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章 寡妇的智慧

张扬看了看远处的长途车,那个正装模作样修车的司机也向他看了过来,熟人啊!果然是上次张扬遇到的那个那司机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张扬见到左晓晴心情大好,也懒得跟他计较,拎起旅行袋道:“走,上车!”
耿秀菊猛然转向他们。双目之中流露让人胆寒的光芒。她尖叫道:“你们一个个还不是想看我的笑话?我一个寡妇。值得你们这样陷害吗?值得你们这样诬蔑吗?是不是把我逼死了你们才能甘心啊!”她捂着脸大声嚎哭起来。
回到计生办,张扬这才想起还没有给左晓晴打电话呢,电话拨过去,左晓晴却不在,接电话可巧还是上次的石燕,张扬跟她逗了几句,看到吴宏进走进办公室这才挂上电话。
张扬不觉有些愣了,他自问和耿秀菊之间的关系还没亲密到这种地步,论交他们只是刚刚认识,论工作关系,人家级别也比自己高,就算是做心理工作也轮不到自己,带着满心的迷惑,张扬还是跟着小魏回到了病房。
张扬乐呵呵跳下了汽车:“那成,你上,我推你!”
吴宏进这才把手里的报表放在他面前:“张主任,重建红旗小学的施工队,和他们所进的材料我都审核过了,红笔标出的全部都是有猫腻的地方,还有建筑采用的楼板水泥虽然是指定的品牌,可都不是顶级,不过用来盖小学足够了,估计不会出问题。”
这时候洪玲和陈国伟一起来了,两人买了不少的饮料和食物,陈国伟还专门带了一箱方便面,张大官人有些纳闷了,这两人是去旅游还是去逃荒啊?而且那啥,他俩人怎么凑到一块了?
卫生院院长吴文凯也灰溜溜跟了出来。可是刚到楼梯口。郭代乡长猛然停下脚步。愤然转过头来。脸色铁青的呵斥道:“吴文凯,你这个卫生院院长是怎么当的?乡里把耿主任交给你是让你治好她。你连她的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我看你干脆回家种地去吧!”
张大人毕竟车技生疏,足足用去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汽车抛锚的地方,左家大小姐正站在山间小商店门口眼巴巴的朝山路上看着呢,一张俏脸也是晴转多云,看到这厮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左晓晴笑容中带着那么点冰冷彻骨的寒意。
病房内顿时沉寂了下来,这气氛多少让张大官人感到有些压抑,他轻轻咳嗽了一下:“那啥……耿姐……我觉得你不该这样做!”
张扬笑眯眯道:“不如你漂亮,她冷冰冰的像个冰块,你肉乎乎圆润润的很有真实感!”
郭达亮马上中了会议,事态变得的越发扑朔迷离了,耿秀菊这时候的自杀把黑山子乡原本混乱的局面推向失控的边缘,郭达亮前往卫生院的途中,脑海里始终闪烁着一个问秀菊为什么要自杀呢?
吴文凯一张脸被训的青一阵紫一阵。委屈的连死的心都有了。麻痹的。耿秀菊自杀能跟我商量吗?干我屁事啊?可委屈归委屈。却是不敢顶撞半句。谁让自己职位比人家低呢?
汽车行驶到半路的时候,张扬偏偏熄火了,在倾斜的山路上重新起步需要一定的技术,张扬连续尝试了几次,汽车非但没有打起火来,反而顺着山坡往下溜,吓得洪玲大叫起来,张扬马上把这件事归咎到洪玲的身上,丫的就是一灾星,哪次见到她哪次倒霉。
张扬这才留意到左晓晴的用词,他们,看来这次同去的不仅仅是洪玲一个原本艳阳高照的心理马上变得暗淡无光,张扬忽然发现高空和低谷的距离居然是如此接近,上次自己虽然用苦肉计骗到了左晓晴的真情流露,可几天不见,人家又已经将心灵上突破口重新封闭起来,叫上洪玲他们,分明是对自己不放心,张扬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在左晓晴身上却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心头不禁有些郁闷,不过这厮掩饰的很好,明明心情不好,脸上还是阳光般灿烂,笑道:“人多了热闹,好啊!”
