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章 又想乱了

海兰点了点头,端起那杯芝华士跟他碰了碰,冷不防张扬那只大脚丫偷袭了过来,海兰只觉着自己的左脚被热力和温暖所覆盖,想要挣脱,却被张扬固执的压住,一时无法抽离出来。
“我想静一静……”海兰说完这句话就放下了电话回餐桌时,俏脸上的红晕已经完全褪去,俏脸之上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忧郁。她没有说话,端起面前的芝华士一饮而尽。
“心情好些了?”
“他要赔偿?”姜亮和牛文强异口同声道。
张扬在和海兰眼神的交战中终于选择了暂时退让,放开了海兰的美足,海兰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到客厅内拿起了电话,倘若是细心看她的足面,可以看到她白嫩的足面已经被可恶的张扬压得通红,海兰握住电话的时候仍忍不住回过头,狠狠瞪了张扬一眼。
一会儿就看到张扬光溜溜的手臂探伸出来,把衣服摸了进去,海兰轻轻咬了咬樱唇,她也实在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收容两个小女孩可以说是因为同情心作祟,可是容留张扬这个大男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洗澡,又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上次错误报道黑山子乡计生黑幕的负疚感?海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空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张扬乐呵呵:“现在提倡男女平等,你别拿女权主义说事啊!”
牛文强心头这个郁闷呐,我靠,你通情达理么这钱拿得那么心安理得?合着你以为我是破财免灾来了,老子只是想息事宁人,这钱可是我帮杨志成赔给你的。
张扬凑了过来,和她并肩趴在阳台上,夜风轻拂,带着海兰诱人的体香飘到张扬身边,张扬学着海兰的样子轻轻摇曳着酒杯,可惜旋转的有些过了,琥珀色的液体有少许滴落了出来,引得海兰不禁笑了两声。
陈雪和赵静两人已经做好了晚饭,餐桌上摆上了八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这是她们两人联手的成果,陈雪还利用张扬买来的冬瓜和母鸡煲了一锅汤。
张扬不服气的反问道:“你的梦想是什么?”海兰将两杯酒倒满,和张扬碰了碰居然又是一口气喝干,她凝望夜空若有所思道:“在我小时候曾经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
张扬本想告辞,可是海兰轻声道:“陪我一会儿!”
陈雪和赵静都感到了发生在海兰身上的变化,陈雪道:“海兰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此时海兰从盥洗室中走了出来,她的头发藏在白色浴巾内,白色纯棉浴袍笼罩住她玲珑有致的娇躯,白嫩的肌肤浸透了水份,仿佛半透明一般,俏脸上透出淡淡的红晕,敞开的领口处肌肤娇艳动人,隐隐看到她双峰的诱人起伏,海兰看到张扬,脸微微有些发热,快步向卧室逃去,张扬的目光仍然追逐着她曲线柔美的小腿,感觉到自己的体温瞬间上升了起来。
张大官人深藏在眼中的那是欲火,海兰藏在矜持笑容下的却是无奈,她忽然发现刚才戏弄这厮多少有点玩火自焚的意思,现在面对人家的大举反攻,海兰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喝完了这杯酒,浅笑道:“我去盛饭!”
姜亮也有些忍无可忍了,好容易这事儿达成了默契,这小子居然又旁生枝节,要赔偿也该他赔偿人家,宋大明两根手指头都被他给掰断了,他咬了咬嘴唇道:“我去找他谈!”
晚饭后不久,陈和赵静全都去房内早早睡了,今天生的事情太多们都已经是心力憔悴。
张扬瞪了他一眼,虽然当上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没几天,可是张扬已经学会以官和_图_书威压人,不过拿捏的火候有些过了,在刘海涛看来,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好像在说,你他妈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话吗?刘海涛感到气闷,可是也只能把这口气窝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我他妈就是一车夫心态,心态一定要摆正。
张扬淡淡点了点头:“看缘分吧!”说完就离开了通过这件事张扬认识到牛文强是个聪明人,他刚才针对目标就是牛文强,妹妹在这里受到了欺负,依着张大官人的脾气应该把歌厅砸个稀巴烂这才解恨,当他意识到幕后的李长宇和杨守义已经达成了默契,就明白今天不可能继续追究杨志成的责任,所以一口恶气全都撒在了牛文强身上,好在牛文强懂得做事出一万块,让张大官人稍稍气顺一些。
张大官人颗心很不地道的加速跳动了两下,假如这两位女孩儿不在,他都有破门而入的可能。
张扬不耐烦的闭上了双目:“我要赔偿!”
