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章 开机仪式

“FUCKYOU!”安语晨又爆起了粗口。
秦清来找许常德是有事情要谈,许常德招呼她在沙发上坐下,亲切的询问了她的恢复情况,然后起身要为她泡茶,秦清哪能让书记动手做这些事,自己泡了一壶茶,然后先给许常德的茶杯添满。
张扬对于孝敬父母的人都是很敬重的,也就没继续说下去,再说了明天来得大官不少,祝庆民这个乡党委书记也就变得可有可无,去了也没有多少可供他发挥的地方。
秦清淡淡笑了笑道:“许书记,我这次来是想请个假,最近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很多,以现在的状态,我的工作不好继续开展,想休息一下,等过阵子再说。”
陈崇山眯起双目,向远方已经初具轮廓的外景基地望去,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忧郁,他低声道:“张扬,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这片山山水水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财富,我们不但要开发她利用她,更要维护她,爱惜她!”
张大官人才不会在乎谁得红眼病呢,他将明天剧组开机的事情说了,于秋玲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打个电话,好像明天过来的是我们家老徐。”
徐兆斌程序性的跟港方代表说了几句话,也准备离去,他一走,大小干部也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不多会儿功夫,这青云竹海前就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祝庆民和和气气的让张扬坐下,询问了他在党校学习的情况,张扬简单的说了一些,然后把明天剧组开机的事情说了,祝庆民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道:“我恐怕去不了,我老娘病了,这两天都要去医院,好不容易赶上一个星期天,想多陪陪她。”
秦清这个怒啊,张扬啊张扬,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这跟你谈工作呢,你非要把我往个人私事上引,分明是故意让我难堪,你虽然救过我,可是也实在太猖狂了,怎么也要分清上下级的关系啊。
鼓乐喧天之中,香港剧组的拜神仪式开始了,徐兆斌显然不想出现在镜头中,低声对电视台台长邢济民道:“老邢,拜神就不用拍了。”
张扬道:“李叔!只怕人家未必把我当成恩人,这年头恩将仇报的人多了去了。”这厮现在也是默认了李长宇这个长辈的身份,毕竟李长宇已经是赵静的干爹,这层关系他已经默认了。
陈崇山点了点头,他指向帐篷所在的位置道:“夜晚的时候,这里时常有野兽出没,你们住在山林里,要注意安全。”
安语晨道:“希望拍摄能够顺利进行!”
秦清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哪里是一个党员干部的作风,简直是流氓黑社会。
许常德微笑道:“这样吧,先换个环境,春阳县县长罗景元被确诊为肝癌,县长的位子空了下来,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继任人选,你刚好没有过独自工作的经验,怎么有没有兴趣?”
张扬又打给黑山子人大常委会主任林成斌一个电话,这有了手机还真是方便,很多事情都能够掌握在方寸之间。张大官人处理起事情来,那是全方位的,既然林成武不识抬举,那么他就要让林成武知道什么叫厉害。对林成斌就更容易了,只需要向他强调一遍港商外景基地的重要意义,以林成斌多年混体制的悟性来说,明白事情的利害性并不难。
秦清有着女性少见的理智,从张扬屡屡挑战她忍耐底线的行为上就可以看出这厮是个不安分的角色,不过秦清这段时间根据自己的了解,也知道他的确拥有一定的能力,新任副市长李长宇是他背后的靠山,而香港富商安志远又对他极其欣赏,难怪他在春阳能够混得风生水起。秦清表现出一个领导的大度和胸怀,微笑道:“以后到春阳工作还要靠你多多帮助呢?”
