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

“我知道!听我韩哥提过您!”常七斤点头哈腰道。
一阵子不见,常七斤的长毛居然又烫出了卷儿,春风一吹,飘飘洒洒,倒也显出几分与众不同的气质,凶神恶煞的表情看到张扬之后,顿时僵在那里,上次张扬一招之间就把他的胳膊给弄脱臼,常七斤至今记忆犹新,别人不知道,他可清楚张扬的厉害,想不到在电影院自己的几名小兄弟又惹上了这魔头,心中这个懊悔啊,麻痹的,今天啥日子?我怎么出门没看黄历?两名不知死活的小兄弟已经挥舞着棍子冲了上去。
中午知味居的这顿饭,洪玲可是毫不客气,点了满满一桌子菜,美其名曰要补偿今天被揩油的损失,张扬多少有些冤大头的味道,自己又没摸她,凭什么要补偿她的损失?不过张大官人是不会在乎这些小钱的,耐着性子陪这帮小丫头聊天,谁让他惦记人家左晓晴呢?
左晓晴不喜欢和这些市井无赖打交道的,微微皱了皱眉头,张扬自然明白她的心意,婉言谢绝道:“谢了,改天再说吧,今天我们还有事儿。”
张扬笑而不语,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丫的也是个爱面子的主儿,谁他妈有这样的女朋友都是脸上有光啊。
左晓晴显然意识到张扬目光的灼热,美眸投向玻璃窗外的广场,借以逃避张扬的眼神,轻声道:“我听说清台山风光不错,山林里面的生态保持的很好。”
张扬呵呵笑道:“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敏感?我话都没说完,你就匆匆打断,是不是害怕我向你示爱啊?”
她将和张扬见面的这种期待归结于一种友情,可内心深处又提醒自己多少有那么点自欺欺人,左晓晴从车站打了辆黄面的来到县委招待所门口,远远就看到张扬高大的身影站在招待所的大门前,身上还穿着那件棕色皮夹克,石磨蓝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黑色运动鞋。
因为不是在医院,左晓晴一头笔直顺滑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俏脸微红,春山般的一对秀眉弯弯,透彻的明眸也宛如春日湖水般荡漾,倘若说楚嫣然的美是一种鲜花绽放的炽热,陈雪的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艳,而左晓晴的美则是一种春雨润物细无声般的温馨,看到她,张扬总会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就像相处多年的老友,两人一个眼神的交流,似乎就已经知道对方心中所想。
张扬望着这帮不知死的家伙,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左晓晴对张扬动辄出手的性格已经有些了解,更何况自己刚刚说出要和他保持距离的话,这厮十有八九要借着这帮小痞子泄愤,轻声提醒道:“吓走他们就算了,别把事情闹大了!”她对张扬的身手可谓是极有信心,面对这么多的壮汉,竟然没有感到任何的恐惧。
左晓晴白嫩的手儿端起那杯张裕红葡萄酒,红白相衬煞是好看,主动和张扬碰了一杯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这些女生看到张扬出手大方,对他的观感顿时就改变了许多,左晓晴原本是想刻意避嫌的,坐下的时候希望和张扬保持一些距离,洪玲在她左边坐了,可右边的座位其他几名同学都心领神会的空了出来,张大官人旁若无人的坐了下去,左晓晴除了暗责这厮的脸皮够厚,反对的话终究还是不能当面说出来。
一名脸儿圆圆的女生笑道:“豁出去什么?难不成你要当他的姨太太?苦了你一个幸福十亿人?”一群女孩儿同时笑了起来,洪玲红着脸儿道:“就他……”神态颇为不屑。
张扬笑眯眯看了左晓晴一眼,看到的是左晓晴眼中的默许,看来今天想要和左晓晴清清静静的单独相处是不可能了,他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我请客,求求几位大美女给我这个机会!”
张扬这才知道常七斤对自己为什么表现出这样的尊敬,原来常七斤和韩传宝认识,想必从韩传宝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威风,也知道了不少自己的背景,微微一笑,抛下一句:“以后联系!”转身和左晓晴几人离去。
洪玲指了指不远处的人民电影院:“准备去看电影呢,《大红灯笼高高挂》张艺谋导演的!”眼睛转了转,落在张扬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一只待宰的羔羊:“张扬同学,今天是不是应该表现一下你慷慨好客的君子风度?”
