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章 山美水美人更美

秦清对电影有些了解,轻声道:“这是吊威亚,那些飞来飞去的轻都是这样拍摄的,以后后期技术处理再把钢丝抹去。”
“做了好事不留名,想不到你还有点雷锋精神。”秦清一直留意着张扬的一举一动,所以他瞒得过别人却没有逃过秦清的眼光。
张扬却知道陈崇山很少对别人这样欣赏,自己是一个,秦清又算一个,看来秦清对于景区开发的观点和老爷子不谋而合。
走出门外,秦清笑道:“那女孩儿很特别!”说完这句话她又补充了一句:“好像对你戒心很重!”
陈崇山放下手中的树根,站起身来,他示意秦清和张扬跟着他绕到石屋前,指着远处刚刚搭建的外景基地道:“秦县长有什么看法?”
不等张扬介绍,秦清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秦清,是春阳县新任的代理县长!”
乡派出所负责值勤的小陈看到张扬过来,慌忙迎了上来:“张主任来了!”
安德恒望着秦清远去的倩影,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痴了,张扬冷眼看着他,麻痹的又是一个花痴,居然敢打美人儿县长的主意,这厮的占有欲极强,尤其是在女人的问题上,他看中的人是绝不肯和别人分享的,原本对安德恒的那点儿好感顷刻间变得烟消云散。
周围人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王准的身上,虽然明明知道这厮是在救人,可看着一个男人抱着另外一个男人啃总让人觉着十分的诡异。
陈崇山有些吃惊的看着秦清,想不到这女孩儿也懂得根艺,他笑道:“姑娘也懂得根艺?”
秦清笑道:“人家安老才不会看重这样的虚名,大概是出于对家乡的感情吧。”她顿了一下又道:“我想再看一看安老开发清台山的合作意向书。”
安语晨在他身后愤怒的抗议道:“你是我见到过最没有风度的家伙!”
王准道:“张主任对我们演艺界有所误解啊,其实我们也在做一门艺术。”
“既然小姐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好算了,呵呵,不过以后要是改变了想法可以来找我!”
张扬哈哈大笑,他想要达到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眯起双目道:“虽然道路难走一些,可是我们县政府在这方面会给予一定的帮助,清台山的风景这么美,你们的拍摄费用这么低,还想面面俱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便宜都让你占了啊!”
张扬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想捉弄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掩盖自己救欧培国的真相,他的手指分别在欧培国的紫宫、玉堂、天池三处穴道点了下去。
张扬讥讽道:“难道这世上的美女不去拍戏就没有前途,合着做演员是最有前途的行业。”
秦清道:“根材造型的选择标准可概括为“稀奇古怪,四种类型,此类素材在自然界中十分难得。一般生长在平原或土层较厚山的的树根,因水和养分充足,生长快,木质纤维也较松,难以形成奇特形态。只有生长在恶劣环境中的根材,如背阳生长或悬崖峭壁石缝中,并经雷劈火烧蚁蚀石压人踩刀砍而顽强生存下来的树根,由于光照不足缺土少水乏养分,久长不大渐渐变形,年愈久,质愈坚,造型也愈奇崛遒劲,是根艺的理想用材。根艺创作的构思,必须着眼于最大限度的保护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而一切人为艺术的再创造的痕迹需藏于不露之中。构思中应对根材作多角度的全面观察,反复揣摩,依形度势,深思熟虑后方能定型。”
张扬对树桩盆景之类的没有什么研究,不过看外形古朴的确显出几分雅趣。
秦清心中明白张扬的那点儿盘算,唇角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正午的阳光下,更是灿若春花,看http://www.hetushu.com得安德恒不禁为之一呆。秦清已经来到安语晨的身边,轻声道:“安小姐,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你谈点事情。”
王准又转向张扬道:“小张主任,我拍了二十年戏,只有在年轻的时候拍过两部三级片,你对我有些误解啊!”
拍摄现场出了意外,吊威亚的时候因为钢索崩断,一名演员从近三层楼高的地方摔了下来,人直挺挺躺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现场有一名医生,是从乡卫生院临时借调过来的,可是他看到那演员的情况显然也慌了手脚,哆哆嗦嗦道:“要……要赶紧送医院。”
张扬凑了上来,热情洋溢的握住安德恒的大手:“我跟安先生也是很有缘分啊!”
