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章 被爱包围

林秀听出了张扬话中的不悦,她的手指沿着茶盏托盘的边缘轻轻滑动,低声道:“老首长对你感觉不错,他从来都不喜欢做那些背后调查人的事情,这些事都是我们做得,上次你遇到麻烦,老首长让我们出面为你解决,无意之中了解到你的一些事……”林秀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了解到你在东江发生的一些事。”
张扬笑了笑,因为海兰不辞而别的事情,他今天的心事很重,距离火车开车还有一个小时,他和林秀就在火车站外的茶社见面。
张扬还想说些什么,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是顾佳彤打来的,海兰从寓所失踪了,只留下一张信纸,信纸上画着一片飘零的落叶。
林秀打心底叹了一口气,没有人比她了解楚嫣然,她才不会相信楚嫣然可以和张扬做朋友,小妮子现在言不由衷,根本是自欺欺人,只怕让她忘记这个小子根本做不到,现在林秀最希望的就是张扬从此能够收心养性,好好对待楚嫣然,如果他再敢胡来,林秀已经做好了要修理他的准备。
“冲动未必是一件坏事,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年轻人来说,一个连冲动都没有的人,绝谈不上什么勇气,没有勇气,任何事都做不成,你虽然级别不高,可是你做了许多官员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你可以说服安老投资,你敢于和县领导抗争,这样的勇气一般人是没有的。”
“你在防着我?”
楚嫣然柳眉倒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骂了一句:“放屁!”
“有吗?”
张扬笑道:“她看好你的项目,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话说回来,人家投资就是看到有钱赚,证明你的项目还是大有前景的。”
楚嫣然微微一怔,她可没有跟他约好,可看到张扬灼热的眼神,一时间内心中变得六神无主,她垂下头去,甚至忘记了戳穿这厮的谎言。
张扬叹了口气道:“林董,你放心吧,我比你更关心嫣然!”这样的情况他曾经遭遇过一次,上次是蒋心慧为了左晓晴找他谈话,这次是林秀为了楚嫣然,同样是奉劝自己收手,可张扬对林秀并没有任何反感,这是因为她们的出发点原本就不同,蒋心慧只是为家族利益和个人利益考虑,根本没有从女儿的感情出发。而林秀却是踏踏实实为楚嫣然考虑,她之所以找张扬谈话,是为了避免楚嫣然受伤。
“别说出来!”楚嫣然轻轻咬了咬下唇,黑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说出来也许我们连朋友也没得做!”
张扬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有!”
张扬来到奔驰车前,轻轻敲了敲车窗,这才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灼热的目光盯住顾佳彤,落在她饱满丰润的嘴唇上。
张扬笑道:“你怎样我都喜欢!”
张扬离开春阳之前抽空和林秀见了一面,林秀找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楚嫣然,处于对楚嫣然的保护,她必须要和张扬坦诚的谈谈。
想起自己初入仕途的情景,张扬不禁也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虽然事情并没有过去太久,可他却已经改变了许多,从一个没有正式编制的乡计生办代主任,摇身一变成为春阳驻京办的主任,跨越也不是一般的大。在他的心底深处,他对权力有种渴望,他想要感受到上位者一呼百应的畅快。
张扬摇了摇头,他对钱财原本看得就不是很重,上次还是楚嫣然点醒他,投资生猪饲养场大有前途,所以他乐得把钱投给郭达亮。
张扬笑道:“林董,您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一直以来都是她欺负我来着。”
“怎么不一样啊?”
张扬笑道:“我可没有这种感觉,可能是我这官儿实在太小,压根就没被别人看在眼里。”
张扬怔了怔。
张扬反正也没啥事,跟着他们一起来到餐车坐了,火车上的饭菜只m.hetushu.com能用粗劣来形容,郭达亮要了四个菜,打开自带的白酒,郭建将事先准备的熏肉腊肠烧鸡打开,倒也算得上丰盛,他们三个边吃边谈。郭达亮把自己前往省城的目的说了,说起这次前往东江农业大学寻求技术支持,还是楚嫣然介绍过去的呢。
楚嫣然轻声道:“你有资格吗?”
张扬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他不觉想起和海兰过去相处的种种情景,海兰答应从此不再离开他视线之外地发誓言仿佛还在耳边回荡,然而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想起那片落叶,张扬忽然想起海兰在春阳寓所的阁楼中也有着同样的一幅画,难道那落叶就预示着她的命运?他不知海兰在逃避什么?逃避的是命运还是自己?难道她真的忘记了过往的一切?
