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章 老谋深算

张大官人听在耳中喜在心里。他对秦清的性情摸得已经是越来越清楚。知道掌握尺度的重要性,所以并没有继续挑逗她,装作没有听到一样,叹了口气道:“人家都有女伴。我没有岂不是太没面子,那啥……你权当是人道主义,晚上陪我去一回。”
“学什么都无所谓,最重要是开心。”
顾允知内心中隐隐有些失望。低声道:“这件事不要张扬了,搞大了影响不好,我不喜欢!”
顾养养道:“多亏了张扬,我的腿复原的很快,我估计明年春节的时候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
好不容易才劝着张大官人喝起白酒,这厮每一杯都喝得很勉强,秦清看到他装腔作势的样子,禁不住想笑,可她当然不会拆穿张扬的把戏。
方文南大笑道:“平日里我想请都请不到您,秦县长不要客气了!”
顾允知挂上电话后马上又给儿子打了过去。
张扬不得不佩服他的理解力。自己说得并不明白,可方文南还是理解到了自己的意思,这个人很精明,他善于从别人的话中把握关键之处。
在洪伟基拒绝为方文南出面之后。方文南陷入短暂的愤怒和迷惘之中,他愤怒的是自己用利益堆积起来的友情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迷惘的是,这件事,这件在他眼里看来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处理起来竟然是那么的棘手,不过迷惘只是暂时的,方文南很快就理顺了头绪。这件事的关键人物还是张扬,开始牛文强和他儿子方海涛发生冲突。主动权掌握在他的手中,可是事情从顾明健介入之后,马上就发生了改变,冷静下来看这件事,跟顾明健压根没有半点关系,顾明健的介入完全是因为张扬的缘故,是张扬一手把顾明健给领了进来,然后事情的发展就突然逆转,现在他已经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中。方文南虽然早就看出了张扬的关键作用,可是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会变得这么棘手,他认为凭借自己的能量,完全能够将这件事压制住,解决掉,洪伟基的明哲保身让方文南豁然清醒。自己不是在跟顾明健抗争,而是在跟顾允知书记周围的人抗争,这样下去,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明知道会吃亏,一个真正的商人是不会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
苏小红和洪书记联系感情的时候,方文南也没有停止奔赴,他托人找过田庆龙,找过左援朝,从各方的消息反馈来看这件事并不容乐观。顾公子比他想象中更加过份,方文南终于明白,这位顾公子并不是一个聪明人,他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跟这种人谈条件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当苏小红告诉他洪书记也爱莫能助的时候,方文南真的有些愤怒了,从一开始他就拿出百份之二百的诚意,他想解决这件事,可对方的无理和强势是他开始并没有想到的,左援朝和田庆龙显然是站在顾明健一方的,洪伟基之所以不愿意出头,是因为他害怕顾允知,他不想主动招惹麻烦。方文南这才发现。生意人并非是最现实的,官场之上这些人比他们更加的现实更加的无情。
左援朝这才明白顾允知是让自己收手,他连连点头道:“顾书记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顾允知舒展眉头:“傻丫头,黑暗能让人冷静,我有许多事要去考虑,所以……”
方文南点了点头,唇角出会心的笑容道:“这件事我不会忘!”
张扬笑道:“我可不敢,喝酒讲究的是一个其乐融融的气氛,我可不喜欢搞得跟战场一样。”
张扬没有端酒,而是掏出了手机。当着方文南的面给顾佳彤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件事告诉顾允知的也不www•hetushu•com是他,而是顾佳彤,顾佳彤听张扬说完这件事的经过,马上就答应了下来,无论事情的起因如何,现在已经在顾明健的任性和一帮官员的盲目推动下变得失去了控制,假如不及时点醒他,只会给顾家造成不好的影响。
张扬的这番话,让方文南感到他的重要,他庆幸自己没有和张扬的关系越搞越僵,否则事情真的要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了。方文南道:“张主任,请你帮我这个忙!”他居然很少有的倒了一杯酒,主动端了起来。
“顾书记,都是我安排的不好,所以才让顾明健受了委屈,你放心,我一定秉公处理这件事……”
张扬不用想就知道方文南还是想让自己帮他搞定顾明健,他自斟自饮了一杯酒,低声道:“方总的为人我很欣赏,不过顾明健的脾气你也见识了,他一旦认准的事情,我跟他也说不进话去。”
张扬马上反应了过来,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方文南肯定想求自己办事,这事情十有八九还是跟顾明健有关,顾明健这小子的确有些不上路。张扬早晨已经在他面前吃了瘪。正准备婉言拒绝的时候,方文南道:“张主任,我真心诚意的想交你这个朋友,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大家相互交流交流也是应该的,张主任该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不容张扬拒绝。
现在张扬笑眯眯的主动出击了:“那啥……苏小姐,你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敬你八杯!”
