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章 飞鸟尽良引藏

既然来了就跟着出席了当日的例会,张扬对文山会海已经习惯,开完会之后于秋玲把他叫道办公室,一双眼睛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形:“小张啊,你这考勤还在黑山子乡打呢,现在一个星期难得见你一次,人家都提你意见了。”她说这句话只不过是为了挑起话题,并没有去追究张扬责任的意思。
张大官人马上敏锐的觉察到,寡妇清说这番话是满怀深意的,先填给自己一个糖块吃,然后开始一系列的削权行动,把招商办过去的种种特权拆散的七零八落,张扬有些郁闷的看着秦清,一时间不知这寡妇清脑子里打得什么主意?就算是为了要避嫌,也不至于削权啊,张扬对这位女县长可没有任何的敬畏可言,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秦清。
于秋玲咯咯笑了一声,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打油票:“上次你给我提油票的事情,我一直给你留意着呢?”
张扬得了他这句话,等于吃了一颗定心丸,微笑道:“其实安老这次投资对你们上清河村的利益最大,根据初步意向,最先做的事情是修路,打算从上清河村修一条通往青云峰的山间公路,大的不敢说,你们村的这些劳力肯定能够派上用场,我想过,无论这修路的事情交给谁干都不放心,还是准备交给您来负责。”
在其它人看来事情并不仅仅是林业局局长挨打这么简单,人家小张主任现在是根本没有把他们这帮人看在眼里,刚才是高春辉说出了这句话,就算其它人说出来,张扬一样会不给面子,人家的靠山那叫一个硬,下次在他面前说话的时候还是多多掂量掂量自个儿,感到最庆幸的就是胡爱民,在场人中最反感张扬的就是他,可是他能够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表面上做到友善可亲,他甚至连带着对王博雄的仇恨都减轻了几分,其实他和王博雄拥有着同样的机会,可是人家王博雄把握住了,所以成为了胜利者,而自己放着张扬这支政治绩优股不懂得选择,所以才会在仕途上遭受挫折。
刘传魁心里一暖,他是个明白人,小张主任这是再给他送份厚礼啊,这样的工程,只怕无数人削尖脑袋都要钻进来,可张扬提前就对自己许下承诺,这就是义气,这就是讲究,刘传魁这个人最怕别人尊敬,人家敬他一尺,他要敬别人一丈。
“什么老当益壮,老了就是老了,人不服老是不行的,清台山投资的具体事情我会交给我的儿子安德恒负责,明天他会前来春阳,具体的投资合约也会一起带过来,到时候由他和秦县长签订合约。”
当于秋玲品味到门外是什么人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她有些求助的看着张扬道:“张扬……他……”
安志远在周二抵达了春阳,因为这次的目的主要是考察签约,所以他必须在春阳逗留,当晚县委县政府特地设宴款待安志远,张扬作为招商办副主任也荣幸的参与其中,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跟安老坐在一桌的,晚宴共有三桌,张扬和一些县局级的干部坐在一起,其中有税务局局长王博雄经贸委主任赵成德招商办主任宋树诚,居然还有久未谋面的黑山子乡前乡长胡爱民,现在人家已经是春阳县工商局局长。这群人都已经十分熟悉,尤其是王博雄和胡爱民,两人虽然都得以升迁,可是途径不同,胡爱民表面上虽然一团和气,可心中的仇恨是始终放不下的,当初王博雄利用红旗小学事件把他搞得焦头烂额,如果不是杨守成登上县委书记的宝座,他现在还不知在哪儿流浪着。
“我听出来了,于姐您是想赶我呢!”
刘传魁还是习惯的吧嗒着他的烟锅子,二郎腿盘着,双目望着地下,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其实他也想不出啥来,县里定下的事情又岂是他一个村支书能够逆转的?
安志远哈哈大笑,他欣赏的点了点头道:“后生可畏,看到你,看到小张主任,看到内地这么多优秀的年轻干部,我先前的那点疑虑已经一扫而光了,我已经老了,这个世界属于你们年轻人。”
张扬表现出少有的谦虚:“安老,其实这些观点并不是我提出来的,而是我们新任县长秦清的意见,她有很多事情想要和安老当面详谈。”
原本县委都安排小车接送,可安老执意拒绝,让张扬陪着他们爷孙俩向明珠宾馆走去,这样一来春阳县干部更知道安家和张扬之间铁打的关系,即使如杨守义这样的一把手,也只能怨毒的看着远去的张扬,他几乎可以断定,上次那只死鸡就是张扬塞到自己被窝里去的,每当想起这件事情就不寒而栗,张五楼和-图-书矿难的事情虽然平安度过,可通过这件事,他也真正感受到张扬的可怕,他弟弟杨守成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表示,千万不要去招惹张扬,这厮是个疯子,一旦沾上了你,那就是噩梦。
张扬笑道:“郭乡长真要做实业了!”
