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章 风满楼

丘茂成轻声道:“安家最近出了很大的麻烦,你知道吗?”
“他住在那家医院?”
洪伟基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这是小事!中纪委调查组这次前来的重点在调查清台山旅游开发计划,有人举报,安家是利用这次投资洗钱,你最好考虑一下如何说清楚这件事。”
安志远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说话方式,他在心底并没有把张扬看成晚辈,热情的招呼道:“坐!”
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她很关心张扬的状况,张扬虽然从未说过前来香港的目的,可顾佳彤仍然猜到,他前往香港是为了面见安老,为了找出对李长宇和秦清的证据,从此可以看出张扬是个有担当的人,常言道大难临头各自飞,在官场之上明哲保身的更是比比皆是,张扬这种性情尤为难得,也极其少见。顾佳彤并不清楚这厮的来历,张大官人本来就是一个异类。
李长宇有些生硬的笑了笑,他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含在嘴里,洪伟基也拿了一支,帮助李长宇把香烟点燃:“这些照片被递到市纪委,我给压了下来。”这句话分明在告诉李长宇,自己给他了一个很大的人情。
走出机场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雨,张扬在机场外拦了辆的士,用普通话道:“哥儿们,带我去富丽华酒店!”
李长宇是第二天上班后直接被从办公室带走的,在此之前洪伟基已经跟他透露了不少的消息,还让他安心工作,而且没有任何要把他双规的征兆,一切都很突然。李长宇被直接带到了江城北郊的鸾山招待所,按照常规,对李长宇这样级别的干部采取措施,是需要经过纪委常委会讨论的,可是在中纪委调查组介入之后,手续显然要简单了许多,很多事情连身为市委书记的洪伟基也控制不了。
张扬把手中的鲜花交给安语晨,笑眯眯道:“安老,听说您老人家病了,我给您打电话也打不通,心中始终在担心你,抛开公事不谈,咱们这份私交也让我难以割舍,所以便打了个飞机来到香港,探望您老人家来了!”这厮言谈之中仍然不改过去的调侃作风。
洪伟基哈哈大笑道:“没那么严重,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放心吧,老同学,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不会冤枉一个好同志……”还有半句话他没有说明,那就是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分子。
安志远让安语晨把窗帘拉上,张扬有些奇怪的看着安志远,这么好的阳光,真不知这老头儿为啥要把室内搞得光线黯淡。
经过护士站的时候,那小护士果然没有阻止他,可刚刚走了两步,两名保安就从后面追赶上来:“先生,请留步,否则我们马上会报警!”
“我大哥被抓,她这个做女儿的心里也不好过,今天应该会过来!”安德恒说完,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恭敬道:“爸,您寿辰的事情是不是要大办一下?”
安德恒沉默不语,他起身道:“爸,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
顾佳彤听到他到现在想到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安危,而是秦清,心中不觉有些微妙的感触,可是她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平静道:“现在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表明他们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中犯有错误,香港方面还没有结果,调查都还在进行中。不过你放心,我问过,这件事应该不会牵涉到你的身上,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主动跟他们联系。”
顾佳彤沉默了一下,然后道:“除非可以证明安志远的那笔投资没有问题,如果他的钱全都是干干净净地,那么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安志远冷笑道:“沉稳会惊动廉政公署?沉稳和*图*书会有人把勾结黑社会的帽子扣在他头上?沉稳会因为自己的私利而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利益?”
葛春丽默默倾听着李长宇的心跳,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从李长宇失常的表现已经察觉到,李长宇一定遇到了极其重大的变故,她知道现在并不是追问的时机,就算她问,李长宇也一定不会说,她了解自己男人的脾气,李长宇是个凡事都喜欢存在心里的人,他不会让自己跟着担惊受怕。这也是葛春丽深爱李长宇的原因,一个男人无论外表,无论地位,最重要的是要有担当。
“小妖呢?我有两天没有见到她了!”