海兰趴在阳台上,假如身边没有张扬的存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心情,该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和寂寞,想到这里她对身后的张扬忽然产生了一种感激。
张扬和海兰陪着两位女孩儿上了刘海涛的汽车。
陈雪接过张扬手中满满的一大包菜,不忘提醒张扬道:“换鞋!”然后转身走入厨房。
赵静看着哥哥和海兰,总觉着两间似乎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微笑道:“小哥、海兰姐,吃饭了!”
陈雪主动请缨道:“我去!”
牛文强毕竟在老爷子身边耳濡目染,再加上又在商场中打拼了多年,马上就悟到了老爷子话中的意思,恭敬道:“爸,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做好,您放心!”
李长宇和杨守义交流后,马上给葛春丽打了一个电话,知道结果后,立刻驱车去了爱神卡拉OK,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除了宋大明因伤被送到了医院,其它人仍然暂时羁留在这里。
赵静也察觉到张扬目光的变化,轻轻摇晃了一下手臂,充满惊奇道:“小哥,你居然认识海兰!”
牛文强看着葛春丽,有些好奇的问道:“葛大队,那个张扬怎么办?”说话的时候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牛文强正想逐客却发现来人竟然是县委书记的司机刘海涛,有些惊讶道:“刘哥!您来玩儿?”
张扬抓起那叠钞票收好然后站起身拍了拍牛文强的肩膀:“放心,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找你的麻烦!”
葛春丽芙了笑:“姜亮,把杨志成带出来,我带他走!”
张扬本想把妹妹和陈雪送回学校是看到赵静惊魂未定的双眸,心中有些不忍,正考虑是不是送她回家的时候,海兰轻声道:“要不送送她们到我那儿,反正我家里宽敞。”
海兰称赞道:“你们真是心灵手巧,我这个做姐姐的在你们面前只能用笨手笨脚来形容了。”
牛文强充满真诚道:“小张主任,这件事发生在爱神卡拉OK,作为歌厅的老板,我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真的不知道杨志成在包间里做这种事情,两位妹妹受了惊吓,我深感歉疚,这一万块,就当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能够补偿你们的损失。”
其实这件事原本轮不到牛文强去谈,可是他身为歌厅的老板,该出头的时候必须出头,和老爷子通话之后,他已经做好了息事宁人的准备,只要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他都会无条件接受。他实在是被这俩帮人马折腾的有点怕了,老子惹不起也躲不起,这钱我赔和_图_书还不成吗?
海兰点了点头:“因为你的存在,我忽然感觉到这世上比我不幸的人还有很多!”
张扬洗完澡,海兰已经把他的那身衣服在烘干机中烘干了,把衣服放在盥洗室的门外。
海兰品着他这句话,怎么觉着充满了暧昧和挑逗的意思,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两眼:“什么都有你的事儿,女同志说话你也要偷听!”
张扬愣了愣,这丫头倒不见外啊!里面传来赵静怯怯的声音:“小哥!”
赵静点了点头,眼圈儿红了起来,她这才发现张扬的皮衣已经湿透了:“哥,快找衣服换上,别感冒了!”
“她很了不起吗?”张扬不以为然道。
张扬猜想到她此刻的内心一定是孤独并彷徨的,他感觉到自己有必要在海兰孤单的时候帮她分担一下,于是跟了上去,楼上的阁楼空空荡荡,摆放着一些石膏像,还有一个画架画架上还有一幅尚未完成的油画,色彩斑斓的漩涡中有一片苍白的枯叶,张扬被这画面吸引住了,虽然张大官人对油画的鉴赏能力几乎等于零,可多少也琢磨出了其中的几分味道,画这画的人内心一定很孤独。他实在是有些纳闷,眼前风光无限的海兰为何会产生这样孤独的心境?
