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章 政治流氓

方文南看了张扬一眼,虽然是初次相见,他已经能够断定张扬绝对是个超级聪明的年轻人,他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方文南道:“大家各让一步,你帮我劝劝顾明健!”
方文南带来了一个果篮,表示对顾明健的慰问,双方坐下之后,方文南首先表示了歉意,然后解释道:“顾先生,我对昨晚在帝豪盛世停车场发生的事件深表遗憾,身为帝豪盛世的老板,我没能保护客人的安全,让客人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这全都是我的责任,你放心,损毁的车辆我会赔偿,你所有的财产损失都由我们帝豪盛世负责赔付!”他的态度极其诚恳。
“我就是要一棒子把他打死,他让步是为什么?那是他害怕,赔一辆车给我二十万就想把这事了解?靠,没门,我他妈这次还就跟他较上到了,我就让他永远停业整顿下去。”
洪伟基终于承受不住苏小红如此剧烈的动作,猛然抱紧了她,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苏小红感到一股热流冲入自己的体内,她装腔作势的在洪伟基耳边叫着,此刻她觉着自己很假,她也搞不清自己跟洪伟基之间到底算什么?自己在洪伟基的眼中也许只是一件工具。每次她都很主动,可每次她都想让这件事尽快的过去,她对洪伟基没有任何的感情,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从洪伟基那里得到丰厚的回报。
“他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如果有了麻烦你肯定不会坐观不理,牛文强惹事我可以不计较,另外两个可都是警察,如果我追究下去,他们也会有麻烦。”方文南已经查到,杜宇峰昨晚曾经,这事情如果被曝光,他肯定要倒霉。
洪伟基点了点头,把茶杯交给苏小红,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和气生财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为什么要打人?为什么要做违法的事情。”
方文南观察张扬的时候,张扬也在打量着方文南,这位江城市商会会长,江城成功商人的代表人物此刻的表情平静自若,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焦急和愤怒,没有良好的心态绝对无法走向成功,方文南今天前来的目的谈条件只是借口,刺探敌情才是真正的用意所在。他笑着站起身来,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这位是小张主任吧,久闻大名,真是相见恨晚!”
推卸责任?顾明健马上意识到方文南在推卸责任,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方总既然这么说,咱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尊重法律,这件事还是交给警方处理吧。”
顾明健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张扬再劝下去也没有意思,在这种不快的气氛中他和顾明健告别。走出市政府招待所望着灰色天空中白乎乎的太阳,张扬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顾明健似乎改变了一些,不过他的那句话应该没有夸大,有老爷子那块金字招牌在身后撑着,顾明健想找点投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张扬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应该及时告诉顾佳彤,否则以后一定会惹来她的埋怨。
“现在还不是时候,明天再说!”
苏小红搂住他的臂膀娇滴滴道:“出事了?”
方文南点了点头,从张扬的这句话中他已经推测到事情没有那么顺利,他并没有就这个话题追问下去:“张主任去哪里?”
而洪伟基却始终保持着冷静的表情,虽然他的内心很享受,可他仍然保持着相当的控制力,轻轻拍了拍苏小红的头,苏小红风情万种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放开了他,站起身,撩起长裙,分开雪白诱人的美腿坐在他的身上。
方文南道:“不打不成交,很多好朋友都是从误会开始,误会也是一种缘分。”
方文南揉了揉她的卷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我相信你!”他的目光却飘向车窗外,他向来把女人和金钱的功能等同起来,对两者都不会倾注太多的感情。
方文南仍然带着礼貌的笑容:“顾先生现在情况已经调查清楚,那些打你的人也是当晚来帝豪盛世消费的顾客,他们已经全部投案自首,我们帝豪跟他们之间hetushu.com没有任何联系。”
洪伟基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后仰,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眼前的女人真是一个尤物,她懂得怎样取悦男人,总能够让自己轻易达到兴奋的巅峰,苏小红极其投入的亲吻着洪伟基的身体,洪伟基虽然人到中年,可是保养的很好,他的皮肤仍然像年轻人一般保持着紧绷和弹性,他的腹部平坦而没有赘肉,这是他长期坚持锻炼的结果,想要在仕途上长期的走下去,不但要求拥有一个清晰睿智的头脑,还需要一个健康的身体。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进去后才发现方文南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很美的女人,张扬还是第一次坐这种房车,他和方文南对面而坐,方文南微笑介绍道:“这是金樽娱乐中心的总经理苏小红小姐,这位是春阳驻京办主任张扬!”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原来顾佳彤也跟他有着同样的感觉。
牛文强叹了口气,他倒不是担心顾明健跟方文南较真,他是害怕这事情继续闹大误伤到自个儿,把他们几个牵连进去。
洪伟基感到那分温暖和密实的时候,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是被苏小红敏锐的把握住,她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不断加快着动作。
方文南道:“一个拥有这样能力的青年人,你是希望他成为你的敌人呢还是成为你的朋友?”
