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章 找虐我就满足你

林成武的口气完全软了下来:“哥,看这次还得你出面,你是乡人大主任,他再怎么着也得给你面子是不是?”
张扬微微一怔,马上意识到这个电话十有八九是李长宇让他打的,低声道:“要不要通知乡里准备一下?”
张扬的话直截了当:“假如你答应接受这个工程,明天我一准让吴会计给你把第一批工程款划过去,如果你害怕那就算了。”
“什么叫差额选举?”张扬有些迷惑的问。
张扬冷笑道:“你拿了乡里的二十万预付款,你和你的工程队中一共有七个超生的,按照最低罚款额赔付,也要拿出来十多万,一共是三十多万,这里的东西加起来还不到二十万,林成武,我没找你要钱都便宜你了!”
耿秀菊叹了口气,充满感激道:“上次的事情多亏了你了,幸亏你帮我瞒住了陈雪。”
林成武听出大哥的心情不好,也就没敢追问。
吴宏进忍不住提醒张扬道:“张主任,那些材料都是林成武进的!”
当年就是杜宇峰把他一手送进的监狱,不过乔四并不恨杜宇峰,他被关的一年多时间里,还多亏杜宇峰照顾他瞎眼的老娘,还把杜宇峰当成自己的恩人,一年半的监狱生涯,居然彻底让乔四接受了洗礼。出来后他洗心革面做个好人,踏踏实实干活,老老实实侍奉瞎眼老娘,是个远近闻名的孝子。
林成斌听出郭达亮日俱增的官威,心中有些不爽,这他妈才当上了一个代乡长就成了这个样子,日后要是成了县委书记那还了得?心中腹诽着,嘴里却是不能说出来的。
林成武其实并没有回县城,他一直都留在黑山子乡的家中静候着乡里的反应,可是传来的消息却让他目瞪口呆,红旗小学开工了。负责传递消息的手下苦着脸拿着一张超生罚款单:“林总,这狗日的太嚣张了,我们只不过是停工,他给我们七名生二胎的工人都下了超生罚款单,还有一份是您的……”
长途车张扬尘而去,张扬抽了抽鼻子,心里也因为左晓晴的离去感到有些发空,看来自己的确是有些陷进去了,想起红旗小学的麻烦事,张扬很快就忘记了这定点的失落感,开着面包车直接来到了现场工地。
张扬眯起双目,大气磅礴的表情让乔四忍不住感到有些后悔,看人家这气势,自己提出工程款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小家子气。
郭达亮还是打电话给林成武求了情,临了还提出人家林主任正给张扬忙活人大代表的事情呢,张扬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面子一定要给他。不过张扬刚刚把乔四的工程队请进来,总不能转眼就让人家走。于是提出让林成武分给乔四他们一些活干,郭达亮并不想过多的掺和到红旗小学重建的事情中来,他表示让张扬自己看着办。
“他们说上次被砸伤的两个工友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赔款,而且这个月的工钱也没有发下来,所以……”
张扬一听就火了:“他们的工资发不下来干我屁事?找他们老板啊!”他很快就回过味来了,这件事十有八九是林成武折腾出来的,麻痹的,行啊!居然敢给老子来这一套,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为什么?”
耿秀菊点了点头:“基本上已经好了,只是人在这里呆久了反倒不想出去,害怕听外面的人乱嚼舌根子。”
乔四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可并不是一个傻大个很快就弄明白了,人家小张主任让自己来接手根本就是想对付林成武,这分明是拿自己当枪使啊!