“去哪儿?”刘海涛轻声问。
张抬起头,看到赵静也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家居服,双手插在口袋里惶恐仍未褪去的双目巴巴的看着自己,张扬笑了笑,换好拖鞋,可惜鞋柜里的拖鞋都是女式,对张扬来说显然太小,他来到赵静面前,捏了捏她的小脸,赵静总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拉着妹妹在沙发上坐下,轻声道:“海兰呢?”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在他的概念里娱乐圈就是风月场,明星再怎么大牌也是下九流,他起身向厨房走去,陈雪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真是看不出这冷冰冰的小丫头在厨房里居然是一把好手,赵静也走进去帮忙,厨房很小,张扬显然插不上手了,站在门口看着两个小女生忙来忙去,心中不觉产生了一种欣慰,幸亏今天自己去得及时,否则她们的命运还真难想象,望着两个可爱的女孩儿,张扬越发感觉到一种责任感,杨志成经过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接受教训,想起那几个卑鄙下流的纨绔子,张扬心中又升起了愤怒,他一定要让他们彻彻底底感到恐惧,再也不敢骚扰这两个可怜的小女孩。
这时候吧台个打扮俏丽的女孩儿走了过来,她是牛文强的助理林燕,拿着牛文强的大哥大走了过来,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春阳,大哥大还是个稀罕物多数人还只是在港台警匪片中看到这个东西,牛文强接过电话,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走到大厅的一角。
海兰听到电话中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却瞬间收敛了,春水般的眼波凝固在虚空中,过了好半天她方才小声道:“我很好!”然后又陷入长久的沉默中。
张扬转身笑了笑:“听说海记者开仓放粮,我闻到味儿就忙不迭的赶过来了。”
张大官人虎躯为之一震,刚刚喝到嘴里的那口酒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一张面孔涨得通红,咳嗽了好一阵子,方才缓过气来,赵静关切的给他送来了一杯水,张扬喝了一口,看到海兰唇角幸灾乐祸的笑意,心中顿时明白女主播是故意捉弄自己,张扬心中麻酥酥的想着,真是个妩媚的小妖精,脸上却保持着极具君子风范的笑容,端起那杯二锅头:“海记者,今天多亏有你帮忙,我敬你一杯。”
海兰忽然产生了一种对牛弹琴http://www.hetushu•com的感觉,自己心中的苦闷恐怕这厮不会明白,就算他会明白,自己也未必会说给他听,毕竟她和张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海兰马上又想到,自己现在所需要的并非是一个知己,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一个酒友,至于这个人是男是女,是熟悉还是陌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刻正真实的站着,陪着自己欣赏清冷的月光就已经足够。想起月光,海兰下意识的仰起俏脸凝望着空中的那阙明月,月光如霜为她美丽的轮廓笼罩上一层圣洁的光华,张扬端着酒杯静静欣赏着海兰的风姿,就像望着一朵悄然绽放的暗夜百合。
换上粉色家居服的海兰出现在张扬身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喂!看来某人已经打算在这儿混饭了!”
刘海涛笑了笑:“是,接人!”
赵静指了指盥洗室,小声道:“洗澡呢!”
张扬感激的看了海兰一眼,以赵静和陈雪现在的情绪身边的确需要有个温柔细心的人安慰照顾,海兰无疑是眼前最合适的人选,于是就让刘海涛直接把他们送到了春宁小区。
牛文强却拉住他的手臂:“我去!”
张扬还给她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海兰站在天台上,向他招了招手,夜空已经放晴,一轮明月静静挂在空中,静谧的光芒无声洒落在春阳小城的大街小巷,虽然还不到十点,可是城内的住户多数已经熄灯,从他们所在的天台望去,整座小城多数已经沉浸在黑暗中,只有远方闪烁着几点灯火,海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我妈妈曾经告诉我,女人来到这世上本来就是受罪的!”
