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章 省委书记的境界

苏老太道:“那时候我腿脚还利索,一口气从上清河村爬到了清台山顶,还在紫霞观上香。”
夏伯达只能暗暗羡慕左援朝走了狗屎运,羡慕的人家的同时又感叹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葛春丽已经辞职了,据说是因为李副市长的牵连。”姜亮的话让张扬吃了一惊。姜亮不无钦佩道:“葛春丽绝对是个重情重义的女人。她说,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会一直等下去,等到李长宇出来的那一天。”
经过了一段修好的路段之后。前方的道路又颠簸了起来,杜宇峰苦笑道:“这次黑山子乡让坑苦了。乡里财政本来就紧张,又投资了不少钱兴建宾馆道路,如果安家真的不投资了,乡里不知多少年才能缓过气来。”
张扬比原定返回北京的时间推迟了两天,秦清在经过短暂的调整后。返回春阳上任,两天后也会重新回到北京继续她的党校学习。还有一个原因,苏老太在江城呆的烦闷,想要返回春阳看看,张扬安排牛文强开车过来接。
夏伯达真真正正的震撼了,顾允知的这番话意味着李长宇双规噩运的结束,意味着李长宇在仕途上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跟了顾允知这么多年,直到现在也摸不清他的下一张牌究竟会怎么出,当初把李长宇弄下去的是他,现在难道又要把李长宇捞起来?这顾书记的脑子里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有人选了?”夏伯达这句话问得有些冒昧,可是他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其实夏伯达一直以来都很盼望走出去,跟在顾允知身边当跟班已经好多年了,虽然级别一直在提开,可毕竟没有一方大员挥斥方遒的那种畅快感,他想得到权力,想要获得众星捧月的满足感,呆在顾允知的身边越久,他的这种渴望就越强烈。
顾允知忽然道:“禁受得住严格的考验,是一名国家干部最起码的素质。”他抬起头看了看顾允知:“你对他了解吗?”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他无时无刻不在留意着老领导的表情变化。
顾允知慢慢放下茶杯,低声叹道:“中国的关系啊,无处不在,李长宇和洪伟基是大学同学,洪伟基和许常德又是党校的同学,正是这错综复杂的关系,让我们的工作变得很难开展,干部队伍中划分出一个个的小集体,一个个小圈子,他们拉帮结伙,相互包庇,搞得像个江湖帮派,哪里还是党和国家的干部?这种现象应该从根本上杜绝。”
顾允知点了点头:“牵涉很广,黎国正也摆脱不了关系,这件事才是重点啊。”他痛心疾首的说:“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可公仆却要贪污老百姓的血汗钱,怎能不让人民失望。正是干部队伍中的这一小部分蛀虫。影响到了党的声誉,对这种人我们决不能放过。”他停顿了一下又道:“省纪委对冯爱莲事件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因为黎国正的身份较为敏感,所以还是同意他暂时从江城市长的位置上退下来。”顾允知的这番话在暗示,黎国正的事情并不会因为他主动退下来而结束。
再次返回黑山子乡,返回这片他初入仕途的土地,一种亲切感在张扬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这里的一山一水在他的眼中都是如此熟悉,因为要陪苏老太去清台山,他们并没有在乡里停留,而是直接去了上清河村。一路之上,看到不少新建的房子,修建的半半拉拉的搁置在那里。杜宇峰对黑山子乡的情况最为清楚。低声解释道:“传言安家停止注资后。老百姓们都感觉到没了盼头。很多想突击盖房的http://www.hetushu•com放弃了原有的打算。还有许多先动手的也停工了。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感叹道:“安家可算把黑山子的老百姓坑苦了,过去安大胡子是明抢,现在安志远是暗坑。”张扬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多做解释,他清楚安家是的的确确遭遇到最困难的时候。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秦清从后面把毛巾递给他,张扬擦了擦身上的水渍,等到车重新行驶平稳后,方才道:“那事儿解决了,人家也不要你道歉,也不要你的医药费了,金凯越的管理费维持去年不变!”
