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章 风水轮流转

刘老四平日里就是个卖假烟的,让他拿出两条真烟还真不容易,苦着脸从小店的柜台下找出了一条万宝路,一条女士摩尔香烟包好了给张扬送了过去,陪着笑道:“刚才那话都是骂我自己的,张哥别见怪啊!”
胡爱民做出一句总结性的发言,他的目光环视会场的每一个人:“在黑山子乡的六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六年,这六年中我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得到了许许多多的成绩与欢乐,在场的各位,无论过去你们是我的朋友,还是和我胡爱民生过不快,今天过后希望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希望你们记住的是我的好处我无论走到哪里,也会记得你们带给我的温暖和友谊!”胡爱民双目中闪烁着两点晶莹的亮意他并不想说得如此煽情,麻痹的活到他这个份上,岂是用郁闷两个字就能说清的?可是咱是爷们,就算输了也要输得起,风风光光的来,也要昂首挺胸的走。
刘老四听到韩传宝喊张哥那会儿已经知道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心中正后悔不迭呢,听到韩传宝的话,赶忙找了一个台阶下,拿出张扬的那十块钱满脸堆笑的递了过去:“张哥!你看我这眼神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儿的电话算我请你的。”
张扬何许人物,还能看不出王博雄的真正心思,淡淡笑了笑道:“王书记放心,我会尽快安排!”对他来说安排李长宇和王博雄见面还不是小菜一碟,只要他开口,对于这种并不违反原则的事情李长宇会拒绝才怪过王博雄想见到李长宇无非是为了挪动挪动,他想得到好处,首先要让张大官人心里舒服才行,到目前为止王书记表现的还算中规中矩,不过张大官人对干部一向是奔着严格要求的态度。
韩传宝内心中松了口气,殷勤的把张扬送上了汽车,有了他的护送,张扬连票钱也省了,凑巧的是,跑这趟车的司机和上次那个还是同一人,一眼就认出了张扬就是上次骗他前往乡政府的那个看到张扬身边笑容可掬的韩传宝,司担心里不由得感到庆幸,人家跟韩衙内地关系果然不同凡响啊。
乡长胡爱民的突然被停职让刘金成正处于惶恐不安之中。现在接到了乡党委书记的命令。自然连屁都不敢放一声,不但要办,而且保证要办得完美,办得周到,办得让王高兴。
成为代乡长之后,郭达亮的腰杆前所未有的直了起来中年发福,肚子本来就有些大在看起来更是明显,不过看上去倒也有几分气派多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暗自奇怪,过去怎么没有发现郭乡长这么有派,仔细琢磨后方才明白,原来人家过去都是引着腰的,看来做人低调真的有好处啊。
王博雄微微一愣。随即就想到张扬之所以点吴宏进的名。可能是因为他和吴宏进住在一起的缘故。反正乡财务科人员众多。再加上财务科长刘金成一直都是胡爱民的人。王博雄想动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根本无需顾忌他的感受。王博雄当场就拍案定论。划拨十万给计生办作为工作启动基金。吴宏进作为负责会计被一并调入计生办。
刘老四这个心疼啊,心说我这不是犯贱吗?想着讹人家九块来钱,这不但搭进去一百,还他妈要拿两条烟出来。
全场寂静,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望张扬,张扬正打着哈欠呢,被几十道目光同时盯住,嘴巴张的老大,连打哈欠的全部动作都没有做完。
张扬笑眯眯看着他:“黑山子乡乡政府!”
韩传宝算是听明白了,刘老四啊刘老四,你他妈找死啊。
张扬听得有些发呆了,我靠,我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这么完美这么高尚呢,原来我有这么多长处啊,下次见李长宇的时候一定把这段话重新叙述一遍,就冲着对我的这番评价,给我个乡党委书记干干也不算过分吧!
王博雄又道:“该罚的一定要罚,该奖的我们也一定要奖,小张主任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的积极性,他已经完全可以对得起预备党员的称号。”
张扬讹了一百块,又得了两条香烟,心中的气也顺了http://www.hetushu.com,拎着香烟向汽车站走去,韩传宝跟在后面:“张哥,您去哪儿,要不我送你!”
