬本来并不想去,可是左晓晴小声邀请他一起过去,张扬这人原本对美女就没有任何的抗拒力,再加上忙了一个晚上的确也有些饿了,抱着混饭的心理跟着大家一起前往二步街夜市。
长毛极尽猥琐的看着左晓晴,说实话,这县城中还很少见到这么水灵的女孩子,他故作潇洒的点燃一支香烟,右手的拇指和中指夹住香烟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向左晓晴吐出一团烟雾,左晓晴被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高伟生怕左晓晴再遭来祸端,慌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张扬打架旷工的行为并没有受到批评,周院长所谓的要和学校联系的话也只不过是说说罢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实习生,还远远没到让院领导去注意他的地步。
刚刚吃过午饭,张扬就一头钻入了县医院的阅览室,开始阅读着阅览室内的报纸,他阅读的口味十分博杂,抱着多多益善的心理,除了英文报纸以外,党报、商报、医学报、是凡有汉字的报纸,他都看了个遍。可是想要将看过的东西全部消化,并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
左晓晴愤怒的走了上去:“你凭什么打人?”
陈国伟几名男生同时站了起来,他们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对方出口伤人显然是长毛的不对。
高伟听说眼前是常七斤,心底不觉已经开始示弱,他是个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医生,犯不着跟这帮无赖一般见识不是?笑了笑道:“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七斤哥,我和二子哥挺熟的,说起来咱们都是自己人。”他口中的二子也是县城有名的痞子,过去曾经因为外伤住在高伟的床上,所以有过一些交往,高伟也是不得已抬出他的名号,希望常七斤能够看在二子的面上不再追究这件事。
左晓晴向张扬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秀靥上显露出两个浅浅梨涡,十分的动人。
高伟心里暗骂这小子目无尊长,坐在老师这个位置上却不得不装出些许的大度,端起酒杯:“来,大家都辛苦了,为了咱们的友谊干杯!”
左晓晴错愕的看着张扬,随即被他的冷幽默逗笑了,嫣然一笑,醉人之至:“应该算七品!”
实习生虽然刚出校门,可是有些事情一眼还是能够看透的,其中有不少男生心中难免有些不平,自己院子里的菜,别人想摘,搁谁心里也不会平衡,可是人家是老师,又岂是这些穷学生能够相比的?
张扬明知高伟把自己跪倒少数那一类中了,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伸出筷子夹了一块大肠放入嘴里:“真香!”这厮的确没有什么礼貌,傲慢的态度明显是在向高老师进行反击。
高伟真正在意的是左晓晴如何看自己,正如他自己所说,他也是年轻人,二十五岁而已,骨子里也有热血和冲动,更何况他本来就看重这张面子,他的酒量不差,六七两二锅头还是没有问题的,在一群学生面前,说什么也不能示弱,他仰首一口干了,微笑望着张扬,表情虽然和蔼,可是仍然掩饰不住眼神深处的森森冷意。
“晓晴!”洪玲蹦蹦跳跳的向左晓晴跑了过来,可看到左晓晴身边的张扬,原本欣喜的笑脸顿时变得冷冰冰的,充满敌意的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次不但是左晓晴看出了张扬有功夫在身,其他几名同学也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卫校生。陈国伟和他一起住了半年,还不知道张扬有这么一手,言语之中也收起了以往的轻视:“张扬,你练过武功吧?”
领导们离去以后,这些实习生才陆续散去,张扬今晚的神奇举动除了左晓晴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左晓晴对他显然充满了好奇,一直跟他走在一起,总想问问关于复位手法的事情,可是张扬的问题好像更多,两人的对话多数都是一问一答,而且问话的往往是张扬和_图_书,负责回答的是左晓晴。
陈国伟那几名实习生慌忙摆手假惺惺的说:“高老师,我们不喝酒的!”其实这帮小子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酒精考验了。
“还是高老师说话富有哲理!”洪玲不失时机的奉承了一句,既然有了高伟的这句话,她马上又给张扬添满酒。
众人相互对望,顿时无语……张扬忽然发现,这个时代说真话的时候往往很少有人会相信。
常七斤耷拉着右臂,痛得哼哼唧唧的:“你有没有搞错,现在是我挨打,我……右胳膊可能断了……这小子是伤害罪……我要告他……”
老板送上来八个玻璃杯,高伟为两位女孩儿叫了两听可乐,然后开始在玻璃杯中倒酒:“今天多亏你们了,你们这批实习生是我带教以来素质最高的一批,当然我指的是多数!”
