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章 你看你月亮的脸

“我那是刺激你,有压力才有动力,没有我的刺激,你这首歌也不会演绎的如此完美。”
林秀这才将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告诉邵卫江,邵卫江自然要前往林秀所在的包间去敬酒,邵卫江虽然和张扬打了不止一次的交道,可是真正坐在一张酒桌上还是第一次。邵卫江清楚这厮的背景,当然对他要高看一眼,他对楚嫣然的身份很是好奇,却不知这个漂亮的女孩儿和张扬是什么关系,悄悄问过林秀之后,方才知道楚嫣然竟然是前北原军区司令楚镇南的孙女儿。邵卫江过去也在这位老首长的部队中服过役,虽然关系比不得谢志国那般亲密,可是对老首长的敬仰是发自心底的,他主动端起酒杯向楚嫣然道:“原来是楚小姐,过去我也是老首长带过的兵,见到老首长一定要替我向他老人家问声好!”
张扬之所以兴起在妇幼保健院成立医学美容中心的念头,全都是因为楚嫣然的提醒,张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赵新红,想不到得到了赵新红极度的赞同,赵新红认为春阳表面上很穷,可是爱美的女性绝不是小数目,更何况和医院联合成立医疗美容中心,可以在发票上做文章,只要医疗报销搞定,不愁生意不红火,现在许多市级医院已经开始这么干,张扬越来越发现赵新红是个对金钱嗅觉极其敏感的女人,可能是死里逃生的经历,赵新红的身上反弹般耀发出强烈的生命光辉,她比过去更加认真地面对生活。
林秀笑道:“什么林董啊,嫣然才是真正的董事长,你就是张扬啊,过去我可没少听嫣然提起过你。”林秀的这句话显然在暗示着什么。
周围人同声笑了起来,楚嫣然抓起点歌单又给了张扬一记,不过打得很轻,美眸中流露出的都是情意。
楚嫣然虽然是多家公司的大股东,可她的性情决定对经商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她之所以过来春阳就是为了张扬,她的动机很单纯,单纯的可爱,这种可爱在林秀看来近乎一种愚蠢,可是哪个女孩子又没有愚蠢的时候?
张扬听得呆在那里,当楚嫣然的目光望向他的时候,两人的目光长久长久的纠缠在一起,楚嫣然明澈的美眸中笼上了一层如烟似雾的水气,这让她看起来更显得楚楚可怜,每个人都从楚嫣然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林秀一双秀眉颦起,她对楚嫣然的身世最清楚不过也了解静安市委书记宋怀玉对这个女儿的关爱,以张扬今时今日的地位,显然和楚嫣然太过悬殊,楚嫣然的性情像极了她的爷爷,这丫头,不爱则已,一旦爱上绝对是轰轰烈烈,而张扬看起来并不像楚嫣然那般投入,给人的印象实在有些世故油滑,玩世不恭,他对楚嫣然是不是认真呢?
张扬早就想到了事情的最终结果,有了这件事,以后想必敢来医院闹事的人会少很多,通过姜亮的关系,他和分管辖区派出所沟通了一下,毕竟这种事情无法完全避免,当地派出所的支持是极其必要的,从这方面也体现出过去医院和当地派出所的关系不好。
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这裙子短了点,那啥,咱家东西都被人家白看了!”
张扬的话讲完,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掌声落下的时候,还有一个声音在继续,所有人都把头转了过去,这才发现严世东院长站在那里,慢慢鼓着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张扬和楚嫣然斗气归斗气,可林秀对这次的考察还是十分满意的,从她了解的情况,春阳妇幼保健院还是大有可为的,开始的时候,林秀只以为楚嫣然是小孩子心性,她对春阳这次的考察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可是通过这番了解,她已经初步决定要在春阳投http://www.hetushu.com资。
虽然是一个细节,会场的所有人却都看出来了,敢情这小张书记是要夺权呐,现在没有人再觉得张扬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人家是真有本事,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殴,小张书记都很有一套。
“想什么?”楚嫣然小声问。
张扬很无耻的笑了笑:“丫头,人一共分为四种,一种生来是放债的,一种生来是还债的,一种生来是报恩的,一种生来是报仇的,你上辈子肯定是欠我的,所以这辈子要来还债!”
