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章 一人得道

“没那必要吧?我下午还要回黑山子呢!”
“赵主任费心了!”
徐立华是个柔弱的性子,也不解释,拉着张扬向家走去,可巧赵铁生爷三个都不在家,张扬也省却了一场麻烦,估计看到他们几个又免不了一场争端。
牛文强表现的相当活跃,轮番向众人敬酒,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一是靠老爷子在春阳的影响力,二是因为他为人慷慨大方,这样的性情本来就容易交到朋友。
每次看到徐立华,张扬的心中都会产生一种酸涩的味道,他一把将徐立华肩头的米抢了过来,随手一掂,估计得五十斤左右:“走!上车。我送你回去。”
李长宇弹落了烟灰,低声道:“我关心的是常务副市长,不过从眼前的形势来看,我的希望不大。”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他进入江城政坛会从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起步。而左援朝过去就是江城市财政局局长,在江城拥有着他无法比拟的人脉,年龄和他也不相上下,同期提升的袁成锡年龄已经五十岁以上。主管农业,而江城却是一个工业城市。李长宇很自然的把袁成锡排除在外,至于其它的两位副市长都属于连任,上一任期内没有什么过失也没有什么亮眼政绩的,他们担任常务副市长的可能性比起新提升的三位副市长还要小些,所以真正的竞争就在李长宇和左援朝之间。李长宇对种种可能性都做出了分析,面对左援朝。他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李长宇已经基本放弃了常务副市长的想法,对他而言最现实的就是先扎稳在江城的根基,和未来的江城市委书记搞好关系。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试试看!”
李长宇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低声道:“这次提了三个副市长左援朝、袁成锡还有我,许书记肯定是要去省里了,只是不清楚谁来接替他的位置。”
两个水淋淋的身子紧贴在一起,葛春丽咬着李长宇的肩头,轻声道:“人家快要被你戳死了……”
老孙头看到张扬开着吉普车回来,慌忙把两扇大门都给他打开了,张扬咧着嘴笑道:“老孙头,没必要这么隆重!”
张扬对赵铁生一家人一直都没有什么好印象,轻轻拍了拍母亲瘦削的手背道:“妈,等过阵子我有了房子就把你接过去,省的在这儿受气!”
张扬顿时无语,原本想扔给他一包云烟的,马上换成了红梅扔了出去。老孙头仍然乐呵呵的接了过来,指挥张扬倒车!
所以成立招商办并不是李长宇一时性起,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安老虽然是生于春阳,可他同时又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位成功商人绝不会滥用自己的投资,88年的时候安志远在家乡人热情如火的欢迎下也没有兴起半点投资家乡的意思,证明此人有着异乎寻常的冷静头脑。在投资经商的问题上不轻易被感情所左右。李长宇之所以会派出张扬,因为他意识到,张扬的身上有股闯劲,这股闯劲正是他周围人所欠缺的,让张扬去闯一下,成功固然可喜,失败也了无遗憾。
赵成德笑道:“都是一家人了。还说外气话,最重要的就是招商引资。我相信咱们春阳这棵梧桐树一定会引来金凤凰。”他心中却明白。现在这时代,满世界都是金凤凰,只可惜春阳并不是一棵真正的梧桐树。
牛文强哈哈大笑起来,他摇了摇头道:“无论如何,你高升都是可喜可贺的事儿,这么着,中午我在金凯越安排一桌,咱们哥几个给你恭贺一下!”
赵新伟在还没有来及更换的轮胎上踹了一脚:“轮胎呢?”