苏小红着着洪伟基道貌岸然的模样,心中这个怒啊,狗日的洪伟基,你刚才爽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讲党性原则,爽完了马上就端起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说得这番话全都是模梭两可的官话,苏小红忽然有种被人白嫖了一场拒付嫖资的感觉,这让她感觉到自己很不幸,怎么遇到的尽是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
顾明健刚才已经接到了方文南的电话,在房间内等他。
张扬说了牛文强他们所在的宾馆,方文南嘱咐司机开车过去,一直将张扬送到宾馆的大门前。
张扬挂上电话想要拦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加长林肯缓缓停在他的面前,后车窗落下,露出方文南的笑脸,他盛情相邀道:“张主任,上车,我送你!”
杜宇峰惭愧的笑了笑,搂住张扬的肩膀道:“我他妈悔死了,都是酒精惹得祸。”
张扬笑道:“在顾明健那里遇到的。巧合而已!”他来到姜亮的对面坐下,从茶几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方文南这个人不简单。他今天去向顾明健求和。”
苏小红粉红色的舌尖轻轻舔去唇边的那一点白色,娇滴滴道:“伟基,你应该知道昨晚在帝豪发生的事情吧?”
方文南点了点头道:“田文龙带人去帝豪盛世突击行动,抓子不少小姐,给我下了停业整顿通知书。”
“怎么回事?”洪伟基低声问,声音却有些颤抖。
方文南接着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用此威胁你,我是个商人,我习惯于讨价还价,我做出让步,想你也做出同样的让步,你可以让步比我少,但是我希望希望大家都能够表观出诚意。”
苏小红一时语塞,她忽然意识到在洪伟基的面前玩心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必要。
方文南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让步,是因为他对当前的形势看得很清楚一纸停业整顿书会让他蒙受巨大的损失,在沟通不够的前提下限期整顿极有可能会变成无期,顾明健刚才让他转手酒店的话让他警觉帝豪盛世并不是他唯一的产业,甚至在他诸多的产业链条上算不上最重要的一环,可是对于他的意义却非同凡响,他的经营从餐饮起步,逐步发展到今日的规模,帝豪盛世正是他起步发家的地方,方文南绝不想放弃,不过他并没有想到顾明健对他的产业起了占有之心,只是以为顾明健想要找回面子。
苏小红显然无法了解洪伟基这么复杂的想法,在她看来,洪伟基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吃饱了不付帐,是个无赖,是个道貌岸然的流氓!
方文南顿时意识到顾明健对酒店的觊觎,不过他仍然不敢断定,难道这小子看中了自己的产业?
“一个县里的副m.hetushu.com科级干部,能够得上田庆龙,能够得上省委书记的公子,而且他还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的干儿子,春阳县长秦清的绯闻情人,这种人你觉着不特别吗?”
“方总可否把话说得明白一些?”
姜亮点了点头,出了昨晚的事情。他们也没有了继续留在江城的兴致。他低声道:“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苏小红伸出白嫩的小手和张扬握了握,她的皮肤很好,柔和温润,握在手中像一块暖玉,张扬已经猜到两人的关系,微笑道:“幸会,幸会!”
方文南摇了摇头。
苏小红撅起樱唇,附在方文南耳边小声道:“又让我去找他,你不吃醋?”
“你别动不动就拿我姐出来压我,好像我离开她就做不成事情似的,我告诉你张扬,没她的帮助我一样能够拿下帝豪。”
方文东听到大哥这样说,内心稍稍安定了一些,起身告辞离去,他关门离开后。身穿粉色睡衣的苏小红才婷婷袅袅的扭着水蛇腰从卧室中走出来,来到方文南的身后,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娇滴滴道:“你让不让人家睡觉,整个晚上,不是打电话就是跟人见面,讨厌死了!”
苏小红来到他身边挽住他的手臂道:“伟基,方总已经去给顾明健道歉了,除了赔偿一辆全新的奔驰车给他,还多给二十万的医药费,可顾明健还是不依不饶的,他真的好过分!”