张扬闭上眼睛想了想,果断作出了一个决定:“小吴,明天让林成武和他的那帮工人给我滚蛋,马上给我联系新的工程队。”
林成斌骂归骂可心里还是向着自家人的,仔细想想自己和张扬之间一直都没有什么矛盾,而且通过郭达亮的引荐彼此间表现的还算友善,再说了,马上县里乡里召开人大会议,张扬的代表名额不还得靠自己张罗,如果自己开口求他,想来和*图*书张扬应给他这个面子,可林成斌又想起自己是人大主任,张扬只不过是一没有编制的计生办代主任,要是主动找他,岂不是让这厮以为自己怕了他,考虑到最后还是给郭达亮打了个电话,假如不是郭达亮想推卸责任把这件事推到张扬的身上,也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小事一桩,别老是挂在嘴上,对了,马上就要召开乡人大代表会议了,你难道就打算在这里窝一辈子吗?”
林成斌狠瞪了他一眼:“你是你我是我,别什么事都带上我啊!”
林成武以为他哥说的是他给张扬送钱的事情,他有些委屈的说道:“以往都是这个路子,原本这件事是乡里定下来的。最早是胡爱民负责,我当然少不了他的好处,可谁成想一转眼乡长变成了郭达亮,我也没亏待他,谁又能想到郭达亮收了我的好处,却把这件事交给了张扬,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红旗小学重建的事儿跟计生办挨上吗?”
夜幕已经降临,红旗小学上却是灯火通明,原本重建小学也不是什么复杂的工程,加上工地上任何东西几乎都是现成的,只要工人入场,马上就能够开工。
张扬对即将到来的乡人大代表会议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一个乡长两个副乡长,这种好事怎么也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毕竟自己根基尚浅,连党员都只是一个预备的,随着他对体制的了解,也清楚了凡事不一步登天的道理,就算县委书记李长宇一心一意的帮他,也得做出成绩才能破格提拔他,不过张扬现在的职位和权力,当选乡人大代表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耿秀菊笑了起来:“我是没什么希望的,这个乡委办公室主任已经当天怒人怨,假如我要是当了副乡长,恐怕有人更要把大字报贴到春阳电视台了。”
乔四听得热血上头,人家这话说得在理,如果不是自己还有些本事,人家根本不会答理自己,利用就利用,哥怕过谁?乔四抬起头,大眼珠子转了转:“得,这件事我答应了!”
吴宏进叹了口气:“他家在县城,周六就回家了!”望着空空荡荡的工地,吴宏进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张主任,工程进度拖不得,如果安老先生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样子,恐怕他一定要发火的。”
耿秀菊笑眯眯道:“在说小吴呢!”
吴宏进愣了,十分为难的说:“张主任,这工程队的事情是乡里定下来的,合同都签下来了,咱们要是单方面撕毁合同,岂不是让林成武得了理去?”
耿秀菊低下头去,沉默了好一会方才道:“乡里最近乱成一团糟,很多事情看来都跟选举有关。”
“这次要选出一个乡长,两个副乡长,耿姐也有机会啊!”
杜宇峰给乔四引见了张扬,然后张扬将自己的意思简略的说了一遍。
算起来他已经有很时间没有和海兰见面了。所谓的见面是面对面那种。每天晚上张扬都会在电视前收看海兰主播的夜新闻。不知那位美丽的女主播是否已经淡忘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
“林成武算什么?跳梁小丑而已,老子都没心情玩他!”张扬提起这厮就有些火大。
例会结束以后,张扬抽了空去了一趟乡卫生所,探望了仍然在住院养伤的耿秀菊。
魏红着脸道:“去打水!”拿着热瓶逃了出去。
张扬经她一提醒马上明白了,笑道:“怎么?这么快两人就勾搭到一起去了?”
刘海涛接到电话之后说:“下午李书记要去你们那里突击检查工作!”