顾允知淡淡笑了一声:“我那个儿子平时被我惯坏了,干什么事情都没有分寸,年轻人吃点苦头是好事。”
张扬摇了摇头道:“大家在一起尽兴就好,没必要一定要喝得不不归,再说了这酒好几千一瓶呢,都敞开肚子喝,得花多少钱。”
苏小红有点傻眼了,这厮怎么一点都不体恤女人?自己怎么也算的上是一美女,难道他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可目光落在秦清的身上她马上又明白了,人家是心中自有红太阳,有秦清在他身边呆着,自己也变成了庸脂俗粉,苏小红第一次感到这么大的挫败感,自惭形秽。对!自惭形秽!
“一起去,方文南请我吃饭,他带着苏小红,我一个人去害怕他跟我使美人计,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张扬暗笑,你他妈倒是想扛。你扛得住吗?事情摆在眼前,假如方文南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也不会掉回头来再求自己,这厮显然被弄得一筹莫发展。张扬道:“办法也不是没有……”说道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假如在过去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对方文南这样说话,一定会让他感到可笑,他甚至会感到对方不知天高地厚,而在领教了张扬的能力之后,方文南非但没有这种感觉,反而产生了一种受宠若惊搬的惶恐和喜悦。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这声谢谢发自内心。
顾允知笑道:“好香!”看着女儿有些蹒跚的走向自己,顾允知微笑点头:“养养,我感觉你比前几天走得又利索了许多。”
秋日的暖阳让人昏昏欲睡,秦清踩着脚踏船在湖心荡漾,张扬坐在她的对面,宛如老僧人定一样闭着眼睛竟然睡着了,秦清静静看着他,不由得想起自己走出红星招待所,风雨中张扬用臂膀拥住她的一刻。芳心中暖洋洋的有种说不出的温馨在涤荡,又想起这厮在离开自己家门时偷袭吻在自己樱唇的一幕。俏脸不觉有些发烧,她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对张扬的感情开始变得不受控制。
秦清道:“张扬,你真想灌苏小姐?”
方文南哈哈大笑起来,这厮说话确实操蛋,自己是个在乎钱的和_图_书人吗?他停下笑声,低声道:“小张主任,今天请你喝酒,一是想消除咱们之间过去存在的那点不快,还有一件事,我想求你指点。”他这句话说得相当婉转。
“爸,你也早点睡,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张大官人表现得很斯文,在秦清看来这厮就是在装逼,平时无酒不欢的张扬,居然很难得的捂住杯口:“那啥我酒量不行,喝饮料行不?”
秦清淡笑道:“冒昧来访,还望方总不要介意才是!”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张扬的确是个人才!”他接过女儿手中的咖啡,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头道:“好苦啊!”
“一起过来,晚上没有外人。我只叫了苏小姐作陪!”
方文南也没忘记张扬,这次如果不是张扬帮忙,他的帝豪盛世还不知道要整顿到什么时候,他给张扬准备了五万块的红包,张大官人看都没看就给他扔了回去:“干什么?寒碜人是不?”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咬了咬樱唇道:“你不是共产党员吗?区区一个美人计就能动摇你的立场,证明你并不合格!”她的笑让周围的湖光山色为之黯然,如此明艳如此动人。看得张大官人不觉呆在那里,他咽了一口吐沫道:“什么党员也抗不住你一笑的风情。”
顾允知点了点头,儿子挨打他心里自然有些怒气,不过让他更加生气的是左援朝的态度,左援朝这么搞,目的是向自己示好,可他并没有想到这样做会让人戳自己的脊梁骨,顾允知是个在乎官声的人,他不想别人说自己以权谋私,左援朝的应对方法只能证明他在政治上还欠成熟,顾允知叹了口气道:“还是太年轻!”顾养养并不知道父亲这句话的真正所知,以为他在说二哥,点了点头道:“二哥太贪玩了!”