安志远大笑道:“就数她八婆了!”张扬跟着一起大笑起来。
安志远把见面地点选在明珠大酒店顶层的天台,白色圆桌上已经摆好了水果和点心,安语晨很耐心的在冲泡着乌龙茶,事实上这也是她少有能够静下心来去做的事情。
张大官人出手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方,这一点从他对看门的老孙头就能够看出,每次来都少不得要扔给老孙头两包香烟,过去的时候,毕竟还是抱有用香烟换情报的目的,可现在黑山子乡内部的那点儿情报对他早已没有了什么吸引力,他的工作重心已经转移,现在考虑问题会从整个春阳县的角度来考虑,这就是大局观。
高春辉被她浇得一个激灵,还没等反过劲来,安语晨甩手又是两个耳光,怒道:“流氓!你背后怎么不诋毁你老妈?”
胡爱民也恨张扬,不过他明白现在的小张主任更不是自己能够能对付了得,前面李长宇刚走,这后面又来了个秦清,根据街头巷尾的传闻,这秦清和张扬的关系可能比李长宇更近一层,所以胡爱民强迫自己放下了仇恨,根据重重迹象来看,人家小张主任会是一个不断往上走的人,而且蹿升的速度会超出每个人的意料,别看人家年轻,人家走上层路线的功夫那不是一般的强悍。
安语晨狡猾一笑:“那你得教我两手点穴的功夫。”
张扬来到高春辉身边,递给他一张纸巾,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高局,到了您这个位置,不能像我们这帮年轻人这样口无遮拦啊!”说完他转身离去。
郭达亮笑道:“什么实业?只不过是想搞搞生猪养殖,我在下清河村看中了一块荒地,想在那里搭建养殖场,可是村里说,这件事必须要乡里批准。”郭达亮的笑容颇有些无奈,其实这件事原本是不需要劳动乡里的,他过去担任过副乡长当然清楚,可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已经没有官职,这点小事人家已经开始刁难他了,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不会磨开这张脸皮过来求人。
秦清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经过组织上的讨论和考验,你在招商办的工作得到了广泛认可,县里决定给你转成副科级。”
高春辉捂着鼻子一脸委屈的指着安语晨,杨守义你胳膊肘往外拐,我挨打了,你怎么反倒说起我来了?安志远对自己的这个孙女儿可是了解到了极点,知道她是个一点就着的火爆性子,沉声道:“小妖,你搞什么?”
张扬刚刚站起身,这还没走呢,总不能装出什么都没听见,安语晨也听到这话了,忍不住想笑,张扬用只能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道:“能帮我揍个人吗?”
秦清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什么叫卸磨杀驴,政府工作都有明确的分工,招商办的职能是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身为招商办副主任连这么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啊!”
但李长宇对杨守义也是极其不爽的,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就算是乘凉他也不想杨守义蹲在这棵大树下,于是他暗示张扬,这次的正式签约仪式,是帮助秦清最好的机会,要让秦清代表春阳县政府,把杨守义这个党委书记排挤到一旁,一件事做好就能够重新在春阳立威。按照惯例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不过假如安老开口,这件事就大有可能。
高春辉怔怔的站在那里,好半天才回过味来,自己挨打好像跟他有关啊!想起自己刚才说秦清的话,高春辉深刻感悟到祸从口出的道理,想通了这个道理心里的委屈就没了,剩下的只有懊恼和后悔,人家小张主任和秦县长是什么关系啊,这件事肯定要传到秦县长耳朵中去,高春辉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个嘴巴子,他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张扬向于秋玲递过去一个镇定的眼神,拉开了房门。
“话是这么说,可毕竟要注意影响不是?我看啊,你还是尽快把编制动动,招商办那里这么忙,很多工作都需要你亲力亲为,这小小的黑山子乡根本容不下你这条蛟龙啊。”
张扬又道:“清台山旅游如果能够搞成,你们村的牌坊就能够做些文章,这可是福泽子孙万代的大好事。”
刘传魁不等他说完就嚷嚷了起来:“签约就签约,干我屁事,你害怕我从中作梗吗?我倒是想,我有那能力吗?”
