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章 突发事件

王博雄怒吼道:“他李振东里还有国法吗?只是因为耿主任勇于指出他工作上的失误,就用这样的暴力手段报复,这样的行为就是犯罪!”
服务员答曰:摸一下100!
张扬和杜宇峰也是满脸期待,人大主任讲荤段子水平应该不同凡响,耿秀菊流露出一抹娇羞,可是从她发亮的眼神能够看出,她对林成斌的笑话也充满了期待。
王博雄的脸忽然沉了下来,因为他对耿秀菊的缘故,其它人都没有看清他的表情变化,只有耿秀菊看得清清楚楚,耿秀菊顿时明白了,王博雄为难了,他肯定不想这件事闹大,害怕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会因此而暴露。耿秀菊原本看到王博雄第一时间赶到,内心中充满着感动,可看到他此刻的犹豫表情,那些感动顷刻间被失望所取代。
杜宇峰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道:“林主任的故事满怀哲理啊,不过我怎么听着这位要跟服务员睡觉的山里人这么耳熟呢?”
李振民用力摇了摇头,解道:“王书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理应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虽然是他亲大哥,可是我也是黑山子乡的副乡长,我懂得国家的法律义灭亲的事情我不忍心去做,可护短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去做。”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正义凛然。
服务员:带出去要1000!
客气了一番之后,还是由郭达亮坐在首位,林成斌挨着他的右手坐了,耿秀菊坐在他的左手边,他们三个都是乡常委,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其余人都按照顺序坐了,门口的位置被张扬占了,笑眯眯道:“这是结账的位置,谁也别跟我抢!”
林成斌耸了耸肩头:“我说你么走路这么不小心,摔成这样啊?”人家这才叫会做人。
老孙头充满兴奋道:“不单单是乡政府,连工商所学校邮局满大街散的到处都是,小张主任,你说说,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弄出这份大字报来?”
耿秀菊不轻不重的跟了一句:“我相信林主任的革命纯洁性,有咱们纪委秋玲同志看着算他有那想法不敢付诸行动!”
王博雄看了看李振民的请假条,眼睛却没有向他看上一眼:“老李啊,现在正是乡里最忙的时候,下个月乡里还要召开人代会,你这个关头请假,岂不是给我撂挑子吗?”
一碗400?服务员曰:“不!一晚800。
张扬总觉着郭达亮这句话后面还藏着其它的含义,转念一想,这次匿名信加大字报事件把王博雄搞得焦头烂额,真正得到利益的却只有郭达亮,难道这些事情是他搞出来的,这一想法让张扬感到不寒而栗,我靠,假如真的被他猜中了,这姓郭的可够阴的。
小崔、小魏和吴宏进都小字辈们三人级别又低,就是觉得好笑也不敢笑出声来,神情很是窘迫,张扬笑眯眯看着郭达亮,心说你再大能有我大?这厮对自己的局部还是相当的自信。耿秀菊红着脸儿笑骂道:“杜宇峰我真服了你,当着这么多的小青年你也是满嘴跑火车,真不知道你媳妇儿平时跟你是怎么受的?”
郭达亮附和:“最好判个无期,让他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
杜宇峰听到这话却想到了歪处,转过身!的喷出一口酒来,喘了口气道:“咱们一起洗过澡,我看还是郭乡长大些!”
