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章 豪门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件事做完,就没你事儿了,我会安排你尽快返回内地,答应你的事情,也会全部兑现。”他不失时机的抛出饵,以便更深的把这厮给套住。说完这番话,他站起身来:“我还有其它事,夜莺,剩下的,由你给他交代!”
“可是你是一个警察,没有参与安家任何的生意,一直以来你的资产来源仅仅依靠薪水。”
张扬道:“这么说,安德铭并不是一个坏人!”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
张扬有些迷惑道:“既然你都已经看到了为什么不尽早射击?”
安德锋放开了安德恒的衣领,黯然道:“我早就应该想到那几批货有问题,我早就应该想到……”他神情黯然的向远处走去,望着他的背影,安德恒的双目中陡然闪过一丝冰冷无情的光芒。
夜莺又道:“第二,你虽然是临时成员,不过也要记住,个人的利益永远要服从组织的利益,要服从国家的利益,千万不可以把自身的利益凌驾于组织和国家之上。”
张扬很快就发现国安的出手真的很大方,为了她参加安老的这次寿宴。专门给他准备了衣服,从衬衫到西装,从鞋子到领带全都是定级品牌,想想自己这个副科级恐怕一辈子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了。
安志远过了好久方才又道:“你们的母亲死后,我终于明白了这件事。我决定要彻底改变自己的一切。我要从腥风血雨的江湖中跳出来!你们知道这一步我走的是何其艰难吗?知道我为今天付出多少吗?”他犀利的目光猛然锁定在安德锋的身上:“德锋,翔升港口的货物记录呢?”
“现在的!”
夜莺道:“我要验证一下,头儿选择的人究竟是不是一个蠢蛋!”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
“太负责的事情你做得了吗?”
夜莺表情从容道:“不是你未婚妻,我以什么身份去跟你参加安志远的寿宴啊?你放心,为了国家的利益,我没觉着委屈。”
安德锋用力摇了摇头道:“没有,爸,绝对没有!”
夜莺道:“只是为了方便联系,没有其它的意思!你也不要把自己的任务想得太过复杂,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你带我进入安家参加这场宴会。掩护我行动,其它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你去过问!”
夜莺足下细跟高跟鞋镶满钻石,明眼人看出单单是她的这双鞋就价值不http://www.hetushu•com凡,已经有人窃窃私语打听起了丽芙的身份。
没有人回应他。
安德锋道:“爸,一定是有人在针对我们安家,他们想搞垮我们安家。”
安德锋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爸,我凡事都在为了安家考虑,我不会害家人!”
安德恒用力抽吸着烟斗,火光不时明灭,映衬着晴不定的脸色。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最近我们安家出了好多事,我想你们应该清楚。”
“丽芙,我的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是华人,他妈在中东经营石油生意。家族财产在二百亿美元以上。”夜莺拿出自己的一份护照出示给张扬。
夜莺淡然笑道:“我是为了完成任务,不用对我心存感激,更不要把我当成救命恩人,不过你的反应还算敏捷,在那么近的距离下能够逃过的子弹,证明你的头脑还很灵光。”
安德锋默然无语,过了许久方才道:“爸,我们可以洗白,为什么不允许别人洗白?他也是在做正当生意,王展没有案底,他跟我合作没有什么不妥,既然我们都可以获得利益,对双方都有好处,这种合作我当然会接受!我只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提供码头,我没有做任何的违法经营。”
“假如我反应稍稍迟钝了一点,现在岂不是死了?”
张扬暗骂这小婊子无情,不过转念一想,干这行的谁他妈讲究情义啊。相比较而言,张大官人更喜欢官场上的争斗,兵不血刃的斗争才叫艺术,国安的工作虽然也够刺激,不过终日见不得光,连个正常人都不能做,感觉的确差那么一道劲。他微笑道:“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你叫什么?”
安德锋脸色忽然一变,他抿了抿嘴唇道:“都在电脑琉璃,回头我打印好了给您送来。”
“你是不是以为我老糊涂了?遇到有事发生,只能去装病逃避?安家已经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了?”
夜莺并没有理会张扬的冷嘲热讽:“我会对你进行一些针对的训练。让你尽量了解到一些谍报工作的常识。”
邢朝晖道:“安家的安防措施很好,豪宅的每个角落都安装着摄像头。等到寿宴开始,我们负责干扰保安系统,你们负责潜入安家豪宅,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张扬瞪大了双眼:“我靠,不至于吧,那啥……谁会相信啊?”他重生之后,和*图*书来香港是出的最远的一趟门。就算想认识这种混血女友也没有机会不是?难道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夜莺道:“安德锋卧室内有一台电脑,他的秘密记录有可能记载在这台。”
“为了安家?呵呵,你是为了我自己,德锋,不要让我查出你有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情,如果让我知道你大哥的事情跟你有关,我不会放过你,我绝不会放过你!”
