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章 兄弟是用来卖的

李长宇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道:“有人举报安家实际上是香港黑帮,多年以来都在经营走私贩毒,所以才能够积累这么多的惊人财富,现在世纪安泰集团表面上看很白,实际上是安家用来洗钱的地方……”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安老在清台山的投资,也被视为洗钱的手段之一……所以……”
何歆颜仿佛觉着烫手似的把名片悄悄扔在了地上。
张扬道:“先稳定一下她的情绪,别弄出人命来!”说话的时候,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张扬看了看号码,走到远处方才接通了电话。
张扬让人添了一套餐具,给王准倒了一杯酒:“王导,有件事我也不瞒你,最近安老在清台山的投资突然停了,搞得人心惶惶的,你们建立的那个外景基地,最近也没有剧组前来拍摄了,是不是安家出了什么问题?”
张德放笑了起来,他比张扬更加了解顾明健,顾明健绝对是那种心慈手软优柔寡断的角色,这充分表现在他在感情的处理上,这厮压根就不是一个逢场作戏玩完就算的浪荡子,他多情,他花心,可是惹了麻烦却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也不是别人能够帮地上忙的。
顾佳彤听完秀眉微颦道:“如果安家有黑社会背景,这件事肯定会很麻烦。有机会我问问我爸,看看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不用担心,你当初只是招商办的副主任,上面有人扛着,签约前又被清出招商办,整件事可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真的出事,追究的也是主要领导人。”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张扬还是被何歆颜的食量吓了一跳,望着她盘中叠得像小山一样的菜肴,张扬忍不住道:“丫头,咱不这么夸张行吗?吃不完那是要浪费的,浪费那是可耻的!”
张扬笑道:“就我这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样子,身边怎么可能少了美女相伴。”
张扬却道:“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你受欢迎!”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让明健到公司帮我,你看看他那个样子,终日游手好闲,只知道跟一帮女孩儿厮混,我都好几天没见他人影了。”
何歆颜眨了眨明澈的大眼睛,指了指小吃摊道:“我给过钱了!”
“想怎么穿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就喜欢穿广告裙,明天我穿嘉士伯过来!”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我对你拍的片子没兴趣!”在张扬的引导下,她已经把王准定位为三极片导演。
顾佳彤美眸之中流露出无限媚色,娇声道:“在东江我是地主,今晚我来招待你!”
张德放望着何歆颜远走的背影不禁笑道:“这妮子倒是很有性格,不过男人最好别碰,碰了就等于惹下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他也有许多事情要做,也向顾明健告辞。
张扬对顾明健还是很关心的。毕竟顾明健曾经帮助过他,而且他和顾佳彤还有那种关系,那啥……说穿了,顾明健是他事实上的小舅子,大家也是亲戚不是,都说帮里不帮亲,可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根本没有几个张大官人对男人多几个红颜知己啥的并没有任何抗拒,不过他认为既然你喜欢人家,对人家做出了这事儿,你就得负责,你就得有担当,这也是他对顾明健颇有微词的地方。
王准脸上表情这个尴尬啊。妈的,咱不带这么糟践人的,我这辈子就拍过两部三极片,你记得倒是清楚,我获金像奖的那片子你怎么不说呢。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卖酒女郎不适合你,别动不动就用酒瓶子砸人!伤着别人没事儿,不小心伤到自己就麻烦了。”
顾佳http://www.hetushu.com彤在十多分钟后抵达了海霸王,张扬刚上车,她就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气,不禁笑道:“怎么?一个人孤单寂寞,所以借酒浇愁?”
顾明健的语气很急:“张扬,你一定得来,你脑子活,赵蕊雯又肯听你的,这次你说什么得帮哥儿们一次!”
王准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张扬抢先道:“风月宝鉴与郎共舞!”
张扬有些不解的看着何歆颜:“干吗这是?你真想把我灌醉啊?”
两人走入大门的时候,却被迎宾小姐拦住,目光怪异的看着何歆颜,的确何歆颜的这身打扮实在是太惹人注目了,凑巧的是海霸王内有嘉士伯有蓝带,就是没有百威,迎宾小姐道:“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许外带酒水!”
“你真是大男子主义,讨厌!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顾佳彤啐道:“我发现你自我感觉真是太好了,让人受不了你!”