杜宇峰在自己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我靠,我给忘了。”这也怪不得他,这两天他的心思全都放在帝豪发生的那件事上,哪有心思顾得上别的事:“我回头给他打电话。”
张扬没心没肺的笑道:“乡里不给你钱干我屁事,我现在是驻京办的人,跟黑山子乡可不牵扯。”
顾允知在省委书记位置上的时间已经没有几年,所以他不允许自己的失败,甚至连一点点的错误,他都不能够接受,李长宇却是他的一个意外发现,李长宇在双规期间所表现出的超人意志力和高超的政治素质。都让顾允知有种惊艳的感觉。因此他开始留意李长宇的仕途历程,开始了解到李长宇成为许常德圈子中的一员纯属巧合,许常德之所以破例提升李长宇成为常务副市长,真正的用意是让李长宇和洪伟基搭班子。以此来压制黎国正,除此以外。李长宇和许常德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际。
一群人顿时炸开了锅,杜宇峰冲上去把姜亮摁在水中,很快牛文强也冲上去加入战团。
李长宇在鸾山招待所已经呆了就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中,先是中纪委调查小组对他进行调查,然后换成了省纪委,从被双规开始,李长宇便开始蓄须,整个人瘦了许多。可是他的精神仍然很好。无论是中纪委还是省纪委的工作人员都充分领略到了这位江城常务副市长坚韧的意志,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上。李长宇的观点很明确,他有三个坚持,坚持自己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上没有牟取一分失利,坚持自己在招商引资上的决策正确无误,坚持这件事没有涉及到任何其它的官员。随着安家出具的那份出资证明,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上的问题已经迎刃而解,这是中纪委离去的原因,接替中纪委工作的省纪委调查的终点则是李长宇的经济问题。
顾允知是个喜欢留后手的人,既然李长宇禁得住考验,证明李长宇还是一个党的好干部,这种干部如果一棍子打死,实在太可惜了,他要给李长宇一次机会,验证下。他是不是真的有过硬的政治素质。同时也要观察一下,李长宇是不是有敏锐的政治嗅觉。
顾允知笑道:“经验上肯定会缺乏一点,不过干劲和冲劲肯定要比很多老同志要足,再说,江城的领导班子又不是他一个人,慢慢锻炼嘛。”他的话等于是最终定论。
顾允知点了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夏伯达小心问道:“江城的事情会怎样处理?”
夏伯达对冯爱莲事什并不太了解,他低声问道:“很严重吗?”
“当然是真的,方文南这个人胸怀还是可以的。”
张扬早早的被牛文强拉走活动去了,牛文强新开了一浴池,大众消费那种,知道张扬回来,姜亮、赵新伟、杜宇峰很快就聚了过来,因为浴池还没有正式对外营业,所以前来洗澡的人很少,下午除了他们几个就没有其它客人。
赵新伟笑道:“你们www.hetushu.com自己不老实,老老实实洗个澡啥事也不会有。哪能惹这么多麻烦?”
夏伯达笑道:“那倒是,如果在解放前,也一定是江姐般的人物。”
杜宇峰回身笑道:“是啊,上清河村地标志,老太太记忆力很好嘛!”
牛文强真是又惊又喜,想不到这件事到最后不但可以轻松解决,而且张扬还和方文南交上了朋友,在牛文强眼中,方文南属于高不可攀的人物,他咧开嘴笑道:“有机会介绍方总给我认识,兄弟,这回多亏你了,今晚我在金凯越安排好了,让大娘阿姨她们一起过去吃饭。”他接着向秦清道:“秦县长一起过去,我给大家接风洗尘。”
姜亮低声道:“兄弟,最近江城开发区分局有个空缺,我想活动一下。”他说这句话等于向张扬求助,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到了,张扬和田庆龙的关系很好,属于绝对能够说得上话的那种。
牛文强弄了辆丰田吉普前来江城接人,他这两天心里也一直没有素净过,毕竟江城惹下的事情有些大。不知最后的处理结果如何,以他的眼界和能量根本无法处理这么大的麻烦,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不,应该是一切只能静候张扬那边的解决结果。中午跟张扬见面后先接了徐立华和苏老太,然后又去秦清家接了美人儿县长。
夏伯达道:“佳彤对李长宇的事情很关心,这段时间多次向我打听过。”
“你纯洁,你纯洁的像清台山坡上的那一头公驴……”张扬走了出去,趴在按摩床上搓背。姜亮也跟着过去,这次的事情对姜亮的触动很大,过去他们几个在春阳随便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可到了江城,险些被人打的抬不起头来,如果不是张扬出手,他们三个这次的跟头就栽大了,姜亮是其中最有心机的人,他善于总结,很想进步。目前姜亮是一个正科级干部,他很想向上走一步。帝豪盛世的事情发生之后,这种向上走的愿望尤为强烈。
顾允知终于看完了那份报告,缓缓放在桌上,然后取下花镜,揉捏了一下鼻梁,端起桌上的浓茶喝了一口道:“李长宇的嘴巴可真严!”
