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章 万里官途始于足下

左晓晴马上发现张扬的目光定格在何处,俏脸热的更加厉害,身体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靠在椅背上:“你找我来干什么?”
这句话充满了挑逗的意味,更过分的是,张扬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遗留的那滴果汁,左晓晴羞得霞飞双颊,这家伙真是厚颜无耻。
张扬通过这两天的突击学习对现代官场多少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他反问道:“计生办主任是什么级别?”
左晓晴却不知道他脑子里这些龌龊淫荡的念头,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可是看到张扬狼狈的样子,又禁不住笑了两声,咬了咬樱唇:“对不起啊……”毕竟刚才自己的举动和淑女形象不符。
左晓晴抬起脚狠狠踏在张扬的脚面上,张扬这是罪有应得,小妮子下脚够重,脸上却荡漾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疼吗?”
张扬打了个响指,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菜单,礼貌的递到左晓晴面前慷慨道:“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我请客!”
左晓晴刚刚喝下去的一口橙汁‘噗’地喷了出来,其结果必然是喷了张扬一头一脸,张扬狼狈不堪的看着左晓晴,左晓晴却躬下身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厮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一句话差点没把左晓晴给呛死。
看着他自鸣得意的样子,左晓晴忍不住要当头棒喝:“代理主任!”
张扬坐在副驾上慢慢闭上了双眼,享受黑暗的同时感悟着这宁静的声音,他想起了过去,想起了自己,想起了那个……原来的他……虽然洪玲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她得知是来到春阳县县委第一书记李长宇家做客时,仍然大吃一惊,虽然来自地级市江城,县委书记在洪玲的眼中仍然代表着权力和地位,所以她的谈吐顿时变得拘束了许多。反倒是左晓晴仍然是过去那般从容不迫,平淡自若。
左晓晴虽然早就看到了张扬,心中先是一阵惊喜,可当她意识到自己因为张扬的出现而惊喜时,又马上强迫自己想起了那天张扬的可恶,因为他和高伟的争执,这两天自己没少被人指指戳戳,可他倒好,居然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扬长而去,算起来已经有三天没见到他了。
宿舍前分手的时候,张扬开口道:“明天开始我就不去医院实习了,以后也不去了!”
李长宇何等老辣,从张扬的表情已经看出这小子一定是不满意,抢先解释道:“官场有官场的规矩,除非你有强硬的靠山,否则你的仕途会走的很艰难。”他停顿了一下:“张扬,我说过会尽力的帮助你,我说到就会做到,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处级干部,我所能做的必须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身为一方父母官,我必须做到公平公正,不可以让别人戳我的脊梁骨,开始的时候如果把你摆在一个高位,只会让你处于风头浪尖,成为千夫所指,对你以后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好处。最早的时候,我起步还不如你,所以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必须要让你知道,对一个想走入仕途的年轻人而言,经验和政绩同样重要,你想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首先就要了解其中的规则,你想迅速升迁成为人上之人,就必须拥有耀眼的政绩,假如连这两点最基本的素质你都不具备,我奉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李长宇用力抽了一口烟,目光投向深远的夜空,这番话他是真诚的,是对张扬的教诲,也是自己多年政治经验的总结。
左晓晴忍不住想笑,事实上跟张扬在一起的时候不想笑的时候很少。
左晓晴看到委任书上那个春阳县县委县政府的大红印章,这才相信张扬所说的一切竟然是真的,一切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在任何正常人的眼中都会感觉到匪夷所思,然而一切却又是真真切切的现实,一个还没毕业的卫校实习生居然被任命为春阳县黑山子乡的计生委主任,左晓晴很快就想到了李长宇身上,想不到这县城里的官员更是敢想敢干啊,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难怪张扬在医院实习表现出那样敷衍了事的态度,人家有后台,不怕没有事做。虽然想透了其中的关节,可左晓晴仍然感觉到这一切实在太让人意外。
田斌在心底是极想促成这桩婚姻的,假如真的能够成功,那么他们几大家族之间将通过婚姻的纽带联系的更为紧密。
旁边等着点菜的服务员嗤!地一声笑了起来:“大哥,您真能整词儿!”
