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章 狼子野心

“你怀疑我们中间有内奸?”
安德锋的房间位于三层,从书房前往那里,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的阻拦,途中,丽芙尝试和组织取得联系,可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今晚的行动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现在她只能按照既定的计划执行下去。
丽芙大声道:“守住门口,不要让任何人冲进来!”她来到西侧的墙面,移开墙上的油画,露出暗藏在后方的保险柜,从随身工具包中取出测听仪,开始尝试开启保险柜。
张扬和丽芙相互搀扶着爬起身来,丽芙小声道:“快去洗手间!”
身后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什么人这么嚣张啊!”负责安家血案的重案组督查梁家杰带着两名警察走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安德渊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安家四公子!什么风把你吹到香港来了?”
张大官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答应我的事儿……”这厮还记挂着提升他为副处的事情呢。
张扬和丽芙返回汽车内,丽芙松了一口气,她看出张扬的情绪十分低落,小声道:“怎么?心里很难受?”
他们找到了安德锋的电脑,虽然整个豪宅的电路已经被切断,可配备了UP,仍然可以成功启动,张扬守在门口,而丽芙开始破解开机密码,安德锋的电脑中储存着世纪安泰集团的所有商业资料,也是她这次任务的重中之重。
丽芙合上电脑,走出汽车,来到张扬的身边,海天之间露出一丝绛紫色的亮线,预示着黎明即将到来。她解开发髻,让海风将她金色的长发吹拂而起,宛如金色的丝绸般漂浮在空气之中,她舒展了一下双臂。轻声道:“安德锋的确和三合会有过许多的内幕交易,不过这些交易都是通过一个叫王展的人进行。”
几名警察望着这对紧紧相拥的男女并没有产生太多的惊奇,其中一人道:“带他们出去!”
丽芙望着张扬居然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还算合格,假如好好训练的话,应该很快可以独当一面!”
安德渊冷冷看了他一眼:“谁都不可以拦着我去见我爸!”
谢百川对安德渊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二十年前,他觉得安德渊依然是那个暴戾冲动的小子,他上前劝道:“德渊,不要惹事!”
“谢谢!”安德渊向前走了一步。冷的目光充满挑衅的和梁家杰对望着,然后转过身:“你们都在外面等我!”
一颗手雷从破损的们洞中扔了进来,张扬望着那个冒烟的玩意儿,一时间没有搞明白这是什么,丽芙美眸圆睁,猛然冲了出去,把张扬扑倒在地,几乎就在同时手雷爆炸了,爆炸引起的强大气浪向四周冲击而去。他们的身体在气浪中翻滚了数圈,碎裂的木屑和玻璃迸到他们的身上。
丽芙叹了口气道:“这些跟我没有太多的关系了,我的调令已经到了。最后一次任务也已经完成,头儿,你可以带着这些东西去领功,四局局长的宝座在向你招手!”她将软盘和微缩胶卷递给了邢朝晖。
邢朝晖哈哈大笑道:“没问题。既然答应了你,我一定会帮你做到!”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两天你暂时不要离开香港,等事情平定之后,我会通知你离开!”
搜救人员仍然在紧急搜救着,安志远至今没有找到,终于有人发现了泳池中的安志远,两名救护人员跳下去将安志远,出人意外的是,身中七枪的安志远竟然还有心跳和呼吸,这个倔强的老人竟然还活着!