张扬也认出了这名司机,不过他懒得理会这厮,毕竟张大官人是有大志向的人,犯不着因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跟这些小丑们打交道,他舒舒服服的选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心中琢磨着,虽说动辄出手那是粗活儿?想不到拳头也是极其有效的社交手段之一。
张扬听到政二字内心不由得一动,不能不承认这政绩对他的诱惑力的确很大,有了政绩他就可以转为正式编制,有了政绩就可能从预备党员转成正式党员,有了政绩他就可能从黑山子乡计生办的代主任转成正式主任,甚至可能更进一步,张扬已经开始觉得郭代乡长正在向他送上一份无形的厚礼了。
电话那头传来左晓晴满怀歉意的声音:“张扬,对不起啊!我爸来了,所以答应你的那件事要食言了。”左晓晴的父亲左拥军这次随同江城市卫生局的检查团下来检查卫生系统工作的,昨天晚上才到,左晓晴不得不留下来陪他,答应张扬的事情自然无法兑现了。
王博雄心中笑骂了一句,这小子真他妈操蛋,表情却依然和煦如春日之风,微笑道:“小张同志作为一个年轻的干部,自然存在着许多的不足,可是他的身上却有着我们多数同志所不具备的亮点……”再次停顿。
郭达亮率先鼓掌来,然后全体参加会议人员都鼓起掌来,把坐在后排打着瞌睡的张大官人吓了一跳,睁大双眼,正看到胡爱民挥手退出去的一幕:“同志们,再见!”
有了这个念头。雄微笑道:“要不这样让乡财务为你划拨一笔专门用于计生工作的基金。这样就可以方便你们计生办的工作开展至于人员方面。你可以考虑发展基层人员竟现在到处都在提倡精简政府机构。我们总不能和国家的大政方针背道而驰。”王博雄这番话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的身份不大不小也是个乡党委书记。而张扬只是一个正式编制都没有的计生办代主任。说是代主任。其实连个科员都算不上。抛开身后的李长宇。张扬这种人是根本入不得王书记法眼的。
所有人都被胡爱民的大所感动,却不知道胡某人内心中正默默悲吼着:“麻痹的王博雄,郭达亮,总有一天你们会犯在我的手上!”
张扬愣了,双眼瞪得滚圆,我靠,老子怎么说都算是你的恩人,你不知恩图报就罢了,没想到你居然倒打一耙,合着这定时炸弹你不想要,就想丢我头上子长得好欺负吗?
王博雄听到张扬的要求为难,他并没有马上答应张扬的要求,而是说:“这件事我需要考虑考虑。”
一股自豪感从张大官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这厮不由自主挺直了脊梁,拿捏出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表情,只可惜这一动作对他实在有些难度,所以别人看到的是他沾沾自喜骄傲自满的神情。
张扬听说事情的起因后表现出足够的宽容和大度:“既然伯父来了,你还是陪他吧,不过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啊,哪天有空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一定抛下所有的事情恭候左大小姐的到来。”
张扬审视着眼前的郭亮,老狐狸,麻痹的,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都说政坛是个磨练人性的地方,连乡里的一个基层干部都已经修炼成精,张扬对自己的仕途之路更增添了几分惊喜几分期待。
他转向张扬,双目中充满殷切之色:“小张,我想让你担任红旗小学建设总指挥一职。”
郭达亮和张扬红旗小学工地的土墩上站了远远看着工地的进展情况,低声道:“小张,现在县里把这个担子交给我,我有些力不从心啊!”
郭达亮的这句话让张扬感到惊艳厮居然能用代乡长代主任准确切入他们之间的共同点,然后自降身份和他以兄弟相称,这样的人物必须具备兼备睿智和无耻两大特点,张扬也不客气:“那……郭乡长,你有啥话尽管直说!”