“我可以不说吗?”
张扬还不解恨,又挥出一拳,放到了一个想冲上来偷袭他的痞子,骂咧咧道:“有种的再上来!”耳边响起一声惨叫,却是洪玲扬起她的七寸高跟鞋狠狠踩在一名小痞子的手上。
张扬淡然一笑,脸上流露出让人心动的坚毅,他的左手被刀刃砍出横贯掌心的伤口,鲜血仍然在不断流出,其实这厮根本是故意迎上去的,倘若他想化解这一刀,大可拿住对方的手腕,或者干脆一脚把对方踢开,他这是苦肉计,想利用这事儿博取美人同情呢。
常七斤听到损失二字,心中想起了什么,笑道:“要不我做东,今儿中午我请客,德胜楼怎么样?”
左晓晴红着俏脸,表情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心虚,http://m.hetushu.com是啊,自己怕什么?人家连话都没有说完呢,自己为什么要抢着打断他的话?左晓晴心中明白,自己害怕听到张扬说什么,她现在的心境已经很乱了,不知道自己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该应当如何相处下去?
张扬和左晓晴走出鸡粥馆,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有人在后面喊着左晓晴的名字,两人回头一看,不禁脸对脸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县城真是太小了,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后面喊左晓晴的是洪玲和另外几名女同学,她们几个一大早出来逛街的,想不到把左晓晴和张扬抓了个正着。
郭达亮也留意到小张主任喜悦的情绪,微笑道:“难怪昨天开完例会,你就急着往县城赶,要是我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恨不能天天陪在她的身边。”一句话招来了乡长夫人狠狠一个白眼。
几位女生看得颇为沉醉,随着颂莲的命运起伏挣扎,当看到三姨太穿着红衣唱起了凄凉清冷的寂寞歌声之时,几位女孩子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说实话,张扬对人物的命运起伏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在他来看男人三妻四妾原本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至于还要拍成这么一出电影吗?张大官人感到无聊的时候,精力就自然开始不集中了,偷偷看了看左晓晴,她看到动情之处,美眸之中闪烁着两点晶莹的泪光,张扬的左手悄悄探了出去,趁着左晓晴全情投入在电影中的时候,轻轻盖住了她的右手,左晓晴娇躯明显颤抖了一下,这厮的掌心实在是太有热力,让左晓晴娇嫩的肌肤感到一阵灼热,想要抽回手掌,却被他厚颜无耻的牢牢握住,左晓晴眼睛看着银幕,可右手仍然在顽强的抗争着,两人在黑暗中无声无息的进行着战斗。
左晓晴俏脸红到了脖子根儿,眼前的事儿恐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了。
张扬指了指春水河畔:“去那边走走?”
“这叫真实,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真实!”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左晓晴却误以为洪玲看到了他们在黑暗中牵手的一幕,脸红得越发厉害,螓首微微垂了下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左晓晴已经果断的回答道:“没有!”她的目光坚定而果决,虽然内心此时在颤抖,表面上却不可以让张扬看出她任何的犹豫:“张扬,我从来只是把你当成我的弟弟一样看待,我不希望你误会什么!”左晓晴鼓起勇气道。
张扬淡淡点了点头:“是我!”