李长宇内心一怔,他留意到许常德的面孔上仍然波澜不惊,心中暗暗佩服许常德的修为,看来自己在政治修为这条道路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要走。
这句话让张大官人不爽了,心说我是想帮你才找你要个县长助理,你以为我真想给女人当跑腿的?县长助理,这种溜须拍马的小官,老子还看不上呢!这寡妇清藏得太深,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就是让你知恩图报以身相许都是应该的,要个小官都这么费劲,合着这世上最没有良心的就是女人,有句话怎么说?寡妇无情婊子无义,看来真的是很正确。
张扬心想你啥时候这么关心我了?可细细那么一品,秦清肯定不会是关心自己,假如不是关心自己那么她关心的就是清台山的事情?关心清台山就是关心安老的投资,关心安老的投资就是关心春阳的未来,你说她一个团市委书记闲着没事干啊,这春阳也不是她的管辖范围……想到这里张扬突然悟到了什么,想起临来江城之前听说的事情,新任县长罗景元得了肝癌,秦清对春阳县的情况表现出如此的关心,再考虑到她现在的级别,张扬大胆的推断出,十有八九秦清要顶替罗景元的位置,这个推断让张扬又惊又喜,假如寡妇清真的要去春阳当县长,对自己而言应该是喜大过于忧,怎么说自己都是她的救命恩人,虽说秦清对自hetushu.com己的印象不算太好,她也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啊,苍天啊,大的啊,我走了什么狗屎运,这边大靠山李长宇刚走,这边就给我派了个美人儿县长,张扬越想越是得意,这一得意就有些忘形,唇角就露出了笑意。
张扬一双清朗的眼睛注视着秦清,下属对上级的这种注视肯定要被理解为胆大妄为,可张扬就是要达到这个效果,他微笑道:“其实春阳的事情我了解的大都是基层问题,秦书记想了解的高层,我所知道的并不多,不过我可以安排李副市长跟秦书记见个面,他对这方面的了解要比我清楚得多。”
秦清顿时无语,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要官要到这么直白的地步,虽然张大官人的无耻让她感到颇为不爽,可是她良好的涵养仍然让她保持着谦和的风度:“无功不受禄,你要做得出成绩,我才能相信你能够衬得上那个位置。”
安语晨点了点头道:“剧组要在山上呆一个星期,饮食方面,我打算从县城请一个厨师,有没有好的给我介绍?”
“流氓!”安语晨愤愤然挂上了电话。
张扬却不这么认为,刚刚提升了副县长,再想更进一步几乎没有太多的可能,不过以于秋玲两口子的性情,自然免不了要活动一下,他在于秋玲身后道:“于乡长,明天的事情一定不要忘了。”
于秋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肝癌,估计是不行了!”她匆匆走出门去,心中却抑制不住惊喜,县长刚刚上任就要被阎王爷召见了,这对徐兆斌来说岂不是一个大好的兆头,要知道徐兆斌是副县长,虽然刚刚提升,可是担任县长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李长宇犹豫了一下,虽然许常德的看重让他有些感动,可对于春阳的事情他还真的不好指手画脚,放眼那几个副县长可以说无人拥有和县委书记杨守义抗衡的能力,从李长宇的心底深处,他是期望春阳出现一位强势县长,能够和杨守义一争短长的。李长宇在短暂的深思熟虑之后低声道:“我看杨书记应该可以很好的掌控春阳的局面,他在春阳已经工作了十多年。”
秦清点了点头:“许书记,我接受这个挑战!”
秦清找张扬是为了了解春阳的情况,不过这次她的办公室内多出了一张椅子,而且破天荒的请张大官人坐下,张扬看到她突然转变得态度,这厮的脑筋马上就飞速转动了起来,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就算是自己救她性命之后,她对自己也一直都是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怎么这会儿主动当起知心大姐来了?其中肯定有鬼。张大官人心里既然有了防备,那自然就会表现出高度的警惕性,无论秦清怎样旁敲侧击,他的回答滴水不漏,就是不往关键的地方扯。
李长宇怎么听这句话显得那么别扭,话说自己的这条命也是张扬救得,说起来这厮还真是命好,居然能够先就春阳的前任县委书记,再救春阳未来的女县长,这样的奇遇真是天下少有了。李长宇想起一件事:“对了,江城卫校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今晚黄校长给我接风,你一起过来吧!”
张扬看到秦清终于对自己吐露了实话,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道:“这样直来直去的谈话方式多好,秦书记,你说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吧?”
“咱们仨兄弟捆在一起也斗不过人家,还是认命吧!”
安语晨对着电话骂了起来:“你混蛋,什么态度?什么作风?内地干部中就没有你这样的流氓作风!”
张扬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让你拿你就拿着,哪有那么多的废话?”
