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章 风雨来临的前兆

虽然感到很幼稚,可王博雄还是忍不住问道:“李书记对这件事有什么意见?”
郭达亮眉头一动,他开始意识到张扬并不是那么简单,这个年轻人有着不可轻视的城府和机心,乡财务一直都是由胡爱民负责,假如从这里着手,发现胡爱民的任何漏洞的话,大可墙倒众人推,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想来胡爱民会百口莫辩,对县里也会有个圆满的交代。
“谢了!”
小魏向外面看了看,走到门前把房门关了,小声道:“张主任,乡里罚款是有弹性的,视情节不同,罚款额度不同,一万五是最低罚款限额,有些情节严重的还会追加五千到一万不等的罚款,有些村民交不起罚款,就会拉来他们的农机,牲口作为抵押,过了规定期限,乡里就有变卖的权利。”
胡爱民的目光望向郭达亮,在他的概念里,郭达亮极有可能成为被王博雄推出去承担责任的那个,至于李振民,那个老好好,他分管教育,这次估计是怎么都脱不开干系,属于被胡爱民无视的范围内。
小魏又把一个账本放在张扬的面前,张扬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去年一年的罚款总额是二十七万,张扬想了想这个月的六万五,总觉着这总数有点不太对:“好像这个月超生罚款的金额多了不少!”
胡爱民心里这个怒啊,学你妈逼,老子什么时候承认错误了,你狗日的想阴我,只怕还差点道行。他的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是啊,我建议趁着这个机会咱们都做个批评和自我批评,从王书记开始!”
两人这边说这话呢,乡派出所副所长杜宇峰又到了,手里端着一个电火锅。
周良顺露出一丝微笑,这老东西打得什么算盘一听就知道,还是点了点头道:“林主任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不过其他同志那里……”
杜宇峰已经将张扬当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低声提醒道:“兄弟,计生罚款的事情我看你也不要太过执着,这里面涉及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了,就像我们派出所的各项罚款,以赌博为例,入账的全都是表面的,背地里那些村民用来打通关节的,赌场组织者用来确保平安的,全都是见不得光的黑钱,而这笔钱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你说这是贪污受贿,可是谁又拿得出证据?”他抽了一口烟道:“派出所上上下下又有谁敢说自己没有分到好处?计生罚款的程序我虽然不清楚,可是也协助乡计生办工作了不少次,我相信跟我们派出所的工作内幕也差不到哪里去,牵涉的人越多,你就越不能将这事儿挑明了,否则最后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
杜宇峰笑了起来:“胡爱民这事儿的确渴了点,雨露分沾的道理他都不懂,总之你记住我的话,你可以让一个人不舒服,却不能让所有人都不舒服,记住啊,否则你这辈子只能像我一样,在体制内寸步难行。”
王博雄心头冷笑,胡爱民你终究还是沉不住气了,跟我斗,你还不够资格,王博雄在表面上对待同志那仍然是春天般的温暖:“爱民同志的这个提议很好,就从我开始,大家都不要有顾忌,认为我工作上的不足都可以提出来,畅所欲言!”王博雄说完,目光扫视在场的常委,心说看看那个不开眼的敢第一个蹦出来。
胡爱民开始感到不妙,今天不对啊,郭达亮虽然一直保持中立,可是私下应该向自己靠拢的更紧一些,怎么今天跳出来第一个向自己开炮,耿秀菊不用说了,这女人压根就是王博雄的姘头,王博雄往那里指,她自然往哪里打,原本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成了追究红旗小学责任的事情,胡爱民意识到王博雄的目的可能不仅仅在于此。
郭达亮道:“可是我也有我的难处,乡里组建专职消防队这件事我已经申请了多次,各个小学的消防器材问题,我也打过报告,可是这些建议和报告并没得到上级领导的认同和重视!”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郭达亮攻击的目标已经明朗,竟然是乡长胡爱民。
张扬愣了,这黑山子乡的超生情况竟然这么严重,一百多张罚单就意味着去年发生了一百多例超生事件,倘若每人都上缴罚款的话,应该有一百多万的进项,可这上面记得是二十七万,才刚刚四分之一,是这里的乡民太过彪悍呢,还是其中另有玄机。张大官人凡事都不会往好处想,他继续追问道:“负责收缴罚款的是谁?”