顾允知的声音平静而舒缓,但从他的声音中你绝对听不出任何情感的激动:“左援朝啊!顾明健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
张扬笑道:“从中央到地方。从北京到纯阳,哪里不是在吃?至少搞活了饮食业,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
顾允知接到顾佳彤的电话之后,只说了两个字……胡闹!然后他静静坐在书房内,陷入良久的沉默之中。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考虑事情需要花费比过去更加长久的时间,这并不是因为他的智力减退,而是因为他做事比过去更讲究完美,力求没有任何的瑕疵。对于一个即将走到仕途重点的人来说什么最重要?保持晚节。顾允知要保持他的清誉,保持他的晚节,他不允许子女让他的官声受到玷污。门外响起轻轻的脚步声,顾允知的唇角出淡淡的微笑,从脚步声他已经听出是养养来了,女儿的双腿一天好似一天,这是让顾允知最为欣慰的事情。
“好!”张扬极其爽快的答道,他拿起玻璃杯,把小酒杯中的酒逐一倒了进去,笑道:“你喝八杯,我十六杯!”
方文南道:“我是生意人,这种事真的不想搞下去了,我想以和为贵。和气才能生财,不过顾公子如果做得太过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死扛下去了。”
张扬在提醒他,把这件事透给顾允知,也许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方文南低声道:“张主任,可是我和顾书记说不上话。”
张大官人很潇洒的笑了笑道:“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觉着你够爽快。我把你当成可以相处的朋友。对我来说,朋友之间用金钱来衡量,是一种侮辱。”
苏小红这才留意到张扬身边的秦清,秦清今晚打扮的很朴素,浅灰色立领毛衣,石磨蓝牛仔裤,头发很随意的束成马尾,虽然没有过多的装扮,却有一种别样动人的清新气质,秦清的淡雅和高贵是发自内在,一颦和*图*书一笑都流出超人的风华。苏小红虽然也是一位美女,今晚打扮的艳光四射,可在秦清的清新淡雅面前,她的妩媚显得有几分俗气,远不如秦清美得含蓄,美的隽永。
于是他又想起了张扬,解铃还须系铃人,一切既然是张扬引起,那么事情就应该由张扬解决,所以他主动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张扬和秦清准时来到了鱼米之乡。首先就被门前广场的音乐喷泉所吸引,随着旋律,喷泉在变幻出不同的色彩和形状。宽阔的停车场上整齐的停放着不同品牌的汽车。从号牌上可以看出,其中有不少来自市直机关,张扬忽然想起和楚嫣然前往静安的时候,曾经在停车场遭遇记者偷拍车牌,不知道江城有没有这么大胆的记者。秦清轻声道:“公款吃喝风气越演越烈,政府是该好好的抓一抓了。”
顾允知关切道:“去睡吧,好好休息,身体才能康复的更快。”
张扬笑道:“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周围的人给搞复杂了,据我所知顾书记是个很严谨正直的人,平时他对子女的管教都是很严的。”
帝豪盛世的这场风波在顾允知的干涉下风平浪静,不过方文南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他买了一辆新的奔驰车给顾明健送去,随车附赠的皮包中还有二十万的医药费。
让张扬不爽的是,方文南居然一杯不喝,加上秦清喝果汁,喝酒的只剩下他和苏小红。
女儿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让顾允知再度陷入沉思之中,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喜欢黑暗,习惯孤独,是年龄让自己这样,还是这官场让他发生了改变?高处不胜寒,人身居高位,难道就一定要选择孤独吗?目光落在女儿身上,顾允知的眼神变得柔和而慈祥,女儿才是他的阳光,他这三个子女中养养是最让他省心的一个大女儿顾佳彤是个性好强独立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可婚姻却是不幸的,她和丈夫魏志诚之间的婚姻名存实亡,如果不是自己坚决反对,恐怕现在他们已经领到了离婚证书。儿子顾明健终日浑浑噩噩的混日子,这么大了无论感情还是事业都是一团糟。过去养养的病情始终是顾允知最为揪心的事情,可眼看着养养就快恢复,顾允知也终于去了一块心病。他轻声道:“养养,有没有想过去上大学?”