郭达亮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他是个晚的主角,酒自然是少喝不了的,脸色已经喝得通红,郭代乡长向来都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人,他知道再这么喝下去一定要喝醉,右手捂住酒杯,不让小崔继续倒酒了,微笑道:“我可不能喝了,再喝准保当场出洋相,老咯,不但精力不行,连酒量也不行了。”
就在担架进入病房内的时候,耿秀菊苏醒了,看到这么多人围在病房前,马上意识到自己受伤了,正在医院里。
张扬走出传达室的时候传呼响了,电信局终于架好了信号塔,张扬的传呼也终于有了用武功之地,据听说这次一共在黑山子乡架了六座高塔,除了远山都有信号。他拿起看了看,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来是左晓晴发来信息,明天一早坐首班车来黑山子乡玩,张扬三步并作两步的向计生办走去准备给左晓晴回个电话过去,上楼的时候遇到了郭达亮,不知为了什么,今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暧昧神秘,郭达亮向张扬笑了笑道:“小张啊,回头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扬在帮耿秀菊点穴止血的时候,已经悄悄探查过她的伤势,耿秀菊这次伤的不轻,头部在墙上受到重击,后脑出现头皮血肿,估计颅内也受到了震荡,这是她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张扬虽然有办法弄醒她,可是转念一想,现在让耿秀菊苏醒反而会让事态的严重程度大打折扣,张扬存了一个看热闹的心理,他倒要看看,今晚这出戏到底会演绎出怎样的精彩?
张扬把那盒刚才拆封的万宝路放在他办公桌上:“郭乡长喜欢抽,回头我再给你弄几条!”
张大官人宽宏大量的笑了起来,得饶人处且饶人,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改正还是好同志,张扬点了点头道:“别介啊,天黑路滑的,你真摸到鬼见愁下面去咋办呢,明儿再走吧,对了,医药费千万别忘结了。”
李民连连点头:“王书记放心。我一定让耿主任满意!”
服务员曰:“整晚的,都这价,大哥!
陈富强的惨叫声把一帮hetushu.com乡常委全都吸引了过来,不过张扬生气归生气,也没当真要把他往死里打,张大官人前程似锦,才犯不着跟一个刁民一般见识呢,拳脚上自然留了七分力道,饶是如此也已经把陈富强打得鼻青脸肿,乡常委们赶到的时候,这厮已经成为了一个猪头阿三。
听到动静众人慌忙从包间里冲出来,可来到院子中,看到李振东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耿秀菊脸色苍白的瘫倒在地上,殷红色的鲜血正沿着她的脑后汨汨流出,在灰白色的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条蜿蜒的红色小溪。
耿秀菊心中暗骂王博雄薄情寡义,长得高高大大,实则连个男人都算不上,心中满怀怨念低了下去,感觉后脑又开始一阵阵疼痛,不由得呻吟了王博雄却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站起身来秀菊越发感正想抱怨一句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杀人了!”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今晚究竟是个啥日子,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事情发生?
这些医生全都清楚自己担不了这个责任,所以每人主动站出来提出治疗方案,最后还是吴文凯做出了决定,他准备用救护车马上将耿秀菊送往县人民医院,看着耿秀菊仍然昏迷不醒的样子,他也打心底发毛,假如耿秀菊今天真的死了,王博雄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吴文凯把这个决定通报给郭达亮和林成斌,他们两个也表示同意,毕竟谁都对乡卫生院的医疗水准没有任何把握。只有张大官人心里明明白白的秀菊虽然表面上看伤得严重,可其实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止血后,只要静养几天就会没事。可张扬并不想参与太多的意见现在考虑问题比过去要全面的多,李振东打伤耿秀菊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这是一潭浑水,张扬不会盲目的牵涉其中。
刚进大门就看到老孙头正拿着一摞传单走了过来,看到张扬,神神秘秘的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心领神会,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传达室中,老孙头脸上流露出异常兴奋的神情,将一张传单抽出来递给张扬。
吴文凯忙不迭的表示:“王书记,我们正准备把耿主任送往县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
服务员曰:下面200!
耿秀菊听到这句话,心里更难过,想想自己跟了王博雄这么多年,两人的情分竟然还不值得他为自己冒那么一点点的风险,耿秀旭最脆弱的那根神经被触动了,她咬了咬下唇。无比艰难道:“我没事……别兴师动众的了。还是留在这里吧……”说到这里鼻子一酸竟然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郭达亮接过一支抽了一口:“还是外烟有劲!”
此时却开始兴致高涨,这位人大主任咳嗽了一声道:“这次我去华西参观学习,听到一个笑话,是说山里人的……”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很有技巧的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林成斌也来了兴致,恰到好处的接了一句:“当然是享受!”