安德铭笑了起来:“我忽然想通了,我想做一个败家子,所以我找家里要钱,他们给了我,就这么简单。”
“如果不是你说调查过他的背景。他没有问题,我怎么会让他租用翔升码头,我们又怎么会和三合会扯上联系?”
夜莺淡然道:“我是你未婚妻!”
安家豪宅屋顶的露台上,安德锋安德恒兄弟二人默默抽着烟,安德锋忽然扔下烟蒂,一把抓住安德恒的衣领:“老五,你早就知道王展的身份是不是?你一直都知道他是三合会的人?”
邢朝晖道:“具体的行动细节由夜莺向你交代,我负责统筹指挥。”
“爸,您怎么这样说?”安德锋脸上从容镇定,可内心却感到惴惴不安,他不知道老爷子听说了什么。
张扬看了看护照上的名字,不过那玩意儿全都是英文,他可不认得。对照了一下照片,应该是夜莺本人,想来这个身份是她编造出来的。应该说是国安编造出来的。
张扬道:“那啥……是不是我做完这件事就算完成任务了?”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没事儿,等这件事过后,我们就分手!现在,我帮你了解一下安志远身边的重要人物!”
“安督察,你能够交代清楚你个人账户上突然多出钱吗?”
夜莺道:“我们是在认识的,我去旅游,在故宫游览的时候遇到了你,因为下雨,所以结缘!”
安志远用力抽吸着烟斗,烟斗明灭的频率明显加快了许多,看得出她的情绪在变得激动:“你跟那个王展是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查过他的底子?你知不知道她是三合会的人?”
安志远寿辰当天,天气晴好,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安家位于港岛浅水湾的超级豪宅装饰一新,处处悬红挂彩,洋溢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豪宅外停车场内一辆辆价值不菲的豪车鱼贯而入。应主人的要求,所有应邀前来的贵宾不得携带任何通讯工具。
“哦?是吗和图书?看来是有人想嫁祸给我!”
安德恒握住他的手腕,脸上带着无辜的笑容:“二哥,我怎么会知道?我几乎和你同时认识他,我对他的了解还不如你多。”
张扬把手表带上,不禁笑道:“感觉带上这玩意儿跟带紧箍咒差不多,意味着以后,我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
安志远低声道:“这些年来,我有过不少朋友,也有过不少的仇家,可是我的朋友多数都活着,而我仇家多数已经死了。”他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我金盆洗手二十年,利用二十年的时光来洗白我的底子,知不知道为什么?”
“你在撒谎,这笔钱是一个叫傅颖的女人存入的,这女人是三合会的成员,在他存入这笔钱不久就死于一场车祸。”
安德铭不屑的笑了笑道:“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不让我的家人探望我。日夜轮班的折磨我,就是想我认罪。别忘了我是警察,你们的手法,我全都用过,有证据,你们只管之争我,想我承认没做过的事情,做梦!”
安志远宽厚的手掌猛然在书桌上拍了一记:“混账!到现在你还敢骗我,你跟三合会暗地里做交易,你协助他们运毒贩毒,你协助他们走私军火,到底有没有这件事?”
夜莺道:“后天我会以你女友的身份出席安老的寿宴!”
