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章 对不起

杨守义接到杨守成的电话后,很低沉的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他又摸出一支烟,还没等他把香烟点上,他老婆已经心急火燎的闯了进来,妇道人家遇到事情总是无法保持镇定,她头发有些蓬乱双眼有些发红,冲上来就把杨守义的香烟夺了下来:“抽,抽,抽死你!儿子都被人送到公安局了,都说他是未遂,要判刑的,你这个当爹的怎么回事儿?你到底还管不管他?”
等到杨守成开动汽车之后,杨守义方才道:“明天你带着志成去给那个女人道歉,顺便送两万块过去。”
杨守成赶到金凯越的时候才是晚上十点,杨志成那帮人都已经被警察带走,张扬在牛文强的办公室喝茶,牛文强也没有走,正安排这帮损友去歌厅唱歌的事情呢,他也没存什么好心,你张扬不是把我拉进来了吗?今晚吃饭的你们一个都跑不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让你们都下来陪我。
距离十点十八分还有十五分钟左右,各路嘉宾已经纷纷到达,公安局长邵卫江送上了两株发财树,乐呵呵来到林秀面前:“弟妹,国忠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杨守成怔怔的看着张扬,这厮难道还不满足?是不是嫌钱少啊?他沉吟了片刻,忍痛道:“我再加三万!”
牛文强其实也明白张扬在整件事中吃定了杨守义父子,可是他还是不想过多的卷入他们的矛盾之中,低声道:“哥儿们,以后别拉我掺和了,我胆子小,这事儿我也掺和不起。”
张扬再次打断杨守义的话:“杨书记,有件事我想问你,查我的经济问题,把我从妇幼保健院踢出来,停我的职,究竟是你的主意还是别人的主意?”
小丽在张扬的授意下被严密保护起来,所谓保护,也就是一种监管,现在他对付杨守义的关键就在于这个女人,小丽的证供极其重要,这种女人并不可信,金钱和权势都可能轻易改变她的口供,所以张扬把坚定她信心的任务交给了牛文强,要让小丽死死咬住杨志成,要让杨守义父子如坐针毡。
杨守成和张扬之间早已是无话不谈,当然这种无话不谈都是建立在一方强势的基础上,他拿出一个黑皮包放在张扬面前,里面装着五万块,这是他惯用的解决办法,张扬找他大哥的麻烦无非是为了出气,希望能够用金钱摆平。不过杨守成也意识到这次张扬来者不善,未必能够这么容易解决问题。
杨守成最怕的就是张扬,可是他害怕归害怕,却又不能躲着不见,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早就劝过大哥不要跟张扬作对,可大哥偏偏就是不听,这下可好,把麻烦惹到自己身上来了。
杨守成知道再谈下去也是白费力气,他向张扬告辞后,马上给大哥杨守义打了个电话。
张扬冷冷看着他,他当然不会相信杨守义的话,如果单单是杨守义针对自己,李长宇就能够将这件事轻易化解,根本不用闹到要顾佳彤出面,给江城市领导施压的地步。
短短的路途中,杨守义却想了许多,他和张扬的矛盾是从儿子调戏他妹妹开始的,那次张扬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李长宇在那件事上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后来因为张五楼矿难事件,张扬为了维护秦清而和他的矛盾激化,真正让他们变得水火不容的应该是针对张扬的经济调查,在许常德的授意下,他想把张扬从体制中踢出去,却没有想到张扬的背后有着这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别说是自己,就是许常德出手对付他,也一定会得罪很多人,张扬最后被派往驻京办,表面上看是双方妥协的结果,实际上却是他针对张扬的阴谋彻底流产,从那一刻他就有些醒悟,这厮的能量并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他甚至想过,从此以后再也不找张扬的麻烦,大家相安无事,互不侵犯。
林秀笑道:“邵大哥,他最近工作比较忙,荆山刚刚出了几件大案,什么事情都要他亲力亲为。”谢国忠刚刚升任荆山市公安局局长,林秀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乐观的情绪明显写在了脸上。
牛文强一把和图书抓住她的肩膀把她压在墙上,在她性感的身躯上摩擦着,小丽的脸色变得绯红,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她嘴唇轻启想要等待亲吻的时候,牛文强却用力抓住了她的头发,狠狠盯着她:“你给我听清楚,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跟我玩心眼儿,否则老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林秀不禁皱了皱眉头,张扬在春阳!这家伙既然在春阳为什么到现在都不露面?难道他不知道楚嫣然的心思?难道他不知道投资这个医疗美容中心全都是因为他的缘故?林秀开始为楚嫣然感到不值,正想说话的时候,却见远处又驶来了五辆小轿车,张扬率先从其中一辆车上跳了下来,他的那帮损友也跟着过来,拿着花篮笑逐颜开的来到剪彩现场。
杨守成叔侄俩走后,牛文强忙不迭的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的事儿向张扬说了一遍。
“他答应不管这件事了,你把钱送过去,当着牛文强的面送给那个女人!”
