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章 功能

刘信娥看到张扬一脸无奈的样子,也感到有些同情,让这么年轻一个小伙子给一帮老娘们上计划生育教育课实在是难为他了,她低声劝道:“农村的计划生育工作就是这个样子,上清河村还算好的,毕竟这里穷,多数人家是想生都生不起,张主任习惯以后就好了。”
左晓晴忍不住笑了起来:“活该,这是你不择手段的谋取不义之财的下场!”
张扬抱起屈来:“你是不知道,这黑山子乡根本就是一个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传呼机在这儿根本没有信号,我花了两千九百八买得一中文机现在就成了聋子的耳朵,纯粹是一摆设,只能当表用。”
杜宇峰不得不把车先停下来擦干净郭副乡长喷到挡风玻璃上的水雾,玩笑归玩笑,可是在山路上开车必须要慎重,前面就是紧十八盘和慢十八盘,放眼中国也很少有这么险的地儿,杜宇峰虽然是老驾,这条路跑了近百趟,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工作组的多数成员跟这位老支书都是相当的熟悉,杜宇峰摇下车窗,乐呵呵招呼着:“刘支书,我们又找你讨酒喝来了。”
众人同时笑了起来,杜宇峰挥了挥手:“不说了,上路,大家该放水的放水,咱们这一车可就开到上清河村了。”
平日里他们之间都相当的熟悉,再加上从乡政府出来,在外面也就没了那么多的顾忌,杜宇峰说出这句话还觉着有些不过瘾:“奸她们我都得戴套,老子的东西金贵,一滴都不给他们!”
郭达亮满腹委屈的点了点头,今天似乎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他,他这个副乡长颇有点左右不是人的意思,心中暗骂,王博雄、胡爱民,你们俩斗干我屁事,干嘛总拿我说事儿?
杜宇峰一边启动了引擎,一边反驳说:“郭乡长,您这话我可不乐意了,我这是支持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要不我这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单单是罚款我一辈子也还不清啊!”一句话把满车人都逗乐了。
那边接电话的小护士已经听出了他的声音:“找左晓晴的?巧了,她刚刚下台,好像去厕所了!要不你等会儿再打过来?”
张扬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打开了避孕套的箱子,拿起一盒避孕套,看着上面火辣的图片,张大官人压抑了一千三百多年,有些部位敏感的很,不知不觉已经直挺挺硬邦邦了。
杜宇峰也叹了一口气:“别说咱们黑山子乡,就连整个春阳县也是爹不疼娘不爱,平海不管咱们,北原也不管咱们,说是两省交界,地理位置重要,其实是两不管。”
郭达亮笑着说:“刘支书,可别整母羊啊!”
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有些迷糊了,啥时候这计划生育也成了重中之重了?不由得又高看了小张主任两眼。
郭达亮笑着指出:“偏激!小杜太偏激!”
左晓晴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去,小声道:“是不是人当官就有了架子?连传呼都不回了?”
“你别胡来啊!”左晓晴知道张扬是个敢说敢做的性子,慌忙阻止他。
领完纪念品的育龄妇女全都回家忙活去了,村委会前的空地马上变得空空荡荡,张扬百无聊赖的坐在八仙桌旁,手里的那盒避孕套不时的在桌上竖起放下,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怯怯凑了过来:“叔叔,你能给我一盒气球吗?”
