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章 感情是把双刃剑

左晓晴一双美眸睁得滚圆,目光中充满着错愕和惶恐,心头刚刚升起的那点儿柔情和希望顷刻间变得烟消云散,刚刚萌生的梦想就被现实抽打的支离破碎。
海兰把张扬送到了电视台门口,不无嗔怪道:“你啊你,到哪儿都改不了惹是生非得脾气,人家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而已,至于把人打成那个样子吗?”
葛春丽早已习惯了李长宇这种讳莫如深的谈话方式,轻声道:“许常德出事了?”
姜亮和手下的两名警察开着警车经过张扬的身边,他落下半截车窗,笑着对张扬道:“小张主任,上哪儿啊,要不要我稍你一段。”
葛春丽美眸生光,她从未想过李长宇前往江城还会带上自己,心中不禁有些感动,用力抱紧了李长宇的身子,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
葛春丽俏丽紧贴在李长宇的手臂上:“李长宇,我不想让你离开……”
左晓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美眸之中已经荡漾起了晶莹的泪光。
赵新红冷冷淡淡道:“工作忙就不要来了!”
海兰虽然酒意朦胧,却仍然记得张扬进门时表现出的失落和沮丧,她笑着拧住张扬的鼻子:“告诉我……是不是……失恋了……”
张扬一边看着,大手从她的睡袍中探了进去,揉搓着那对丰挺的淑乳。
海兰看着他,愤怒的目光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伸出洁白的手臂,将他高大的身躯搂入自己的怀中,轻轻摩挲着他短短的黑发,就像一个母亲着自己的孩子。
田斌身穿黑色真皮猎装,军绿色的警裤,迎面走来,脸上荡漾着温暖的笑容。
海兰无奈只能放他进来,端起茶几上的那杯红酒还没有凑到唇边,酒杯就被张扬夺了过去,海兰愤怒道:“给我!”
张扬有些气闷,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子以礼待人,可结果全都是热面孔贴了个冷屁股,瞧田斌的做派和气势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换句话来说人家当自己不存在呢。倘若在平时张扬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可当着左晓晴的面,他总不能把这种不快表现出来,张大官人很有涵养的看着左晓晴,他是等左晓晴的反应呢。
左晓晴转身向张扬走去,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她的脸色却已经变得苍白如雪,望着左晓晴突然憔悴的面容,忧伤而惶恐的目光,张扬内心中充满了怜惜。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他们的那段专访,看着屏幕上的美丽女主播,张扬情不自禁向怀中的海兰望去,海兰醉意朦胧,俏脸红扑扑的,一双媚眼半睁半闭,慵懒的风姿撩人心魄,张扬看着屏幕,大手又开始不老实了。海兰娇笑着抓住他可恶的大手:“看不出……你还蛮上镜的……”
海兰看了看屏幕笑得差点没岔气,佯装出恶狠狠的样子,把张扬推倒在地毯上:“臭小子,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田斌虚情假意的和张扬握了握手:“我叫田斌,是晓晴的表哥!”他然后将目光望向左晓晴:“晓晴,我有件事想跟你谈!”他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张扬识相的话应该选择回避。
左晓晴一直都在等着张扬的电话,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从医院出来,她今天出科考试成绩不错,心情也相当的好。
“别闹别闹,麦克风不是那么用的……”
赵新红看都不看他:“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姐姐?”
张扬还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巧得很,我刚刚收到传呼,让我回黑山子开会……”他的谎言很蹩脚,已经下班的点了谁还会找他开会。
李长宇点了点头:“这次的变动很大,许书记要走了……”
望着绝尘远去的蓝鸟车,张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他忽然发现,有www.hetushu.com些事情并不能用拳脚来解决,正如田斌之流对他的鄙视,那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天生的优越感使然,现在的他还没有引起别人重视的理由,更谈不上任何的尊重,传呼机响了,上面显示出海兰的留言……等你吃饭!
