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章 我不是陈世美

张大官人的传呼又滴滴响了起来,上面还是那行字……小子,你死定了!
吉普车也没有当真要撞他的意思,及时踩住了煞车,张扬这个怒啊,这他妈什么事儿,今天自己命犯太岁吗?一个箭步窜到了车门处,拉开车门扬起他的右拳,怒吼道:“找死吗……”
这句话被所有人都听到了,围观的人们发出一阵哄笑,母子三人在哄笑中逃离了乡政府。
海兰道:“这次去江城是为了采访安志远老先生的,你要小心啊,可能最近几天他就会来到春阳。”
张扬乐呵呵道:“你倒霉了,我回头告你一个恐吓罪,把你弄局子里蹲一年半载的,等你出来的时候说不定皮都要褪一层。”
楚嫣然仰着雪白的俏脸,脸上荡漾着天真无邪的迷人微笑,她身穿一件全黑运动夹克,搭配一条简练修身的水洗牛仔裤,加上一副造型前卫如滑雪装备的墨镜,显得清爽干练,丰泽的嘴唇轻抿着,透出平常女孩儿少有的坚毅味道,看到张扬怒气冲冲的样子,她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贝齿。
张扬也没料到这车里居然是楚嫣然,憋了一肚子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那啥……看到这等祸国殃民级数的美女,哪个男人还生的出气来。
乡政府的不少工作人员都被这女人的哭闹声引了过来,张扬这个郁闷呐,这招够毒,弄个老娘们带俩小孩来恶心自己,这他谁啊,连这么阴损的招数都能想出来?
楚嫣然啐道:“什么叫女色鬼啊,怎么你嘴里就出不来象牙呢?”她这是变着弯子骂张扬是狗呢。
耿秀菊道:“黑山子乡什么人都有,干计生工作又是最容易得罪人的,你还是小心一点。”
郭达亮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呵呵,小耿,想不到你消息还是蛮灵通的嘛,嗯,好好干!”
张扬冷哼一声:“把打人的凶手给我交出来!”那女医生是外面请来的,根本不知道张扬的厉害,她尖叫道:“我哪认识打他的,是他自己嘴巴不干净,别人看不过眼,揍他一顿就走了!”
这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响了,一个穿的邋里邋遢的中年妇女左手牵着一个小女孩,右手拉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张扬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得愣了愣:“大嫂,你找谁啊?”
张扬心中一暖,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海兰还是关心他的,两人说了几句,张扬逼着海兰在电话中亲了自己两下,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电话。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段时间这条传呼几乎每天都要扰他,现在他已经见怪不怪,要是一天搜不到这信息反而觉得不正常了。他忽然想到,这传呼会不会是林成武打得?转念一想,自己在黑山子乡得罪的人并不在少数,这样的推论显然是没有根据的。
郭达亮看到张扬,又拾起刚才的话题:“小张啊,我必须要批评你了,怎么重建工程还没有竣工啊!干工作这个态度可不行!”
张扬明白郭达亮的发疯是因为内心对残酷现实的抗拒,他完完全全把自己封闭在幻想之中,他不愿承认失败,成为乡长已经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深深的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张扬第一次意识到官场比战场还要残酷得多,在战场上失败或许你还能侥幸生还,可在官场上若是失败,你甚至连做正常人的机会都没有,郭达亮的失败并没有挫败张扬进取的决心,反而更加激起了他前进的斗志,他相信自己是一个强者,而官场恰恰是最适合他生存的地方。
张扬暗骂这厮软蛋,可想想他也是为了工作被打得,这口气无论如何要替www.hetushu.com他出了,指着前面的小楼道:“是不是这里?”
郭达亮是自己走的,他带着微笑,带着自信,挺着腰杆迈着方步走出去的,迎面遇到了耿秀菊,耿秀菊不知道他已经疯了,笑着招呼道:“郭乡长!”
可是林成武并不能体会到这位大哥的苦衷,在他看来大哥在这件事上的退让证明了一件事,大哥害怕张扬,一位乡人大主任居然害怕一个计生办主任,这件事让林成武感到屈辱,感到愤怒,离开乡政府的时候,他的内心充满了失落,他联想到了很多的事情,从红旗小学重建工程到眼前的这件事,在他和张扬的相处斗争之中,显然他是处处落在下风的,林成武回过头去,望着乡计生办的窗口,双目中流露出无比怨毒的神情,心中暗暗道:“张扬!我不会放过你!”