左晓晴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同学中知道她寻呼号的也只有洪玲,一定是这个小妮子出卖了自己。
常七斤当众被一个学生痛骂,脸上无论如何都挂不住,他咬牙切齿的骂道:“小杂种,找死吗?”抽出插在皮带上的铁棍向张扬冲了上去,因为是对付一个学生,他的同伙并没有一拥而上,常七斤混社会这么多年,对付一个毛头小子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张扬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头,这才发现左晓晴坐在他的对面,黑长的秀发编成两条可爱的麻花辫,为她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左晓晴其实已经来了半个小时了,也早就看到了张扬,发现这奇怪的家伙始终埋头翻看报纸,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其他事情。
张扬对于新鲜事物总是有着强烈的兴趣,主动凑了过来,顺带也看到了上面的信息:“这小盒子是什么?”
高伟从心底倒吸一口冷气,县城几个有名的痞子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这个常七斤也是其中之一,平时就以打架斗狠出名,而且他的手下有几十个小兄弟,打架都是一拥而上,从不讲究什么单打独斗的江湖规矩,前些日子还来县医院闹过几次事,连院长都那这帮无赖没辙。
那帮地痞看到常七斤被制,一个个无奈的停下脚步。
高伟担心继续呆下去会有麻烦,匆匆结账之后,带着这帮实习生离去。
高伟怔怔端着那半杯酒,他是提议干杯,可是没说真的要一口干完啊,麻痹的,这是五十六度二锅头啊,这小子居然海量,我怎么说也是你们的老师,你他妈竟然对我直呼其名,可转念想想,自己刚才让他们这么叫来着,又能怨谁,高伟的本意是想告诉左晓晴自己跟她是同龄人,没曾想反倒让张扬将了一军。
洪玲笑着说:“高老师,我们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您老人家怎么也要有所表示!”周围同学也跟着一起起哄。
二步街本来就不远,距离县人民医院五百米左右,七名应邀前往的实习生全都是步行,高伟驾驶着他宝蓝色的金城铃木跟在他们的身边,左晓晴和张扬肩并肩走着,这不但让实习同学感到诧异,更让高伟感到郁闷,这小子究竟是哪根葱,怎么一点儿眼色都没有?虽然心里生气,可是作为一位老师,起码的气度还是应该有的,至少在左晓晴面前,高伟不能将这种厌烦表现出来,他之所以对左晓晴有想法,不单单因为左晓晴出众的外表,而且因为左晓晴优越的家世,要知道左晓晴的父亲左拥军是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兼党委书记,她的叔叔左援朝更是大权在握,是江城市财务局局长,这两人可都是正处级的干部,假如自己能够攀上左家的高枝,调入市级医院肯定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情,以后的发展道路也必然一马平川。
洪玲毫不客气的跳上摩托车的后座,抓住高伟的腰背:“我可不想走路,你不坐,我坐!”张扬冷眼旁观,这小妮子显然在主动帮高伟化解尴尬,十有八九她和这姓高的之间暗地里有所交易,张一针生前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皇宫和妓院,这两个地方恰恰是最为勾心斗角的地方,所以哪怕是一丁点的蛛丝马迹,他也能够马上推测出其中的奥妙。
左晓晴冷冷道:“凭什么道歉?这么些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你们丢不丢人?”
时间已经到了晚http://m•hetushu.com上十点,实习生三三两两的聚在大门外,热烈的讨论着,他们仍然沉浸在这次前所未有的急诊经历中。
高伟虽然身材魁梧,可毕竟是一介书生,被长毛这一脚踹得一个屁墩坐在马路上,洪玲和陈国伟慌忙上去扶起他。
常七斤大声叫道:“都住手,都住手……”人家一招之间就把他的右手弄脱臼,这分明是高手啊,常七斤不傻,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懂的。
不但是左晓晴,连其余几名男生也露出不屑的神情,刚才高伟想灌人家酒的意图太明显,现在轮到人家反击,高伟却又不敢接招了。
陈国伟几名男生只有惊叹的份儿了。
长毛恨恨瞪了高伟一眼:“你丫牛逼,赔,赔你娘逼,老子这身衣服你赔得起吗?”