张扬从来都人家http://m.hetushu.com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人家郭代乡长肯屈尊下顾,自己怎么也要表示出相应的尊重,点了点头道:“有事儿也得放下,什么事能比郭乡长找我更重要?”
郭达亮此前张扬的办公室还说得过去,可在成为代乡长后仍然主动登门,充分表现了他对张扬的尊重,脸上露着谦和的笑容:“小张啊,我有件事找你帮忙,有空的话陪我出去走走。”
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心说请我?你麻痹有这个资格吗?脸上微笑道:“我明明给你一张一百的,怎么一转眼缩水这么厉害。”
郭达亮丝毫没有觉着他有犯上的嫌疑,低声道:“胡乡长是怎样被停职的应该比我清楚,这红旗小学现在就是黑山子乡的雷区啊,安老刚才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乡里,说近期要从香港过来,他要看看红旗小学的重建情况,这件事对我而言就是一座压在心头的大山,更像一个定时炸弹,他老人家来到这里,只要看到重建工作有任何的不满意,恐怕我这个黑山子乡的代乡长屁股都没坐热就要被人赶下来。”
郭代乡长自然明白周围的酸葡萄心理,心中暗自得意,心说,都看到贼吃肉,谁看到贼挨打?如果不是过去摧眉折腰事权贵,怎有今日开心颜?老子这个代乡长是受出来的!不过郭代乡长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他忘不了,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全都要靠小张主任的及时提醒,如果没有小张主任的预警,现在被停职的恐怕是自己,当然他也不得不庆幸自己的运气实在好,不但有张扬这样的贵人相助,还钻了王博雄和胡爱民政治斗争的空子,否则这样的好事儿怎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郭达亮看张扬仍然没有点头,他不失时机抛出诱饵道:“下月县里召开人代会,我会想办法帮你活动个代表名额。”
张扬摇了摇头,王博雄的内心掠过一丝失落,这并没有逃过张扬的眼睛,张扬心中暗笑,我见不见李长宇干你屁事,这王博雄投机钻营的心思也太渴了点。
张大官人冲动的后果直接导致了他迟到了十分钟,他满怀歉疚的跑到汽车站门口,却发现左晓晴仍然没到,正四处张望的时候,左晓晴打来了传呼,张扬冲到最近的公用电话回了个电话。
于是乎我们的张大官人就顺利的通过了乡党委小组的表决,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预备党员。
那店老板抬起头,双目一瞪,凶神恶煞般吼叫道:“找什么钱?这电话费还不够呢?”
王博雄之所以打听李书记的事情是因为他惦记着升迁呢,两会召开,县里的很多部门都要生变动,而且这次会议可能是李长宇担任春阳县县委书记的最后一届会议,对很多人的意义都很重大。看到张扬并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王博雄心里有些急了:“小张啊,你看有没有机会安排我和李书记一起坐坐,黑山子乡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想当面向他解释解释。”
郭达亮看到张扬的神情知道他一准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慌忙解释道:“我没有想往你身上推卸责任的意思,这个总指挥落在我身上是个定时炸弹,那是因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就算我做得再好是份内的事情,自然谈不到什么工作成绩如我有任何的差错,就会被无限放大而你就不同了,不但王书记欣赏你且你是一个年轻富有朝气的干部,你是预备党员,你是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可是我看过你的人事档案,你并不在编,恕我直言,正因为你特殊的身份才决定你最适合担任这个职务,你想想红旗小学重建的事情虽然可能招来安老的不满,也存在着让他满意的可能,假如他满意的话,那这次就是大功一件,对你来说这就是政绩!”
出门后张才知道郭达亮喊他是去红旗小学工地的,对这位郭代乡长的做法,张扬一时间还摸不着头脑,心想这红旗小学的事情不是已经告一段落了吗?他又把自己拉过来做什么?