正说话的时候,杜宇峰走了过来,老远就嚷嚷着:“我说小张主任,这车您都用两天了,也该完璧归赵了吧?”来到指挥部看到张扬脸色不善,不由得愣了愣,一问之下原来是这档子事,杜宇峰道:“林成武那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这两年通过他大哥的关系基本上把黑山子乡的建设工程都拿下来了,钱挣了不少,心却越辩越黑了。”
张扬对孝子从m.hetushu.com来都是有好感的。眼前的乔四无非就是一个春阳的李长宇,也能算一个虽然苏老太不是他亲娘。可是长嫂比母啊。张大官人始终认为。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母亲都不孝敬。那么就不用指望他对别人付出真心了。
林成斌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做了总结性的发言,并着重指出接下来的重点任务是迎接即将到来的县人大、政协两会。以及在此之前要召开的黑山子乡第十届乡人大代表会议。
张扬冷冷看着林成武:“我看谁敢动,这红旗小学里面的任何东西全都是国家财务,谁敢动就是抢劫,抢劫就是犯法,犯法就要坐牢!”
乡里唯一的工作亮点就是在计生办小张主任的身上,张扬接管红旗小学重建指挥工作后建设工作如期的进行着。乔四中途加入虽然让很多人感到不解,大家也看到正是因为乔四队伍的加入,大大加快了红旗小学的重建进度。这也是为了完成在规定的时间内重建红旗小学的任务。
“就是你们计生办吴宏进!”
林成武怒道:“这些东西全都是我的,我拉走自己的东西犯哪门子的法?”
张扬比他更加痛快:“答应了现在就给我拉队伍开工,工程图纸材料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合格的先用着,不合格的全都给我放在一边等着退货。”
张扬笑眯眯道:“你也给我记住,等我回头算好了帐,明儿给我把钱补上来啊!”
乔四笑道:“我怎么听都觉着好像是让小张主任利用了呢?”
耿秀菊道:“每次召开乡人大,都像是打一场仗,这次也不会例外。”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上届搞差额选举,非让出来当那个差额的候选人,乡里人管这叫相公,叫望蛋,差点没被人笑话死,这次我无论如何不受他们摆布了。”
在这件事上张扬觉着自己给足了林家兄弟面子,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记着那个代表的名额,是因为林成武做建筑的确比乔四的工程队专业。
郭达亮听说这件也是一怔,因为正逢星期天的缘故,乡里发生的情况并没有及时传到他的耳朵里,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郭达亮忍不住埋怨了两句:“我说老林啊,你那个兄弟也太不懂事了,红旗小学重建工程的重要性不要我提醒了吧,现在赶工期都怕不能及时完成,他倒好,居然敢停工,这不仅仅是给小张作对,这是不给我们乡政府面子!真要是闹出事情来,最后不还得咱们乡政府来埋单?”
张扬从指挥部里走了出:“嗬!林经理啊,这么快就从县城回来了?”
郭达亮可能是也觉着刚才自己的口气有些过了,毕竟林成斌是他的老领导,他低声道:“这样吧,我给张扬打个电话,把这件事说开了,至于你兄弟那边,由你负责,总而言之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保质保量的把工程给干完了!”
张扬笑道:“其实让人利用未必是件坏事,就怕你没有被利用的价值!”他这句话说得直白无比。
张扬一听就动了心,让杜宇峰马上联系乔四,可巧乔四正在乡里买东西呢,接到电话就骑着他的挎斗摩托车赶到了,乔四身高体胖,加上皮肤黝黑,看起来就像一头站立的黑熊,刮了一个光头,头上还留着几道刀疤,一脸的凶相,难怪不受乡政府待见。
这时候张扬的传呼响了,他看了看留言署居然刘海涛,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和李长宇有关,他向耿秀菊匆匆告辞,马上回到计生办办公室内回了一个电话。
“不用,该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李书记最讨厌别人弄虚作假。”
“啥?”吴宏进顿时到小张主任动了真怒,这次是明刀明枪的跟林成武干上一场了。
张扬冷笑道:“好!没人敢干是吧,反正林成武留在这里也是跟我操蛋,我不如尽早把他请出去,吴宏进,给我去雇几名农民工,把林成武的设备材料全都给我扔出去。”
张扬不忘叮嘱道:“有件事你务必给我记住,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m.hetushu•com就是盖好楼,工程质量,建筑材料不能有一分一毫的马虎,其它的事情全都不要你去过问。”
可现在让林成罢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心有不甘的叫唤着:“我前期工程都已经开始了,材料也进场了,他张扬不能这么干啊,说让人顶替我就顶替我,以后咱们兄弟俩脸还往哪儿?”