吴宏进主动请缨要去送她,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去吧,我们哥俩再喝几杯。”
杜宇峰笑道:“才听说你搬家了,这不帮你温居嘛,我找了半天才在家里大床下面发现了这个电火锅,你一人过日子,这东西还有些用处。”
杜宇峰却不紧不慢道:“我看这些劫匪未必就是黑山子乡的,咱们黑山子乡就算是民国那会儿的山贼也不抢本地人的东西,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或许是从北原省过来的流窜犯。”
张扬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这时候小魏起身告辞,这丫头在政治上并不缺乏警惕性,当她意识到今晚的议题已经涉及到乡里的某些内幕,就感到危险了,不知者不罪,有些内幕还是越少知道越好,所以她理智的选择告辞。
张扬暗自冷笑,还说什么稳定团结,现在你王博雄能够保住自己的位置就不容易了,现在虚情假意的谈稳定,是不是太虚伪了点。他汇报完这件事已经是仁至义尽,以后怎么玩要看王博雄自己了。
王博雄的目标很快就锁定在乡长胡爱民的身上,这厮在红旗小学上的强硬态度证明,他就是要将这件事闹大,而且倘若市里追究起责任的话,王博雄身为黑山子乡第一把手,他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他若是倒了,那么获利最大的可能就是胡爱民,想通了这个环节,王博雄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件事是胡爱民搞出来的,可是追究胡爱民的责任也要有理有据,我们共产党人最讲究的就是事实证据,决不能凭空诬陷一个好同www.hetushu.com志,也不能轻易放过一个坏分子。王博雄低声道:“这件事闹大了恐怕对黑山子乡的稳定团结不利。”
张扬笑道:“以后你有空就过来看,大家一起也热闹。”
张扬眼睛转了转:“这不就是说他可以一手遮天?到底罚了多少还不是他说了算?”
王博雄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却强装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部分领导的官僚作风也很严重。”
张扬转身关上房门,来到王博雄的身边,双手撑着桌子低声道:“王书记,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可这件事我必须单独跟您说。”
小林点了点头,目光顺带着向屋里溜了一眼,喘了口气道:“抢劫案!”
张扬来到王博雄身边坐下,低声道:“红旗小学的事情已经被人捅到了安老先生那里,安老先生知道后非常生气,已经直接给市里打了电话,现在市里已经明确了太多,要让县里把责任追究到人!”张扬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丝毫夸大,饶是如此,仍然让王博雄从心底打了一个冷颤,他自以为已经将这件事成功掩盖住,却没有想到事情已经悄然被人张扬了出去,假如张扬没有告诉他,他还以为红旗小学的事情已经偃旗息鼓,可是县里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露出口风?想起李长宇那张古井不波的面孔,王博雄忽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恐慌,身为上位者,人家为什么要给自己交代?红旗小学的事情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大不了把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扔出去,一切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想到这里王博雄对张扬的及时提醒产生了深深的感激,也猜到一件事,李长宇之所以没有直接把事情压下来,而是透过张扬的嘴透露给自己,是给自己一个时间上的缓冲,让自己在压力全方面到来之前,拿出充分的应对之策。
虽然张扬没有提到李长宇的名字,可王博雄仍然听出这句话一定是李长宇的原话,所以他听这句话的时候,态度是端正的,表情是谦恭的,听完这番话,心情已经轻松了下来,李书记真正恼火的是那位不吭不响在背后做小动作的那个,目标和矛头并不是自己,因为通风报讯的并不是自己,所以王博雄很自然的把自己从责任人的名单中勾除,他要及时作出反应,要和县委县政府保持一致,他要在乡领导层内找出那个通风者,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张扬笑道:“郭乡长一直都很照顾我,我也不想看你被人算计。”这厮的这句话直接甩到了郭达亮脸上,如果在平时郭达亮还要考虑考虑,现在已经只有感叹的份儿了,他伸手想要摸烟,张扬已经拿出了一包红塔山,抽出一支送了上来,郭达亮凑过去对着张扬送来的火把烟点着,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已经充分表明了他对张扬的尊重,用力抽吸了一口香烟,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郭达亮叹了口气道:“人心险恶啊!”他的内心已经锁定了这次的始作俑者,想起失火之后乡长胡爱民的表现,郭达亮从心底恨得咬牙,胡爱民啊胡爱民,你他妈太不仗义了。
胡爱民的脸色顿时变了,王博雄和他之间虽然互有不满,可是那些都是藏在心底的事儿,像今天这样放在明面上的挑战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王博雄强势的态度让胡爱民不能不反思,究竟是什么事情改变了王博雄过去的态度,让他如此旗帜鲜明的举起了声讨大旗?而王博雄的公然挑衅又让胡爱民不得不应战,平时乡里的一把手是你,现在出事了就想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乡政府的头上,想得倒美,谈到责任,你他妈才是第一责任人。胡爱民手里习惯性的玩弄着火机,目光并没有望向王博雄,而是看着对面的人大主任林成斌,这让林成斌感到很不舒服,你们她妈掐架干我鸟事,老子才不会跟你们搅和。
杜宇峰瞪大了眼睛:“我草,你没劲了啊,我工资比你高,年纪比你大,没你事啊!”