子弹在http://www.hetushu•com夜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亮线,连续七枪击在安志远的身上,安志远高大的身躯颤抖着,他想要坚持下去,可是意识却开始逐渐模糊,他的身体缓缓向前方倒去,扑入游泳池中,鲜血宛如烟雾般在清澈见底的池水缓缓浸润开来……张扬和丽芙进入洗手间之前,把武器扔掉,刚刚进入洗手间,便看到灯光闪了闪,室内变得灯火通明,丽芙把张扬拉入其中,转过身脱去身上的紧身衣,当着张扬的面换回了她的红裙,张扬慌忙转过身去,我靠,这凹凸有致的身材太他妈人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安德恒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压低声音道:“我不姓安,好好去吧!”他松开手,安德锋缓缓向后倒去,成大字型倒在草坪之上,殷红色的鲜血沿着他的身下缓缓流淌出来。
张扬哦了一声,心情反倒变得越发沉重起来,这岂不是证明安家仍然和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来看,他们很可能用清台山旅游开发进行洗钱活动,也就是说李长宇和秦清的问题仍然很难解决。
丽芙笑了笑道:“不过从表面上看,安德锋所做的交易都是瞒着安志远在进行,应该是他个人问题,里面有清台山旅游开发,先期投入资金的具体流程,那笔钱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你知道?”安德锋充满错愕的看着他。
张扬听到外面许久没有动静,有些好奇的探出头去,就在此时,一支霰弹枪瞄准房门开火,强大的火力将房门的正中打出一个大大的破洞,张扬及时缩回头去,虽然如此,弥散的木屑也划伤了他的面庞,幸亏他事先戴上了夜视镜,不然眼睛极有可能受损。
出滴的一声脆响,丽芙终于成功破解了开机密码,进入了程序,她修长的手指迅速敲击着键盘,想要进入安德锋的内部资料,还需要破解第二重密码,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坐在门前等候的佛祖沈强和谢百川看到那名男子,两人都是一怔,他们同时站起身来,沈强率先走了过去,大声道:“德渊!”
张扬低声抗议道:“现在已经乱成了这个样子,好像我们应该离开!”
丽芙把情况简单的向邢朝晖汇报了一遍,邢朝晖叹了口气道:“在你们行动前,我才刚刚得到三合会要对安家下手的事情,想要取消计划。已经晚了!”
外面响起警笛声,应该是警察赶到了,张扬低声道:“怎么办?”
安语晨咬着嘴唇,她想说话。可始终没有说出来,两颗晶莹的泪水无声滑落下来。
邢朝晖摇了摇头道:“只是我方人员从三合会得到了一些风声,具体的事情还要等调查后才知道。”他收好胶卷和软盘后,向张扬笑道:“做得很好,有没有兴趣假如我们国安啊?”
邢朝晖看他这样说也不勉强,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有需要随时找我!”
五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向安志远的病房走来,为首的男子身材高大,年龄在四十多岁,可是头发已经全白,他的外表轮廓很像安志远,不过比起安志远更加的棱角分明,身后的四名健壮青年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他们的脚步十分整齐,眼神犀利。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好手,紧跟在那名白发男子的身后。
邢朝晖点了点头,他和丽芙都没有提出要送张扬,因为他们都看出张扬急于摆脱他们的意思。
邢朝晖和丽芙同时笑了起来,他向丽芙道:“他表现的怎么样?”
“不知和图书道:“
“我们在执行任务,你要是妨碍公务,小心我们拘捕你!”
张扬的心跳不由得有些加快,难道自己的动静被对方察觉。
丽芙整理了一下头发,冰蓝色的美眸充满镇定道:“没事!外面可以走出去!”她示意张扬摘下腕表,将所有的设备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包内,然后从洗手间的窗口扔了出去,没过太久的时间,那包东西便被里面的炸弹炸得四分五裂,这是国安局最常见的毁灭证据的方法。
张扬压在丽芙弹惊人的感娇躯之上,在这种生死关头,这厮居然感到有一丝冲动,丽芙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她扬起手臂,手枪瞄准了门口,连续出两枪,将一名带着夜视镜冲入房内的当杀。
张扬把一束鲜花花瓶之中,然后默默坐在安语晨的身边,望着她苍白的俏脸,看到安语晨如此难过,张扬的心中也极其沉重,他伸出大手,轻轻拍了拍安语晨的手背。柔声道:“节哀顺变,一切都会好起来!”
火光中的安志远失魂落魄的站在游泳池前,他满身血污,双手颤抖着,方法随时都要倒下去,一个红色的小点在他的膛晃动,安志远的唇角露出凄冷的笑意:“来吧……”
丽芙倔强的抿了抿嘴唇道:“我们唯一的退路就是等警察到来!”
梁家杰摆了摆手,示意两名挡在安德渊前方的警察让开,他大声道:“父亲出了事情,做儿子的过来探望也是应该,不过……据我了解,你们父子俩已经脱离父子关系二十年了!”