两天的考察,秦清已经对春阳未来的工作重点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在返回春阳的途中,秦清道:“张扬,听安先生说,安老最近还会来春阳。”
“快点!”
王准脸色苍白道:“这里山高路远的送到医院还来得及吗?”摔下来的是电影的二号男主角欧培国,他非要坚特亲自上阵,谁想出了这个岔子。
秦清微笑道:“陈老先生不必客气,我刚才听到陈老先生的话好像别有一番含义,所以才想请教您。”
陈崇山正在石屋后面摆弄着一个从山里刨来的老树根,看到张扬和秦清过来,还以为是香港电影公司的,微笑道:“张扬,你看看我这个树桩怎么样?”
陈崇山不由得又看了看秦清,微笑道:“张扬还没有帮我介绍呢!”
张扬已经来到了现场,沉声道:“大家先闪开,我来看看!”
张扬点了点头道:“王导,怎么样,拍摄的还算顺利吗?”
原本安德恒还想跟秦清结伴下山呢,不过被秦清婉言拒绝,她已经察觉到安德恒对自己非同一般的热情,有些事情还是尽早断了对方的念头的好。
秦清听到他自吹自擂,也不禁莞尔,留意到这厮的目光仍然时不时瞄向自己的双脚,秦清慌忙穿好了鞋袜,张扬的世故和圆滑往往会让秦清忽略他的真实年纪,记得第一次看到张扬档案时候的惊叹,想不到他居然才二十岁,混入体制之中还不到半年,秦清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成熟的这么快呢?需知体制是个磨练人的地方,可是想要获得真正的修为还需时间和困难的磨砺,秦清自认为属于悟性很高的那种,可是看到张扬才感觉到政治上也可能有天才的存在,每次看到这厮处理事情的方法显得不合情理,可最后往往都达到了他预想的效果,秦清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厮虽然表面张扬,做事不考虑后果,实际上在心中早已将事情的利害关系全部考虑了一遍,正如他胆敢和投资方的安语晨拳脚相加,正是摸透了安语晨的脾气,摸透了安老做事的风格。对自己,他是不是也有着同样的担心和考虑呢?这个想法让秦清感觉到张扬越发危险了。
不知怎么,张扬对安德恒有些抵触情绪,低声道:“狼来了,清姐小心!”
“我?”王准哭丧着脸道。
安德恒没有想到从中杀出了这厮,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笑道:“不错,有缘,有缘!”
张扬点了点头道:“忙你的去吧,我们随便看看!”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不是假冒伪劣欺骗观众吗?现如今唱歌都打假了,他们也应该真刀实枪的拍摄啊。”
张扬心中暗骂狗屁艺术,弄几个光屁股往床上一扎那就叫艺术,大爷什么场面没见过,戏子而已!不过这些话还是不方便当面说出来的。
秦清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呢,张扬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我www•hetushu.com说你们这些电影导演怎么见到美女,就跟苍蝇见到那啥似的,我清姐可对你拍得那些三级片没兴趣啊。”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王准此人她也有所了解,在香港电影圈还是有一些名气的,算不上一流,可是二流是算得上的,张扬一口一个三级片导演的确对人家有失公允。
去清台山和红石谷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感受不同心情自然也就不同,第二天一大早张扬和秦清就来到了清台山,考虑到秦清喜欢低调行事的作风,张扬并没有惊动黑山子乡的任何人,而是将吉普车直接开到了上清河村后,带着秦清登上青云峰,考虑到登山,秦清今天换上了一身浅灰色的运动服,张扬发现秦清衣服的色彩大都是以灰黑基调为主,大概是因为她身份的缘故,所以才会选择这样沉稳的装束。张扬也是一身休闲打扮,秦清从这厮着装的品牌上可以看出他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高档货,这让秦清很是纳闷,以这厮的工资收入,怎么可能穿得起这么多名牌的衣服,用手机开汽车,十足像一个富商阔少,根据秦清的分析这应该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他真的是一个富家子,第二种可能就是这厮在职位上牟取了不少的私利,可是想想一个黑山子乡计生办的主任就算是贪污又能有多大的活动空间?秦清于是想起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招商办副主任,假如张扬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趁机贪污,那么性质一定是极其严重的。不过秦清又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张扬不是一个在意蝇头小利的人,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
张扬笑道:“清台山的景色怎么样?”