一群人顺着这话把矛头都指向了张扬,恨不能这次就让张扬在上清河村安居乐业,当个上门女婿算了。
张扬有些郁闷,甚至对自己的演讲水平产生了怀疑,他干咳了一声:“计划生育是我国的基本国策,有句话怎么说?想致富,少生孩子多种树,孩子生得越多,家庭的负担就越重,生活的水准也就无法提高上去……”
每年乡里都会有工作组下来,刘支书接待了也不止一次,说穿了检查工作只不过是一个形式,实际工作还是要村里去做的,最实打实的工作应该是每次的接待,刘支书为了工作组的到来特地宰杀了一头四十五斤的肥羊,用上清河村特色的全羊宴来招待下基层的领导。
杜宇峰摇晃着大脑袋:“真是可惜,我要是没结婚也在上清河村找个水水灵灵的妹子,比我家那个母老虎成色可不是高出了一筹。”
张扬虽然不受广大育龄妇女的欢迎,可是在上清河村孩子们的眼中却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因为这个叔叔发气球给他们玩,在张主任做完计生宣传工作后,整个上清河村到处都晃动着这种特制气球的影子,其中居然还夹杂着五颜六色的影子,那是因为有彩色避孕套在内的缘故。
“还成,这边的领导挺支持我的工作,这不,刚刚搞了一个工作组,让我担任副组长,下基层去宣传计生工作。”张扬一边说,一边看着避孕套的使用说明,这玩意儿,他过去从来没有戴过。
刘传魁哈哈大笑起来,小眼睛流露出乡里人特有的狡黠:“郭乡长放心,羊球羊鞭啥的都留着让您检阅呢。”
杜宇峰点燃一支红山茶,从后视镜看了看张扬身边的两箱东西,笑了起来:“小张主任,回头给整我两盒。”
左晓晴沉http://m.hetushu.com默了下去,自己一不留神怎么这件事也说了出来,好没面子,她咬了咬下唇:“没什么事,就是……就是想让你给我当挡箭牌!”看到远处走来的高伟,左晓晴马上就想到了借口。
刘传魁这才知道张扬的真实身份,心想难怪那天人家那么嚣张,原来是乡政府的官员,不过这计生办主任在黑山子乡和别处不同,在黑山子乡的彪悍民风影响下,计生办主任几乎成了倒霉蛋的代名词。
郭达亮再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瞧瞧,你瞧瞧,你哪里还有个警察的样子……”
张扬笑眯眯的说:“你声音真好听,跟中央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似的,反正我也没啥要紧事,你陪我聊两句?”
刘传魁也不跟他客气,介绍说:“要说这计划生育工作,我们村可是黑山子乡的先进!”
“飞车党?”郭达亮也凑了过来。
左晓晴愣了愣,她以为电话是田斌打来的,抓起电话就叫了一声:“哥!”
张扬有些哭笑不得了,这帮老娘们分明在消遣他,谁家用避孕套是戴在手上的?他摇了摇头,向发问的那名妇女说:“就套在你男人那根尿尿的东西上。”
上清河村的村委办公室位于村西头的老槐树下,外面有一块空阔的场地,槐树下已经摆好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放着泡好的茶水,村办公室主任刘信娥正在忙前忙后,她是刘传魁的侄女,在村中身兼多职,同时还是村广播站站长,村妇女主任。
听到左晓晴轻柔的声音,张扬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坦了起来,厚颜无耻的答应了一声:“哎!”
“避孕套怎么戴的啊?”张大官人倒是不经吆喝,马上就提出了一个直接问题。
“我家那个还弱智呢,怎么不让我生第四个?”
一箱避孕套很快就已经见底,几个小孩已经拿着避孕套当场吹了起来,张扬有些无奈的看着,看来这东西最大的作用还是被当成气球。
小魏帮着张扬把两箱避孕套装上车,然后张扬来到最后一排坐了。
下午三点整,工作组的五名成员在乡政府门口集合,除了张扬以外,其他人都不是第一次从事这样的工作,所以脸上都没有张扬那种兴奋和期待的表情,工作组组长,郭副乡长脸上的表情甚至还有些低沉,毕竟最近乡里发生的事情都指到了他的身上,这次下去检查工作肯定要认真一些,也要正儿八经的拿出一些成绩。
杜宇峰一听就不乐意了:“我说老董,你可以蔑视我的人格,但是不可以蔑视我的性格,我在性……格方面还很强势的。”这厮的确很有幽默感,关键之处故意拖长发音,弄得郭达亮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全都喷到了前车窗上。
“黑山子?咋去那么远呢?咋没听你李叔说?那你周六一定要过来吃饭啊!”