王准马上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何歆颜道:“王准!”这厮只说了两个字,这充分证明了他很自信,觉着自己的名气在国内外很大。
张扬笑道:“活在世上,这种事就免不了,我一小小的副科整天都有这么多麻烦的事儿,你这位大董事长肯定比我要辛苦得多。”他轻抚着顾佳彤丝缎般光洁的美背,舌尖着顾佳彤晶莹的耳垂,让她舒服的轻声呻吟起来,张扬想起李长宇交代的事情,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省里应该会知道,于是低声把清台山旅游的事情说了。
张扬答应后马上挂上了电话。
“放心。我胃口特棒!”
顾明健没想到姐姐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整个人吓得霍然站了起来,当他看清顾佳彤身后的张扬,马上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些郁闷的瞪着张扬,心说,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别给我透出去,你小子下午还跟我信发誓旦旦,一转眼功夫就告到了我姐那儿,你太没义气了。顾明健生气归生气,不过顾佳彤知道毕竟比老爷子知道要好得多,他苦着脸道:“姐!”
“喔!啥时候跳一段给我看看?”
何歆颜笑道:“这酒市场价格88,你喝两瓶基本上就够本了!”
“明天吧!老在东江这么呆着也不是事儿,我回北京就跟刘传魁爷俩联系,让刘大柱去北京给我们掌勺!”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我早就劝你悠着点儿,这不,搞出事来了,既然打算跟她分了,就别牵扯不清了。”张德放对顾明健还是相当了解的,知道他是个优柔寡断的性子,否则事情不会处理的一团糟。
张扬看到风波暂时过去,这里也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也跟着告辞离去。
张扬站起身,这时候顾佳彤的电话打来了,张扬让顾佳彤来海霸王门口接他,和何歆颜来到门外,先帮她叫了辆出租,何歆颜钻入汽车,汽车将要开动的时候,她摇下车窗向张扬挥了挥嫩白的手儿。张扬凑了过去,何歆颜把写有自己呼机号码的纸巾递给张扬:“下次来东江呼我!”
顾佳彤怒气冲冲的揪住他的耳朵:“好啊你,明健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都瞒着我,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只可惜何歆颜并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不好意思啊,王导拍过什么电影啊?”
张扬微笑走了过去:“怎么着?吃饭啊?我说你也太不仗义了。咱们勉强也算得上是患难之交了,吃饭也不招呼一声!”他只是故意打趣,没成想人家何歆颜认真了,向小吃摊主道:“师傅,再给下一碗馄饨,给卧俩荷包蛋!”
“好啊!如果有时间我一定www.hetushu•com过来!”张扬这句话充满了敷衍的意思,毕竟他现在身在驻京办,越是过年,驻京办越是繁忙,抽不抽的开身恨难说,再说了他和何歆颜也只不过是泛泛之交,不可能为了她专门跑到东江来。
“有,我特喜欢看你用酒瓶子砸人的场面,要不等会你再给我演练一回?”
张扬瞪大了眼睛,合着这就是对他的最高礼遇了,他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吃那玩意儿,何歆颜,晚上没事吧,我请你喝酒去!”
顾明健实话实说道:“我也不是不喜欢她,就是感觉这么早把自己一辈子交给一个女人,我亏得慌!”
李长宇的声音显得有些慌乱:“张扬,安老那边有没有联系上?”
李长宇道:“尽快搞清楚这件事,想办法和安家联系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投资清台山的款项到底有没有问题?”
等到了海霸王张扬才知道,这里的消费档次还真不低,每位188元,这丫头显然是抱着吃大户的心理跟着来的,望着海霸王门前变幻莫测的霓虹,何歆颜双目发光的感叹道:“来这里吃海鲜是我今年的梦想,原指望年底才能实现,想不到啊,你帮我提前实现了两个月。”
顾佳彤是问他在哪里的,因为晚上她还有业务要谈。没办法和张扬一起吃饭,稍晚再跟他联系。
那胖子这才留意到坐在远处喝酒的张扬,他脸上顿时堆起了笑容,大步走了过去:“小张主任,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想不到在东江也能够遇到你!”