安德恒果然是朝着她过来的,脸上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秦小姐,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他已经打听到秦清的身份,也知道秦清已经被任命为春阳的代理县长,只不过在青云山能够和她邂逅却是意外之喜,安德恒家世富贵,年轻有为,相貌英俊,一直都是香港诸多佳丽眼中的钻石王老五,可是他却始终游戏花丛,感情至今没有归属,可是自从见到秦清之后,就惊为天人,萌生出爱慕之心。
王准连连点头道:“美不胜收!单单是我们拍得这片青云竹海我敢说等到电影上映,画面会把整个东南亚都震了!”
张大官人不由得感到有些气闷,实在搞不懂陈雪这女孩是个什么性子,按理说他们也算得上老熟人了,看到自己居然连点反应都没有,哪怕露出一丝笑容也好,可你说她当自己是陌生人吧,偏偏语气平淡的就像家人一样。
安语晨对集美貌与气质于一身的秦清有着相当的好感,再说她看出五叔对秦清有了追求的意思,趁机拉进一下双方的距离也是她乐于去做的事情。
秦清小声啐道:“胡说八道。”
秦清之所以想看看合作意向,是因为她今天在青云峰上看到了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陈崇山的那番话和她的观点不谋而合,开发旅游搞活经济,也要掌握一定的尺度,符合一定的规律,这就要求在开发以前做出详实的规划。
现场拍摄告一段落,导演王准看到张扬,笑逐颜开的走了过来,演艺圈的人那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当面一套,背后是另一套,王准对这位张主任可没多少好感,表面上却还要装的客客气气:“张主任来了!”几天不见想不到王准的普通话居然有了一些进步。
秦清听到这厮又提起这件事,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不过有一点她无否认,张扬所开的药方还真是有效,困扰她多年的痛经已经痊愈了。
青云峰途中的风景已http://m.hetushu•com经是美不胜收,望着眼前的山山水水,秦清的心情不由放飞了起来,难怪安老会选中这块地方投资,这里和红石谷完全是不同风格的两片地方,可以用一天一地来形容,在溪水边小憩的时候,秦清接受张扬的建议,除下鞋袜,在清澈透底的溪水之中洗濯她那双晶莹的玉足,张扬远望着秦清那双曲线完美的小腿,心中暗叹上天造物之美,秦清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看到这厮一双眼睛正火辣辣的看着自己,这才明白他让自己在溪水中濯足的真意,当张扬向她走来的时候,秦清居然感到一丝慌张,甚至产生了一些后悔的心理,自己孤身一人跟着他来到这空旷无人的山谷中,岂不是太冒险了一些?这厮该不会狼性发作,对自己图谋不轨吧?
在安德恒的邀请下,张扬和秦清跟着剧组一起吃了午饭,刘大柱的厨艺让包括秦清在内的诸多贵客还是赞不绝口的,席间每个人都能看出安德恒对秦清的殷勤之意,这让张大官人极为不爽,看到秦清和安德恒谈得颇为投契,从国内金融形势谈到国际经济状况,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其它人多数插不进嘴去,张大官人听得气闷,扒拉了一碗米饭,走到对面的山坡上去透气。
围成一圈的演员给他让开一条空隙,张扬抓起欧培国的手腕探了探他的脉门,又检查了一下他的四肢关节,确信他并没有摔成重伤,只是摔得闭过气去,也放下心来,双手装模作样的在欧培国的胸口上压了压,然后向王准道:“你过来帮他做人工呼吸!”