左晓晴点了点头。
张扬本想邀请左晓晴去招待所里坐坐,可左晓晴看了看招待所的招牌,红着脸摇了摇头,张大官人这才会过意来,孤男寡女去招待所干什么?难怪人家会脸红,八成觉着自己图谋不轨呢。
一直到返回黑山子乡的途中,张大官人还不时露出得意的微笑,太值了!一次刻意经营的受伤事件,就已经让左晓晴感动的真情流露,自己的手腕不是一般的高明啊,张扬从来没有考虑过使用的手段是否光明正大,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他是不会介意玩弄一些小小的手段的。
张大官人面对这一群八卦女生,唯有舌灿莲花把自己和左晓晴巧遇的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当然基本上都是假的,除了来鸡粥馆吃粥的这段儿属实以外。
左晓晴点了点头,春日的空气温暖中透着清新,张扬穿着皮衣很快就感觉到热了,脱下皮衣搭在手臂上,左晓晴的目光多数时间都落在河边随风轻舞的绿柳之上,张扬伸出手去,试图握住左晓晴摇摆的小手,刚一触及左晓晴柔嫩的指尖,她便小鸟一般逃开,双手抱在胸前,左晓晴和张扬在一起的时候,她感到一种新奇和刺激,这是她波澜不惊的生活中从未有过的感受,在电影院中张扬的举动已经向她表露了心中的爱意,可走出那片黑暗和静谧,阳光下的左晓晴很快就回到现实中来。她的生活她的未来早已让父母勾画好了轨迹,也许她注定将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孩,她要沿着既定的规则走下去,而张扬的出现,让她认识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可是她却要不断的提醒自己保持克制和理性,两人的轨道不同,有如平行线的两边,或许可以隔空相望,却永无交汇的时候。
张扬偷偷看着左晓晴,发现她的俏脸之上并无愠色,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开她的小手,左晓晴的肌肤细嫩柔滑,原本微凉的小手在张扬的掌心中也渐渐发热,抗争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张扬的对手,而且张扬并没有进一步骚扰的举动,只能由他握着自己的纤手,权当有人硬塞了一个取暖器给她。然而心中的那种忐忑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自己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孩子如此肆无忌惮的牵手,而且她对张扬的举动又似乎没有任何的反感,左晓晴的心中被温馨的暖意和一种莫名惊慌的错乱包容了,她实在分不清自己和张扬之间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假如这样继续下去,又将发展成为什么样子?
http://m.hetushu.com丫的还反了他,你在哪里,我过去揍他!”张扬大声道。
带着几名女生离开电影院,可刚刚融入人流,后面就有几名穿着绿色军装的小痞子冲了上来,春阳县的治安并不好,九十年代初期,最不缺少的就是浮躁冲动的年轻人,看到几名女孩长相不错,就一哄而上挤过来占便宜,这种事儿在电影院中并不少见。
“就这么定了,下周六我在黑山子乡等你。”张扬不容置疑的说。
左晓晴却含着眼泪轻轻握住张扬受伤的左手:“疼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啊……”
左晓晴伸手握住张扬仍在流血的左手:“你的手……还在流血……让我看看……”
张扬看在眼里心里暗乐,忽然想起这次和李长宇见面的事情,李长宇暗示红旗小学失火这件事要责任到人,恐怕乡里的领导层很快就会有变动了,身为分管消防的副乡长,这次郭达亮只怕会有些麻烦。说心里话,张扬对于郭达亮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和乡里的其他几名书记乡长相比,郭达亮还算是比较务实的一个,张扬低声道:“郭乡长,咱们下周工作组还继续深入基层检查工作吗?”
左晓晴黑长的睫毛垂了下去,轻轻忽闪了一下,最终下定了决心轻轻点了点头:“我看下周能不能抽出时间。”
耳边传来惨叫之声,却是张扬一脚将那名挥刀的痞子踹下了春水河,冷冷扔下那半截带血的刀刃,野兽般凶猛的目光盯住血流满面的铁蛋,铁蛋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没给他跪下,嘴里哆哆嗦嗦道:“哥……我……我错了……”
张扬望着左晓晴凄迷的泪眼,心中一阵激荡,他轻轻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左晓晴也在试图化解两人间的尴尬,轻声感叹道:“春天真美!”
灯光熄灭之后,众人的目光终于集中在银幕上,在九十年代初期,张艺谋已经奠定了其在电影圈中神级的存在,不过他也的确并不是浪得虚名,摄影画面,叙事手法,都有着超出寻常的水准,张大官人是第一次看电影,不过很快也就沉浸在这位本家营造的光影画面之中。
张扬道:“你觉着我们有没有……”
谁想到左晓晴听到这话,居然滑下了两颗晶莹的泪珠儿,张扬看到自己把她说哭了,不由得有些慌张:“我说着玩儿的,你别当真,我真没那意思……”
张扬笑了起来:“实习医生哪有那么忙的,有句话怎么说,叫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是有的。”
左晓晴仔细想想,果然是那么回事,不禁格格笑了起来。
左晓晴咬了咬樱唇,小声道:“张扬,我们做个朋友好吗?普普通通的朋友,好吗?”美眸中荡漾着淡淡乞求的神情,张扬心中一动,尽管他从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真正的朋友存在,可是看到左晓晴楚楚可怜的眼神,他不能无动于衷,正在张扬点头的时候,身旁响起了刺耳的刹车声,一辆破破烂烂的小面包停在他们的附近。
左晓晴瞪了张扬一眼,这厮脸皮的厚度没有最厚只有更厚。
张扬受宠若惊的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还没吃饭吧?”
