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章 临时女朋友

张扬在招商办也没有多少工作可交代,唯一需要交代的就是那串车钥匙,离开了经贸委,总不能把人家的车也开走。赵成德对张扬的离去也颇感错愕,他本以为随着秦清的到来,这位小张主任的官途会节节攀升,却想不到秦清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厮从招商办中踢出去,表面上妇幼保健院也是个科级单位,张扬去了那里当党委书记很风光,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医院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在医院里都是院长当家,书记甚至连副院长的地位都不如,更何况县妇幼保健院的混乱状况是人所共知的,医疗纠纷层出不穷,医生护士挨打事件几乎隔几天都要发生一次,有人甚至开玩笑的说,妇幼保健院的医生不要带白帽子了,应该每人发一顶安全头盔。去这样的单位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赵成德颇为同情的看了看张扬,把那串车钥匙又推了回去:“张扬,你跟我客气什么,反正经贸委也不缺车用,你只管拿去用,就当帮我们养着。”从这件事上就能够看出赵成德丰富的政治经验,张扬就算是遇到了挫折,这挫折也只是暂时的,越是这种时候,越要表现出雪中送炭的革命情意,锦上添花人家记不住,可雪中送炭会把两个人的感情拉得很近。
张扬直愣愣的看着她,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小孩子家家的不学好!”
来到外面的花园,从怀中磨出了一包中华,居然也学着别人的样子点了一支烟,小心翼翼的抽了一口,呛得他大声咳嗽了起来,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听到身后有人在咯咯的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安语晨跟了上来。
被安语晨这么一搅合,李长宇也没有了吃饭的心境,让张扬跟着他一起去书房说话,安语晨被晾在那里,不过她可没觉着什么难堪,你们不吃,我吃,张扬你不是想整我吗?今天我就是来恶心你的。极有性格的安语晨安之若素的坐在那里,大吃大喝起来。
张扬帮安语晨介绍了一下,安语晨开始表现的还是中规中矩,可走入客厅坐在那儿喝茶的时候,就抽出一支烟点了起来,点烟还不算,二郎腿居然也翘了起来,加上她从下车起就架着个墨镜,这形象像足了香港黑道的大姐大。
“您家那位不会说什么吧?”
安语晨抬起头望着天空中灰蒙蒙的云层忽然道:“人生本来就短暂,我比其它人还要短暂的多,所以能够尝试的事情我都想尝试一下。”这句话少有的流露出一种参悟人生的透彻。
张扬呵呵笑道:“同样的手段,你打得过我吗……”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晚安语晨诬蔑高春辉非礼来着,难道安语晨也要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想到这里,他的笑容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那啥……你难不成要诬陷我非礼你?”
安语晨道:“你上次说过要教我点穴的,男人说话不可以不算数!”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我才懒得管你,你们两个这么一搅合,我嫂子吃不下饭了,对了,这两天我把她老人家接到江城去,小静刚好暑假有空,去江城玩玩,顺便陪陪她老人家,你妈也一起过去几天,你没什么意见吧?”
秦清心中生出一阵歉疚,她轻声道:“我并没有否认你的工作能力,你的工作能力在春阳有目共睹!”
张扬离开招商办还是有很多人暗暗高兴的,宋树诚无疑是首当其冲的一个随着对张扬的了解,他明白自己惹不起人家,既然惹不起就只有躲,可两人都在经贸委办公,躲是躲不过去的,现在张扬离开了招商办,宋树诚长舒和*图*书了一口气,总算不用面对这厮终日提心吊胆的了。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随着他混迹官场的时间越来越久,他对李长宇这句话的理解也就变得越来越深刻,他不仅要把官做好,而且要把事做好。
这样一来,反倒轮到秦清发呆了,张扬越是这样做她心里越是不好受,如果张扬跟她大吵一架,或者是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一顿,她心里反倒会好过一些。有生以来,她还从未对任何一个男人产生过这样的负疚心理,张扬的话忽然又回荡在耳边……我喜欢你,秦清脸上一阵发热,她双手堵住耳朵,用力摇了摇头,试图把内心中所有纷乱的情绪排除出去。
张扬听出安语晨这句话有些不怀好意,很忐忑的看了看她:“呃……你想干什么?”
