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章 清台山漂移事件

几名摩托车手看到车里的人居然还有手枪,还以为遇到了劫匪,他们非但没有停车,反而加大了油门向前方冲去。
张扬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杜宇峰骨子里的彪悍,他驾驶者松花江小面直接驶下了公路,沿着倾斜的山坡,沿着坑坑洼洼的山间小道向紧十八盘的方向全速驶去,小面包在山道上剧烈颠簸,在部分路段甚至四轮腾空离地而起,张扬虽然胆大,也不禁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夜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来,月光从树丛的缝隙中投下斑驳的落影,杜宇峰凭借对山区道路的熟悉和一流的驾驶技术,稳稳地控制着这辆小面包,想要在紧十八盘前截住那帮飞车党,就必须选择这条最近的路线。
楚嫣然点了点头,可是剧烈的疼痛却让她说不出话来,双臂用力箍紧了张扬的脖子,张扬笑道:“让你抱,也没让你抱这么紧,想把我勒死吗?”
张扬淡淡笑了笑:“万一你死了好给你立碑!”
楚嫣然苍白的俏脸也不由得浮现出淡淡的红晕,这小子简直是厚颜无耻,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她咬了咬下唇:“你滚出去,我就算疼死……也不让你碰我……”
忙着上菜的刘大柱听到这句话有些尴尬的笑了。
张扬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几名车手望着他手中的手枪,谁还敢继续向前,慌忙调转车头,向后方逃去。
张扬叫苦不迭道:“我说丫头,你就不能忍着点痛,咬咬牙咱们就上去了,难不成要抱着我一起摔死?”
杜宇峰站起身:“还是我去看看!”他出门发动了汽车,正要开动的时候,张扬开门钻了进来,坐在了副驾上:“杜所,我跟你去看看!”
女孩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我真的很疼,里面太紧了,出不来……”
所有人都是一惊,刘大柱拿着勺子连围裙都顾不上解就冲了出去,刘传魁虽然口口声声的想要抱孙子,可心里面对这个孙女却是极疼,听到孙女儿被撞了,脸色都变了,手里的酒碗也当!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他哆哆嗦嗦站起身来:“我……我去看看……”腿却已经有些软了。
“张扬!”张扬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右手潜运内力在困住楚嫣然的岩石上全力一拍,这一掌看似平常,可是其中蕴含着玄妙的内力和技巧,张扬必须保证将岩石击碎,而且掌力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避免内力波及到楚嫣然,对她造成进一步的伤害,这一掌是张扬从空明拳的要领中演化而来,表面上看岩石没有任何的变化,可是内部却已经被张扬强悍的内力震得粉碎。
张扬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似的,只顾着大吃大喝,虽然刚刚混了几天官场,张扬取得的进步那可不是盖得,这儿是上清河村,是人家刘支书的一亩三分地儿,刘传魁跺跺脚恐怕整个上清河村都要抖三抖,张扬并不是怕他,而是真的没啥必要,人家好酒好菜招待着自己,现在自己跟人家较真,谈计划生育工作,不是扫兴吗?再说了整个上清河村超生的又不是他儿子一个,张扬自有他的主意,等会儿找到机会在刘大柱身上做点手脚,以后他想再生,嘿嘿,只怕难上加难,这就叫策略,这就叫领导的艺术,想到这里,张大官人的唇角已经露出了阴险的笑意。
刘传魁吧唧了一口旱烟,做出深思熟虑的样子:“这晚上起大雾,也没办法送乡卫生院了,要不你们先歇着,明儿一早再把她送医院去。”
“我过去学过一点接骨,不如就让我试试?”张扬难得的表现出谦虚的态度。
张扬知道这厮想歪了,呵呵笑了一声:“杜所,你先出去吧,我过去学过接骨,这丫头腿断了,总不能让她受一夜的折磨吧。”
楚嫣然满脸怀疑的看着他:“就你还……国家干部?”言语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杜宇峰这才明白自己追错了人,可是想想当时的情况,搁谁也搞不清是谁撞了这孩子啊,楚嫣然仍然趴在张扬的背上,疼痛又开始发作了,她的身躯不断发抖,脸埋在张扬的肩膀上,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已经把张扬肩头的衣服完全浸湿了。
楚嫣然差点没被张扬气得背过去。
杜宇峰暗骂了一句,他踩下油门,因为地形险要,他也不敢轻易超车,害怕造成人员伤亡,对张扬吼叫着:“你他妈不会说自己是警察?”