王准脸上是真挂不住了,笑道:“小张主任真是幽默……”
张扬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流氓导演王准,其实人家现在也是正儿八经的名导,两人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张扬和王准握了握手,王准不等张扬邀请就在一旁坐下:“我这次来是应邀成为东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的!”
张扬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会算计的女孩子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那啥……酒能乱性!”他低声提醒道。
张扬已经完全明白了,难怪李长宇会表现出如此的担心,假如安老真的是利用投资清台山旅游洗钱,这件事的后果将极其严重,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就算把招商办副主任那件事算进去,受到的牵连应该不大,可是招商办的所有人员,副市长李长宇代表春阳签约的县长秦清,这上上下下许多人都要因为这件事倒霉,甚至毁去未来的政治前途,首当其冲的应该是李长宇。
挂上电话张扬的心情又沉重了许多,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长宇打这个电话来不仅仅是提醒,更主要的是求援,人在官场上的位置越高,越是害怕失去,李长宇刻苦经营这么多年,才爬到了如今的位置,原本指望着清台山旅游给他书写下彪炳辉煌的政绩,贪欲却为他日后的困境埋下了伏笔。
顾明健愁眉苦脸坐在两张床之间,地上已经散落了一片烟头。
张扬的心不在焉全都被何歆颜看在眼里,她拿起纸巾擦净了嘴唇道:“好饱!喂,咱们走吧!”
何歆颜道:“舞蹈!”
张如萍躲在门口偷闲,看到张扬和顾佳彤过来,一时间吓得六神无主,顾家的几个表兄妹之中,她最怕的就是顾佳彤,觉着这个大表姐平时是最严肃的一个也最不容易接近,顾明健这次惹了这么大的祸端,跟她有着不小的关系,如果不是她从中介绍,顾明健也不会认识她的两个同学,她怯生生叫道:“表姐!”
何歆颜咯咯笑了起来:“有我也不怕。我把你当好人看,你如果对www.hetushu.com我动了坏心眼,我抡起酒瓶就砸过去!”
顾明健这么晚打电话是有原因的,程秀秀不知怎么知道他在医院陪赵蕊雯,于是找了过去,两个女人当面掐了起来,程秀秀一怒之下,竟然现场割脉,现在搞得一团糟,顾明健求张扬过去救火,他也是没有办法才找的张扬,两人在电话里谈着,顾佳彤本来就好奇,支着耳朵听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扬原本想避着她,可现在他们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顾佳彤又八爪鱼似的缠住自己紧紧不放,不让她知道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歆颜就是东江艺术学院的学生,听到王准要成为自己学校的客座教授,也表现出一定的兴趣,轻声道:“你真的是电影导演?”
张扬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本以为是顾佳彤,却想不到打电话过来的是李长宇,张扬起身离开嘈杂的大厅,来到相对僻静的地方,低声道:“喂!”
“你受不了我啊?那你每次还要个没完?”
何歆颜道:“你怎么知道我吃不完?我饿了一天了,再说了,你花了188,我总得把这钱给吃回去,要不咱多吃亏啊!”
“你说的啊!那请我吃肯德基!”
顾佳彤红着脸儿道:“有点正形好不好?”
因为担心顾佳彤心急出错,张扬主动承担了驾驶任务,顾佳彤道:“这个混小子,我早就告诉他不要同时跟几个女孩子纠缠不清,他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出事了!”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想起了张扬,心头一时间恨得痒痒的,伸出手就在张扬的大腿上狠狠拧了一记,疼得张扬惨叫了一声:“我靠,干我屁事啊!”
张扬早已想到了这一层,可是真的要是出了事情,他总不能对李长宇和秦清坐视不理。
张扬和张德放分手之后,准备找一间餐馆随便吃点,然后返回顾佳彤的别墅休息,没走两步,却看到何歆颜正在路边的小吃摊站着,何歆颜也在同时看到了张扬,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张扬笑道:“安语晨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找不到她,安老那里我也联系不上。”
张德放道:“你打算怎么办?”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不明白李长宇为何会对这件事表现出这样的关心,照实说道:“我联系过几次,可始终联系不上,不过我刚刚听说安家好像出了点事情……”
“丫头,那也不能跟自个儿的胃过不去啊!”