郭达亮笑眯眯道:“我现在可不hetushu•com是什么乡长了,这次来是想和于乡长商量商量承包下清河村土地的事情。”
张扬对这位前任副乡长还是抱有好感的,热情的和郭达亮握了握手,从郭达亮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恢复了昔日的理智和清醒,张扬微笑道:“郭乡长怎么有空过来?”虽然郭达亮已经病退,他还是习惯性的称呼他。
在张扬的逼视下,秦清的目光居然软化了下去,她是真真正正感到自己有些心虚,说来也真是奇怪,自己干嘛要怕他?
从她对张扬的了解,张扬是个毫不顾忌他人想法的人,是个率性而为的人,这厮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感情,或者说可以是不屑。然而这恰恰是他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张扬的身上拥有着不同一般的勇气,这种勇气会带给人温暖,带给人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张扬点了点头道:“县长办公室,了不起啊,究竟是我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还是你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凭什么啊?我们招商办辛辛苦苦的招商引资,弄到最后,人家就要签约了,资金就要到位了,你秦县长一句话就把我给踢开啊?你想用这一点证明自己公正无私啊?”
安语晨用广东话骂了一句,多数人都听不懂,可是安老的脸色却沉了下来,原来安语晨说高春辉咸猪手,安志远气得重重点了点头:“杨书记,这就是你们春阳县干部的素质!”他带着安语晨拂袖而去,安语晨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向他狡猾的眨了眨眼睛,神情得意到了极点,张扬忽然发现这个野蛮到少根筋的小丫头也有可爱之处,不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两人谁都明白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可是目光相遇的时候,还是时不时露出温暖的微笑,心中却几乎同时叫道,麻痹的你怎么还活在这世界上?他们不但活着而且还都活得很滋润。
张扬在县政府还是表现出相当的控制力,微笑道:“秦县长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打算给我升官啊?”他适当的调侃冲淡了两人间的生疏气氛。
这边的动静太大,自然把周围两桌人都吸引了过来。
张扬去上清河村主要是找刘传魁商量未来清台山开发的事情,原本这些事是用不着和刘传魁商量的,不过考虑到刘传魁过去和安家的那点儿私怨,张扬还是怕途中生变,未雨绸缪还是很有必要的。
其实张扬始终认为自己还是蛮讲道理的,当然这是要在别人没有触犯他利益的前提下,对县委书记杨守义他没有任何的好感,虽然杨守义是春阳县的一把手,可张扬并不想将这次安老签约投资的政绩便宜到他头上。最早的时候,李长宇曾经想一把手将这件事揽过来,可是现在李长宇已经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江城市常务副市长,他也明白凡事不可以急近利的道理,假如自己的政绩太过耀眼,反而会招来越来越多的人嫉恨,到了一定的位置,除非你马上就需要向上走,政绩这个东西还是慢慢消化的好。
张扬点了点头,一转身向门外走去,只留下秦清一个人呆呆坐在那里,整个人仿佛入定一般。
秦清板起俏脸:“张扬搞清楚自己的位置,这是组织上的决定,你出去!”她拿起了报纸,再也不看张扬一眼。
秦清俏脸有些发红,心中暗骂这厮说话真是过份,她冷冷看着张扬道:“我需要避嫌吗?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徇私?张扬你不要把自己的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这里是县长办公室。”
张扬笑了笑:“我说,秦县长,您这一手是卸磨杀驴啊!”
其它人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这厮自从知道安德恒要来,脑子里便开始盘算起来,精神自然就有些不集中,连安语晨递给他茶盏都浑然未觉,一不小心居然没拿住,茶水泼了他一裤裆,安语晨看到他的狼狈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大人居然还尿裤子!”
张大官人也没有太过分的举动,盯着秦清看了好半天,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我喜欢你!”
秦清这才忍不住向这边看了一眼,目光恰巧和张扬相遇,她本以为这几天在江城的幽闭已经修炼的心如止水,可是一旦触及到张扬灼热的目光,她的内心又宛如被搅乱的一潭春水,秦清垂下黑长的睫毛,品味着手中的那杯乌龙茶,一边轻嗅着淡淡的茶香,一边调整着自己突然纷乱的心态,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难道是因为这些天来,张扬对自己无私的帮助,秦清难以忘记在几百名遇难矿工家属疯狂冲向自己的时候,张扬用身体保护自己的情景,她忘不了那辆载重卡车疯狂撞击而来的时候,http://www.hetushu.com张扬抱住她死里逃生的情景。如果一次相遇是巧合,一次相救是命运,可是这段时间以来,张扬一直充当着那个拯救自己的人。秦清过去从不相信命运,可现在她却不能不相信了,可是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自己恐怕欠张扬的无论如何也还不清了,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害怕,她并不害怕外人的风言风语,真正让她害怕的是自己的感觉,她绝不能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
“切!”张扬不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儿算盘,干嘛啊这是?想避嫌啊?是不是害怕我在招商办风头太劲有人说你徇私?”