工作组被安排在村委会后面的一排平房住宿,这儿本来是村民活动中心,可是老百姓对于棋牌之类远不如赌博来得热衷,村委又不允许他们在这里公然赌博,所以这里很快就闲置了,刘支书稍加改造之后,将这里改造成了六间休息室,平时供村干部休息,乡里来人的时候这里就成为了招待所,可供临时住宿,虽然条件简陋了一些,倒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杜宇峰精湛的驾驶技术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几乎没有减速就已经连续驶过了五个弯道,将四名飞车党都甩在身后,前方就是第六弯道,那名驾驶红色比亚乔的车手从观后镜已经看到松花江小面正在不断的迫近,也明显开始加速,瞬间又拉开了和小面包之间的和-图-书距离。
五辆奔驰在山道上的摩托车中,有两辆本田800,一辆川崎750,一辆雅马哈1000,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冲在最前方的红色比亚乔1000,这些摩托车随便哪一辆都要超过五万块,原本不应该出现在山区的道路上。五名摩托车手同时注意到了这半路杀出的小面包,如果在平路上,这些摩托车想摔开松花江小面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现在是在山区,而且还是在清台山最错综复杂的路段紧十八盘上,他们都是第一次在这条路段行驶,复杂凶险的路况让他们不得不进行减速。
杜宇峰却感到有些不妙,他凭直觉已经判断出,对方在这样的速度下肯定无法成功拐过前方的弯道,他加速前冲试图在那辆摩托车冲下山崖之前将他截住,迫使对方煞车,可是对方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红色比亚乔宛如一团火焰般冲向了浓浓夜色之中,当摩托车手发现前方近乎零度的转折,慌忙煞车,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轮胎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尖叫声,一股焦糊的味道顺着山风弥散开来,那名摩托车手尖叫着从摩托车上飞了出去,落入下方漆黑不见五指的山崖,过了好一阵子,才听到沉闷的爆炸声。
张扬低声道:“左大腿断了,真是麻烦!”他用手估摸了一下卡住女孩岩石的厚度,低声道:“你搂住我的脖子,我必须把这块岩石弄裂,才能帮你脱困。”
张扬笑了笑:“没事,你去睡吧,这丫头交给我了。”
杜宇峰被他一吼反倒冷静了下来,他摸出那包红山茶,抽出一支烟点燃,用力吸了一口:“你守着现场,我回去叫人!”
张扬深表同情的叹了口气:“你左大腿断了!”他拉了一张椅子在床的对面坐下,和楚嫣然保持着接近一米的距离。
“你左大腿腿骨断了,假如不及时接上,恐怕以后会落下残疾,真是可惜,这么漂亮一小姑娘,要是成了跛子,以后走起路来恐怕得一颠一颠的,再严重点恐怕要依靠拐杖了。”张扬乐呵呵道,这厮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心,看着楚嫣然受罪,居然感到有种施虐的快感,假如让楚嫣然知道他现在的内心所想,恐怕连杀他的心都有。
杜宇峰现在的心情实在坏到了极点,他怒吼道:“老子怎么知道?”
张扬知道人家咬他并不是处于报复,而是借着他的肩头肉止疼呢,他只能自认倒霉,反正那块肉让咬的也麻木了,他稳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开始慢慢向上攀爬,可是另外一个难题很快又出现了,张扬感觉到楚嫣然的双臂力量在减弱,为了避免她从自己的身上滑下去,张扬不得不腾出右手托着她的臀部,张扬就算轻功再强,单凭一只手也很难爬上高崖,更何况他的身上还背着楚嫣然。
“你叫什么?”张扬低声问。
杜宇峰看了看张扬,欣赏的点了点头,然后骂了一句:“妈的个八字,老子今天非把这帮孙子全部抓回来不可!”
杜宇峰停下汽车,张扬率先跳了下去,他来到小招弟面前,为她检查了一下伤势,确信只是一些皮外擦伤,这才放下心来,这时候刘大柱和其他人也已经赶到了,张扬低声向杜宇峰道:“孩子没事,只是皮外伤,另外受了些惊吓!”忽然留意到杜宇峰的脸色铁青,顺着杜宇峰的目光望去,却见夕阳笼罩的山道之上,五辆摩托车正在盘旋回绕的山道上你追我赶的飞驰着,难道那就是杜宇峰口中的飞车党?