高伟自问没有一口喝下三两二锅头的能力,讪讪的笑了笑:“我还是随意!”人家还是斯文的抿了抿,高伟是不屑于和张扬拼酒,我是你老师,我就是强势,我就是欺负你你能怎么着?
十五名建筑工人受伤的事件对春阳这个小县城已经是相当重大的事件,一个小时后,县委县政府的重要领导人全都来到了医院,一来是慰问这些受伤的工人,二来是力求把这件事的影响力最小化,这种事情传上去对每一个人都没有好处,不过幸好十五名建筑工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两名重伤者经过紧急抢救,也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掌声雷动,镁光灯不断闪烁,张扬被眼前的场面深深震撼了,他小声问身边的左晓晴:“这位大人是什么官?”
左晓晴不禁笑了起来,洪玲平时的做派她是了解的,之所以和自己走的很近,其中不乏存着分配时求自己帮忙的念头在内,至于高伟知道关于自己的资料,十有八九也是洪玲透露过去的,左晓晴心中早就明白,可是有些事点破了反而没有意思,朋友有很多种,生在官宦之家,从小她就从亲人那里学会了一些为人处世的原则,不即不离,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朋友交往的正确之道。倘若在平时有人在她的面前说洪玲的坏话,她一定会以为这人又搬弄是非之嫌,可是今晚目睹张扬的神奇行径之后,她却没有太多的想法,将张扬的提醒理解为一种善意:“谢谢!”左晓晴的神情淡然,和她二十二岁的年龄相比,她的举止显得成熟许多。
谁曾想高伟开口说话了:“我看张扬同学的酒量不错,喜欢喝就敞开了喝嘛!现在是下班之后,大家都要尽可能的放松,这才叫做懂得生活。”
左晓晴悄悄用左腿碰了碰张扬的膝盖,提醒他千万要控制住自己。
张扬拧动常七斤的左手,让他背过身去,一脚踹在他的腘窝,常七斤双腿一曲跪了下去,张扬抽出铁棍瞄准了常七斤的脑袋:“信不信我一棍打烂你的脑袋?”
常七斤还能活动的左手指着张扬:“就是他打得我!”
长毛看到他们人多,骂咧咧道:“怎么?人多欺负人少?想闹事?”
洪玲吓得就快哭出来了,听到高伟让她道歉,连连点头道:“我道歉,我道歉……”
高伟想不到这小子反戈一击来得这么迅速,却又不得不端起酒杯:“喝多伤身,咱们还是随意吧……”话没说完,人家一仰脖子又是三两下肚,笑眯眯看着高伟,分明在说,我这当学生的都已经喝了,现在论到你这个当老师的了。
高伟被张扬嚣张的一句话吓得脸色煞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对常七斤这样说话,今晚不知该怎样收场了。
洪玲对左晓晴还是打心里忌惮的,听到她这样说,也顿时打消了给张扬倒酒的念想。
张扬嗤之以鼻:“什么隐私?不就是那个道貌岸然的高老师吗!”
高伟还居然真的被长毛的威势给吓住。
张扬无论前世今生,喝酒从来都是不含糊的,一张嘴,大半杯二锅头已经喝了个干干净净,小二两呢!一时间众人齐刷刷的目光都顶住了他,张扬浑然不觉,不慌不忙的夹起一颗花生米塞入嘴里,香香甜甜的咀嚼着,除了他以外其他人可没有一个干杯的,张扬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周围:“不是说干杯吗?我都先干为敬了,高伟,是你提议的啊!”