几名女生同时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两点十五,这电影也看了,饭也吃了,无论张扬的目的是什么,总不能继续故意充当电灯泡的角色,看在张大官人的诚意份上,总得给人家一点时间不是?于是她们一个个借口说去逛街,离开了饭店,洪玲还没心没肺的招呼左晓晴同去,左晓晴推说累了要回宿舍休息,其实大家心眼儿都是雪亮,等张扬把帐结完,只有左晓晴还在那里静静等待,两人目光相遇,不由得同时露出一丝笑意。
那帮小痞子灰溜溜向后退去,张扬本以为这事儿就此结束,可出了电影院大门,就听到一声大吼:“就是他!”张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真他妈邪性,每次跟左晓晴出门准保遇到点麻烦,难道说他们两人八字相克?不过张扬马上就找到了理由,洪玲在身边,想想几次发生事情的时候这丫头全在现场,看来十有八九她才是一瘟神。
“那怎么好意思!”
二十多个小青年手拿棍棒气势汹汹的向张扬冲了上来,为首那位先是看到了左晓晴,这也难怪,左晓晴到哪儿都是让人注目的中心,那位微微一愣,然后才看到了张扬,他认出张扬的同时,张扬也认出了他,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小子分明就是上次在夜市被自己修理过的常七斤。
左晓晴格格笑了起来:“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你眼中还有没有国家法律法纪?还国家干部呢,我看你的觉悟还不如普通老百姓。”她停顿了一下:“长途车站东边的公话厅,这儿人太多,还是我去找你吧!”
左晓晴轻轻哼了一声,张扬却停下脚步,前面就是当初他发现李长宇和葛春丽偷情的地方,正是有了那晚的经历,张扬重生后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还是张大官人来得急智,笑眯眯道:“我俩是在长途车站遇到的,所以顺道儿一起过来吃http://m.hetushu.com粥。”
“错你妈逼!”张扬一拳砸在他的鼻子上,把铁蛋打了个四脚朝天,然后扔下那根铁管,带着左晓晴扬长而去,在场的这帮小痞子再也没有人赶冲出去向他出手,谁也犯不着找死不是?
可是左晓晴坚持要去医院,张扬拗不过她,只能去了附近的电业局医院,他的伤口的确不深,做了清创之后,并不需要缝合,用纱布包扎后完事。
左晓晴显然没有料到张扬阴险到这个份上,俏脸紧张的血色都没有了,美丽的双眼中荡漾着让人迷醉的泪光:“不行,必须马上去医院,可能要缝几针。”
这些涉世未深的女生居然信了八成,归根结底原因是左晓晴给她们的印象太高傲太优秀,而张扬这个卫校生跟她的距离实在太远,这两个人之间天壤地别,怎么可能走到一起?洪玲虽然知道张扬的少许背景,可仍然觉着左晓晴不可能看上这个小学弟,因为张扬的背景和左晓晴想比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每个人都相信这次的确是巧遇,张扬遇到左晓晴,就和她们在大街上遇到他们一样。
“好,十五分钟后大门口见!”左晓晴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俏脸上洋溢着会心的笑容,她原本想在江城平平静静的渡过周末,可是自从收到张扬的传呼,她平静的内心就泛起了涟漪,经过反复考虑之后,还是找了个借口,登上了江城开往春阳县的第一班长途车。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理智的女孩子,可最近却失去了以往的冷静,这种感觉让她欣喜,又让她感到又一点那么的害怕。
张扬满脸堆笑的站了起来:“我当是谁,原来是郭乡长,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想不到咱们喝粥都能碰上!”他起身想要邀请郭达亮两口子一起坐,郭达亮从来都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主儿,原本他并不想打扰张扬的,可是想起张扬在工作组下乡时候的表现,以及王博雄对他的照顾,郭达亮已经生出主动攀交的意思,所以才会决定给张扬打招呼。可郭达亮也看得出人家一对年轻人肯定不想自己的打扰,乐呵呵摆了摆手道:“我跟老婆子随便吃点,不打搅你们了,小张主任,我跟你说句话。”他把张扬拖到一边,小声道:“你女朋友啊,真漂亮。”下级拍上级的马屁无需顾虑什么,可上级要是对下级示好,就必须讲究策略,让对方舒服,还要保证自个儿的面子不落,郭副乡长这一招迂回之术运用的炉火纯青。
洪玲充满质疑的打量着张扬,她并不知道张扬已经混入体制内,当上国家干部的现实:“你大清早去长途车站干什么?”