“废话……”楚嫣然就快疼得哭出来了。
望着杜宇峰开车远去,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他不知道这件事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可有一点能够断定,这件事绝不会轻松敷衍过去,搞不好有人会因此而倒霉,张扬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学着杜宇峰的样子噙在嘴里,这才发现杜宇峰走的时候并没有给自己留火,无奈的摇了摇头,夜色已经变得越来越浓,周围竟然起了淡淡的薄雾,张扬无聊的原地跳了两下,耳边却似乎听到呼喊救命的声音。
“我都惨到这份儿了,你还取笑我……你还算人吗?”楚嫣然要是能够行动自如,一定会狠狠给张扬两个耳刮子,打得他再不敢幸灾乐祸。
张扬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仔细听去,那声音似乎从山崖下传来,尖尖细细。“救命……救救我……”声音被山风吹得支离破碎,如果不是张大官人超强的耳力,这声音一定会被忽略。
张扬乐了起来,想不到这小妞还有些性格,乐归乐,张扬对楚嫣然的耐力可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他反手在楚嫣然的臀部点了一记,他所点得是尾闾穴位于尾骨端和肛门之间,击中后可以阻碍周天气机,令丹田气机不升,可以让伤者暂时忘记疼痛。
张扬低声道:“抱紧我!”
杜宇峰这才明白自己会错了意,尴尬的笑了笑,向门外退去:“张扬,我就在外面守着,要是需要帮忙,叫我啊!”
张扬接过手枪,这玩意儿他还是第一次亲密接触到,摇下车窗,握枪的手臂探出去,他大吼着:“停车!全都给我停车m.hetushu.com!”
楚嫣然忍着疼痛大声说:“要是我瘸了,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你。”
张扬身上的西服被荆棘树枝扯烂了多处,脸上也多出了几道血痕,可是精神仍然饱满,从他平稳的气息来看,这厮的体力应该也很充沛。
杜宇峰愣了愣,他总觉着张扬话里有话,虽然看不清楚嫣然长得什么样子,可这姑娘的身材应该不错,张扬该不会对她……那个啥吧?虽然觉着有些多余,杜宇峰还是说了一句:“张扬啊,咱们是国家干部!”
杜宇峰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颓丧已经写在了脸上,今晚发生的事情绝不是小事,他已经预感到自己黯淡的前程,他低声对张扬说:“小张,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全部承担下来,不会连累你。”
张扬走向悬崖,蹲下身去,脑海中排除杂念,努力分辨着夜风中的声音,微弱的求救声仍然在继续:“救命……”这次张扬终于可以断定了,悬崖下有人,呼救的人肯定就是刚才因为赛车失控冲下悬崖的骑手,想不到这名骑手的命居然这么大。
女孩望着雾中张扬模模糊糊的面孔,她几乎有些绝望了,在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悬崖上,身边又没有任何衬手的工具,想将坚硬的岩石弄裂谈何容易。
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臂牢牢搂住了张扬的脖子,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而张扬就是那根倒霉的救命稻草,女孩心中想着,上天对她还算公平,至少没有让她孤零零的死去。
张扬笑道:“别介啊,都是中华儿女,别跟我摆出一幅苦大仇深的面孔,你放心我只是帮你治伤,绝没有其他的意思,不相信我?我是国家干部。”
张扬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老子不用轻功已经很多年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抓住悬崖的边缘,利用双臂的支撑,张扬已经悬空在万丈高崖之上,他自幼修炼武功,在十岁的时候就能够徒手攀援万丈高崖,虽然这身本领已经搁置了一千三百多年,可是并没有因为时间而生疏,张扬沿着陡峭的山崖缓缓下行,开始的时候,他对自己现在的轻功水准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可是随着对崖壁环境的适应,他的行动也变得越来越自如。
张扬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起雾了,我他妈哪有那么快啊!”他一边说一边循着声音攀援过去,下面似乎有光芒在一闪一闪,张扬顺着光芒寻找,终于在一棵生在悬崖上的松树下发现了那倒霉的女孩。
张扬仍然没心没肺的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世上身残志坚的人多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因此而消沉下去。”
张扬笑眯眯道:“我这人有个毛病,天生就喜欢幸灾乐祸,我的快乐从来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杜宇峰浓眉紧锁,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集中在前方的摩托车上,距离最后的一辆摩托车已经不到五百米的距离,杜宇峰咬牙切齿杀气腾腾,这种表情,张扬过去只在一个叫程咬金的反贼脸上见到过。
小张主任爬上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身上还背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装的女孩,那女孩面孔趴在张扬的肩头,所以没人能够看清她的本来面目,杜宇峰警察特有的洞察力让他第一时间推测到,这名少女显然就是那个驾驶红色比亚乔在山路上狂飙的车手,一颗原本沉到谷底的心忽然变得轻松了许多,只要人还活着,整件事的性质就会朝着最好的一面发展,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杜宇峰的世界重新恢复了晴朗,他是个知道感恩的人,这件事之所以能够获得转机,全都是人家小张主任的缘故,杜宇峰在心底已经承认了这个莫大的人情。
张扬一手扣在悬崖的缝隙中,一手向前拍了拍那女孩的头盔:“你忍着点痛,我把你弄出来!”