王博雄加重语气道:“小张同有冲劲,有干劲,hetushu.com有热情,在来到乡里工作的第一天,就不顾自身安危,冲入救火第一线,不计较个人生命安全,想到的是保护国家财产不受损失,为了维护乡政府的尊严,敢于直面几十名歹徒的挑战,这样的干部才是我们国家,我们党,我们的人民需要的好干部!”王博雄连续挥动着手臂,将对小张主任的溢美推波助澜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张扬却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笑眯眯看着刘老四道:“刚才是谁让我滚蛋,谁要揍我来着?”
张扬道:“我看财务科的吴宏进挺机灵的。我也懂财务上的事情。不如把他调过来给我把把关?”
王博雄对张扬的坦白还是很欣慰的,其实这笔钱张扬想吞没再容易不过随便找个名目,弄点发票过来就能搪塞过去,可人家没那么明干,张扬这个年轻人面对金钱的诱惑还是有自制力的,这也是一个国家干部需要拥有的最基本的素质。
张扬很敷衍的笑了笑,对这小子张扬根本没有什么好印象。通过上次的冲突,韩传宝早已被张扬折腾的心服口服,依着韩传宝的脾气本该记恨张扬才对,可是他是真怕了,论背景比不过人家,轮肉搏战他也不是个,假如不是张扬大发慈悲,恐怕他的那条胳膊现在还打着石膏呢。鬼怕恶人,在韩传宝心中张扬就是那个恶人,发生了上次的事情,韩传宝被他老爹一怒之下免去了保卫科长,不过这厮毕竟是靠长途客运站混日子的。加上他老子是这里的经理,就算没有了职务,实际上保卫科还是他当家,看到眼前的情景,他心中顿时明白了什么事情,双眼一翻,怒视那个小店老板:“刘老四,你他妈不想干了?这是我张哥,他的钱你也敢收!”
只可惜作胜利者,乡党委书记王博雄根本不会在意一个手下败将的感受,胡爱民走后,他清了清嗓子,全体与会成员马上静了下来,王博雄道:“爱民同志的事情虽然是个别现象,可是也说明我们的领导层内还存在问题,我们的工作开展的还很不利,我希望在场的各位能够从爱民同志的错误上得到教训,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工作中存在的失误。”他端起杯喝了一口热茶,停顿了一下又道:“说到这里,我要对我们中的一位同志特别提出表张扬,他就是乡计生办主任张扬同志!”
王博雄的脸上也露出欣赏之色,他暗暗想到,假如自己和胡爱民易的而处,自己也未必能够做得像他这般洒脱大度。
乡长胡爱民,不该说是原乡长胡爱民在王博雄宣布这一处理决定的时候表现的相当平静,在王博雄结束讲话之后,他站起身,主动承认了自己工作中的失误,胡爱民勇于承担责任的做法,让之前攻击他的不少人感到有些愧疚,毕竟胡爱民站出来为这件事负责于将红旗小学的失火事件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而且胡爱民很宽宏大量的没有牵涉到其它人,表现出一个领导人博大的胸怀和高尚的风范。
张扬虽然进入官场的时间不长,可是也明白政绩的重要性,他现在是的的确确想做出一些成绩,无论李长宇让他担任这个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的初衷如何,对张扬而言既然做了就要把事情做到最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张扬从王博雄这里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这才想起乡里批给他的两万块活动经费,电视台邢济民那里虽然遇到了一些小小的波折,可是还算得上顺利,除了吃住往来的费用外,两万块基本没动,他将这件事老老实实告诉了王博雄竟张大官人要做个清廉的好官,虽然他对于官场的真谛感悟尚浅,可也知道想向上走得越远,就要做到清清白白不留把柄,贪污受贿,那都是鼠目寸光的人干的事儿,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占点便宜还成,可是涉及到政治性质上的问题,最好还是要保持头脑清醒,再说张大官人有一身的本事不缺那点银子,牛文强赔偿的一万块还在他兜里装着呢。
王博雄微笑道:“剩多少一并都划到计生办的启动基金上去,反正这笔钱也是你帮乡里省下来和-图-书的。”王书记在张扬面前充分表现出一个领导人应有的气魄和胸怀,这让张扬对他生出了不小的好感,就冲在王博雄这么支持自己工作的份上,也应该考虑安排李长宇和他见个面了。