工地之上空空荡荡,除了一个负责看料的工人,其它人全都不知去向,吴宏进看到张扬从车里下来,慌忙跑了过来,苦着脸道:“张主任,那些工人全都不愿意干了。”
他咳嗽了一声道:“老郭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刚才已经狠狠说了成武一顿,可小张主任把合同给撕了也太……”他本想说猖狂来着,可想起郭达亮和张扬的关系,这个词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左晓晴透过去窗看着外笑得阳光灿烂的张扬,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舍,她咬了咬樱唇,终于还是拉开车窗:“张扬,要注意身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千万不要蛮干!”
张扬在鼻子前扇了扇,做出厌恶万分的表情:“我靠,你他妈从来不刷牙吗?口气真大!”
林成武看到超生罚款单上清清楚楚写着自己的名字,罚款金额那一栏上居然写了两万,咬牙切齿道:“真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国家干部然公报私仇,流氓!无赖!”
张扬又提起找工程队取代的事情杜宇峰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一批人,这人叫乔四,过去因为打架斗殴蹲过局子,光棍一条,去年才放出来,因为没有事情好干,就纠集了一帮小弟兄干起了建筑,不过他盖的多数是民房,工程质量一流,此人虽然蹲过监狱,可为人还是有良心的,从不挣昧心钱,在乡里的口碑还算不错,不过因为没什么背景所以乡政府是从来都不用他的。”
杜宇峰为了避免麻烦一直躲在指挥部里,听到张扬的这番言论差点没笑破肚皮,心说林成武你他妈不是找虐吗?没事招惹小张主任干嘛?
张扬把左晴一行送上了长途汽车,又专门给司机交代了几句,现在往返春阳和黑山子的长途司机少有不知道小张主任的,业内已经有了一个传言,宁惹乡委书记别碰计生主任,人家乡党委书记是个讲道理讲原则的人,那计生主任却是个争强斗狠蛮不讲理的角色,不是有句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嘛!
林成斌听郭达亮这么说,知道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这才放下电话,忍不住骂了一句:“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如何了?”
张扬道:“郭代乡长这次可以把代字去掉了。”
林成武闹了这么一出,谁成想到落得了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心里自然恨上了张扬,可是表面上还得和和气气的。
张扬道:“竣工当天,工程款会全部划拨到你的账户上!”
有了郭代乡长的这句话,张扬当即作出了决定,红旗小学的教学楼仍然交给林成武继续建设,至于其它的教室修缮工作全都分给了乔四,这样一来能加快工程进度,二来对双方都有了交代。
林成武怒视张扬:“张主任,你什么意思?这合同上白纸黑字都写好了,由我负责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你让乔四他们这帮人来究竟想干什么?”他扬起手中的文件袋,里面装着乡里跟他签署的合同。他以此想告诉张扬,自己才是合法的建筑商。
吴宏进建议道:“不如给郭乡长和林主任打个电话。”
耿秀菊从床头拿出一本选举法:“送给你,自己回去看吧,里面的弯弯绕绕我也糊里糊涂的,反正就是一句话,三个人中有个是相公,纯粹是陪绑的。”
张扬笑了笑:“耿姐,身好些了吗?”