郭达亮点了点头:“还有几个行政村的工作没有检查,应该要花费三到四个工作日。”
张扬不由分说的叫来了服务员,吃顿早点其实没几个钱,人家郭副乡长也不缺这点小钱,关键是态度问题,让郭副乡长在老婆面前赚足了面子,看没看见,我郭达亮不但是黑山子乡的副乡长,在县城我也是有影响力的。
洪玲率先响应:“你说的啊,今天为了批斗你的封建残余思想,帮助你这个小同志进步,我豁出去了。”
其他的几名女生可就没那么幸运,洪玲最惨,前胸和臀部都被几只手侵犯了几下,她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这震撼的大叫声顿时把还在场内的观众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几名小痞子显然也被她的叫声震慑了,最郁闷的是伸手摸她的那两位,这妞的胸部臀部还不如自个儿丰满呢,麻痹的灯光害死人,自己怎么就那么眼拙。
两人就这样静静牵着手儿,直到电影结束灯光大亮,左晓晴才惊慌失措的抽出手来,幸好身边的同学都仍然沉浸在剧情中,并没有留意到他们之间的事情,洪玲红着眼圈道:“这陈老太爷太可恶了,一个老头子,凭什么坑害这么多人?”目光落在得了便宜正沾沾自喜的张扬看了一眼,总结了一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张扬呵呵笑道:“陈老太爷是个废物,换成是我,就这几个姨太太啊,全都让她们挂上红灯!”一句话闹得几名女生脸都红了起来,洪玲啐了一声:“张扬,你太不要FACE了!”
左晓晴用双手将张扬受伤的左手合在掌心,轻声道:“答应我一件事,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爱惜你自己!”
“不急,等晚上再说。”他原本是打算跟郭达亮的顺风车一起回去的。
左晓晴轻轻咬了咬樱唇,美眸悄悄飞了张扬一下,张扬这才明白左晓晴人家是在暗示自己撤退呢,这才装出忽然一惊的样子:“坏了,我倒忘了,下午三点最后一班车!”
左晓晴早已恢复了昔日的淡定,轻声道:“你们这么早去干什么?”
那小痞子被张扬的强悍吓破了胆子,他原本只是挥刀吓唬吓唬人,利用左晓晴威胁张扬,绝没有伤害左晓晴的意思,哪想到张扬竟然真的不顾一切的来挡这一刀,张扬一声怒吼,流血的左手猛然加力,竟然将那把雪亮的砍刀拗成两段,所有人都被张扬的强悍震惊了,主动挑起事端的铁蛋更是后悔和图书不迭,难怪常七斤会这么怕人家,敢情人家是一代高手啊。
从左晓晴的口中知道,张扬中途离去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让张大官人心感安慰之余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闹了半天自己在县人民医院这么不起眼啊,不过张扬这种失落并没有延续太久,马上他就开始绘声绘色的向左晓晴讲述下乡后的见闻,左晓晴听得津津有味,美眸变得异常明亮,听到张扬一人单挑下清河村四十多名村民的时候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可马上意识到张扬仍然好端端的坐在自己面前,自然无需自己担心,俏脸变得越发红润了,娇艳的容颜让张扬怦然心动。
张扬心头一热,正要出言挑逗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张主任!”张扬愣了愣,想不到这县城里也有人知道自己的官衔,他抬起头来,看到副乡长郭达亮和一位打扮齐整的中年妇女正站在自己的对面,那女人是他的老婆,两人今天抽空来县城买彩电的,却想不到在这儿遇到了张扬,乡里的干部大都在县城中有住房,可郭达亮是其中的一个特例。
张扬知道常七斤怕了自己,所以才在自己面前买好,他也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反正左晓晴也没有什么损失,微笑道:“误会,算了!”和左晓晴几人准备离去,常七斤舍了那帮手下又追了上来:“兄弟,不好意思啊!”
左晓晴轻轻啐了一口:“刚才有一人在这儿啰啰嗦嗦的打了一通电话,真是讨厌死了。”
张扬笑了起来:“喂!怎么着,除了我以外还约了别人?”