牛文强又喊上了水利局副局长谢超。虽然谢超在上次爱神卡拉OK的斗殴事件中表现的很不仗义,可牛文强并不能因此将他一棒子打死,这种年轻干部日后还是前程无量的,牛文强的前瞻性眼光多是从他老子那里学到的,本来他还邀请了徐兆斌。可是徐兆斌提升在即,对于吃请已经变得十分的小心谨慎,连牛文强这个老朋友的邀请都理智的拒绝了,他妻子在黑山子乡的选举风波让徐兆斌也领悟到了不少的东西,官场之上决不能盲目乐观,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再无翻身之日。
张扬笑道:“你说的那么好,先往我这儿拨个百儿八十万的让我花差花差。”
赵成德也没把招商办当成一回事儿。对张扬客客气气那是看在李长宇书记的面子上。其实原本不需要为张扬安排办公室的,毕竟这厮只是在招商办挂个名,所有的人事关系都还在黑山子乡,可赵成德却以为,之所以有招商办,完全是因为张扬的缘故,李长宇要利用招商办给小张主任搭一个跳板,至于以后跳到什么地方根本不是他管辖范围内的事情了。赵成德想透了这层关系,既然李长宇把跳板放在经贸委,那么他就尽可能的把这个跳板给做到最好。很多时候,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从种种迹象看来,张扬是李长宇私生子的传闻大有可能,所以没必要得罪这个地下太子爷。
赵成德道:“咱们县里成立招商办,是为了招商引资。”他不禁咧咧嘴道:“小张啊,咱们既然在一起工作,说话也没必要拐弯抹角,其实县里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想说服安老在春阳投资。”
午宴中海兰表现的落落大方。牛文强求她把新闻压下来的事情,她也一口应承下来,这可都看在张扬的面子上,她含蓄的敲打牛文强道:“我刚才抽空看了一下,你们厨房的确有些问题,油烟机嗡嗡转个不停,难怪楼上的住户要投诉你,想彻底解决这件事,还是改进一下厨房的设备,一劳永逸,何乐而不为之?”
和*图*书看着门前挂着的招商办的门牌,牛文强似乎悟到了什么,笑眯眯道:“赵叔,咱们县也有招商办了?”赵成德和他老爷子牛学东极熟,所以他在赵成德的面前表现的相对随意一些,并没以官位称呼。
张扬望着海兰镜花水月般迷幻的面孔,忽然觉得一切如同梦境般虚幻……县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赵成德是个一团和气的中年人,在春阳素有笑面虎之称,从这个外号就不难揣摩到此人行事为人的作风,春阳县经贸委员会是个比较复杂的单位,下面有粮食局和外贸出口局两大单位,现在又多了一个招商办,其实论到职能还是粮食局最为突出,招商办刚刚成立,外贸出口局根本就是一个壳子在那儿,春阳这种相对闭塞的小县,一年都难得遇到几件什么外贸出口之类的事情。
这时候王博雄和于秋玲并肩走了下来,看到两位黑山子乡最高领导人到来,所有人都悄然散了,王博雄来到张扬面前,指了指他,然后笑道:“小张啊!下午开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迟到?”
张扬对招商办的环境十分满意,赵成德道:“招商办的人手方面我还没有安排,这些事情还是你自己处理了。”
张扬既然拿出来那盒烟,也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就手放在了桌上。虽然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让赵成德感觉到这个人很懂事。
“妈!”张扬又喊了一声,这才把徐立华拉回到现实中来,她欣慰的笑了笑:“你这孩子,总算知道回家了。”
赵新伟把张扬叫到了自己车上,微笑道:“得,今儿我当一回柴可夫斯基,把你送到黑山子去。”
张扬笑了笑,把报纸扔到一边。拍了拍沙发,牛文强却没有马上坐下。四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赞了一句道:“牛逼大了,一转眼混经贸委来了。”
赵新伟也不跟张扬客气,点了点头道:“得,我今儿还有事呢,过两天再奔你那儿找酒喝去,我说你现在好歹也是一招商办副主任,怎么还没给你配车啊?”
李长宇在春阳官员的心中无疑已经成为里程碑似的任务,从改革开放开始,从春阳这个穷县走出年纪轻轻就登上副市长职位的这还是第一个,更何况他今年才四十四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李长宇向上靠坐在床头,葛春丽拿了一个软垫塞在他的后背,让他可以靠得更舒服一些,然后趴在他的小腹上,轻声道:“江城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吗?”
徐立华虽然听女儿说过张扬考上了农村干部,去乡里当了个什么小官。可没想到当乡官也能当得如此威风,短短几个月不见,连汽车都开上了,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儿子总算有了出息,再也不用像过去那般委屈,担心的是这孩子该不会去做什么坏事吧?
赵成德笑道:“你小子根本就是一无良衙内!”