张扬打开小包装,取出避孕套,按照步骤戴在左手拇指上做了一个示范。
朱川笑嘻嘻的说:“夸张,杜所真能夸张,你要是能秋收万颗子,我把这两箱避孕套都吃了。”
张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些山村老娘们的厉害,虽然他脸皮很厚,这时候也不禁冒出了冷汗:“这避孕套也不用一天到晚戴上。”
杜宇峰用力抽了口烟,目光望向远方盘旋的山道:“平时我很少在乡里,最近在紧十八盘附近常有飞车党出没,上头下了任务,让我们整顿一下,所里把任务交给了我。”
张扬心中感到一阵温暖,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人在关心着自己,牵挂着自己,人有些时候往往会被一些细微的小事感动,张大官人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慢慢融入这个世界了,开始适应自己的角色,开始感受到各种不同的情感,这可能就是书里常说的感性,他笑着说:“大娘,我在黑山子乡呢,周末才能回去,这儿的土鸡不错,等我回去的时候给你带两只。”
晚饭安排在村小学食堂,掌勺的就是刘支书的儿子刘大柱,刘大柱今年二十八岁了,虽然努力多年没有生下一个男娃儿,可一手厨艺却是出类拔萃,圆桌上已经摆上了,红焖羊肉,清炖羊排,香酥羊腿,醋溜滑脊,葱爆羊肉,清炖羊骨髓,红烧羊眼,红烧羊球,是为上清河村最有名的羊八件,其他还有用羊肉做得凉菜和炒菜。
下面突然静了下来,可马上又嗡嗡的议论开了,现在的小青年咋恁不要脸呢,这种东西也能公开拿来说事。
张扬点了点头,来到地势较高的老槐树下站了:“各位乡亲,各位大嫂大婶,大娘大姨,首先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张扬,是黑山子乡新任的计生办主任……”张大官人说到这里刻意停顿了一下,最近他看了不少关于演讲方面的书,这次停顿是为了给别人制造鼓掌的空间,可停了小半天,也没有一个人有鼓掌的意思,一群育龄妇女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位年轻的计生办主任,有几人正窃窃私语,这谁家的孩子,怎么干这么一个丢人的工作,日后保不准连媳妇儿都找不到。
小魏抱着两大盒避孕套送到了计生办,看到张扬正打电话,把www.hetushu.com避孕套放在办公桌上,转身又出去了。
“张主任……啊!”小魏推门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显然是大吃一惊,脸儿红的像火烧,这张主任也太捣蛋了,居然将那东西吹成了这么大。
望着一桌香喷喷的菜肴,工作组每个人都是食指大动,只等着郭副乡长说出开场白,郭达亮作为现场的最高领导,拿着官腔开始了讲话,他首先肯定了以刘支书为首的上清河村领导层的工作成绩,然后又提出了几点不足,几点希望,虽然发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可是面对着满桌的美食仍然让工作组的成员感到有些啰嗦,郭达亮讲完,又让刘支书说两句,刘支书虽然是村支书,可眼皮子那不是一般的活络,说了一句:“我没啥好说的,大家吃好喝好!”
左晓晴轻声笑了起来:“就怕有些人报喜不报忧,有什么困难提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到你呢。”
刘信娥用大喇叭通知了村里,很快就有一百多名已婚妇女带着小孩来到村委前的空地上。
老支书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笑成了一朵绽放的山菊花:“你这娃就是嘴馋,羊都杀好了,刚刚下锅,晚上咱们吃全羊!”