“那你打算干什么?”洪玲凡事都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传呼‘哔!’地一声打断了左晓晴的沉思,她低头看了看,上面显示着:“倒计时开始,30分钟……”左晓晴的眼前顿时浮现出张扬那张带着几许张狂几许无赖的笑脸,心中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暖,刚才的那点儿不快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张扬这才见好就收,心满意足的端起了那杯酒:“这杯酒权当为我壮行吧!”
张扬的眼睛依依不舍的在左晓晴的胸膛上又盯了一眼,这才乐呵呵望着她清澈的双目道:“大家相识一场,总要道个别!”
张扬颇为大度的摇了摇头:“没关系,你嘴里的东西不脏。”
张扬笑眯眯道:“没啥恭喜的,就是个计生办主任和*图*书!”还是显摆。
这信息根本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左晓晴心中这个气啊,你说去我就去啊?我是你什么人?恨不能当场把传呼给摔了。
“黑山子乡计生办代理主任!”张扬笑眯眯的纠正道,然后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让左晓晴羞怒不已的话:“别的我不敢保证,以后想生个孩子那啥的,全都包在我的身上!”
张扬很认真的说:“真的!你以为我说谎?”他从随身的皮包中取出自己的委任书。
“明天你就去县人事科报到,县人事科长杨玉琴同志会做出安排的。”
理想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左晓晴和洪玲全都觉察到了发生在张扬身上的变化,张扬从薇园出来的时候就显得喜气洋洋,得意非凡。人逢喜事精神爽,张扬虽然知道官场中人应该喜怒不行于色,可咱还没正式走入官场呢,何必要故意装的高深莫测。
左晓晴不敢直接前往知味居赴约,在青年路明珠桥下车后,装模作样的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看到田斌的车并没有跟上来,这才从安济桥越过春水河,来到位于河对岸的延庆路。
左晓晴看了他一眼,这厮此时的表情全都是显摆,哪里找得到一丝一毫的留恋,她端起果汁,恬淡一笑:“恭喜高升!”
“乡计生办主任?”张扬暗暗重复着这个官职,科员级也叫干部?不过既然挂上了乡这个字号,应该比村长大一些吧?张扬默默计算着乡计生办主任和县委书记之间的距离,乡长是科级、副县长是副处、县委书记是正处,自己距离李长宇好像也并不算远啊,假如李长宇真的愿意全力相助的话,也许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够走完这段距离。
正在她酝酿反驳的时候,张扬已经点好了菜,然后打开了一瓶竹叶青,自己倒了满满一茶杯,然后给左晓晴倒了一杯橙汁:“千万别多想,我对你没啥想法,就是觉着咱们挺投脾气的,整个县医院,让我看得起的只有你一个。”
左晓晴摇了摇头:“不用!”
左晓晴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哥,你能不能不要摆出这幅凶神恶煞的面孔?”
左晓晴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张扬:“张扬,外面这么冷,为什么不请阿姨回宿舍去坐?”
“那个实习鉴定……”
这丝忧伤并没有躲过左晓晴的眼睛,她感到有些好奇,张扬年轻的心中究竟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扬摇了摇头,慢慢将酒杯斟满,表情郑重声音低沉道:“明天起我就是黑山子乡计生办的代主任!”
左晓晴仍然站在那里,并没有移动脚步,黑色的美眸荡漾着平日并不多见的狡黠:“什么事?”
“妈!”张扬握住她的手,然后大大方方的向左晓晴和洪玲介绍说:“这是我妈!”
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发现除了左晓晴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朋友,这么高兴的事儿让他找谁去分享?只能又停下脚步:“左晓晴!”
“我很低调,你看,我担任黑山子乡计生办代理主任的事情跟别人都没说,我很注意影响的。”张扬一脸的认真,可心里却存着逗弄的心思,美女的薄怒轻嗔都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他已经悄然对左晓晴产生了狼子野心。
周围的路人先是向张扬看了一眼,然后齐刷刷转向左晓晴,左晓晴的俏脸不由得一红,这家伙从来都是那么张扬,难道他从不知道低调为何物?俏脸又垂下了一些,然后踩着充满韵律的脚步走向张扬。
“不了,我骑车来的!”徐立华向左晓晴和洪玲告别后,慌慌张张的向远方的街巷走去,张扬并没有追赶,深邃的双目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职业病,习惯了!”田斌笑了笑,话题忽然一转:“许嘉勇今年暑假就要回来了!”