张扬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和秦清在一起,刚刚解除双规的秦清显然没有从低沉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而张扬因为左晓晴的离去也倍感失意。两个失意的人一起在雅云湖泛舟聊天,帮助对方派遣寂寞,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方文南对张扬的这句话深有感触。这次之所以搞出这么大的风波,全都是因为左援朝那帮人想要讨好顾允知的缘故,可能顾允知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在江城的这件事呢。
张扬放下电话,方文南的目光中剩下的只有佩服和感激,张扬卖给了他一个巨大的人情,虽然眼前还不知道事情的结果,可是按照正常的逻辑推论,顾允知绝对不会让儿子在江城任性胡为下去,只要顾书记一个电话,方文南就能从现在的尴尬局面中解脱出来。
顾允知露出会心的微笑,顾养养带上房门,书房内又回复到刚才的寂静。顾允知刚才的那句年轻真正所指的是左援朝,选择左援朝,他的目的是为了把江城的官场重新洗牌,降低许常德在平海北部的影响力,而左援朝这次在处理顾明健事件上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在积极讨好他。顾允知的身边并不缺乏溜须拍马者的存在,他需要的是一个稳重的干部,一个能够用头脑全面思考,一个做事首先考虑到从大局出发,不被重重感情左右的干部。顾允知闭上双目,也许左http://m.hetushu.com援朝并不是江城市长的最佳人选。
方文南虽然对张扬的官场历程人际关系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却惟独漏了一样,没有调查这厮的酒量究竟怎样,张扬在开始阶段表现出的怯酒也的确迷惑了他们,苏小红在不清楚对方酒量的情况下开始主动出击。
四人落座之后,服务生开始上菜,方文南准备的菜品以海鲜为主。菜式也是极尽精致。酒用得是窑藏三十年的茅台,由此就能够看出方文南请客的诚意。
方文南也看出来了,人家这是真能喝,别说十六杯,他就是六十杯也能喝下去,方文南也不是心疼那点酒水,他是担心苏小红当场被喝趴下,乐呵呵道:“小张主任海量,我看你就放过苏经理吧,再喝她恐怕要喝多了。”
秦清俏脸微红轻声道:“你要再敢胡说,我就把你踢下湖去。”说完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里透着一股打情骂俏的味道,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原来她的感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已经不像开始那样对张扬表现出一味的拒绝。
“所以你多数的时间都在黑暗和独处中度过!”顾养养撅起樱唇抗议道。
苏小红俏脸酡红,望着面前的酒杯哭的心都有了,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丫的长得人模狗样的。想到肚子里这么多弯弯绕绕,一个大老爷们不带这么欺负女人的。她娇滴滴道:“小张主任好坏,尽会欺负人,我是女人,你是男人,这样喝不公平,你喝两杯,我一杯……这样才公平!”
方文南对秦清的到来表示欢迎。过去他曾经和这位江城市前团市委书记打过几次交道。四入座之后,夜幕已经降临,方文南让人将水晶阁的窗帘拉起三面,只留下靠湖的一面。
此时的左援朝正在为自己的作为而沾沾自喜,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急于表现的行为让顾允知开始重新审视他。顾允知实在当晚十一点半打来电话的,左援朝接到顾允知的电话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恭恭敬敬道:“顾书记!”
房间内只剩下方文南和张扬两个人。方文南道:“我对酒精过敏,小张主任不会怪我吧?”
此时一个娇柔妩媚的声音响起:“小张主任,你怎么才来啊!”却是苏小红迎了出来。
方文南打听到了许多事,其中就有张扬要和顾允知的女儿一起在京城开酒店,这个信息让他觉察到,张扬和顾家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张扬给他启发的时候,他马上就想到,眼前这位就是最合适把顾明健的事情透给顾允知的人。
顾养养轻轻敲了敲房门,然后推开,伸手把书房的顶灯打开,她的手里端着一杯刚刚煮好的咖啡,笑靥如花道:“爸,我自己煮的咖啡,送来给你尝尝!”
秦清弯下身,白嫩的纤手轻轻抄入水中,感受着湖水的沁凉,借以平复内心的烦乱,她终于点了点头道:“我晚上也没什么事,就跟着你去白吃一顿!”
方文南笑道:“张主任说得好!”