吴宏进脑子灵光,笑道:“郭副乡长那间办公室空下来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张主任去申请申请。”胡爱民被停职以后,郭达亮理所当然的搬进了他的乡长办公室,自己原来的办公室就空了下来,现在还没有做出安排。www.hetushu.com
张扬顿时警惕了起来,耿秀菊既然知道自己解救陈雪的事情,说不定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李长宇的关系。难道她求自己的事情和李长宇有关?张扬暗自琢磨着自己和她的关系显然还没熟到那份儿,假如她说出的是让自己为难的事情是干脆一点拒绝的好。
耿秀菊从枕头后面出一个布包,展开后里面放着两百块钱,这是李振东赔款的一部分:“小张主任,这钱你拿着,毕竟招呼雪儿也要开销不是?”
吴宏进苦笑道:“全当我没说!”灰溜溜退了出去。
林成武的插曲并没有影到张扬的心情,他现在满脑子想得就是左晓晴明天来黑山子的事情,对左大小姐的御驾亲临,张扬的确充满了期待。
吴宏进叫起屈来:“我说张主任,我打来到计生办可就是没日没夜的干,您是不管计生还是建设全都一把抓,给你当小弟我容易吗?我只是一个建议,搞工作原则要讲,可必要的灵活性还是要掌握的,比如说这楼板和水泥,其实只要是合格产品,管他什么等级,您一抬手给人家行个方便,人家得了利益还能忘了你的好处,过去咱们领导可都是这么干啊!”
左晓晴观察入微还是从张扬的脸上看到了他的失落,嫣然笑道:“我每周都要回江城的,假如我不这么做,恐怕我爸妈会担心。”
吴宏进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那……张主任,这件事要不要跟林主任沟通一下?”
张扬就纳闷了,连他自己都没有点把握,却不知这个耿秀菊为何对他如此信任。
林成武慌忙解释道:“张主别多想,只是一点小小的意思,以后咱们兄弟俩时间长着呢?”他通过这句话给张扬传递了一个信息,这只是第一次的见面礼,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这也是一种亡羊补牢的做法。
张扬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耿秀菊这句话不是连自己也一起骂进去了吧?
“你错在哪儿?”左晓晴今天了一身黑色牛仔衣,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优美的曲线,内衬红色高领羊毛衫,红与黑对比鲜明,漂亮的女孩儿无论怎样打扮都散发着楚楚动人的韵味。
张扬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她,目光落在她裹着白色纱布的左手上:“耿姐,以后别做傻事了!”虽然他心里雪亮,耿秀菊这次的自杀行为只不过是做戏,可能让一个女人豁出去做出这样的事情,证明耿秀菊现在的处境的确很艰难。
耿秀菊拿起手绢揩了揩鼻子,眼圈儿仍然有些发红:“小张主任,乡里的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别看他们表面上道貌岸然人五人六,可心里别提有多肮脏多丑陋!”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般炸响在每一个人的头顶,耿秀菊自杀了!耿秀菊的自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左晓晴再也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把手中的大号旅行袋重重塞到张扬的怀里:“今天真是不顺,车子居然会在这儿抛锚。”
耿秀菊道:“小张主任,我女儿明天一早就要回来了,不想她知道这几天的事情,我知道对你还是信任的,你看能不能帮我把她劝回去,假如她不愿意回去,你就送她去青云峰她爷爷那里,总之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把我的事情瞒下来,千万不要让她知道。
张扬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开得不错吧!”他又拧动了一下钥匙包突突突了几声,再次偃旗息鼓,张扬这个气闷啊,原本是想在左晓晴面前炫耀炫耀,这下可好露脸的事突然变成了丢脸,张扬叹了口气道:“可能得推推!”
郭达亮闭上眼睛,剩下的只有一个胡爱民了,胡爱民虽然主动承担了红旗小学失火事件的责任,可是他未必会甘心失败,在这件事上,胡爱民肯定对乡党委书记王博雄抱有相当的仇视,想到胡爱民,郭达亮终于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一定是胡爱民为了报复,所以找人策划了匿名信和大字报事件,这是一场报复,这一定是一场报复。
张扬看到左晓晴的目光不善,马上就表现出谦虚诚恳的态度:“左晓晴同志,我深刻检讨我的错误!”