左晓晴脸上的笑容悄然收敛,田斌口中的许嘉勇是他的高中同学,也是她父母看好的未来女婿,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他是江城市现任市委书记许常德的儿子,许嘉勇眼前在英国剑桥学习经济,在江城市诸多太子爷中是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个,以许嘉勇的家世和学问,早已成为江城无数少女眼中的梦中情人,可是许嘉勇自从偶然见到左晓晴之后,便无可抑制的喜欢上了她,说起来他们之间的相识还是因为田斌的作用,所有长辈都对许嘉勇和左晓晴的发展持默许的态度,只可惜左晓晴却始终表现出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模样,无论公开或者私下从未对许嘉勇有任何特别之处。
“道别?你要去哪里?”
左晓晴虽然从未对此表示过任何的意见,可是她心中是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甚至她以为前年暑假和许嘉勇的邂逅绝非偶然,而是田斌在长辈的授意下所安排,左晓晴无法否认许嘉勇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可是面对他的时候却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距离感。
张扬掩饰不住唇角的那丝得意:“小问题!”
“左晓晴!”张扬用力挥舞着他的手臂,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似的。
左晓晴差点没有晕倒,见过自我感觉良好的,可是自我感觉良好到这种程度的,张扬还是独一个。
徐立华点了点头,内心却被这温柔美丽的女孩http://www•hetushu.com儿吸引住了,可是她马上又想起自己穿得有些寒酸,会不会丢自己儿子的脸,有些慌乱的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扬掏出他的传呼机摁了一下:“大小姐,你晚了二十分钟!”这个动作多少有显摆之嫌,九十年代初,无数刚刚配上传呼机的人,又是没事总喜欢掏出来亮一亮,好像生恐人家不知道他有钱似的。
左晓晴强忍住笑,感情张扬请自己来是为了分享他的快乐,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跟他什么关系?怎么能轮到我来分享呢?
田斌笑了起来,老左家男孩不少,可女孩就左晓晴一个,他们田家也是一样。所以左晓晴不但是老左家的掌上明珠,也是他们老田家的宝贝公主,在他眼里,父亲对她的呵护甚至要比自己还要多一些,田斌虽然比左晓晴只大三岁,可是他的社会阅历要比这个刚刚迈出校园的小表妹多上许多,他知道左晓晴的未来早已被小姨妈设计好了,这位小表妹注定要嫁入大富大贵之家,成为名门少奶的。以田斌对左晓晴的了解,她性情内向温和,从来都是个听话的小女孩,在个人的感情问题上应该不会脱离父母既定的轨道。田斌从反光镜里还是敏锐捕捉到了左晓晴的薄怒轻嗔,作为一个情场上的老将,田斌敢断定,这小表妹肯定是情窦初开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前方已经是春阳县城收费站,田斌冷冷看了看卡口的收费员,那收费员顿时感受到来自田斌的强大杀气,伸出的小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之中,然后乖巧的打开了路障。
李书记忽然发现其实张扬这小子也有几分可爱之处,只要因势利导,未尝不能把这件事演化为一件好事。
田斌给她电话的用意是为了试探,假如左晓晴有心不让他知道一些事,肯定不会当面回这个电话,这一试,田斌的心里已经有了几分回数。
张扬连连点头:“做领导的最重要的就是要广听群众意见,你说!”
“我什么时候能上任啊?”看得出张扬对未来的官场生涯还是充满期待的。
张扬正准备放弃希望,起身离去的时候,看到左晓晴的倩影出现在远处的街巷,她身穿黑色皮大衣,腰身用宽宽的同色腰带束住,更显得腰身纤细,黑色长靴,鞋跟纤细,更衬托出美腿修长,清纯姣美的俏脸藏在褐色貂皮毛领中,宛如寒风中绽放的百合花,让人不禁生出呵护之感。
不到一分钟,传呼又响了一次,左晓晴看着传呼机上跳动的数字,俏脸变得越发红润了,这娇艳的羞涩让她焕发出惊人的美感,或许是害怕田斌看到自己的样子,她的目光投向窗外,右手悄悄把传呼拨到震动,稳定了一下情绪:“哥,去青年路明珠桥停一下,我和同学约好了聚会。”
“哥!你胡说什么?”