苏小红摇摇晃晃站起身道:“我不行了,要去洗手间!”秦清看到她走路不稳,起身陪着她一起去了。
顾养养微笑道:“想过,最近都在看书,不过还没想好以后学什么专业。”
方文南将鱼米之香顶层的水晶阁留下,平时这个包间只是他用来招待最重要客人的,水晶阁完全是一座玻璃房,坐在水晶阁中,雅云湖美丽的景色尽收眼底,而且这水晶阁位于鱼米之香的最高点,凡是来到水晶阁吃饭的客人大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想想能够把他们全部踩在脚下。也是一件快事,当然这只是方文南私下的一个想法,从未对他人提及。
顾养养咯咯笑道:“苦才可以提神。你每天工作这么晚,我故意没放http://www.hetushu.com糖!”
方文南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习惯了这样的表达方式,他认为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而这种代价需要用金钱衡量。
张扬笑着向苏小红望去,却见苏小红穿了蓝色旗袍,外披黑色狐皮坎肩,腰身纤细,丰满,走起路来摇曳生姿,贵气逼人。
张扬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合上电话。秦清已经停止了蹬船,任凭船儿在湖心荡漾,一双明澈如春水的美眸凝望着张扬道:“你去吧,我自己回家。”
两人走入大堂,大堂中心的水池内,养着两条鳄鱼,这是供人食用的。以此作为噱头吸引客人注意,张扬凑过去看了看,两只鳄鱼都是两米左右的长度并不算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秦清随粗张扬离开这里。毕竟人来人往的,看到他们在一起只怕又要穿出什么流言蜚语了。
苏小红娇柔道:“小张主任,我知错了,刚才我是想灌你酒来着,谁知道我到头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场的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做女人也有做女人的好处,低头认错都这么自然这么可爱,由不得你不去原谅她。人家是天生的弱者。谁会真正去跟一个弱者去计较?
苏小红显然想要在酒量上先胜一场,不停的乘胜追击,张大官人喝的越来越流畅,当苏小红意识到这厮根本就是千杯不倒的时候,酒意已经开始上头了。
“好,我相信你!”
顾明健刚刚才让姐姐训了一顿,看到老爷子的电话号码,手都有些抖了,不过他不敢不接,接通电话,只听到父亲说了四个字:“马上回来!”
方文南向他的身边凑了凑:“请张主任指教!”
抬头就可以看到夜空,透过北侧的落地玻璃就能够看到美丽的雅云湖,星光欲火相映成趣,在这里的坏井下吃饭,怎能不让人心旷神怡,食欲大开?
秦清在江城的名气很大,苏小红对她也是仰慕已久,知道这位平海政坛上最年轻的美女县长刚刚才被解决了双规,她和张扬同时出现,更验证了方文南对她说的那番话,张扬这个小小的副科很不简单,能够让美女县长陪他前来赴宴,绝不是友情或者是工作关系能够解释通的。
方文南笑道:“秦县长能够大家光临,让小店蓬荜生辉。”
电话铃声打断了秦清的沉思,也惊醒了睡意朦胧的张扬,他打开电话:“喂!”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笑意:“方总,找我有事?”
方文南让苏小红陪同,主要是想让她来活跃酒桌上的气氛,而苏小红也的确称得上伶牙俐齿,更难的是,她的酒量很好,虽然没有千杯不倒的本事,可喝下一斤茅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顾允知又喝了一口,才把咖啡杯放在桌上,顾养养伸手把他的台灯旋得更亮了一些,轻声道:“爸,为什么你要把书房内搞得这么昏暗,显得好压抑,这样亮堂堂的多好啊!”
方文南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过平静中透着说不出的亲切与诚恳:“张主任,晚上有空?我在鱼米之香安排了房间,一起吃顿饭。”
“爸,刚才我跟姐通电话,听说我哥出了点事儿?”
鱼米之乡也是盛世集团起旗下的酒店,两个月前才装修竣工,主打高档经营,菜肴酒水突出的特征就是一个贵字,然而江城的新兴富豪和机关干部仍然趋之若鹜,短短的两个月内生意之火爆,名气蹿升至快,在江城一时无两,营业收入已经超过了雅云湖对岸的帝豪盛世,不过鱼米之乡专门经营餐饮,并不像帝豪盛世那样从事多种经营。
“顾书记,这件事不怪顾明健,我会好好抓一下江城的治安。”左援朝还没有完全领会顾允知的意思。
张扬还是带着一副为难的语气道:“那啥……我跟朋友在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