杜宇峰笑了起来:“得了,刘支书,你想宣传还是找朱川,我们这次下来不是听你说成绩的,我们是来找毛病的。”
自从上了山路,道路迂回险峻,小面包在山间行进,一面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是陡峭的山岩,董开正不敢望向窗外,紧闭双目,脸色也微微有些变了。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只有两种型号33,31的不知有没有合你用的。”
杜宇峰向张扬竖起了大拇哥,他并没有亲眼见到张扬一打四十三的精彩场面,对这件事多少有些怀疑,不过周良顺把那些村民全都带回派出所那可是事实,杜宇峰检查过几个人的伤势,伤的恰到好处,没有一个人能够得上轻伤害,杜宇峰和周良顺平日里是面和心不合的,周良顺会做表面功夫,杜宇峰却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性格方面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也是截然不同,所以所里很多的苦差就派给了杜宇峰,杜宇峰虽然知道周良顺故意整他,可他也不想在所里呆,平日里对周良顺也是眼不见心不烦。
郭达亮身为副乡长,坐在了副驾,在乡里人的眼里,副驾驶座是个代表身份地位的位置,郭副乡长当仁不让。
小面包慢慢悠悠开上了盘山公路,杜宇峰又打开了话匣子:“郭乡长,我说,咱们乡里的这路也该修修了,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每年都会有车祸发生。”
刘传魁瞪大了眼睛:“找毛病,你有毛病才是,晚上喝死你这龟孙子,让你爬着回去。”又引得一阵大笑。
那老娘们显然是故意捣乱:“套上去他怎么尿尿呢?”
坐在后座的张扬也笑了起来,这位杜所长倒是个性情中人。
“今天派出所出任务的时候怎么没见到杜所?”
工作组配备了一辆汽车,就是平日里胡爱民开得那辆松花江小面,驾驶员就是乡派出所副所长杜宇峰,杜宇峰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剃着贴着头皮的青茬儿,长得粗眉大眼,给人的感觉相当的彪悍,假如不是穿着这身警服,八成会让人以为是刚从牢里出来的重犯,总之这家伙长得很凶。
笑声更大。
小魏红着脸退了出去,心里忍不住埋怨,这小张主任也真是,说话也不避讳点儿,人家还没有结婚呢。
张扬今天一直都表现的很低调,淡淡笑了笑:“实在是他们逼人太甚。”
张扬拿着电话泛起了嘀咕,想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母亲的近况,可惜家里是没有电话的,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又往县人民医院骨科拨了一个电话。
王博雄适时的站了出来:“乡里的歪风邪气是应该好好刹一刹了,我们这些干部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可也不能连最基本的安全保障都没有,这样下去如何开展工作?”他转向郭达亮:“郭副乡长,这件事你要好好的反省一下,黑山子乡的治安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召集派出所的警员开个会,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我看今天他们如果效率高一点,事情也不会演变到这种地步。”说话的时候目光冷冷向胡爱民看了一眼,心说,你狗日的给我跳吧,今天你明明和郭达亮一起去处理乡政府纠纷,红旗小学到乡政府才多远的距离?怎么耗了这么久才到?跟我磨洋工不是?
张扬这才想了起来,心说怎么看着这位刘支书那么熟悉呢,感情是上次来黑山子乡跟自己蹭公交车的那位老头儿,也乐呵呵的伸手迎了出去,跟刘支书热情的握了握:“刘支书,咱们看来真是有缘啊!”
“大娘,是我,张扬!”
小魏毕竟是个未婚女青年,向张主任汇报的时候都是红着小脸的,多少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张扬听得笑眯眯的,这厮的本意是想装出平易近人体谅下属,可在小魏看来却直观的感觉到暧昧的味道,小妮子脸红心跳的说完这些事情,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像蚊子一样哼哼,幸亏张主任没有进行和*图*书言语上和行动上的骚扰,大手一挥:“好,就这么办,小魏啊,去帮我准备两箱避孕套!”
