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章 官场小人

“去他的晚自习,去他的高考,我早就受够了!”赵静一张俏脸兴奋的通红。
牛文强发给每人一瓶啤酒:“我让金凯越准备了,中午咱们都不能走啊,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张扬暗自冷笑,你不想往上爬干吗急着把安老的投资意向签下来?说穿了还不是为了政绩。脸上却拿捏出谦虚受教的姿态,经过这段时间的锤炼,张大官人的演技进步了不少,至少谦虚的样子已经做足了八分,李长宇很是满意,可张扬却看不得李长宇踌躇满志的样子,最近李书记可谓是春风得意啊,得意容易忘形,忘形就会忘本,麻痹的,忘谁也不能忘记老子这个大恩人啊,张大官人恰当时间问道:“最近那啥……还过得去吧?”
姜亮笑道:“他来了正好,中午就让他安排!”
赵静这才红着脸叫了一声干爹,李长宇也是笑逐颜开。
李长宇微笑道:“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安老的算盘打得很好,这次的投资如果能够落实,我看应该会在平海省树起典型,合作意向我已经仔仔细细的看过,大致上还是公平合理的,这两天我会和安老把合作意向签署下来。”
赵静愣了,想不到人家县委书记要认自己当干女儿,一双大眼睛求助似的望向张扬,张扬明白李长宇的那点儿心思,他是想跟自己亲上加亲呢,赵静认他当干爹,这不等于正式占了自己一辈的便宜,张扬倒是没啥意见,对于赵静这个妹子他也是十分的疼爱,能认李长宇当干爹,以后找他帮忙,李长宇自然是责无旁贷的事情,也省却了自己的不少麻烦,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嗬!敢说我,找打是不是?”
这也是赵成德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变得有些生硬。
李长宇心里虽然高兴,嘴上却斥道:“就会胡说八道,什么书记市长的,在家里咱们就是一家人,你叫我李叔就成……”冲口而出的一句话把李长宇自己都弄愣了,自己怎么会对这厮产生这么大的亲近感呢?
张扬很快就领教到了宋树诚睚眦必报的性情,在宋树诚担任招商办主任后的第三天,召集招商办全体人员开了第一次会议。
宋树诚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小张你这是什么态度嘛!对待工作怎么可以这样消极呢?”
苏老太特别喜欢赵静,赵静口齿伶俐头脑灵活,和老太太聊得极为默契,李长宇望着眼前的情景,内心中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这种温暖的感觉已经久违了,他清楚的意识到,这就是家庭的温暖,一个人越是见多了官场中的残酷搏杀,对这种温暖越是渴望,他充满感激的望着张扬,正是这个少年让他的人生发生了再次的改变。
张扬笑道:“以后看来我要叫你李副市长了!”
杨守义余怒未消道:“身在其位,不谋其政,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干部是管什么吃的?国家给你发工资,就是让你白吃干粮吗?”
看得出李长宇现在的心情很好,唇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有一点他并没有告诉张扬,去江城后他分管的不仅仅是文教卫生,还有旅游这一块,可以说安老的投资以后还在他分管的范围内,这闪亮的政绩不会落在别人的手中。
张扬笑道:“算了,以后这地儿我也少来,省的给人家添堵,您也看好了自己的位子,宋主任还是很有能力的。”
宋树诚道:“鉴于招商办刚刚成立,办公条件还很简陋,所以不能照顾到每一位同志,我在招商办就没有办公室,小梁啊,你和小张两个都年轻,做个表率作用吧。”
晚饭的时候,徐立华原本不敢上桌的,苏老太和李长宇非要勉强她们母女两人一起坐,她们这才答应下来,李书记表现的极其和蔼,询问了赵静的学习问题,并婉转的表示需不需要他给学校打个招呼,张扬这才得意的将保送名额的事情告诉了李长宇,李长宇不由得重新审视了张扬一番,这厮混入体制内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显然已经在其中混得如鱼得水乐此不疲,想想自己这个伯乐,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李长宇道:“东江师范大学是我的母校,我有几名同学都留校任教,以后如果有需要,我会跟他们打招呼。”作为春阳县的县委书记未来的江城副市长,能够说出这番话已经是难能可贵,徐立华和赵静都显得有些诚惶诚恐。
宋树诚道:“咱们招商办当务之急就是落实安老的投资计划,这件事我想大家各负其责,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取港商的资金到位!”他看了看张扬道:“小张你把招商办的前期工作和_图_书做个汇报,让大家对招商办的工作有个进一步的了解。”
李长宇微笑道:“赵静这个女孩儿不错,以后啊,没事常过来玩。”
姜亮骂道:“你小子少腐蚀我们人民警察,再他搞歪风邪气小心我专政了你!”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
牛文强道:“张扬,别怪哥哥没事先提醒你,宋树诚那人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在春阳官场上名声很臭,以后你要小心了。”
于小冬嗤!的一声笑了起来,可又意识到现在笑得不合时宜,慌忙强忍住笑,周围的几位也忍得很辛苦,张扬根本不理会宋树诚气得铁青的脸色,转身出门去了。
张扬并没把宋树诚的打压当成一回事儿,你现在再牛逼,早晚还得过安老那一关,只要我张扬不在招商办,你想落实投资,落你妈逼!