郭达亮道:“老百姓都喜欢传这些事儿,别去管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心情却沉重了起来。
林成斌今年五十六岁,也是等着退休的年龄了,此人老谋深算,在黑山子乡不同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十五年,算得上根基颇深,就是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在他的面前也要表现出尊敬,可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居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打劫了,更惨的是,林主任还被人打了两拳跺了一脚,正捂着胸口坐在车上痛苦不堪的长吁短叹着。
郭达亮看了看张扬,神情明显有些紧张,他知道张扬不会平白无故的说这句话,这位计生办主任有些背景,他说的话有很大的可信性,在红旗小学的事件上,郭达亮和乡长胡爱民持有不同的意见,虽然胡爱民想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中,要把这件事的影响最大化,可郭达亮也不是傻子,自己分管消防这一块,真正闹大了,县里要追究责任,他所要承担的责任不会比分管教育的李振民轻多少,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态度郭达亮打心底是赞成的,把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民不举官不究,让这件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出所有人的视线,可张扬的这句话又让郭达亮心中的侥幸一扫而光,看来县里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不过怎么到现在仍然没给乡里施加任何的压力呢?
看到郭达亮皱起的眉头,张扬知道自己的话肯定起到了效果,这厮的确有些过分,人家好心把他从春阳带回黑山子乡,他却变着法子让人家心里不痛快,张扬对自己中肯的认识就是,自己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张扬有些郁闷的问道:“那就任凭别人占我们计生办的好处?黑锅却要由我们来背。”
喝着喝着张扬就把话引到了计生办罚款的问题上,这厮留吴宏进喝酒原本就动机不良,听说吴宏进在财务科干,就存了从他口中套出一点内幕的心思。
望着吴宏进和魏淑芬远走的身影,杜宇峰忽然道:“这个吴http://www.hetushu.com宏进很不简单。”
小魏拎着给他购买的一网兜日用品走了进来:“张主任,这些东西放在哪里?”
整个会场的气氛顿时因为王博雄这句话而变得剑拔弩张,郭达亮心神一振,他原本以为王博雄会采取中庸的手段,却想不到王博雄上来就开始向乡政府的工作发难,当然这句话除了发难以外,还包含着撇清自身关系的成分,他是在告诉所有人,出现问题的是乡政府,而不是我乡党委,你胡爱民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门儿都没有。
谁都没想到小吴同志是个喝了三两酒就什么话都敢说的人物,他红着脸道:“这事儿我说了不算,账目都是科长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七名常委坐在小会议室中,会议由乡长胡爱民主持,他洋洋洒洒的说了一通开场白后,将接力棒交给了王博雄:“下面,咱们请王书记针对黑山子乡最近发生的情况说说看法。”
胡爱民道:“乡里出了事情,身为领导我是不会想着推卸责任的,有了责任要承担,有了问题要解决,这才是一个共产党干部最基本的素质!”表面上是说着自己,可实际上却将矛头指向王博雄,最后一句共产党干部更是直接点名了王博雄这个乡党委书记。
“你早就有这番悟性,现在也不至于只是一个派出所副所长。”
胡爱民这个气啊,你他妈一个小小的计生主任也太猖狂了,这什么意思嘛,赶我出去?老子是一乡之长,比你大得那不是一星半点儿,你凭什么让我出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小张,我和王书记还没说完事,你出去等会儿!”这就是官威,官大一级压死人,老子就是要压你,让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长点记性。
“一百多张!”