“可不是吗!过去人家江城副市长都出动了,安老都不投资,让我这个黑山子乡计生主任出马,肯定更没戏。现在凡事都讲究个定位,我算认清自己的责任了,我这个招商办副主任其实就是一公派导游。”
张扬开着他的吉普车回到黑山子的时候,乡里的会议已经接近尾声,其实这次大会无非就是新任领导班子跟大家见面。张扬和几位新领导提前已经见过面,赶回来更主要是为了参加晚上的联谊酒会。
王博雄和于秋玲目光都是一亮。两人都是黑山子这场政治斗争最后的胜利者,他们的政治修为都非同一般,马上从这厮的话中听出了显摆的味道,可是心中却又不得不承认,人家有显摆的资本,这才几天啊,一个编外人员成功混入了体制内,而且马上副科在望,跟人家相比,他们两人阳光明媚的仕途也顿时变得黯淡了许多。
赵成德很会做表面上的功夫,经贸委地方不小,大大小小的科室也有十五六个接到成立招商办的通知后,赵成德专门让人在小楼上腾出了五间办公室,还装好了国内直播电话,不过招商办虽然地方有了,帐户也有了,可仍然还是一个空架子,目前人员除了兼职主任的赵成德以外,就是招商办副主任张扬,账户上也是分文没有,这并不奇怪,招商办本来就是招商引资的地方,咱只提供池子,至于有没有鱼,那就要看你小张主任的能耐了。
徐立华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张扬,她过去可没想到儿子会有这样的能耐,无论怎样,儿子能够有些成就。做母亲的总会感到欣慰,她点了点头。
海兰肩背的肌肉明显紧张了一下,然后她轻轻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喜欢自己!”
赵新伟让他找来小工把四条崭新的轮胎换上,从外表看起来这车跟新的一样了,张扬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对这吉普车的期待已经写在了脸上。
田国强笑道:“以后肯定要常搭你的顺风车咯!”
教训娄志广之后,张扬的心情非但没有感到好过,反而感到沉重起来。返回春阳的路上,他一直在回想着自己和左晓晴之间的事情,虽然田斌并没有向自己采取任何的强硬举动。可是在他的眼里,在左晓晴家人的眼里,自己显然是没有资格和左晓晴交往的一类,所以他们才会做出随心所欲斩断他和左晓晴来往的事情。他们以为是左晓晴的命运主宰。他们以为是自己的命运主宰。张扬的内心中涌起无尽的愤怒,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操纵他的命运。
赵新伟道:“原本这车是留给我同学的,他忽然改变主意不要了,你喜欢就开走!”
张扬笑道:“那是因为王书记很少给他上烟!”
赵成德在经贸委hetushu.com主任的位置上已经干了六年,此人对于为官之道自有他的一套,在任何位置上都是四平八稳,很少会出什么纰漏,这种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可以让人记忆深刻的大政绩,所以赵成德在知天命之年还只是一个副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葛春丽搂住他的身体,温柔的点了点头。
张扬抱紧了她,试图用身体的贴近来融化彼此之间的那种无形隔阂。海兰轻声道:“男人永远是不满足的,在没有得到女人之前,他最想得到的就是女人的身体,可一旦的到了女人的身体,又想得到她的内心,当一切都得到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她转过身,温柔的眼波春水般落在张扬的脸上,然后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这样不是很好吗?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人生,我们之间的交集就是身下的这张床,我已经很满足了……”
张扬吻去她的泪珠儿,将面孔埋在她温软的胸膛上,低声道:“对不起……”
牛文强办完事之后,带着满心的好奇来到了招商办,张扬正悠闲自在的看着报纸呢,牛文强反手关上房门,手指张扬道:“我说兄弟,你太不仗义了,这高升的事儿怎么没告诉我一声?”