这一记耳光把李振东间打懵了,也激起了李振东骨子里的凶性,在酒精和耻辱的双重作用下,李振东发狂了,他一把揪住耿秀菊的头发把她死命向后面撞去,歇斯底里的大吼着:“麻痹的,你个臭婊子也敢打我……”
郭达亮哈哈大笑起来,其实林成斌和于秋玲之间啥都没有,这林主任和杜宇峰某些方面有个共同点,两人都喜欢聊荤段子调节气酒桌上的气氛,这样的谈话方式虽然稍显粗俗了一点,不过谁让咱们黑山子乡领导都爱这一口,喝着小酒着野味,聊着荤段子,不知不觉就将彼此的距离拉近了。
张扬拿起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份揭发男女不正当关系的大字报,主角竟然是王博雄书记和耿秀菊主任,张扬不由得有些愣了,对王博雄和耿秀菊之间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可是张大官人并没有想到真的有人敢用这种方法掳王书记的虎须,看来这黑山子乡虽然是穷乡僻壤,可是草莽之中也卧虎藏龙不可小觑!
王博雄笑道:“我老李啊,你就算是请假也应该去找郭达亮同志,他才是乡政府的领导,我主管的是党员工作,你是不是有些职责不分啊?”他话锋一转终于提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老李啊,你是不是因为李振东的事情,心里有情绪?”
李振东喝酒的包间中林子远吴文凯也闻声出来,当他们搞清究竟怎么回事的时候,两人恨不能自己根本没出现过,这事儿麻烦大了,李振东喝醉杀人,从根本上来说,那是和他们一起喝多的,耿秀菊和王博雄那是什么关系?黑山子乡大大小小的干部没有不知道的,得罪了王博雄的后果,谁都不敢想象。
还呆在屋里面的几个人知趣的退了出去,留在这里碍眼干什么?还是留给人家公母俩一点空间的好。
王博雄道:“耿主任住院期的医药费工资,营养费李振东必须负责。”
陈富强拼着衣服也不要了,一个金蝉脱壳,褪掉衣服从床上爬了下去,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张扬照着屁股狠狠一脚,把陈富强踢得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上,张扬冷笑道:“麻痹的,你他妈超生,居然还敢告我的黑状,今天我就阉了你这狗日的。”
耿秀菊抓起卫生纸用力揩了揩鼻子,眼睛通红,鼻子也通红,鼻翼用力抽动了一下道:“你走,免得人家说闲话!”
郭达亮满意点了点头,凑在烟http://m•hetushu•com灰缸上弹了弹烟灰,看似漫不经心道:“王书记去县里了,回头你召集一下,我们去会议室开个会。”
张扬笑了笑,平心而论他对王博雄和耿秀菊公母俩的事情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张大官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纯洁友情的存在,上天给了你一根东西除了尿尿之外难道是为了画画的?物尽其用才符合天道。
张扬对李振民兄弟的下场并没有太多兴趣,耿秀菊的事私人恩怨上升到政治斗争的层面,任何事情只要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就会变得敏感而复杂,正如张扬最初的判断,这是一潭浑水,自己还是不要牵涉进去的好,不但是他这样想,郭达亮林成斌都是这样想。
张扬因为坐在门口所以第一个冲到耿秀菊的身前,他摸了摸耿秀菊的脉息,迅速封住了她身上的几处要穴。
一件事情最后李振东赔偿耿秀菊所有的损失结束。当然对于精神损失这块没有任何人知道。李振民代表他的弟弟。一次性给耿秀菊送去了三千块钱。作为这次意外的精神赔偿。
吴文凯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这厮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倘若在平时吴文凯还敢跟他争辩两句,可今天出了耿秀菊的事情,刚才乡里几个常委对张扬的态度他也看在眼里,跟人家斗,还是先掂量掂量吧,吴文凯狠狠瞪了陈富强一眼,不等他说话,人家陈富强开口了:“张主任,我错了!我改了还不行吗?我这就出院,我再跟你作对,让我在鬼见愁摔死!”