吴宏进一开门,随着他进来的就是一股厕所m.hetushu.com的尿骚味,张扬皱了皱眉头,眼看天气越来越热,这隔壁女厕所的味道也越来越浓了,这计生办只要一开门厕所的味道就往里面飘,张大官人很郁闷。
“你会开车?”张扬诧异的问道。
左晓晴总觉着这厮话中还有着那么另外的一番含义,稍稍一品,不觉脸上一热,不无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张扬接着又看到了背着书包坐在远处树荫下的陈雪,小妮子低垂着头,正专心致志的看着英语书呢,也许是感应到了张扬的目光,她抬起头来,一张清理绝伦的俏脸却没有太多喜悦的表示,只是微微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又垂下头去接着看书,张扬更觉陈雪这丫头没有良心,自己总算她的救命恩人,可陈雪见到自己简直就像个陌生人一样,目光中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情,流露出的只有淡漠。
耿秀菊听到答应,抹干眼泪,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你一定有办法的,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
张扬愣了,这事情比让他开口去求李长宇还难,虽说自己是陈雪的大恩人,可人家未必把自己当成恩人待啊,再说了,明天左晓晴要来黑山子,自己肯定要把所有时间奉献给她的,怎么抽出时间去理会陈雪呢?
耿秀菊似乎根本没给他面子的打算:“你出去,让我静一静!”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把信封推了回去:“林经理啊,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原则上的事情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其实钱这个东西是挣不完的,林经理何不做得稳妥一些。踏实一些,人总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这句充满了教训人的成分。
吴宏进低声道:“工程队是林成武的,他是林主任的弟弟,咱们乡里的活一直都是他干,这个人我知道,大面上还是能过得去的……”吴宏进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吴宏进看到张扬的表情,已经猜到他烦恼的是什么事情,笑道:“张主任,这味儿不好闻吧?”
张扬这才明白来耿秀菊已经听说了他救陈雪的事情,看来这春阳县城果然是小的很,其实张扬救陈雪也是纯属意外,对陈雪这个冷冰冰的女孩儿并没有太多的好感,这次妹妹赵静也是因为陈雪的缘故而被无辜连累,虽然张大官人也承认陈雪长的美丽动人,可是这小丫头表现出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的确让他不爽,微笑道:“小事情!”
张扬看都不看就推回到吴宏进的身边:“不是说过了吗?所有的材料都要用最好的,有猫腻的地方让他们改,不愿改的让他们滚蛋,黑山子乡大大小小的建筑队多了,我还不信没人想接这活儿。”
耿秀菊激烈的反应彻底把这帮人给震住了。林成斌率先退了出去,然后是张扬,郭达亮最后一个离去。这并不是他想落在最后。是因为刚才他来的时候冲在第一,想要充分表现出对同志的关心爱护。麻痹的早知道要挨骂。孙子才冲在第一呢。
吴宏进关上门,张扬拿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两下,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他大爷的,这地儿没法呆,回头我要打一报告,说什么都要让乡里给换个地方办公。”
耿秀菊是在医院中用手术刀片割开了左手的脉门,流了很多血,可是幸亏被及时发现在左手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她的外甥女小魏和卫生院长吴文凯分别站在床的两旁吴文凯是真的怕了,这位耿主任虽然没什么名份,可谁都知道她王博雄的人,一天没有出院天就要保证她平平安安的,否则追究起来,自己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通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之后,郭达亮很快就明确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越是暗潮涌动的时候,自己越要做到稳如泰山,对任何事都要奔着公平公正的处理态度,千万不可以让别人看出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王博雄不在乡里的时候,他要尽量把乡政府内部的混乱气氛给压下去,这就是气魄,这就是胸怀,这就是一个代乡长应有的大将风度。
“还没到手呢刚学没几天!”