李长宇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张扬坐下道:“李书记,安老的合作意向书怎么样?”
张扬一听宋树诚摇身一变成了经贸委副主任,招商办主任,也不禁微现错愕,这个宋树诚他是知道的,当初他儿子宋大明因为得罪了自己,而被他折断了两根手指,张扬虽然和宋树诚没有见过面,可是这仇恨却是早已种下了,听到这厮成为自己的直接领导,马上张扬就明白了,杨书记上任伊始就开始着手对自己的打击报复了,张扬以为是上次打他儿子的事情,却不知道人家杨书记是为李长宇抢走政绩恼火呢,张大官人这次可谓是代人受过。
牛文强笑道:“这个睡字可是大有学问,杜所,您打算怎么安排来着?”
张扬并不担心胡爱民,毕竟自己和他之间能够产生交集的地方很少,有一点他已经感觉到,春阳县的政局远比黑山子乡要复杂得多。
这时候王博雄和姜亮、赵新伟先后都来到了歌厅的包间,通过张扬的桥梁作用,他们几个现在已经十分熟悉了,不知不觉中他们也在画着圈子。
他这是怨气使然,想不到杨守义顺着他的话道:“也好,就这么定了,你还是负责原来那一块,让老宋过去主要负责招商办,附带着帮助你管理经贸委的工作。”
几个人同时把目光转向姜亮,这话里一定有文章。姜亮乐呵呵笑道:“城关镇派出所所长,定下来了!你们说这该请客不?”
张扬笑道:“丫头,别兴奋过度啊,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太早传出去你们学校肯定要炸锅!”
苏老太乐得眉开眼笑:“静儿,还不叫干爹!”
王博雄把张扬拉到一旁,低声道:“张扬啊,这次县里的变动很大,知不知道新任工商局长是谁?”
会议在县经贸委小会议室召开,张扬原本以为招商办只有他和宋树诚赵成德三个人,可当他来到会议室才发现参加会议的有七人之多,赵成德因为心里不满杨守义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所以借故没有参加会议。其实宋树诚也只是碍于形势才邀请他列席会议,他不来正合宋树诚的心意。
赵成德也不是个一味让人宰割的老好好,你杨守义这么干分明是连我也要牵连进去了,心中有了怒气,嘴上自然表露出了一些:“杨书记这样安排也好,经贸委的工作实在太繁重,我平时也没有经历顾忌招商办的事情,不如让宋树诚同志负责招商办的事情吧。”
张扬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宋树诚带上老花镜:“下面我宣布一下招商办的工作分配……”他习惯性的咳嗽了一声道:“上级派我来领导招商办的工作,我将工作细分了一下,啊……”他的目光从老花镜上透过来,落在张扬的脸上:“招商办第一副主任苏岩,负责主持常务工作,副主任王莉分管财务工作,副主任于小冬负责接待招商工作,副主任康国强负责后勤保障,副主任梁在和负责车辆管理工作……”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笑眯眯看着张扬:“小张还是负责基层联络工作。”
想透了这个道理赵成德马上心头坦然,反正自己做好本分就行,两边都客客气气的,老子谁也不得罪,你杨守义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张扬看了看那张通知书,心中这才明白了过来,感情人家李书记是让自己去镀金呢,在党的熔炉里锤炼回来咱就是名正言顺的副科了,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喜悦,笑眯眯把通知书收好了:“谢谢李书记!”
张扬挨着于小冬坐下,目光少不得又在于小冬鼓涨涨的胸膛上溜了一眼,真大!麻痹的,跟篮球似的!
