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章 教诲与领悟

刘海涛心中雪亮,李书记这是要给张扬安排住处啊,人家这是什么关系,放眼整个春阳县领导层能让李书记亲自关心住宿问题的恐怕只有眼前这位了,想起下午自己还想推诿张扬来着,刘海涛背后冒起了冷汗,他暗下决心,以后把张扬这位爷当成太子爷一般看待,千万不能得罪了。
李长宇点点头:“主要是这件事涉及到港商……”他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向张扬透个风儿:“这件事不知怎么传到了安老先生耳朵里,他直接给市委打了电话,市委很重视这件事,已经直接下达了命令,让县里一定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赵静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口气:“最近不知是怎么了,一看书就感觉到头痛,什么也学不进去。”
“哥!你在乡里虽然是当官,可乡里条件一定比不过县城,身边又没人照顾,你自己也要懂得爱惜自己。”赵静又把钱推了回去。
张扬跟刘海涛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看到人家已经低头认输,而且态度良好,也就打消了继续捉弄他的心思,让他直接驱车前往薇园。
“告诉他张扬回来了,让他抓紧点儿。”苏老太说完拎着土鸡招呼张扬进屋去了。
张扬的政治觉悟提升的那真不是一般的快,从李长宇的反应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也就没有继续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要知道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劳而获的人物,他相信自己的能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李长宇很快就会认识到自己真正的能力。
对于这位小叔子的不幸,苏老太一直都看在眼里的,她从心底讨厌那个叫朱红梅的女人,这并非是因为朱红梅对她的鄙视和冷遇,最主要的是,李长宇是她一手抚养长大,在她心中对李长宇还有一种无形的母爱之情,又有哪位母亲希望看到儿子被媳妇欺负?
张扬点点头,把茶杯托在手心:“幸好没有人员伤亡,现在乡里正在组织重建工作。”
和赵静分别之后,张扬首先来到公用电话亭给左晓晴打了一个传呼,约她晚上一起吃饭,没想到左晓晴很快就回了个信息过来,她昨天就返回江城了,张扬有些失望,看看时间才是下午两点半,想了想,还是先去薇园,从县中到薇园还有三公里左右的路途,张扬拎着两只不断扑棱的土鸡的确不方便走这么远的路,于是又给刘海涛打了一个传呼。
李长宇打心底对张扬赞叹了起来,可是他的欣赏和赞叹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张大官人接下来的话顿时粉碎了他刚刚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不过,我要是解决了这件事,是不是能提我个乡长啥地干干?”
李长宇笑了起来,张扬也笑了,老太太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到底是县委书记的嫂子,见识也比一般的老太强得多,张扬道:“大娘既然喜欢,以后我每次回来都给你带点山里的土鸡啥的。”
李长宇也停下了筷子目光注视着张扬,他也挺关心这事的,假如左晓晴是张扬的女朋友,以后这小子的仕途之路还真的很难估http://www.hetushu.com计,不过从李长宇的角度来看,左晓晴那样的家世很难会接受一个张扬这种普通工人子弟的孩子,更何况左晓晴是江城医科大的学生,江城医科大在全国医学高校中也要排名前五,而张扬却是江城卫校的一个大专生,两者的差距那不是一般啊。
张扬点了点头:“还不错,乡里正准备发展我成为党员呢。”
张扬摇了摇头:“不是,就是一普通朋友!”
室内的29寸松下电视让张扬叹为观止,洗完澡躺在床上看到凌晨一点这才入睡,本想舒舒服服睡个懒觉,可早晨八点半的时候就听到传呼机急促的滴滴声,张扬睁开朦胧的睡眼,按下传呼机,上面出现了一行小字……我已到春阳,你在哪里?留言人是左晓晴,张扬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想不到她回来的如此迅速,心中一阵欣喜,按照留言的号码打了回去,几次都是占线,连续拨了六次方才拨通。
李长宇双目一亮,这厮能够说出这句话,足见他对问题的分析能力已经上了一个台阶。看来自己一直都轻视了他的政治觉悟和官场天分,李长宇向张扬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刘海涛心中这个气啊,你他妈直接说是李书记的事不就得了,转那么大弯子干什么?可是想起这厮和李书记的特殊关系,这些话刘海涛无论如何是不敢在面上表露出来的,他话锋一转:“这样啊,要不我抽空过去一趟,不过时间不能太久,你等我啊!”
张扬试探着问道:“红旗小学的事情连县里也知道了?”