安语晨之所以生气,那是因为林成武和那帮工人给她撂了挑子,现在外景的二期工程才干了一半,林成武因为拿不到钱,所以给她来了这么一手,安语晨认为本来这件事是可以避免的,毕竟按照预先的合同,她只要把林成武的工程款结清,人家就会痛痛快快的把活干完,是张扬中间横插了一杠子,让港方把钱打入招商办的帐户,然后由招商办再给林成武结账,林成武心里不痛快,当然会消极怠工。
秦清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猜到这厮十有八九在腹诽着自己,抬起白嫩的手腕看了看手表,还是逐客令,只不过这次比前两次更加婉转。
史三柱忙不迭的点头,向张扬辞别后,他来到黑山子乡中学附近,他的两个哥哥迎了过来,史三柱将张扬刚才的话说了,史大柱情不自禁叹了一口气道:“一代英雄人物啊!”言语之中流露出无限落寞。
邢济民心中觉得徐兆斌多余,这种事情根本无需他交代,对于新闻尺度的把握他才是专家,前来的乡民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香港剧组拜神开机之后,第一天是没有拍摄任务的,没了新鲜可看,乡民们一个个已经离去。
史三柱颇有些受宠若惊:“张……张……主任,我……我怎么能拿你的钱!”他不是不能拿,压根是不敢拿。
开机仪式还算得上顺利,多数人都很满意很高兴,可林成武却不这么想,自从张扬提出港方资金必须要首先进入http://www.hetushu•com招商办的帐户,然后再由招商办同一给付,他就知道这笔钱没那么容易拿,可更倒霉的是,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就受到了史家老三的电话,让他准备两万块封口费,否则就将他买凶杀人的事情捅出去,林成武意识到自己惹下了一个祸患,可这种事情跟别人是无法说的,无可奈何之下还是筹了两万块在指定地点交给了史家老三。林成武并不知道,这笔钱最终还是进了张大官人的口袋。
张扬笑道:“上午回来的,这不已经让安小姐给拉到现场观看工程进度了。”他从江城给于秋玲带了瓶香水,放在桌上,于秋玲心领神会的收了进去。
徐兆斌有些后悔接下这个差事了,自从县长罗景元确诊为肝癌之后,徐兆斌就开始了他的活动,他心里也明白,县长这个位置很难落在他的头上,可毕竟有机会摆在眼前,不努力尝试白白错过多么可惜,就算混不到县长,当两天代县长也能满足一下内心的。
史三柱把钱交到张扬的手中,张扬从中拿出五千块扔给他:“拿去用吧!”
可惜逐客令似乎对厚颜无耻的张大官人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仍然坐在椅子上,笑眯眯望着秦清道:“秦书记,是不是做领导的想做任何事情都要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啊?我在学习班你和各位老师都教导我们要实事求是,开诚布公,可你自己好像有点言行不一啊!我这人说话直率,你可别生气!”
秦清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厮,现在张扬已经完全投入到工作中,俨然一幅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气势,好像他才是这间办公室的真正主人,而自己才是个外来者。
准备就绪之后,徐兆斌做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别的不说,这厮的演讲水平倒是不赖,引得围观者热烈鼓掌,乡里准备了剪彩仪式,在众人的推举下,徐兆斌和安语晨作为中港双方的代表为剧组的开工仪式剪彩。
一旁的秦清忍不住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却生怕张扬看到,俏脸迅速转向窗外。
不过香港剧组很少留意到这样的小事,他们带来的设备已经先期运上山去,这次带着猪,烧鹅,点心水果之类的贡品,并没有去乡政府停留直接上山去了。
秦清的脸转向窗口,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强忍着没笑出来,这厮什么人啊,怎么用这种口气跟投资方说话?刚才安语晨的声音很大,秦清听得清清楚楚,这才明白张扬为何会在春阳如此有名了。
秦清一张俏脸顿时转冷,轻轻扶了扶黑框眼镜道:“没其它事了,你可以出去了。”逐客令是表达此时不悦的最佳方式。
张扬显然是个明白人,可这厮又是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家伙,听到秦清的回答,仍然嬉皮笑脸道:“那就是有效,嗯,我就放心了。”
张扬大言不惭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遇到什么麻烦事只管跟我说,要不你给我封个县长助理啥的?”