真正让张扬留意一下的是于小冬,这位旅游局的美女科长在春阳很有名气,过去是春阳戏校的演员www.hetushu•com,后来某位省级领导来春阳视察的时候,临时被征用当了导游,这导着导着,就倒到了领导的床上去了,领导对春阳之行很满意,于小冬也就理所当然的从戏校的小演员转变成为旅游局市场开发科的科长,开始的那一年于小冬大有取代现任局长的势头,可后来那位领导离开后就得了健忘症,我们的于科长也只能哀叹命运不公,虽然她姿色不俗,县领导中也不乏觊觎她的美色者,可是想起这位是被上层领导临幸过的主儿,谁也不敢轻易去触这个霉头,一来二去我们的美女科长的门前就冷落了下去,如今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呆了四年,旅游局长的位置却变得越发遥不可及了。
张扬在意的是级别,看到李长宇始终不提级别的事情,心中不由得有些焦躁,终忍不住道:“那……啥……我那个副科……”
王博雄提醒张扬道:“徐兆斌两口子跟杨书记走得很近,以后你凡事要小心一些。”
张扬摆了摆手道:“你们开吧,我回乡里还有事儿呢!”
张扬心里这个怒啊,麻痹的合着今天除了你是主任其它人都是副主任了,到我这个招商办的元老这里,连副主任都给我省了,负责基层联络工作不就意味着让我哪儿来还上哪儿去,让我回黑山子老老实实当我的计生办主任。张扬没有说话,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赵静激动的连连点头,幸运突然来临,现在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表达此刻的心情了。
杨守义愤然把烟头扔到了地上,用脚狠狠碾灭:“那个张扬搞什么?一个招商办副主任,这么大的事情就自作主张了?啊!连上级领导都不要请示了?如果每个人都像他这样越级做事,咱们的干部体制岂不是形同虚设?你这个做领导的应该好好管管他了!”
气氛顿时变得热烈了起来,其实他们这圈子里杜宇峰应该是最弱的一个现在多年的心愿总算得偿,心中的那份激动已经无法抑制,他抱拳表示:“哥儿几个放心,今天吃喝拉撒睡全都包在我的身上!”
李长宇当然明白张扬顾虑什么,他笑着点燃一支香烟道:“我还在江城,再说安老的投资是你争取下来的,别说是江城,就是在省里,安老也是很有影响力的。”这句话等于挑明了,你小子担心什么?只要我在江城,谅他杨守义也不敢动你,你小子如果能把安志远哄好了,单凭你跟他的这层关系,杨守义又怎么敢得罪你。
赵成德笑道:“怎么?会开完了?”
赵成德心头有点不爽,可是当着杨守义的面也不敢表露出来,谁都知道税务局副局长宋树诚是杨守义的人,这次春阳县内的变动也不小,原本都以为税务局长葛育才退休后,宋树诚稳稳当当的接班,谁曾想中途杀出了一个王博雄,把税务局局长的宝座硬生生给抢了过去,王博雄无论是年龄还是手段都强于宋树诚,这就让宋树诚现在的处境变得相当的尴尬,杨守义过去曾经默许过宋树诚,所以在这件事上对宋树诚还是有些内疚的,让他去经贸委担任副主任是个补偿。
赵成德马上悟了,人家杨书记就是杨书记,整人的方法那是层出不穷,他是摆明了看张扬不顺眼,扩大招商办只是一个幌子,杨书记是要利用这次机会把张扬从招商办中踢出去,就算踢不出去,也要将他边缘化,这样的方法赵成德倒是能接受,不显山不露水。李长宇虽然是江城市副市长,可现在春阳是杨书记当家,不说人一走茶就凉吧,可李长宇在春阳的影响力肯定是大不如前。春阳这地面上的事儿,杨书记想动谁,就算李长宇也没辙。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填好交上去,你的双脚就迈入了东江师范大的门槛,小丫头!”他伸手在赵静的头顶轻轻揉搓了一下,赵静这次可没有顾忌头发被他弄乱了,眼圈儿红了,又看了看那表格,这才发出一声欢畅的尖叫,搂住张扬的脖子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哥!你太伟大了!”
宋树诚愣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望着她的背影,张大官人不由得感叹道:“小静,你说我是不是挺不招人待见的,怎么她看到我连眼皮都不翻一下?”
赵静摇了摇头道:“不行啊,马上要晚自习,就快高考了,没多少时间了,小哥,要不我带你去我们食堂吃吧!”