刘大柱的手艺真的不错,每个人都吃的赞不绝口,杜宇峰提议:“大柱有这么好的手艺,整天窝在个山沟沟里可惜了,不如去县城里开饭店,准保赚大钱!”
凭心而论张扬的确没有占便宜的想法,右臂搂实了那女孩稍稍用力向上一带,那女孩已经惊天动地的尖叫起来:“哦,痛死我了,你这个笨蛋,是不是想把我害死……”
张扬双手托腮,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是不是很疼?”
楚嫣然还能有什么选择,病急乱投医,在没可能前往医院的情况下只能让他试试了:“好吧!”
杜宇峰想要接过张扬的担子,毕竟返程还要走上一段山路,没想到楚嫣然赖在了张扬身上:“我就让他背我,其他人别碰我……”
杜宇峰刚刚回到上清河村就上了大雾,他虽然车技很好,可是在这样的大雾天也不敢继续驾驶,把车停在村子里,然后叫上刘传魁和四名村里的青年前往出事地点。幸亏有刘传魁带路,否则这样的雾天里,别人根本摸不清方向。杜宇峰只是说出事了,并没有把具体的情况告诉其他人,几个人在浓雾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出事的地方。
“废话,我知道你在我下面!http://www•hetushu•com”张扬在雾气中分辨出声音传来的位置,从声音中他听出说话的应该是一名少女,真是难以想象,刚才纵横驰骋在紧十八盘,一骑当先的彪悍骑士竟然是一个女人。
在场的每个人对张扬充沛的体力马上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张扬背着楚嫣然中途毫不停歇的来到了上清河村,还是那幅气定神闲的模样,连向来以体力充沛自居的杜宇峰都有些喘了,他暗自琢磨着,看来小张主任一人横扫下清河村四十三条壮汉绝不是以讹传讹。
刘传魁亮起他的大嗓门呼喊起来:“张扬,小张主任!”他洪亮的声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余音袅袅,就在他们感到泄气的时候,山下传来张扬的声音:“我在下面!”张扬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穿透力却很强,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还是刘传魁第一个分辨出声音的位置,他趴在悬崖边缘,眯起眼睛向下望去,依稀看到下方一闪一闪的亮光,惊喜万分的叫道:“小张主任在下面!”
张扬虽然轻功一流,可是身上的衣服却也被山崖上的荆棘和树枝扯烂了多处,弄得张扬有些郁闷,他可就这一身西服,一千多块呢,这笔帐要算在这丫头的身上。
楚嫣然并没有意识到已经发生在身边的变化,她呆呆的看着张扬,直到耳边传来噼啪不断的龟裂声,这才意识到困住她的岩石正在碎裂,岩石终于完全裂开,楚嫣然在惊呼声中身躯猛然下坠,她双手死死搂住了张扬的脖子,张扬伸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两人的体重都依靠着张扬的左臂支撑着,山风凛冽,却吹不开浓密的夜雾,不过正因为浓雾的缘故,让楚嫣然并没有意识到她所处环境的凶险。
杜宇峰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意思是人家刘支书公然向你这个计生主任挑衅了,看你怎么办。
楚嫣然颤声呵斥道:“快走……哪有……那么多废话……”
这边刘支书也招呼着先吃菜,垫吧垫吧再开始喝酒。
喜悦过后,几个人同时发现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现实,这位小张主任是怎么爬下去的?要知道这座悬崖叫鬼见愁,从上面掉下去的还没有听说有生还的,就算是当地的山民也不敢攀援这陡峭的山崖,小张主任一个计生工作者居然就爬了下去,让他们更加惊奇的还在后面。
楚嫣然却仍然没有松口,娇躯的颤抖也变得越发剧烈起来,张扬苦着脸承受着她的折磨,又不敢当真使用内力,生怕内力反震会把这丫头给震飞出去,原来这年头做雷锋也不是那么容易。
看着刘传魁关门出去,杜宇峰和张扬两人大眼瞪小眼都有些傻了,合着今晚所有的事情都得他们自己处理,杜宇峰有些内疚的叹了口气:“兄弟,我连累你了。”
杜宇峰点了点头,踩下油门向小学右侧的马路驶去。
张扬调侃够了,站起身来:“楚……什么?”