刘老四愣了,这他妈不是明摆着讹人吗?再看张扬一脸阴险的笑容,刘老四悟了,麻痹的,敢情人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教训自己来了,虽然也是在长途客运站混的小有名气的主儿,可看到韩传宝都对他那么毕恭毕敬的,只能强忍下心头的怒火,忍痛找出一百块递给了张扬。
郭达亮低声:“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安老不满意,大不了你甩手不干,你现在的身份游离于体制边缘,就算是上头怪罪下来,也拿不出惩罚你的具体方案,等安老离开春阳,风头过去,你换个地方一样可以重新开始。”郭达亮还有一层深意,他已经知道张扬的背后是县委书记李长宇,把张扬拉下水,等于和这厮一起坐在了李长宇的大船上,万一真有什么事情,最后还有李长宇照顾不是。
郭达亮是其中最内疚的一个凭心而论,胡爱民一直对他都是不错的,如果不是这次的红旗小学失火事件,两人间的矛盾也不会激化到这种地步,郭达亮甚至一度想用胡爱民在财务上的破绽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幸亏关键时刻王博雄点醒了自己观胡爱民表现出的大局观郭达亮不得不感到惭愧,而且他是这次斗争最大的受益者,一场红旗小学失火事件让他成为王博雄之下黑山子乡第二把手,这也是他之前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张扬就纳闷了,这长途客运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尽出这帮仗势欺人的泼皮,张大官人就要发火的时候,忽然一个亲切的声音响起:“这不是张哥吗?”
张扬最擅长的是讨价还价,马上把话题扯到了计生办没有财务权的问题上,他想要财权其实并不过分,毕竟计生办想要开展工作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
郭达亮也觉着得了面,原本满面红光的脸上更显得油光发亮,张扬跟着他出了乡政府的大门。
韩传宝暗骂自己多嘴,这来回一百多公里呢,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好在张扬也没当真要他送:“我坐长途车回去。”
张扬满心欢喜的离开了王博雄的办公室,刚刚回到计生办,还没有来得及将好消息告诉小魏,这边郭代乡长已经跺着八字步走了过来,郭达亮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了黑山子乡的代理乡长虽说是代理,可毕竟由副转正也是早晚的事情,再说了,马上就要召开县人大会议,乡人大会议,只要做好工作,别说是转正,就算是成为乡党委书记也有可能,人在相应的位置会考虑相应的事情,郭达亮就是这一种人当副乡长的时候,整天想着的是转正,现在当上了代乡长,就开始琢磨什么时候能把这个代字去了,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乡党委书记来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地。
张扬抬起头,却看到韩传宝满脸笑容的凑了过来,这厮袖口上勒着一个红袖箍,上面写着值勤两个大字。身后还跟着俩小青年,留着长头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韩传宝不是不想帮他说话,是因为他在张扬面前根本没有那个面子,咳嗽了一声硬着头皮道:“张哥,我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又瞪了刘老四一眼:“刘老四,给张哥拿两条万宝路抽抽。”
会后,张扬被王博雄叫到了办公室,简略的把电视台的处理结果告诉了王博雄,王博雄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他看来有李长宇在背后撑腰,就算是春阳电视台也不会不给面子,他低声道:“很好,这件事处理的很恰当,下个月县里就要召开人大代表会议了,在此期间,这些不必要的曝光还是能免则免。”说完他话锋一转道:“这次见到李书记了没有?”