杨守义从那时候就有了放弃和张扬作对的想法,可是仇恨已经种下,想要化解就不会那么简单。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张扬正在借着他儿子的这件事要搞出动静,搞出风雨,他不想低头,可是他已经意识到张扬身边的种种助力,他又不得不低头,这种时候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和张扬对话的人,杨守义想来想去,想到了他的弟弟杨守成,最适合谈判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朋友,一种就是曾经撕破脸皮的敌人,杨守成和张扬之间早已撕破了脸皮,由他去找张扬最合适。
面对两万块的糖衣,小丽差点没尖叫出来,可牛文强想的明明白白,这钱他说什么都不能拿,拿了就得罪了杨书记,张扬虽然保证他不会出事,可毕竟这小子不可能永远呆在春阳,在春阳的一亩三分地,只要杨守义想给自己小鞋穿,自己只怕要寸步难行,所以他表面上让小丽收下,背地里又悄悄把钱还给了杨守成。
张扬低声道:“杨书记知道的,他要是抹不开这张面子,我就陪他继续玩下去,就算你们可以想方设法把杨志成保住,我一样可以让这件事情在春阳传的沸沸扬扬,不仅仅是春阳,江城甚至整个平海,你知道舆论都是站在弱者这一边的,假如我要支持受害者打官司,春阳你们能盖得住,江城你们能盖得住,东江呢?就算法律上你们能够帮他逃脱责任,舆论呢?”
杨守成关切道:“哥,他怎么说?”
杨守义看都不看她一眼,拿起外衣走出了房门。
张扬的可恶之处在于,他似乎没有因为杨守义主动登门而有丝毫放低姿态的意思,他不急不慢的倒茶,却只是给自己倒了一杯,也没有请杨守义坐,也没有打招呼,任由这位春阳县的县委书记站在那里,像小学生见老师那样站在那里。
张扬的信息很快就传到了杨守义那里,杨守义坐在书房内,烟灰缸内已经堆满了烟头,刚才市局已经打来了电话,询问他儿子的事情,随后从邵卫江那里传递来的信息就让整件事变得明朗化,张扬在刻意扩大这件事的影响,这小子要搞得自己焦头烂额,四面楚歌,邵卫江自然也把张扬的目的告诉了杨守义,杨守义很恼火,他认为自己的心胸并不狭窄,甚至以为自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可是让他这个县委书记向自己的下属,一个小小的副科,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道歉,做不到!杨守义狠狠把烟蒂摁灭,假如张扬在这里,他一定会把烟蒂摁在他的脸上。可杨守义明白冲动解决不了问题,他和张扬之间的积怨并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从儿子骚扰他的妹妹开始,他们之间的仇恨便不断涌现,原本他以为可以利用上次的机会,依靠许常德这座大山将张扬打落凡间,永世不得超生,却想不到张扬的身后竟然有着那么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到最后竟然惊动了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这就意味着张扬和省委顾书记家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而后来顾允知的子女来清台山游玩,全都是张扬接待,http://www•hetushu.com更证明了他们的私交非同泛泛。
杨守义冷冷看了兄弟一眼,无法形容他现在心中的郁闷,说开了,他和张扬的矛盾又岂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说开的?不用问,那厮在等着自己向他低头,杨守义用力抽了两口烟,推开车门,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深深吸了一口气,缓步向明珠宾馆走去。
妇幼保健院代院长兼书记赵新红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张扬和严世东斗争的最大受益者就是她,她在妇幼保健院可谓是大权在握,她和丈夫的婚姻也处于破裂的边缘,女人一旦感情上遭遇不幸,就会把最大的精力放在事业上,她就是如此。
杨守义在这厮犀利冷酷的目光下不觉有些心寒,他挤出一个笑容道:“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张扬摇了摇头道:“其实你大哥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要他当面向我道歉!”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杨守义虽然几经努力撇清了儿子在法律上的责任,也得到了张扬不再继续追究的承诺,可是杨志成调戏妇女的事情还是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春阳城,不止是春阳,甚至整个江城的体制系统内都多少听到了一些消息,尽管杨守义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可是满城的风言风语也让他丢尽了面子,第二天一整天他都窝在家里。他知道事情之所以兴起那么大的风波还是张扬的原因,他恨张扬,比过去更恨,可是却失去了跟张扬做对的勇气。