林成武火了,局势已经闹到这种地步,已经不由得他半点退缩了,他转身向后面的工人命令道:“把咱们的工程机械,建筑材料全部拉走,明天我到法院跟他说理去。”
“你不接最好,这里的事儿已经乱了,你跟着掺和什么?非得把我祸害进去才甘心吗?”
hetushu.com林成武小声嘟囔着:“不就是盖小学吗,哪有那么多的麻烦事,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接这个工程,又没几个钱赚。”
乔四虽然胆大,可遇到这种官面上的事儿总得有些顾虑,他摸了摸光秃秃的后脑勺道:“林成武那货我从来都不待见他,可他哥毕竟是乡人大主任,而且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已经签过了合同,听说预付款都给了,我半路上杀进来恐怕不太好吧?”乔四毕竟是第一次和张扬打交道,他并不知道张大官人的真正实力,对他的了解仅限于张扬以寡敌众勇战下清河村四十三名村民的事情,就是那件事乔四也没有全信,只有亲眼看到的才是真的,和张扬谈话的时候他也在掂量着张扬的份量,心想如果单对单,自己肯定分分钟可以把张扬拿下。
晚饭张扬就他的临时指挥部中吃的,乔四和杜宇峰也留下来喝酒,吴宏进按照张扬的吩咐发完了计生罚单,也回到指挥部,向张扬汇报了一下进展情况,张扬笑了起来:“林成武居然有四个孩子,只缴过一次罚款,这次我让他把欠款全都给我补齐了!”
“哪个小吴?”
林想给大哥打个电话,可转念一想现在麻烦他好像不太好,自己反正是跟乡里事先签过合同的,张扬这么胡搞从任何方面都是站不住脚的,他慢慢放下电话,站起身:“把兄弟们叫上,我们去工地看看!”
“林成武呢?”
“有些事情早晚都要去面对的。”张扬一语双关的说。
张扬白了他一眼,这吴宏进太谨慎了一些,瞻前顾后,跟自己的行事风格不同:“什么林成武的?乡里给了他二十万预付款,你好好给我算算,去掉这些材料,他还欠我多少,明天我让他这把钱送来。”
“有倒是有,可林成武签下来的活谁敢接手?”
张扬笑道:“聊什么那么开心?”随手将带来的一袋水果放在床头柜上。
乔四忍不住向杜宇峰看了一眼,心说好嘛,骂林成武岂不是连林成斌也一并骂进去了,这小张主任究竟是什么来头,连人大主任的面子都不买?看到杜宇峰平静无波的表情,似乎对张扬拥有着十足的把握,乔四心里莫名其妙就有了信心,他点了点头:“冲小张主任这句话,我马上就开工。”
张扬冷笑了一声,走到现场指挥部中往林成武家里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林成武也不在家,这孙子摆明了要跟自己作对。
“另外给我查查那些建筑人,他们里面究竟有谁超生,每人给他们开一张罚单,我还不信治不了他们。”
乔四虽然不怕林成武,可这件事毕有些理亏,任何行当都是有规矩的,乔四也曾经是半个江湖人,对规矩一向都很看重,正不知如何解释的时候。
“呸!你说话怎么流氓?”耿秀菊显然又恢复了过去的泼辣性子。
在病房门外就到耿秀菊爽朗的笑声,看来她恢复的不错,走入病房看到耿秀菊和小魏坐在床上,两人不知聊着什么不停开心大笑着,看到张扬,小魏怯怯站起身来,脸儿居然有些红了,叫了一声张主任,慌忙给他搬凳子。
林成武是含着眼泪把刚才的屈辱经历告诉林成斌的。林主任不吭不响的喝着他的铁观音。林成武说完,这才骂了一句:“你出息了,翅膀硬了,做任何事之前都不用跟我商量了?”
吴宏进哭笑得,这都是哪跟哪,人家罢工你就要在计生上打击报复人家,可转念一想,张扬是计生主任,除了在计生上有权利,其它的地方还真不成。
“你脑子才被驴踢了呢!”林成斌怒不可遏的骂着,他重重把茶杯顿在桌上,站起身指着林成武的鼻子:“让我怎么说你,你给人家送钱,人家不搭理你,你心里还不明白?还不知道赶快到我这儿说一声?居然自作主张把工程给停了,你以为你是谁?那红旗小学的事情牵涉面多大?胡爱民是怎么下去的?李振东是怎么落到的下场?郭达亮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推给张扬?你有没有想http://www.hetushu.com过啊?”