这时和图书候邻座一个身穿黑色牛仔衣的长毛起身向这边走来,经过他们桌前的时候,谁曾想洪玲站起来敬酒,跟他撞在了一起,杯中的可乐洒了那小子一身,长毛登时就火了:“麻痹的,你他妈没长眼啊?”他伸手就想抽洪玲一个耳光,好在洪玲反应快,尖叫了一声躲到了一边。
可事情往往就出人意料,常七斤手中的铁棍还没有落在张扬的身上,张扬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看似随意的一牵一扯,常七斤的肘关节顿时脱臼,他痛得惨叫起来,铁棍拿捏不住落了下去,被张扬接住,然后用铁棍戳在常七斤张大的嘴巴里,怒吼道:“朗朗乾坤岂容你们这帮泼皮作恶?”
长毛不屑的看了看高伟,猛然抬脚踹在高伟的小腹上:“滚蛋!麻痹的,有钱了不起啊!”
高伟选在老李家砂锅落座,老李家砂锅是夜市中生意最为火爆的一个,他们一共来了八个人,老板让小工将两张小桌子拼在了一起,因为左晓晴亲临,高伟也表现的相当大方,一共点了四荤四素八个砂锅,另外还要了花生米和炸小鱼两道凉菜,把小桌子上摆得满满的。
“易筋经,降龙十八掌啥的……”
远处有两名巡警正向这边走来,那些地痞看到警察过来,慌忙一哄而散。
在九零年代初期,人们普遍的代步工具还是自行车,外科大夫高伟已经拥有了一辆金城铃木125,加上他本身帅气的外表,在医院已经俨然成为未婚护士心中的白马王子,当然其杀伤力之大还包括这些刚进医院,涉世不深的实习女生。
听到张扬的话,一群实习生的目光全都转向高伟,在他们心中高伟就是强者,有人敢于公然向强者挑战,抛开事情的对错不谈,这样的勇气都是值得钦佩的。
高伟毕竟比他们都大一些,知道二步街晚上经常有一帮小混混出入,带着这一大群学生出来,千万不要生出什么事端,再说是洪玲不对在先,他笑了笑礼貌的说:“对不起,她喝多了,你有什么损失,我来赔偿!”
左晓晴已经习惯了张扬这种半文半白的说话方式,微笑道:“说吧,省得憋出毛病来!”
左晓晴的口袋中忽然响起了滴滴声,在张扬好奇的目光下,她掏出了一个摩托罗拉寻呼机,这个小黑盒子在九十年代初期还是身份的象征,信息是高伟传来的,屏幕上显示:你在哪里?今晚7:00,曙光电影院门前,不见不散……高伟。
两名巡警向高伟交代了几句,劝他们早点回去,遇到了这件事,高伟早就后悔不迭了,甚至连后天邀请左晓晴看电影的事情都忘了,和几名学生就地分手。
实习生多数都很识趣,没有人去高伟右边的板凳上落座,那个位置显然是留给左晓晴的,左晓晴看着剩下的两个空位,并没有马上坐下去,张扬这个卫校实习生居然毫无眼色的坐在高伟身边,嘴里还极其讨嫌的说着:“真是丰盛啊!”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练过一点。”
张扬从来就是个不服输的脾气,更何况他本来酒量就很大,看到高伟和洪玲两人一唱一和的想把自己灌醉,内心中一股无名火早就蹿升起来,脸上却挂着淡淡笑容,端起酒杯:“那个啥……高老师,我敬您一杯!”
长毛双手一指高伟的鼻子,王八之气表现的淋漓尽致:“你他妈给我闭嘴,再说话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县委书记李长宇就在急诊室内开始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他首先肯定了县人民医院的抢救工作,然后又宣扬了一通改革开放的好处,话锋一转马上又演变成任何事业都会有代价的,轻轻松松将这场事故归结为改革开放过程中付出的代价,他语重心长的说:“这些受伤的工人兄弟,为共和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大功臣,我们是不会忘记的,人民是不会忘记的,在此我请各级领导放心,各位家属亲人放心,广大的人民群众放心,这些伤者一定会得到最精心最周到的治疗,我相信,用不了太久时间,他们就会生龙活虎的重新站在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感谢你们这些医务工作者,感谢你们这些白衣天使,喔,还有这些小同志……”
张扬低和图书声道:“洪玲那小妮子举止有些奇怪,你最好还是小心一些。”
高伟笑得多少有些不自然,一满杯足有三两二锅头,他倒不是心疼那酒,只是这丫的酒量也太吓人了吧。
张扬望着身材矮小,却傲立于人群之中的李书记,被他周身洋溢出的那股无形王八之气深深震撼了,七品啊!七品就这么牛逼了,我还以为是某家的王爷呢,看来这个时代做官真是好啊!张扬沉睡1396年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他要当官,他要当众星捧月中的那轮明月,不为别的,只为那种高高在上振臂一呼的满足感。
“几品?”