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代表市政府前来参加签约仪式,这就让杨守义的风头完完全全被抢去,负责签约的是秦清,现场官职最大的是李长宇,如果不是顾忌形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参加这个仪式,自己今天扮演的角色压根就是一个陪衬,杨守义生出一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悲凉感觉,他感觉被愚弄了,愚弄他的不仅有李长宇和秦清,还有安志远,还有江城的几位大佬,还有……他想到了张扬,目光不由自主向下搜寻起来,终于看到张扬坐在角落里,没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杨守义有些纳闷,他本以为这厮应该趾高气昂兴高采烈呢,却想不到他也表现出垂头丧气的模样,这才想起新近秦清回收招商办权力的事情,明眼人应该都能够看出秦清这一手有撇清她和张扬之间关系的嫌疑,不过对张扬来说,现在的处境极其尴尬,谁都知道春阳招商办成立就是为了吸引安老的投资,现在任务完成了,招商办却被一脚踢开,杨守义忽然想起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话。
李长宇和张扬却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走入书房,李长宇点燃香烟道:“张扬,听说秦清把招商办的权力回收,今天在会场上我看到你中途退场,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啊?”
张扬分辩道:“我们没有什么?”
张扬是看出来了,安语晨这是存心报复啊,他拿起筷子给安语晨夹菜:“来,多吃一点!”
张扬忍不住笑,这时候听到外面传来李长宇的声音。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我爷爷找你!”
张扬笑道:“我能有什么意见,苏大娘当真愿意跟你过去?”
李长宇呵呵笑道:“那就吃别的!”
张扬愣了,他没想到李长宇也会这么说。
张扬离开不久就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的声音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冷静:“张扬,经过组织上的慎重考虑,决定同意你调职的要求,打算让你临时担任县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一职,你看怎么样?”
李长宇有些惊叹了,张扬啊张扬,你小子真是能耐啊,三天不见居然又勾搭上安志远的孙女了,李长宇笑着把包交给了赵静,给安语晨打了个招呼,安语晨知道李长宇的身份,可仍然大喇喇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的意思。
“嗬,幸灾乐祸是不是?安小妖,我觉着咱俩没啥深仇大恨,你至于表现成这样吗?”
张扬笑道:“好啊,我现在要去吃饭,你去吗?”
安语晨咬牙切齿道:“你既然让我去对付高春辉,我同样可以用那样的手段对付你!”
“爱说不说,反正人是你打得,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张扬今天显然不在状态,他起身想走。
张扬咧嘴笑道:“我女朋友!”手很自然的搭了过去搂了搂安语晨的肩膀,和-图-书安语晨愣了,马上明白这厮之所以答应带自己来根本就是捉弄自己的。
安语晨笑得很阴险。
张扬笑着讨饶,一旁做饭的徐立华道:“你就听老人家一句话,我看也不合适!”
可安语晨却不依不饶道:“不能走,今天你把事情说明白了,说过的话到底算不算数?”她一把抓住张扬的手臂。
张扬这次来的目的多少有些出乎秦清的意料之外,他微笑着将一张调职申请推到秦清的面前:“秦县长,这是我的调职申请书,我感到自己并不适合在招商办副主任的位置上坐下去,请县里考虑一下我的调职请求。”
这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一听,居然是李长宇打过来的,让他晚上去薇园去一趟,张扬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此时掌声雷动,签约双方的代表,春阳县县长秦清和安志远的五儿子安德恒互换合约,亲切握手,镁光灯闪烁不停,秦清落落大方气质高雅,安德恒英俊潇洒,两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也是十分的相衬,双手长时间握在一起,摆出象征性的姿势供众人拍照。
“我告诉你张扬,这世上就没有人敢耍我,你不是能耐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政治前途?”
张扬笑道:“您以为我的心胸就那么狭窄,我只是搞不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招商办对我来说也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是我一手把安老的投资吸引了过来,一手促成她跟安老签约,就算是卸磨杀驴也不至于立竿见影,你总得给我一个心理适应过程不是?我知道现在春阳有不少针对她和我不利的流言蜚语,可你秦清注意名节注意影响,我张扬就不要脸吗?你不能为了撇开自己而拼命把我踩低吧?”