赵新红和她弟弟赵新伟长得完全是两类人,赵新伟高大健壮孔武功有力,而赵新红瘦弱苍白,身材娇小,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毛线帽。张扬走入病房的时候她正在织毛衣,两支瘦削苍白的手上布满青筋,看到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带着这么多的礼物进来,赵新红停下手中的毛活,双目充满警惕的看着他。
海兰从他揉捏的力度上已经知道这厮心中沉不住气了,在他胸膛上拧了一记道:“你轻些……”
张扬觉得自己很失败,努力了这么久,在左晓晴的心中甚至还不如她的表哥更有分量。
赵新伟知道自己最近有些疏忽了,充满歉疚道:“姐,我工作……”
海兰心头一种异样的感觉流过,又有如一团棉花堵在嗓子眼,痒痒的十分难过,她早已认为自己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感动,可是张扬看似蛮横的作为实则是为了保护她,她明白此刻心中的那种感觉就是感动,海兰看着张扬年轻而真诚的面孔,微笑道:“傻小子,别忘了你是国家干部!”
海兰黑长如帘的睫毛低垂下去,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道:“今晚我在家等你……”说完转身就向电视台逃去。
张扬经过了这几次争端也明白了警务系统多俩朋友的必要性,很真诚的把自己的传呼号留给姜亮,姜亮也把传呼号留给了他,这就算联系上了,张扬原没打算上姜亮的车,姜亮也只是跟他客套客套,队里还有其它任务,寒暄了两句就开车走了。
赵新红的表情果然缓和了许多,虽然脸上仍然没有笑意,可是语气明显温和起来:“哦!新伟的朋友,坐吧!”
左晓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和田斌向前方走去,田斌低声道:“晓晴,你妈来了!”
左晓晴声音冷漠道:“表哥,你时常来春阳就是为了跟踪我吗?”
两人肩并肩沿着人行道静静走着,道路旁的树木已经在春风中变得郁郁葱葱,张扬内心的情窦也如同吐嫩的新芽般迅速萌生和成长着,他伸出手去,轻轻握住左晓晴的小手,左晓晴咳嗽了一声,望向远方的美眸中露出的却是会心的笑意。
其实张扬有一点估计错了,假如田斌过去没有对这个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产生过足够的重视,可现在田斌已经牢牢记住了他,甚至在田斌知道左晓晴有这么一位朋友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往男女情意这一范畴上去想,因为张扬的条件和左晓晴相差实在太远,优秀如左晓晴又怎么会看上一个乡里的土豹子?田斌错误的判断让他没有及时将这一信息反馈给左晓晴的父母,而今天他看到左晓晴和张扬牵手的一幕证明,左晓晴这只高傲的天鹅竟然对一只山沟沟里土生土长的癞蛤蟆低头了。
张扬大笑着把她拥入怀中,海兰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挣脱开张扬的怀抱,摇摇晃晃的走到电视前打开了电视。原来她忽然想起现在正到了播放专访的时候。
赵新红叹了口气道:“他自己都不过来……”言语中略带着失望。
李长宇弹去烟灰,葛春丽终于耐不住他表现出的深沉,小声道:“你去市里的事情定下来了吗?”
左晓晴并没有感到肉麻,心中反而感到一阵难以描摹的欣喜:“我饿了!”
“想见你所以就没走!”张扬轻声道。
张扬笑了起来,这厮真是不长记性,刚刚那顿看来没把他打改,他俯下http://m.hetushu•com身从地上捡了半截砖头,然后瞄准了佳美车,刁德志已经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吓得大声叫道:“快走,快走!”
张扬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正准备打辆车去县人民医院找左晓晴,却看到一辆黑色丰田佳美从里面开了出来,车是刁德志的,他从窗口露出那张红肿不堪的面孔,用大哥大的天线指着张扬骂道:“你给我记住!”
葛春丽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停顿了下来,妩媚的双目流露出一丝期待。
张扬将面孔埋在海兰丰挺温暖的胸膛上,心中的失落渐渐散去,他并不孤独,海兰的如此温暖如此真实,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彼此依偎着,彼此安慰着,海兰说着含含糊糊的酒话,张扬不搭调的回答着,两人都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却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放肆的笑声,他们觉得此时很快乐。
汽车提速快,张大官人扔出的砖头更快,半截砖头结结实实砸在佳美车的车顶上,只听到咣!的一声,车顶被砸出了一个大大的深坑,刁德志虽然心疼可是考虑到张扬强悍的战斗力,也不敢下车跟他理论,只能窝着一肚子的火灰溜溜走了。
张扬微笑道:“我不许任何人侮辱你!”