张扬心中一暖,在这种时候杜宇峰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他是个有担当的人,张扬笑着说:“你放心,我不是怕事的人,今晚的事情我不会逃避责任。”
张扬费了好大力气才帮助楚嫣然爬到了自己的背上,这样他就使用双手攀岩了,楚嫣然趴在张扬宽阔的脊背上,她的娇躯不断颤抖着,左腿的伤痛因为移动而变得越来越剧烈,她忽然俯下身去,一口咬在张扬的肩头,这个潜意识的举动,却痛得张大官人惨叫了一声,双手一松,贴着山崖滑行了一米方才重新扣住岩石的缝隙,怒吼道:“你有毛病啊,想死自己去死,别拉着我啊!”
刘大柱带着他的女儿招弟也在这边等着呢,这会儿,招弟已经从惊吓中恢复了过来,抽抽噎噎的将事发经过讲了一遍,搞了半天撞她的是一辆幸福250摩托车,山里孩子原本认不得车辆的型号,可是这清台山中到处跑着的都是幸福250,所以这孩子认得极准,甚至连车牌号都能够一字不落的背出来。
张扬来到床前,伸手去解她的腰带,楚嫣然双手死命护住腰带,脸上的表情恨不能将张扬一口吃了。
杜宇峰看到她没有生命危险,自然就恢复了当初的底气,声音严厉的说:“你还敢提条件,今天你涉嫌肇事逃逸,又在山路上飙车,我会以妨碍公共安全罪起诉你!”
楚嫣然听到这老头儿这样拖延自己的伤情,恨不能跳起来骂他,可惜疼痛让她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了。
女孩笨拙的点了点头,事实上谁戴着一个这么大的头盔都显得有些笨笨的。张扬伸出右臂从女孩的腋下穿过,胸膛难以避免的和她弹性惊人的双峰紧贴在一起,女孩透过头盔的面罩恶狠狠的瞪着张扬,可马上就意识到,哪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爬下山崖就为了占自己那么点便宜?人家肯定不是故意的。
楚嫣然明明知道张扬是故意吓她,可是心中仍然感到害怕,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可怕的并不是死,而是失去美丽的容颜,楚嫣然仿佛看到自己一瘸一拐的样子,泪水顿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楚嫣然哪里知道张扬这一指的玄机和奥妙,以为这厮是http://m.hetushu.com趁机揩油,而且居然用手指戳她的,羞怒之下,又是一口咬了下去,因为身体疼痛突然减轻,所以这下用上了全力,咬得张扬大声惨叫,张大官人极其郁闷的想,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做好事真他妈难。
“混蛋……”楚嫣然骂了一句,她咒骂的目标并不明确,更像是一种心底的发泄。
张扬笑了起来:“你这人真是没良心啊,我要是想对你图谋不轨,刚才在山崖上就把你那个……啥了……而且做完之后抛下山崖,毁尸灭迹岂不是干干净净,绝无后患?何必辛辛苦苦把你扛到这里,实话告诉你啊,也就是你自己把自个儿当成倾国倾城的绝色,两条腿的美女我见多了,不过……瘸腿的我是第一次见到!”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声音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雾变得越来越浓了,这极大的影响到了张扬的视野,他小心寻找着每一个落手的缝隙,大声道:“你在哪儿?我来救你了!”