张扬从李长宇的话中早已听出了激将的味道,可是细细一品,李长宇所说的这番话又不是毫无道理,虽然刚刚才来到这个时代,他也已经明白何谓基层锻炼,任何一个干部,没有通过基层的磨练,等于没有经过革命的洗礼,除非他一辈子甘于平淡,否则他日后的道路很难顺畅的走下去。
李长宇从第一眼见到左晓晴就已经认出她就是那晚在春水河边与张扬一起出现的女孩,不过左晓晴当时一直都在车外陪着葛春丽,并不知道道貌岸然的李书记也在现场。
张扬对吸烟表现出一定的兴趣,可是学着李长宇的样子点燃一支烟刚刚抽了一口就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得他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谁让咱大隋朝的时候不兴这个。
张扬微笑道:“代理主任也是主任!我打算尽快把党入了,过阵子先弄个副科干干,争取三年能当个县长啥的……”
左晓晴被他气得差点吐血,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市侩呢,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美眸露出凶光,死死盯住张扬道:“你才市侩呢!”
左晓晴没有说话,看都不看张扬就走入饭店。
张扬拿起餐巾纸慢慢擦去脸上的果汁,舌头舔了舔唇边酸酸甜甜,想起这果汁是来自左晓晴花瓣般的柔唇,心中不觉一热,只可惜是间接品尝,要是能直接品味她那张柔润的小嘴,倒也不失为一件妙事。
张大神医虽然在医学界高手寂寞,可是面对官场这个全新的领域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嫩,他现在所拥有的只是对过去古代官场的些许印象和这几天突击的一星半点的知识,正因为如此他对这即将展开的未来充满了向往,满怀着激情,我张一针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徐立华却因为张扬的这声介绍心中一酸,沧桑的双目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泪光,她还记得过去来找儿子的时候,儿子从未向别人介绍过自己,反而催促自己快点离去,她知道儿子那是出于自尊,虽然没有责怪过儿子,可是却仍然免不了偷偷落泪,想不到张扬今天如此坦然如此亲切的将自己介绍给别人,这让徐立华感到欣慰,做母亲的何尝不需要一种尊重和理解?
左晓晴因为他的这句话忍不住把脚儿又碾了碾,张扬身体向前一倾,一双长腿居然把和*图*书左晓晴纤美的小腿挤压在中间,突然来自张扬身体的压迫让左晓晴脸红心跳,她想要逃开,却被张扬牢牢夹住,两人的目光触在一起,张扬的眼神变得越发灼热,左晓晴却惶恐的逃开,她咬了咬下唇,扬起手中的筷子轻轻在张扬的脑门上敲了一记:“再过分我可要真生气了!”
张扬笑着在她对面坐下,左晓晴里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羊绒衫,更显得青春可人,羊绒衫贴身勾勒出她胸前双峰的诱人曲线,少女的曲线虽然稍欠丰腴,可是其双峰的笔挺和弹性却更为吸引眼球。
洪玲内心深处是瞧不起衣着寒酸的徐立华的,可是左晓晴都有这样的表示,自己如果流露出任何的不敬只会惹来别人的反感,她流露出的亲切远不如左晓晴的清新自然,不过表现的热情奔放却是左晓晴永远都学不会的,她上前挽住徐立华的手臂:“阿姨,走,去我们宿舍坐坐!”
看到有人过来,徐立华慌忙转过脸去,悄悄抹去脸上的泪痕,向左晓晴和洪玲笑了笑。
张扬掏出刚刚购买的传呼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四十了,左晓晴仍然没有出现,明天就要告别春阳县了,想想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真正让他感觉到有告别必要的只有左晓晴,这不仅仅因为左晓晴长得漂亮让张扬心生好感,而是因为在张扬的意识深处,左晓晴似乎距离他更近一些。
左晓晴清醒的看着眼前这位:“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花钱的饭哪有那么好吃的,还是先说说,你为什么要请我?”她过去请张扬是为了利用他当挡箭牌,今天张扬请她,该不会是对她抱有什么目的吧,左晓晴拥有着极强的戒备心。
张扬叹了口气,脸上做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我很孤独,一个人开心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分享,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张扬多少有些尴尬,嘿嘿笑了一声,跟在左晓晴的后面也走了进去,他预订过一个靠窗的桌子,抢在左晓晴坐下前,接过她脱下的皮大衣,为她向后挪了挪椅子,左晓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张扬在她的面前还是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礼貌。
田斌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将自己的大哥大递了过来:“给人家回个电话!”