高伟涨红了面孔:“你……”
长毛指了指上衣的酒渍:“我常七斤也不是不讲理的主儿,要不这么着,这俩妹妹跟我去看场电影,这件事就权当没发生过。”
常七斤岂能被一个小女生吓到,他笑眯眯凑了过去:“这位小妹妹真是可爱,我请你看电影总不算违法吧?”
左晓晴并不知道高伟打得如意算盘,她为人低调,之所以选择来县级医院实习,更是为了躲避开不必要的烦扰,当然她还存在着另外的想法,尽量远离家人的影响范围,所以同学中知道她家世的并不多。
左晓晴没料到他突然凑过来,有些惊慌的关灭了屏幕,俏脸绯红嗔道:“你好没礼貌,这么喜欢看别人隐私?”
张扬不说话,其他人也懒得理他,高伟趁机和左晓晴搭讪了几句,只可惜中间隔着张扬,这距离还真不容易拉近。
受邀的实习生中又只有张扬这个卫校生,左晓晴偏偏要和这个卫校生走在一起,不知不觉分成了三个阵营,高伟和洪玲先去点菜,另外三名男生以陈国伟为核心走在前方,左晓晴和张扬则落在后面,张扬低声提醒左晓晴:“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上就能够看出全都是一些社会痞子,高伟脸色有些发白,他也没想到自己请学生吃顿饭竟然遇到这样的麻烦,可是身为这群学生的老师,怎么也要为他们出头,高伟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他看到刚才闹事的长毛也在其中,马上明白这些人肯定是他叫来的,高伟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这位哥儿们,刚才我妹妹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衣服,这么着,我赔你五十块钱,你再去买件新的怎么样?”
高伟笑了起来:“其实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在医院你们叫我高老师,出了医院门,你们叫我高哥,也可以直接叫我高伟,说不定明年咱们就是同事呢!”
常七斤被他拍得哎呦惨叫了一声,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右臂已经恢复如常,又可以自如活动了,心中明白今晚真是遇到高人了,他哪里还敢继续逗留下去,嘟囔了一句,然后灰溜溜的逃走。
洪玲不知不觉已经把张扬视为对立面了,站起来又给张扬倒酒,左晓晴看出她有趁机整人的意思,轻声劝说道:“洪玲,别倒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常七斤双眼一翻:“你他妈谁啊?谁跟你自己人,给我滚远远地,这儿没你事!”心里暗骂高伟不识时务,道上混的谁不知道他常七斤和二子不对户,这小子居然抬出了对头的字号,纯属找抽型。
左晓晴挨着张扬坐下,所有的实习生都搞不明白,这左晓晴今晚怎么对这个实习生这么青睐?在高伟看来,左晓晴是故意用张扬当她的挡箭牌,可恨的是这个卫校生居然麻木到了这种地步,难道看不出老师不爽吗?
左晓晴淡淡笑了笑:“我还是喜欢走走,高老师,你还是带洪玲先过去吧。”不留痕迹的拒绝,让高伟多少有些尴尬。
张扬对这个絮絮叨叨的小妮子也没有任何的好感,正要告辞的时候,看到已经下班的高伟走了出来,他热情的向这些实习生打了个招呼:“同学们今晚都表现的不错!”