李长宇和葛春丽坐在露台上,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一弯明月高挂空中,清冷的光芒透过玻璃投射到他们的身上,葛春丽起身跨坐在李长宇的身上,扯开睡袍,一双丰盈巨大的白乳跳跃出来,李长宇伸手抓住其中的一只,轻轻揉捏着,他并不担心被外面看到,阳台的玻璃都是双层的,而且是镜面,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而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赵叔,咱不带那么骂人的!”牛文强乐呵呵道。他又看了看张扬:“这么巧啊,张主任也来经贸委办事?”他是真不知道张扬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县招商办的副主任。
“你有可能吗?”葛春丽的这个问题幼稚的可笑。
张扬帮着她将那袋大米拿出汽车,周围正晒太阳扯东扯西的一群老太太看到徐立华坐着车回来,心中的八挂之火顿时燃烧了起来,一名小脚老太太笑得阳光灿烂:“三啊,啥时候当上司机了?”
王博雄笑道:“你小子就是有点自由散漫,入党之后可不能这样了啊!”这句话间接暗示出,张扬的入党问题已经搞定。
张扬不想欠赵新伟这么大情分:“那哪行啊,赵哥,您这么说我就不要了,别的咱不说,这修车改装的钱我总得给,不能让李哥吃亏不是?”
葛春丽却认定这件事一定是李长宇做得,心中不由得感到有些激动,从李长宇为自己调动工作,到处理娄志广的这件事上,足以看出在李长宇的心中,自己是十分重要的。官场之中男女之间最常见的就是利益交换的关系,这种真情更显得弥足珍贵,葛春丽紧紧搂住李长宇的身子,柔声道:“李长宇,我这辈子都是你的……”
张扬明白了,合着这招商办就是一空手套白狼的地儿。张扬并不在乎这招商办的本来面目,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官位,县招商办副主任听起来怎么也要比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威风,至少在眼下,小张主任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赵新伟说到做到,直接把他带到位于北关反帝路的博伟汽修厂,这间汽修厂其实有赵新伟的股份,两人下了汽车,看到西边的空地上停着一辆墨绿色的北京吉普212,汽车已经重新喷漆,顶棚内饰全都新换过。
牛文强把领带拽开了一些,在张扬的身边坐下:“百儿八十万的还不够丢人呢,我看了县里是想做大事,引资方面肯定是对外啊,假如你能弄来几干万的外来投资,肯定会提升一步啊,到时候应该是我求你给点钱花差花差了。”说到这里他似乎悟到了什么,低声道:“这次让你来招商办,是不是为了那个安老头?”
田国强看了看牌子,笑道:“育才驾校退下来的那批车,小张主任关系很广啊!”
“算了,你把我撂前面路口就行,我打车回去,你要是跟着我回去,我看十有八九今晚是回不来了。”
李长宇心中暗暗高兴,可故意板起面孔道:“说什么话?我怎么会这么做?他值得吗?再说了,他那种无赖性格,得罪的人多了,还不知是谁下的手呢?”
张扬微笑不语,心中暗骂,老子看起来像司机吗?
张扬嘿嘿笑道:“该翘的我会翘,不该翘的一定不会翘!”
老孙头乐呵呵道:“我也不想隆重。只是我怕你撞坏了大门!”
于秋玲提醒他们道:“晚上乡里在四季香订了六桌饭,一定要全都到啊!”
张扬心中暗笑,其实安志远早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转了一圈,只是春阳的这些干部还蒙在鼓里罢了。看来这个安老头还的确有些意思,张扬不由得想到,假如和安老相见,该如何化解上次的尴尬?现如今他不仅仅代表着黑山子乡,还代表了整个春阳。
张扬轻轻抚摩着海兰晶莹的娇躯,他越发迷恋海兰的身体,也许不仅仅是身体,海兰温柔善良体贴,能够在细微处观察到他情绪的变化。
葛春丽俯下身捧住他的面孔,激烈的亲吻着他的唇,她的睡袍内并没有穿着寸缕,很快李长宇就感到她双腿间的潮湿,葛春丽沿着他的脖子胸膛一点点吻了下去,李长宇深吸了一口气,感到内裤被她一点点褪去。湿润的温暖包裹了他的身体,葛春丽的双手按压在李长宇的肩头,喉头发出低声的呻吟。
赵新伟倒想起一件事来:“对了,我们驾校新退下来一批吉普,里面倒是有几辆成色不错的,你想要的话,hetushu•com我跟你活动一辆。”
“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到处都重视招商引资,你看看各大城市,那个地方的招商办不是富得流油。也就是咱们春阳,地方穷,没人看得上这块儿,虽然眼前招商办不景气。可不代表永远不景气,一旦弄来了外资,我敢保证招商办的地位一定会扶摇直上。”
赵成德笑道:“都说你是个万事通。这件事怎么没有听说?”