吴文凯看到耿秀菊苏醒,惊喜万分的凑了过去,拿起兜里的手电筒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耿秀菊的瞳孔反射,然后殷勤道:“耿主任,你头部外伤,我们正准备把你送到县人民医院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乡党委书记王博雄迈着大步已经走入了病房,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默闪开一条道路,于公于私人家王书记才是最有资格站在耿秀菊身边的人。
郭达亮点了点头道:“很有道理,咱们的确太闭塞了,必须了解外界的情况,才能跟得上时代的发展。”
郭达亮叹了口气道:“现在乡里乱成了一团,胡乡长被停职,陈副乡长病假,耿主任还在住院,王书记和于副乡长去了县里,现在只剩下我和老林了,小老弟啊,你可得多帮帮我。”
林成斌笑眯眯端起酒杯:“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我比你大!”
郭达亮和林成斌之所以能相处融洽,那是因为他们两个在过去都没有野心,林成斌身为人大主任已经是马上退休的人了,其人想做的就是安安稳稳混日子圆圆滑滑做好人,混到退休保持晚节,郭达亮过去没有野心那是因为他被王博雄、胡爱民两座大山压得抬不起头来,现在胡爱民已经被停职了,郭达亮松了口气的同时,心眼儿也开活络,了望和野心也开始重新萌芽,他暂时没有和王博雄争夺权力的心思也不敢,胡爱民这个鲜活的例子就在面前摆着是他更清楚,这次王博雄之所以顺利扳倒了胡爱民主任功不可没,假如可以和小张主任拉近关系,未来的一切还很难说。
耿秀菊从来都是个不饶人的性子,仗着王博雄给她撑腰,在黑山子乡还真没有多少人敢当面惹她,至于背后的闲话她自当没有听见,可是李振东竟然当面骂她是,耿秀菊岂能忍耐,她柳眉倒竖,一双丹凤眼瞪得滚圆:“李振东,你骂谁?”
满身酒气摇摇晃晃的李东指着耿秀菊的鼻子一字一句骂道:“老子骂的就是你,骂的就是你这个抱王博雄大腿的臭婊子……”
确信耿秀菊没事,李振民也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径直来到王博雄的办公室请假。
张扬这边闹腾的时候,副乡长李振民也来到了乡卫生院,发生了这种事,最恼火和郁闷的就算他了,李振东是他的弟弟,现在把乡党委办公室的主任打了,耿秀菊的乡常委身份还在其次,关键是谁都知道她和王博雄的关系,打了王博雄的女人那还能讨得了好去?在张扬闹事的时候,李振民进去看了看耿秀菊,人家耿主任正在气头上,根本不愿搭理他,李振民心中越发的忐忑,知道这次弟弟可捅了一个大漏子。
包括张扬在内的所有人都暗暗佩服,王书记说话的水平的确不同凡响,短短的一句话,将今晚的事情上升到工作问题,然后又指出李振东之所以这么做,因为耿秀菊举报过他的工作失误,又重点指出李振东是犯罪,将今晚的事件定性。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李振东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恨耿秀菊,而是因为他恨你王博雄王书记,耿秀菊多少有些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倒霉味道,是被你王书记连累的。
山里人问:下面呢?
陈富强看到几位乡领导,以为这下方伸冤了,哀嚎道:“郭乡长,林主任,你们都看到了,他滥用职权,他打我!不是因为超生,是因为我如实向电视台汇报了一些情况,他就把我往死里打啊!”