陈国伟也一口干了,其他几名实习生虽然酒量平平,可是胜在年轻,酒胆还是有的,一个个硬着头皮把杯中酒喝了下去,酒精的确是个好东西,喝完之后,气氛热烈了许多,这些实习生说话的声音也明显大了许多,别人热闹起来的时候,张扬反倒静了下去,其中有他和这些人格格不入的原因在内,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发现夜市中和_图_书摆放着一台十七寸彩电,里面正在播出晚间新闻,美丽女主播海兰正在播报着江城夜新闻。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常七斤,你他妈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吓到人家小姑娘我跟你没完!”
刚刚离开了夜市,就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两辆幸福250摩托车从后面赶上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后面十多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蹬着时下最流行的变速自行车围拢过来。
张扬笑了笑:“这点酒没事!”口齿清晰,果然没有半点醉态。
左晓晴压低声音说:“这儿清静!”其实她是来这里躲人的,今天周五,又刚巧是二月十四,西方的情人节,早在昨天高伟就通过洪玲向她发出了看电影的邀请,左晓晴不想去,又害怕高伟去科室找她,所以才躲到了医院阅览室,想不到在这儿遇到了张扬。
十多名地痞看到常七斤竟然被一个实习医生拿下,一帮人全都挥舞着棍棒冲了上来。
张扬看了看窗外,然后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指向下午四点三十分,马上就要下班了,通过几天的学习,他已经学会了阿拉伯数字,时间的观念也从辰巳时午未顺利转移到二十四小时制。
洪玲好奇的凑了上来:“什么武功?”
“县委书记!”
洪玲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主儿,言语之间不时悄悄撮合着左晓晴和高伟,现在已经把话题引导后天晚上一起去看电影的议题上了,左晓晴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深入下去,悄悄转移话题,举起手中的可乐主动找张扬干杯,张扬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左晓晴找他干杯,他想都不想,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一仰脖又干了,这次可是满满一杯二锅头啊,刚才洪玲倒酒的时候特地关照了他一下,这下张扬虽然没有说话,仍然成为同桌人注目的焦点。
张扬放下一滴不剩的玻璃杯,左晓晴也没有想到她举杯居然是这个结果,关切的说:“张扬,快吃菜,哪有那么喝酒的?”
赵东亮当然不会相信,张扬走过去轻轻在常七斤的右臂上拍了一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心你以后遭报应啊!”
二步街夜市在春阳县城中极有名气,九十年代初,这里的夜生活也仅限于吃吃夜市,看看电影,实在单调的很。
这些人全都是地痞无赖,听到高伟的话,全都轰的一声大笑起来,长毛指着高伟:“医生怎么了?不就是个职业流氓吗?你他妈牛逼什么?”
高伟笑着说:“左晓晴,不如我带你先过去,咱们先点菜,等同学们到了就可以吃了!”
左晓晴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现在是法治社会,怎么?你们还想聚众闹事?眼中还有没有国法?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扰乱社会治安可是犯罪啊!”
高伟仍然陪着笑:“要不,这样,我赔你一百块,再让我妹妹给你道个歉!”
高伟看到左晓晴受辱,勇敢的站了起来,怒吼着:“你们最好快走,我是县医院的医生,再不走,我就报警!”
张扬这才放开常七斤,两名巡警也已经来到面前,看着眼前的情况,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县城的治安并不好,每天晚上打架斗殴的事情层出不穷,他们只是没想到其中一方居然是学生。
张扬的适应能力很强,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读书看报看电视中去,正如某位名人言,我扑在书上,就如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正是此刻张扬的绝佳写照。
看长毛身上的这件牛仔服,根本就是批发市场的地摊货,最多也就是三十块钱,高伟提出赔五十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高伟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请大家去二步街夜市吃饭!”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左晓晴看了一眼,左晓晴黑长的睫毛轻轻垂了下去,似乎在逃避着高伟的目光,张扬目光如炬,马上意识到这位高老师十有八九对左晓晴这位美丽的女弟子有了什么非分之想,禽兽啊!在张扬的概念里,老师是不可以对弟子有暧昧想法的。
高伟很不爽,挥了挥手,要来了两瓶红星二锅头。
带给张扬的直接感觉就是,这小妮子很有城府,也许人家根本不用自己提醒。
高伟被骂的满脸通红,不过那长毛骂了一句,也没有做过多的纠缠,转身又回到自己的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