张扬和赵新伟喝了一杯,询问了一下赵新红这两天的情况,赵新伟道:“我姐出院了,这两天说是感觉好多了,准备下周去复诊呢?”他神神秘秘道:“你究竟介绍了哪个老中医给我姐?”
“要的要的,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就去安排。”牛文强站起身走到门前又想起一件事儿,转身道:“对了兄弟,中午能把那位海主播请来不,最近金凯越遇到点事情,我想让她帮帮忙。
张扬走入赵成德办公室的时候,赵成德正在喝茶,他对茶叶没什么讲究,平日里喝得都是几块钱一斤的苦丁,这是因为他的体重超标,不知从那里听说苦丁可以有效降低三高,所以乐此不疲。
徐立华上下打量着儿子:“三儿,你啥时候学会开车的?”
赵新伟笑道:“咱们自己兄弟,什么钱不钱的,觉着好你就开着玩。哪天开烦了就扔给我,车子有啥大小毛病直接来这儿修,东博是我表弟,绝对只收你成本价!”
海兰已经知道他担任招商办副主任的事情了,微笑道:“小张主任,政治上取得了一点进步虽然可喜可贺,但是切忌要戒骄戒躁,千万不要翘尾巴啊!”
牛文强瞪大了眼睛,难掩脸上的惊奇之色,昨天张扬还找他借车用呢,心说你小子也太不仗义了,高升了也不告诉哥哥一声,当着赵成德的面还是虚情假意的恭喜了一番。
牛文强乐呵呵道:“海主播发话,我一定遵旨照办,保管以后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张扬从他的话中就知道这厮对育才驾校十分熟悉,笑着点了点头道:“借朋友的车,开着玩的!”
谢超暗自感叹,他是北原大学水利工程系的高材生,从毕业来到春阳已经辛苦工作了七年,如今也不过刚刚混上水利局副局长,说是副局长。也只不过是个副科,在水利局排在第七位,本以为自己的升迁速度已经够快,可是比起人家,只能是自叹弗如。
李东博虽然名为博伟汽修厂的厂长,可实际上大股东是赵新伟,赵新伟拿车送人,他自然没有说话的权利,慌忙道:“没事儿,小张主任跟我表哥是哥儿们,这厂子就跟你自己家一样,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我马上帮你搞定。”
“能为田副乡长服务是我的荣幸!”张扬笑眯眯回答道。
张扬听说是这件事,不禁笑了起来:“我当这那么好心给我庆功呢,搞了半天还是为了自己的事儿。”
李东博道:“在里面搁着呢还没来得及换。”
张扬点了点头,他明白李长宇把自己塞到这个招商办就是打着主攻安志远的旗号,这说服安志远在春阳投资的任务显然要落在他的头上。
牛文强主动请缨要送张扬,张扬看他喝得已经脚步轻浮,还是劝他留了下来。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我就是一草根老百姓,衙门口的事儿我够不着!”
张扬微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坐!”赵成德笑眯眯道,跟人的印象很和蔼很亲切。
张扬充满暧昧的看着她道:“咱们混体制的有些表面功夫是必须要做的,如同我看到海主播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可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张扬在她居住够平房前停下了汽车,徐立华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轻声道:“三儿,你到底干啥了?”
张扬平时就满不待见这小子的。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他,朱川讪讪的咳嗽了一声。新当选的副乡长田国强也走了过来,乐呵呵跟张扬打了一个招呼,张扬微笑道:“田副乡长好!”他们之前就在金凯越喝过酒了,所以这次已经是第二回见面。
王博雄借口试试张扬的吉普车,来到车上,张扬心领神会的开动了引擎,老孙头又慌忙拉开了大门。王博雄看着忙里忙外的老孙头忍不住骂了一句:“这老孙头。平时我出门他也只开半扇啊!”