左晓晴本想和张扬说两句话,可是听到刘海涛这样说,只能向张扬点了点头和洪玲一起向宿舍走去。没走出两步,张扬在身后喊道:“左晓晴,你吃过饭没有?一起去吃饭吧!”
“正式编制的话应该是科员级,不过你连卫校都没有毕业,现在我只能帮你安排一个代理主任干干,过阵子,我会想办法让你转成正式编制。”通过上次的深谈,李长宇对张扬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过多的弯弯绕绕并没有任何的必要,凡事还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的好。
从左晓晴把传呼号交给张扬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期待张扬会打来,可是张扬的行事实在可以用出人意料来形容,从那晚起张扬又神秘失踪了,直到周日左晓晴从江城返回春阳县的途中才收到了张扬的信息:“今晚六点半,知味居吃饭,必须来!”
“不敢,不敢,还是叫我张扬吧,咱俩谁跟谁啊!”
张扬面不改色道:“不疼,踩在我身上,疼在你心上……”
张扬想了想,他对乡镇干部的了解也就限于乡长镇长之类的,春阳县黑山子乡的乡党委书记也不过是个科级,乡计生办主任应该比书记差那么一截,在过去恐怕连个品阶都够不上,这李长宇是不是在敷衍自己?张扬有些郁闷,原本他还指望李长宇给他个科长啥的干干,张扬正要发泄内心的不满。
左晓晴收敛笑容,端起一副学姐的架势:“嗯,严肃点,别开玩笑,你请我来到底因为什么事?”
左晓晴小声将呼机号码说了出来,然后转身走向楼梯,根本不去看洪玲错愕惊奇的表情。
早在张扬看到左晓晴之前,左晓晴已经看到站在知味居门口的张扬,这厮穿着上次买来的杉杉西服,黑色衬衣,难得的打上了一条领带,不过领带是白色,搭配在一起多少显得有些不着调,头发也刚刚理过,应该是喷了不少的摩丝,一根根站在头顶,虽然精神抖擞却给人以箭猪之嫌。
左晓晴看着张扬,这厮的自我感觉怎么就这么好呢?应该说县医院里看得起他的只有自己一个才对。她并没有急于举杯,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张扬转过头去,原来是左晓晴和洪玲并肩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主动跟他打招呼的是洪玲,自从经历那晚车站保卫科事件之后,洪玲对张扬的印象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观,如果换在以前,她是不会主动和这个卫校实习生打招呼的。
这样的谎话逃不过田斌锐利的双目,他点了点头,还是驾驶着他的灰色蓝鸟按照左晓晴所说的路线驶去。
刘海涛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到徐立华离去,快步来到张扬的身边:“张扬,我们可以走了吗?”
左晓晴轻轻咬了咬下唇,这厮真是可恶啊,平日里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也想不起找自己要呼机号,今天洪玲在场他不知哪http://www.hetushu.com根筋不对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要知道自己的呼机号除了少数几个同学知道,还从未主动给过男生,难道他是故意这样做,非要让洪玲知道自己对他与众不同?出于女孩家的矜持左晓晴本想当场拒绝他,可是想起张扬刚才的话,心中又产生一丝莫名的慌张,假如拒绝了他,也许明天再也见不到他了。
“嘿嘿,暂时保密!”
汽车向薇园驶去,卡带机中飘起了齐秦空灵纯净的声音:“给我一个空间,没有人走过……”
刘海涛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马上去拉开了车门,李长宇请张扬去吃饭,自己可没权利说三道四。
李长宇考虑的总是比常人更多一些,他甚至以为张扬今晚是故意把左晓晴带来的,调查过左晓晴的背景资料后,李长宇甚至认为,张扬之所以敢于和自己讨价还价可能都是因为左晓晴的缘故,因为左晓晴深厚的背景,李长宇从心底对这个女孩还是有些忌惮的,所以吃饭时尽量表现出一个宽厚长者的样子,政治上的事情,他是不会主动涉及的,当然也没有涉及的必要,虽然张扬已经表现出强烈的权利欲和上进心,可是在李长宇看来,那只是一个年轻人固有的热情在作祟,很快他就会在现实的壁垒下碰得头破血流。
左晓晴心中这个气啊,你还没当官呢就开始得瑟起来了,还真当你是主任啊,我见过的大官多了去了,没见你这么张扬的,现在想想张扬这个名字还真符合这厮的性格。左晓晴是彻底动了打击他的心思,故意叹了口气道:“张扬,你既然把我当成朋友,有些话我还是要说出来的。”
左晓晴脸儿红红的斥道:“你有毛病啊,干嘛这么大声音,生怕人家都不知道你是计生办主任似的。”
左晓晴和洪玲都是微微一怔,知道张扬和县委书记的关系之后,她们当然不会想到是医院要把张扬驱逐出境,洪玲好奇的问:“可是你还没有拿到实习鉴定啊!”
