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章 睚眦必报

“邵局,我真不知道您找我什么事儿,要不您说,我听着!”
牛文强都不知道这厮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是因为李长宇,还是因为他身后那个神秘的顾家?这都不是牛文强能够够得上的人物,他可怜兮兮道:“老子要是在春阳混不下去,就卷起铺盖卷儿去北京跟你睡!”
邵卫江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李长宇的电话到了,邵卫江听倒是李长宇,马上明白,人家是替张扬出面的,这位江城市常务副市长要帮着他的私生子搞杨守义。
张扬和顾佳彤通话的时候,每个人都沉默了下去,他们都猜到了打来电话的是哪一个看着张扬的目光于是又多了一份羡慕和敬佩,其中以牛文强最甚,这厮心头对张扬的崇拜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麻痹的,同样是男人,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呢,这样的好事儿怎么没让我遇到?人一生中能够遇到一个对自己有助力的女人已经很难的,看看人家张扬,身边出现的女人几乎都是对他有助力的,楚嫣然如此秦清如此这个顾佳彤也是如此。
张扬骂道:“做男人做成你这熊样也够窝囊的,你女人就让他白摸了?”
张扬挂上电话,牛文强和姜亮都充满期待的看着他,他们都听出张扬是在给李长宇打电话,这厮之所以不避嫌,当着他们的面打就是要给他们信心,张扬笑眯眯道:“这事儿市领导都知道了,希望咱们邵局能够秉公处理!”
里面烟雾缭绕,杨志成和六名同伴正乐呵呵的闹着,那名叫小丽的服务员被杨志成抱着,他的手还探到了她的短裙内,小丽也没有感到太多的惊慌失措,这帮人整天都过来,她也知道他们的身份,轻易也不敢得罪,只是赔着笑推让着。
邵卫江其实已经赶到了金凯越的楼下,他在车里坐着,并没有急于上去,他是在给姜亮时间,直到现在他对姜亮还是抱有希望的,邵卫江最不喜欢的就是掺和到这种事情中来,可杨守义既然把电话打给了他,就由不得他不出面。邵卫江从心底深处是很不待见杨志成的,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纨裤子弟活该受点教训,可杨守义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他把影响给摁住,力求这件事不要再春阳掀起风波,身为一县父母官,杨守义还是很要脸面的。
姜亮几个人都知道小丽是牛文强新近才勾搭上的相好,安排在金凯越当服务员,不过那小妮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牛文强生气主要是杨志成连他的女人都敢碰,这口气搁谁也咽不下。
众人一起端杯,可是没等他们喝几杯,那服务员又进来了,脸色有些慌张,这次连敲门都忘了,推开门就惊声道:“牛经理,他们把小丽给拽进去了,包间门也关上了。”
牛文强红着一双眼,来到玉兰厅,房门被反锁了,他抬脚就踹向房门,可惜力量不够,一脚没踹开,张扬及时赶到,一脚跟上,把玉兰厅的房门给踹开。
牛文强怒道:“全都给我滚蛋!”服务员小丽也很会表演,看到牛文强来了,马上眼泪婆娑的跑了过去,可怜兮兮叫道:“牛经理……”只差没扑到牛文强怀里寻找安慰了。
牛文强的脸色顿时青了,他站起身道:“麻痹的,他搞什么!”
张扬没有回答他,而是给李长宇打了一个电话。
“撤你妈!”邵卫江显然急了,他当然知道姜亮难做,发泄之后,冷静了一些,低声道:“你去试试,成不成回头再说!”
几个人全都愣了,谁都看出来了,张大官人这是要挑事儿,他要借着这件事掀起风浪,如果说有关系的那也是人家牛文强,啥事儿?说话间他已经拨通了电话号码,这电话直接打110的:“金凯越玉兰厅有客人要强奸服务员!”
在李长宇的理解,和_图_书张扬嘴里的上面指的就是省委书记顾允知,张扬和顾家的关系在李长宇的眼中变得越来越神秘,这让李长宇对张扬开始有了一些距离感,同时也生出些许的失落感,昔日那个需要依仗他在仕途上行走的毛头小伙子,现在已经找到了新的靠山,也就是说自己对张扬的利用价值已经开始减少,李长宇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张扬视为自己的子侄,视为自己的学生,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让他看到张扬的每一次进步都感到欣慰。想到张扬的成长,李长宇开始意识到张扬应该还有其它的目的,难道张扬是想敲山震虎,通过敲打杨守义,把上次对付他的幕后人物给逼出来?他越想这种可能性越大,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张扬,政坛上树敌不可过多,否则不但敌人痛恨你,连朋友也会对你产生警惕之心,你喜欢冒险,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喜欢冒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事准则,你不可以勉强别人。”李长宇说的是自己,却让张扬想起了身边的牛文强和姜亮。
张扬转向小丽道:“小丽,你别怕,我已经报警了,他们刚才是不是想强奸你?”