李振东吓傻了,他刚才只是气急攻心,根本没有考虑到后果,谁想到这一撞,竟然把耿秀菊撞成了这般模样,望着满地的鲜血,耿秀菊苍白如纸的面庞,还不知她是死是活,李振东眼前一黑,酒瞬间全醒了,双腿软绵绵的毫无力量,心中一个声音反复叫着,完了!我成了杀人犯……郭达亮和林成斌看到眼前血腥的场面都不禁皱了皱眉头,当看到这件hetushu.com事的主角时,两人的表情都是异常沉重。
王博雄语气和道:“小耿,你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去县人民医院?”他太在意自己的完美形象。担心这件事的影响继续扩大化。所以这句话问得极其露骨。连围观众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原来王书记不想让这件事继续闹下去。
张扬意犹未尽的在陈富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懒洋洋道:“这孙子超生!我执法来着!”
郭达亮率先反应了过来,他怒不可遏的手指林子远和吴文凯,近乎咆哮般怒吼道:“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李振民也请了长期病假。一是害怕王博雄的打击报复。二是为了撇清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他距离退休已经没多少日子。李副乡长实在不想再牵涉到这无休止的是非中了。
张扬并不知道,现在郭乡长的心中极是高兴又是担心,假如王博雄因为匿名信的事情倒下,肯定是郭代乡长乐于看到的结果,可是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匿名信不是自己写得,那些大字报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联想起之前把红旗小学捅到香港安老先生那里的事情,郭达亮更加感觉到不安,究竟是谁在一步步操纵着这些呢?看得出这个潜在的阴谋者一定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先对付胡爱民,然后又将矛头转向王博雄,下一个呢?郭达亮忽然意识到假如王博雄真的倒下,黑山子乡的领头人就是自己了,内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下一个会不会将矛头指向自己呢?郭达亮虽然是当局者,可是他并不迷糊,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背后的阴谋者一定是黑山子乡七名常委中的一个李振民?郭达亮摇了摇头,他首先否定的就是李振民,身为主管文教卫生的副乡长,李振民只是侥幸躲过了红旗小学事件的责任,他的弟弟李振东现在又出了这件事,李振民简直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从他请病假的事情上就能够看出,这厮急着撇开自己的关系,他应该不是这个阴谋者。
林成斌道:“山里人到深山一家酒店吃东西。
张扬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意识到这黑山子乡表面上看简单,可是内部却是暗潮涌动,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初看简单,可是仔细一琢磨,这每一件事却似乎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从红旗小学失火事件开始,乡领导层内部就开始一场无声的战斗,先是胡爱民的停职,现在又轮到王博雄被个人作风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唯一没有受到牵累,而且从中获利的只有郭达亮,张扬可以看到,别人一定也可以看得到。张扬对郭达亮不觉起了提防之心,他对黑山子乡的内部权力争斗并没有太多的兴趣,通过这些日子的锻炼,张大官人对体制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李长宇把自己放在黑山子乡还是有些抱怨的,可现在却发现越是基层越是贫困的地方干部的内部斗争就越是激烈,而且这种斗争的残酷性和直接性恐怕是在其它部门找不到的,张扬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初步目标,首先要在黑山子乡转为正式编制,寻找机会混入党员队伍中,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要求李长宇书记给他提升一个等级。
一桌人同时哄笑起来,小魏毕竟没结婚,面子薄,借口去洗手间出去了,吴宏进也跟了出去,耿秀菊白了林成斌一眼道:“又是一个老不正经的。”
李振民叹了口气道:“我身体实在撑不住了,糖尿病,高血压,最近视力也不行了,准备去江城找我外甥好好做个全面的检查,工作我是想干,可总不能为了工作丢掉性命吧?王书记,您就准了吧。”
这下所有人明白了,郭达亮鄙夷的看了陈富强一眼,冷冷道:“你活该!”