张扬大剌剌的在副驾上坐下,刘海涛刚刚启动引擎,张扬却道:“等等,我等个人!”刘海涛只能熄火,等了十分钟也不见有人过来,张扬这才慢吞吞道:“走吧!”
李书记放下了公文包,叫了声嫂子,来到沙发上坐下。苏老太早已给他泡好了茶,太平猴魁,李长宇就喜欢这一口,端起茶杯轻轻嗅了一下其中的味道,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张扬一眼:“来了!”
李长宇抿了一口热茶,然后放下茶杯:“工作还顺利吗?”
张扬冷冷挂上电话,一个小司机居然跟自己摆起了架子,麻痹的真是给脸不要脸,欠收拾了不是?张大人的心胸虽然宽广,可是并不代表着置某人挑衅他的尊严于不顾。
“等你考上大学,哥会好好奖励你!”
张扬笑道:“大娘做得鸡好吃,这些天想起来就馋得慌,所以我就弄了两只土鸡,让大娘做给我吃。”
李长宇看了张扬一眼:“一口吃不成胖子,凡事不能操之过急!”心说,你连个正式编制都没有,居然妄想着当乡长,假如这件事你能够做好,我或许能够帮你把编制问题解决了,当然这番话他是不会轻易许诺给张扬的。
张扬甜甜叫了一声大娘,转身去后备箱拿他带来的土鸡,一打开后备箱,刘海涛的脸就长了,两只土鸡在里面拉得到处都是,看来要好好花费一番功夫去清理了。
张扬从李长宇的话中听http://www.hetushu.com出了其中的深意,他低声道:“李书记,我回去后会尽力查出这件事究竟是谁在搞鬼。”
司机刘海涛在外面胡乱吃了一碗拉面,已经在小楼外等待,看着李长宇和张扬并肩走出来,心中不免又有了感慨:“同样都是人怎么差距这么大呢?人家在屋里吃香的喝辣的,自己却要奔波守候,我他妈怎么这么命苦呢?人都是不满足的,刘海涛此时并没有去想,有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手中的方向盘呢。”
苏老太白了李长宇一眼:“你少给我打官腔,我也听不懂这个,反正现在鸡鱼肉蛋,全都没了过去那个味儿,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只是一味的鼓励增加产量,可质量呢?”
李长宇道:“规模化饲养是农业发展的必经之路,我们国家人口众多,想要满足这么多老百姓的需要,必须走这条道路。”
刚好此时苏老太叫他们吃饭了,李长宇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他了解张扬的性格,这厮从来都是狮子大开口的主儿,再谈下去保不齐这厮要找自己求个县长当当。
刘海涛愣在那里,看来张扬和李书记的关系那不是一般啊……李长宇来到薇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土鸡还在锅里炖着,肉香却已经飘遍了整个小院,李长宇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和他一样吸气的还有司机刘海涛,李长宇忍不住笑了:“小刘,进来一起吃点!”
苏老太乐得直点头,转向刘海涛:“小刘,你回县委去把长宇接来,让他晚上回来吃饭。”
苏老太站起身来:“我去蹭饭,你们爷俩聊着。”
苏老太颇为八卦的鼓励道:“这世上所有的两口子都是从普通朋友变来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女孩子啊,都喜欢人家说好话,以后你常约她到我这儿来吃饭,我在旁边帮衬帮衬,总保能成。”老太太信心满满。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看李长宇的角度也发生了转变,不再像过去那样把他看成一个病人,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是开始把他当成良师益友,李长宇在官场的修为那是他目前无法企及的。
兄妹两人在学校旁的杨树林饭店美美的吃了一顿,临走的时候张扬又塞给赵静三百块钱,赵静眼儿红红的将钱推了回去:“哥,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缺钱花!”
张扬道:“我虽然到黑山子乡的时间不长,可是也发现乡领导层的内部并不是那么的和谐。”
刘海涛道:“李书记正在开会呢,估计要晚些时候回来。”
虽然只是片刻的犹豫,却已经被李长宇敏锐的把握到了,李长宇猜到张扬没什么地方好去,低声对刘海涛道:“小刘啊,前面县政府招待所停一下。”
张扬呵呵笑道:“我才二十岁,到娶媳妇那天还早着呢。”
张扬上了车,李长宇道:“张扬,你去哪儿?先送你!”