严世东清了一下嗓子道:“我们医疗系统,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凡事要以人为本,治病救人,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责任,对待病人应当以得为先!急病人所急,需病人所需,我们要奉行一个原则,宁肯医院吃亏,不可以让病人吃亏,宁肯自己吃亏不能让医院吃亏……”
楚嫣然呸了一声:“那我多委屈啊,凭什么我要还债?我还觉着你欠我的呢?”这一对小儿女只顾着聊他们的事情,反倒把其它人晾在一边,林秀笑道:“我看,我们还是尽快结束今晚的饭局吧,别耽误了人家!”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拿起果汁和邵卫江碰了碰。
“林阿姨,你别说,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叫出口,您太年轻了,哪有这么年轻的阿姨啊!”
张扬虽然认识楚嫣然这么久,可并不知道楚嫣然也会唱歌,饶有兴趣道:“那你就唱一个给大家听听,没事儿,就算五音不全,我们也会鼓掌的,千万不要自卑。”
每个单位都有能人,不过能量大小不同,院办主任马明涛就是一个能人,他的能耐在于善于打听消息,按照小张书记的指示,他很快就打听到闹事病人的资料,女的叫吴玉琴,男的叫周长伦,两人都是热电厂的工人,周长伦家里兄弟众多,马明涛把他每一个兄弟姐妹的工作单位乃至门牌号码全都查的清清楚楚。
楚嫣然一张俏脸红的像苹果一样:“谁惦记他,就他那熊样!整一个农民!”
严世东返回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各科室多数都房门紧闭,他微微一怔,很快就知道,所有人都在会议室里开会,严世东的心里顿时有种空荡荡的失落感,对一个领导人来说,开会是最能显示自己权力的时候,现在张扬正在抢夺本属于自己的这种权力,抢夺自己的快感,严世东在短时间内已经把张扬放在了自己的敌对面,妈的,他这是要夺权啊!
严世东看了看他:“张书记,做事情不是仅仅靠感情和冲动就可以的,我们想要发展,必须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来。”
楚嫣然今天穿的很淑女,长发披肩,火红色的连衣短裙,腰部束着白色宽腰带,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一双修长的雪白美腿曲线诱人,足蹬水晶细根凉鞋,晶莹的脚趾上涂抹着淡粉色的丹蔻,清纯之中流露出一种盛夏般的热情之美。
张扬陪着楚嫣然去参观下自己的办公室,刚刚远离林秀和赵新红的视线,楚嫣然就抓住张扬的手臂狠狠拧了一把,痛得张大官人惨叫了一声:“我靠,你有毛病啊!”
说话的时候,一位身材高挑,容貌俏丽的小护士迎面走来,向张扬甜甜笑了笑:“张书记好!”
小护士羞答答垂下头去,嫣然一笑,逃也似的向后面病区走去,张扬的目光仍然追逐着她的背影,楚嫣然妒火中烧,抬起高跟鞋的细跟儿,狠狠踩在张扬的脚面上,痛得张扬捂住脚背原地蹦了起来。
林秀过去就是部队文工团的独唱演员,一曲“望星空,唱的声情并茂,专业级的水准把张扬一伙人全都震住了,他们热烈的鼓起掌来,牛文强更是赞不绝口:“林董事http://www.hetushu.com长唱的太专业了,您这么一开嗓,我们谁也不敢献丑了。”
牛文强提议去唱歌,话说回来,他平时安排节目都是这个套路,在春阳也没有其它的娱乐项目可选,因为林秀的这句话,楚嫣然反倒不好意思跟张扬一起单独出去,也嚷嚷着要去唱歌,一群人来到对面的歌厅,牛文强安排好了果品饮料,又让服务生送上了最新的LD伴奏碟。
张扬上下打量着她。
张扬乐呵呵道:“没办法,我这人特招女孩子待见,认识我的女孩子都把我挂在嘴上。”
楚嫣然看到他贼溜溜的眼神,不禁啐道:“看什么看?没见过?”
楚嫣然和林秀一起在周六下午来到春阳,这次并没有开她的红色牧马人,而是换了一辆丰田子弹头,还有一名专职的司机。
“谁说没关系,你始终盯着我看,唱啥,你看你月亮的脸,没有我这张月亮的脸,你能唱的那么出色?”
张扬笑道:“你放心,这事儿我来办!”
楚嫣然这个郁闷呐:“你胡说什么?我告诉你张扬,你什么时候能认真点儿?”