张扬已经冷笑着转过脸来,一把掐住撞他后还没有来得及逃开那位的脖子:“你他妈找死啊?”右手稍一用力,那小子就被他推得腾云驾雾般向后方飞去,接连撞中了两名同伴,三人抱成团儿摔倒在了地上。
接过左晓晴手中的背包,张扬笑道:“来就来了,还送东西,真是客气啊!”
张扬心里有些不舒服,我怎么了?你他妈想给我当姨太太,我还看不上你呢。
郭达亮笑着在张扬的肩膀上拍了拍,又道:“我晚上才回去,带车来的,能一起走的话打我传呼。”几位乡长书记全都配备了传呼,虽然黑山子乡目前信号仍未开通,可毕竟那是公家的福利也是一种权势地位的体现。
张扬把左晓晴微妙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微笑道:“别用这种感激的眼光看着我,假如真要感谢,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
可是张扬他们原本就是等最后才走的,散场通道中已经没有多少人,几名混混儿冲上来的目的是在太明显,张扬首先想到的是左晓晴,伸出臂膀挡在左晓晴身后,宽阔的肩膀将左晓晴庇护在他的怀抱之中,两名小痞子恶意的冲撞原本不可能伤害到张大官人,可是这厮卑鄙的利用了借势之道,借着他们的冲击力趁机贴紧了左晓晴。
张扬却将左晓晴的逃避理解为她的羞涩,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在县委招待所!”
常七斤脸上顷刻间已经是笑容满面:“兄弟,原来是你啊!”
左晓晴也认出了那片地方,神情中更流露出几分羞涩,虽然她不清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朦胧中也猜到了几分,后来张扬在短期内完成了从学生到干部的转变,估计也和那晚的事件有关,联系到这件事,她又感觉到张扬并不像他自我标榜的那样真实,在这厮的心中藏着太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这又让左晓晴感到些许的气闷,张扬对自己太不坦诚了,可转念一想,自己既然已经打算和他保持距离,又何须在意他的事情?
“哪里哪里,比不上左大小姐风华绝代。”
左晓晴轻盈的跳下面的,红色风衣宛如天空中的朝霞一样飘曳妍丽,望着张扬一脸无赖的笑容,左晓晴不禁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几天不见,张主任风采更胜往昔。”
张扬点了点头:“谢谢郭乡长关心,您和嫂子慢慢吃,这顿我请!”
左晓晴原本听他的前半句还感悟到了几分文雅的味道,可没想到他话锋一转,马上让这句话变得俗不可耐,而且还轻易听出了其中的挑逗味道,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嗔怪道:“你真是俗不可耐!”
叫铁蛋的那个正是刚才被张扬一拳打飞了的那位,他满脸郁闷的望着常七斤,自己哪知道对方和常七斤还有这层关系。
张扬点了点头道:“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草长莺飞,花香鸟语,动物也到了发情的季节!”
十多名痞子挥舞棍棒冲了上来,张扬把左晓晴护在身后,一把挡住迎面舞来的铁棍,顺势握住对方的手腕,挡住另外一根钢管,抬起膝盖顶在那小子的小腹之上,怒吼道:“真他妈给脸不要脸,找死是不是?”抢过钢管向铁蛋迎了过去,铁蛋也挥舞着钢管向张扬的脑袋砸来,他虽然先出手,可是张扬挥动钢管的速度比他要快得多,眼看两人的钢管几乎要同时落在对方头上,铁蛋胆寒了,他没想到张扬竟然要跟自己拼个同归于尽,稍一犹豫,张扬已经一棍子砸在m.hetushu.com他的头顶,打得他头破血流,捂着脑袋惨叫着退了下去。
看到黄面的过来,张扬乐呵呵迎了上去,抢着付了三块钱的车费。
两人虚情假意的互相恭维着。
常七斤看了看他身边的那几名女孩子顿时猜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那几个不开眼的揩油开到了他的头上,真是不知死活,他转过脸去,一把抓住身后一人的耳朵:“铁蛋,你他妈瞎眼了,这是我兄弟!”
张扬笑了起来,觉着常七斤这人有着痞子中少见的玲珑心思:“说开了就没事了,算了,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张扬虽然到黑山子乡已经一周了,可是并没有真正去游览过清台山,听到左晓晴这样说,主动提出邀请道:“假如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黑山子乡,我带你去清台山玩好不好?”