张扬狠狠瞪了她一眼道:“你有毛病啊,我和秦县长是清清白白的,只是谈谈工作,没有其它的事情,再说了,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会犯那种错误?”
安志远点了点头道:“好,这两天我会留在春阳,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和秦县长见个面。”
这下不仅仅是安语晨,连安老也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张扬由衷道:“我走过内地这么多地方,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干部,哈哈……你啊……你啊!”
秦清不禁有些慌张,她知道张扬敢作敢为的性情,可转念一想自己是县长,他只是个刚刚提升的小小副科,这儿又是县政府,他敢干什么?
于秋玲听到郭达亮说话条理清晰不再像过去那样疯癫,也大着胆子走了过来:“郭乡长要做实业?”
“你想想啊,虽说县委县政府支持你们投资的态度很坚决,可是这政治上的事儿水分很大,你这两巴掌打得可是一个县林业局的干部,谁都知道他吃亏了,谁都知道他委屈,可谁都不愿站在他的身边作证,这就证明我们春阳县领导层对你们安家毋庸置疑的支持,两巴掌验证一件事,你们是不是太值了?”
“你女朋友是谁?那个开红色牧马人的楚嫣然?”安语晨对张扬的私生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张扬反正要前往上清河村办事,刚好把郭达亮捎上,途中询问了一些郭达亮的近况,郭达亮筹集了一些资金,想搞搞生猪养殖的事情,他儿子学的是农学院的畜牧专业,告诉他现在养猪很有奔头,郭达亮退下来之后,竟然多出了过去没有的勇气,竟然真的说干扰干,这股劲儿就算他年轻的时候都没有过。
高春辉又来了一句:“人家说啥无所谓……反正你们……男未婚……女未嫁……就是真发生点啥事儿,也没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高春辉别提多丢人了,他好半天才反过劲来,起身想要向安语晨冲去,什么港商,什么男女有别,这一刻高春辉都是抛至于脑后,现在一心想的是给这个侮辱自己的刁蛮丫头一个狠狠的教训,他也是热血男儿,也是膀阔腰圆的彪形大汉,可惜他的那点儿武力在安大小姐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大手还没有搭上安语晨的肩头,就被安语晨手肘一个有力的后捣,然后顺势扬起粉拳砸在高春辉的鼻梁上,打得高春辉鼻血长流,一个屁股坐在地上。
从众人谈话的中心和敬酒的方式能够看出,他们在县局级领导干部层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张扬也听出来了,门外应该是黑山子乡前任副乡长郭达亮,郭达亮发生了那场变故之后,还居然真的就看破了官场的一切,现在已经病退,这次来乡里是办事的。
郭达亮显然没有想到他也会在这里,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脸上堆起笑容:“小张,很久没见了,你好啊!”他主动伸出手去。
张扬在下清河村的路口放下郭达亮,又给了他一张名片,让郭达亮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只管找他,郭达亮不免又唏嘘了一番,时至今日,方才看清体制中的人情冷暖,小张主任还是相当的重情义。
“真是升官啊!”虽然是升官,张大官人却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新鲜劲儿,毕竟他已经渐渐悟出了一个道理,人不在于当多大的官,而在于做多大的事,自己虽然是一个小科员,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一样买自己的帐,通过这种方式,他就可以放大自己的权力,做成许多别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张扬笑了:“我说老支书,你脾气怎么那么倔,我可没得罪过你啊,我听说过您家跟安家的那点儿恩恩怨怨,几十年了,陈谷子烂米的事儿,您还挂在心上?按理说不会啊,以您的胸怀,这种小事儿怎会放在心上?”