小魏等到郭达亮几人走出一段距离,这才小声道:“我姨想要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和_图_书张扬这才明白左晓晴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和他保持距离,而是利用洪玲他们当幌子,笑嘻嘻问道:“担心什么?”
陈雪犹豫了一下,还是拎着书包走了过来,左晓晴友善的笑了笑,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耿秀菊也是刚刚听到的消息,张扬从太子爷杨志成的手中救出了女儿可不是小事情,对她们母女俩可谓是一件大大的公德。关于那件事的版本有许多,只有一点可以确定,张扬在那件事上完全占据了上风,更证明了王博雄对张扬的推崇不是平白无故的,耿秀菊从他的口风中明白,张扬的背后就是县委书记李长宇。耿秀菊叹了口气道:“小张主任,我想求你一个事儿!”
张扬听出了他话中隐藏的威胁,冷笑道:“林成武,我这人就这个脾气,一是一二是二,认准的事情,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合同既然你签下来了,工程就得给我按照标准干,假如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
耿秀菊已经看了张扬的为难表情,她叹了口气道:“小张主任,我知道自己是没资格开这个口的,可是我家雪儿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你救过她,说话对她还有些用,换成其它人她根本不会搭理,小张,我求你了,我不想女儿知道我的事情,我不想她看不起我……”耿秀菊说到这里眼圈儿不由得红了,鼻子一酸,两行泪水滚滚流下。
可事情往往都是一波三折的,郭代乡长想得如意,可是计划毕竟不如变化,这边他刚刚召开乡政府工作会议,提醒政府工作人员不要相信那些毫无证据的谣言,更不可以讹传讹,正讲到激动之时,卫生院副院长王伟惊慌失措的跑进来,尖声道:“耿主任割脉了!”
当晚林成武就来到张扬宿舍拜访这位重建总指挥,这次的重建不仅仅是乡红旗小学为了应对不久后安老先生的来访,乡里所有的红旗小学都要进行重新的修整,单单是工程款项就达到五十万,乡里只给了二十万的预付款,剩下的需要林成武垫资,林成武并不担心乡里会拖欠自己的工程款,虽然黑山子乡的经济状况一直都不怎么样,是因为他亲大哥林成斌是乡人大主任的关系,林成武的回款还是能够保证的,如果偷在建筑材料上稍稍动一些手脚,林成武的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从林成斌担任副乡长的时候起,林成武就开始承包乡里的工程旗小学建设那会儿,他还没有现在的实力承担的只是一些围墙下水工程,今年他已经逐渐做大了为黑山子乡有数的几个百万富翁之一。
“我倒是想骗,你肯给我这个机会吗?”
张扬停下脚步,微笑道:“小魏啊,什么事?”
郭达亮走入病房,看到耿秀菊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耿主任,你是一个国家干部怎么可以做出这么幼稚冲动的事情呢?”
“废话!赶紧关门!”
张扬一向见不得女人落泪,耿秀菊虽然作风上有点那啥……可人家毕竟也是做母亲的,她付出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陈雪,再说了天下间哪有一个做母亲的不想在女儿面前留下一个美好的形象。想到这里张扬终于点了点头:“我试试看,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能够完成耿主任的任务!”
林成武冷哼了一声摔门而去。
张扬点了点头,凭他和郭达亮的关系,要间办公室应当是一句话的事儿,笑道:“就你小子鬼主意多。”
张扬打断了他的话:“我说你小子是跟我干还是跟他干的?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啊?该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吧?”
张扬和耿秀菊的私交还不错,从来到黑山子乡以来,这位老大姐对他一直都算照顾有加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
“去死!”左晓晴小声骂了一句,红着脸钻进了驾驶室内。
张扬愣了,去清台山游玩不是左晓晴跟他两个人去吗?怎么又干洪玲什么事?