张扬一口气把那杯二锅头喝干,然后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在嘴里嚼着,不无得意道:“我要当官了!”
李长宇淡淡笑了笑:“吸烟有害健康,年轻人既然没有抽过,就不要碰这东西了。”平淡的语气外似乎还包含着另外的一层意思。
张扬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事在人为,只要我有了政绩,万事皆有可能!”
左晓晴停下脚步,正想拒绝,却见洪玲笑容诡秘的看着她,马上猜到这妮子心里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俏脸微微有些发红,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洪玲已经抢先答道:“没吃,正准备回去下面条呢。”从前面桑塔纳的牌号洪玲已经看出,这小车司机一定很有来头,她精明的脑瓜和好奇心同时起到了作用,这次说不定可以见见张扬背后的那位大人物呢。
作为回报,张扬当晚就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为苏老太根除了偏头痛之后,又在书房内悄悄为李长宇用银针疏通了部分的经脉,虽然是部分可对李书记却是至关重要,一针下去,李书记看毛片的时候已经可以恢复些许的硬度,张扬临走之前的话让李书记对未来也充满了期待……只要坚持治疗,你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而且可以金枪不倒。
张扬长舒了一口气:“呛死我了!”他实在想象不出抽烟有什么好处,如果硬要想一个,那啥……貌似夹上一支香烟,装逼比较到位,难怪大小领导都喜欢玩弄那么根东西。
徐立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望着一旁微笑的儿子,心中萌生出一股阔别许久的暖意,可是她仍然还是摇了摇头:“我真的还有事,扬扬的小妹回来的晚,我还要给她做饭。”她放开张扬的大手:“牛肉和香肠让你同学尝尝,都是妈自己做得。”
左晓晴有些懵了,这小子是故意装的还是当真飘飘然得意忘形?在自己面前已经以领导自居了。她端起饮料喝了一口:“我虽然不是领导,可我也知道做领导的最基本的素质就是低调。”
左晓晴还以一个温柔的笑靥:“阿姨好!”她已经猜到了徐立华的身份。
苏老太最喜欢热闹,看到张扬带着两个同学一起过来表现的更是热情好客,招呼他们三个坐下,李长宇也从二楼书房下来,李书记并没有因为张扬擅自做主邀请两位同学一起过来而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在左晓晴和洪玲的眼中这位李书记还是十分的和蔼可亲。
“小晴,什么事啊?”说话的是她的表哥田斌,上次的事情终究还是传到了田庆龙的耳朵里,虽然没有造成任何的后果,田庆龙还是大发雷霆,一个电话直接敲打到春阳县公安局长邵卫江的头上,邵卫江也是接到电话后才知道当事人中还有田庆龙的外甥女,心中这个怒啊,向田庆龙说尽了好话,保证处理有关人员这才算作罢。田庆龙是极其疼爱这个外甥女的,这周左晓晴回去以后,他设宴为左晓晴压惊,又让儿子田斌亲自开车把左晓晴送回春阳。
晚饭之后,趁着苏老太和两个女孩儿一起聊天的时候,李长宇带着张扬来到了楼顶的天台,他点燃一支香烟,然后又将烟盒递向张扬。
“小问题!”李长宇说这话的时候不禁露出一丝微笑hetushu•com,到底是小孩子,毕业证都给你打包票了,还在意什么实习鉴定?
听到表哥问自己,左晓晴洁白的俏脸瞬间变得有些绯红,老田家都是警察出身,侦查是他们的强项,田斌从她突然变得忸怩的表情已经察觉到其中的微妙之处,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谈朋友了?”