楚嫣然现在腿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她一旦有所恢复,嘴上是寸土不让的,冷笑了一声:“你是个警察吧,警察就能知法犯法?警察就能草菅人命,你给我听着,你不告我,我还准备告你呢,我说你一个小警察得瑟什么,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这身皮给你扒了!哎呦……”左腿猛然传来一阵剧痛,却是被张扬不轻不重的碰了一把,楚嫣然额头直冒冷汗,望着这厮昂首挺立的后脑勺,恨不能一个耳光很抽下去,她敢断定,这厮是故意的,可人家就算故意的又怎么着?楚嫣然悲哀的意识到,现在周围全都是人家的势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老老实实做可怜状的明智,无论怎样先混过今晚再说。
“变态……”楚嫣然含泪反驳着。
小面包终于成功冲出了山林,冲入公路的刹那,杜宇峰猛踩刹车,然后向左迅速将方向打到尽头,小面包车的后轮失去抓地力,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漂移动作,在面包车冲入公路另外一侧万丈深渊前的一刻,整个车身成功转向,张扬在这瞬间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儿,要知道张大官人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次重生的机会,他可不想糊里糊涂的把新生断送。
杜宇峰全力踩下了煞车,轮胎在地上又增添了两道漆黑的痕迹,他的表情也变得极其沉重,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他想要发生的,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变得完全失去了控制。
“楚嫣然!”楚嫣然真是要被这小子气糊涂了,自己怎么说也算得上一大美女,这混小子居然连她的名字都记不住,小中见大,张大官人在小细节中表现出大智慧,这样的智能型男怎能不让美少女印象深刻呢?
“你混蛋!”女孩愤怒的骂了一声,却感觉到张扬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坚硬冰冷的头盔抵在张扬的脑壳上:“我叫楚嫣然!”
刘传魁骂了一句:“就他那熊样,生了四个丫头片子,不给我老刘家生个带把的,他这辈子别想离开上清河村。”
女孩愤怒的抗议起来:“你干什么?拿开你的脏手!啊……”张扬的手上稍稍加力,痛得那女孩又是一声惨叫。
听到真的有人过来救自己,那声音变得激动起来:“我在你下面,被石头卡到了!”
张扬并没有想到自己救下的竟然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目光从她曲线优美的白嫩脖颈落在她起伏的胸膛之上,此时方才有闲暇回味在山崖上和她紧贴在一起的滋味。
刘传魁说这句话的本意也是考验小张主任的反应,看到人家小张主任纹丝不动,根本没有因为自己的这番嚣张言论生气,心中也是一喜,看来这位新来的计生办主人很上路,以后儿子生娃的问题,应该会很好说话,刘传魁端起酒碗倡议道:“各位乡领导能够光临上清河村进行工作指导,是我们全体村民的光荣,这碗酒,我敬大家,先干为敬!”刘传魁咕嘟咕嘟将那碗酒喝了下去,还没等他把酒全都喝完,就听到门外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叫道:“大柱子,出事儿了,你闺女招弟让摩托车给撞了!”
“送我去医院……”楚嫣然的话语中总是包含着一股命令的味道,这让张扬感到很不舒服,他摇了摇头:“起大雾了,现在去医院,纯粹是找死。”
雾很大,两人虽然近在咫尺却都看不清对方的样子,那女孩驾驶摩托车从山路上冲下山崖,摩托车掉了下去,人幸运的摔到了这颗松树上,然后坠断树枝,继续落下,刚巧身体被卡在悬崖的石头缝里,她很幸运的保住了性命,可不幸的是,卡在岩石缝中的左腿一阵阵钻心般的疼痛,恐怕是腿骨断了。
张扬大叫着:“我他妈是是警察!”
“干什么?”女孩忍痛警惕的问。
张扬被她骂毛了,没好气的回敬道:“闭嘴,再唧唧歪歪的叫唤,我就把你扔在这里,懒得理你!”
杜宇峰过了好一会儿才下了汽车,神情显得有些紧张,他向张扬要回了手枪,装入枪套之中,张扬来到悬崖前,低头向下张望,视野中有一团火正在燃烧,应该是摩托车坠落后爆炸引燃的火光。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恐怕人已经和_图_书摔成了肉泥,张扬回头看了看杜宇峰,低声问:“怎么办?”
那些摩托车手显然没有相信他的话,警察怎么没开警车?而且张扬也没穿警服。
几名摩托车手开始对这辆松花江小面包有了全新的认识,看来赛车的最终成绩不但但取决于赛车本身性能,更重要的是取决于驾驶者的技术,尤其是在这样的盘旋山道之上。
“丫头,做人不能昧良心啊,我辛辛苦苦把你从悬崖上背回来,你不想着以身相许,反而要恩将仇报,你是人吗?”