“在别人那里行得通,在我张扬这里就行不通!”张扬霍然站起身来,目光中流露出让人生畏的凛然之色:“咱们是盖得小学,以后孩子们要在里面上学读书,他们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我们的希望,我们可以委屈自己,却不能委屈孩子,那是对人民的不负责www.hetushu.com,那是对国家的不负责!”张大官人自然而然的上纲上线,有一点绝不能否认,张大官人是有良心的,昧心的事情咱不干,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红旗小学的事情上已经先后倒下了一批人,这让张扬在重建上所持的态度变得更加谨慎,他力求做到万无一失,正如郭达亮所说,这件事如果做好了就是他进入官场以来最大的一件政绩,有了政绩张扬就有了向上的资本,这小小的黑山子乡显然容不下张大官人的雄心壮志。
张扬的一句话弄得左晓晴脸儿红到了脖子根。
耿秀菊满怀感激的看了张扬一眼:“小张主任,你是好人,上次雪儿的事情多亏了有你。”
陈国伟坐在副驾上,脸都吓白了,他的胆子比起几位女生都不如。
“让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站在这里等了这么久,饱受几十名目光的骚扰,忍受着非人的待遇,我有罪,我该死!”
吴宏进却不知道张大官人复杂的内心,望着张扬慷慨激昂正义凛然的面孔吴宏进一颗心热血沸腾了,青天呐!这样的好官实在太少见了,可吴宏进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样拒腐蚀永不沾的好官,在制度中恐怕要寸步难行,小张主任恐怕很快就会被碰得头破血流,吴宏进暗暗感到惋惜。
郭达亮愣了,当着这么多人耿秀菊摆了这么一道。掉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尴尬到了极点。再说他的身后还跟着林成斌、张扬几个随着职务的上升。面子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郭代乡长很郁闷的发现。这娘们让他失了面子。
张扬知道被左大小姐识破了话语中暗藏的暧昧,仍然厚着脸皮道:“要不你推我?”
“啥?无照驾驶啊!”陈国伟眼珠子差点没吓掉出来。
张扬按捺住追上去很揍他一顿的打算,犯不着跟这种小人生气。
人有钱了,气魄自然就大了些,林成武通过金钱开路,不但在黑山子乡,就是在县里也有些关系,对于小张主任来黑山子乡以后的事迹,林成武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不过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他一直和张扬没有接触的机会,想不到这次乍一交手,张扬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林成武原没想到郭达亮会把这个重建的任务交给张扬,所以也没有提前去做张扬的工作,现在出了事情再想修补关系,毕竟有些迟了,可是林成武信奉一个原则,这世上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儿,任何事情都是有价钱的,更何况他想让张扬做得并非是什么违反原则的事儿,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过去,工程质量差那么一点,应该没啥大不了的。
张扬对林成武的贸然访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他表现的也是相当的客气,两人虚情假意的客套了几句之后,林成武直奔主题,拿出了一个信封悄悄放在张扬的面前,低声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里面是两千块钱,林成武觉得这些钱打发张扬足够了。
张大官人的观察力可不是一般的强悍,很快就看出陈国伟望着洪玲的目光充满了深情,心中暗叹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孩子十有八九要被这小八婆祸害了。
耿秀菊短时间内已经平静了下来,跟刚才歇斯底里的模样判若两人,这更证明张扬的猜想,耿秀菊刚才是故意作戏,以自杀来挽救自己贞节烈女的形象。难怪说女人是天生的表演家,耿秀菊这次的自杀行为根本就是为了扭转劣势的一个手段,看清了这一点,张扬对黑山子乡的领导层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任何职位都不是轻易得到的,这些人能有今日的位置全都有各自的手段和本领。
左晓晴取出她的驾驶证:“拿证四年了,开得一般,不过当你师傅应该足够了!”
耿秀菊道:“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我不为别人也会为我女儿着想。”这句话等于明白的告诉了张扬,她从来都没有真的想过要自杀。
耿秀菊使了一个眼色,小魏退出病房反手把门带上。
左晓晴却道:“等等洪玲他们!”