张扬笑道:“只是个虚职而已,说是给我个副科,还没下文呢,不知哪天才会兑现,人事关系不变,我仍然是在黑山子当我的计生办主任,这个招商办副主任根本就是有名无实。”
赵成德伸出白白胖胖的手掌道:“不会!”其实过去他也是一杆老烟枪,只不过最近身体不行了,强行把烟给戒了。
李东博道:“这车也没啥大毛病,就是油耗毒了点,百公里十七八个!”
因为张扬是主宾,所以张扬又把赵新伟和姜亮喊了过来,他俩都是警务系统的,早已十分熟悉,今天才知道对方和张扬的这层关系自然又亲近了许多。
张扬苦笑道:“我说赵哥,咱不带那么糟践人的,我才是一科员,那副主任是个虚职,哪够级别配车啊?”
赵成德道:“现在小张已经是我们招商办的副主任了,怎么你不知道?”
李长宇道:“下周你就要去江城工作了,这边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吗?”
李长宇露出一丝笑容,他摸索到床头的烟盒,从中抽出一支香烟,葛春丽点燃火机,闪烁的火光照亮了他们赤裸的身体。
张扬乐呵呵道:“姜哥,劳您大驾把李主任和海主播送回电视台。”
徐立华原想留张扬在家里吃饭,张扬说乡里有事坚持要走,临走前又给母亲留下五百块钱让她添置些衣服,徐立华坚http://www.hetushu.com持不要,一直追到车前把钱又扔了进来,轻声道:“三儿,以后经常回家看看,妈就知足了。”
王博雄低声道:“安老到江城了,估计这两天就会到黑山子视察,你要多留意一下。”
“啥事儿?”
张扬微笑道:“有一阵子了,妈,这么大袋米你怎么不用自行车驮啊?累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张扬拿了钥匙,在隔壁的加油站加满了油,兴高采烈的开出加油站。可没走多远就看到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扛着一袋米在对面慢慢的走着,张扬猛然踩下煞车,那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徐立华,张扬摇下车窗,高声叫道:“妈!”
张扬拍了拍方向盘道:“多少钱?”
赵新伟和姜亮都知道张扬的背景。知道张扬成为招商办副主任的事情。两人并没有感到什么惊奇,反倒从内心中感到一丝欣喜,这就是机会,张扬就是一只政治绩优股,只要和他处好关系,以后肯定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张扬苦闷的时候往往会表现的比平日更具有攻击性,海兰已经深深了解他的这一特点,一整晚两人都在激烈缠斗着,张扬不愿说出心事的时候,海兰也不询问,默默承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用自己的身体悄然慰藉着他的内心,海兰的娇躯在张扬勃发的情中不断颤栗着。她的双臂死死搂住张扬的身躯。两颗晶莹的清泪顺着她的脸颊缓缓落。
张扬首先作了自我介绍,赵成德白白胖胖的脸上露出春天般温暖的微笑。对于这位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他早已闻名已久了,春阳县就那么大点儿地方,张扬的名声鹊起还是在和县长杨守义的公子杨志成发生冲突之后,虽然那件事解决的很隐秘。可毕竟还是透出了一些风声,春阳县的领导层内大都知道那件事实际上是李长宇和杨守义之间的对抗,其结果显然是县委李书记占了上风。而更多人看到李书记对张扬的回护和关爱,让张扬是李长宇私生子的说法越发显得可信。
张扬微微一笑,走进招商办办公室,留给他们两人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这正是张扬的高妙之处,与其让别人猜度他和海兰之间的关系,不如把这种关系亮化,公然打情骂俏的绝不会让人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发展到躺在了一张床上。
徐立华内心震动了一下,她缓缓转过头来,看到张扬从吉普车中出来。大步跑向她。徐立华的表情充满了惊奇,她几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个衣着光鲜的少年是自己的儿子。
赵新伟和姜亮却道:“小张主任,咱不带这么侮辱人民警察的!”