张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楚嫣然今天对自己的语气有些淡漠,淡漠意味着对他的忽视,而他恰恰容忍不了她对自己的忽视,一句话冲口而出:“谁他妈的敢,老子打残他!”
郭达亮笑了起来,他摸出香烟点燃了一支,因为知道张扬不抽烟,他也没有跟张扬客气,郭建拿着老爷子的茶杯去给他泡茶了,让张扬和郭达亮有一个单独交谈的机会。
顾佳彤道:“原本我想把那里搞成地方特色餐饮,可是我了解后发现,平海这么多驻京办,已经搞了不少的酒店餐饮,几乎全都在打地方特色牌,所以我们再跟风,也没有什么意思。”
张扬不禁笑道:“我的意见就这么重要?”
张扬并没有因为林秀的威胁而动气,他低声道:“林董,我明白,你关心嫣然,可是有一点,我想你知道,我从没有欺骗嫣然的意思,我也不想害她,也永远不会害她,至于我的感情,不属于你管辖的范围内,任何人也管不了。”
张扬点了点头:“一个朋友失踪了!”
楚嫣然嘴上还很硬:“我才不理他呢!”
“你那素质?”顾佳彤嗤之以鼻,她不想在车站做过多的停留,启动了引擎。
楚嫣然看到不停有人找张扬说话,就撇开他来到林秀身边,林秀留意到小妮子脸上的红晕仍然没有褪去,体会到她心中的窃喜,忍不住提醒她道:“怎么?人家一支玫瑰花就把你哄成这个样子?”
眼看剪彩时间就要到了,热闹的锣鼓鞭炮声中,林秀、赵新红、徐兆斌三人来到大门前,临时充当礼仪小姐的护士端着三个托盘,里面都放着金色的剪子。
张扬咧开嘴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别低估了我们国家干部的素质!”
郭达亮低声道:“张扬,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感到你不同寻常,我还记得,当初你刚到黑山子乡就和冲击乡政府的四十三名下清河村民大打出手,你一个人把他们全都给打了,当时留给我们整个乡政府的印象实在太震撼了。”
“为什么不吃?”看到楚嫣然情绪不高,张扬终忍不住要问。
郭达亮道:“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旅游开发搞好了,道路就搞好了,交通便利,我们运输就方便了许多,还有前来的游人多了,无形中就会起到宣传的作用,我们可以省上一大笔的广告费。”
林秀看到楚嫣然的神态,心中唯有感叹一声,真是冤孽,看来嫣然是被这厮用情丝牢牢缚住了。
“我对你一直都真诚,真诚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林秀怒道:“你这根本就是不负责任,我实在不明白,一颗心怎么可以分成这么多份,如果你不爱嫣然,就不要伤害她!”
郭达亮笑着点头道:“我真是没想到,楚小姐对饲料厂的信心比我还要大。”
林秀道:“因为嫣然的事情,我们对你多少做过一些了解。”
“你觉着我在防着你什么?”
耿秀菊也见过楚嫣然多次,在她看来张扬和楚嫣然还是十hetushu.com分般配的,她也是个极有眼色的人物,并没有多做打扰,象征性的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去,这边刚走,于秋玲又走了过来,虽然是昨晚才发生的事情,可是张扬和县委书记杨守义的这场冲突已经在体制内传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杨书记在小张主任的手下吃了瘪,这在春阳官场中可谓是不小的震动,张扬虽然只是一个副科,可在多数人的眼中他已经拥有了和杨守义这个县委书记抗衡的实力。
张扬倒也表现得老老实实,把背包扔到后座上,调整了一下座椅,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道:“佳彤姐,你让我来东江考察,我对经营那一套也不在行,还是你做主吧!”
林秀已经缓步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张扬,没好气道:“张扬,又来哄骗我们家嫣然,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张扬不无嘲讽道:“楚司令戎马一生,带过的兵要以百万计,平海北原哪里都有他的老部下,想查查我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张扬坦诚的态度让林秀对他不觉又生出几分好感,平心而论,林秀还是很欣赏张扬这个年轻人的,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寻常人没有的劲头,桀骜不驯,卓尔不群,在任何人面前,他都能够昂起那颗头颅,永不服输的男子总是容易获得女人的好感,林秀道:“张扬,也许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以后,感情不是儿戏,不可以随便挥霍。”
张扬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没有和安老联系,的确不清楚清台山旅游开发的具体进展,他耐着性子听完于秋玲的抱怨,答应有机会打电话问问,心中却想,自己只不过是个驻京办主任,这事儿不归他管,可安老做事也不像是有始无终的人,为什么会在合作初期就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呢,难道他病得真的很重?