再次停顿,还是没有人鼓掌。
停车休息的时候,有几辆幸福250从他们车旁经过,山上的交通主要都是通过这些摩托车,杜宇峰拿着自己的红山茶打了一圈,到张扬的时候,张扬不吸烟,当然就没接过来。
“家里有几个弟弟妹妹?”
刘传魁听出郭副乡长话里的质疑成分,脸红脖子粗的分辨着:“我们上清河村的姑娘别说在春阳,就是在江城,在平海也是出了名的漂亮,咋就出不了贵妃娘娘呢?”
“谁啊?”
张扬笑着说:“高伟那孙子再敢纠缠你,回去我打断他的腿。”
张大官人听着这一个个强悍的名字,内心的震撼实难用言语来形容。
左晓晴俏脸发烫,紧咬下唇,这个混账东西,隔着电话都能说出这么混账的话,左晓晴又羞又怒的对着电话:“去死!”然后狠狠挂上了电话,这才发现周围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刚好从她身边走过的高伟也惊诧莫名的看着她,左晓晴此时的感受恨不能找一个地缝儿钻进去,她红着脸逃也似的向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左晓晴顿时听出了他的声音,芳心没来由加速跳动了几下,红着俏脸呸了一声,几名护士都看着左晓晴,刚才接电话的那名小护士更是满脸的迷惑,人家在打情骂俏啊,这打电话的肯定不是她哥。
张扬担任工作组副组长的消息也传到了小魏的耳朵里,她小声表达了对张扬的恭喜,张扬对此次下乡工作的具体程序还是一无所知,幸亏小魏多少了解一些,告诉张扬,下乡的主要任务无非就是吃吃喝喝,当然附带着还要宣传一下计生工作的重要性,还有一件事情就是给老百姓上避孕常识课,过去徐主任下乡的时候都会带上两大箱避孕套,分发给需要的村民。
张扬笑了起来:“刘支书,你叫我小张或者直接叫我张扬就行。”张大官人第一次下基层,还是尽量想给人以亲民的印象的。
刘传魁招呼工作组五名成员来到八仙桌坐下喝水,郭达亮稍稍休息了一下,就提出要抓紧进行检查工作,大家分头进行工作,他和杜宇峰前往村红旗小学视察消防工作,董开正和朱川由刘传魁陪同去检查春种工作,张扬则由刘信娥配合在村委会外进行计生宣传工作。
刘信娥显然有些生气,大声说:“刘大柱那是特殊情况,人家头四胎都是弱视,国家规定可以生第四个。”
杜宇峰笑了起来:“33的凑合,又不是穿鞋,这玩意儿有弹性,挤点儿也没啥!”
张扬点了点头:“你把村里已经生过一胎的男人集合起来,明天上午我给他们做个身体检查。”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怕困难,麻痹的你们这帮老娘们不支持我的计生工作,我就从你们男人下手,老子只要动些手脚,让你们的男人从此失去生育能力,不计划也得给我计划!
上清河村位于清台山的半山腰,也是黑山子乡海拔最高的乡村,小面包驶离省道后,沿着坑坑洼洼的山村道路一路前行,四点一刻的时候来到了上清河村的村口,上清河村的得名是因为村子旁边的那条小清河,小清河从山顶流下,蜿蜒行进,一直流到山下,汇入山下的天青河,张扬打得那些村民来自下清河村,也是小清河旁边的村庄,不过下清河村位于清台山的山脚,和乡政府更近一些。
张扬抓起避孕套放下,却不小心碰到了桌边的钉子上,发出‘蓬!’地一声炸响,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工作组的其他成员显然已经不止一次听说了这个故事,郭达亮笑着说:“拉倒吧,就算上清河村当真出过贵妃娘娘,可皇帝给树个牌坊做什么?皇帝就算要纪念她也不至于跑到这山沟沟里立牌坊吧?”