耿秀菊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周三的时候,这帮乡常委总算聚齐了,在小会议室开了一个碰头会,列席的有乡党委书记王博雄,乡长兼党委副书记胡爱民,乡人大主任林成斌,主管文教卫生的副乡长李振民,主管乡镇企业、消防安全的副乡长郭达亮,副乡长兼纪委书记于秋玲,乡党委办公室主任耿秀菊。
张扬厚颜无耻道:“其实我都有点后悔了,不如我改口叫你耿姨吧,以后还有当你女婿的机会!”
张扬端起茶杯闻了一下就知道是茉莉大方,茶叶虽然次了点,不过喝起来解渴,咽了一口微烫的花茶,小魏就开始汇报工作:“张主任,这是上个月的罚款,您过目一下。”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唇角浮现出一丝满怀深意的笑容,他一直以为杜宇峰是个鲁莽冲动的汉子,可是杜宇峰刚才的这番话已经全盘推翻了他对杜宇峰的固有印象,杜宇峰拥有着出众的眼力和判断能力,也许鲁莽和冲动只是他用来伪装自己的方式,他也在等待着机会,机会到来之时,要给予对手致命一击,一击必中,绝不留情。
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副乡长郭达亮主动登门,小魏为郭达亮倒了一杯茶,知趣的退了出去,张扬起身迎接郭达亮,郭副乡长也没跟他客气,在张扬的椅子上坐了,张扬则来到对面小魏的办公桌前坐了,微笑道:“郭副乡长找我有事?”
张扬并不瞒他,点了点头道:“红旗小学的事情,市里要追究到底,这次必须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郭达亮开门见山道:“小张,你昨晚跟我说的事情,我证实过了。”他的官职虽然不大,可是在县里还是有关系的,张扬给他透露风声之后,郭达亮彻夜难眠,利用自己一切的能量问出了关于这件事的一些情况,虽然不甚详细,可是有一点能够断定,市里已经知道了,而且给县里施加了压力,郭达亮顺带着就打听了一下张扬,问过之后方才知道,这位新任的计生办代主任背景可真不是一般,他的身后是县委书记李长宇,难怪人家的底气如此浑厚,难怪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对他处处关照,难怪在乡里还没有得到消息之前,人家已经得到了内幕。
杜宇峰却道:“兄弟,其实你应该感激人家,他如果不这样干,你张主任也不会一战成名。”
拉开崭新的窗帘,推开窗户,后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再往后是一条小河,景致倒是不错,张扬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迎面吹来的习习凉风,脑海中尘世的那些繁琐小事瞬间烟消云散,可张扬注定不是一个出世之人,他耐不得寂寞,即便享受这份清净,也只是暂时的。
其余的几个常委全都闻到了空气中浓烈的硝烟味道,剑拔弩张啊,看来一场高手间的博弈就要开始了。
张扬道:“其实红旗小学的事情反应的不仅仅是消防安全的问题,从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首先就是管理的问题,校方的管理不利,分管领导对学校的管理不够重视,乡政府领导工作不够细致。”他的最后一句话直指乡政府领导,郭达亮又不是傻子,马上听出张扬的矛头所指是乡政府的一把手胡爱民。
张扬和杜宇峰抬起头,门口出现了一位瘦瘦高高的青年,他叫吴宏进,是乡财务科的干事,未婚青年一个,也住在乡政府的单人宿舍,跟张扬是邻居。
张扬咧嘴笑了起来:“胡乡长,那你们忙着,以后乡里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您可别赖我知情不报。”这句话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杜宇峰和周良顺并肩看着那辆金杯消失在夜色中,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有些话说,可是谁都没有说出口,过了一会儿小林过来汇报说:“周所、杜所,现场勘查已经完成了,这周围并没有什么目击者,看来只有明天去附近的住户走访一下了。”
其余的几名代表虽然没挨打,脸色也都不好看,杜宇峰来到的时候,派出所所长周良顺已经问完事发经过,事情很简单,金杯车开到紧十八盘第三道弯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一个人躺在路当中,人大主任见义勇为救人的时候,从道路旁边又窜出了两个蒙面大盗,他们手里拿着砍刀,把车里的人全都洗劫了一遍www•hetushu•com。根据粗略的统计,一共被抢了两千五百二十三块八毛,其中有三十三块的公款,其余全是私人款项,这趟参观公款消费肯定占大头,所以才侥幸逃过一劫,两个BP机,五块手表,此外于副乡长还丢了一条金项链。
杜宇峰叹了口气,不由得沉默了下去,有些事情他早就明白,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性子,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政治上不成熟吧。
张扬看到他执意拿钱,也只能作罢,悄悄把小魏拉出门外,小声道:“回头开张发票,走办公经费!”