张扬笑道:“严院,我没说让医院出钱啊,现在有人愿意出钱在咱们医院投资,咱们只需要提供场地,每年坐等分成就行了。”
林秀却笑了起来:“小张的性子我很喜欢,你也别林董林董的叫着,如果看得起我,跟嫣然一起叫我林阿姨吧。”
楚嫣然俏脸一红:“林姨,你乱说!”
张扬笑着向林秀伸出手去:“林董好!”
张扬没有忘记今天的主要任务,首先带着林秀和楚嫣然考察了一下妇幼保健院的基础设施情况,来到那座小楼前,林秀刚才已经观察过周围的情况,又里外详细看了看这座三层小楼,对大体情况基本上还是满意的,这时候副院长赵新红也赶到了这里,张扬把具体的事情交给赵新红,楚嫣然也对这些事没有太多的兴趣,她之所以来投资全都是看在张扬的份上,说穿了她就是想见张扬,有了这间医疗美容中心,以后她就有更多的理由前来春阳了。
邵卫江在包间内稍事逗留,就告辞离去,原本他打算为林秀安排住宿的,可是张扬已经提前在明珠宾馆做出安排,邵卫江只能作罢,临走之前不忘让林秀给谢志国带话,让他来春阳转转。
长毛常七斤这种人也是要用得,在张扬看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能叫人,老子一样能让这帮人为我所用。
张扬乐得眉开眼笑:“你好,你好!”
张扬正在神采飞张扬的讲着,随着在官场中混的越来越久,这厮的开会发言能力和鼓动能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他今天所讲的主题是立足现状谋求发展。
楚嫣然凤目圆睁,在这厮面前她几乎是没有取胜的机会,憋了好半天方才道:“张扬,你少欺负我!”
张扬低声道:“忽然想起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张扬能够想到严世东对自己的怨恨,从严世东返回医院,他还没有主动拜访过自己,对一个医院的院长和书记来说,这种现象是极不寻常的,严世东从一开始就摆出了和张扬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你不是猖狂吗?你不是想夺权吗?老子不睬你!你充其量也就是来打打游击,过两天就得滚蛋,我正规军犯不着和你一般见识,然而严世东想和张扬彻底划清界限的事情还是不可能的。
楚嫣然笑道:“你少在这唬我了,刚才是谁说我五音不全来着?”
“切,我会为你吃醋?瞧你个农民样!”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我从见到你就没遇到什么好事,先是坠崖,然后又被人绑架,你自己算算,害了我多少次?”
严世东看了看张扬,发现这厮根本www•hetushu•com没有让位的打算,只能挨着他坐下,张扬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老子代表党,你们要团结在党的周围,以我为中心,想让我给你挪位置,就是想让党给你挪位置,没门!
张扬叹了口气:“我这才发现,像我这种风度翩翩的年轻才俊来到这妇幼保健院,简直是羊入狼口,你看,这小护士每个人看我的眼光都跟狼似的,得亏我镇定,我现在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临深渊,步步惊心,害怕稍有不慎我就会被狼给叼走了。”
不出两天这小两口就害怕了,原本态度强硬的他们主动来到了医院处,提出答应私了,医务处主任付洪林其实过去已经拿出了方案,除了减免全部医疗费用以外,再赔偿给他们三万块,只不过他们两口子坚持要十万,这件事才闹成了眼前这幅状况。再次谈判的时候,付洪林的态度也变得相当强硬,医疗费用可以减免,但是赔偿一分没有,因为这次他们围堵医院大门的行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影响了医院的收入,如果细算经济损失,应该是院方向他们索要赔偿,几番争执之后,最终医院答应象征性的赔偿五千块。
“我没欺负你啊,我爱你都来不及呢,真的,就怕你不给我机会。”
林秀今年四十二岁,保养得很好,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要年轻许多。
张扬对医疗纠纷的处理无异于一个惊雷在妇幼保健院内炸响,困扰医院很久的纠纷问题,在新任小张书记的处理下,不到一周的功夫就得到了圆满解决,而且最终的结果是医院完全占据了主动,短短的时间内,张扬的声威已经迅速蹿升起来,医院职工看这位年轻书记的目光已经从刚开始的怀疑和不屑,变成了一种敬畏。
张扬道:“有您这话就成,我当你答应了啊,医院钱没有,人总是有的,到时候我想……”
“局部带动总体,严院,我们可以把医学美容中心当成试点,假如成了,我们可以将之推广开来,就算不成,医院也没有什么损失。”
“还是不行,我们是国家事业单位,不能让那些私人进来胡搞,以后出了责任谁来承担?”