张扬点了点头,现在走他也无法安心,他并不想跟国安局的这些人继续联系下去,挥了挥手道:“我回酒店休息,有事情再联络吧!”
丽芙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手枪瞄准了那名,那人用张扬的身体护住自己,然后用力推出,张扬跟踉跄跄向后退去,和丽芙撞在了一起,两人摔倒在地上,趁着这个机会,那名已经向门外逃去。
“我知道:“安德恒的表情冷静而镇定,唇角居然流露出一丝微笑,冷酷的微笑。
丽芙忍不住笑了起来:“头儿,你既然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想办法把他留下?”
外面的活力开始变弱,张扬抓起微冲,向门外胡乱击,丽芙的身体猛然向门外冲去,她的娇躯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贴的滑行,双手指向两侧,双枪轮番发,两名被张扬的火力所牵制,并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以这种方式杀出,双腿被子弹击中,痛苦的倒了下去,不等他们的头颅贴近地面,丽芙连续两枪将他们的头颅爆开,她出手毫不容情,敌人的生命在她的严重根本如同蝼蚁,对一个优秀的间谍而言绝不可以存在任何的心慈手软。
“冲出去!”丽芙指了指房门的右侧,张扬会意,和丽芙同时举枪向门外,然后他们分别冲向大门的两侧,一连串的子弹击在他们刚刚躲藏的地方,沙发被出无数弹孔。里面的填塞物飞起在空中,宛如飘陈雪。
安德恒点了点头,忽然掏出藏在怀中的手枪,抵在安德锋的口,一手搂住他的脖子,一手连续扣动扳机,安德锋的身体在子弹的近距离冲击下不断颤抖着,他的双目中流露出惊骇莫名的神情,低声道:“老五……你……”
张扬咬了咬下唇,低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事情跟你们国安有没有关系?”
丽芙皱了皱眉头:“我们的联络为何会突然中断?”
张扬凝望邢朝晖道:“你能够确定这件事是三合会做的?”
目送张扬远去,邢朝晖叹http://m.hetushu.com了一口气道:“真的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
听着外面不绝于耳的枪声,张扬内心之中备受煎熬,真正让他牵挂的是安老和安语晨,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从刚才的爆炸中幸免,他已经不知事情发展的最终走向会是哪里,只能继续走下去。
半小时后,邢朝晖驾驶着他的那辆丰田车出现在海涛,他的神情也很疲惫,自从联系中断之后,他就开始忐忑不安的等待,他对丽芙拥有超强的信心,对张扬这个菜鸟却没有太大的信心,假如他们两人的任何一个被抓住,假如张扬把国安的计划透露出来,这件事都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看到两人平安脱困,邢朝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张扬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我还想多活两天,别想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丽芙摇了摇头,启动了汽车,驾驶汽车驶向前方的道路,她也在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今天的行动计划从一开始就变得不受控制,国安方面想做的只是窃取资料,而大批的出现就让她百思而不得其解了。也许这一切只有等她和组织取得联系之后才能搞清。
丽芙做完一切之后,迅速将文件放回原位,将保险柜锁好,点了点头道:“好了!”
丽芙已经破解了最后的密码,将软盘,拷贝这资料,她低声道:“顶住!”
张扬用力抱紧了她的娇躯,硝烟之中,别有一种蚀骨的味道。此时四名全副武功装的警察鱼贯而入,乌黑的枪口瞄准了他们,丽芙尖角了一声,苍白的俏脸望着那帮警察,颤声道:“不要杀我们……”刚才强悍如下山猛虎的她此时表现的就像一个柔软无助,我见犹怜的邻家少女,精湛的演技让张扬佩服的五体投地。
安德渊冷笑道:“干你屁事!”
安德渊表情漠然道:“我爸怎样?”