杨守义在张扬的房间内停留了二十分钟左右离开,回到杨守成的皇冠车内,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杨守义一时间愣在那里,他总算明白张扬为什么要让他当面道歉,这厮是要顺着自己这个线索挖出上次事件的幕后指挥,杨守义虽然一直都很恨这厮,可是上次如果不是许常德在背后撑腰,他也不会急于做出那一系列的事情,可杨守义也明白,这厮是今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假如自己把许常德给卖了出来,保不齐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杨守义短暂的考虑之后,已经决定要把这件事隐瞒到底,他想了想道:“上次的事情是我针对你,和其它人没有关系。”
杨守义来到318房间的时候,张扬刚刚泡好了茶,精赤着上身,穿着一条花花绿绿地短裤,在窗前享受着秋日凉爽的夜风,这原本无可厚非,可是在领导面前穿成这样就未免有不敬之嫌。张扬原本就把杨守义放在眼里,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尊敬二字。
杨守成有些郁闷道:“张扬那里已经送过五万了!”
楚嫣然虽然一直都期待着张扬的出现,可是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当张扬真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多日以来心中的郁闷忽然一扫而光,看到这厮阳光灿烂的笑脸,心中的那点儿怨气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扬既然把话说明白了,杨守成就觉着这件事未必没有斡旋的余地,他低声道:“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我大哥过去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那女人方面我会做出赔偿!”
杨守成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对张扬的性情已经有所了解,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他对张扬的惧怕是从第一眼就开始,一直延续至今。张扬的这番话绝不是轻言恐吓,如果他真的这么做,那么这件事还真不能就此作罢。他还想劝说两句,张扬摆了摆手道:“这次想告你侄子的是小丽,我只是个局外人,如果不是看到杨志成太无耻,我也不想插手这件事。”这句话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明眼人谁看不出整件事都是他在借题发挥,想了解这件事唯有在他的身上下手,至于小丽和牛文强根本只是他利用的棋子。
杨志成通过这次教训自然也吃惊不小,什么轻狂的话也不敢说了,老老实实给小丽道歉,给牛文强道歉,牛文强倒是没说什么,小丽不依不饶的骂了几句这才作罢。
杨守义忽然扬起手掌狠狠给了老婆一巴掌,打得他老婆懵在那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坐倒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哀嚎起来和图书
杨守成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转身看了看大哥,他马上就明白了大哥的真正意思,这只是一个形式,以牛文强的胆子,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接下这两万块钱的。
杨守成比杨守义更早接受现实,从张扬那天晚上潜入他家里威胁他的时候,他就把张扬奉为神明,他就压根没有和张扬做对的打算,实力比不过人家,就夹着尾巴做人,经商者很多时候要比其它人更容易接受这个现实。他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大哥,低声道:“哥……其实说开了也没啥……”
张扬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笑容原本很正常,和平时也没有多少的分别,可在杨守义眼中,他的笑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杨守义冷冷道:“把烟给我!”