“天地良心,我爱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骗你!”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
顾佳彤道:“方文南那个人我见过,虽然没打过交道,不过我听说他在江城商界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既然人家拿出了诚意,还是放一放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佳彤姐,我是劝不了明健了,而且我在江城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他的脾气你最清楚,还是由你这个当姐姐的劝好一点。
“大哥,今晚咱们酒店被抓了十五个小姐。”
方文南道:“我会赔一辆新车给他,另外付给他二十万的医药费,这件事就此了结,希望大家以后能够做个朋友。”方文南开出的条件相当具有力,张扬对此人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
苏小红向茶几上的停业整顿通知书瞥了一眼,有些不解道:“平时你跟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这次怎么回事,是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顾明健冷笑道:“你是说,我这顿打就白挨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杜哥,你都说多少遍了,我压根就不知道你昨天干了啥。”
苏小红的丹凤眼掠过一丝难言的失落,她太了解这个男人,方文南的确对她不错,可如果说他爱自己,那根本是错误的,这世上除了他儿子方海涛以外,再没有值得他爱的人。金钱女人对他而言只是证明自己能力的方式,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他不介意付出大把的金钱,身边的女人,苏小红清楚自己的位置,她只是方文南的一个工具,了解自己的地位之后,苏小红就开始为自己打算,她相信自己比普通女人要精明一些,表面上她是方文南的附庸,可她在被利用被玩弄的同时也要完善自己,她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终有一天可以挺起胸膛对方文南说不。
张扬和方文南来到外面回避,其实两人都心知肚明对方有话要说,沿着通道走向平台,方文南从怀中拿出雪茄,抽出一支递给张扬,张扬摇了摇头:“谢了,我不抽烟!”方文南点燃雪茄,抽了一口道:“昨晚是个误会,我不想这种事情发生可既然发生了,还是让不好的事情尽快结束,让一切向好的方面发展。
方文南微微一怔,心说他不就昨晚打了两架吗?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他自然不会知道,早在张扬初次抵达江城之时,就在帝豪盛世的大堂和安语晨大打出手,还砸烂了大厅的花瓶。
杜宇峰也凑了过来:“顾明健答应了?”
张扬笑道:“我好像当不了他的家!”
看着张扬下车离去,苏小红充满不解道:“他只不过是县里的一个小干部,值得你这么看重吗?”
杜宇峰爽快的http://www•hetushu•com点了点头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因为昨晚的事情,他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张扬走的时候,他专门送到门外,反复叮嘱道:“兄弟,这事儿,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
方文南拉着她的手,让她绕过沙发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
顾明健叹了口气道:“听说帝豪停业了?像你们这样的酒店,里面藏污纳垢,尽是搞些非法经营停业都算便宜你们了,方总,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看这帝豪还是趁早转手吧,不然这么一天天亏损下去,您得掏多少钱来维持?”
顾佳彤听到弟弟挨打的消息很紧张,听张扬说没什么事情这才放下心来,当张扬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之后,顾佳彤马上就把握住其中的几件事,第一,张扬没事跟他们一起跑到仙水宫干什么去?他有没有去嫖妓,假如有,绝对是不可原谅的,张扬信发誓旦旦的保证了自己的清白,顾佳彤又提出第二点,以张扬的武功,为什么保护不了顾明健,眼睁睁看着他挨打?张扬很夸张的说现场四五十个人围攻他们,他已经尽力了。
苏小红很会调动男人的情绪,在她的撩拨下,洪伟基很快就有了反应在苏小红用樱唇包容他的刹那,洪伟基忽然用手压住她的头,他低声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苏小红不得不暂时中断她的动作,她很讨厌洪伟基在这种时候谈事情,这让她感觉到洪伟基的可怕,一个在这种时候仍然能够保持头脑清醒的男人,其心机不是她能够揣摩到的,换句话而言,只要洪伟基想,他随时都能够一把把她推开,苏小红对他根本没有那么重要,苏小红说不出话,只能继续用舌头撩拨着洪伟基的敏感地带。
方文南冷冷看着这个走进来的年轻人,昨晚他已经把四个人的情况打听清楚了,知道进来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张扬,方文南过去并没有听说过张扬的名字,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虽然很关心官场上的事情,可是目光多数时间聚焦在上层,对于张扬这个春阳县的副科级干部并没有留意过,可是当他真真正正静下心来去了解张扬的时候,才发现这厮绝对不同凡响。昨晚发生在帝豪盛世的两件事张扬全都在场,这应当不是巧合,方文南甚至大胆的推测到昨晚顾明健事件是一场精心筹谋的计划,而这个筹划者十有八九就是张扬。
洪伟基脸上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小红,不是我不帮你,可感情和公事是两码事,我身为一个国家干部,我要对党负责,要对人民负责,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督促他们尽快处理,尽量做到公平公正,不会让帝豪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当然你们也应该反思一下自身的问题,犯了错误不可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顾佳彤轻声叮嘱道:“你帮我看着明健一点,他虽然不小了,可做事情仍然意气用事,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
苏小红显得有些委屈道:“打顾明健的是一帮客人,跟帝豪没有关系,昨晚田庆龙有些借题发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根本是公报私仇,盛世集团一直都是江城的商业明星,这次的事情极大的影响了盛世集团的声誉,在经济上的损失根本就无法估量,而且他们没有调查清楚情况,就很武断的给帝豪下了停业整顿通知书。”
方文南一早就驱车来到了市政府招待所,作为江城市成功商人的典范,他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可走入政府招待所,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毫无底气的感觉,他已经预感到顾明健没有那么好对付,这些高干子弟本事没有多少可是胃口却往往很大,他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
洪伟基笑子起来:“公报私仇?你说给我听听,田庆龙和方文南有什么私仇?”