张扬愣了愣,然后目光落在何歆颜的广告裙上,忍不住笑了起来,人家这是把何歆颜当成酒水了。
何歆颜去洗手间的时候,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迎了上去:“小姐,你好,我系香港导演,我看你自身条件不错,想找你拍电影……”
王准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总之这次安家好像有些麻烦!”他显然不愿意就此话题继续谈论下去,聊了几句后,起身告辞离去,离去之前仍然向何歆颜道:“小姐,你的条件真的很优秀,只要稍加包装,一定可以成为国际巨星!”
张扬低声道:“明健你打算怎么办?”
何歆颜笑道:“过年吧,新年汇演的时候,你过来给我捧场,我一定跳给你看!”
“靠,我不吃那玩意儿!”
谁招待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给对方满足,能给对方慰藉,狂乱过后,顾佳彤静静躺在张扬的怀中,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柔声道:“有些时候,我忍不住想,做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也很不错,至少不要去考虑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情。”
张扬却因为王准刚才说的事情情绪低沉了许多,他拿起手机http://m.hetushu•com给安语晨打了个电话,对方仍然处于关机状态,张扬开始意识到安家这次的事情可能十分严重,不然安语晨绝不会关机这么多天。
李长宇的声音变得益发低沉:“张扬,清台山的旅游开发恐怕有些麻烦,现在有人把事情捅了上去,如果安家那边有了问题,恐怕牵连会很大。”他的话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相当明确,这件事如果向不好的一面转化,首先牵连的就会是他,当初他在春阳的时候,一力把安老投资春阳的政绩给揽了过来,整个过程中他也表现的最为积极,成为常务副市长,这也是他耀眼的政治资本之一,可是人往往都没有前后眼,谁知道现在一件好事居然向坏事开始转化。
何歆颜吃饭的样子很优雅很文静,不过战斗力也着实惊人,看着她眼前的盘子一个个清空,张扬算是明白了,这丫头一般人还真养不起。
张扬认为李长宇一定还有事情瞒着他,他低声道:“李叔,你到底听说了什么?”
何歆颜的这身装扮还是相当的醒目,从大门走到他们座位的时候,至少有三名顾客向她嚷道:“小姐,来两瓶百威!”她诧异道:“想不到百威啤酒这么受欢迎!”
张扬微笑道:“小别胜新婚,等你过去,我蓄精养锐好好招待你!”
张扬不禁笑道:“瞧你那抠门样,走!我请你吃大餐!”
何歆颜指了指远处的张扬道:“你先去问问我哥!”
张扬想起顾明健现在也是狼狈不堪,不觉哑然失笑,轻声道:“何必让自己这么累啊,一个女人家就算做出再大的事业,最后还不得找个归宿?”
张扬知道顾佳彤有生意要做,再说现在顾明健的事情也不适合让她知道,和顾佳彤聊了两句就挂上了电话。
电话忽然响了,这次是张扬的手机,他拿起电话,看到是顾明健的号,向顾佳彤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顾佳彤也看清是弟弟打来的电话,脸儿不觉红了起来,有种被人撞破的感觉。
何歆颜狡猾一笑:“那就去海霸王吃海鲜自助!”
顾明健一脸忧愁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谁知道她怎么那么麻烦!”开始他认识赵蕊雯的时候,以为赵蕊雯是个放得开的女孩子,想不到相处下来居然闹到了这种地步。
张扬留意到她脸上的倦意:“很累啊?”
事实上顾佳彤对张德放兄妹一直都没有太多的好感,看都不看张如萍一眼,推门就走进了急诊观察室。
张扬弄了一斤精品洋河,何歆颜喝了小二两,其它都进了他的肚子,何歆颜起身取菜地时候,又给他拿来了一瓶。
何歆颜把瓶盖打开,给张扬面前的杯子添满:“我手里有俩酒瓶了,不怕被砸,你只管乱给我看看!”这丫头的彪悍劲和安语晨能有一拼,不过安语晨的彪悍是建立在她实力的基础上,而何歆颜的彪悍是骨子里的。
何歆颜居然少有的表现出一丝顺从:“知道了!”