工作组要来的消息提前已经通知了村支书刘传魁,上清河村村口的牌坊下蹲着一个干瘦的老头儿,他披着一件灰布老棉袄,手里拿着一杆旱烟,吧唧吧唧的抽着,看到小面包出现的时候,才把烟锅子朝鞋底磕了磕,整了整肩头的老棉袄迎了上去。
男人对于性话题的热衷是个普遍现象,一旦谈到这个方面,彼此间的距离很快就拉进了许多,不过张扬在其他人的眼中还是个小孩子,对这些事情,他显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工作的还顺利吗?”左晓晴关心的问。
下面炸了窝一般哄笑起来。
一车人哄笑起来,朱川登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心说小张主任真没口德。
郭达亮向后靠了靠:“那是因为黑山子穷,没啥可抢的。”
张大官人武功一流,耳力比一般人要强劲许多,这些对他的议论,他当然听得清清楚楚,他笑了笑,大声说:“我知道,大家觉着我年轻,对我的工作能力抱有怀疑的态度,今天我在这里保证,以后我会全心全意的扑在计划生育工作上,要让黑山子乡的计生现状有一个质的飞跃。”
刘传魁虽然是个村支书,肚子里还是有些墨水的,他主动向张扬介绍说,这上清河村虽然在和图书穷山窝窝里面,可历史倒是悠久,门前的牌坊是某朝某代的皇帝亲自赐立的,为的是纪念他宠爱的妃子,提起这件事刘传魁马上眉飞色舞,把那位不知名的贵妃娘娘描述成人间少有的绝色。
“有三个妹妹,她们叫再招、还招、绝招,没有弟弟!”刘支书的儿子刘大柱是三代单传,头胎生了一个女儿,叫招弟,谁想到第二胎又是一个女儿,所以叫再招,第三胎还是女儿叫还招,这第四个女儿让刘大柱失望无比,所以起名绝招。
刘传魁脸上的笑容明显的生硬了一些:“计生办主任……咋恁年轻呢?”
小魏想笑却不敢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张主任,郭副乡长让我通知你,下午三点在乡政府大门口集合,先去上清河村检查工作。”
老支书刘传魁进入村委会以前,已经从刘信娥嘴里听说了刚才计划生育动员会的详细情况,再看张扬时的目光中已经有了些许的同情成分在内,原本准备好的几句风凉话也就没说,人家已经够倒霉了,总不能落井下石啊,山里人的厚道可见一斑。
张扬愣了,目光寻找着说话的那个,可这么多人都在七嘴八舌,想找到具体说话的人哪有那么容易。
郭达亮叹了口气:“乡里的财政紧张啊,再说了清台山隧道贯通之后,这段老省道就成了没人过问的孩子。”
刘传魁上了车子,既没搭理朱川也没搭理董开正,而是转过身向张扬伸出满是老茧的大手:“小伙子,上次多亏你捎上俺和小孙女。”
“张扬啊,你这孩子,我刚才正念叨着你呢,今晚我炖了排骨,你过来吃饭啊!”
张扬不失时机的奚落这厮道:“准备红烧还是清炖?”