田斌虽然只有二十五岁,却已经是开发区铁刹山派出所所长,他的性情和他老子也有七分相似,为人极其强势,在开发区就算是分局局长也要给他几分面子,有传言年内他就会升任开发区分局副局长。他此次前来的任务不但是护送左晓晴回来,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拜会春阳县公安局长邵卫江,田斌嘴里虽然不说什么,可是心里却有些觉得老爷子这次有些小题大做,几个蟊贼而已,值得他费这么大肝火?田斌在外面虽然呼风唤雨,可是在他父亲田庆龙面前却是老老实实,直到现在,田庆龙但凡看不过眼的时候,还是对他拳脚相加,不打不成器,江城市公安局长如是想。
“那个啥,把你呼机号给我!”张扬大咧咧的说。
左晓晴柳眉倒竖,别人不知道还真以为自己跟他怎么着呢,看来她有必要说明一下:“咱们只是……”
田斌走在人群中,遥望着远处亭亭玉立的左晓晴,心中感到一阵好笑,这小丫头居然跟自己这个平海省警官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搞反跟踪,真是不自量力,然而左晓晴今天失常的表现又让他感到有些忧虑,在他的潜意识中已经将这个表妹作为了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筹码,他不想出错。
“你知道计生办是干什么的吗?”
左晓晴扬起白皙修长的小手,肤色如玉,细腻柔润,精心修剪的指甲宛如一片片粉红色的花瓣儿,在灯光下泛着柔美的光芒:“科员、副科、科长、副处、正处……”说到这里左晓晴认为没有说下去的必要,副厅对张扬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她毫不留情的点醒张扬道:“就算你是政府正式编制人员,一切顺利的话,一年后可以转为正式科员,三年后升任副科,然后一直顺利的升迁下去,升到正处也需要十三年,你好像二十岁对吧?三十三岁的正处已经是很难得了,居然还梦想着三年后当上县长!你醒醒吧!”
左晓晴打了个哈欠:“困了!”
张扬对这张所谓的大专毕业证并不感冒,不过他对继续实习早已失去了兴趣,李长宇等于帮助他解决了一个难题。
“普通朋友,呵呵,不过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好朋友,有些话在别人面前说不出来,在你面前很自然的就说出来了,晓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打传呼!”张扬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官味儿,这可是他花了不少的功夫才揣摩到的那么点儿窍门。
悲伤适合独自体味,可欢乐往往是需要别人分享的,张大神医看到左晓晴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郁闷,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就像做爱即将达到高潮却突然被人从床上拖起来一样,张扬有些不爽,咧咧嘴:“再见……”
李长宇悄悄观察着张扬表情的细微变化,假如张扬拒绝了他的提议,他还真没有其他的办法,或许只能重新考虑为他做出安排,李长宇低声说:“距离你卫校毕业还有五个月,江城卫校方面我会为你解决,毕业证你会顺利拿到手的。”李长宇不失时机的向张扬抛出一个诱人的蛋糕,他之所以敢打这样的保票,是因为江城卫校的校长兼党委书记黄成敏是他在省党校的同学,就算张扬不去参加学校的毕业考试,他也一样能够帮他拿到毕业证。
张扬知道母亲这番话十有八九只是借口,她是害怕赵铁生,当着左晓晴和洪玲的面,张扬无法点破,轻轻点了点头:“妈,我让刘哥送你回去。”
张扬叹了口气:“没劲了,真是没劲,挺纯洁的事儿让你一说都变得那么现实,你一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别没事就把人家想得多险恶,我没你那么市侩,非要求人办事才舍得请别人吃饭啊!”
左晓晴愣了愣,然后终忍不住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班干部还是学生会……”
洪玲既然这样说了,左晓晴自然也不好再拒绝。
李长宇吐出一团烟雾:“黑山子乡有个计生办主任的空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张扬喝了一大口酒:“不就是计划生育吗?谁敢超生我就对付谁!”他的声音有些大了,顿时招来无数的目光,其中有错愕,有愤怒,有惊恐,其中还真有那么一对带着三个孩子的夫妇,听到张扬这句话,吓得慌忙去柜台结帐后逃了。
张扬得意洋洋的收回这张委任书:“明天一早我就会去黑山子乡赴任,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左晓晴听着张扬的惊人之语真是欲哭无泪,天哪!这厮究竟是什么人啊?他以为当官就跟过家家似的吗?姑且不论他这个计生办代主任是怎么得来的,就算是中央有强硬靠山,有些过场还是必须要走的,可左晓晴很快又意识到不能把他的话当真,这家伙字字句句透着虚伪,信他才怪。左晓晴轻捻着手中的茶杯:“那以后再见面时要叫你张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