张大官人这个怒啊,林成武啊林成武,要是老子找到证据,非揍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小魏上气不接下气道:“今天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乡里有人利用B超进行胎儿性别非法鉴定,所以我和小吴就去实地检查一下情况,发现情况属实……小吴就给他们下了整改和罚款通知单……可他们把罚单撕了,还把小吴打了一顿……”小魏才和小吴处上对象,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谁成想出了这档子事。
那女医生跟上来厉声大骂起来,张扬看都不看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把那女人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她懵了,想不到这个年轻小伙子居然对女人说打就打,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尖声叫道:“老娘给你拼了……”她刚刚站起身,张扬又是一个嘴巴子把她打到在地上,那女这下被打怕了,尖声哭闹道:“你要不要脸啊,大男人打女人……我不活了……”
乔四听说张扬这边有事,慌忙招呼那帮兄弟跟了上来,张扬转身怒叱道:“你们跟着添什么乱,都留下来干活!”他虽然生气,可是也清楚这件事让乔四这帮人介入肯定性质就变了,先是回到指挥所给杜宇峰打了个电话,让他出警协助,然后和小魏迅速向出事地点赶去。
张扬仔细一品,声音的确有些不同,海兰的音质十分亲切可人,刚才那女鬼的声音比起海兰要低沉一些,音质是伪装不出来的,张扬知道认错了人,不禁笑了起来:“怎么,姐,想跟我乱了?”
那女人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抓住杜宇峰的手臂道:“警察同志,快抓他……他非法闯入民宅,还殴打我!”她仰起又红又肿的脸给杜宇峰看。
耿秀菊叹了一口气道:“真是可怜,听说乡长的候选人是于秋玲马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当选乡长了呢!”言语中颇多惋惜。
小魏挤开人群过去扶起了吴宏进,张扬怒吼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都抓起来?”看到吴宏进被人揍成这幅惨样,张扬顿时火冒三丈,小张主任的恶名在黑山子乡已经广为传播,看到他气势汹汹的杀到,那群看热闹的乡民慌忙散到了一边。
张扬虚心受教道:“郭乡长说的是,我一定让他们加快进度,一定在乡人代会召开以前完工。”
张扬走出小楼听到楼上传来那女人呼天抢地的哀嚎声,脸上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有道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倒要看看这黑山子谁这么大胆,连我计生办的人都敢打。
开始的时候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害怕,可后来习惯了之后就无所谓了,王博雄代表乡领导和郭达亮的家人谈过之后决定,暂时不去过问郭达亮的举动,他想干什么就干什m.hetushu•com么,连乡长办公室也为他暂时保留着,不过乡里还是有人害怕,这个人就是乡长的唯一候选人于秋玲,自从郭达亮发疯之后,她就告了病假,估计要到乡人代会召开的时候才会回来了。
外面又传来郭达亮的声音:“搞了这么多天,怎么还没有完工?小张呢?我要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干工作的!”
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进行的相当顺利,主体建筑都已经完工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内墙粉刷道路整修之类的小活,林成武并没有将这些扫尾的工作看在眼里,经过张扬铁面无私的监督,他在这次工程上的利润空间已经很小,所以干脆及早完结了工作,剩下的那些小活都让给了乔四扫尾。
耿秀菊这时候也挤了进来,她看那女人有些眼熟,想了想好像是过去常去四季香讨饭的那个指着那女人道:“你不是在四季香讨饭的吗?跑到乡政府干什么?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
对张扬而言,林成武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他全然没有把他放在心里,可林成武刚刚离去,他又受到了一个传呼……小子,你死定了!
那女人开始哭闹起来:“你这个天杀的,你没良心啊,你撇下我们孤儿寡母不闻不问啊,你是新时代的陈世美啊……”
耿秀菊不禁笑道:“这年头当真什么稀奇事都有,还有上杆子认爹的!”她赶走了那些看热闹的同事。张扬报以感激的一笑,看了看自己身上乌黑的小手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看来我犯小人了!”
林成斌不耐烦道:“好了,好了,少在我面前废话,你两口子什么德行我会不知道?这件事等我忙完乡人代会再说!”