刘信娥哪知道这位小张主任存着这个心思,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回广播室通知去了。
天蒙蒙黑的时候,工作组的其他成员完成了自己的检查工作陆续归来,脸上都带着欣慰的笑容,上清河村的工作比预想中更为理想,从另一方面证明,村支书刘传魁还是很有能力的,工作组成员回来的途中都已经看到了孩子们手中挥舞的气球,从此不难想到小张主任的计生工作已经实打实的落在了孩子身上,看来什么事儿都要从娃娃抓起。
朱川也被勾起了谈性,他笑着道:“说起这件事我倒想起了一个典故,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那会儿,攻到春阳县,再想往前打的时候,一问前面是黑山子乡,慌忙选择绕道,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黑山子乡多土匪,连日本鬼子也害怕,哈哈……”朱川大笑起来,可是他马上发现其他人没有一个人发笑,又有些尴尬的闭上了嘴巴。
董开正笑着说:“杜所,现在不兴浮夸风了,你身体虽然壮实,我看在某些方面也未必强势。”
张扬早已没了宣传计生知识的心情,看来人家在这方面的知识一点都不比自己少,还是赶快散会发套子吧。一宣布每人免费领取一盒避孕套,那帮老娘们顿时来了精神,避孕套虽然不是啥好东西,可毕竟不花钱,白给的东西谁不想要啊。
张扬来到的时候,农科站的董开正、乡宣传干事朱川都已经在第二排坐好,留给张扬的就是最后一排了,张扬多少有些想法,毕竟他是王书记亲自任命的工作组副组长,这位置和他的身份也太不相衬了,董开正的深浅张扬并不清楚,可黑黑瘦瘦的朱川只不过是个乡宣传干事,从任何一点来说,这厮的级别都要低于自己,他居然也敢坐在自己前面,张扬免不了要腹诽一通。
刘信娥再也听不下去了,大声说:“老李家的,你们两口子终不能没日没夜的干那种勾当。”
张扬这才想起了工作组的那档子事,点了点头:“没问题,对了,小魏,我出去这几天,乡里的计生工作就暂时交给你了。”
杜宇峰也没有想到两人认识,一边开车一边主动介绍说:“刘支书,这是咱们乡新来的计生办张主任!”
张扬爽快的答应了,又询问了老太太最近的身体,这才挂上了电话。
小护士格格笑了起来:“嘴真甜,想追左晓晴是吧?追她的人可多了,光打电话可没用。”
王博雄又说:“马上春种就要开始,乡里要成立一支工作组,深入每一个自然村检查春种的准备情况,鉴于红旗小学发生的火灾,我建议在抓好春种工作的同时开展各村小学的消防检查工作,同时也好好抓抓乡里的治安……”王博雄这才留意到张扬正眼巴巴的看着他,显然在期待着工作安排,王博雄笑着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重中之重,计划生育工作!”
刘传魁笑着说:“就你这大老粗的熊样,哪家的闺女能看上你,人家小张主任白白净净的倒是有些希望。”
“张主任放心去吧,又不懂的事情,我会请教耿主任的。”这小妮子倒是乖巧得很。
刘信娥看了看坐在八仙桌前的张扬,心说这个计生办主任真是年轻,她低声道:“张主任,来的差不多了,要不你讲两句?”
回到计生办,张扬发现连小魏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了很大的不同,目光中充满www.hetushu.com的是崇拜和尊敬,话说,面对一个能单挑四十三名凶悍村民的勇者,任何人都会产生高山仰止的感觉,更何况这位勇者还是小魏的顶头上司。
一车人都笑了起来,郭达亮招呼刘传魁上了小面包,朱川把位置让了出来,这样的举动让张扬更不舒服,合着这狗日的不是没眼色,今儿坐自己前面是故意的。
一时间下面乱成一团,场面显然有些失去控制,张扬懒得跟这群老娘们废话,他的任务是检查工作,外带着普及计划生育知识,他示意众人停下叫嚷,扬起手中的那盒避孕套:“下面,我给大家讲一讲基本的避孕常识,关于避孕套的使用问题。”
杜宇峰把抽剩的烟蒂扔在地下,用脚用力碾了碾:“都是从北原过来的一帮混混儿,精力无处发泄,看中了十八盘的地形,最近时常来到这里飙车,去年年底还摔死了一个,北原省公安厅通过咱们省厅施加了一些压力。我上个月几乎一整月都在这附近蹲点,谁成想,这帮孙子居然转了性子,一整月也没见到一个人影儿。”
张扬一眼就认出这是村支书刘传魁的孙女,那天跟他一起做公车的那个,笑着把手中的那盒避孕套给了她,揪了揪她系着红绳的羊角辫:“你叫什么?”
“你呼我有事吗?”