杨守义道:“他是个不择不扣的灾星,以后我再也不想跟他发生任何的联系。”
张扬呵呵笑道:“千里送玫瑰,礼轻情意重!”
杨守义这会儿已经接到了不少电话,也打了不少的电话,事情已经很明朗了,张扬要借着这件事报复他,杨守义并不怕张扬,可是现在想对付他的并不只是张扬一个单单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已经让他很是头疼,这件事最麻烦的地方在于,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根本不占理,官宦子弟,恃强凌弱,猥亵少女,姑且不论这少女是不是良家的,也不管他到底有没像人家指证的未遂,这件事只要传出去,不用想就知道舆论会倒向哪一边,老百姓的同情心会倾向哪一个杨守义并不担心儿子在局子里会受到委屈,毕竟他也没造成真正的恶果,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县局的那帮人肯定不会委屈了他。不过从邵卫江突然暧昧的态度,杨守义感觉到有一丝不妙,这事情必须尽快解决,夜长梦多,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当官最重要的是名誉,是官声,官当得越大,面子就越重要,他和张扬相比,如同瓷器比之于瓦片,张扬铁了心要跟他碰一次,到最后,倒霉的那个只能是他。
林秀看出了这妮子心事重重,虽然猜到这件事一定和张扬有关,可是却又不方便过问。
“究竟谁在针对我?”张扬的这句话充分表明,他根本不信杨守义的话。
张扬没有说话,仍然静静看着杨守义,杨书记仍然在回避问题的实质,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张扬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杨守义的话:“你儿子的事情该负什么责任,自然有人去管,我没兴趣,杨书记,你今晚来找我恐怕不是要告诉我这件事的吧?”他已经通过杨守成把自己的意思透露了过去,今晚他就是要杨守义向自己低头,让他向自己道歉。
张扬径直朝着楚嫣然走了过去,笑眯眯看着楚嫣然,从楚嫣然的表情上他已经察觉到这丫头肯定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他笑眯眯道:“楚董事长,恭喜开业大吉啊!”右手中忽然神奇的多出了一支玫瑰花。
王博雄那帮人都是人精,除了姜亮是逼不得已不得不入局以外,其它几个虽然不好走,可谁都不愿出面,现在还缩在包间里喝酒呢。装孙子谁不会啊,无非是多喝点酒,咱们留在这里不走已经是够义气了,想把我们拉下水没门!
张扬愣了愣,知道了结果,他却没有马上能够相通,许常德不喜欢自己,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在什么时候得罪的许常德?他在脑海中仔细搜索着,除了左晓晴以外,他甚至想象不出自己和许常德发生联系的任何事情,难道是自己和左晓晴的事情被许常德知道?他越想这种可能性越大,当初在江城党校,左晓晴的母亲蒋心慧就曾经威胁过自己,这个势利的女人极有可能通过许常德向自己施加压力,人很多时候会误入歧途,张扬在这件事上的认识很片面,杨守义也没有说清楚这件事,毕竟许常德和张扬的真正矛盾从没有大肆宣扬过,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海兰。
杨守成看了看牛文强,似乎有所顾忌,牛文强向黑皮包瞄了一眼,估摸出里面大概的数目,淡淡一笑道:“你们聊,我给你们腾空儿!”
杨守义和张扬对望着和图书,过了好久,杨守义方才率先打破沉默道:“小张啊,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激化嘛!”