春阳县的县委县政府的诸多官员已经不再将李长宇视为春阳的一员了,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深深震撼着,李书记的手腕那不是一般的高妙,安老投资春阳的事情之前和图书根本没有泄露半点的风声,可一转眼,连协议书都签好了,表面上看这是造福春阳的大好事,可细细那么一品就会发现,李书记这一手真是漂亮啊,在他的任期内签下协议,以后这件事若是做成了,功劳是他李长宇的,可是如果这件事发展不顺,那么责任却是后任领导的,把政绩留给自己,把责任留给别人,做官的境界到了这一步,又怎能不让春阳的大小官员佩服啊。
好在张扬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李书记,杨守义这个人怎么样?”知道杨守义会接替李长宇的位置,张扬内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郁闷的,毕竟过去自己和他的儿子杨志成发生过冲突,现在杨守义上位,会不会旧事重提,利用职权打压自己?
杨守义又抽出一支香烟,赵成德慌忙凑过去给他点上,杨书记用力抽了两口,情绪似乎平静了一些,他低声道:“安老很快就会投资春阳,招商办的工作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忙,只靠你们两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有什么需要,只管说,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李长宇在离开江城以前和安老签订了关于香港世纪安泰集团投资发展清台山旅游项目的意向书,初期投资就已经达到两亿港币,这件事在江城市的政坛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当然震动最厉害的还要数春阳县的领导层。
李长宇忍不住教育他道:“年轻人要求进步是好的,可也不能整天把目光盯在官位上,趁着年轻多为党和人民做点事,而不要总是想着当多大的官。”
张扬喜孜孜的接过通知单,心里明白,人家李书记这是论行赏呢,话说自己帮他搞定了安老投资的事情,这点儿奖赏也只是毛毛雨。
徐立华没想到赵静也会一起过来,她多少觉着张扬有些冒失,毕竟这里是李书记家,不经允许,随便就带人过来不好,可是看到苏老太乐呵呵的好客样子,再看到李长宇表情和蔼,心中顿时释然了,看来人家李书记对自己的儿子真的像自家人一样,这让她为张扬感到庆幸,同时又生出歉疚,比起人家,似乎自己为儿子做得太少了。
张扬却道:“这干爹白叫了!”
“那你怎么不知道害羞?”
赵成德也不禁笑了起来:“要不我在我办公室给你加张桌子!”
张扬哈哈大笑:“走,我带你去吃饭!”
赵成德脸上的表情颇为无奈:“上头的决定,我有什么办法,不过我这一走,你们招商办的规模可扩大了不少。”这句话多少包含了挑唆的意思,宋树诚想把张扬边缘化的目的太明显,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赵成德的心底深处是想让张扬跟宋树诚轰轰烈烈的干上一架的,可现在的张大官人已经不像初混体制的时候那样冲动,他也看出宋树诚有故意逼自己发火的念头,可越是如此,老子越不让你如意,虽然他有李长宇作为后台,可现在李长宇远赴江城,山高皇帝远,这种小事总不能也去麻烦人家。明确了宋树诚对自己的态度,张扬已经想好了对策,你想玩,尽管玩,老子还没闲工夫陪你闹呢。
杨守义需要找一个人发泄,想来想去,这个发泄点锁定在县经贸委主任赵成德的头上,麻痹的,你是招商办主任,招商办副主任背着你干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会不知道?知道也不提前给老子透个风声,存心瞒我是不是?
王博雄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这厮的品性他是最清楚不过的,假如谁要是惹了他,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有一点所有人都想不明白,李长宇既然去了江城,为什么不把张扬带走,在他的庇护下,这厮岂不是更有发展的空间,他们并不知道李副市长目光远大,张扬是他布在春阳的一颗棋,他要力求在春阳挖掘到最大的政治利益。
梁在和马上表白道:“我不要办公室!”