“对不起……我晚上有事……”左晓晴的声音如此苍白无力。
李长宇和许常德之间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甚至他这次的提升也和许常德无关,许常德的离去对他甚至还有好处,他所关心的是新任市委书记的人选,一个新任市委书记抵达江城,势必会推翻过去的班底,重组自己的班底,对李长宇这个同样刚刚前往江城上任的干部来说,这意味着一个机会,也意味着轻松就能够选择自己将要加入的阵营。
宋思德显得有些愁眉苦脸,看都没看张扬就匆匆走了进去,张扬受到如此冷遇自然有些恼火,麻痹的不就是一个校长,有什么可牛逼的,张扬望着宋思德远走的背影,暗自腹诽了一通。不过这件小事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来到门前公话给左晓晴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挥手想要栏车,左晓晴却柔声道:“没多远,走过去吧!”
左晓晴点点头。
海兰笑道:“你看你急的……还没到新闻专访呢……”酒意上头,软绵绵靠在张扬的肩膀上。
田斌叹了口气道:“你上周没有回家就是跟他一起去了清台山吧?”
刁德志还没悟,四名旁观的保镖却已经悟了,感情咱们老板只是在西楼乡牛逼,离开了那一亩三分地啥也不是。
电视画面上先是出现了县委书记李长宇亲临第一线指导抢险救灾的画面,采访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推到远景出现了抢险敢死队,一个个穿着红色小背心的汉子正在撬动山石,乔四的大光头颇为抢镜,张扬费了老半天劲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麻痹的虚了,根本看不清五官,也就是他才能认出自己的样子,张扬愤愤然道:“你们电视台请得什么狗屁摄像?水准太差了!”
张扬不得不承认她的眼睛很大,可是目光充满了一种黯淡的暮气,这是长期疾病折磨的缘故,赵新红的声音冰冷毫无温情:“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海兰捂着嘴唇咯咯的笑。
姜亮暗想道,你不给我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李长宇道:“田庆龙把他儿子放在春阳,这步棋的背后一定大有文章,我看这次他一定会向上走一步。”
张扬正要告辞的时候,却看到赵新伟拎着一大兜礼品走了进来,张扬慌忙起身笑道:“赵哥!”
左晓晴看着他,红润的双唇弯出一个可爱俏皮的弧度,美眸之中荡和-图-书漾着温柔的眼波,两人虽然没有什么亲切的表示,可是心中都感受到来自对方润物无声的温情,左晓晴的睫毛垂了下去,看着脚尖,小声道:“你没回去?”
张扬这才明白左晓晴为何会如此慌乱,原来不期而遇的这位就是她的表哥田斌,张扬很有礼貌的向田斌笑了笑:“你好,我是张扬!”既然是左晓晴的表哥,张大官人就必须要表现出应有的礼貌和尊重。
海兰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
海兰的这个夜晚无疑也是郁闷的,她原本想把张扬白天带给自己的感动委婉的表达出来,却没有想到长时间的等待让人操心中的感动完全化成了幽怨和愤怒,海兰摇摇晃晃的打开了房门,一双赤裸的白嫩玉足脚步虚浮,美眸中荡漾着朦胧的醉意,看到门外的张扬,她想要关门,房门却被张扬抵住。
画面一闪,居然又回到了李长宇讲话,张扬就纳闷了,这他还是我的专访吗?怎么镜头老在李长宇的脸上转悠,可是想了想马上就心平气和了,人家是县委书记,春阳县新闻中的第一明星,自己就算再光彩夺目也只能做一配角。可马上张扬又发现,李长宇露完脸接着轮到的是王博雄、于秋玲甚至连宣传科的朱川都晃了两下子,他就纳闷了,感情老子就是一龙套啊!
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田斌发现左晓晴正望着窗外,虽然看不清她此刻的面容,可是田斌相信,她一定在哭。身为左晓晴的表哥,他并没有干涉她感情的权力,田斌想要舒缓车内压抑的气氛,轻声道:“小姨脾气不好,你别跟她斗气!”
张扬是在九点一刻来到海兰的家中,海兰专门准备的一桌菜都已经凉了,打开的一瓶红酒被她自己喝了个精光,假如不喝醉她是不会再给张扬打这个传呼的。
李长宇微笑道:“他的确有点本事……”停顿了一下又道:“他的运气也很不错,红旗小学失火、清台山省道山体滑坡,几件事情全都被他赶上了,这是普通干部想都不敢想的政绩!”