张扬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把海兰气了个半死:“我看你这人怎么那么崇洋媚外呢?这酒一股尿骚味有什么好喝,还不如二锅头喝着痛快呢?”这厮刚才卖菜地时候顺手买了一斤二锅头,刚才是看到海兰拿洋酒出来因为好奇所以没拿出来,可是一品,这芝华士远不如二锅头的口味醇正,于是从桌底拿出了那瓶二锅头,在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笑眯眯道:“我爱国,喝二锅头我自豪!”海兰望着这厮洋洋得意的样子,恨不能把一杯芝华士都泼到他脸上去,轻摇曳了一下手中的高脚杯。琥珀色的液体在杯中回旋荡漾后极其优雅的抿了一口,张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一个寻常的饮酒动作诠释的如此优雅,如此高贵着,海兰弧线柔美的樱唇,这厮却并没有因海兰表现出的绝世风华而感到自惭形秽。脑海中竟然闪回到海兰品味金钱肉的画面,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这厮的那根东西极为龌龊的硬了起来,虽然别人不会留意到他局部的变化,可是海兰却清楚的觉察到他双目深处的火辣欲望,海兰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这厮真是不折不扣的好色之徒,忽然生出了想要捉弄他的念头,白嫩的左足悄然退出拖鞋,轻轻落在小张主任的大脚之上。
“德性!”看到张扬一身湿漉漉的样子,海兰不禁摇了摇头:“去洗个澡吧,衣服扔出来,我帮你烘干了!”
海兰笑得很苍白,指了指上方的阁楼:“楼上,我们去天台喝酒!”她一手拎着那一大瓶芝华士,另外一只手夹着两个高脚酒杯,从螺旋楼梯走了上去。
张扬看着她孤单无助的表情,心中不由得生出爱怜之情,缓缓缓点了点头,却下意识的向陈雪和赵静的房间看了看。
牛文强的态度多少有些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望着茶几上一叠厚厚的老头票和_图_书,张扬马上就估算出这是一万块人民币。
刘海涛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
刘海涛看到张扬没有表态,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低声道:“我说小张主任,这件事不如就这么算了,你妹妹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宋大明的两根手指头又让你给掰断了……”
海兰无助的看着张扬,张扬脸上带着坏笑,脚下那细腻柔滑的感觉如此真实,肌肤相亲,这感觉让张大官人血脉贲张。海兰无声挣扎了两下,终于明白自己在力量上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正想用什么借口离开的时候,客厅的电话忽然响了,真是及时啊!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只要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就算是受罪也值得!”对于他这种两世重生的人来说,能够真真切切的活着,本身就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他不会对生活发出任何的怨言。
陈雪给张扬的感觉并不好,虽然她长得很美,可是冰冰冷冷没有任何的人间烟火气,这样的气质在年轻少女的身上很难见到,仿佛她从未有过豆蔻年华的天真,也没有过青春明媚的欢乐。说起来今天这件事,赵静也是受了陈雪的连累,可以说是无妄之灾。
“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你的长处并不在厨房!”换好衣服的张扬摇头晃脑的走了出来。
“人家可是江城市第一美女主播,大明星啊。”
两人这才停下口角之争,为了表示对两位小女生的欢迎,海兰特地开了一瓶12年的芝华士,这是同事特地从苏格兰给她带来的,两名小女生不喝酒,以橙汁代替,张大官人自然也喝不惯这洋酒,品了一口,荡漾在喉头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怪味,他语出惊人道:“这酒馊了!”
刘海涛咽了口唾沫,他真是后悔,为什么要接下李长宇交给自己的这个差事,话说……他也不敢不接下来不是?他苦口婆心道:“他们也有损失,不如这样算了……”
“喛!”姜亮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
张扬咕嘟喝了一大口芝华士,这洋酒多喝两口居然能够品出一点香味了,张大官人对酒的品悟能力又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现在已经能够品味洋酒了。
她放下酒杯,双眉颦蹙现出无限的哀愁,一双嫩白的美足轻轻踢掉了拖鞋,轻踏在微凉的地面上,舒展双臂,宛如一只优雅高贵的天鹅静静伫立于月光之下,黑长的睫毛微微垂落海中终于找到那难得的宁静,仿佛世上的尘嚣顷刻间离她远去,整个天地中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
张扬看到刘海涛,已经明白这件事终究还是惊动了李书记,整个过程中虽然他没有提过李长宇的名字,可是真正在这件事上起作用的还是李长宇,张扬跟着刘海涛来到隔壁的房间内坐了,刘海涛先是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杨志成那孙子真不是东西该教训他!”