顾佳彤道:“咱们去的这一家叫水上人家,是东江老字号的鱼馆之一,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对了,着重看看他们的装修风格,如果你觉着还过得去,我就把他们的经营模式照搬过去。”
张扬和郭达亮父子道别后,来到停车场,远远看到顾佳彤的那辆黑色奔驰,唇角不禁浮现出一丝会心的笑意,顾佳彤透过去窗看着他,不过分别几天,内心中的思念却极其的强烈,知道张扬会在今天来到东江,她提前一小时就已经来到这里等待,她发现自己就像个痴情的小女孩,在和张扬发生亲密接触之后,那份感情非但没有转淡,反而变得越来越浓烈,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可是真正陷入感情漩涡之后,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很小女人,也身不由己,也许是因为她过去从未爱过,对张扬的这份爱根本就是她的初恋。
张扬端起酒杯,这厮原本是想弄瓶红酒和楚嫣然小资一下的,可楚嫣然并不响应,于是乎只能弄了瓶二锅头,自斟自饮,话说这酒的确很一般,不过感觉上很爷们,对他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喝啥酒其实相差不大,千杯不醉也是一种悲哀。
张扬笑道:“安老投资旅游跟你们的生猪养殖关系不大。”
楚嫣然的眼波在他脸上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道:“我有的是人喜欢,不差你一个。”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他送你玫瑰花?”林秀看了看楚嫣然手中的玫瑰,忍不住道:“就一枝?这小子也太抠门了!”
郭达亮道:“红旗小学的失火事件是一个转折点,开始的时候,我本以为胡爱民下台能够成就我,可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我只是一个让人耻笑的过客,而于秋玲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当时郭达亮因为受不了刺激,一度精神失常,可是风雨过后,再回首往事,已经可以抱着平常的心态。他顿了顿又道:“你www.hetushu.com比我更适合从政,你的心理素质很强,假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你一定会没事,而我却承受不了。”
楚嫣然轻声道:“相聚分离原本就是人世间最平常的事情。”她端起面前的果汁,主动和张扬碰了碰杯子:“为你接风,也是为你送行!”小妮子的话语中竟然透出几分大彻大悟的味道。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夹起一片草莓吃了,小声道:“吃多了会胖!”这是张扬在北京说过的话。
“张扬?”一个惊喜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惊醒了沉醉在乐曲声中的张扬,张扬睁开双眼,却看到郭达亮满脸笑容的站在他的面前,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是郭达亮的儿子郭建,两人这次是前往东江农业大学请教饲料配方的事情,想不到在这儿会和张扬相遇。
郭达亮对张扬的看法表示认同:“张扬说得对,我看安老一定是因为生病才耽搁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张扬乐呵呵凑了过来,叫了声林董,却没从林秀那里得到什么好脸色,林秀对楚嫣然有种母性的呵护,这段时间她看到楚嫣然因为这小子的事情终日愁上眉头,连带着对张扬就有了成见,在她看来,楚嫣然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孩儿,无论身世样貌,哪一样不超出张扬许多倍,可这小子偏偏整个一没心没肺,无动于衷,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这种场合林秀也不方便说他,轻声道:“中午我们在宴林园定了饭,一起过去吃饭。”
郭达亮道:“这次饲料厂筹建多亏了你帮忙,如果不是你介绍楚小姐给我认识,我想建成饲料厂不知哪年哪月。”
楚嫣然对张扬的回答并不感冒,有些淡漠的看着他:“虚情假意,我说,你对我就不能真诚点儿?”
“有吗?”
楚嫣然敏锐的察觉到张扬情绪上的变化,小声道:“有事?”