安语晨又抽了一口烟,却被张扬劈手把香烟抢了过去,扔在地上一脚踩灭了:“我最讨厌女人抽烟!你不懂得吸烟有害健康?”
安语晨怒不可遏,抬脚就向张扬踹了过去。张扬早有防备,闪到一旁。
苏老太道:“晓晴多好,人长得漂亮,脾气又好,你看看那个野丫头,一看就是有人生没人教的……”
李长宇笑得有些尴尬:“她说什么由她,反正我不能不管我嫂子!”
“嗬,还带上情绪了,我爷爷找你肯定有重要事儿,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安语晨在国内混久了,普通话也渐渐变得流利了起来,不过转折的时候还是有些生硬。
徐立华不方便说什么,忧心忡忡的走进了厨房。
李长宇笑眯眯看着张扬,他看出张扬还是在乎,这厮在乎的不是招商办,也不是什么官位,他在乎的是秦清对他的做法。李长宇敏锐的觉察到,无论是秦清的做法,还是张扬此刻的怨气都涉及了太多的男女私情在内,这可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内,李长宇道:“一个女人想要在政坛立足,往往要比男人付出双倍的代价,张扬,在所有人看来,从秦清到春阳的那天起,如果没有你,她走不到现在,而今她的危机已经过去,位置已经稳固,你如果真心为她着想的话,就应该从最敏感的事情上退下来。”
徐立华和赵静也跟了过去,只剩下李长宇和张扬安语晨三个李长宇苦笑着看着他们两个道:“说说,怎么回事儿?”
安语晨啐道:“你才是小孩子呢,怎么?不高兴了,听我爷爷说,秦清已经把你们招商办的权力收回了,你这个招商办副主任现在是有名无实了。”
张扬两手空空的走出经贸委的大门,昏沉沉的天空已经开始落下了雨滴,张扬站在街边正准备拦出租的时候,安语晨开着她的那辆北和-图-书京吉普来到了张扬的面前,安语晨这辆吉普车的成色比起张扬过去那辆还要差一些,再加上多日没有洗车,车身上满是泥泞,看起来更是狼狈,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幸好车内还算整洁,他双手枕在脑后靠在座椅上:“你真是阴魂不散啊,还想拜师?”
张扬打断她的话道:“秦县长,我对你没有任何的看法,当初你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的确有些不能接受,可是,我事后仔细一琢磨,我继续呆在招商办对以后工作的开展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以我的能力也不能适应目前的工作,所以还请各位领导慎重考虑。”
张扬最欣赏的就是李长宇的孝义,他能够对他的嫂子这样,足以证明这个人是有良心的。
安语晨从来都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心说你小子不是想捉弄我吗?今天我就陪你玩玩。
张扬之所以离开会场并不是因为权力被收回的缘故,他是因为受不了安德恒握着秦清的纤手,在他心中早已把秦清看成了自己呵护的女人之一,麻痹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假如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张大官人说不定要向安德恒出手了。
“安小妖同志,我是个国家干部,你在大庭广众下跟我拉拉扯扯的,你不顾忌影响,我还要顾忌政治前途呢?”张扬一脸严肃的说。
张扬并不是唯一感到郁闷的人,至少不是最郁闷的那个,现在最郁闷的应该算是县委书记杨守义,他原本以为这次和安老签署清台山合作旅游计划书的应该是自己,已经提前幻想这一政绩带给他的光环,可是转眼之间这光环居然就落在了秦清的头上,人家安老主动提出要和秦清签约,要秦清代表春阳县出面,杨守义这个怒啊,安志远究竟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他搞不清楚中国的官职排列吗?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县委书记要比秦清那个县长大吗?这他妈什么事儿,太欺负人了。
李长宇笑道:“你刚刚才升任副科,想一步登天,跨越不要太大了。”他也曾经想过要把张扬活动到江城去,可他深谙凡事不可操之过急的道理,以张扬的性情暂时还是放在春阳的好,这厮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假如把他现在就弄到江城,还不知他要折腾出怎样的风浪,到时候就有的自己麻烦了。
李长宇道:“春阳虽小,可是其中的关系盘根错节异常复杂,上次矿难事件能有现在的结果已经是最理想的,张扬,记住一句话,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自己关于正义的概念,可是如何伸张正义又是一回事,伸张正义是否能够让老百姓真正得到利益又是一回事,当官者,永远不可能做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好官,因为你的头上始终笼罩着一层有一层的无形大网,我们要在网中求生,我们要在网中为老百姓谋求福祉,你明白吗?”李长宇还是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袒露自己的心迹。