李长宇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忽然想起自己因为马上风而遇到张扬或许真的是一种冥冥注定的缘分,张扬挽救了他的生命,做为回报,他要给张扬铺就一条官场的光明之路,而张扬的表现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新近发生了不少事,虽然到最后都是自己为他摆平,可张扬却从未主动找过自己,这证明他正在一天天的成熟,已经懂得了借势之道。
葛春丽的小手悄然解开了他的裤带在他的开始温柔的活动起来,李长宇却点燃了一支烟,用力抽吸了一口,低声道:“这次的县人大会议会发生一些事情……”
左晓晴眼圈红了,想说什么,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跟着田斌上了他的汽车。
张扬笑了起来:“知味居怎么样?”
李长宇轻轻拍了拍葛春丽的俏脸,微笑道:“江城开发区公安分局有个副局长的空缺,原本属意于田庆龙的儿子田斌,可是他老子可能是为了避嫌,准备让他前来春阳锻炼几年,邵卫江跟我谈过,你跟他互换一下位置应该没有问题吧?”
张扬满脸郁闷道:“我的采访呢?”真是郁闷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合着一下午在电视台被人跟要猴似的拍着,弄到最后全都给切了?
张扬站在马路的对面,看着身穿黄色帅甩帽衫蓝色牛仔裤的左晓晴走出医院的大门,张扬笑着迎了上去。
说来奇怪,赵新红居然对这个满脸笑容的小伙子产生了些许的好感,她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在大隋朝那会儿什么病人没见过,像赵新红这种久病缠身,性情因此而变得乖戾的病人更是见过无数,脸上和-图-书仍然荡漾着足以融化冰雪地温暖笑容:“赵大姐,我是新伟哥的朋友,听说您病了,所以过来看看您。”张扬之所以提起赵新伟而没有提宋思德,是因为海兰说过宋思德是个狼,假如赵新红对宋思德的劣迹有所觉察,那么两口子的关系未必会融洽,赵新伟是她的弟弟,通过这层关系沟通起来应该更容易。
赵新伟没想到张扬会在这里,错愕的张大了嘴巴,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马上想起张扬一定是听别人说起了什么,有些感动的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兄弟,你看你客气的!”他把礼品放下,笑着叫了声姐。
李长宇也看到了这则专访,望着屏幕上张扬意气风发的样子,他的脸上居然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葛春丽将削好的苹果切片后喂入他的口中,眼角儿瞥了瞥屏幕道:“想不到几天不见,他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政治明星!”
田斌关门的时候远远看了张扬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冷酷和鄙夷。
李长宇摇了摇头,葛春丽马上明白,不出事那就是提升了,许常德原本就是江城市市委书记,再往上走就是省级了,想想许常德的年纪,今年五十一岁,估计也要在省级止步了。
田斌道:“今天小姨逼着我带她过来看你,你放心,有些事我不会跟她说!”
葛春丽对于政坛上的起起伏伏并没有太多的兴趣,离婚之后,她将全部的感情和希望都寄托在李长宇的身上,可以说,她和李长宇的关系并非是建立在政治和金钱的基础之上,她已经将李长宇视为生命中的一部分,上次的车震事件之后,葛春丽对当时自己的那种绝望记忆犹新,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李长宇。
海兰伸手捉住他茁壮坚挺的部分,取笑道:“春阳老百姓也不会想到小张主任为什么会翘着二郎腿接受采访。”
张扬一把将海兰拉了回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怀中,海兰笑道:“别闹!看……看新闻……”
张扬拿起一个苹果,用水果刀迅速削了起来,让赵新红放下警惕只是他的第一步,产生好感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张大官人过去要过青龙偃月刀,玩弄这小小的水果刀更是得心应手,他削出的苹果皮薄且细长,连绵不断,赵新红也看出了这厮在有意卖弄,可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厮削果皮的水平那真是超一流的,赵新红道:“张扬,你家里是卖水果的吗?削皮这么熟练。”
“下次采访的时候劳烦换个话筒,怎么看着你跟握着根驴鞭似的?”
张扬道:“赵姐,我听新伟哥说您身体不好,我在黑山子乡认识一位老中医,哪天有空的话我带你!”