张扬正要说明天事情的时候,手机响了,不用问是安语晨打来的,现在知道他号码的只有安语晨一个,安语晨已经到了上清河村,手机到了那里才有信号,她是让张扬帮忙安排晚上住宿的事情,张扬大包大揽道:“没问题,我回头跟黑山子旅社说一声,你们的住宿由招商办来安排。”
秦清已经确信,张扬已经猜到了她的下一步动向,正考虑是不是向他透风声的时候,张扬向前探了探身子,压低声音道:“秦书记要到我们春阳当县长吗?”
秦清摇了摇头道:“这两天我们有见面的机会,对了,后天会有一个结业测验,你准备认真点。”
史三柱对张主任已经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心说林成武啊林成武,你真是不开眼啊,得罪谁不行非要得罪小张主任,你想害人就自个儿去,别拉着我们三兄弟,这倒好,弄得我们哥三个都被人家捏在手心里了,想起张扬说过他们只有一年的性命,史三柱就有些不安,他小心询问道:“张主任,你看我们的事情。”
张扬微微一愣:“什么病?”
张扬让梁在和把他先送到黑山子乡政府,今天他打算住在这里,明天参加剧组的开机仪式,有几件事需要落实,根据于小冬的回报,明天的开机仪式县里会过来一个副县长,宣传部部长,电视台台长,还有经贸办的领导。张扬让她回去尽快落实,回头给他打电话。
于秋玲充满羡慕的看着张扬,她这个做乡长的还没混上手机,她老公徐兆斌虽说是副县长也只配了一个大砖头,人家小张已经用上了最时髦的8900,看人家合上电话时的那个帅啊,这上头有人就是好啊!于秋玲心中感叹着。
秦清咬了咬下唇,这件事刚刚发生之后,她的确没有休息的打算,可是当她回到家中,看到家人担心的神情,这才感觉到自己带给家人的压力和忧虑,在单位每个人看她的眼神也变得神秘了许多,秦清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些消沉的情绪,带着这样的心情是无法投入工作之中的,所以她才会想起休息,可听许常德的意思,他并没有答应的意思,秦清想要进一步说明。
张扬在秦清和_图_书的办公室内,利用手机现场办公,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搞定了这件事,这让未来春阳县县长充分认识到这厮不同寻常的工作能力,和正邪莫辨的做事风格。
史三柱这才满怀欣喜的把钱揣到兜里,他有件事仍然不明白,小心翼翼的问道:“林成武那有的是钱,咱们为啥不多要点?”
安语晨咬牙切齿的骂道:“有种你给我回来!”
此时的江城,市委书记许常德正在和新上任的江城副市长李长宇谈话,李长宇在许常德的面前表现的中规中矩谦虚谨慎,许常德对他的沉稳表示欣赏,身为江城市的第一领导,未来平海省的省长,许常德的大局观毋庸置疑,在他知道自己即将升迁省城之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布局,他在任的时候黎国正没有抬头的机会,他走了一样要让黎国正抬不起头来,洪伟基和李长宇的这对同学组合已经确保了领导班子的顺利过渡,许常德一系列的政治组合拳已经让黎国正眼花缭乱。
一群人步行到青云竹海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先期到达的剧组成员已经把香案和香炉摆好,他们将贡品摆上供桌,副县长徐兆斌看在眼里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向身边的妻子于秋玲道:“怎么香港人尽搞封建迷信的一套!”于秋玲小声道:“大概是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俗习惯。”
不过现场仍然留下了一片狼藉,张扬留意到不远处一位老人正在默默捡拾着地面的垃圾,他认出那就是陈崇山。
张扬的狡猾在和秦清的交手中展露无遗,他笑眯眯道:“那些药到底有没有效果?”
张扬道:“我跟乡里联系过,在你们的拍摄期间,派出所会专门派出警员昼夜值班,确保你们拍摄顺利,安全!”