张扬乐呵呵接了过来,拿出香烟扔给杜宇峰,杜宇峰自己点上,看了看小魏,拿出一张老头票:“小魏,去菜市买点火锅材料,顺便买两瓶酒,我们晚上给张主任庆贺庆贺。”
杜宇峰双目一亮,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道:“乡里的消防一直是派出所代管,那晚红旗小学失火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警员在场,事发当晚,周良顺正在四季香喝酒。”
所以黑山子乡这晚发生的大劫事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可乡领导层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毕竟有些事是必须要向常委们交代的。
张扬笑道:“我说杜所,您这是干嘛呢?”
因为劫后惊魂的缘故,这些人被问讯之后才慢慢冷静了下来,林主任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糊涂啊,那梅花表是人家送得,我不该说。后悔的不止他一个,于秋玲也想起了自己金项链的来路,心中这一郁闷,火气就不免大了些,林成斌指着周良顺的鼻子骂道:“我说周良顺,你是怎么干的?这黑山子乡连劫匪都出来了,你身为派出所所长,一方的治安长官也太不称职了!”
郭达亮和张扬看似平淡无奇的聊天,其实两人在你来我往的合计着,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有一点可以确定,郭达亮从张扬这里得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县里要人出来负责,这个人就是把红旗小学事件恶意闹大的那个,郭达亮绝不甘心成为替罪羊,在张扬的诱导之下,他已经不自觉的将矛头指向了胡爱民。
胡爱民脸顿时涨红了,正要发火,可王博雄已经意识到张扬要谈的事情肯定很重要,十有八九跟县委李书记有关,于是就笑了起来:“小张主任的工作热情还是很高的嘛,胡乡长,要是咱们的年轻干部都像小张这个样子,黑山子乡的贫困面貌一定可以早日改观。”
第一个站出来的果然是郭达亮,让人意外的是,他并不是站出来给王博雄提意见的,而是首先做了自我批评:“最近乡里的管理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尤其是红旗小学的事情,作为分管消防的副乡长,我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看来计生办在黑山子乡的确没什么威信,这些乡民根本不把自己的部门当一回事。
小魏脸儿顿时苦了起来,这张主任不是难为我吗?嘴里却不敢说什么,点了点头,向菜市走去。
杜宇峰站起身拉开房门,却见派出所的小林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不禁皱了皱眉头:“啥事?有任务了?”
王博雄道:“爱民同志的觉悟性很高,主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们其他同志也要像爱民同志学习嘛!”
林成斌看了看惊魂未定的于秋玲和那几名代表:“我来负责!”
张扬知道他在派出所不得志,笑了笑道:“周良顺是个小人,上次乡政府闹事的事儿,狗日的接到报警故意拖延着不去,否则我也不会跟那帮下清河村的村民干起来。”
杜宇峰听到周良顺这样说,心中已经雪亮,这件案子十有八九要不了了之了,丢东西是小事儿,可丢人却是大事儿,这件事如果传到乡民的耳朵里只怕很快就会被演绎成一个天大的笑话。七个大男人一个女人居然对付不了三名蒙面劫匪,这乡人大代表的战斗力也忒弱了。杜宇峰虽然心底对周良顺的做事方法十分反感,可表面上还是装出尊重他的意见,要知道周良顺的决定不但但是代表了他自己,也代表了林主任和车内其他人的意思,假如自己执意要把案子一查到底,得罪的可能就是一批人。
郭达亮道:“消防检查每年都在进行,可是乡财政困难,哪有这么多的钱用来发展消防。”他心有灵犀的从消防问题延伸到财政问题,你胡爱民狗日的不是管财政吗?归根结底就是你不给钱,人一旦想要自保的时候,过去任何的友谊都他妈扯淡。
小魏笑了起来:“不用钱,耿主任说了,走乡里的办公经费。”
王博雄虽然心里向着张扬,可当着胡爱民的面也不能明着帮他,这张扬也的确有点过了,胡爱民毕竟是领导,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公然挑战领导权威都是让人不喜的,王博雄在这一点上站在胡爱民的一边,尊卑有别,混体制的最重要就是搞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身份。
张扬有些生气的放下杯子,合着计生办辛辛苦苦弄来的罚款全都不声不响进了乡里的账户,挨骂的是自己,收钱的是胡爱民,张扬并不是想贪没这笔罚款,只是觉得计生办辛苦收缴的罚款,到了最后连一分钱都见不到,实在太亏得慌。
胡爱民的愤怒已经写在了脸上,他望着郭达亮:“郭副乡长,据我所知你好像没有针对消防问题向我做过专门的报告。”
杜宇峰低声道:“兄弟,乡里是不是出事了?”