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洗手间的房门被踹开,丽芙扑入张扬的怀中,紧紧拥抱着他的身躯,附在他的耳边小声道:“抱紧我!”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警方对现场的幸存者进行笔录排查,张扬和丽芙身上并没有任何的疑点,他们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现场聆讯后,被从嫌疑人的名单上排除,不过竟让仍旧要求他们在72小时内随时保持通讯畅通,不得擅自离开香港。
张扬倒是想顶住,可对方的火力实在太过猛烈,压制的他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这时候对方已经将催泪瓦斯扔入房内,房间内到处都弥散着刺鼻的瓦斯气,张扬剧烈咳嗽着,眼泪鼻涕大把大把的流下。
邢朝晖低声道:“我在查!”
“怎么掩护?”缺乏最基本战术训练的张扬微微一愣。
安家豪宅内一片狼藉,警察和救护人员到处奔走,在救护现场,张扬看到了仍然昏迷不醒的安语晨,他上前探了探安语晨的脉门确信她只是因为爆炸的冲击而引起的暂时晕厥,这才放下心来,远处两名救护人员抬着担架飞快的向救护车跑去,上面躺着的是安德恒,他的腹部和大腿中枪。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张扬听到了安德恒低沉的哭泣声,他在为安家的命运悲痛欲绝,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眼前悲惨的一幕……安德锋的尸体被摆放着草坪上,在他的身边还躺着二十一具尸体,其中多半属于安家人,他的儿子安达文终于还是没有熬到医生赶到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望着眼前凄惨的场景,张扬鼻子隐隐有些发酸,他握紧了双拳,究竟什么人会如此残忍,会对安家作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http://www•hetushu•com
张扬前往医院探望安语晨的时候,安语晨已经醒来,她静静躺在床上。枕头已经被泪水沾了一大片,安家在这场飞来横祸之中共死去了十二人,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深重的打击。更让安语晨难以接受的是,她的三叔安德键昨晚在纽约被人当街杀,一天之中失去了十三位亲人,和他最亲的爷爷,如今躺在危重病房生死未卜。
安德渊大步走向抢救室的方向。两名警察上前拦住他的去路,安德渊冷的双眼掠过一丝寒光:“滚!”
安德渊看着梁家杰,目光中没有流露出任何畏惧,反而充满了挑衅和不屑。
丽芙终于联系上了邢朝晖,邢朝晖焦急的问明了他们的状况,然后道:“在那儿等我,我马上就到!”
张扬警觉起来,他双手举起了手中的微冲,外面的脚步声忽然消失了。
“人各有志,他并不喜欢这种冒险的生活,勉强留下他也没什么意思,对了,到底有什么发现?”
丽芙全神贯注的投入到破解之中,仿佛外面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来人正是安志远的四儿子安德渊,二十年前安德渊因为反对父亲退出黑道的决断,愤然出走台湾,这二十年他在台湾打出一片天地,带着他的一帮小兄弟成立信义社,如今已经是台湾黑道三大巨擘之一。
“十二个加上昨天在纽约被暗杀的德键,一共是十三个……”沈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悲恸。
张扬宛如猛虎般冲了出去,一手抓住对方的枪杆,一手抵住对手的咽喉,对方带着防毒面具,力量之强悍完全超出张扬的意料,他双臂用力,将张扬的身躯狠狠摔在墙壁上,然后用坚硬的额头撞击张扬的面部,张扬抬起膝盖向他的下抵去,对方也抱有同样的目的,两人的膝盖撞在一起,疼痛让他们同时发出一声闷哼,霰弹枪在争斗中摔落在地上,对方用手拿住张扬的手腕,张扬的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单纯以膂力论竟然要落在下风。
张扬双目一亮,这次毕竟没有白忙活,可是想到安家的现状,他内心的那丝惊喜马上又黯淡了下去,叹了口气道:“我更关心是谁害了安家!”
丽芙摇了摇头,一缕金色的长发从她的额头垂落下来,为她冷酷的表情增添了几分女的媚色,她伸手从已经死去的脸上拽下夜视镜,将其中一个扔给张扬:“我们现在去安德锋的房间,完成任务!”
书房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两名手持微型冲锋枪的黑衣人冲入其中,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丽芙举起手枪连续施,准确无误的中了他们的额头,两名立时毙命。
门外又有三名赶到,冲锋枪瞄准书房的大门同时施射,迅速猛的火力将大门打得宛如蜂窝一样,张扬被火力压制的无法反击,躲在办公桌后,大声道:“好了没有?”