张扬尴尬的看着顾佳彤,顾佳彤点了点头示意他答应下来。
张扬忽然有种被人当成冤大头的感觉,他还没有说话,何歆颜已经转过脸来,浓妆艳抹仍然没能遮住她古怪精灵的表情:“你对我这么好,该不是对我有啥想法吧?”
女人好像最喜欢说这句话,张扬和顾佳彤感到急诊观察室的时候,程秀秀已经割脉了,幸好割得不深,值班医生已经给缝合好了,现在也躺在观察室里,同一个观察室,同一间病房,一边是赵蕊雯,一边是程秀秀。
王准端起酒杯欲言又止,他想了想方才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去hetushu.com问安老,或者去问安小姐?”
张扬本想劝她装成不知道,可看到顾佳彤心急火燎的样子,知道这件事是彻底瞒不住了,反正顾明健怕的是他老子,顾佳彤这个当姐姐的应该不会出卖弟弟。
王准向张扬露出一丝苦笑,心中却十分的奇怪,怎么全世界的美女都跟这厮有牵扯?
迎宾小姐听得瞠目结舌,脸上仅有的那丝笑容也僵在那里。
“都是你害得!”程秀秀如是说。
王准抿了一口酒终于道:“安家老大安德铭被廉政公署给查了!”
张扬捕捉到顾明健双目深处的忧伤,他意识到顾明健并不是一个洒脱的人,他对赵蕊雯显然还是有感情的,如果他不在乎赵蕊雯的死活,他根本不会过来,其实到现在张扬也没搞清顾明健跟三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根据他的分析,顾明健和张如萍是表兄妹,应该没啥纠葛,不然他和张德放也不能处成这个样子,至于程秀秀和赵蕊雯就难说了。
“都是你害得!”
“可是……”
“都是你害得!”赵蕊雯满怀幽怨说。
“我说你一大董事长也不能把权抓得太紧,该放就放,不可能事必躬亲!”
张扬微微一怔,他对安家的具体情况并不清楚,自然不知道安家还有一个在政府部门公干的儿子。
何歆颜却很认真:“那我就当你已经答应了,做人说话要有诚信啊!”
张扬低声道:“你放心,我尽快搞清这件事。”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谈了一整天的生意,公司最近事儿也特别多,这帮家伙没一个有主心骨的,什么事情都要等着我回去处理。”
张扬苦苦求饶,顾佳彤放开他的耳朵,催促他穿上衣服,两人穿好衣服,顾佳彤一定要跟着张扬前往医院,她刚才已经听到顾明健在白沙区人民医院,就算张扬不让她去,她一样可以找到。
顾明健让他把张如萍叫来陪护,自己先在医院陪着赵蕊雯。
顾明健仍然在瞪着张扬,心中这个怒啊,麻痹的,兄弟是用来出卖的吗?张扬颇为无奈地摊了摊手道:“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张扬还有些不过瘾似的又补充了一句:“国外叫限制级,港台叫三极片!”
赵蕊雯明显对顾明健还是情根深种,顾明健说了两句好话之后,这丫头又柔情脉脉深情款款的对着他了,气得何歆颜忍不住骂她天生贱命,又警告了顾明健两句,她率先离开了医院。
何歆颜横了张扬一眼:“我发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扬打心里不待见王准这家伙的,可王准的出现又让他想起安老的事情,微笑道:“我听说最近安老身体不好,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
何歆颜看出张扬有心事,轻声道:“你有事啊?”
王准道:“龙盛电影公司只是世纪安泰的一个子公司,安老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出来主持董事会了,现在的具体事务都是由安家二公子安德锋主持。”
“我还有点事,估计要晚一周过去,本想跟你一起走的!”顾佳彤有些遗憾的说。
顾佳彤瞪着他,又看了看两个躺在床上的女孩儿,恨恨点了点头道:“你可真有出息!”她把买来的两个果篮分别放在两个女孩床头,弟弟惹了祸,这个当姐姐的必须要帮助他善后。
何歆颜柳眉倒竖,美眸圆睁:“我带酒水了吗?这么大的眼睛是摆设吗?”
张扬摇了摇头:“你也在东江艺术学院?学什么专业啊?”
张扬笑道:“我们是来消费的,你真打算把顾客拒之门外?”一句话提醒了迎宾小姐,她重新浮现出笑容把两人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