海兰俏脸泛起潮红,想不到这厮公然挑逗自己,轻声斥道:“小张主任你公然骚扰女性,小心我把你的事情曝光!”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其实每个人都看出来了点门道,这小张主任和海兰之间的确有着那么一点不正常,不过这厮既然敢当众说出来,八成是没有得逞,怨念啊!其实这桌人中对海兰有想法的大有人在,只不过掩饰的比较好罢了。
王博雄道:“经贸委让你过去。是不是为了安老?”他敏锐的觉察到。李长宇安排张扬到招商办,不仅仅是为了提升他那么简单,作为一个在体制中混迹多年的老油条,王博雄站得比普通人要高一些,看得自然也比普通人要远,他明白安老对于整个春阳乃至江城的价值,假如李长宇真的能够说动安老在这里投资,这对他不久后前往上任,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王博雄几乎已经断定,正在抓紧最后的时机,捞取最大的政治筹码。
一名身穿灰色夹克的青年走了过来,他是赵新伟的表弟李东博,也是这件汽修厂的老板,乐呵呵道:“表哥,看看这车还行吗?”
新成立的这个招商办根本是个有名无实的单位,赵成德兼任主任也只是个表面的形式,其实过去经贸委也负责着招商引资的工作,只不过这方面的工作始终没有太大的起色。现在把职权明确单独成立了一个科室。
海兰白嫩的身子蜷曲起来,如同羔羊般偎依在张扬的怀中,张扬抱着她的美背,轻声道:“你喜欢我吗?”
葛春丽没有说话,李长宇又道:“你前夫还有没有继续纠缠你?”
正如王博雄想象中那样,李长宇是个不会轻易放过机会的人,虽然他已经离开在即,可是他仍然意识到安老可能是一个政绩亮点,假如能够在春阳任期内说动安老在春阳。甚至在江城投资,对于他即将展开的崭新仕途而言绝对会称得上一个光辉的开始。
张扬装出一副颇为为难的样子道:“没办法,被经贸委召过去安排点事儿。”
“县里搞了个招商办,刚通知让我去招商办当副主任,只是个虚名,人事关系还在咱们乡里。”
张扬毕竟刚刚上手,对车子的性能还不熟,倒了好几把方向才算把吉普车的位置摆正,他停车的功夫,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完会走了出来,张扬的这辆北京吉普虽然是辆即将报废的旧车,可经过博伟汽修厂的规整,看起来跟新车差不多,马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尤其是看到开车的是小张主任,已经有人走过来对吉普车品头论足了。
其实徐兆斌不在更好,张扬免去了被抢走风头的尴尬,酒宴的中心都是围绕着张扬和海兰进行的,张扬成为招商办副主任,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副科,从官职来看并没有什么惊奇之处,可是要是了解这厮的升官路线,就会感到这厮升迁的速度简直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一个没有毕业的卫校生,摇身一变成为了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没过几个月居然成了抢险英雄,上了新闻专访,顺利转http://www.hetushu.com为正式编制,成为预备党员,正式成为体制中人还没有两天,又混到了经贸委招商办,副科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离开金凯越的时候,张扬和他们握手告别,来到海兰面前的时候,伸出手,海兰双手却插在口袋里,当着众人的面给他了一个软钉子,张扬知道她着恼自己刚才当中挑逗她,笑了笑道:“海主播生气了,那我还是给你敬礼吧!”他原地立正学着警察的样子给海兰敬了个礼,海兰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是妩媚的情意。
张扬一听就来劲了,他可一直都惦记着弄辆汽车开呢,毕竟黑山子和春阳之间交通不便,如果没有顺风车的话,每次往返都要耗去他很长的时间,假如能拥有一辆自己的汽车那该多好啊。
海兰嫣然笑道:“想不到小张主任也开始注意群众影响了。”
在张扬的坚持下,赵新伟只能让李东博象征性的收了他一千块,只说是报废的汽车,只能当废铁卖了。
李长宇得意一笑,心中升起无尽的满足感,葛大队这个戳字用得妙到了极点,将李书记刚才的力度和凶猛渲染的淋漓尽致,李长宇轻轻拢了扰她的长发道:“经过最近的调养,我感觉身体又恢复到年轻时候那样了,精力无穷,就像个小伙子一样。”