方文南低声道:“随便他吧。回头你跟老洪联系一下,这件事应该让他知道了。”
苏小红睁大了眼睛,方文南的介绍让她禁不住又向张扬的背影看了一眼。
苏小红伏在他怀中,柔声道:“要不要我去找洪书记问一问?”
这件事顾明和-图-书健是在张扬的启发下想起的,不过这厮被启发之后,占有帝豪盛世的野心宛如雨后春笋般冒升起来,顾明健不但有野心,而且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被别人改变。他的年龄虽然比张扬大上三岁,可心理上却要比张扬幼稚得多,那啥张大官人毕竟有着大隋朝的历练摆在那儿,这是顾明健永远也赶不上的。
张扬低声道:“明健,方文南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要不,这事儿缓缓再说,逼得太急了反而不好!”
苏小红为洪伟基清理的时候,洪伟基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轻声道:“说吧!”他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看得很透彻,无论是男人和男人之间,还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都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苏小红之所以甘心被他所用,是因为苏小红想利用他,或者说,方文南想通过苏小红达到利用他的目的。昨晚帝豪盛世的事情闹得很大,他一早就听说了顾公子挨打的事情,苏小红来找他十有八九是为了这件事,洪伟基忽然想起有糖衣炮弹这个词,糖衣自己已经扒下来了,这炮弹要不要给她无情的打回去?
这时候前来换药的医生到了,这是左援朝特别安排的。
张扬笑道:“别让兄弟看不起你。做错事咱不怕,怕的是做错事全都赖在酒精上。”酒很多时候是个好东西,男人遇到酒的时候往往会和豪情冲动联系在一起,而女人遇到酒则会发生一种暧昧的化学反应。
虽然张扬的解释听起来很合理,可顾佳彤还是觉着有些不对,她不无威胁道:“你最好别骗我,否则我再也不理你!”
张扬意味深长道:“我看没这么快!”
苏小红想去亲吻他,洪伟基把脸偏向一边,这让苏小红感到有些屈辱,她把脸埋在洪伟基的肩头,用力抱紧了他,在他耳边发出凄艳哀婉的吟,身体的动作越发激烈了。她在用身体无声的报复。
张扬知道他们几个想什么,微笑道:“放心吧,这件事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在我们身上,我看你们没啥事还是回春阳吧。”
方文南微笑道:“昨晚的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多半要拜这个小小的副科所赐。”
张扬才不相信方文南会有什么诚意,田庆龙出面都没有让他让步,这厮的嚣张和狂妄可见一斑,今天他之所以愿意低头,处处表观出诚意那是因为他认清自己根本不是顾明健的对手,跟顾明健斗,他连一分取胜的把握都没有。这就是生意人,这就是方文南的精明之处。
张扬来到牛文强的房间,姜亮和杜宇峰两人都在那里坐着,三人昨晚显然都没睡好,仙水宫的事情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燃爆。
张扬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如果能抽出时间,我回去一趟。”他向杜宇峰道:“杜哥,你回去跟刘传魁老支书联系一下,我想让他儿子跟我去北京开饭店,老支书脾气倔得很,我怕他不肯答应。”
方文南道:“顾公子气消了吗?”
方文南千叮万嘱道:“让那些小孩子不要胡乱说话,不要说跟我们有关系!”
顾明健有些不满的看了张扬一眼:“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昨晚还鼓动我拿下帝豪盛世,怎么出去跟他溜了一弯儿,马上就改了主意?他究竟给你多少好处?”