葛春丽放下水果刀,搂住李长宇的手臂,头枕在他的肩上,柔声道:“想不到你让他去黑山子乡当这个计生办代主任反倒成全了他。”
水越喝越冷,可酒呢?张大官人坐在横跨春水河的拱桥之上,一瓶二锅头已经见底,他将空空如也得酒瓶扔到了河里,望着漂浮在水面上的酒瓶,忽然感到无尽的空虚和寂寞,一直以来他都在尝试着融入这个全新的世界,可是现在却发现,有些差距并非是短期内可以消除的,无论他拥有怎样的能力,无论他拥有怎样的信心,在时间的面前却不得不折戟沉沙。
海兰一边笑一边用力的摇头:“我跟你不搭界……”她用力的摇晃了一下手指:“永远都不搭界……”似乎害怕自己的话伤害了张扬的自尊,烈焰般的红唇凑到张扬的唇边轻吻了一下:“你是个孩子……我是个坏女人……”
张扬笑道:“他驾校的工作忙,不像我闲人一个,赵姐,我给您削个苹果吧!”这厮一口一个赵姐,甜的腻死人。
田斌无言以对,虽然和-图-书他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自己绝不会无聊到跟踪一个小女孩的地步,可是他最终选择了沉默,也许沉默能让左晓晴的内心好过一些。
李长宇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中,正想继续他的分析,却忽然感觉到胯下一阵灼热,葛春丽跪在他的面前,俏丽的面孔深埋在他的轻轻动作着,李长宇的身体下意识的绷紧,向后靠在沙发上,此时的感觉就像腾云驾雾般升起,让他暂时忘却了仕途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张扬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县人民医院,他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找左晓晴,而是为了探望一个人,宋思德妻子赵新红住在肿瘤内科33床,作为县明星中学的校长夫人,打听出这件事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张扬把鲜花和礼品放在地上,这才发现这间单人病房内礼品已经摆的满满的,自己的这点儿东西显然会被淹没在礼品的汪洋大海之中。
“一个连女人都不愿保护的人又有什么可能去做好国家干部?”
张扬看着屏幕上的自己,也感觉到一种满足感,想起当时采访的情景不禁笑道:“恐怕整个春阳的老百姓都不会想到我们的美女主播是在没穿内裤的情况下完成这则采访的。”
张扬笑道:“赵姐您真是目光如炬啊,我家里穷,打小就跟我妈练水果摊。”这厮的谎话是张口就来。
皓月当空,照着张扬孤零零的身影,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左晓晴的身上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和感情,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投入的越深,伤得也就越深,张扬闭上眼睛,暗暗提醒自己,女人没什么特别,这时候他再次收到了海兰的传呼。
赵新红难得的笑了笑,接过扬手中的苹果咬了一口。
张扬笑着向他敬了一个礼道:“姜队,不好意思啊,老是给你添麻烦,改天有空我请你喝酒,咱哥俩好好聊聊。”
左晓晴宛如被灼伤般迅速挣脱开张扬的手掌,咬了咬下唇,怯怯的叫了一声:“哥!”
张扬指着屏幕道:“给你提个意见!”
赵新红对自己的病情清楚得很,乳腺癌术后肝转移,连主治医生都束手无策了,她心中早已绝望,现在剩下的只是静待死亡。将吃剩的果核扔到垃圾桶中,轻声道:“小张,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想休息了。”
张大官人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我还就不信不能通过那啥……到达你的内心深处。
张扬来到县医院的时候在门前居然又遇到了宋思德,因为惦记着赵静保送名额的事情,所以张扬主动走了过去,笑着跟他打招呼:“宋校长,这么巧啊?”
张扬拉了张板凳在赵新红的旁边坐下,微笑着自我介绍道:“大姐,我叫张扬,在黑山子乡计生办工作,昨天跟新伟哥喝酒的时候听他提起您的事情,所以才过来的。”
“工作忙是吧?你去工作啊!春阳离不开你,江城离不开你,这地球离开你就不转了!”
春风轻柔,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原本就容易让人们的心中滋生出温馨隽永的情意,尤其是像张扬和左晓晴这样的年轻男女,春风带给他们温情,春风带给他们希望,左晓晴在心底深处已经悄然决定要去迎接这段开始萌芽的感情,可是她脸上的甜蜜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突然消失。
张扬摇了摇头,仰起脖子凑在杯口海兰红唇残留的印记上把酒喝干了,然后低声道:“我很烦!”
张扬笑了起来:“倒是想失恋来着,可是没有机会,要不咱俩恋一把?”
张扬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可是人家都已经下了逐客令,自己总不能死皮赖脸的继续留下,讪讪的站起身道:“那……赵姐您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