杜宇峰点燃香烟后笑眯眯打量着张扬:“我说小张主任,听说上午你一个人把下清河村的四十多个人揍了,这可是打我来到黑山子乡,听到的最牛逼的事儿。”
有人笑了起来:“张主任,就是戴在手上吗?”
张大官人听着嘟嘟嘟的忙音,这才无奈的挂上了电话,撕开避孕套的外包装,轻轻将圈儿撸成了长条,心说这层皮套在那话儿上不得把人憋死,双手用力牵拉了一下,拉出一尺来长,弹性倒是极佳,张扬童心大起,向套中吹了口气,直到吹成了一个冬瓜般的大小,然后挽了一个结,向空中抛啊抛啊的,琢磨着,这东西当气球玩也是很好的。
一个声音忽然在下面响起:“怎么刘支书的儿子生了四个都没人管呢?”
郭达亮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小杜啊,你这是公开挖社会主义墙角。”
杜宇峰咬牙切齿的骂:“玛丽隔壁的日本人,我听到日本两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要是让我赶上抗日战争的时候,老子把鬼子杀光,把日本女人奸光!”
小魏离去之后,张扬的目光顿时集中在桌上的电话上,电话有八成新,不知是那个科室下放来的,拨盘式,乡政府的电话想打外线要先拨9,张扬想了想还是先给县人民医院打了个电话,转到骨科护士站,没想到左晓晴跟着上手术室实习了,张扬多少有些失落,放下电话,脑海中想着自己在春阳县的熟人,总算想到了一个,李长宇的嫂子苏老太可是对自己不错的,再说了将自己的工作这两天的工作向李书记汇报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张扬又拿起电话往李长宇薇园的住处打了一个,响了两声之后,电话那端传来苏老太怯生生的声音,老太太虽然进城多年,可是对电话这个东西还是抱着相当的神秘感,毕竟她觉着不如面对面说话来的实在,来得自由。
“呵呵,打电话一定是要追她啊?实话告诉你,我是她哥,怎么称呼啊?你声音这么好听,人长得一定很漂亮,有机会去人民医院一定要和你认识一下。”张扬跨越一千三百多年后落下一毛病,这嘴巴变得多少有些贫,没事总喜欢跟人唠嗑。
杜宇峰率先鼓起掌来:“还是刘支书痛快!”拿起筷子的手却被郭副乡长含笑敲了一记:“合着你嫌我啰嗦,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这人记仇!”一桌人同声笑了起来,杜宇峰和郭达亮平日里也玩笑惯了,自然不会当真,指着一桌子的菜肴道:“要杀要剐容我吃完这顿饭再说!”
“刘招弟!”小丫头响亮的回答道。
小护士被张扬逗得笑个不停,一时间竟忘了这电话是打给左晓晴的,看到左晓晴从身边走过,这才想起这电话为什么打来,慌忙叫住左晓晴:“左晓晴,你哥打来的电话!”
工作组在这场会议上就定出了人选,工作组组长由郭达亮副乡长担任,因为是分管消防、治安的副乡长,郭达亮今天已经被推上了风头浪尖,而且郭达亮实在气闷,也不想继续留在这乡里受王书记和胡乡长的夹板气,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出于这样的考虑,郭副乡长明智地选择了下基层。乡宣传干事朱川负责宣传,乡农科站的董开正负责农业科技指导工作,乡派出所副所长杜宇峰负责治安工作,刚刚来到黑山子乡担计生办代主任的张扬责无旁贷的负责检查计划生育工作。为了凸显计生工作的重要性,王书记当场又任命小张主任为工作组的副组长,这也是贯彻李长宇书记要给张扬加些担子的方针,不过这个决定仍然让诸多乡常委惊叹不已,一个刚刚上任的代主任,一个连正式编制都没有的毛头小伙子,居然当上了工作组的副组长,这背后的原因不能不让人多想,乡长胡爱民已经存了要好好调查张扬背景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