“我就不信你不在金凯越,我现在正往那儿去的路上,你给我听着,马上把张扬给我劝住,如果今晚这事儿要闹大了,你明天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杨志成当着这么多人被他骂,也怒了,在他心底深处是看不起牛文强这个商人的,事实上在春阳县城内根本没有他能够看起的人,他站起身指着牛文强的鼻子道:“牛文强,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张扬并不否认,他点了点头道:“我和顾明健是哥儿们,通过他才和顾书记一家熟悉了一些。”他的语气显得轻描淡写,但是每个人的内心中已经开始肃然起敬,和省委书记的儿子是哥儿们,也就是说张扬和顾明健已经处到了他们这种感情,他和顾佳彤又是合作伙伴,这证明他和顾家的关系已经是相当的密切。
牛文强的出现让所有人吃了一惊,杨志成并没有看到他身后的张扬,笑道:“牛哥,没事儿,我们玩呢!”
张扬的本意的确是通过敲打杨守义引出那只幕后黑手,可是李长宇对他的适时提醒让他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不可以采用过激的手段,敲打杨守义,出一口恶气,但是决不能穷追猛打,张扬点了点头道:“明白!”至少李长宇已经明确表态,这次要帮助他对付杨守义。
姜亮也是当时事件的亲历者之一,他笑道:“这种事情是免不了的,来,别让这小子坏了咱们喝酒的心情,哥几个咱们喝咱们的。”
杨志成一伙人悟出发点什么了,敢情这小服务员跟牛文强有一腿啊,这次的确理亏了,白吃人家的饭,还想白玩人家的女人,搁谁也不愿意啊。
姜亮和牛文强对望了一眼,从张扬不容置疑的表情上他们都意识到,这厮这次是决心搞事,他要扬眉吐气,他要把前阵子的郁闷之气全部吐出来。牛文强很无辜,目光中多了几分小女人似的幽怨,这件事搞下去,他肯定要成为受害者,张扬借题发挥,而他恰恰是那个题目,风波过去之后,杨守义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个帮凶。
张扬却把李长宇的话理解为一种默许,他笑眯眯道:“您说这件事儿,我要不要往上面反映反映?”
李长宇考虑了一下,这件事的确是杨志成捅了漏子,张扬看到机会,想要把握机会,可是应该没有想好这件事最后要发展到哪一步,否则他也不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他是想问问自己的意思,他是在向自己求教。想透了这一层,李长宇低声道:“把握分寸,适可而止!”他的意思是让张扬可以闹,但是不要追究www.hetushu.com到底,不依不饶,达到敲打杨守义的目的就行了。
杨志成因为上次的事情本来对张扬就忌惮的很,现在遇到他,被他打耳光之后竟然连反抗都不敢,想起宋大明被张扬折断两根手指,他到现在心里仍然在打怵,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快离开这里。老子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你吗?
牛文强原本不想闹大,可听到小丽这么说火腾的一下又窜了上来,没等他说话呢,张扬已经冲了出去,扬手就给了杨志成一个响亮的耳光:“我操你妈,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哥儿们的女人你也敢碰!”这厮已经把小丽定位为牛文强的女人,他现在是为牛文强出头,这人情他是强买强卖了!
邵卫江一听就知道这厮在装蒜,大声骂道:“你不想干了?跟我玩太极推手?”
“少他跟我胡扯八道,压根就没那么严重!”