安德恒低声道:“爸,这件事还没有结果,也许是别人诬陷大哥的,大哥做人向来沉稳,这种冒险的事情,他应该不会做。”
到了富丽华酒店,张扬在前台出示身份证明后拿到了1208房间的钥匙,王学海在香港设有分公司,因为顾佳彤交代过的缘故,王学海把张扬的行程安排的相当周到,已经让人提前给他预定了房间。
顾佳彤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安氏集团的每个成员现在都处于被监控的状态之中,家族所有成员短期内弃用手机,没有必要的前提下连电话也不使用,这是安老亲自做出的决定。
李长宇低声道:“我在这件事中没有一丁点的问题。我不怕调查,无论安志远投资的用意何在,我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春阳考虑,为了盘活经济,为了改善老百姓的生活状况,从达成意向到初期投资,都有明确的账目和记录,我在经济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李长宇的回答颇有些避重就轻,其实他比谁都明白,清台山旅游开发如果出了问题,根本无需在经济上调查他,现在最关键的是安志远的投资到底是不是黑钱。
李长宇感到一股冷气从他的身后蹿升起来,沿着他的脊柱一直冰冻到他的脑子里,让他的大脑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他一直以来都小心谨慎,却想不到终究还是被人给盯上了,难怪都这样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间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李长宇下班之后并没有直接返回家里,他还是去了葛春丽那儿,按照他过去的习惯,去葛春丽家里的时候总会提起打个电话,葛春丽对他的突然出现表现出异常的惊喜,体贴的为他把拖鞋拿到面前,为他换好拖鞋,柔声道:“长宇,我刚刚烧好洗澡水,你去洗个澡,我马上给你做饭!”
洪伟基摇了摇头,拿出一个信封扔到李长宇的面前,李长宇拿起信封,从中倒出一沓照片,上面全都是他出入葛春丽房间的情景。还有几张是用长焦镜头拍摄的,他和葛春丽在客厅阳台上亲热的情景也被拍了下来。
洪伟基像是在安慰李长宇,低声道:“现在香港方面正在调查世纪安泰集团,我们也在等待着调查结果,只要安志远的这笔投资是正当收入,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安语晨向两名保安员道:“他是我好朋友,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
不远处响起一个略显沙哑的女声道:“这座大楼内到处都装着监控,你以为可以躲过别人的眼睛,真是自作聪明!”安语晨身穿黑色T恤,草绿色迷彩裤,黑色战斗靴向张扬走了过来,就像个打靶归来的女兵,她的头发长了一些,齐刷刷的垂在耳根,双目中透出疲惫,俏脸瘦了一些,嘴唇也有些发干,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看到张扬,美眸中还是不由自主的一亮,她显然没有想到张扬会突然出现在香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忽然感觉到内心中有许多www.hetushu•com话想对他说,可是又无从说起。
张扬好言好语的跟那护士商量说:“要不你帮我去通知一声,我是张扬,安老一定会见我。”
“安志远!”
和丘茂成分手之后,张扬返回了房间,虽然已经很晚,可是他却没有一丁点儿睡意,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安志远,想亲口问他投资清台山是不是抱有洗钱的目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扬脱下白大褂送了回去,又取回了自己的那束花。安语晨在走廊内静静等着他,这次见到安语晨,张扬感觉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突然变得文静了许多,沉默了许多,这让张扬不禁产生了一种陌生感,安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能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丫头突然转了性子?
李长宇平静道:“打算双规我吗?”
张扬暗骂安老头架子大,都他妈被定性为黑社会了,还摆什么谱,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安志远所在的不过是个五楼,自己想要硬闯肯定能够进去,不过现在是探望人,何必搞出那么大的风浪,这厮原本想出去沿着管道爬上去的,可经过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又改了主意,趁着里面没人,悄悄溜了进去,弄了件白大褂套在身上,然后又在换药室找了一次性的帽子和口罩戴上,大摇大摆的向VIP区走去,张大官人毕竟是在医院混过一段时间,看来这香港医院跟内地也没有多大区别,管理都是比较松散的。
半个小时后,丘茂成出现在富丽华酒店的咖啡厅中,张扬已经提前来到了这里,他之所以急于和丘茂成见面,是因为他在香港人生地疏,在这里可谓是两眼乌黑,不知何处着手,他需要一个向导,需要一个可以为他指点迷津的人。
李长宇低声道:“没事,我只是心里突然特别想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隐隐有些发酸,展开臂膀用力把葛春丽柔软的身体拥入怀中。
丘茂成轻声道:“好好休息吧,明天早晨八点,我准时来接你!”