李长宇开始对张扬刮目相看了,假如张扬倒豆子一样把这件事抖落出来,就证明了他政治上的不成熟,可张扬的回答避重就轻,力求把失火的情况和_图_书说到最轻,而突出乡里及时做出的反应。李长宇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他开始感觉到张扬有些混官场的天分了。
“小妹,我已经开始领工资了,而且县里这次因为我们下乡专门补贴了八百块钱,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张扬不由分说的将钱塞到赵静手里。
赵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哥,我的成绩不算太好,能考个二类本科就谢天谢地了。”
张扬内心一怔,想不到这件事会造成这么大的风浪,不但惊动了市委,连远在香港的安志远也惊动了,他稍稍动了一下脑筋就已经推测出,这件事肯定是黑山子乡内部有人捣鬼,想要借着这件事兴起风浪,把黑山子乡的领导层来个重新洗牌,张扬低声道:“我看问题可能出在乡政府内部。”
刘海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麻痹你谁啊你?我是李书记的司机可不是你的,你凭什么对我呼来喝去的?当下就表现出一些抗拒的情绪:“不好意思,我正忙呢!”
李长宇感叹道:“任何单位,任何部门,所谓的和谐都只是表面上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这句话是他的由衷之言,也许是因为他早已在张扬面前识破了伪装的那层面具的缘故,李长宇和张扬相处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说出一些真心话,这在过去他是不敢想的,即使面对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女,自己的大嫂他都不会将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而面对张扬他却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来,这对李长宇而言是一种心理压力的释放。
晚饭结束之后,张扬又陪李长宇聊了一会儿,八点的时候张扬告辞离去,苏老太盛情挽留张扬在薇园住下,可张扬是个喜欢自由的主儿,让他窝在这里陪老太太聊天岂不是要把他活生生闷死,推说还有其他的事情,和李长宇一起离开了薇园。
李长宇顿时蔫了下去,他虽然是县里的一把手,可在家里却是郁闷得很,他老婆朱红梅是他不得志时认识的,那时候他还是乡镇某长的秘书,朱红梅是该厂副厂长的女儿,两人的结合在外人眼里都是李长宇的高攀,所以朱红梅在结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表现出相当的强势,李长宇对她的厌恶应该是从那时候就种下来了,这种情况直到李长宇担任乡长之后才有所改观,不过一个人的秉性很难改变,朱红梅的蛮横和愚蠢让李长宇无法忍受,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仕途,他早已选择和这个女人分手,等他担任县委书记之后,孩子们都已经出去上学,两口子之间已经很少有交流,每次看到朱红梅顶着县委书记夫人的光环洋洋得意时,李长宇就感到没来由的愤怒,后来他遇到了葛春丽,感情上总算找到了一丝慰藉,工作以外的时间,除了和葛春丽偷情以外,薇园是他唯一能够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地方。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大嫂,人家年轻人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听说是李书记的亲戚,当晚的值班经理王树春顿时满脸的献媚之色,特地为张扬安排了一间豪标,平日里是专和_图_书门用来接待副处级以上干部的,里面不但有电视、电话、空调还有单独的淋浴房。
刘海涛回电话之后才知道是张扬,张扬的口气让他的确很不舒服。
“小刘啊,我在县中门口,你过来一趟,送我去薇园。”
看到坐在沙发上说得眉飞色舞的张扬,李长宇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现在他对张扬已经没有了初始时的忌惮,在心里已经悄然接受了这厮的存在,有句话怎么说?存在就是合理。
这一路之上,张扬一会儿去邮局,一会儿去商店,刘海涛原本就是个心窍玲珑的人物,马上就看出来了,人家这是在变着法子捉弄自己呢,刘海涛心说你一个乡计生办主任凭什么?可转念一想,人家凭得不就是李书记吗?想起李书记,不由得想起自己刚才电话中的态度,一定是自己的态度让张扬不爽了,刘海涛有些后悔了,自己就是一司机,耍威风也要看对象啊,这厮和李书记的真正关系姑且不论,李书记对他的关心可谓是非同一般啊,自己凭啥跟人家甩脸子,想到这儿刘海涛整个人已经软化下来,假如继续采取对抗,最后自取其辱的肯定是自己,李书记是没可能站在自己这边的,刘海涛很快就端正了态度,原本有些愠色的面孔又变成了春风般的温暖,这厮的耐性可不是一般的强悍。
刘海涛五分钟后就已经赶到,当看到张扬手中的那两只土鸡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厮跟自己打电话就是为了送这两只土鸡?这不是存心消遣自己吗?强忍着气,打开后备箱,把土鸡放进去。