李长宇听说这件事之后也是一阵错愕,他想不到张扬刚刚回到春阳就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了县委书记杨守义,这厮的报复心理也太强烈了一点,不过转念一想,张扬和杨守义之间的矛盾早已不可调和,这次他前往驻京办,抛开幕后指使者不言,事情的直接执行者就是杨守义,张扬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忍耐之中,以这厮的性情早晚都会爆发,今天被他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他没理由放过。
牛文强也不是个缩头乌龟,这事儿他的确不能忍,可还是有些不甘心被张扬这么利用。
小丽对张扬缺乏了解,只是知道牛文强很推崇他,他是从北京来的,又看到张扬出手就给了杨志成两个耳光,气势上已经完全把对方压制住了,她认为张扬很厉害。
邵卫江口中的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张扬,今晚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张扬的身上,如果他不答应罢手,这件事就会继续闹下去,只有他同意结束,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姜亮苦笑道:“你不觉着这事儿有点牵强?谁都知道你跟杨书记不和,你这么搞根本就是把刚刚缓和的矛盾闹得再度尖锐起来,你刚到驻京办,这就跟他发生冲突,好像不太好吧。”
邵卫江搞清挑事的人是张扬后,就感到很棘手,姑且不论张扬和杨守义之间众所周知的矛盾,单单是这厮背后的力量,就让邵卫江城疼不已,上次杨守义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去搞张扬,最后还不是雷声大雨点小,搞得和县长秦清翻脸,搞到最后连市委书记洪伟基都出来说话,张扬还不是潇洒的去了北京,在邵卫江的眼力,张扬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却已经有了和县委书记杨守义叫板的实力。
李长宇停顿了一下道:“这件事我会让江城领导层知道,我希望到此为止,杨守义的麻烦让他自己收拾,你不要牵涉太多的人进来。”李长宇很少把话说得那么明。
牛文强有些无奈道:“杨大衙内,麻痹的,从十一到现在隔三岔五的带着那帮狐朋狗友来吃饭,一个子儿没给我,把我这儿当成老饭店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我就是要杨志成难堪,人家小丽已经咬死口了,说杨志成想强奸她,就算是没成,那也是未遂。”
张扬皱了皱眉头:“杨志成?”
姜亮很快就接到了县局局长邵卫江的电话,他看着电话号码,感觉这手机突然变成了手雷,恨不能马上把手机扔出去,过了好半天,那手机还在倔强的响着,他只能拿起了电话:“邵局,我睡了,找我有任务?”
姜亮毕竟头脑清醒一些,他看到张扬敢于向县委书记挑事,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低声道:“你也别掖着藏着了,有什么打算自己说!”
姜亮将邵卫江的意思转达给了张扬,他和张扬用不着太m.hetushu.com多的避讳,直接了当的问道:“张扬,你打算搞到什么地步收手?”
姜亮和杜宇峰都是警察系统的,他们本想跟着去,却被张扬制止,这厮不慌不忙道:“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我报警!”
姜亮被训得这个郁闷,他忍不住道:“我说邵局,您觉着这事儿我能扛了吗?张扬什么性子你是知道的,他跟杨书记之间的事,轮不到我管,我也管不了,您要是硬压给我,干脆把我撤了吧!”
赵新伟也端起酒杯道:“在驻京办镀两年金,然后别回春阳了,直接去省城弄个处级干部。”
张扬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你放心,他不敢!”
杨志成一群人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慌张,毕竟他们只是摸了小丽,没干啥实质上的事情,就算警察来了也没什么好怕,退一万步,还有老爷子给撑腰呢。
李长宇这才意识到这厮是想把影响做大,要借着这件事把杨守义弄得焦头烂额,他陷入沉思之中。
“还有我妹妹最近腿疼得厉害,你要帮她复诊一下。”
赵东亮看出其中的苗头不太对,回避到外面的房间内,姜亮反手掩上房门,牛文强一下蹦了起来,他一口气一直憋到现在,恨不能狠狠咬上张扬两口才能解恨:“我靠,张扬,不带这么坑人的!”
杨志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
张扬道:“邵卫江局长过来处理这件事了,您说我要不要给上面吹吹风啊!”
姜亮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是不想掺和的,邵局打电话了,这是我辖区,你闹这么一出等于把我也给坑进来了。”
小丽录口供的时候,张扬和牛文强也在做笔录,牛文强是彻彻底底被张扬给祸害了,这厮已经接受了现实,把对张扬的怨气也都倾泻在杨志成的身上,赵东亮从目前掌握的证据看出这事儿麻烦了,现在他们正在把杨志成往未遂上推啊,别人倒还罢了,这杨志成是县委书记的儿子啊,赵东亮很理智的选择了拖延,在警务系统混的时间越久,越懂得拖延的重要。在不清楚双方实力强弱的前提下,只能利用拖延来看清楚形势,这样的事情赵东亮不是第一次见到,单单是发生在张扬和杨志成之间的冲突已经是第二次,第一次不了了之,他相信第二次也会是这样的结果。姜亮终于出现了,赵东亮看到姜亮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黑锅有人帮忙背了。
邵卫江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今晚还是暂时不露面,他又给姜亮打了一个电话,姜亮把情况简略的向他汇报了一下,邵卫江低声道:“先把杨志成那帮人带回去,你……你问问他到底想怎么做?”