原本楚嫣然并不想出现在剪彩现场,她短暂的北京之行让她的情绪一直处于消沉和失落之中,她爱张扬,可是她承受不了张扬的多情,她想把整颗心交给张扬,可是这厮却只能给她一部分,楚嫣然前来春阳也是在出发的最后一刻才决定的,路程之中她始终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
杨守成脸色很难堪,可是他没有生气,因为他不敢,他亲眼见识过张扬太多的神通,只要张扬愿意,他随时都能把自己的性命拿走,面对一个可以掌控自己生死的人,他又怎么敢动气?杨守成忍气吞声道:“我侄子的手脚的确不干净,可是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件事能不能放手?”
楚嫣然没想到他来了这么一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给自己献花,一颗芳心又是喜悦又是害羞,俏脸蒙上一层诱人的红晕,抿了抿嘴唇,还是接过了扬手中的玫瑰花,轻声嗔道:“你真小气,人家送花篮,你只送一支!”
“我就是不给,你一个县委书记连自己儿子都照顾不了,你丢不丢人……”
十月十八号这一天,春阳医疗美容中心开业是春阳的大事件之一,开业当日,装修一新的美容中心披红挂彩,前来参加剪彩的嘉宾一个个精神抖擞喜气洋洋。妇幼保健院方面的代表赵新红主持了这次的剪彩仪式,当天前来参加剪彩的还有春阳县副县长徐兆斌春阳县卫生局局长高占远春阳县公安局局长邵卫江,邵卫江是冲着出资方的面子来得,出资方代表林秀和楚嫣然也在剪彩仪式前到达。
张扬看都不看皮包,微笑道:“杨书记让你来的?”
杨守义第一次有种被人逼入穷巷的感觉,一个他的下属,一个小小的副科竟然给他这么大的威压,让他紧张的就快透不过气来,他有种转移压力的迫切需要,他终于道:“许书记不喜欢你……”虽然许常德已经升任省长,可是他还是习惯的称他为许书记。
杨守义习惯性的摸出香烟点上,抽烟可以让他稳定情绪,调整节奏,弥漫的烟雾可以笼罩他真实的表情,他低声道:“今晚的情况我弄清楚了,的确是志成的不对,我打算让他给人家道歉,赔偿精神损失……”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指了指对面的单人床,示意杨守义坐下。杨守义却仍然没有坐下的意思,他想要一种俯视张扬的感觉,可是无论他处在怎样的位置,怎样的高度,总也找不到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他明白,在心理上张扬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牛文强走后,杨守成这才舒了一口气道:“张扬,这件事能不能这样算了,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张扬听说他把那两万又还了回去,忍不住骂了一句:“就知道你没出息,人家送上门的钱你也不敢收!本来想给你个安慰奖,你不要那就算了。”
杨守成却不这么想,张扬知道很多事情的内幕,直到现在,他手里还握着矿难事件的一些证据,只是没有揭开这件事罢了,每次张扬想要用钱的时候,都会敲打他一下,对他而言,张扬意味着一个无穷无尽的噩梦,可偏偏他又没有办法从噩梦之中解脱出来。
邵卫江当然知道谢国忠升官的事情,他很羡慕这位小老弟,年龄比自己小,仕途却比自己顺利的多,自己眼看五十岁的人了,还在一个小县城窝着,到现在只是个副处级干部,人家转眼间已经是地级市的公安局长了,听说极有可能进入市委常委,看来这官场上年龄和资历是最没用的。
邵卫江微微一怔,他随即想起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关系似乎不错,林秀之所以问起他应该是这个原因,邵卫江道:“他人在春阳啊,怎么你不知道?”
牛文强一脑门子的心事,听到这话就不由得火大:“好你个头,不是因为你,这事儿能弄这么麻烦吗?”