严世东气得脸色铁青,被他这一打断也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摆了摆手道:“散会!”事后严世东才想起,这声散会原不该自己说的,毕竟主持召开会议的是张扬,可他很快就找到了理由,老子看你不爽,老子就是要散你的会,你能怎么着?
张扬充分显示了他的口才和幽默,把楚嫣然逗得咯咯笑个不停。
“我就是一农民,你不喜欢,我也没赖着你啊,你真不打算投资啊,这样吧,买卖不成仁义在,晚上吃完饭再走吧,咱们到底相识一场啊!”
林秀乐得眉开眼笑,转向楚嫣然道:“张扬可真是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嘴巴,难怪你这么惦记他!”
张大官人收到这些详实的资料后,就好办了,首先通过热电厂厂方的关系给两口子压力,你闹事不是吗?我就让人查你旷工,不但查你们俩,我连你们兄弟姐妹亲戚邻居一并查起,老子有这个能力。
严世东就是在医院发生巨大变化的时候返回的春阳,在途中他已经听说了张扬担任妇幼保健院书记的事情,对这件事情从心底感到不舒服,一个臭未干的年轻人竟然被派来做党支部书记,这件事肯定和他身后的背景有关,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张扬和秦清之间的绯闻传得满天飞,严世东当然也听说了这件事,他最初在处理和张扬之间关系上所定下的基调是和平共处,互不干涉,因为他知道张扬到这里只是临时走一个过场,也许屁股都没把凳子坐热就会走人,只要张扬不过多的干涉医院内政,和-图-书他会秉承着互相尊敬的准则,事实上在医疗系统内,院长和书记之间多数都秉承着这个原则,然而张扬进入医院之后,所采取的一系列雷厉风行的动作,却预示着他不会甘于平淡,他在一开始就已经表现出对权力强烈的掌控欲,这让严世东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
台下响起三三两两的笑声,谁都能听出来张扬对严世东院内权威的挑衅。
“什么叫感情和冲动啊,我也是做过调查的,此前我进行过春阳消费群体的详实分析,我还征求过本院多位专家的意见,您口口声声要开源节流,我现在就是帮助医院开源,医院想要发展,单凭着您过去传统的思路是不行的,现在春阳医疗系统内,经济效益最差的就数我们医院,身为医院领导,我当然要为咱们的职工考虑。”
楚嫣然洋洋得意道:“让你再满嘴跑火车!”
“你打住,医院的每个人员都有正式编制,你别想让他们去给私人老板打工,这件事传到县里我们都不好交代。”
林秀笑道:“那是你们没听过嫣然的歌声,说到专业,嫣然才是最专业的!”
赵新伟也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尤其是听说对方也在搞汽车装饰的生意,也有了合作的念头,当晚的话题主要围绕着生意进行。
当晚张扬在金凯越做东宴请楚嫣然和林秀一行,原本林秀想当晚回去的,可是看到楚嫣然和张扬之间的微妙神情,顿时明白,这小妮子让自己来是当电灯泡的,她根本就是假公济私。不过林秀也乐于成人之美,楚嫣然这小丫头是她看着长大的,在她心中当嫣然是自己的女儿一样,这孩子一直都心高气傲,根本没有任何男孩子能够入得她的法眼,想不到居然会对张扬一往情深,楚嫣然嘴上虽然不承认,可是林秀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真实心意。
严世东心中暗骂,领导?你算个狗屁的领导,我才是领导,可这些话表面上是不能说出来的,他冷冷道:“医院的效益差和方方面面的原因都有关,不是搞个美容院就能起来的。”
“瞧你那个狼相,妈的,我这就返回荆山,什么医疗美容中心,我不投了!”楚嫣然怒气冲冲的转过身去。
张扬四处看了看:“丫头,咱能注意点影响吗?我是党的干部,这么多群众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呢?”
牛文强听说张扬宴请荆山市的贵宾,特地把最豪华的包间留了下来,当晚除了牛文强之外,张扬就只叫了赵新红、赵新伟姐弟相陪,原本他倒是想请秦清过来的,可是想想秦清对自己若即若离的态度,还是少自讨没趣为好,再说了,楚嫣然这丫头醋劲儿不小,如果秦清来了,她一个不小心醋海生波,恐怕这次投资合作医学美容中心的事情就要泡汤了。张大官人是个分得清轻重的人,在眼前的情况下,务必要保证楚大小姐心情愉快。
严世东慢条斯理道:“我刚刚回来,所以新近院里发生了许多的事情都不清楚,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尤其是张书记!”说话的时候他看了看张扬,脸上带着笑容,可这笑容中显然没有太多的友善。
张扬找到了他,提出一个发展方案,在医院西南角的小楼内成立医学美容中心。
严世东被这厮逼得已经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不耐烦道:“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反正医院是没有一分钱!”