顾允知拿起另外一份报告道:“李长宇没查出太大的问题,冯爱莲的事情却越闹越大,真不知道常德同志是怎么搞的,在江城当一把手这么多年,出了这么多的事情都不去解决,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闹起来了,再去处理,已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等打闹完了,张扬道:“杜哥,刘支书那里你帮我说了吗?”
张扬这才想起今天是初一,老太太要求前来清台山,十有八九想去紫霞观上香,为李长宇求个平安。
五个人赤身的泡在大池子里。压在牛文强和杜宇峰心头多日的石头终于去掉,两人的情绪格外高涨。这属于巨大压抑后的猛烈反弹,也实属正常。牛文强笑道:“还是在自己的浴室洗澡舒坦,我发誓以后出门在外,再也不洗澡了。”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女儿也在他面前表过对清台山事件的关心。
顾允知微笑道:“我们的很多干部都要加强学习,这个李长宇倒是很有点意思。”
一入上清河村的村口,就看到刘传魁蹲在小桥上抽着旱烟,看到张扬他们的两辆车过来,刘传魁站起身。慢腾腾的走了过来,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把带来的两条红塔山塞给了刘传魁:“老支书,这么久没见想我没有?”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反正我明天要去清台山,当面跟他说吧!”张扬答应了苏老太,带着她http://m•hetushu.com一起去清台山散散心。
许常德最近始终都处于郁闷不的志之中,清台山的时间虽然解决,可每个人都看出顾允知是在利用这件事打击他,削弱他在平海北部的影响力,而他在整个过程中虽然几经努力,可是仍然无法改变自己被动挨打的局面,和老谋深算的顾允知相比,他的道行还是差上不少的,许常德很愤怒,却又不得不克制内心的愤怒,他原本以为两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可顾允知这只老虎一天没有离开省委书记的位置,他就一天没有好日子过。许常德甚至产生了悲观的情绪,这样下去,恐怕顾允知还没有离休,自己就已经崩溃了。他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平海?假如他去北原,或者南湖都比现在要舒服得多。
赵新伟道:“要不这么着,明天咱们哥几个全都一起过去,顺便去清台山吃全驴。”
夏伯达又道:“我听说李长宇是张扬的义父,张扬和明健、佳彤都是好朋友。佳彤之所以过问大概是因为张扬找她求情的缘故。”
杜宇峰骂道:“就知道你狗日的没啥好话,我这么一纯洁的大老爷们都被你们给带坏了。”
张扬微笑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清台山这么好的天然条件。就算安家不来,一样有其它的商人愿意投资开发,他们不来是他们的损失,回头我跟秦县长商量商量。我去北京宣传下,看看能不能吸引其它客商过来投资。”
张扬心满意足的微笑着转过身来。自从这次双规之后,秦清对自己的态度显然好了许多,看来我党的双规政策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制造同甘苦共患难的机会,促进两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发展,他拧开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却不防牛文强猛的一个急刹车,把他呛得一连串咳嗽,身上也被泼出来的水弄得挺湿,张扬怒道:“我靠,不带那么玩儿人的。”
夏伯达被顾允知的这番话弄得云里雾里,他原本以为顾允知会对李长宇严打到底的,不过听他现在的口风好像有所缓和,他不敢贸然说话。害怕被顾允知责怪,只能静静等待着下文。