看着意气风发的顾明健,张扬忽然感到有些后悔,这家伙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生活上稀里糊涂,事业上也是稀里糊涂,做人上也不清不楚,自己只是小小的启发了他一下,想不到这厮就一条胡同走到底,麻痹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事实小舅子的份上,老子才懒得管你,想到这里张扬不由得想起了顾佳彤,提醒顾明健道:“我看,这事儿你还是征求一下你姐的意见,她在商场上打拼了多年,经验和眼光都很丰富,如果她觉着可行你就做下去,如果她觉着不行……”
“那你还对他这么好?”
“你别管了,这件事我来搞定!”
洪伟基道:“这件事我不好介入,你们把顾书记的儿子打了,现在左副市长出面做这件事,而且昨晚警方的行动查有和_图_书实据,让你们停业整顿的确无话可说。”
方文南口中的老洪就是江城市市委书记洪伟基,早在洪伟基来江城之前,方文南就和洪伟基认识,他们的认识缘于方文南在岚山市的投资。那时候洪伟基正担任岚山市委书记,所以他们也算得上老朋友,可洪伟基来到江城后,他们的这段交情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这正是方文南的精明之处,而苏小红和洪伟基的相识却是得缘于他安排的一次私人聚会。
张扬笑着和方文南握了握手道:“方总不会听说过我这个小人物的,方总的大名我却是经常在电视报纸上看到。
苏小红抿起嘴唇儿,附在方文南的耳边道:“你真阴险!”
张扬摇了摇头道:“顾明健是一条路走到黑的主儿,他不答应,所以这事儿有些麻烦。”
房耳被轻轻敲响,却是张扬到了,他手里还拿着当天的一份晨报,一进门就乐呵呵道:“明健,好事啊,帝豪昨晚的事情上报了,那啥,已经勒令停业整顿了!”
苏小红轻声道:“顾公子还要闹下去?”
张扬笑道:“我去你们帝豪盛世两次算起来一共打了三架,看来我跟帝豪的确很有缘分。”
“去,我他妈是这么容易收买的吗?我只是觉着免子急了还咬人呢,他既然愿意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就出他还是有诚意的,咱们不至于一棒子把他给打死吧。”
方文南离去以后,张扬回到顾明健的房间,将刚才两人谈话的结果告诉了顾明健,顾明健换好了药,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冷笑道:“他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张扬,你昨晚的话我反复考虑过了,这次就要让他的帝豪盛世无限期的整顿下去,让他乖乖走人。”
和方文南不过匆匆一晤,张扬已经察觉到此人的精明非同凡响,这样的人很难一棍子把他打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虽然明明知道方文南表观出的诚意是权宜之计,张扬也没有紧逼不放的意思,他微笑道:“这样吧,顾公子那里我去说说,希望他能够接受你的条件。”
洪伟基坐在雅云湖湖心岛的别墅内,苏小红手中握着一杯红酒,阳光透过窗纱投射进来,在红酒杯中折射出让人赏心悦目的柔光,苏小红白嫩的小手微微倾斜了一下酒杯,一滴红酒滴落在洪伟基的胸膛上。她慢慢俯下身去,伸出鲜红色的舌尖,轻轻舔弄着那滴琥珀色的液体。
方文南明白自己在言辞上得罪了这小子,微笑道:“医药费方面还请顾先生给个大约的数目。”
“是!”
其实洪伟基也有自己的苦衷,方文南这次惹得麻烦的确不小,现在江城政局正处于最敏感的时候,短短时间内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被双规,市长黎园正因为妻子的贪污案而焦头烂额,现在的这场病十有八九是为了不久以后的退位做准备,左援朝成为代市长的呼声很高,左援朝的得势和顾允知的看重有着直接的关系,洪伟基并没有把左援朝观为对手,可想起左援朝身后的顾允知,他就不得不重观这个羽翼日渐丰满的副市长,顾明健的事情是左援朝向顾允知表忠心的大好机会,如果自己插手这件事,就算顾允知表面上不说,内心深处一定会对自己有看法,更何况顾允知一直把他当成了许常德的班底,他可不想在顾允知心中的印象继续恶劣下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作壁上观。
方文南笑道:“不是阴险,是现实,如果我不学会去积极的适应社会的变化,就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这句话是他发自肺腑的感言。他开始后悔昨晚没有给田庆龙这个面子,虽然事情的发展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可方文南却从中悟到了许多,金钱会让人失去自我,巨额的财富让方文南迷失了自己。过去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可昨晚他真真正正开始反思,反思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
牛文强刚才一直靠窗站着,自然看到了张扬下车的一幕,他迎了上去:“张扬,刚才那辆是不是方文南的汽车?”在从张扬那里得到了证实之后,牛文强忍不住道:“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他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