张扬乐呵呵把一盒阿诗玛扔给他,微笑道:“最近乡里没什么事情吧?”老孙头在他的香烟攻势下已经彻底成为他的御用间谍,老孙道:“没啥事,新来的祝书记为人挺随和!和于乡长配合的也算默契。”
因为在江城党校还有三天的课程,周一一大早张扬就返回了党校,当天课程结束之后,秦清又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张大官人觉得有些纳闷,好像今天自己听课的时候都老老实实的,并没有迟到也没有逃课啊,难道这位秦书记敲打自己敲打出瘾头来了。
张扬却没有留意到秦清的表情变化,骂归骂,可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他迅速拨通了春阳招商办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于小冬,听到张扬的声音,她马上就把事情汇报了一边,按照张扬的意思林成武的这笔工程款是必须要压下来的,让他知道招商办的厉害,当然其中也有张大官人要泄私愤的原因在内,张扬点了点头道:“你干的不错,他不是跟我们磨洋工吗,剩下的钱他一个钢镚都拿不走!”张大官人的强势显露无疑。
许常德点了点头,在发生了黎皓辉的劫持事件后,虽然他们反应及时将这件事化解,可是消息仍然悄悄传了出去,方方面面的风言风语很多,甚至连秦清过去和黎家的种种恩怨也被挖掘了出来,对秦清这样一个女同志来说压力可想而知。就在许常德打算批准秦清请假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微笑道:“既然知道是流言蜚语又何必太过在意?身为国家干部连这点儿小风小雨都抵抗不了,以后该怎样迎接更加艰巨的挑战?”
安语晨怒道:“我不管,反正三天之内你必须要把外景工程完工,否则我就让爷爷撕毁你们的合作协议!”
张扬想起陈崇山在这一带生活多年,对这一带的地理环境极为熟悉,于是提出让陈崇山帮忙照顾剧组,陈崇山居然也没有表示反对,点了点头。安语晨趁机邀请陈崇山担任剧组的顾问,陈崇山淡然道:“帮忙我可以,至于什么顾问我还是不做了,闲散惯了,不喜欢约束!”安语晨看到他如此坚决只能作罢。
张扬淡然一笑,史家三兄弟全都不是什么好鸟,他原本想杀了他们三个可后来想想,与其杀了他们不如留下来为自己所用,毕竟在自己的约束下能够让他们改过也算是为社会做了一件善事,张扬道:“好好做事,你们手头也有些本钱,老老实实的找个生意做了,别再为非作歹,我会保证你们平平安安。”
祝庆民道:“还是请于乡长去吧,她代表咱们乡政府合适!”
“发科我?我还发科你呢!”
张扬弄清楚怎么回事之后,有些怒了:“麻痹的,这林成武怎么这么不长记性!”
秦清一双明澈的美眸平静无波的看着他,实际上却恨得有些牙痒痒,这厮真是狡诈啊,他居然还厚着脸皮说自己直率,根本是打着直率的旗号故意挑战自己忍耐的底线,而且从他的表现看,他虽然张扬,可政治上的悟性却是不低,从自己刚才的问话似乎悟出了点什么,她平心静气道:“我怎么不够事实求是了?”
许常德道:“尽快安排他去省人民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新官刚刚上任,屁股还没有坐热,这边阎王爷就要找去谈话了,许书记也不得不感叹罗景元的不幸,他真正需要考虑的是春阳县未来县长的继任和*图*书人选,他向李长宇道:“李长宇,你对春阳的情况最为熟悉,你说说看,现在的几名副县长,哪一个的工作能力强一些?”
李长宇在短暂的观察之后,很快就看清了江城市未来的政局,他选择坚定不移的站在许常德一边,在刚才的谈话中,李长宇已经委婉的表达出自己的态度,从许常德的表情来看,他应该相当的满意。李长宇正在准备适时告辞的时候,市委秘书长刘劲敲门走了进来,他向李长宇礼貌的笑了笑,刘劲是许常德的老部下,毋庸置疑和李长宇在以后的三年中将共处于同一个阵营,他低声道:“李副市长在这里更好,我是来向许书记通报春阳县的情况的,春阳县县长罗景元被诊断出肝癌,已经住院了。”
许常德道:“我很快就要去省城了,过两天洪书记过来,我安排大家见个面!”许常德这句话是在暗示秦清,自己就算离开江城,也会继续关照她。
于秋玲给徐兆斌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神情就显得有些异常,低声道:“我要先到县里去一趟,新来的罗县长病了,已经住院了。”
张扬看到她羡慕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大大虚荣了一把:“港方给配的,非让我带上,方便联系工作。”
走入黑山子乡乡政府,老孙头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小张主任,好几天没见你了!听说您又高升了!”