郭达亮低声道:“乡财务一直都很不透明,这件事一时半会恐怕不好查。”
张扬微微一怔,杜宇峰和他碰了一杯道:“别忘了,我是干刑警出身,他口齿虽然含糊,听起来像醉话,可是眼神却清醒得很,人无论怎样伪装,眼神是伪装不了的。”
耿秀菊恰到好处的插言道:“这一点我可以为老郭作证!”她还负责乡政府的档案管理,这句话说出来相当有权威性。
“过去一年一共收缴了多少罚款?”
胡爱民愣了,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所有人的眼光又分明在看着自己,郭达亮是在拖他下水呢。
被别人尊重的感觉很是舒爽,张扬这句话不但和-图-书拉近了和王书记的距离,而且表明自己是旗帜鲜明的站在王书记这一边的,这让王书记很欣慰,他笑着摇了摇头,略带责怪的口气道:“你啊……”随手指了指沙发,自己率先坐了过去,这是对张扬的表扬,也是对张扬汇报的重视,王书记要和小张主任平起平坐。
张扬转身去拿皮夹:“多少钱?”
杜宇峰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远远就看到了乡里的那辆才买不久的金杯面包,心中暗叫不好,这次被打劫的是乡人大主任林成斌,此外还有同车的一名副乡长兼纪委主任于秋玲,还有六名乡人大代表。这些人前些日子去华西村参观访问,今天才回到家乡,想不到就在清台山的山道上被人给打劫了。
郭达亮领导的工作组也暂时把下乡检查的事情搁置了下来,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红旗小学的责任问题,在张扬提醒过他之后,已经开始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推卸责任上去,而且他私下找过王博雄,比较婉转的表示出对胡爱民的不满,只可惜他的示好在王博雄面前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王书记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保持着谦和的微笑:“现在都讲究党政分开,乡政府的事情……我不便做过多的干涉。”
张扬指了指书架,小魏拉开下面的柜子塞了进去。
张扬离开了乡党委办公室,直接来到耿秀菊的房间,笑眯眯道:“耿姐,你托我的事儿已经帮你办妥了,不过你可没说你女儿是个可以祸国殃民的丫头。”
胡爱民听到郭达亮这样说不免有些失望,暗笑这厮的幼稚,这种时候他还想着解释清楚这件事简直是愚蠢,倘若上头追究下来,他们想看到的肯定是结果,至于原因没有人会关心。
张扬已经听出这财务制度可谓是漏洞百出,不过他眼前的经历还无暇顾及这件事,红旗小学的事情肯定要在乡里引起巨大的震动,他准备在这场变动过后,再向乡里申请增加一名会计,好好整理一下计生办这几年的账目。
他们把办公桌搬到床边,就成了临时的酒桌,围着热腾腾的火锅,四个年轻人喝了起来,小魏喝了一杯就脸红了,居然呈现出平日少有的妩媚,吴宏进的酒量也不行,二两酒下肚话就多了起来,而且眼光时不时的向小魏看去,张扬和杜宇峰不但酒量大,而且都是眼明心亮的主儿,想不到这次温居居然让小吴同志温出感情来了,这小子十有八九是看上了魏淑芬。
程序化的掌声过后,王博雄咳嗽了一声道:“最近黑山子乡出现了不少的问题,这些问题大家已经多次拿出来讨论,相信你们多少都了解了一些,作为乡党委的领导人,我觉着有必要说几句话,这些问题和乡政府最近的工作不力有关,我希望相关领导要主动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是不是有问题?”
张扬拿了过来,他直接看了看总计,居然有六万五之多,不禁有些咂舌:“这么多钱?”