除了宋树诚和张扬,其它的五个人分别是,经贸委财务科的苏岩,经贸委宣传科副科长王莉,旅游局市场规范科于小冬,原税务局办公室副主任康国强,司机梁在和。这两位是宋树诚在税务局时候的亲信,这次跟着主子一并跳槽过来了。
苏老太怂恿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孩儿,小静这么听话,你干脆认个干女儿吧!”老太太是直爽的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李长宇微笑道:“一周以后,不过我们很快就会在江城见面了!”他指了指扬手中的入学通知书。
他向赵成德笑了笑道:“宋主任把您分给我的办公室全都征用了,招商办领导太多,一个主任,六个副主任,那点地方实在不够住。”
张扬也http://www.hetushu.com有些感动,不知不觉中,他和李长宇之间的关系从威胁被威胁,利用被利用,变成了默契的互利互惠,官场上唯有这种关系最为持久最为稳固,这也是他和李长宇都想要的一种结果。
张扬冷笑,你一个司机办公室就是你驾驶室,你要个狗屁办公室,张扬过去在招商办的办公室也几乎没怎么用过,可是没用归没用,现在宋树诚明摆着要把他扫地出门,这已经上升到面子上的问题了,张大官人冷冷看着宋树诚,心说,你给我跳吧,老子看你今天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张扬叹了口气道:“赵主任,你可有点不仗义,说走就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李长宇老脸不禁有些发烧,这东西,老子跟你谈正事呢你居然把话题扯到我的房事上,可人家李书记的政治觉悟就是不一般,脑筋儿一转就知道自己表现的太得意了,人家这是提醒我呢,想起张扬神鬼莫测的本领,李长宇有些昏昏然的头脑马上清醒了过来,跟谁拿姿态也不敢跟眼前这位拿姿态不是,不过说实话,最近他跟葛春丽的那……啥……还真的是如鱼得水,葛春丽走得这几天,他居然一改往日的清心寡欲,连多年未动的老婆朱红梅,也连续恩幸了两次,这种生猛的表现全都拜张扬所赐。他咳嗽了一声:“好多了……”这句话说完不免又有些懊悔,麻痹的啥叫好多了,这不等于承认自己过去不行吗?
李长宇那能听不出这厮话里的含义,心中暗笑,脸上却平静无波,低声道:“安老答应在春阳投资以后,招商办的工作会渐渐变得繁重起来,你虽然编制在黑山子乡,可主要的任务是招商,协助安老尽快把投资的事情落实,至于计生工作,只要起到监管作用就行了,这件事我会向有关领导强调一下。”
张扬微笑道:“招商办过去的主任不是我,我只是挂个虚职,具体工作您还是去问赵主任!”
张扬咧咧嘴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老子的编制在黑山子,大不了我不去招商办,想恶心我,你宋树诚还没有那个资格。
张扬和李长宇心领神会的走入书房,李长宇拉开公文包从中取出一张入学通知单:“下个月市党校有个年轻干部培训班,我给你要了个名额!”
张扬笑着擦了擦面颊:“还要不要去晚自习?”
张扬道:“李书记什么时候去江城?”
徐立华诚惶诚恐道:“大娘别这么说!”
张扬从厕所出来,迎头碰上了经贸委主任赵成德,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走,有好事跟你说!”张扬不由分说的拉着赵静向校门外走去,途中遇到正返回宿舍的陈雪,张扬虽然知道这丫头性子冷淡,还是跟她客客气气的打了一个招呼:“陈雪,吃饭了没有?一起去吧!”
不出意料,陈雪摇了摇头,淡然道:“吃过了,你们去吧!”
赵静得意的昂起小脸:“那是,最近我每天都在练习你教我的那套功夫,感觉厉害多了!”
李长宇哈哈大笑道:“你啊!我像这么小气的人吗?”他返回书房拿了一支帕克金笔回来送给赵静:“拿着,希望你能用这支笔,书写自己人生灿烂的篇章!”到底是领导,说起话来一套套的。
李长宇走后春阳发生的一系列变动,张扬还是听牛文强说的,这厮虽然不是体制众人,可是有个当财政局长的老爹,所以消息反而来得比普通干部灵通。
宋树诚暗骂了一句骚货,可心底也不得不承认于小冬真的很有吸引力,他咳嗽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大家都认识了,今天是咱们招商办成立之后的第一次会议,以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他自以为发言很风趣,笑眯眯环视众人,康国强和梁在和慌忙鼓掌,这俩跟班当然知道宋树诚的脾气。苏岩和王莉也跟着鼓掌,于小冬和张扬也勉为其难的跟着意思了两下。
李长宇笑道:“我倒是想认,就是不知赵静的意思!”
赵成德其实刚才说完就后悔了,招商办虽然眼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单位,可是一旦安老投资落实,招商办的影响力可以预见,不过别的,单单是那一大笔资金就已经让各部门瞠目结舌,所以说官场上不能意气用事,一句话就让杨守义抓到了把柄,现在后悔也晚了。
传呼声响起,张扬拿起看了看,却是苏老太让他晚上去薇园吃饭,母亲徐立华也在那儿。张扬想都不用想,这次肯定李长宇找自己,他临时改变了带赵静出去吃饭的主意,反正母亲也在薇园,带妹妹过去蹭顿饭也没什么。
张扬伸手去http://m.hetushu.com摸她的头发,却被早有准备的赵静一低头躲了过去,张扬摸了一个空,不由得笑道:“行啊,长本事了!”