耿秀菊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可巧李振东刚刚在洗手间吐了刚出来,一双醉眼乜视耿秀菊,咬牙切齿骂了一句:“骚货!”李振东原本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可是他也有个最大的特点,只要喝醉了,那就是天大地大我最大,就是他亲爹来了也一样敢骂,更何况他把这次被免职的事情全都归咎到了乡党委书记王博雄的身上,所以看到了他的老相好耿秀菊,自然而然迁怒到了她的身上。
李振东被派出所关押了一夜,说起来这还是李振民的意思,表面上看是他弟弟李振东打了耿秀菊,可实际上王博雄憎恨的一定是自己,现在耿秀菊在乡卫生院养伤,吴文凯第二天一早就从县人民医院请来了脑外科主任会诊,复诊后证明耿秀菊只不过是头皮下血肿合并轻微脑震荡,没有什么大的妨碍,不会落下任何的后遗症。
老孙头听到小张主任这句话,马上意识到自己兴奋的有些过头了,这也难怪,他一个看门的老头儿,成为门夫已经十二年了,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当然很感兴趣,看到大字报上那些刺激性的言语然产生了很强的代入感,好像跟耿秀菊睡觉的是自己一样,张扬的这番话把他兜头浇醒,老孙头这才感觉到手中的这一摞大字报根本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慌忙填到炉膛里烧了。
张扬点了点头,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这就跟着郭达亮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郭达亮想去上衣口袋摸烟,张扬手脚麻利的拿出了一盒万宝路拆开。
王博雄看到其它人都走了,这才低声道:“秀菊,你放心,我让他们去县里请个脑外科主任回来!”
张扬微微一怔,王博雄在这样的要和图书关头居然去了县里,难道是为了大字报的事情。
耿秀菊虽然对这件事仍然耿耿于怀。可是考虑到王博雄不想让这件事的影响扩大化。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气。在乡卫生院的精心看护下。她的病情也一天天好转起来。
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李振东除了被派出所关了一夜。然后就是损失了一笔让他肉疼的金钱。李振东从派出所放出来后。就带着老婆去县城女儿家暂避风头。整件事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平息了下去。
耿秀菊被第一时间送到了乡卫生院,卫生院院长吴文凯就在现场,而且更不巧的是,今晚是他出面请李振东喝酒的,所以他在这件事情上不可避免的要承担连带责任,现在吴文凯根本不敢去想后果,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耿秀菊平安无事,这样兴许他们今晚陪李振东喝酒的人能够侥幸逃过一劫。
可事情往往就在人们以为风头过去的时候会突生枝节。
张扬表现出少有的谨慎和理性,微笑道:“无论是谁弄出来的,总之跟你我都没有关系,我说老孙头,捕风捉影的事儿你可别跟着掺和,否则说定那会儿这霉运就落在了你的头上。”
王博雄抬起,双目中流露出欣赏的目光:“老李啊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他双手把玩着钢笔,低声道:“耿主任那里虽然受了些伤,可是应该没有大的妨碍,上午县医院的脑外科主任来看过了,我和耿主任谈过,这件事她不会追究李振东的刑事责任。”
郭达亮和林成斌都淡淡的点了点头,两人都明白李振民这次又陷入麻烦中了。
黑山子乡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跳板,而他就像清台山上的一个过客,无论黑山子乡内部斗得如何热烈,只要不触犯他的利益,他都乐得坐山观虎斗。
王博雄做贼心虚的又向后看了一眼,这才小声道:“那……你休息啊,我去给你出气……”
周五的清晨,张扬刚刚走入乡政府大院,这几天他多数时间都呆在红旗小学工地,既然担任了重建总指挥,就要有个总指挥的样子,张扬花费了一番功夫,大概弄懂了其中的流程和枝节,在会计小吴的帮助下,拿出了一个初步的预算方案,说到这里,不能不夸一下小吴这小子,的确是个人精,张扬把他从财务科要出来还真选对人了。
吴文凯成立了一个抢救小组,自己亲自担任抢救小组的组长,乡卫生院的医疗水准很落后,看到耿秀菊满头满脸的血,加上看到她脑后又鼓起一个大包,煞是吓人,几名医生都没了主见,一人提出要给耿秀菊照个CT,可是在九十年代初期连春阳县医院也没有那玩意儿,想做必须去江城市。
服务员曰:睡觉400!山里人愣了,妈呀这面咋恁贵呢。
郭达亮暗赞这子眼皮儿活络,嘴上却装模作样道:“小张啊,你这可是公然贿赂上级领导啊!”