姜亮笑了笑,他并不隐瞒:“我还想上进,留在春阳这种小地方,发展的空间不大,而且你侄子今年上学了,在江城师范附小,你嫂子正忙着工作调动,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年底就能去江城商业银行上班,现在儿子还在他外公外婆家住着,我总不能长期两地分居,又要为孩子上学考虑,所以就动了这个心思。”他说的很委婉,把自己包装的像一个顾家男人。
给人印象向来温和的顾允知对待政敌的手段绝对是毫不容情,连喘息的机会都不会给。许常德知道顾允知把调查黎国正的事情交给自己后。马上就明白了顾允知的真意,假如上次顾允知掀起清台山事件是为了重组江城官场,而这次让自己负责江城药厂事件,目的就是激化自己和黎国正的矛盾,让过去的积怨再度爆发出来,黎国正虽然不是许常德一生中最厉害的对手,却是最了解他的一个两人在一起共事了几十年。争来斗去几十年,对彼此的了解都已经很深。许常德如果毫不留情一查到底,黎国正如果真的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件事最终的结果就会激怒黎国正,从而把斗争的矛头指向许常德,许常德几乎可以确定,他的手中一定捏着自己的某些把柄。假如自己在处理黎国正事件中表现出敷衍应付,又会被顾允知借着机会指责自己的不作为。许常德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顾允知仍然没有放过http://www.hetushu.com他的意思。
离开江城外环的时候,牛文强终于忍不住了,低声向坐在副驾的张扬道:“老弟,那事儿怎么说的?”
如今这份报告就摆在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办公桌上,顾允知看得很仔细。他一边看,一边露出微笑。
杜宇峰笑道:“去清台山肯定要吃刘大柱的全羊宴,全驴以后再吃吧。”
姜亮一脸坏笑道:“我他妈怕被人传染性病!”
刘传魁瞪了他一眼道:“想你个犊子,自打认识你,就一直被你坑。我村里垫资铺的路到现在乡里还没给我钱呢?”
秦清淡然一笑道:“不了,我回去要整理一下,这阵子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我想好好休息休息。”徐立华和苏老太也对那种场合没什么兴趣,牛文强看到这样也不能勉强,回到春阳后,秦清安排苏老太在县委招待所住了,徐立华回家看了看后也过来陪老太太住下,秦清陪着她们两个聊了一下午,这才离开返回自己的住处。
顾允知当初打李长宇,真正的目的是把江城的官场重新洗牌,最大限度的削弱许常德的影响力,可顾允知并没有预计到黎国正会突然出事。这让江城政局的重组成为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顾允知的初衷是想把左援朝扶起,儿子在江城发生的事情,让他开始重新审视左援朝,左援朝在政治上并没有他想象中成熟,可顾允知也没有想把他放弃,提议他成为江城代市长就是在给他机会。
牛文强从反光镜中看到了秦清表情的细微变化,心中暗骂,张扬啊张扬,麻痹的,你小子艳福齐天啊,说不定连美人儿县长都让你给拱了吧。
夏伯达摇了摇头,他说话很谨慎,可他又知道顾允知不喜欢下属太过谨慎,有些时候必须要敢于说出自己的观点,前提是这些观点不要和领导的意见相左。夏伯达最早从顾允知的秘书干起,做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对顾允知的脾气和性情他摸得狠清楚,可是这也只是相对别人而言,到现在他都不敢说真正了解顾允知,他对顾允知的了解不断加深,而顾允知的政治修为也是不断提升,顾书记的想法并不是他这种境界能够琢磨透的。夏伯达短暂的考虑后,低声道:“顾书记,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提过。”
牛文强很无辜的看了看道路中间,一头黄牛正慢条斯理的走过马路。他有些郁闷的嘟囔着:“今年我是不是流年不利,连畜生都跟我过不去?”