“滚!是我自家的东西!”楚嫣然骂了一句,心里却甜丝丝的,这时候林秀走了过来,她慌忙停住说话,把林秀介绍给张扬认识。
严世东悄悄走入了会议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主席台上,很少有人留意到他。
楚嫣然唱完,众人愣了好半天才震天价叫起好来,张扬响亮的吹了一个口哨,大声赞道:“好和图书啊,我这辈子就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歌,天籁之音,真是天籁之音,丫头,赶明儿咱也包装一把,准保气死邓丽君、梅艳芳啥的。”
“我唱歌跟你没关系!”
张扬忽然想起自己和楚嫣然初次相识的时候,谢志国为了寻找她的下落,带领多名警察跨省行动,当时为什么没有和邵卫江联系?也可能是谢志国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害怕这件事惊动了楚嫣然的家人。
严世东越听越不是滋味,医院的业务发展跟你这个当书记的有个狗屁关系?你真是鹄占雀巢,老子不在家,你这只猴子就想当大王吗?
张扬笑眯眯看着严世东,虽然相隔距离很远,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从这鼓掌方式就已经知道,严世东一定对自己产生了看法,张扬并不喜欢战争,他也没有和严世东为敌的打算,可是这厮的性子到了哪里都是喜欢出风头的那种,除非别人甘心做老二,否则,这种战争是必然而然发生的事情。
“就你这德性,就算有叼你的狼也是只瞎眼的母狼。”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张大官人拿出手机,歉然一笑:“不好意思,接个电话!”这厮转身走出门去。
张扬笑道:“真生气了,你吃醋?你嫉妒?”
严世东缓步走向主席台,马明涛和几名中层干部慌忙站起身来,毕竟严世东才是医院的真正大佬,这两天他们都被小张书记的拉风行为鼓励的昏头昏脑,看到严世东,这昏昏然的头脑顿时清醒了一些,看来马上要面临站队的问题了,麻痹的,不过眼前这形势还真不太能看清楚。
张扬并没有跟楚嫣然计较,农民怎么着,我是农民我自豪,话说你一名门闺秀还不是每天在我这农民的屁股后面转啊。
牛文强看到楚嫣然对张扬那是只有艳慕的份儿,麻痹的,都是男人,我比他钱多,长得也不比他差,怎么这天姿国色都扎堆的往他那儿跑,人和人之间的差距那不是一般的大啊,牛文强感叹自身命运的同时,更感到情路黯淡,情路黯淡,这厮的注意力就转移到商路上,听说林秀是荆山市车丽行健美丽人多家实业的老板,马上兴起了攀交的念头,忙不迭的递过去名片。林秀在商场上已经混迹多年,凭心而论,她对春阳这种小城是看不上眼的,但是经商者以逐利为先,有钱赚谁也不嫌烫手,林秀还是很认真的去听牛文强的自我推销。
张扬笑了一声:“都是给党和人民工作,这医院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严院长的,太客气了!”
楚嫣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张扬啊,你可真不要脸!”
楚嫣然看了看周围走过的小护士道:“是不是小护士盯着你啊?”
“我来承担!”张扬大声道。
林秀出门去洗手间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位老友,这位老友就是县公安局局长邵卫江,邵卫江和荆山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志国有不错的交情,他和林秀也早就相识,想不到会在金凯越见面,确信眼前的确是林秀,方才欣喜道:“弟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志国有没有一起过来?”
严世东听张扬说完方案马上就摇头:“张书记,咱们是妇幼保健院,医学美容中心跟我们挨得上吗?再说了我们医院的情况你应该了解了,哪有钱啊?”
楚嫣然拿起歌单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你才五音不全呢!”她让牛文强帮着点了一首“你看你看月亮的脸,随着悠扬的音乐声响起,楚嫣然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出现在每个人的耳中……圆圆的,圆圆的,月亮的脸,扁扁的,扁扁的,岁月的书签,甜甜的,甜甜的,你的笑脸,是不是到了分手的时间……她的声音纯净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仿佛雪山上的一泓清泉,丝丝渗入每一个人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