张扬笑道:“不是让小静跟你说过了吗?刚好县里招考农村干部,所以我就报考了,成绩考得还相当优秀,在黑山子乡主管乡镇建设,这不,县里正打算把我调到招商办呢?”张扬没好意思说他是黑山子乡计主办的主任,毕竟那啥……也不太着调了。
王博雄笑了起来,的确,身为上位者他很少考虑底层工作人员的感受,他认为老孙头对他的尊敬是理所当然,可这一刻他却明白了,只要稍稍顾忌一下对方的感受,可以让别人对他的尊敬更上一个台阶。
张扬看到赵主任对他如此礼貌,心中自然对这位白白胖胖宛如大内总管的人物生出了几分好感,客气的笑了笑在赵成德的对面坐下,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红塔山,准备拆开给赵成德上烟。
徐立华叹了口气道:“没啥,他们都不得空。”
李长宇自从修炼张扬教给他的那套打坐养神的功夫之后,持久性明显有了提高,这一点在最近和葛大队的交手之中已经得到了证明,过去葛大队虽然极其配合的尖叫,不过那都是表演的成分居多,最近这两次,葛大队的叫声明显有了不同,那是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快意呐喊。
海兰自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可当着李主任的面又只能佯装无动于衷,手指却悄悄滑下去,在张扬大腿上悄悄捏了一记。控制力极差的小张主任,又开始翘了起来。
宣传干事朱川表现的最为兴奋,摸摸这碰碰那儿,问道:“这车真不错,看着跟新的似的!”
徐立华怯怯的跟着张扬来到了吉普车前,张扬把大米放在尾箱,然后打开车门让徐立华坐了上去,发动引擎向农机厂宿舍驶去。
他们说话的时候,牛文强开着他那辆本田进了经贸委的大院,刚下车就看到正在阳台上聊天的赵成德和张扬,不由得微微愣了愣,他这次来是专程找赵成德办事的,想不到张扬也会在这里,他乐呵呵向两人打了个招呼,这才夹着皮包走上楼来。
牛文强又过来劝酒,张扬摆了摆手道:“不能喝了,我下午还要回黑山子有个会,满口酒气被人闻到了不好。”
中午的时候,张扬亲自去电视台把海兰接了过来,和海兰一起过来的还有新闻部的李主任,张扬本以为海兰是故意拉个挡箭牌,怕人说闲话,可私下一聊才知道牛文强的金凯越的确遇到点麻烦,因为饭店临近居民区,最近金凯越遭到多起投诉,有人通过关系让电视台做了一则新闻,正准备播出呢,牛文强不知怎么听说了,提前去电视台打了个招呼。他父亲和邢济民很熟,这个面子邢济民是要给的,可是邢济民对海兰还是有些顾忌,生怕在海兰那里碰了钉子,所以暗示牛文强还是跟新闻部的几个沟通一下。
张扬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他忽然意识到很难改变徐立华的生活态度。想要接受这个母亲,也许必须要接受赵铁生的一家,这对张大官人来说可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海兰轻轻揉搓着他黑色的短发,激情尚未退却的眼眸中充满着温柔充满了爱怜,像是看着一个孩子,她比张扬更清楚他们现在的关系,她需要一个暂时可以躲避风浪的港湾。所以张扬出现了,而对张扬来说。自己何尝不是一个可以暂避风浪的港湾,风浪过后,终有一日他们会各奔东西,不知他们这样的关系还能够持续多久?
赵成德微笑道:“安老的家乡在黑山子,你刚巧是黑山子的干部,所以县里将这件事交给你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年轻人要有勇挑重担的责任和勇气,这个招商办主任我只是挂个虚名,至于实际的工作还是要你们年轻人去干。”凭心而论,人家赵成德压根没把这个空架子科室看在眼里,春阳这个穷地方对外商有多大的吸引力他心里清楚,安志远如果想投资,88年回来的时候就投了,何须等到现在?赵成德仍然记得安老上次来的情景。江城专门派来了一位副市长陪同,春阳县委书记也是全程陪护,陪着笑脸陪着小心,到最后老头儿压根也没说投资家乡的事情,只是扔了三百万的善款兴建小学就敷衍了事。赵成德从此得出了这是只老狐狸的结论。
葛春丽摇了摇头道:“真是奇怪,他前天居然把钱给我送来了,然后掉头就走,我看他鼻青脸肿,样子很惨,是不是你让人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