王博雄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张扬道:“你啊!你啊!虽然是为了工作,可也不能性子这么急啊!什么事情都要有程序,这件事涉及到很多的层面,我会在常委会的时候提出来。和*图*书
刘老四求助的看着韩传宝,希望他能够帮自己说句话。
王博雄并有敷衍张扬的意思。只是张扬提出这件事太过突然。又是要钱又是要人。虽然他是乡里的一把手。可总得要考虑一下啊。王博雄本来就没打算在黑山子乡这个穷乡僻壤长期干下去。这次县里召开人大会对他是个极好的机会。只要通过张扬搭上了李长宇的顺风车。就算无法被提升一级。也很可能换一个相对富庶的乡镇到这里王博雄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张扬的问题上并没有任何犹豫的必要。反正已经在这厮面前做了好人。既然做好人干脆就做到底。何必惹他人不痛快呢?
韩传宝还不忘叮嘱他:“拿真烟啊,假了你就给我卷铺盖滚蛋。”在客运站一带他的强势那可不是盖的。
那小店老板还颇为强横:“赶快给我滚蛋,戳在这里跟个电线杆似的,影响我生意小心我揍你!”
张扬心中暗骂,乡常委还不是你王博雄一个人说了算,现在唯一敢跟你唱反调的胡爱民也被停职了,你跟我说上会岂不是摆明了要敷衍我?
张扬由衷感叹,去还以为郭达亮的政治修为远远逊色于王博雄和胡爱民,现在看来此人只不过是因为职务的限制一直保持低调罢了,其人的眼光不可不谓老辣,比起王博雄和胡爱民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涉及到的范围很广,乡里为了对安老先生有个完美的交代,这次可谓是不惜血本,要将当年安志远投资修建的十多座红旗小学全部整修一遍。假如做好了这件事,绝对是一个拿得出手的政绩,比起抓几个超生孕妇造成的影响可要大得多,张扬似乎看到有一条康康大道在自己的眼前蔓延开来,虽然这件事的确有些风险,可是通过郭达亮的分析,张扬看到对自己还是利大于弊,张大官人暗暗想到,就算是糖衣炮弹,老子把糖衣扒下来,炮弹给你打回去!
张扬掏出一张十块的票子递给了黑黑瘦瘦的店老板,没想到那店老板拿了钱居然没有找钱的意思,张扬催促道:“找钱啊!”
郭达亮叹了口气道:“有什么好恭喜的?小张啊,咱俩不是外人,这儿只有你跟我,你别把我当成代乡长,我也不把你当成代主任,咱们有什么说什么,哥俩儿好好聊聊。”
张扬道:“乡里计生工作成绩不好映到县里也会影响整个乡党委乡政府的形象,王书记,其实我说需要的无非是一点儿财权,有了钱我才能更大限度的调动各村妇女主任的积极性,你知道的,黑山子乡这么大单靠我一个人计生工作根本开展不起来,现在计生办也只有两个人,难道要我带着小魏去漫山遍野的抓超生孕妇吗?”
张扬这才想起还忘了恭喜人家了,当下笑眯眯道:“郭乡长,我还忘了恭喜您高升了!”在郭达亮面前张扬并不拘束主要是因为在前些日子的乡政府斗争中,张扬始终扮演着郭达亮恩人的角色,自然也以他的恩人自居,面对郭达亮比对着王博雄还要随意的多。
张扬愣了,麻痹的,早就听说长途客运站周围的小店宰客,想不到今儿落在了自己头上,其实几块钱的事情张扬本不看在眼里,只是咱不在乎归不在乎,可也不能让人家欺负不是?张扬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左晓晴忍不住笑了,这厮官做得不大,可是已经学会打官腔了,少不得又在电话中损了张扬两句,这才挂上电话。
周一乡政府召开的例会上,乡党委书记王博雄首先宣布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消息,乡长兼乡党委副书记胡爱民因为在红旗小学失火事件上的处理不当,需要承担最大的责任,县里领导班子决定将胡爱民暂时停职,胡爱民原来的职务由副乡长郭达亮暂时代理。红旗小学原校长李振东,要承担失火的主要责任,经县领导,县教育局决定,免去李振东红旗小学校长的职务,由副校长林淑芬担任校长一职。
自从将胡爱民成功拿下之后。王博雄的办事风格开始有点雷厉风行的味道。这种事说办就办。当着张扬的面给财务科长刘金成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