安语晨把仍然热乎乎的榴莲糕送到爷爷面前,安志远摆了摆手道:“我不饿,小妖,去给张扬泡茶!”
许常德开始的时候以为是一场意外,可仔细这么一琢磨,这件事之所以惊动了中纪委,肯定有人在幕后推手,把影响力悄然扩大化,难道有人在利用这件事肃清他在江城官场中的影响力?他把范围逐渐缩小,最后将疑点锁定在顾允知的身上,这个省委书记似乎跟自己不对路,从他登上省长宝座的那天起,顾允知就一直在不着痕迹的打压着他,许常德狠狠把烟蒂摁灭,顾允知以为自己就这么好欺负?他的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心中默默道:“顾允知,大家走着瞧,看看谁可以笑到最后!”
安志远接过苹果,咬了一小口,忽然笑了起来,连安德恒都觉着他笑得很奇怪:“爸,您笑什么?”
好在张大官人听不懂他说什么,不过就算听懂张大官人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
虽然相隔千里,张扬仍然能够感觉到顾佳彤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内心中充满了温馨和感动,他低声道:“佳彤姐,你放心,我绝不会闹事,见到安老,问清这件事,我就会尽快离开这里。”
“对不起,安老先生特地强调过,现在他任何人都不想见!”
李长宇被双规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北京,张扬得知这一消息是通过顾佳彤,顾佳彤很担心张扬会被牵涉到这件事中来,她从父亲的口中很难得到情况,唯有想办法从夏伯达的嘴里打听一些消息,夏伯达这些天一直都在关注着中纪委在江和*图*书城的调查,所以对情况也了解一些,他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告诉了顾佳彤。
两名保安听到安家大小姐发话,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安志远道:“我就算躲在医院里也不得安宁,廉政公署商业犯罪调查科警察局他们都在周围盯着我,每个人都在想找出我的犯罪证据,都在想把我推入万丈深渊!”他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表情变得凝重而愤怒,他指了指对面的楼上:“我敢断定现在一定有人在通过高倍望远镜监控我,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那司机看了看张扬,现时还是英属的许多香港人还是看不起大陆同胞的,他捏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收港币啊,有吗?”
李长宇亲吻着葛春丽的秀发:“今晚,我不想回去了,我想你陪着我!”
张扬这个郁闷呐,刚才自己明明很小心啊,应该没有人看到自己,怎么又被人识破了?他转过身,拉下口罩:“你们眼够毒的?”
安语晨给爷爷带了他最爱吃的榴莲糕,走入VIP病房,门前的两名保镖充满警惕的看了看张扬,安语晨道:“他是我们安家的贵客!”
安志远叹了口气道:“我想想再说!”