史二柱有些迷迷糊糊的问道:“大哥,您是怎么个意思?”
秦清已经觉察到这厮的高度警惕,心中暗骂他狡诈,她把话题扯到了安老投资开发清台山旅游区的事情,看似漫不经心道:“小张啊,你这次回去还顺利吗?”
身后响起安语晨的声音:“陈老先生放心,我一定会督促剧组注意环保事宜,尽量不破坏这里的自然风貌。”
张扬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尤其是安语晨这种鼻孔朝天自视为名门闺秀的黄毛丫头,他对着手机吼叫道:“你有毛病啊?一回事归一回事,别动不动拿撤资威胁我,我明白的告诉你,你们安家投资春阳,那是你们安家占了春阳的便宜,想撤资是吧?明儿我就让招商办把款划给你,爱哪玩哪玩去,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
秦清真是服了他,什么话都要说得这么直白,难道不懂得政治上的规避和含蓄?她忽然感觉到跟这厮的交流很难用过去上级对下级的那一套,根本的原因在于,张扬对他不买账。面对这种人,要重新考虑相处的方式了,话说到这个份上秦清也就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了,她点了点头:“市里刚刚决定让我在短期内代理罗景元同志的工作,这件事你不要随便泄露出去。”
张扬冷不防问道:“那药秦书记吃了还有些效果吗?”
秦清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除了张扬救过自己的性命外,她还真想不出自己和他直来直去的理由,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他们亲密无间似的。
张扬给史大柱打了一个传呼,没多久电话就回了过来,张扬咬牙切齿道:“林成武在青云峰捣蛋呢,给我教训教训他,掌握尺度,让他老老实实把活干完,出了事我担着!”
秦清想不到这厮兜了一圈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又回到她私人的问题上,秦清将之理解为小人物的智慧,张扬指东打西,偷换概念,对付他的这种行为最好的方法就是稳坐钓鱼台,他强任他强,清风绕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秦清虽然年轻,可是政治的修为却远非现在的张扬可比,云淡风轻的笑了笑道:“谢谢!”一句谢谢包含了很多的意义,假如张扬是个明白人,肯定会清楚人家秦书记这是在婉转的表明药很有效。
张扬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安语晨和王准刚好进入乡政府的大门,张扬迎了出去,安语晨显然对黑山子旅社的住宿条件十分不满,摇了摇头道:“这儿环境太差根本不能住!”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又敷衍了两句来到于秋玲的办公室内,于秋玲正准备出门,看到张扬进来又转身退了回去,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其实她刚才就已经看到张扬了,张扬首先去的是书记那里,这也无可厚非,级别摆在那里。
“秦书记如果想请,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楼下响起汽车的喇叭声,秦清拿起办公桌上的棕色坤包道:“我要回家了,快去吃饭吧!”
乍一听好像李长宇有些所问非所答,可到了许常德和刘劲这种层次,他们稍一琢磨就明白了李长宇的意思,李长宇是在说杨守义独揽大权,其它的副县长根本不可能和他抗衡,身为江城市委书记,许常德也喜欢专权,可是他却不喜欢别人这样做,他想了想道:“这件事要尽快落实,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顶替罗景元。”
秦清微微错愕了一下,许常德理解为她仍在犹豫,又道:“只是过渡性的代理县长,如果找到合适的人选,你就可以卸下这个担子,团市委的工作你仍然可以继续兼任,这可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哟!”
张扬慌忙走了过去,叫道:“陈大爷!”
安语晨对张扬的建议表示满意,两人来到计生办就以后资金的使用流程问题做了一些讨论。
张扬知和_图_书道她武功不错,可是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住,会有很多不可预知的危险因素。
陈崇山抬起头看了看张扬,脸上却没有笑意,低声道:“终于要开发这山沟沟了?”
从陈崇山的语气张扬已经听出了他的不悦,他充满歉意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您老的宁静。”
安语晨淡淡道:“不用那么麻烦!”
张大官人接连被逐四次,却丝毫没有流露出半分沮丧的意思,笑眯眯道:“李副市长那里要不要我安排见个面?”这样的表情就多少有些献媚的意思了。
秦清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不饿啊,难不成打算赖在我这里吃饭?”