王准不禁苦笑起来,从见到秦清开始,他的目光就不停打量秦清,暗赞秦清出众的美貌气质,取出一张名片主动向秦清介绍自己道:“小姐,我是香港的王准,不知小姐有没有兴趣往电影界发展。”
张扬对拍戏也很好奇,远远望去看到两名演员正站在竹林上刀光剑影的对打着,随着导演的指挥,两人从竹林之上打到了地面,然后从地面又飞上了竹枝梢头。张扬暗赞,真是高手啊,轻不错,可走进一看,那些演员的身上都吊着钢丝呢。
安语晨和她的五叔安德恒在这时候赶到了,听说剧组发生了事故也是担心不已,确信演员只是摔得短暂昏迷,并没有任何的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王准笑道:“还算顺利,估计明天全部的戏份就可以杀青了,张主任,我有个建议,这青云峰的道路实在太难走了,运送摄像器材拍戏道具生活用品全都要靠人力运送,是不是考虑修条通往山上的道路啊,否则电影公司看到条件这么艰苦,谁都不会考虑到这里来了。”
张扬在秦清对面的石头上坐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来到这里往往会让你拉近现实和梦想的距离,模糊古今的概念。”
陈崇山深表欣赏的看着秦清道:“开发清台山是一件好事,可是开发也必须尊重自然的本来风貌,决不可胡乱开发,过度开发,秦县长能够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一点,是春阳县老百姓的福气啊!”
王准只能凑了过去,撩开欧培国嘴上粘着的一把大胡子,皱着眉头对着欧培国的嘴巴吹气。
张扬懒得跟王准废话,趁着拍戏的间隙带着秦清去外景基地看了看,因为项目是仓促上马,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不完善的地方,秦清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建筑太过随心,缺少规划,既然安老想要将清台山发展成为国内有名的旅游区,那么就需要把眼光放得远大,进行统筹规划,而不是想起什么做什么,率性而为,至少从她的观点来看,在青云竹海拍摄,并没有在附近修建外景基http://www.hetushu.com地的必要,这片临时搭建的建筑破坏了青云竹海的整体美感。
秦清微笑道:“这是榉木,其中有不少根须已经碳化,其质坚几乎接近化石,是根艺的佳材。”
远处忽然人群向正中跑去,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崇山和张扬同时注意到了这不同寻常的现象,低声道:“好像出事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扬已经向拍摄现场跑了过去。
秦清淡然笑道:“不敢说懂,不过我爸爸平日在家也喜欢摆弄根雕盆景之类的,所以多少听他说了一些。”
秦清礼貌的笑了笑道:“安先生好,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大!”
昏迷过去的欧培国忽然被胸口的剧痛惊醒,他睁开双眼,正看到王准搂着自己狂亲呢,他可不知道导演是在做人工呼吸,吓得大叫一声,一把就把王准推了出去:“非礼啊!”
张扬已经悄悄退了出去,正遇到秦清意味深长的目光,笑道:“清姐干嘛这么看着我?”
两人的话初听没什么,可仔细一咀嚼都有那么一股子孙样的味道。
陈崇山也没有想到秦清这么年轻就能够担任春阳县县长,他笑道:“贵客临门,我反倒怠慢了。”
安语晨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这丫头对张扬始终憋着一股子气,看到张扬站在那里若有所思,以为他注意力并不集中,忽然产生了偷袭的念头。一脚向他的腘窝踢去,几次交手安语晨都没有占到便宜,这次是想让张扬栽个跟头。可脚还没有踢中张扬,眼前忽然一花,不知怎么张扬就来到了她的身后,只是在她的后腰轻轻一点,安语晨就感到身躯酸麻,软绵绵扑倒在地上,怒道:“你要不要脸,就会欺负女人!”
前方山路渐渐变得险峻起来,秦清暂时把这些想法抛弃到一边,张扬指着前面方方正正的巨石向秦清道:“那块石头就是清台山有名的方正石,七年前顾省长来的时候,亲自命名的,教诲我们做官要像这块石头方方正正的,决不可世故圆滑。”
半个小时后,剧组重新开工,张扬和秦清则前往石屋去探访陈崇山,院门并没有锁,里面一位少女坐在阳光下正浆洗着被褥,正午的阳光勾勒出她完美的轮廓,仿佛为她的身躯描上了一层金边,她身穿绿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露在外面的手臂晶莹如玉。
陈崇山哈哈大笑,秦清所说的的确是根雕的关键所在,他点了点头道:“这树根我去年就得到了,可是一直没有考虑好如何下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保护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是很难!”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满怀深意的看着张扬。
现场一片哄笑,不过这笑声是善意的。
秦清再好的涵养也不禁听得怒上心头,这厮什么话啊,我会去拍三级片吗?再说了你把他比作苍蝇,把我比成什么了?
张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点了点头道:“老爷子是来签署正式合同的,原本这事儿不劳他亲自动手,可人老了,总想出风头。”
听到脚步声,陈雪抬起头来,看到张扬和秦清,明澈的美眸一如既往的沉静淡漠,抬起手指掠起额前的乱发,轻声道:“爷爷去屋后摆弄他的树桩了!”