张扬之所以决定去香港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必须要去见安老,他要亲自搞清这件事的真相。顾佳彤了解到张扬的决定之后,并没有阻止,而是向他推荐了一个人……王学海,王学海在京城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大,短短的一天内就帮助张扬办好了前往香港的手续。
李长宇没有说话,无声拉住葛春丽的手,双目深情的看着她,葛春丽觉察到李长宇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拉着他在来到沙发上坐下,双臂环围住李长宇的身体,柔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长宇,说出来,我和你一起分担。”
丘茂成微微一怔,安志远在香港的名声很大,是屈指可数的超级富豪之一,最近安家出事,更是震动整个香港商界,安志远病重住院,老大安德铭,原香港西九龙警署高级督察,如今已经被廉政公署扣押调查,老二安德锋暂时代为行使集团的决策权,老三安德键负责安氏海外部,如今身在美国,老四安德渊是安氏五子之中最为叛逆的一个年轻时就和父亲闹翻,闹到安志远和他断绝父子关系,独自一人前往台湾发展,至今已有二十年没有和父亲联系。老五安德恒是安氏五子之中张扬最为熟悉的一个他平日里很少过问安氏的生意,直到最近才接手了安志远在清台山的旅游开发项目。
飞机在夜晚十一点降落在位于九龙城的香港启德机场,张扬走下飞机,望着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这座要在五年后才能回归祖国怀抱的城市,周围走过的全都是陌生的面孔,听着他们操着粤语,张扬感到更加的陌生。
李长宇微微一怔,他原本以为洪伟基是要跟他谈安老的投资问题,想不到洪伟基上来就提及他的生活作风问题,李长宇笑道:“这种小道消息你也相信?”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李长宇绝不会承认这件事的。
丘茂成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笑容拿捏的恰到分寸,既不让人感觉到冷淡,又不让人感觉到过于亲近,这种境界就是不即不离,以张大官人目前的修为,是拿捏不出的,事实上,最近张扬的心事很重,所以整个人给人的印象有些阴沉,缺少了年轻人应有的阳光,丘茂成微笑道:“张先生只管说,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尽力相助!”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可是普通话说得相当标准,这在九十年代初的香港并不多见。
和*图*书丘茂成笑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大陆都喜欢在这时候探望病人吗?”
“佳彤姐,李长宇和秦清对我都很重要。有没有办法让他们能够从这场风波中解脱出来?”
“谁?”
听到丘茂成的提醒,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即便是在内的,也没有在晚上探望病人的习惯。
张扬点了点头。
这让丘茂成多少感到有些诧异,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零点了,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还是答应马上来富丽华酒店和张扬见面。
“放心,我很快就会返回北京!”
张扬来到房间内刚刚洗了一个澡,王学海驻香港分公司的经理丘茂成就把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房间内,从声音就能够听出丘茂成是个成熟稳重的家伙,他首先问候了一下张扬的行程是否顺利,居住条件是否满意,张扬礼貌的表示了感谢,他提出想和对方尽快见面。
张扬听到李长宇被双规之后,马上想到了秦清,作为开发合作协议直接的签署人,秦清所要承担的责任未必比李长宇要小,他低声道:“秦清会不会有事?”
张扬陷入长久的沉默中,直到顾佳彤忍不住呼唤他的名字,张扬方才道:“我要去香港!”
“嘉博!”
安志远毕竟见惯风浪,笑容变得更加的热情:“张扬!哈哈!想不到你居然会来看我!”
洪伟基有些同情的看着李长宇:“李长宇啊,你能够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呢?”
张扬道:“邱先生,我来香港是办事的,您不必跟我太客气!”
所谓双规,就是在检察机关最初无充分证据,又必须依法办事,不好直接出面的情况下,为防止串供毁灭证据等情况的发生,由纪委出面先行采取‘双规’措施。这是要让李长宇在规定的时间去规定的地点交代自己的问题。李长宇表现出的坚定超出调查组的想象,他坚持自己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中没有犯任何的错误,自己是清白的,自己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丘茂成准时去酒店接了张扬,把他送到了嘉博医院,张扬在门前花店买了一束鲜花,有了丘茂成的帮助,在香港的一切便利了许多,至少港币兑换方面就省却了不少的麻烦,为了方便联络,丘茂成还临时借给张扬一部本地的手机,张扬让丘茂成先行离去,拿着鲜花,来到了院内的VIP区。
张扬道:“我想邱先生帮我找一个人!”