张扬没感到多高兴,也没感到不高兴,反正挪来挪去还是个副科级,他在黑山子乡担任计生办主任,好歹跟卫生系统能扯上一点关系,在招商办混了没几天,让秦清一脚又给踹到了卫生系统,难道自己上辈子干医这辈子还要在医道上打拼下去?临时党委书记,妈的!看来老子就是万金油的命,哪儿需要就往哪里抹。
当完成这一仪式重新坐下的时候,秦清的目光不觉下意识搜寻着张扬的位置,却发现张扬早已不见,秦清心中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她甚至感到一丝丝的后悔,自己这样对待张扬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杨守义虽然坐在主席台上,可是每一个人和-图-书都能够看得出他不高兴,铁青着一张面孔,双目无神,仿佛游离于现场仪式之外。
张扬笑道:“秦县长,我真的没有什么想法,你不用安慰我,也不用解释,我就是在招商办呆烦了,想换个地方,你忙,我走了!”这厮说完便坦坦荡荡无牵无挂的走了。
张大官人自问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可是一旦看到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露出狼样,虽然秦清不是他的女人,可这厮心里面已经当成是了,还是感到有些气闷,眼不见为净,他忍着满怀的郁闷从会场中走了出去。
“呃……你说就是你这不男不女的天然资源,诬陷高春辉有人信,诬陷我谁信?”
李长宇把烟蒂摁灭:“如果你继续在招商办呆下去,影响就不仅仅是秦清一个你就算不为她的仕途着想,也要考虑一下你自己。”
张扬笑道:“找我干什么?现在我已经不在招商办了,工作都已经交接完了。”
张扬点了点头,李长宇的这番话对他可谓是雪中送炭醍醐灌顶:“要不我干脆从招商办退出来,与其在一个被架空的空架子里混日子,还不如换个地方。”
这下连徐立华的脸色也耷拉了下来,这小丫头也太没涵养了。
安语晨冷笑看着他,一只脚居然踩到了凳子上,吃了一口道:“还是咸!”
李长宇意味深长道:“知不知道莫须有这三个字?许多事情不一定要有,但是只要找到了影子就会变得很麻烦,当初王博雄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帮他压住,他根本做不了这个税务局局长,当然,王博雄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人在仕途之中,总会不断的面临抉择,你想要继续前进,不断的前进,就必须要学会有所放弃。”
张扬闭上双眼道:“我已经上了贼船,你乐意往哪儿拉就往哪儿拉,我不管了!”
挂上电话,安语晨仍然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苏老太气哼哼道:“我吃不下,你们吃吧!”
安语晨走到张扬身边,毫不客气的从他手中拿过香烟,抽出一支点上,很优雅的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烟雾。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这调职下来的这么快,他并没有想到,秦清接到他的调职申请后马上给李长宇打了一个电话,李长宇不着痕迹的点拨了秦清几句,秦清这才做出了这么快的决定,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的职位已经空缺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且妇幼保健院单位虽然不大,可麻烦不少,最近连续出了几件医疗纠纷,现在病人家属已经闹到了县委县政府,县里也颇为头疼,秦清相信张扬的能力,知道这厮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越是麻烦,他越是喜欢,干脆把他暂时放到医疗系统里去折腾,再怎么说妇幼保健院上上下下还有一百多口子人,比起招商办要多得多,张扬不是喜欢当官吗,管的人越多才越有成就感啊。
赵静也不好说,可苏老太却有些看不过眼了,在她心中左晓晴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了,太好了,她一直都把左晓晴看成了张扬的女朋友,老太太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她不喜欢安语晨,脸上自然就表露了出来,可毕竟人家是客人,她把张扬叫到厨房里,一把就揪住了张扬的耳朵:“混小子,你怎么回事儿?这丫头不行,跟个男人婆似的,还抽烟,你究竟什么眼光啊!”