张扬马上就品出了其中的味道:“你忙啊!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李书记托我给苏大娘从乡下带了点东西。”
虽然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却让李长宇感到意外的惊喜,想不到这厮刚刚进入官途,眼皮儿已经修炼的这般活络,比起过去真算得上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用力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云雾:“我听说黑山子乡红旗小学失火了?”因为张扬的缘故,李长宇对这个贫困乡镇前所未有的注意起来,他自然知道张扬一打四十三的壮举,可他感觉没必要提起,他不想给张扬诉苦的机会,所以话题只能从小学开始。
李长宇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想起这阵子黑山子乡的乡委书记王博雄频繁向自己汇报工作,就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这厮会受到特别的关照,不过这么快就能入党还是让他稍稍错愕了一下,伸手想去拿烟,张扬已经抢先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红塔山,从中抽出一支递给了李长宇,然后又麻利的为李长宇把火点上。
李长宇道:“红旗小学的事情让县委相当的被动,有人存心要把这件事闹大,并没有顾及黑山子乡的形象,也没有顾及春阳县的整体形象,这件事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
张扬笑眯眯叫了一声李叔,这厮的脸皮也是修炼的越发风雨不透了。
“事在人为,只要你付出努力,一定会有相应的回报。”张扬鼓励她说。
苏老太笑眯眯道:“对了,上次你带来的那个晓晴就不错,http://m.hetushu.com人又漂亮,说话又讨人喜欢,是你对象吧?”
苏老太慌忙摇了摇头:“你这孩子,刚刚才上班,工资也没几个,就别乱花钱了,这些东西其实市场上也买得到,你把钱留着,以后还要娶媳妇儿呢。”
张扬咧咧嘴没说什么,拎起土鸡向苏老太走去,最开心的要数苏老太了,看到那两只土鸡毛色鲜亮,脚爪金黄,就知道是山林中放养的,她乐呵呵道:“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买什么东西?”
既然李长宇做出了安排,张扬也就心安理得,桑塔纳在县政府招待所停下后,刘海涛跟张扬一起下去安排了房间,这种事情李长宇是不屑于出面的。
“为啥不管,我管不了你,还管不了张扬吗?”苏老太瞪了李长宇一眼。
张扬犹豫了一下,他还真没想到要去哪儿,原本打算随便找一个旅馆住下,可这种话总不能直接对李长宇说不是。
刘海涛摇了摇头:“不了,我媳妇儿在家做好了。”其实他心里想着跟领导聚餐的机会,可他也明白,人家李书记只是招呼一下罢了,这件事万万不能当真,果然李长宇邀请了一句就没有了下文,夹着公文包踱着四方步慢慢走入了小楼。
赵静听他这样说,半信半疑的把钱接了,生在普通工人家庭,三百块钱对她来说已经是个不小的数目。
县中周六下午并没有课程,学生可以选择返家或者自习,赵静这批高三的学生多数选择留校自习,张扬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又将自己的传呼号和乡计生办的电话留给了她,让她有要紧事的时候给自己联系。
张扬放开她的手腕:“劳累过度的缘故,多休息就会好转。”他想起赵静正在高考前夕,正处于紧张的冲刺阶段,想要多休息也是不现实的事情,便教给赵静一个打坐的方法,这是他自创的一个调息法门,对于消除疲劳,舒缓紧张的情绪极为有效。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易学,说了两遍,赵静就已经完全掌握。
张扬充满爱怜的看着这个妹子,轻声道:“马上就要高考了,你学习辛苦,多买点好吃的,给自己加点营养,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还有,帮我给咱妈买点好吃的,让她别那么辛苦!”想起徐立华花白的头发,张扬心里有些酸涩,那是他的母亲,他在心中向自己强调着这个事实。
苏老太炖得土鸡味道绝佳,张扬吃得赞不绝口,李长宇虽然很少说话,可是从他津津有味的吃相来看也是相当的满意。苏老太道:“山里的土鸡味道就是不一样,不像现在从饲养场出来的,那些鸡根本没有味道全都是饲料喂出来的。”
“干什么?”赵静半信半疑的把小手递了过去,张扬将手指放在她的脉门上,赵静的皮肤很白很薄,可以清晰地看到经脉的颜色,看到张扬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赵静却以为他在装模作样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苏老太此刻正在小楼前的菜园子忙活呢,看到李长宇的车过来,擦了擦手走出园子,却见张扬从车里下来,慈祥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张扬,你来了!”
“把手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