夜莺带着张扬来到研发部,既然张扬成为组织的临时成员,必要的装备还是要给他的。
张扬真是服了国安这帮人编故事的能力,咋听着那么像他和顾佳彤之间的故事,张扬道:“好像有那么点谱了,那啥……咋俩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二哥你知道的,我对生意根本就没有兴趣,我承认可能我的调查有些疏忽,没有发现王展和三合会的关系。”
“现在是我他妈委屈,我一世英名就毁在你手里了,以后那些喜欢我的女孩子还不得躲着我走啊?我还没怎么着呢,你就把我定位成一有妇之夫,我冤不冤啊?”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夜莺:“我说丫头,刚才救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头一次穿着正装的张扬也钻出车门,剪刀门在他的身后缓缓落下。这厮第一次打领结,感到脖子被束缚的很紧,有些不适应,抓住领结向外拉了拉,舒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是午夜过后,安志远仍然没有入睡,他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二儿子安德锋五和_图_书儿子安德恒都静静站在那里,两人虽然都已经是成年人,可在父亲面前还保持着极度的恭敬,他们站得很规矩,双手垂落在大腿旁,就像两个聆听老师教诲的小学生。
张扬原本闻到她身上的人体香有点迷糊,这被他一提醒,马上清醒了过来,感情人家是在做戏,那怪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这夜莺就算不当间谍,当演员也一定能够成为超级巨星。
名车已经足够吸引眼球,娴熟的车技更让人惊叹,前来恭贺的青年男女都把目光投向这辆跑车,富家子弟对名车的关注甚至超出他们对异,许多人认出,这是仅仅在香港售出一辆的天价跑车,上面还有F1车王的亲笔签名。
“啥?”张大官人险些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车门打开,一双笔挺修长,晶莹如玉的美腿轻轻踏在地面,丽芙身穿红色露背长裙,宛如一朵盛放玫瑰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漂染后的金色长发在头顶挽了一个宛如荷花般的发髻,她的肌肤拥有者西欧人的雪白,东方人的细腻,在阳光下白的耀眼,曲线玲珑的陈雪背毫不吝惜的发展现在外,后方一直到腰转折的曲线,玲珑若隐若现,腰肢纤悉,红裙在风中如火焰般舞动。冰蓝色的美眸有意无意的从周围扫过,引来周围少女羡慕嫉妒的眼神,旁观的男目光几乎在同时变得灼热。
夜莺把一块欧米茄手表交给张扬,这手表经过专门特制,不但有显示时间的功能,还集合微型照相机。通话器,定位仪,这是因为你们已经了解到安老寿宴当日,是不允许客人携带手机前往的,手表中还有一个激光发装置,可以用来切割金属,这是从电影007中得到的灵感,研发部居然真的成功橙引了。
“有点黑社会的意思!”
“安德铭,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不会找到你的身上吗,我们有理由怀疑你跟三合会的多宗交易有关,你最好尽早交代,帮我们查清幕后交易,只有这样,我们日后才可能向法院求情,帮你获得减刑!”
安德铭的表情平淡如故:“在你们廉政公署的眼中,任何人都可以用钱买到吗?六千万对你们可能意味着一个天文数字,可对我们安家,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我不会在乎,我根本就不会看在眼里,有人要陷害我!”
安志远独自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整个人在一瞬间仿佛又苍老了许多。他拿www•hetushu•com起电话想要拨打一个号码,可是拨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握着的听筒仿佛重逾千斤,终于他还是挂上了电话,闭上双目,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邢朝晖走后,夜莺冰蓝色的美眸看了张扬一眼:“现在我要告诉你几条规则,第一就是保密原则,你所参与国安队一切行动计划,都必须严格保守秘密,无论认识时候,都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你是说那六千万?六千万对我们安家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安德锋低声道:“爸,我没参与三合会的任何事情,可是你要知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的经营思路,经营方式已经不再适应,我们安家的产业如此庞大,必须要找到新的着眼点,我要为安家的全局发展考虑。”
丽芙的美眸望向他,露出一丝甜蜜温馨的微笑,走到他身边,挽住他的臂弯,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在他的身旁,樱唇凑到张扬的耳边,看似柔情密语的喃语轻声,其实在小声提醒张扬:“你自然点!”
“那就证明你不适合我们的计划,死了也不可惜!”夜莺冷冷道。
“你问我哪个名字?我有好多身份,好多名字!”
邢朝晖微笑道:“是不是坏人并不能用我们好恶的标准进行评判,要看他是否损害了国家的利益,港人的利益,而不能看他是否在维护这个家族。我跟你说过,我们共人看重的是事实证据。”
安志远的声音陡然变大:“因为你们的爷爷当年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当土匪是没有前途的,做强盗只会让我们的祖上蒙羞,让我们的子孙承受压力和歧视,他让我要光大安家的门楣,过去我也曾经以为黑社会很威风,可是后来我越来越发现,走在这条路上,心会越来越冷,胆子会越来越小,我不是怕自己何时死去,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就算暴死街头,我也了无遗憾,可是我有你们,我有五个儿子,我有妻子,我有这么多可爱地儿孙,我放不下!”
“三合会利用王展把你拖下水。让你欲罢不能,让我们安家清清白白的产业平白无故的被抹黑,你太让我失望了。”
安德锋还想说什么,安德恒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你不要再继续触怒父亲。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跑车发出悦耳的引擎轰鸣,高速来到了豪宅前,一个漂亮的漂移入位,停靠在两辆宾利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