张忽然想起杜宇峰两口子餐桌上说的话,那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王博雄这次想要解释清楚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傍晚张扬做东在四季香请客吃饭,受邀前来的有代乡长郭达亮,他也是今天的主角,张扬打得就是恭喜他升迁的旗号请客。派出所副所长杜宇峰,现在他是张扬的铁杆兼酒友,喝酒自然少不了他,乡政府办公室主任耿秀菊,计生办的小魏和新成员吴宏进也在邀请之列,郭达亮也带来一位至交好友,乡人大主任林成斌,林成斌又带来了他的办事员兼秘书小崔,八个人刚好凑成了一桌。
说到这里所有人又同时笑了起来,张扬也乐得捂着肚子,在场唯一的女性耿秀菊俏脸之上布满红晕,越发显得娇艳欲滴,她啐道:“老林啊,老林,原来你去华西村考察学习就学了这个啊!”
林成斌和郭达亮都知道宇峰是个没上没下的操蛋脾气,而且这厮在酒桌上喜欢说荤段子,没想到这一开口就把话直接奔着他俩来了。虽然平日里两人都是端着架子,可现在算是私下里喝酒们也禁得起玩笑,林成斌笑骂道:“杜宇峰啊就能在这张破嘴上了,满口的黄腔黄调次扫黄应该把你这张嘴带走关上几年。”
林成斌脸色凝重的对小崔道:“马上联系王书记,嗯……所有乡常委都要通知。”
王博雄气脸色铁青,可是碍于张扬的后台,他又不敢过于斥责,嘴唇动了动,丢下一句:“胡闹!”转身离开。
山里人:要是不在这里带走呢?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乡卫生院院长吴文凯:“我说吴院长,这小子什么病啊,你留他住这么长时间?你们家亲戚?当这里是旅社啊?”
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林成斌,林成斌笑道:“我是黑山子乡党龄最长的老党员,我禁得起考验!”
张扬的耳力一向灵敏,听到提起自己的名字自然就留了一个心思,当他听到这厮向海兰诬蔑自己的时候,顿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冲入陈富强的病房把就把这厮从床上拽了起来,甩手就是俩大嘴巴子,陈富强被打懵了,当他看清眼前就是那个煞星的时候,吓得没命大叫起来他的那个朋友也是当天围攻乡政府的成员之一,自然也吃过张大官人的苦头到张扬冲了进来,吓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撒腿就向外面跑。
山里人晕菜了:天哪!这么贵!为什么一碗要800?!
林成斌和张扬虽然没怎么打过交道,可是对这个突然空降的计生办代主任却是闻名已久。他在基层混迹多年,早就修炼出www•hetushu.com一双火眼金睛,王博雄和郭达亮对张扬的客气他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虽然他至今都没有搞清张扬的来路,可是从以上两人的态度上就能够猜到张扬的背后一定有相当强硬的靠山,这种人林主任轻易是不敢得罪的。所以酒宴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林成斌都表现的低调而谨慎,其实他在悄悄观察着形势,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位小张主任是位活跃份子,而且酒量惊人,他几乎和每个人都干了两杯。
李振民从病房里退出来,和张扬一伙人打了个照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招呼郭达亮道:“郭乡长!”又朝林成斌点了点头:“林主任也来了!”
杜峰凭着警察特有的直觉马上锁定了犯罪嫌人,一把抓住李振东的手臂把他反扭了起来,怒吼道:“给我蹲下!”