张扬一脸没心没肺的笑:“我坑你了?人家就差点没把你女人给现场正法了,牛哥,你真能忍!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你也愿意戴?”
所有人都羡慕张扬的好命,王博雄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前阵子顾允知的子女来清台山游玩的事情虽然十分隐秘,可是还是让他听到了些许的风声,他毕竟在黑山子乡工作了多年,群众基础还是相当深厚的。借着酒意,王博雄提起了这件事。
张扬已经挂上了电话,笑道:“谁惹牛哥生气啊?告诉我,我帮你灭了他!”
张扬却丝毫没有给姜亮面子的意思:“姜大队,今儿你值班啊?这案子你负责?”
不过姜亮才没那么傻,他向赵东亮笑了笑:“小赵,我想和张主任单独谈谈!”
“好,佳彤姐,最迟后天我会去东江!”
服务员走后,牛文强忍不住骂了一句:“麻痹的!”
张扬和姜亮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安慰小丽道:“不用怕,回头警察问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们共产党人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hetushu.com个坏人!”小丽充满勇气的点了点头,居然还知道问一句:“牛哥,我就照实说了!”
然而张扬今天已经抱定了主意,老子今天就是要拿你出口气,我就是要恶心一下杨守义。你给我搞莫须有,老子就给你来个株连九族,父债子偿。话说那啥……杨志成这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时候一名服务生敲门走了进来,来到牛文强身边小声耳语了几句,牛文强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他吃什么给他上,签个字让他走!”
张扬冷笑道:“我去驻京办的原因就是他,他把我搞得背井离乡,老子怎么都要恶心恶心他!”
姜亮和杜宇峰对望一眼,两人只能保持沉默,这厮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敢这样报警,张扬这边挂上电话,牛文强已经冲了出去,他站起身紧跟着牛文强走出去了,其它人都面面相觑的坐在包间内,这事儿他们的确没法管,连插手都不能插手。
“张扬,我到东江了!”顾佳彤是和张扬一天离开北京的,不过目的的不同。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你办完春阳的事情先不要急着返回北京,来东江一趟,我带你去考察几家酒店,争取把酒店定位的事情确定下来。”
李长宇挂上电话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邵卫江都没有清醒过来,这事儿传的真快,这边发生那边就传到了市里,不用问一定是张扬传给李长宇,李长宇再传给市里其它的领导,杨守义想要把这件事摁住的愿望肯定是破灭了。邵卫江在体制内打拼已经多年,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张扬是在借着这件事报复前一阵子杨守义对他的打压,李长宇的这个电话无疑是在表明,他会旗帜鲜明的站在张扬这一边,他要支持张扬,事情已经明朗了,邵卫江懂得,现在这件事真正的交锋应该在杨守义和张扬之间,张扬有了李长宇的支持,就意味着他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牛文强很悲哀,也很无辜,他对小丽可没有认真到这份儿上,可是他知道张扬摆明了今儿要利用自己,这要借题发挥,麻痹的,不带这么坑自己的人的。可无论他情不情愿,现在已经被张扬绑架进来了,他必须得有个态度,牛文强很快就想明白了,今天这事儿肯定要闹开了,想两边都不得罪那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边是县委书记杨守义,一边是小小的副科级,春阳驻京班主任张扬,不过今天张扬打着为自己出头的旗号,他是自己的哥们,事情又出在自己的地盘上,于情于理自己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牛文强权衡了一下利弊,他想到了最坏的一步,假如不能妥协的话,只能站在张扬的一边,不知为什么,他对张扬充满了信心,这不仅仅知道了张扬和顾家的关系,而是因为在他眼中这厮几乎是无所不能。
张扬微笑道:“我要杨守义当面向我道歉!”