江城制药厂的贪污案揭发出冯爱莲的同时,也让江城市长黎国正深陷泥潭,目前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可顾允知凭直觉判断,黎国正一定脱不开干系,这件事不查则已。查下去只会让江城面临另外一场地震。作为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拥有着非同一般的大局观,他要在短时间内将市政府重新洗牌,稳定江城政府的工作。把黎国正从市政府中踢出来,至于他的问题,顾允知并不想亲自过问,他准备将这件事交给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省长许常德。在顾允知看来,许常德接受这个问题最正常不过许常德在江城担任市委书记多年,也就是说冯爱莲的贪污案就发生在他领导江城期间,他和市长黎国正向来不睦,相信许常德会在处理这件事上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
夏伯达抑制不住脸上的失落。顾允知的提议就意味着最终的结果。常委会还从没有否决省委书记提案的先例,他低声道:“左援朝从江城财政局长升任副市长才几个月的时间,现在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会不会缺乏经验?”
杜宇峰装腔作势道:“文强,不是我说你,你以后hetushu.com他妈注意点,再这么胡搞,早晚得出事儿。”自己装得跟没事人似的。紧挨着他坐的姜亮向一边挪了挪,杜宇峰不解道:“干吗?”
“江城开发区分局?好像葛春丽就是那儿的。”张扬忽然想起李长宇去江城的时候,曾经先把葛春丽安排在那儿。
张扬有些错愕的看了看他:“姜哥,你在春阳混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跳出去了?”
顾允知道:“年前省党校会搞个市长培训班,你和党校联系下,主要是学习关于廉洁自律的问题,对了,把李长宇也算进去。”
李长宇在这方面的回答又表现出他过人的睿智,他说自己在廉政上大贿不收,也就是说,黄金珠宝。现金证券,之类的贵重礼品不收,小贿不拒,就是限于烟酒之类,收取烟酒也有他的标准,烟不超过一条,酒不超过两瓶,他认为做领导的虽然不可以受贿,但是起码的人情礼节还是要讲的,抽别人的烟喝别人的酒,但是千万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我收了你的烟酒不拒绝你的情面。可我一样公事公办,我对党和国家有交代,我在人情方面也有交代。我不贪心,我要把握分寸,我既要当一个好官,也不想利用极端的方式和人民群众拉开距离,党教育我们领导干部,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你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的全都拒之门外,以后就没有群众再亲近你,再搭理你。我掌握好界限,就是一个好官。李长宇的这番话把省纪委的一帮人听得目瞪口呆,可每个人又不得不承认李长宇说得很有道理,从中央到地方,你只要仔细看看,只要稍有权力的领导,哪个抽得不是云烟红塔山,抽中华熊猫的也大有人在,你又见过哪个副市长去地摊上吃臭干,喝散酒?至于个人生活作风问题,李长宇回答的也很坦然,我是领导干部。也是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承认我生活作风有问题,不过我从未利用职权为葛春丽牟取私利。而葛春丽的辞职也让李长宇的话更站的住脚,李长宇的妻子朱红梅已经叫嚣着要跟他离婚,作风问题可以搞垮一个干部,可是想把一个干部送进监狱却很难。
牛文强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双眼道:“真的?”
秦清在后面意味深长道:“该不是人家一顿饭就把你收买了吧?”
张扬笑了笑,转头看了看,母亲和苏老太正在打着瞌睡,秦清看着一份报纸,察觉到张扬回头,抬头看了看张扬,俏脸不由得一热,两抹红晕浮现在她吹弹得破的小脸之上。
顾允知从这句话已经觉察到了夏伯达的渴望,他心中暗自好笑,夏伯达的忍耐功夫算很不错的,这么多年在自己的身边小心翼翼,体贴入微。顾允知看得到,也明白他的心中所想,在他退休以前,一定会让夏伯达走出去,会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跟了自己这么久,就算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但江城这盘棋上。没有夏伯达的位置,从一开始掀起这场政治风暴,顾允知就没有把夏伯达计算在内,他低声道:“我已经提议由左援朝担任代理市长,马上会拿到常委会中讨论。”
坐在后座的苏老太道:“我有十几年没到这里来了,我记得前面有座牌坊。”
张扬笑道:“我去吃饭那是给他面子,不过这个人很有眼色,做事也很爽快,倒是可交。”
牛文强赞道:“还是杜哥体贴,多疼咱嫂子,要是吃了驴那啥,嫂子又要倒霉了。”
省纪委经过漫长的调查,反复的调查,仔细的调查,还是没有查出太大的毛病,把关于李长宇的调查结果写了一份详细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