张扬笑了起来,电话铃几乎在同时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喂!”
张扬二话不说,大步走了过去,一脚就将紧闭的房门给踹拉开了。
张扬冷笑道:“好男不跟女斗,麻痹的,你在我眼里算不上女人!”
那女人显然被张扬吓住了,不过仍然嘴硬道:“兴你当陈世美,就不兴我娘几个揭露你的恶行吗?”
张扬望着林成武离去的背影不禁冷笑起来,这件事决不能善罢罢休,虽然林成武的背后是人大主任林成斌,可自己总不能眼看着吴宏进被打而无动于衷,更何况这次抓住了林成武的辫子,人证物证俱在,要让他不死也得脱层皮,张大官人要以这件事向整个黑山子乡人表明,乡计生办是绝不可碰的!
林成武又叫了一声哥,林成斌干脆翻开文件装出审阅的样子不再理他,林成斌的真正用意是想把这件事先冷处理,毕竟是自己弟弟两口子不对在先,他们不但进行非法胎儿性别鉴定,还打伤了乡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自己身为乡人大主任,现在又正值乡人代会召开之际,如果做得太明显肯定会落人口舌,再说了乡政府的领导层最近可谓是风声鹤唳,这个节骨眼上林成斌也不想出事。
遇到这种事林成武当然要找他大哥,林成斌听到这档子事气得张口就骂,指着林成武的鼻子道:“你就不能管管你那个婆娘?没事偷偷去各村挣点钱也就行了,非要弄出这么大动静,现在好了!”
张扬果断的摇了摇头:“不行!你老婆找人非法从事胎儿性别鉴定已经违反了计划生育法,而且还敢公然殴打执法人员,这就是罪上加罪,林老板,我不是不给你面子,是你们实在太过分了,刚才我们计生办内部商量了一下,按照国家有关规定,B超机是作案工具必须要没收的,还有当事人视情节轻重,会被追加1000至5000不等的罚款,和图书既然你林老板登门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我代表计生办罚你一千。吴宏进挨打的那件事,我说了不算,现在是小吴坚持要惩治打人凶手,你交不出来人,我们就只好走程序。”
看着郭达亮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走出工地,一群民工同时哄笑了起来。
张扬不由得想到了林成武,因为B超被他搜缴的缘故,林成武想必恨死了自己,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他搞出来的,不过想想这件事策划的的确巧妙,如果不是耿秀菊认出了那女人的身份,恐怕自己今天很难下台。
张扬忽然想起刚才的那个电话,那女鬼的音质和楚嫣然有七分相似,顿时恍然大悟,指着楚嫣然道:“丫头,刚才那个女色鬼是你吧?”
海兰轻啐了一声,声音却因为张扬的而变得酥软,小声道:“今天我有采访任务要去江城,估计要多呆几天,周末你就不要过来了。”
杜宇峰没好气道:“先跟我回派出所再说!”
“没劲啊!”张扬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电话声很快又倔强的响起。
那女人向身边的小女孩道:“毛丫,二蛋,这是你们爹!”
耿秀菊一头雾水的站在那里,这才留意到远处林成斌拼命朝自己挤着眼睛。
林成武带着工人走出红旗小学工地的时候,不无怨恨的回头看了看指挥部的方向,经商者最恨的就是别人断他财路,而张扬恰恰做了这件事,林成武默默下定决心,这次的事情绝不会跟张扬善罢罢休。
一群民工同时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曾经的上位者变成了如今的这幅模样,感受到最多的就是幸灾乐祸的快感。
张扬一听火就大了,这还了得,违反计划生育条例,还殴打工作人员,谁他这么猖狂?张扬咬牙切齿道:“小魏!你带我过去!”
第二天一早刚刚上班,B超的幕后主人就找了过来,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这人居然是林成武,真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味道了。
张扬嗯了一声,心中不禁有些失望,看来积攒了一周的欲望和子弹无处发泄了。
稍大一点的毛丫小声道:“二蛋,他不是咱爹,咱爹在家喂猪呢!”