这群人坐在一起就注定只能虚情假意,口蜜腹剑,里表不一,这样的酒场气氛就没有任何的意思可言,张大官人现在喝酒也不像过去那样来者不拒,面对一群带着虚伪面具的家伙,老子可没那和-图-书爱好,可无论在哪儿总有人会兴奋,县林业局局长高春辉就是那么一主儿,清台山开发跟他也挨得上关系,此人从来都是无酒不欢,喝酒倒还罢了,偏偏又是一个大嘴巴,酒喝多了之后,那是什么话都敢说,这一来二去就聊到了秦清的身上,红着脸,眯着小眼睛,目光不知怎么就落在了张扬身上,意味深长道:“人家小张主任那才是本事……呃……能让秦县长看重的男人可不多……”
秦清婉言谢绝了和安老共进午餐的邀请,她要尽快离开这里,县里已经为她专门安排了汽车和司机,张扬原本想送,可看到秦清逃避自己的表现,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人有时候真是奇怪,别人越是想逃,自己心中就越会升起去追赶的。
张扬道:“刘支书,清台山项目下周可能就要正式签约了……”
张扬就纳闷了,自己啥时候跟她提过油票的事情,这于秋玲根本是在给自己送礼啊,想想也真是可笑,于秋玲是乡长,自己才是个科员级的计生办主任,人家居然给自己送礼,这事儿真是倒过来了。不过回头一想,于秋玲两口子都是人精,她给自己送礼八成没打什么好主意,十有八九是听到秦清要回来的风声,秦清没来那会儿,她老公徐兆斌倒是蹦跶得很是欢畅,两口子是不是想通过自己的途径和秦清搞好关系?心里有了这个回数,张扬就心安理得的手下了油票,向于秋玲道:“于姐,安老这几天就过来,他这人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从来都不喜欢搞那些表面上的东西,咱们乡里的接待工作尽量不要排场太大。”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们香港人都是那么八婆吗?”
自从接手招商办的工作之后,张扬已经很少去黑山子乡,可是他的编制仍然在那里,形式上还是必须要去的,因为要落实安老率领考察团再度考察的事情,第二天一早他又来到了黑山子乡,小张主任已经成了整个黑山子乡人眼中的传奇人物,短短几个月就彗星般崛起于黑山子乡甚至春阳县,现在连座驾也换成了桑塔纳,在老百姓的眼里这可是县级领导才有资格坐的。再说乡党委书记祝庆民,乡长于秋玲还不是共享那辆金杯面包。在普通老百姓看来,轿车和面包有着官职大小的区别。
张扬点了点头,只要能出了这口恶气,别说是点穴的功夫,让他以身相许都行。
秦清矜持笑道:“安老客气了,你老纵横商场多年,在港台东南亚一代拥有极高的声望,多年屹立于商场的不败神话已经是许多人心中偶像。”
于秋玲笑道:“我还当什么事情,成,我给下清河村黄支书打个电话。”她在心底深处对郭达亮还是充满歉疚的,如果不是她背后做手脚,郭达亮也不会发疯,也不会这么早病退。于秋玲马上就打了个电话,有了她发话,事情自然可以顺利解决。
安语晨咯咯笑道:“张扬啊,我听说你跟秦清的绯闻到底怎么回事儿?她这次去江城是不是跟你有关?”
张扬很快就把话题引到清台山旅游开发的项目上,他提出了几点修改意见。安志远很认真的听,对于张扬所说的立足长远,规划开发深表赞同,他笑道:“张扬啊,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你的管理水平和眼光又有了很大提高。”
于秋玲连连点头,这女人心头雪亮,张扬现在的威风已经非昔日可比,不但市里有李长宇,县里有秦清,连平海省内关注的投资商安老也不知为什么对他这么信任,这样的年轻人只能用前程远大来形容,就算自己巴结不上人家,也不能得罪人家。她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请问,于乡长在吗?”
但是无论秦清怎样逃避,因为工作上的关系和张扬这位招商办的实际负责人还是必须要见面的,在办公室内相见,她的心态就安稳了许多,虽然有些自欺欺人,可毕竟不同于外面的惶恐。
安语晨歪着脑袋道:“好什么?”