张扬淡淡笑了笑,早在姜亮赶到歌厅的时候,张扬就已经意识到这件事的主战场已经从这里转移到了县委县政府大院。这事情的起因是巡警赵东亮认出了自己张扬的适时收手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警察,那是因为他看到对方并没有太大的损失且这件事就算继续闹下去,最后肯定也要以和平收场,黑山子乡红旗小学失火事件让他学会了很多东西,官场之上最残酷的战斗往往是在背后进行,表面上打得热闹未必能够起到最佳的效果。
海兰这才宛如从梦中清醒过来,她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声道:“傻丫头,外面那么黑,遇到坏人怎么办?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你们今晚就留在这里。”
海兰显和图书然无法理解张扬的观点,小声道:“有时候我甚至想,也许只有人死后才能享受到永远的宁静,不必考虑人世间的纷纷争争,不必考虑人和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牛文强马上想到了事件另外一位主角……张扬,他顿时明白了,今天的这件事已经说开了,大家各自走人,权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看了看狼藉一片的歌厅,牛文强心里不禁想骂人,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合着弄到最后我最倒霉。
两方背后势力达成默契是事件的直接参与者还是需要安抚的,杨志成接到老爹的电话之后,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仍然乖乖跟着葛春丽走了,再剩下的只有张扬,李长宇让刘海涛过来把张扬带走是怕这厮不懂得见好就收,继续将事情闹下去。
海兰嫣然一笑,却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豪饮的饮态比起刚才的矜持更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态。海兰道:“你还年轻,不懂得这世界的肮脏和险恶,终有一天,你会在现实的无情壁垒面前被碰得头破血流,你就会慢慢忘记你的梦想你的希望。”海兰的语气象是在教训一个不通世事的小弟弟。
可是他知道张扬的后台是谁,脸上当然不敢有丝毫的不悦,微笑道:“不打不成交,虽然我们的相识从不快开始,可是我希望以后能和你成为朋友。”
海兰听到他这话,差点没把一口酒给喷出去,强忍住笑,眉头却仍然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咽下嘴里的一小口红酒道:“跟你这个土豹子真是很难沟通,这是产自苏格兰的12年芝华士,苏格兰威士忌中最富盛名的一种,芝华士的名字本身就代表着卓越不凡,怎么?你没听说过?”
电话是他老爷子,春阳财政局长牛学东打过来的,牛学东也听说了儿子歌厅内发生的事情先是问了问具体的情况,知道事情已经得到解决后深深松了一口气,低声叮嘱儿子道:“文强啊!既然做了好人就要做到底,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张扬并没有跟她们上楼,而是让刘海涛带着他去附近的菜市买了些菜才重新返回了海兰的住处,敲了敲房门,开门的是陈雪,她刚刚洗过澡,齐耳短发湿漉漉的帖服在冷艳的俏脸上,明眸之中仍然是那副淡漠冰冷的神情,即使面对张扬也没有丝毫的暖意,身上穿了一套淡蓝色的家居服,稍嫌肥大了一些,看得出这身衣服原来的主人应当是海兰,微微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一抹白嫩的肌肤:“你来了!”她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任何的起伏,同样是刚刚经历了惊魂一幕,可是陈雪似乎并没有因为那件事受到太多的影响,如果硬要找出她的变化,只能是她看人时的目光更加的冷漠。
张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低声道:“两个小女孩正在上高三,这样的事情对她们的心灵是一次残酷的打击和摧残,难道就这么算了?”
张扬远处观察着海兰失常的举动,心中敏锐的觉察到这个电话对海兰内心的影响极大。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我究竟哪儿比你不幸?”
姜亮在一楼大厅正和牛文强两人面对面坐着,因为刚才的事情,牛文强只能暂时清场关门,看到葛春丽到来,两人同时迎了上去,姜亮的一颗心总算可以落地,这事儿总算有人顶了。
赵静咬了咬嘴唇:“哥!我好怕……”她双手紧紧搂住张扬的手臂,小脸贴在张扬的臂膀上,泪水又流了下来,张扬爱怜的揉了揉她湿漉漉的长发,低声道:“你放心,哥哥保证,这世上没有人敢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