张扬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李长宇的名字,想不到王博雄还是脱口说了出来,充分表明王博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已经乱了阵脚,他害怕了。张扬仍然没有将这件事和李长宇联系在一起,轻声道:“无论从任何方面来说,红旗小学的事情让县里相当的被动,有人存心要把这件事闹大,并没有顾及黑山子乡的形象,也没有顾及春阳县的整体形象,这件事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
郭达亮心中这个郁闷啊,敢情你王博雄一句党政分开就把红旗小学的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至于谁最后出来顶雷都跟你无关,老子的委屈要找谁诉说?
胡爱民想说的话被他堵了回去,心中暗骂,提高你奶奶个熊,你他妈护短也不必这么扫我面子吧?脸色铁青的站起来:“小张主任汇报工作重要,我那些都是小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郭达亮的目光寸步不让的和胡爱民对视着:“我的报告和建议全部都是书面的形式,这一点耿秀菊主任可以为我证明!”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我能跟着乐呵乐呵吗?”
张扬故意叹了一口气:“说起这乡财政,我真的很有意见,郭乡长,我们计生办对超生人员负责罚款,这些罚款却直接上缴给乡财政,然后由乡财务科给我们出具账目,整个过程根本不透明,我们既然有罚款权,难道没有任何的监督权,知情权吗?”
李振民也站了起来:“说到报告,为了修建小学的事情我可报告可没少打过,耿主任应该有记录吧?”
“那是,这社会好色之徒太多,像我这种正人君子太少,对漂亮女孩子来说,危险无处不在。”张扬本想把陈雪遇到麻烦的事情告诉耿秀菊,可想了想这件事还是不说为妙,省得耿秀菊担心。
周良顺皱了皱眉头:“这件案子我亲自负责,那个……”或许是因为杜宇峰在旁边,周良顺说话时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顾忌,不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案情没有明朗之前,这件事任何人都不得声张,以免在黑山子乡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甚至造成不良的影响。”
周良顺被他当众呵斥,脸面自然有些下不来,不过碍于林成斌的身份资格还是红着脸道歉道:“林主任,我承认工作的确有些失误,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破案。”
杜宇峰默默喝了一杯酒,对乡里的某些情况他是也有些耳闻的,今天听到吴宏进这样说,心里更是郁闷。
耿秀菊红着脸笑骂道:“滚开!”
张扬从吴宏进的话中已经把握到了某种玄机,他甚至以为这是吴宏进给他的某种暗示,难道徐金娣的被打跟计生罚款问题也有关系?可是看着吴宏进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又真的像是在说酒话。
小魏点了点头:“一共有二十二人落实超生被罚款,每人应该是一万五,落实的罚款还不到一半呢。”
林成斌听到杜宇峰的话反倒安下心来,身为在体制中打拼多年的老油条,他也知道这件事闹大影响肯定不好,姑且不论这次打着参观考察旗号和-图-书的集体旅游,单单是这么多人大代表被打劫这件事足以轰动春阳了,找不到那些劫匪也许更好,他也不会在乎那些小钱。他点了一支烟,周良顺识趣的走过来为他把香烟点燃,林成斌低声道:“这件事最好低调处理,不要造成群众的恐慌情绪。”
张扬回到计生办,这几天不在,小魏把房间拾掇的干干净净,茶也泡好了,这妮子倒是有些当秘书的天份。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杜所在吗?”
张扬低声问:“可是罚款的数目都是知道的,最后总要上缴上级部门,他怎么能随便做账目呢?”
在场的三个人都听愣了,吴宏进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说财务科的账目有问题,这刘金成一手遮天啊!
张扬慌忙拿出一张老头票去换小魏手中的钱,口中道:“来我这儿怎么可以让你破费呢。”
王博雄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这一眼包含的意思很多,随便张扬去理解,总之王书记表现出的态度是对小张主任没有任何恶意的。
张扬看了看胡爱民,毫不客气的说道:“有事,想单独向王书记反应一下。”
政府机关最频繁的政治活动就是开会,周一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开完会后,张扬主动来到了王博雄的办公室,刚巧胡爱民也在那儿,看到张扬,王博雄笑了笑:“小张有事吗?”