“疯了?”张扬转身向楼下望去,郭达亮已经来到大门传达室平易近人的和老孙头握手。
郭达亮热情的抓起张扬的手握了握,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我就欣赏你的这种干劲,好好干,以后还要靠你多多支持我的工作,一定有前途的。”
张扬马上察觉到了郭达亮的反常,满脸错愕的看着郭达亮走远,这时候耿秀菊才迈着小碎步跑到他的面前,低声道:“坏事了,郭乡长疯了!”
张扬赶到的时候,吴宏进满身伤痕的躺在马路中间,身边围了一群人,包括三名大肚子孕妇,其中还有人指着吴宏进的鼻子骂他多管闲事。
“我是鬼!找你索命的厉鬼!”
林成武苦着脸道:“哥,我也跟她说过,不过她说咱们农村没人管这个所以……”
张扬还是马上听出这声音中刻意伪装冷酷的成分,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可他能够断定对方是个女性,不禁笑了起来:“你是谁啊?”
这时候杜宇峰带着一名警察赶了过来,乔四和那帮民工也赶过来帮忙,杜宇峰看到里面的情景不由得有些愣了,这厮对女人还真下得去手。
楚嫣然哼了一声:“看不出你这个小小的乡计生办代……主任还这么能说大话,谁把谁弄进去还不知道呢?我告诉你张扬,上次你把我追到悬崖下面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小丫头伶牙俐齿的寸步不让。
张扬刚刚走出乡政府的大门,一辆红色吉普车高速向他冲了过来www.hetushu.com,张大官人愣了!麻痹的,谋杀!光天化日之下这胆子也太大了,他并没有选择后退,而是向前冲去,身躯腾跃而起,左足在引擎盖上轻点了一下,身躯在空中完成了一个高难度的三百六十度大转体,稳稳落在吉普车的后方。
张扬被这么一闹也没了心境,整个乡政府虽然都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是仍然把这件事视为一个笑谈,一时间张扬的风头几乎可以与发疯的郭达亮相提并论,最可气的是疯子乡长郭达亮不知怎么也听说了这件事,主动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在他的对面坐下,脸色严峻的要跟张扬谈谈生活作风问题。
张扬一把将她推到一边,向楼上走去,那女人跟在后面破口大骂了起来。
张扬乐了:“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没良心呢,属耗子的吧?撂爪就忘啊!如果不是我把你从山下背上来,你现在早就风化成一堆白骨了,红粉骷髅啊!想想都恐怖,再说了,要不是我帮你接骨,你现在肯定是个女瘸子,丫头,不是我说你,做人要有良心,咱虽然做不到以身相许报答大恩的份上,那也不能恩将仇报吧?”
小吴挨打的地方就距离乡卫生院不远,原来是一座卖农机的小楼,后来空闲了下来,新近不知何时被人租下,干起了胎儿性别鉴定的勾当。
张扬看到门外同事越聚越多,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向那名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女人道:“大嫂,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我麻烦,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扰乱政府工作秩序,已经是违法乱纪行为,假如我追究的话,你可能会被拘留。”
张扬懒得跟这个泼妇废话,向后面跟来的乔四道:“乔四,把东西都给我拉计生办去!”
张扬毛了,两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去,那俩小孩扑了上来,一人抱住张扬一条大腿,亲切的叫着:“爹啊!”
“呸!谁跟你装女鬼了,是不是你在荒山野岭亵渎了哪位仙子的神灵啊?”海兰娇笑道。
吴宏进捂着流血的嘴巴,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张主任!”就像一个孩子受了委屈看到了父母,心头一酸,眼睛里居然冒出了泪光。
张扬来到楼上,发现上面有一台B超机,一张诊断床,还有两名大肚子孕妇坐在床上,再没有其它人,两名孕妇摸着肚子不无得意的看着张扬,不用问打人凶手早已逃了,张扬怒道:“都给我滚蛋!”
“张扬!”这次的电话却是海兰打过来的。
张扬拿起又干脆利索的挂上,电话又响了起来,张扬哭笑不得的拿起电话:“喂,别玩了啊!”
林成武也是硬着头皮上门的,这B超机是他老婆买的,干这行时间不长,那女医生是他们刚刚从外面聘来得,谁成想才干了没几天就遇到这档子事儿,刚才打吴宏进的是他的两个小舅子。林成武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他老婆是看到B超机被计生办拉走了,所以才把整件事告诉了他,林成武气得把他老婆一通臭骂,张扬软硬不吃的脾气他最清楚不过没想到红旗小学的事情刚刚了结一转眼又犯在了他手里。
吴宏进点了点头。
张扬道:“杜所,她在这里非法行医,从事胎儿性别鉴定,这些全都是她的作案工具!”