女孩头上仍然带着头盔,手中握着一支手电筒一闪一闪的,幸好有这支手电筒发出信号,张扬才得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她。
更倒霉的是,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对山区路况极其熟悉的老手,一个有拼命三郎之称的警员,杜宇峰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掏出了手枪,他把手枪交给了张扬:“让他们看到手枪,逼他们停车!”
杜宇峰喊了半天也没见张扬回应,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刚才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自己乱了阵脚,现在回想起来原本就不应该让张扬呆在这里等的,这样的大雾天,万一他一个不小心失足落下山崖怎么办?杜宇峰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懊恼,又隐约感到一丝庆幸,假如张扬真的掉下山崖,这件事岂不是死无对证?可马上他内心中的良知又开始鄙视自己,杜宇峰啊杜宇峰,你怎么是个这么卑鄙的家伙,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要勇于承担,怎么能产生逃避责任的想法呢。
杜宇峰的目光落在远方第七个弯道上,那里道路相对宽阔一些,在那里超车应该能够把这五名飞车党全部阻拦下来,他大声提醒张扬:“坐稳了!”脚下油门猛踩下去,小面包先前方疯狂窜去,在弯道处成功超越了两名摩托车手。
杜宇峰已经再次冲入小面包中,张扬也跟着上去,对方人多,他担心杜宇峰一个人势单力孤。
杜宇峰刚刚离开,应该不会马上回来,不幸的是,山间已经开始起雾,而且有越来越浓的趋势,假如张扬不及时去救人,一旦雾色浓郁,寻找目标会变得更加艰难,最让张扬顾虑的是,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那名摩托车手极有可能受了重伤,假如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或许会撑不到找到他的时候。
刘大柱搞明白这件事跟人家没关系,马上带着招弟走了,工作组的其他几个,听说没有发生什么要紧事,一个个也都回屋睡觉了,原本大家的主要任务就是下乡来检查基层工作,是杜宇峰自己沉不住气才惹了这个麻烦,郭达亮虽然不说话,可是主动回避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今晚的事情跟他是没有关系的。
“我在这儿!快来救我!”雾气中那女孩有气无力的叫着。
张扬毫不退让的瞪了他一眼:“你他妈冲我吼什么?反正事情已经出了,总得想个解决办法,光是叫有个屁用。”
张扬来到楚嫣然面前,又表现的有些犹豫:“可是……我必须要先脱你的裤子嗳……”
两个男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感激和信赖,杜宇峰把半包红山茶扔给张扬:“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杜宇峰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惊喜万分,由此他发现自己还是一个有良心的人,虽然刚才产生了一些自私的想法,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楚嫣然虽然闭着眼睛仍然能够感受到对方正在注视着自己,终于忍不住睁开了双目,深邃而明澈的美眸流露出愤怒的目光,这目光让她显得有些说不出的野蛮味道:“看够了没有……咝……”疼痛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张扬从女孩的手中拿过手电,对着卡住她的石缝上上下下照射了一下,然后他的手从缝隙中探了进去,轻轻从女孩的左腿根儿摸起。
张扬有些同情的看了看杜宇峰,点了点头道:“开车小心一点!”
刘大柱虽然先出门,可因为是步行前往,反而很快被他们给落下,距离小学校三百多米的马路上,小招弟坐在地上大声哭号着,周围围着几个拿着避孕套气球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小孩子慌成一团,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还有两个胆小的女孩吓得陪着小招弟一起哭着。
后面的四名摩托车手放缓了速度,他们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前方发生的全过程。
看到杜宇峰反手关上了房门,张扬这才把楚嫣然慢慢放在床上,昏黄的灯光下,楚嫣然黑色的秀发宛如丝缎般散乱在雪白的床褥之上,她的肤色洁白如雪,宛如春山般的秀眉因为疼痛颦在一起,为她美丽的俏脸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双目紧闭,黑长而弯曲的睫毛宛如蝴蝶翅膀般微微颤动着,鼻梁挺直而细致,弧度优美的柔唇抿在一起,唇色显得有些苍白,显现出几分倔强几分自信。
张扬的目力虽然远远超出普通人,可是在这样的浓雾天气中,也只能看到前方不足两米的地方,从这里到悬崖的顶部大概还有二百三十米的距离,他徒手攀爬上去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现在多了一个楚嫣然,困难自然就增加了许多。厚重的头盔让楚嫣然感觉到气闷,她伸手拿掉了头盔随手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