会场上的风向已然不对了,胡爱民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反击,麻痹的串通好了围攻我啊,他不急于反击的原因是,必须冷静下来,找到对方最弱的一环给予击破。
耿秀菊听到张扬这句话不禁笑了起来:“呸!一脸的淫荡样,居然还装清纯。”
郭达亮感慨万千的同时,也承认了张扬送给他的这份人情,不是张扬提醒自己,恐怕噩运落在头上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小魏点点头:“徐主任受伤这个月罚款额反倒上升了不少,可能是这些超生的老百姓害怕惹官司的原因吧。”
耿秀菊愣了愣,这才品味过来人家是在夸自己女儿漂亮呢,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对女孩子来说,长得漂亮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为了这孩子,我可没少操心。”
吴宏进傻傻笑了起来:“计生罚款这东西,弹性太大,你们计生办开出三万的条子,人家只能拿出两万五,差不多也就行了,账目却是活的,账面上一万五也就交代了,被罚的,只求乡里不再找他们的麻烦,谁还想着来查账,上级主管部门看得账目是乡里的,这笔上缴罚款之中,还会有一部分拿出来做奖励,其中的事儿太复杂了,小张主任,不是我说你,凡事都不能认真,钱这个东西不碰未必是坏事儿。想收回罚款权力的你也不是第一个,徐主任刚来的时候也很强势,可结果呢……”
张扬的宿舍位于黑山子乡中学东侧,里面住着几个乡政府的单身职工,分给张扬的是一间二十六平方的平房,外面还有一间七平米的厨房,打开房门看到里面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双开门衣柜,一个书架,一张书桌,两把椅子,家具虽然半新不旧,好在结实得很,让张扬意外的是,房间里居然还给他配备了一台十四寸的彩色电视机,张大官人最近学习知识多亏它了。
张扬笑着走开,到门口的时候,耿秀菊又把他叫住:“对了张扬,宿舍的问题已经给你解决了,就在乡中学旁边,钥匙给小魏了。”
杜宇峰哈哈大笑起来。两人在床沿坐下,张扬倒了两杯白开水:“不用上班?”杜宇峰接过他手上的茶杯,笑道:“我只要在所里,周良顺便不自在,我看他也烦,干脆还是躲起来清净,反正工资也不少我的。”
“这些钱都是财务科长刘金成负责,咱们拿到的这些账目也是他整理后给我们的。”
小魏这会儿也买菜回来,吴宏进看到这阵势已经明白人家是要喝酒庆祝乔迁之喜,有些尴尬的告辞,张扬热情的劝他留下,吴宏进也是个厚道的小伙子,自己回屋又拎来了两瓶郎酒,却被杜宇峰揭穿这是春节受贿所得,杜宇峰之所以清楚这事儿是因为他也同样收受了贿赂。
好在金杯车没有任何的损坏,林主任向下属们交代了几句,就上车离去了。
张扬知道他脑子里没想啥好事,瞪了他一眼道:“收起你肮脏的思想,我很纯洁的,别教我学坏!”
张扬仔细一想,今晚吴宏进的出现并非偶然,他一定听说了什么,利用今晚喝酒的机会,装醉故意透露给自己一些消息,张扬又想到郭达亮,难道郭达亮偷查账目的事情已经让财务科的人发觉了?
杜宇峰望着小魏的背影给了张扬一个极其暧昧的表情:“不错啊,配上秘书了!”
郭达亮经张扬这么一提醒,忽然想起当初红旗小学奠基的时候,胡爱民就担任分管财务的副乡长,这其中的事情,胡爱民是全程经历的一个,不好查未必不能查,郭达亮充满感激的看了张扬一眼,一语惊醒梦中人,利用自己的力量悄悄查一下乡政府这几年的账目还是很容易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找胡爱民的毛病,不一定找到大毛病,只要有那么一点点的毛病,或许就足以致命了。
吴宏进笑着走了进来,招呼了一声张主任,眼光向张扬桌上的彩电瞥了瞥,不无羡慕道:“张主任到底是级别高啊,居然配了彩电,我等小民申请了一年,乡里还没有任何表示呢。”
张扬不由得心中感叹,做官真好,连肥皂牙膏都能报销,办公经费!麻痹的,原来咋没发现这词儿的含义竟然如此的广阔。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小魏又补充道:“张主任,这只是一个账目,罚款的账户都是直接入了乡财政,由胡乡长统筹管理,所以我们只是核对一下账目,至于这些罚款是无权动用的。”
张扬见过他,不过还没有过交往,杜宇峰和他倒是熟悉,笑着点了点头:“小吴啊,来拜会新邻居了?”
“不好查未必不能查,红旗小学自从八八年建成,这四年中好像从来没有修整过吧。”
“咱们去年一共下了多少罚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