秦清在安志远抵达春阳的第二天返回,几天不见她清减了许多,新剪了短发,齐齐整整的垂在耳根处,肤色有些苍白,阳光下透射出瓷器般的细腻,黑色套装更衬托出她的苍白,这让张扬有些担心,前些日子的打击回不会对她太过深重,她的身体能不能够吃得消。
这时候张扬也走了出来,看到安志远责怪的神情,这厮顿时明白安语晨已经把刚才的事情和盘托出,他是何等的脸皮,乐呵呵道:“安老您别生气,其实这事儿我自己动手也就动手了,可我思来想去,还是由安小姐出手最好。”
秦清悄悄从报纸的上缘望去,本以为他m.hetushu.com要走,却想不到这厮把办公室的房门给关上了。
刘传魁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你就说着轻松,杀父之仇,人家杀了你爹你干啊?”话虽然这么说,可刘传魁也不像刚才那么抗拒,磕了磕烟灰道:“你放心吧,我知道这次投资对县里的意义,我刘传魁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可大局观我还是懂得的,他安志远能有造福乡亲的心思就算不错,我不会为难他。”
一桌人都愣了,谁知道这厮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一句,一个个都装出没有听见,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张扬虽然听得清清楚楚,也没有说话,这时候安语晨过来叫他,他正准备借机离去呢,毕竟现在不是发火的场合。
张扬心里这个怒啊,心说我他妈这不是一张热脸贴到冷屁股上吗?你秦清就算绝情也不该做到这份儿上啊,你想跟我划清界限,害怕别人说闲话,可也不能把这件事跟工作联系在一起啊,我为你忙前忙后,张罗着把安老投资的政绩归拢到你身上,你却想着如何如何的把我给踢出去,你当我什么了?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重要啊!他站起身,向门前走去。
刘传魁点了点头:“只要大家能够早日脱贫致富,我个人的那点儿恩怨可以放在一边。”
杨守义虽然追出去解释,可安志远仍然怒气不消,气哼哼的走了,走出县委招待所,安语晨这才乐不可支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安志远,安志远不禁苦笑道:“胡闹,这个张扬也太操蛋了,他想打人自己动手,让我家妖儿动手干什么?”
张扬不无担忧的看着秦清,秦清的眼神却由始至终没有向他看上一眼,微笑着和安老握了握手,在安老的对面坐下,秦清这次前来准备的相当充分,她把自己在江城市咨询有关专家的意见汇总,合并带了过来。安老一边看一边点头,他是个务实的人,欣赏的就是秦清这种务实的干部,看了看之后,他把资料交给安语晨,微笑道:“听说秦县长是留学哈佛的博士,想必眼界要比我这个老头子高很多。”
秦清懵了,她是真没想到张扬会说出这句话,有些慌张的咬了咬下唇:“你出去……”
高春辉弄明白安语晨说自己什么的时候简直是欲哭无泪,他向杨守义辩驳道:“我没有……我真没有……”他求助似的望向周围人,所有人都把目光躲向一边,高春辉现在酒醒了,合着大家都是明哲保身的主儿,自己今天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杨守义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转身追出去了,安老是春阳的大客商,他必须为今晚的事情向人家道歉。
其实有了上次和安语晨的冲突事件,刘传魁已经冷静了许多,至少看问题已经学会从大局上观望,安志远投资清台山的事情对他们上清河村有着最直接的利益相关,假如清台山旅游真的能够搞起来,以后他们村的经济收入将会呈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增长,包括他儿子在内的上清河村人都对这次的投资充满了期待,平日里也只有他发发几句牢,村里说安家好话的已经越来越多了,这又让刘传魁感到郁闷,村民们这样的反应让他感到自己的权威正在受到不断的挑战,可是这也是没奈何的事情,现在凡事都讲究个经济挂帅,村民们的经济意识也比过去提高不少,谁能帮助他们脱贫致富他们就说谁的好话。
秦清道:“招商办的主要工作就是招商引资,这次和安老的投资合约签订之后,后续的工作就会又县政府各部门配合完成,我综合考虑了一下,招商办主要的目的应该是招商,而不是过多的参与到项目的开展和投资的后续过程,否则会造成职权上的分工不明确,也会造成职能上的重叠。”
张扬想起安德恒心头一阵不爽,麻痹的,这清台山投资从头到尾也没有他什么事儿,他这半路上杀出来,该不是另有图谋吧?张扬的目光向秦清脸上看了看,心中顿时悟了个七八分,那厮一看到秦清就是一副狼嘴脸,十有八九是看上了秦清,主动请缨负责清台山的投资计划,是借着这个机会追求秦清来了,真是可恶啊。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吃醋了。
张扬不失时机的拍了一记马屁:“您是老当益壮!”
县委书记杨守义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勃然大怒:“高春辉!你搞什么名堂?”
张扬笑道:“有您于姐罩着我,谁敢提我意见啊!”
安语晨做事的风格真是干脆利索,她转身来到桌前端起了玻璃杯的红酒,走到高春辉面前,把红酒兜头盖脸的浇了下去。
秦清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终忍不住道:“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