张扬端起酒杯道:“哥几个别拿我逗乐了,我现在才不过是个副科,现在想得就是把副科给扶正了,那啥……哥几个有啥了不起的政绩的时候,别忘了算我一份。”
小丽根本没有考虑到这背后错综复杂的方方面面,现在想得只是在牛文强面前撇清自己,她含着泪楚楚可怜的点了点头:“他还摸我胸,摸我下面……”
张扬悄声无息的从后面冒了出来,挡住他们的去路,冷笑道:“你胆子真大,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妇女!”他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震住了,牛文强愣了,他刚才只是生气,可并没有把这事儿闹大的打算,杨志成愣了,他们只是跟个小服务员玩玩,也没当真想人家。张扬这顶帽子给他们扣得不可谓不大,未遂那也是触犯刑法的,杨志成叫嚣道:“你别胡说!”
牛文强这次是真火了,咬牙切齿骂道:“玩你麻痹和_图_书!”当着张扬的面,这张脸必须得要。
牛文强翻着白眼,只差没被他气得闭过气去,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茶水每杯二十!”
牛文强心里的这个郁闷啊,可在张扬的逼视下,不得不鲜明的表示自己的立场:“有啥说啥呗!”有了牛文强的这句话,小丽更有了主心骨,这妮子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不少年,对于眼色还是能看得懂得,张扬和牛文强的态度让她以为,这件事不会这么和杨志成算了,而且她最近和牛文强正打得火热,把自己看成牛文强的女人,换成谁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受气不是?
王博雄笑道:“你们当处级干部那么好弄,不过我看张扬应该没啥问题。”
姜亮环视三人,从嘴唇中蹦出三个字:“没义气!”
说话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张扬看到号码是顾佳彤的电话,接通电话笑道:“佳彤姐,有事吗?”
邵卫江把话说到这份上,姜亮也只能硬着头皮冲锋了,同屋避难的三个哥们满脸同情的看着他,杜宇峰道:“哥儿们,这你辖区,你躲不了!”赵新伟道:“公安系统事儿真多!”王博雄道:“实在劝不了就别勉强!”
牛文强忍不住道:“你是个副科,人家是县委书记,你凭什么恶心人家?”
牛文强这才想起张扬过去和杨志成的那段恩怨,看到这厮双目中的寒光,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妙,张扬和县委书记杨守义之间现在已经是水火不容,他该不会父债子偿,把这笔帐算在杨志成的身上吧。
李长宇的话很简单:“杨志成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市里,影响很不好,让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很难堪,现在不是封建社会,没有什么衙内作风,欺男霸女的恶行决不允许存在……”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件事一定要秉公处理,希望你能够尽快给市里一个明确而公正的结果。”
外面响起了警笛声,牛文强不觉皱了皱眉头,今天这事儿是盖不住了,不知道张扬想弄到什么地步收手。
姜亮端起酒杯道:“驻京办那地方是个肥缺,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在那儿一人说了算,比春阳要逍遥自在多了。”
大家笑着干了这一辈,王博雄道:“说起政绩,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最近清台山的旅游开发项目好像暂停了,听说资金不到位,连道路铺设都停工了,现在弄得黑山子参与工程的老百姓民怨极大,张扬,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张扬摇了摇头,他也是从李长宇处听说这件事的,可是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自从他离开招商办后,和安家的联系就少了许多,其中的内情自然不清楚。
张扬笑眯眯在椅子上坐了,端起一杯茶逍遥自得的品了起来。
王博雄对张扬前一阵的困境极为清楚,春阳官场中无人不知道是县委书记杨守义在针对张扬,而秦清和杨守义为了这件事翻脸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至于张扬最后被放到驻京办,被视为双方势力角逐最后相互妥协的结果,以张扬现在的身份而言,没有人会把这种放逐视为他的失败,但是张扬心里始终还是窝着一口气。
带队的是赵东亮,出警的这帮人都认识张扬,也都认识杨志成,牛文强更是他们辖区内地风云人物,原本姜亮是负责这片儿的,这厮知道今天张扬故意挑事儿,再加上不是他当值,干脆躲在四海厅内当缩头乌龟,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这件事情真帮不了忙,赵新伟、杜宇峰、王博雄三个也都一声不吭的喝着闷酒,一个个心事重重,谁知道这么寸,竟然在这地方遇到了杨志成,而杨志成那个不争气的小子偏偏给了张扬一个借题发挥的理由。
姜亮马上听出这厮在威胁自己,差点没被他给气翻过去,怎么也是哥们,你一点面子都不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