秦清微笑道:“谢谢王导演的看重,不过我这人生来不会做戏,只怕是没有做演员的天分。”
张扬苦笑道:“就你也算女人,我怎么觉着你比多数男人都要野蛮呢?”
七年前秦清还在美国留学,并不知道这样的典故,不过顾省长她是听说过的,过去的顾允知省长,现在已经是平海省的省委书记,顾书记展示在公众面前的官名也一直都是耿直方正,不过这位书记在位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解决平海省http://m.hetushu.com南北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秦清接过水壶,喝了一口,泉水清冽,一股沁凉之气直入肺腑,她闪动了一下黑长的睫毛望向远方,心中却为刚才对张扬的误解而有些惭愧,她发现自己总是不由自主把张扬往坏的一面去想,虽然她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张扬未必是一个坏人,可以说人家非但不是个坏人,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这么想,多少有些忘恩负义。可是一看到张扬狡猾的笑容和目光,秦清就会感觉到这厮在动坏心眼,大概是自己的戒备心理实在太重了。
张扬愕然,秦清几番叮嘱一定要为她隐瞒身份,想不到她自己居然主动说了出来,可他马上就明白了,秦清一定是看出了陈崇山是个世外高人,所以才主动坦诚自己的身份,十有八九存着向陈崇山求教的心思。
张扬把在上游灌满的山泉水递给她:“上好的山泉水,清姐尝尝!”
“瞧不起人啊,我虽然学历低点,不过素养还真不是一般普通干部能够比得上的。”
秦清微笑道:“看不出你还有些墨水!”
秦清的体质很好,平时经常参加运动,来到青云竹海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她流露出丝毫的疲惫,龙胜电影公司搞得那个外景拍摄基地已经完工,现在剧组正在竹林那里拍一场打斗戏呢,剧组刚刚拍摄的时候的确有不少的乡民过来看热闹,可来这里实在太不方便,随着拍摄的进行已经越来越少人过来,现在拍摄现场除了工作人员以外,就只有五六个十多岁的孩子蹲在那里看热闹。
“般配个屁!”张大官人冷冷丢下一句话,举步远去。
张扬没有理会她,目光仍然在望着远处,安语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秦清和她五叔正站在外景基地那里谈笑风生的说着什么,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喂,你看我五叔和秦小姐是不是很般配啊?”
秦清从陈崇山的话中察觉到了他的意思,轻声道:“陈老先生这句话好像隐含深意啊!”
秦清笑道:“演员中真正懂武功的没几个能够天上地下飞来飞去的更是一个没有,要不怎么说他们是演戏呢?”
安德恒道:“世界虽然不大,可是有缘分的人却不多!”他主动向秦清伸出手去。
安德恒注意到和张扬站在一起的秦清,笑着向他们走了过来。
秦清轻声道:“我虽然并不了解具体的情况,可是我以为这外景基地破坏了青云竹海的自然和谐之美。”
张扬怎么听着这句话那么别扭,有些委屈的看着秦清:“清姐,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我对这种小女孩无爱!”
安语晨只是被轻轻撞中了穴道,肢体短暂的麻痹之后,又迅速恢复了知觉,她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瞪了张扬一眼,不过她现在对张扬的武功已经是彻底服气了,小声道:“你练的是什么武功。”
“没问题,回头我让于小冬给送过来!”
“做好事不一定要别人回报,我给清姐交了两份检查,也没要你回报啊!”
秦清道:“做干部一定要有前瞻性眼光,不能只看重眼前的利益,港方既然想把清台山开发成全国一流的景区,就要拿出一个合理的方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是做不好工作的。”
张扬道:“现在提倡的是招商引资,建外景基地又不是搞工矿企业,应该算得上绿色环保吧?”
王准对张扬的脾气已经有所领教,讪讪笑道:“只是认识一下,我看到这位小姐的气质和外貌如此出众,不去拍戏实在太可惜了。”
陈崇山饶有兴趣道:“说来听听!”
张扬本来还建议秦清在方正石前留影,却被秦清拒绝了,秦清始终认为做官刚正要放在心里,而不是放在嘴上,或是象征意义的留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