耿秀菊眼睛红了,她和王博雄的那点事虽然是半公开的秘密,可是没有人敢当面这么骂她,任何人都需要自尊的,耿秀菊虽然可以作践自己的身体,可是她不能作践自己的灵魂,耿秀菊感觉到内心中一直守护的最娇嫩纯洁的部分被李振东撕裂开来,然后用他的臭脚死命的践踏。她咬了咬下唇,忽然尖叫着冲了上去,扬起右手结结实实给了李振东一个耳光。
林成斌?也不像,抛开林成斌和自己的关系不谈,林成斌明年就到点了,他搞这些事情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从利益的角度上来看,林成斌是最不可能的一个剩下的只有一个于秋玲了,从于秋玲平时的为人来看,她为人谨慎,心的也算得上善良,这个纪委主任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的丈夫是县工商局局长徐兆斌,于秋玲来黑山子乡只不过是前来镀金的,在红旗小学事件发生之前,已经传出了她很快要被调去县纪委的风声,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可能。
虽然王博雄对秀菊只是抱着玩玩罢了的态度,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成了这个样子,王博雄早已是怒火填膺。耿秀菊看到王博雄,一双丹凤眼已经是泪眼朦胧,耿主任的表演天分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暴力撞击而有丝毫减退,可怜兮兮的样子拿捏的十分到位,不过在旁人眼中看起来他们两人此刻的表情多少有些暧昧。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张扬知趣退出病房,留给王书记和耿主任单独空间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一间病房内坐着一个熟人,就是当初和村民一起围攻他的陈富强,早就该出院了,可是就快出院的时候,电视台海兰的采访又让他打消了出院的念头,他也看到了那则电视新闻,以为有了这则新闻撑腰,自己多少可以找乡里要点赔偿。张扬路过他门口的时候倒霉的家伙正在跟一个狐朋狗友吹牛呢,说这次要让小张主任不死也得褪层皮。
因为耿秀菊的事王博雄心里本来就郁闷,看到张扬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要生事,有些愤怒的呵斥道:“小张,你干什么?”
谁曾想这一出门竟然惹出一桩事端来,耿秀菊在院子里迎头碰上了红旗小学的原校长李振东,李振东因为红旗小学失火时间被免了职,而且给予行政记过处分,他心情郁闷啊,晚上他过去的几个老友,黑山子乡中学的校长林子远,乡卫生院的吴文凯几个在这里请他喝酒表示安慰,原本也请了李振民,可是李副乡长最近变得更加低调,为了避嫌,根本没有来,这群人聚在一起,免不得勾起了李振东的伤心事,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山里人:我晕!不是吧?那水饺呢?
张扬笑道:“这可算不上贿赂,郭乡长对我这么好,送点小小的礼物也是应该的。”
山里人问:喂!小姐馍多少钱?
陈富强终于悟了,我活该,我他妈脑子有毛病啊,官官相护,哪有我这小老百姓说理的地儿?想清楚了这个道理,他更觉得自己自不量力,现在悔得恨不能把过去说过的话全都咽回去。
郭达亮和林成斌对望一,脸上都是苦笑,这小张主任可真敢折腾,今晚已经够乱的了,他非要在火上添把柴才肯甘心。
耿秀菊也觉察到郭达亮对张扬的拉拢之意,听说他将红旗小学的重建任务交给了张扬指挥,心中一时搞不清这厮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室内烟雾缭绕,让她觉得有些气闷,借口上洗手间,出去透透气。
王博雄当然明白耿秀菊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心中多少也有些歉疚,咳嗽了一声道:“耿主任放心,你所遭受的委屈,我们乡党委乡政府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郭达亮的目光投向窗外:“今天早晨大字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有人存心不想让黑山子乡素净啊,有封匿名信直接送到了县纪委,王书记这次去县里十有八九是为解释这件事去了。”
李振民暗自松了一口气,假如王雄拿着这件事做文章,他弟弟的麻烦肯定就大了,现在王博雄主动提出不将这件事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李振东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成斌笑道:“凡事都有他的两面性,小耿啊,不是我说你,同样的一件事在不同人的眼中会有不同的含义,我之所以说这个故事,是想告诉大家,咱们不能把目光局限在黑山子乡这个山沟沟里,目光要放的远大,这样才能更快的促进黑山子乡的经济腾飞,才能早日改变咱们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他的政治修为果然不浅,居然能把荤段子跟黑山子乡的现实状况联系起来。
郭达亮笑道:“老林,你少卖关子,快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