于小冬似乎觉察到张扬色迷迷的眼光,胸膛有意无意的向前挺了挺,这下把所有男士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
赵成德很快就明白了杨书记的意思,他苦着脸道:“杨书记,你知道的,这个招商办是李副市长人在春阳时让成立的,而且现在招商办就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张扬,招商办只有一个空头帐户,根本就是一个架子,他是黑山子乡的编制,我对他只是一个名义上的领导,他根本无需对我负责,这件事我也是签过协议之后才知道。”
王博雄喝了一口啤酒低声道:“胡爱民!”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的不满,胡爱民在黑山子乡的政治斗争中是王博雄的手下败将,可一转眼人家又爬了起来,而且爬升的速度一点都不次于他,坐上了工商局长的宝座。王博雄已经看的更远,他的目光已经放在了未来副县长的宝座上,可以预见的是,在将来的仕途上势必面临和胡爱民的一场新的血腥搏杀,他私下已经感叹过,看来老天爷制造他和胡爱民两个就是为了让他们争来斗去的。
徐立华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张扬最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安老刚刚答应在春阳投资,这边赵新红又传来好消息,保送名额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让他去学校找宋思德拿表格填好交上去就行,其它的事情都由宋思徳操作。张扬拿到表格后已经是学生放学的时候,直接去赵静的班级找到了她,赵静看到张扬,欣喜的跑了过来:“哥,您怎么有空来啊!”
这时候于小冬从会议室中走出来了,远远向张扬喊着:“张扬,宋主任喊你开会呢!”
张扬还是满脸的微笑:“对不起宋主任,我尿急!真憋不住了!”
赵新伟笑道:“我给杜宇峰打过电话了,他中午也赶过来!”
“什么?”赵静拿过表格看了看,一双明澈的大眼睛瞪得滚圆,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愣了好半天,她方才发出一声尖叫:“真的?”
赵静咯咯笑了起来:“哥,其实陈雪心底很好的,人家女孩子害羞啊!”
李长宇早就知道他在惦记落实副科的事情呢,不禁笑道:“你知道上党校的意义吗?”
张扬慌忙讨饶,兄妹俩上了汽车,张扬这才神神秘秘把表格递给了赵静。
赵成德连连称是,心中却为难起来,这春阳县谁不知道小张主任的背后是李长宇,过去的李书记,现在江城市的副市长,你杨守义不带那么玩儿的,李长宇刚走,你就拿我当枪使,老子混体制也很多年了,得罪人的事儿我也不想干!
兄妹两人一个逃一个追向吉普车跑去,赵静在吉普车前抓住了张扬,伸手扭住了他的耳朵:“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提醒他要小心一点的人了,张扬点了点头,微笑道:“我这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搞我也没什么意思。”
杨守义这才把他真实的想法吐露出来:“老赵啊,我打算调税务局的宋树诚过去给你打打副手,你那一块的工作实在太繁杂了,让他去给你分担一下压力,顺便把招商办搞起来。”
张扬摇了摇头,对他而言这世上层的变动距离他似乎很遥远,更何况他也没有这个消息来源不是。
可是李长宇的做法对新任县委书记杨守义来说这就是残忍自私绝情,他的办公室内已经是烟雾缭绕,杨书记很恼火,安老投资春阳这么大的事情,他事前竟然没有得到一点儿风声。这证明李长宇从一开始就准备瞒着他,可是这厮保密的工作做得也太好了,杨守义心情极差,假如这件事能够在他上任伊始搞定,这该是怎样的荣誉,顶着这样的政治光环,他可以在风头上轻易盖住李长宇,你李长宇三年都没搞定的事情,老子上任就办成了,可是现在这件事只能成为一个梦想罢了,人家李长宇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张扬笑道:“这党校上出来有啥用?”这厮是在暗示,你李长宇拍拍屁股高升了,我还在黑山子乡窝着呢,怎么也要给我活动活动吧。
赵静握着金笔很激动,今天这一天跟做梦似的,有件事她心里清楚,能够得到这一切,最该感谢的就是小哥。
说话的时候杜宇峰就进来了。
赵成德被骂得无言以对,心中暗骂,你麻痹的干不过李长宇,冲我发什么火,过去怎么不见你问过招商办的事情?现在劳被人抢去了,这才着急了,你早干什么去了?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上却是不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