洪玲格格笑了起来,赞道:“真是明智啊!”
并肩走出知味居,张扬感叹道:“我发现洪玲就是一灾星,每次遇到她准没好事!”
一句话把左晓晴的俏脸羞得红到了耳根,轻声啐道:“张扬,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却发现张扬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自己胸前,左晓晴下意识的做了一个缩胸后撤的动作,这厮的眼神简直太猥琐了。
常七斤看到张扬拒绝也就不再强求,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春阳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打我传呼……”说完方才想起,人家是一深藏不露的高手,自己能帮上人家什么忙,这话说得有些大了,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
张扬故意提醒他道:“这次我去县里,居然听许多人谈论红旗小学的事情。”
洪玲大惊小怪的咋呼着:“左晓晴啊左晓晴,你太不够意思了,说是回江城,怎么还在春阳啊?”
张扬看到那面的还没走,于是就招了招手,和左晓晴两人重新上了面的,直奔县百货大楼附近的梁记鸡粥馆,这儿的早点十分有名,张扬在二楼选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叫了两碗鸡粥,六两小笼包,又让服务员沏了一壶碧螺春,和左晓晴边吃边聊。
“就是他!”铁蛋推开车门跳了下来,小面包中涌出了十一名壮汉,不知道这小小的车厢是怎样容纳下这么多人的,人都是有血性的,常七斤在人民影院门前教训了铁蛋,铁蛋心中却是很不服气,接连折了面子,这让他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他不敢招惹常七斤,可是对张扬却是大大的不服气,所以张扬走后,就让手下兄弟悄悄跟着,看到张扬和左晓晴走出知味居马上就召集人马追了上来。
“少卖关子,老实交代!”几名女生同时把张扬围拢了起来。
来到县人民影院,刚好赶得及十点的第一场,张扬买票后,又买了瓜子饮料一大堆零食,这厮心里是不待见洪玲这帮八卦女生的,可他对左晓晴既然存了觊觎之心,就不能忽略左晓晴身边群众的力量,上清河村刘支书率领百姓硬抗十多名警察的事件证明,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
张扬冷冷看着常七斤,他的目光让常七斤不寒而栗,常七斤大吼道:“妈的!都给我回来!”身边的那帮小兄弟都愣了,这究竟是咋回事儿?
电话那头传来左晓晴亲切的声音:“喂!”
“你有权保持沉默,不过你所说的话会成为法的呈堂证供!”
张扬笑道:“我说着玩玩,你们别一脸鄙夷的看着我,那个……啥,好像该吃中午饭了,我请!知味居怎么样?”
张扬笑道:“哪有那么夸张!伤口又不深,买点云南白药敷上去就没事了。”
看到眼前血腥的场面,左晓晴吓得尖叫起来,一名靠近她的痞子竟然抽出一把砍刀向左晓晴的肩头砍去,张扬冷哼一声冲了上去,千钧一发的时候,竟然一把抓住了对方的砍刀,砍刀落在张扬的掌心,锋利的刀刃砍破了他掌心的皮肤,鲜血沿着刀刃汩汩流了出来。
走出电业局医院,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望着张扬裹着白纱的左手,左晓晴心中一阵难言的酸楚,倘若不是为了自己,张扬是不可能受伤的,她的脑海中始终回放着刚才的一幕,张扬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用手挡住了对方的刀锋,眼圈儿不由得红了起来。
张扬收起名片,人家敬他一丈,他自然也要回敬一尺:“我叫张扬!”
张大官人无论在任何的情况下,头脑都是清醒的,他相信左晓晴对自己绝不是没有任何好感的,不然她又怎么会一大早从江城赶回春阳和自己见面,又怎么会在电影院中任由自己握住她的小手,从左晓晴的眼神中,他看到了她内心的迷惘和挣扎,虽然他并不明白左晓晴的压力来自于何方,可是他知道左晓晴对自己的态度仍然是犹豫和矛盾的。对待左晓晴这种理性的女孩儿,张扬保持着相当的耐性,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自己没必要对她逼得太紧,更何况张大官人也很在意自己的面子,在大隋朝那会儿,从来都是美女争先恐后的向他,联想起现在,张扬不胜唏嘘,男女平等害死人啊!
左晓晴还有些犹豫:“嗯,我提前给你打电话,尽量安排好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