张扬原本想去探望安志远,可是安志远的病房已经被警方严格监控,以他的身份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张扬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走廊那边传来脚步声。
安德渊并没有对沈强和谢百川这两位父亲的老臣子表现出任何的亲切,冷冷道:“死了多少人?”
海浪拍起礁石和沙滩的声音低沉的喧响着,几乎像一条白线似的浪花从远方奔腾而来,猛然拍击在岸边,发出蜉蝣韵律激荡的声音,然后吐着泡沫消失在沙石之间,后面一条白浪紧接着追逐而来,张扬的内心也如同潮水般翻腾起伏始终无法宁静。今晚发生的事情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他的m•hetushu•com初衷只是想找到安志远的出资证明,证明这笔钱的来路,让陷入麻烦中的李长宇和秦清解脱出来,所以他才会答应国安的合作条件。没想到事情竟然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安家在这个夜晚竟然遭受了如此巨变,也许全部的希望都在丽芙获得的资料上,希望她找到的资料能够有用。
丽芙笑道:“三合会的那帮人显然和我们抱有同样的目的,他们想要找到这些东西,他们想毁灭证据。我想,是不是有人向他们泄露了什么?”
丽芙指了指外面:“等他们火力变弱,你就开枪!其它的事情交给我!”
丽芙抓起地面上的微冲,贴着地面用力一推,推向对面的张扬,张扬一把抓住微冲,却听丽芙道:“掩护我!”
一个高大的身影冲入门前,瞄准电脑处就是一枪,丽芙一手抽出软盘,身体就势滑落在地面上,电脑被霰弹枪击中,炸得四分五裂,不等丽芙爬起身,一枪又击在桌面上,电脑桌被中后一分为二,断裂的桌面砸落在丽芙的身上。
强烈的爆炸冲击波,让安家豪宅的玻璃几乎全部碎裂,突然而剧烈的震动让丽芙和张扬立足不稳,他们下意识的彼此相互搀扶,这才没有被摔倒在地上,张扬的脸色变了,他第一时间冲向窗口,透过破损的窗口,他看到安家的花园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在爆炸中幸存的人们奔跑哭嚎着,更有无数被炸伤的人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眼前的景象惨不忍睹。
安德渊发出冷酷的大笑:“香港皇家警察!真是威风,里面躺着的是我的父亲,难道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可以去探望他?”
安德恒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趴在安德锋的身上装腔作势的大声嚎叫着:“二哥……二哥……”手却在他的身上不停索,找到一个卡片,然后迅速藏入自己的口袋之中。
梁家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怒意,微笑道:“安德渊,你的底子我很清楚,安家上上下下,就属你最不干净,在台湾我管不了你,可是你现在是在香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最好不要闹事,只要你违法我就会抓你,我就会把你赶出香港!”
张扬断然拒绝道:“真没兴趣。我这人逍遥自在惯了,怕给你捅漏子。”
张扬虽然很想去探望安志远,可是警方已经将他重点保护了起来,根本不允许外人靠近。
张扬不忍再看,低声道:“这两天,我会在香港,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他起身想要离去,来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安语晨沙哑着喉头道:“我们安家自己的事情,安家会解决!不会劳烦任何外人!”
丽芙修长的秀眉终于舒展开来,她迅速拨动保险柜的密码盘,听到锁簧弹开的声音,拉开保险柜,里面分成数格,丽芙对现金债券,金银珠宝之类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她最感兴趣的是安老的文件,将其中的遗嘱和公司资料取出,迅速用微型相机翻拍。
硝烟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道,丽芙站起身,张扬快步冲到她的身边:“我靠,怎么回事?”
在空旷无人的海涛停下汽车。丽芙从后面取出了笔记,启动电脑后,将软盘其中。张扬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漆黑的海面。
安德锋满脸是血的从地上站起来,他完全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他不知发生了什么,浑浑噩噩的站起来。想要向前方走去,他看到了安德恒,慌忙冲了过去,抓住安德恒的手臂:“德恒……出事了……出事了……”
邢朝晖道:“不妨考虑一下啊!我们国安局的待遇可是很优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