张扬也不禁悠然神往,三十岁以前成为正处,秦清二十七岁就已经是正处了,自己是个大男人,没理由连个女人都比不上,否则岂不是让她看扁了,这段时间自己是在太消沉了,他要进取,他要奋发图强,老子要成为正处,老子也要成为跺跺脚让一方水土动一动的大人物。这次回春阳惩治了杨守义后,张扬一扫这段时间的压抑,对权力的欲望又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升出来。
张扬没有说话,对楚镇南这位老人家他还是相当尊敬的,老爷子性情耿直豪爽,绝不会在他的背后动手脚,林秀这些人就算调查自己也是出于关心楚嫣然的目的,倒也无可厚非。至于东江发生的事情,她所指的应该就是海兰。
虽然分离不过几日,楚嫣然却显得沉默了许多,矜持了许多,张扬点了满满一桌菜,可是楚嫣然却很少动,目光不时望向远方的春水河,似乎在回避着什么。
耿秀菊看到张扬,笑着走了过来,主动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张扬跟她聊了几句,耿秀菊知道他前往了驻京办,自然而然的提起了女儿陈雪,张扬知道她和陈崇山的关系不好,所以并没有把自己见到陈雪的事情跟她说,这也是因为害怕麻烦,上次去找陈雪的经历让他很不痛快,这次他可不想再给她捎什么东西了。
张扬喝了口酒:“丫头,我总觉着这次从北京回来你不一样了。”
张扬笑道:“你打算怎么做?”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和嫣然说好了去知味居吃饭!”
张大官人慢慢放下酒杯,表情显得很复杂:“其实我这次从北京过来,不是为了参加什么剪彩仪式,我就是为了要见你,我想让你知道……”
郭达亮道:“过去在体制中混久了,思想也僵化了,一下来才知道,自己的视野一直都很局限,经商后眼界宽阔了许多。当官的时候,以为只有当大官才能够随心所欲,和_图_书无所不能,才能帮助老百姓谋求更多的福祉,现在做了生意,明白到很多事情未必要当官才可以做,官位越高,受到的制擎越多,做事情越难。”
林秀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张扬的猜测:“你的感情世界很丰富,当然你对感情抱有怎样的态度,那只是你个人的问题,我无权过问,可是涉及到嫣然,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理。”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我跟他没有什么,就是普通朋友!”
张扬大笑起来,想不到郭达亮从代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没多久,这么快就适应了经营者的角色,现在看起来他还干得有模有样。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会记得你的这句话,对了,其实嫣然比你想象的要理智,要清醒,她在和我保持距离,她想要和我做朋友。”张扬唇角泛起的微笑略显苦涩。
张扬抿了抿嘴,这厮敏锐的发现楚嫣然的变化,这丫头比起过去要冷静许多,这冷静让张扬的内心有些躁动,让他发现自己还是很在意楚嫣然的感受,如果他不是在意,他就不会大老远从北京跑过来参加剪彩,他这次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见楚嫣然,而不是为了其它,至于收拾杨守义也只是顺便,无心插柳的结果。楚嫣然的这句话的确让张扬难以回答,他考虑了一会儿,方才厚着脸皮回答道:“爱人!”
郭达亮乐呵呵道:“我们爷俩正准备去餐车吃饭呢,走走,一起过去!”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郭乡长,这么巧啊!”这次回来他并没有去郭达亮的养猪场,不过他和这父子两人都是很熟。
郭达亮道:“地址已经选好了,楚小姐答应投资饲料厂,具体的计划书我已经做好递过去了,对了,你过去借给我的钱,我已经打成了股份,算上利润大概占股百分之三……”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你不急着用钱吧?”
郭达亮道:“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副科了,照这样发展,三十岁以前成为处级干部也有可能,我敢断定,你的前途一定大好。”
顾佳彤似乎意识到他想干什么,轻轻抿了抿嘴唇,垂下睫毛道:“这是外面!注意影响!”