张扬淡淡笑了笑,默契,老孙头看到的那是表面,内部的勾心斗角是他想象不到的,张扬直接去了祝庆民的办公室,两人在清台山庄的那次不期而遇,已经对彼此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祝庆民对于张扬的态度是敬而远之,拥有这样背景的人物他不想得罪,祝庆民开始的时候还抱有跟张扬切磋切磋的念头,可是梁百川却已经看出他不会是张扬的对手,梁百川从张扬的出手上已经明白,只有自己才有和张扬较量的资格,明白了这件事,祝庆民心中对张扬更产生了保持距离的想法。
“有种你上这儿来啊,我他妈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还会怕你一个资本家的后代!”
秦清再好的涵养心头也不禁生出了怒气,这厮真是混蛋啊,这种事情为什么非得要说出来?有效怎么了?有效也轮不到你放心啊!秦清的自控能力很好,心理上少许的激动很快就被她的理智所平复,轻声道:“小张,没什么事情了……”再次逐客!
于秋玲走后,张扬又通知了田国强和袁成锡两位副乡长,经过林成斌办公室门前的时候,林成斌主动走出来招呼了一声,既然被他看见,张扬也不得不进去敷衍了一下。林成斌现在是一心想和张扬搞好关系,别的不说,单单是他弟弟承建外景基地的工程建设,就不能得罪这位招商办的副主任。
张扬笑道:“山里条件自然不能跟县城相比,要不这么着,我让梁在和过来接你们,明天早晨你们跟剧组一起过来。”
因为前往青云峰竹海的道路不通,所以无论官职大小,前往那里必须要步行,加上一些跟着看热闹的,上山的时候竟然有二三百人,经过上清河村的时候,又有一百多人加入了队伍,刘传魁还派出了一个小乐队,所谓小乐队,也就是走村串巷给人家红白喜事奏乐的戏班子,他们走在队伍前方能又吹有打,显得热闹非凡。
黑山子乡也准备的相当充分,在通往乡政府的道路上,扯起了大红条幅,欢迎香港客人来黑山子乡参观访问,这条幅多少有些不伦不类,可是乡宣传科干事朱川对于剧组的概念实在有些模糊,考虑来考虑去还是用客人两个字显得亲切庄重。
李长宇起身提出告辞,刘劲汇报完这件事,也起身离去,两人来到门外,正遇到秦清,彼此打了一个招呼。
第二天一早香港电影剧组一行二十五人乘车来到了黑山子乡,春阳对这件事表现出相当的重视,春阳县副县长徐兆斌,县委宣传部部长电视台台长县文化站站长,二十多名行政人员也同时到达。
张扬道:“这么着吧,我跟上清河村的刘支书说一声,让他儿子去给你们做饭,刘大柱的手艺还是相当不错的,工钱肯定比城里的厨子便宜,而且可以通过他跟当地人沟通。”
“我还就是流氓了,看不顺眼是不是,你咬我啊!”
张扬和秦清分手之后,马上打了个电话给李长宇,把秦清即将出任春阳县县长的消息告诉了他,李长宇也是刚刚在常委会上听说这件事,微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这下好了,你是她的救命恩人,以后肯定会官运亨通啊。”李长宇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所以也很难得的和张扬开起了玩笑。
秦清何许人物,一眼就看出这厮笑容之中暗藏深意,一定是从自己的话中觉察到了什么,正想敲打他两句。
张扬微笑道:“细水长流,咱们不能做的太绝,那孙子也不是什么大方人物,要的太多,只会把他逼急了,每次少要一点,让他肉疼,又不让他觉着太过为难,整天还处于这种忐忑不安中,这才是我想要达到的效果。”
张扬放下电话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好像有些过了,向秦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秦书记,我这人就这样,干什么都风风火火的,别见怪啊!”
张扬也有些窝火,老子就这么不招你待见?不就是个处吗?有什么了不起?他正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兜里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安语晨打来的,安语晨火气挺大,在电话里就嚷嚷上了,她一急就忘了普通话,叽里咕噜的说出了一串粤语,听得张扬差点没晕过去,好不容易才打断了安语晨的话道:“我说,你能不能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安语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向来冷酷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张扬和她并排走在一起,微笑道:“看到了没有,家乡人还是很欢迎你们的!”
于秋玲笑道:“小心有人红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