周三的例会因为王博雄仍然在县的缘故,所以郭达亮主持召开,黑山子乡现在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王博雄和耿秀菊的关系上,王书记没有及时返回工作岗位其中也有躲避风头的意思,会议的气氛沉闷而谨慎,除了郭达亮干巴巴的发言外,与会者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这种沉闷的气氛让郭亮从心底感到不舒服,如同夏日雷雨前的闷热,他暗自估摸着,希望这场暴风骤雨不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林成武气得浑身发抖,这他妈什么人是,我本来觉着自己无赖,可眼前这位政府官员怎么比我还耍无赖?林成武被彻底激怒了,他指着张扬的鼻子吼叫道:“我要去法院告你!你不讲信用,你公然撕毁合同,我要让你赔偿!”
林成武带来的那帮工人顿时被张扬吓住,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上前。
“怎么办?”
“那……工程款……”乔四就算再爽快也得事先把钱的事说清楚了。
林成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方才道:“明天你老老实实给我开工,别再给我添乱了。”
林成武今天才算见识到张扬歪搅胡缠的本事,他在黑山子乡啥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他重重点了点头:“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说的话。”
外面忽然传来吵嚷之声,几人都愣了愣,乔四拉开房门率先走了出去,正看到林成武拽着他手下一名工人的衣领子,乔四眼睛顿时就红了,他从来都是把手下的这帮工人当成兄弟看待,绝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他们。他大叫了一声:“林成武,有事你冲我说,跟他们发什么急?”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左晓晴的关心让这厮很是受用,清台山之行显然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从左晓晴依依不舍得目光中张扬知道,自己距离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乔四点了点头:“让我考虑考虑。”
杜宇峰也目瞪口呆,这样的大话放眼整个黑山子乡也只有张扬敢说出来,谁他妈不知道乡里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算是林成武拥有这样的关系,也只不过先拿走了二十万的预付款,杜宇峰也不禁心里打鼓自己该不会帮张扬把乔四坑了吧?
杜宇峰忍不住骂道:“你考虑个屁啊,就你那大脑袋瓜子能考虑出什么花样来?”
林成武很郁闷的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清楚对他而言,县人政协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真正逐还是乡人大代表会议,这届会议会选出一名乡长,两名副乡长,从现在的形势来说乡长的人选已经毫无疑问,肯定就是郭达亮,而这两名副乡长的归属相对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按照以往的规矩,副乡长会由县里指定三名候选人,从三名候选人中行差额选举,选出其中的两个胡爱民的离职,让黑山子乡的领导层出现了空缺,而新近黑山子乡层出不穷的事情,也引起了县领导的注意,所以这次黑山子乡的选举前所未有的牵动了许多人的注意力。林成斌宣读了一些乡人大代表的选举章程,指出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成立选举委员会,由选举委员会筹备选举工作,最后着重指出这次人大代表大会所有开支由乡财政支出。
张扬忽然伸出手去,他出手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一转眼功夫合同已经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张大官人做了一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行为,他干脆利索的把合同撕了个粉碎,然后随手丢到地上:“现在没了!”
林成武松开那名工地衣领着,冷笑着走了过来,眯起眼睛充满不屑的看了看乔四:“我当谁这么大头呢,原来是你乔四啊,懂规矩不?这工地是谁的?你半路杀进来算什么事?”
张扬皱了皱眉头,郭达亮把这件事交给他,这才几天就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假如自己回头去找他或者林成斌,一定会让他们觉着自己被林成武折腾的没有了办法,这等于是一种变相的示弱,张扬才不会那么干呢。他想了想道:“黑山子乡还有其它的工程队吗?”
提起春阳电视台,张扬不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