陈国伟推开车门跳了下去,探身向不远处的山崖下看了看感到一阵眩晕,慌忙转过身来。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收到了左晓晴的传呼,汽车在半道儿抛锚了,张扬一想就明白了,左晓晴八成是遇到和_图_书了自己初来黑山子乡的经历,慌忙回了一个传呼过去,说自己马上到,适逢周六,乡政府的两辆汽车都已经出去公干了,张扬只能求助于杜宇峰,杜宇峰正忙着一起刚发生的抢劫案,抽不出时间送他,直接把车开到了乡政府门口,让张扬自己开车去接。
洪玲看到左晓晴就叽叽喳喳的飞了过去,陈国伟和张扬因为一个宿舍的缘故,也算得上比较熟悉,他也是最近和洪玲有所发展,说起来还是洪玲主动追的陈国伟,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纸,没出几天,两人居然打得火热,这是张扬没有想到的,按照他的想法,洪玲这样的小八婆注定一辈子的老处女,却没想到陈国伟竟然让她给迷住了。
张扬指了指身后的面包车:“大家上车!”他又向陈雪道:“陈雪,一起走吗?”
林成斌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张扬却是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他对吴文凯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
左晓晴初听张扬说漂亮还是很开心的,可接下来的话马上让她哭笑不得,哪有这么形容人的,再说自己有他说得那么胖吗?左晓晴伸出纤手,在张大官人的手臂上狠狠拧了一下,张扬的脸上流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咱预备党员的意志,那可不是一般的坚韧。
张扬开动小面包,沿着盘路向大山深处驶去,望着道路旁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初次来到清台山的左晓晴和洪玲都有些紧张,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陈雪从小在山里长大自然不会感到害怕。
左晓晴俏脸一红,低声嗔道:“担心我被坏人给骗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实习,张扬已经能够开车上路了,虽然说山路险峻,只要开慢些也没什么问题,喜孜孜的接过了车钥匙,启动引擎就朝山下去了。
左晓晴微笑解释道:“是我邀请他们一起去的。”
耿秀菊居然被张扬说红了脸,有些尴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跟兄弟见外!”
不等吴宏进开口,张扬就叮嘱道:“从明天开始给我盯紧了工程质量,任何一个地方出差错,都让他给我滚蛋!”
林成武看张扬笑容猛然一敛,心中顿时感到不妙,坏了,这钱只怕是送少了,林成武想歪了,别说他这点钱张扬根本看不上,就算他拿再多的钱出来,张扬也不会动心,他的眼光放得长远,根本不会被这点儿蝇头小利所动,看得远才能走得远,想走得远就不能被眼前的利益所诱惑。
陈国伟头上直冒冷汗,兢兢道:“张扬,你啥时候拿得驾照?”
林成武有些怒了,你张扬无非是一个计生办主任,不知郭达亮哪根筋不对让你负责这件事,我也没求你什么大事,无非是想让你手下松一松,工程质量我也没说不给你保证啊,再说了我哥是乡人大主任,我也四十多岁的人了,你一个小屁孩不给我面子,怎么也要给我哥一点面子,他讪讪收起了那个信封,低声道:“小张主任,做人还是留些余地的好,这年头谁都有用着谁的时候。”
张扬瞪了他一眼好气道:“你是谁的人?要不要我帮忙把你调到林成斌那儿去?”
林成武刚走,这边吴宏进又敲门进来,他本来就住在隔壁,这边有什么动静,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张扬拍板定案:“马上去告诉他们,建筑材料一定要用最高标准,愿意干就干,不愿干就滚蛋!”
左晓晴小声对张扬道:“那女孩儿好漂亮!”
张扬马上板起了面孔:“我说耿姐,你这是啥意思啊?我既然叫你姐,陈雪就是我外甥女儿,我这做弟弟的帮姐姐做件事还要报酬吗?把钱收回去,别寒碜我啊!”张扬装出生气的样子站起身来,生气是假的,可想走是真的,他一刻也不想留下了,保不齐耿秀菊又会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来。
张扬了那信封一眼,已经估计出了其中的数量,心中暗骂,打发叫花子呢?虽说他并没有收取贿赂的意思,可林成武的表现多少有些蔑视自己,张扬的口气些不善了:“林经理什么意思?”
郭达亮一行刚刚走到卫生院大门前,计生办小魏在后面追了上来,有些怯怯的叫道:“张主任!”
后面坐着的三个女孩儿也下了车,左晓晴来到驾驶室前微笑道:“张扬,你下来推车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