苏老太看到李长宇回来,就张罗着开饭,赵静去厨房帮忙,只有安语晨还是跟老爷一样坐在那里,老太太越看她越是不顺眼,心想这张扬不知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看上了这么一m.hetushu.com个丫头,贤良淑德这四个字她哪点儿能够得上,不过看起来李长宇对她也十分的客气。
张扬这才想起之前安老对他说过关于安语晨的事情,心中的些许不耐烦顿时退去,这小丫头生来命运就已经注定,天生绝脉应该没有多少日子好活,的确应该抓紧时间享受一下人生。
李长宇弹了弹烟灰又道:“日后春阳县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清台山的旅游开发,你身为招商办主任,如果太多的涉及其中,我敢保证,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人把你和秦清告上市纪委。”
安语晨咬牙切齿道:“今天你不给我个答复,我还就跟着你了!”
张扬笑道:“你想学点穴啊,怎么也要有个拜师仪式,简单点也得在地上磕三个响头,以后见我面放尊敬点,一口一个师父的叫着,那我才能倾囊相授啊!”
李长宇没想到安语晨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他很快就猜出这件事和张扬有关,赵静已经向他介绍了:“干爸,这就是我哥的女朋友!”说女朋友这三个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可见赵静对安语晨也是不满意的。
张扬带着安语晨驱车来到薇园,他们抵达的时候,李长宇还没有回来,徐立华和赵静都在,两人看到张扬领来了这么一个酷劲十足的女孩子都是微微一怔,苏老太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张扬来了……”看到安语晨,她显然也有些愣了:“这……这闺女是……”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房子已经安排好了,我在市委大院隔壁的小区给她找了一套,离我近,平时我也方便照顾她。”
秦清秀眉微颦,一双宛如秋水般明澈的双眸静静审视着他,这厮是给自己下最后通牒?她慢慢将调职申请书推了回去,轻声道:“小张,你是不是对我的决定有看法,我考虑了一下……”
吃饭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安语晨挨着张扬坐了,别人还没动筷子呢,她自己先拿起筷子夹了口菜,皱了皱眉头,把刚刚吃进去的肉丝儿吐到了地上:“好咸!”
安语晨看到这厮一脸狡猾的笑容就知道他想耍赖,怒道:“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家伙,小心我把你上次让我揍高春辉的事情说出去。”
赵成德原本只是想送个人情给张扬,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人走茶凉的那种人,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也就不再勉强。
和李长宇一番深谈之后,张扬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县长办公室中,秦清现在见到这厮多少有些惶恐,表面上平静无波镇定自若,可内心却是波涛起伏纷乱如麻。
张扬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因为她五叔惦记秦清的事情,张大官人连带着她也一起讨厌起来了,想想自己在招商办辛辛苦苦的工作,费了这么大半天,最后居然是个引狼入室的结果,到头来还被秦清卸磨杀驴,天下最郁闷的人非自己莫属。
张扬对赵成德的做法还是很领情的,不过他既然离开了经贸委,也不想开着人家的车让别人说三道四,笑道:“我有车开,赵主任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春阳是非多,咱们还是少些是非为妙。”
苏老太再也看不下去了,把碗一放,起身离席而去,李长宇愕然道:“大嫂!”
安语晨已经走向了他的那辆桑塔纳,以实际行动回答了他。张扬越来越明白,这世上的女孩多半都是不好对付的。
安语晨幸灾乐祸的看着张扬,张扬咳嗽了一声:“那啥……个人私生活好像不归您李叔管!”
苏老太和徐立华赵静三个都站在门外,隔着窗户看着安语晨目中无人大吃大喝的样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愤怒惋惜黯然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