张扬微微一怔,让小魏稳定一下情绪,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杜宇峰顿时明白了张扬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好,把东西全都拉回去!”
乔四那帮民工可不再把郭达亮当成什么乡长,乔四笑道:“郭乡长,听说你又要高升了?”
张扬舒了一口气:“姐啊!咱不带那么玩的,大白天的装什么女鬼啊!”
“小子,你死定了!”一hetushu.com个阴恻恻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
看到张扬脸色不善的走了过来,乔四慌忙招呼民工去干活。
林成武心中这个气啊,合着你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赔点钱本来无所谓,可那B超机是他老婆花了十多万买来的,要是被计生办没收,那损失岂不是大了,凭他和张扬多次打交道的经验知道,继续说下去也是白费唾沫,当下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张扬闻声走了出去,郭达亮穿的整整齐齐,站在工地前正指手画脚,他发疯的消息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已经传遍了整个黑山子乡,唯一觉得自己正常的可能只是他自己了,他和别的疯子不同,别的疯子或许会表现出癫狂和攻击行为,而郭达亮除了以为自己是乡长,其它的表现和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分别,他每天还会按时来准点走,有时间还会到处转转,体察民情,视察工程进度。
郭达亮神神秘秘嘘了一声道:“组织上的事情可不能乱说!”
楚嫣然俏皮的耸了耸肩膀:“小张主任,我找你算账来了!”
张扬叹了一口气,郭达亮落到如今的下场也真是可怜。心病还须心药医,他虽然医术卓绝,对这种病也是爱莫能助。这时候忽然看到小魏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脸上充满了惊恐的神情:“张主任,快去救人啊!”
张扬也不喜欢跟他打交道,按照预先的约定,给他开出条子让他去乡里签字领取尾款。
张大官人前世今生加在一起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场面,自己武功再高总不能对这俩小屁孩出手吧,那小女孩一边喊着爹,一边偷笑,那小男孩绝对有表演天赋,大声喊着爹,还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小手这边擦了擦鼻涕那边就往张扬身上抹,张扬真是有苦难言啊,要知道他这身衣服可是海兰送给他的名牌,现在已经让俩小孩抹的一片狼藉。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妇女气势汹汹的迎了上来:“你谁啊你?非法闯入民宅这是犯罪你知道吗?”
楚嫣然被张扬的一通话逗得咯咯大笑,她向张扬招了招手道:“上车!”
那女人愣了,总算明白这警察和眼前的年轻人是一伙的,她一个箭步冲到B超机前:“我看谁敢!你们知道这B超是谁的吗?”
那女人被看穿了身份,脸上顿时浮现出羞愧难当的表情,拉着那对小孩儿,慌忙向外面逃去,那叫二蛋的小男孩仍然没从表演中摆脱出来,哭号着叫:“爹……你咱不要我了呢?”
张扬再也无法忍受郭达亮的絮叨,借口上厕所,从计生办溜了出去,刚刚离开乡政府,传呼上又出现了一行字:“哈、哈、哈……”
郭达亮第二个遇到的是张扬,张扬正忙着指挥搬家呢,看到郭达亮也乐呵呵的招呼道:“郭乡长,谢谢您给我批了这间办公室啊!”
林成武满脸堆笑的说:“张主任,你看这件事能不能这样解决,吴宏进的医药费和误工资由我来负责,我另外再赔偿他五百块钱,那B超机我先拉回去。”
很快他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有些惭愧,好像他和海兰之间纯粹是这种肉体上的关系,两人在精神的层面上没有更深的交流,其实张扬倒是想跟她交流来着,是海兰坚守自己的防线,从不向张扬袒露任何的心迹,和海兰相处的越久反倒觉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就越远,这种感觉相当的奇怪,可每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如同干柴烈火,激情四射,张扬实在弄不清楚他和海兰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听到人代会郭达亮像想起了什么,他点了点头:“坏了,我还要会场的布置情况!”临行前还不忘叮嘱张扬一定要端正工作态度,严格把守施工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