顾佳彤微微一怔,然后小声道:“你对我很重要!”她的这句话颇有些所问非所答。张扬从侧面看着顾佳彤完美的俏脸,心中一时间生出无限感触,以顾佳彤高傲自强的性子,能够对他说出这句话已经很难得,而顾佳彤的身份决定她和自己不可能像别人一样堂堂正正的相爱,至少在眼前的情况下,他们两人只能偷偷摸摸的做一对地下情人,可是顾佳彤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反而对他更好,这种不求回报的感情,让张扬很是感动。
郭达亮点了点头,他对张扬的情况十分清楚,知道张扬应该不会隐瞒自己。一旁郭建道:“如果安老投资的事情真的黄了,对春阳的影响会很大,黑山子乡各村因为清台山的旅游开发都开展了不少的工程,如果旅游不搞了,大家的投资,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也关心这事儿,最近黑山子乡兴起了盖房热,这是为了日后改建旅馆用的,郭建也跟风盖了几间房子,害怕情况有变,投资落空,所以也关心安老投资的事情。
楚嫣然的美眸深处带着淡淡的伤感,她喜欢张扬,可是她害怕受伤,这段时间,张扬的许多事或多或少传入了她的耳中,因为母亲的事情,她对感情产生了惧怕,是张扬让她尝到了爱的滋味,可是楚嫣然追求的是一种完美的感情,其中不可以掺杂一丝一毫的杂质,她想要张扬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可这厮却做不到。
于秋玲过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套近乎,更是为了诉苦,世纪安泰集团的投资清台山,得到利益最多的应该是黑山子乡,黑山子乡的老百姓也因为旅游开发而对未来充满了m.hetushu.com希望,可是安老的投资并没有像预期中那样及时到账,现在黑山子乡开展的许多前期工作已经展开,最近又听说安老生病,身为乡长的于秋玲也开始有些忐忑,她找张扬的目的是想从他嘴里知道一些消息。
林秀叹了口气道:“不是我说你,这小子一看就大大的狡猾,对男人千万不能太好,你越对他好,他越会觉着你不重要,你不理他,他反倒念起你的好处来了。”
张扬笑眯眯道:“听你这么一说,我越来越感觉到县里对我不公平了,像我这么优秀的干部,至少要给我个更大点的官职来干干。”
“你是我什么人?”楚嫣然静静看着他,美眸之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冷静。
张扬和林秀的谈话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结果,这次谈话让他明白了一件事,一直以来楚嫣然都在对他默默付出,小妮子为他做得远比他为她做得要多得多,坐在列车上,望着窗外飞快倒退的景物,张扬产生了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他想起了那片落叶,海兰用落叶比喻着她自身的命运,其实他的感情何尝不像那片落叶?飘零在空中,至今不知应该选择归宿何方,张扬疲惫的闭上双眼,车厢内传来齐秦凄冷而略带苍凉的声音:“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张扬道:“安老的病情我不清楚,不过我觉着当初他在清台山投资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绝不是一个草率的决定,而且他和县里签下合约,这种事情不可能轻易反悔,他是一个知名商人,不可能不顾忌自己的信誉。”
伴随着主持人的宣布,三位来自不同地方的代表同时落剪,预示着春阳医疗美容中心从今天开始正式营业。开业当天有酬宾活动的,招待的多数都是春阳官场中有头有脸人物的家属,张扬在其中找到了于秋玲,她的免费体验劵得之于她当副县长的丈夫,还有耿秀菊,她的体验券得自王博雄,自从王博雄离开黑山子乡之后,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冷淡过一阵子,可最近又死灰复燃,重新打得火热一片。
张扬对生意的兴趣并不是太大,聊了两句话题就从饲料厂转开,郭达亮虽然已经从春阳官场中退了出来,可是对新近春阳政坛上发生的事情还是十分了解的,因为身在黑山子乡的缘故,对黑山子的一切更为熟悉一点,他知道张扬的消息比较灵通,小声打听道:“张扬,我听说安老的投资黄了,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
张扬凝望楚嫣然明澈的美眸,他忽然明白她并没有冷落自己,而是比过去更在意自己,可是楚嫣然现在无法接受自己的花心,接受自己种种的感情,所以她理智的选择和自己保持距离。张扬感到一阵歉疚,并不是因为他心里可以同时容纳这么多的女人,而是因为他带给楚嫣然这么多的忧愁和幽怨,他自问无法放弃心中的那几段感情,可是他对楚嫣然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他的感情观和普通人不同。
楚嫣然叹了一口气:“可惜你对每个人都真诚!”
“你对我好像有些生疏了,看我的眼神也没有过去那么痴情,就跟看一陌生人似的!”
听到楚嫣然的名字,张扬心中一暖,他问起饲料厂的筹备情况。
张扬笑道:“我性子冲动,做事情沉不住气,很多人都说我不适合混体制。”
张扬走出东江火车站,就接到了顾佳彤的电话,顾佳彤开着她的奔驰车在车站停车场内等着。
自从回来后,张扬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个传闻,他淡淡笑了笑道:“据我所知安老病了,这可能是投资没有及时落实的原因,我现在在驻京办,跟旅游开发的事情已经没有关系,和安老也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林秀直言不讳道:“张扬,我并不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