安志远道:“我在笑我自己,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是这个家族的家长,一直以为我对我的儿子都很了解,可是我没有想到,让我最放心的大儿子,我认为最懂得分寸的德铭居然会涉黑!”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们安家缺钱吗?他想用钱,大可以向我开口,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方式,我来到香港辛苦打拼,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好不容易才混的出人头的,然后我又想尽一切办法洗白,知道为了什么?我为的是留给你们一个清清白白的身家,让我的儿孙们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张扬望着两人黑西装白衬衣黑领带的打扮,像极了枪战片里的黑帮分子,心中对安志远是江湖大佬的传言又信了几分。跟着安语晨从两名身材魁梧,不苟言笑的保镖中间走入,刚刚进入房内,就听到安志远爽朗的大笑声,老头儿中气很足,单从笑声听,他应该没有多大毛病。
“丘先生可以送我去探望他吗?”
抵达之后张扬才知道,安老已经通知院方,谢绝一切客人来访,安心养病,他心里不由得对安老有了些看法,这老头儿莫不是真的做了亏心事,现在想拍拍屁股,把事和_图_书情推得一干二净,躲起来连人都不敢见了。
安志远和儿子安德恒谈得正高兴,看到安语晨带着张扬走了进来,两人都是微微一怔,张扬的出现实在太突然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小子会不远万里从北京来到香港。
张扬听出了这厮嘴里的不屑,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港你他妈币,老子不差钱,开车,少他废话,小心我揍你啊!”狠角色到哪儿都能吃得开,那司机看到张扬凶神恶煞的样子,也不敢再多说话了,老老实实开动了汽车,嘴里用粤语嘟囔着:“大陆人真是野蛮!”
丘茂成三十岁左右,身材矮小,皮肤黧黑,长着一张典型的广东人的面孔,有着商人特有的睿智和干练,和张扬互相介绍之后,他在张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微笑道:“想不到张先生这么年轻,我们王总交代张先生在香港的一切住行由我们安排,我是看到今天太晚,所以才想让张先生好好休息一晚。”
丘茂成道:“安德铭被抓的原因是和黑社会警匪勾结,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说明他是在为家族生意创造便利,可警方已经对安家进行了全面调查,安志远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让整件事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安德恒站起身和张扬打了个招呼,他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先行告辞了。
葛春丽轻轻嗯了一声,小声道:“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李长宇吐出一团烟雾,短时间内已经调整好了心态:“组织上打算怎么处理我?”
顾佳彤小声提醒道:“安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的行动,他们的一切都可能被警方监控,就算去探望安志远,你也要谨慎小心,不要惹火烧身。”
顾佳彤对这场官场风暴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她真正关心的只有张扬,千叮万嘱道:“张扬,香港那种地方和内地不同,现在还没有回归,还是英属,你千万不要搞出事情,万一出了事情,你的前程,你的仕途就会全部断送。”
中纪委派人前往江城调查的消息也传到了许常德的耳中,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停的抽烟,安志远暂停投资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正让他感到害怕的是这笔钱的来源,现在关于安志远的版本已经越来越多,把安家说成了一个黑社会家族,这笔钱全都是贩毒走私而来,清台山旅游投资根本就是他们洗黑钱的一种方式。清台山旅游计划,表面上看是春阳的大动作,可这件事的政绩却让许多人雨露分沾,受益最大的无疑是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许常德虽然得到了一些好处,可更多的是浮于表面,对于他的仕途没有太大的意义,他所担心的是李长宇的问题,当初正是自己强调李长宇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上作出的巨大成绩,所以才力排众议,让不被众人看好的李长宇成为一匹黑马,成为江城市常务副市长,虽然他当初的出发点只是为了让洪伟基早日站稳根基,让洪伟基和李长宇的组合压制住老对手黎国政。可现在清台山的事情突然生变,难保不会有人拿着这件事做文章。
在中纪委工作组抵达江城的第二天,市委书记洪伟基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做了一番长谈。洪伟基找李长宇谈话的原因并不是清台山旅游开发的问题,他开门见山道:“李长宇同志,有人举报你生活作风上有问题。”
安志远躺在病床上,静静望着窗外地阳光,阳光很好,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安德恒在他的身边为他削着苹果,他的手掌宽厚,手指十分的灵活,水果刀很快就将苹果皮削去,他将苹果递给父亲,微笑道:“爸,先吃个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