“放屁!”小丽柳眉倒竖骂道。
张扬当晚入住在明珠宾馆,这厮并没有跟随牛文强那帮人去歌厅发泄,一来他不喜欢那种嘈杂的氛围hetushu.com,二来他不想听到那伙损友的抱怨,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要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县委书记杨守义,他相信杨守义一定会来,假如杨书记不想事情闹大,就必须要向自己低头。人生之中,机会总是无所不在,而且往往就在你不经意中到来,张扬这次返回春阳原本没有打算找杨守义的晦气,可是偏偏他的儿子就给自己送了个这么好的机会,机会摆在眼前,岂能浪费,否则不是辜负了老天爷的安排?
现在看来那种念头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他想放下恩怨,可张大官人不给他这个机会,人家咽不下这口气。
张扬笑眯眯看着杨守成:“金钱不是万能的!”
牛文强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女人并不是只有波大,她的身上居然也有智慧的闪光点,重新打量了一番小丽道:“其实他喜欢你,比我还他喜欢你!”
张扬眼皮都没有翻一下:“你有面子吗?”
“可我总觉着这件事并不是因为我啊?人家摸我,你激动你生气还算有理由,可碍他张扬什么事了?他怎么比你还要激动呢?”
杨守义内心中把张扬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表面上还装出凝重而诚恳的样子:“小张啊,过去我的确有许多对不起你的地方,可咱们毕竟都是为了革命工作不是?发生一些小的摩擦是难免的,希望我们以后能够抛弃这些不快,相互理解……”
杨守成就像被人抽了一个耳光,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厮真是疯了,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居然要让他的上司,春阳的父母官,县委书记杨守义向他道歉,他也太狂了!
小丽媚眼如丝:“牛哥,你让我做什么……”
杨守义此时的内心在剧烈煎熬着,他又抽了一口烟,目光垂了下去,习惯性的清了清嗓子,终于道:“小张,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所以我过去对你产生了一些偏见,我承认没有调查清楚就很轻率的对一个同志做出了判断,那……”杨守义抬起双眼看着张扬,发现张扬的脸上没有欣喜,没有骄傲,这厮表情漠然道:“你在向我道歉?”
杨守义没有笑,他倒是想笑,可是他笑不出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落在了被动挨打的局面中,他想轻松也轻松不起来。
杨守义坐在他弟弟杨守成的皇冠车里,他的脸色很阴郁,自从坐进车内以后,他一直在抽烟,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李长宇走后,春阳官场上他就成为当之无愧的一把手,可是今天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个一把手干得实在有些憋屈,居然要被下属威胁,居然要被一个小小的副科威胁。
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小丽这种在社会上混迹过一段时间的女人,看事情比同龄的女孩子还要清晰一点,她开始感觉到自己被人利用了,她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棋子,她并不反对成为棋子,不过即使成为棋子,也要有成为棋子的价值,有些话她只能问牛文强:“牛哥,这件事我能有什么好处?”
邵卫江本想给楚嫣然打个招呼,可是看到那丫头心不在焉,神情迷惘,也就断了自讨没趣的念头,林秀低声道:“张扬会不会来?”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公安局那边人家自己会搞定的,小丽那里你给她点钱,让她别闹了,不过心里要是憋屈,这事儿可以散播散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让咱们春阳的老百姓都跟着乐呵乐呵。”
杨守成并没有等到第二天,当晚他把杨志成从公安局中保出来之后,直接带着他去了牛文强的歌厅,牛文强这一夜也是无法入眠,此刻正在歌厅内折腾呢,接到杨守成的电话就带着小丽在办公室内等。他之前已经和张扬通了气,张扬让他把糖衣扒下来,炮弹打回去。
张扬淡淡笑道:“我从没想过要跟你们兄弟俩斗,我跟你哥是同事,都在春阳体制内做官,大家原本应该互相帮助,相安无事,可他三番两次的利用职权打压我,公报私仇,这事儿要是搁你身上你能忍吗?”这厮也算开诚布公,一上来就向杨守成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就是要挑事,就是要借着这件事恶心杨守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