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章 城里城外

李长宇轻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牛文强、赵新伟、杜宇峰、姜亮四个闲着没事已经在大树的石桌下打起扑克,刘传魁站在一旁寿着,不时的指指点点,惹得杜宇峰像哄小鸡一样不停的哄他走。
张扬和顾佳彤戴上安全帽,在老张的引领下走了进去,装修工程开始没几天,现在主要是把原来春阳驻京办分成两部分,以后把原来的小院也一分为二,两部分的划分并不是平均分配,酒店占用的面积要大一些,应该是三分之二左右,驻京办只剩下一小部分,不过以他们以往的接待量来说,剩余地地方已经足够使用了。
这段时间,张扬一直都在为秦清和李长宇的事情积极奔走,无暇顾忌自己的事情,事情过去之后,他渐渐冷静了下来,他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他把秦清视为了自己的爱人,把李长宇视为了自己的亲人,以他的性情,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落难而置之不理的。在政治上,李长宇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的靠山,保住他们也等于保住了自己一帆风顺的仕途,但张扬当初真的没有想到这么远,他对李长宇和秦清的帮助发自内心,根本没有把任何的利益考虑在内。
张扬一边喝酒一边道:“我倒是想管他,可我把他当小舅子,他不把我当姐夫看,话说……咱俩虽然有那事实,可没那名分不是?”
张扬因为亲自经历这件事,对安家已经有所认识,别人不说,单单是远走台湾的那个安德渊绝不会就此罢休,之前他离开香港只不过是因为形势所迫,一旦时机成熟,安德渊肯定会重新返回香港,亲手讨回俺家的那笔血债。
顾佳彤白了张扬一眼,心头却暖暖的极为受用,她小声提醒张扬道:“江城的事情你别跟着参合了,我听夏主任说了,李长宇的问题解决了,暂时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工作的事情,不久后会安排的。”
顾佳彤并没有喝酒,她喝了口果汁道:“有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你们在帝豪闹事怎么把明健给搅和进去了?你有没有要手段啊?”顾佳彤还是有些怀疑在这件事上张扬故意把明健给拉了进去。
秦清对驻京办的这项三产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只看了一眼,连问都没问,就前往于小冬安排的房间休息了。
顾佳彤带张扬去的地方是皇家花园,她在北京刚刚购置的一套房产,因为工作的需要,顾佳彤最近在北京呆的时间比较多。如果长期住酒店并不方便,张扬的驻京办虽然可以安排她住宿,可毕竟人多眼杂,顾佳彤也不想他们之间的关系被外人知道,考虑之后,决定在北京买房。
张扬有些心虚道:“小声点,别让人听到!”
李长宇按响葛春丽家门铃的时候,内心是极其忐忑和不安的,他被双规的这一个月中,和外界的一切联络都已经中断,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他不清楚这场风波有没有波及到葛春丽,葛春丽对他有没有改变。
“自己家也不行,安全第一,去!去!快出去!”
陈崇山接过扬手中的照片,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唇角露出会心的微笑:“好,很好,看到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我就开心了。”看完后,他小心的把照片收好。
刘传魁被他气得张口结舌,拿着个旱烟指着他,老半天没说出话来。
张扬又道:“楚镇南你熟悉吗?”
顾佳彤笑道:“瞎说八道,那里是皇帝住的地方,咱们可是平民老百姓。”
张扬点了点头,让李信义陪着苏老太去上香,自己则跟着陈崇山来到道观西侧的银杏衬下,低声道:“陈大爷,那幅字我送给杜http://m•hetushu•com山魁了,想不到你们当初还是战友啊。”
张扬对待感情从来都是随心所欲,很少去考虑以后该怎么办,可海兰、左晓晴、梦嫣然,一个个对他的回避,让他不能不去考虑这件事,这一时代的女人和过去不同,她们对感情的占有欲很强,每个人都想独占这份感情,而张大官人却想拥有她们每一个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想要兼而得之,只怕要花费一番心思。
张扬恶狠狠道:“好,我这就吃了你!”
张扬点了点头,原本他想招呼秦清一起去的,可想想秦清自从走入这驻京办,就马上回归了自己的县长位置,跟他可以拉开距离,以免被人说三道四,自己去找她,十有八九也是自讨没趣,再说了,顾佳彤未必喜欢见到秦清,他跟于小冬说了以上就钻入了顾佳彤的绿色甲壳虫内。
杜宇峰趴在车窗上笑道:“老支书,你跟他练嘴皮子,这不是找虐吗?快上车,我们还赶着上山呢?”
“乱糟糟的,走,出去吃!”
“切,你最肮脏,思想最肮脏!”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比故宫强多了!”
张扬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目,秦清悄悄转过身,以为张扬已经睡着了,向空姐要来了一个毛毯,细心的为张扬盖上,张大官人闭目享受着秦清对自己的体贴和关怀,心中一种莫名的温暖在涤荡,有些时候,爱未必要轰轰烈烈,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更能渗透人心。
“皇帝有什么好?冬天没暖气,夏天没空调,一杯子连汽车都没做(应该是坐吧)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后宫佳丽三千,想睡哪一个就睡哪一个。”
张扬听的如沐春风,两人的腿在桌下交缠在了一处,彼此目光相对,流出的尽是暧昧缠绵。
陈崇山点了点头:“也是战友,当初我们两个都是老杜的下级,楚镇南是有名的猛将,如果不是脾气暴躁了一点,容易得罪人,他的成就应该比老杜大。”说完他又笑道:“我和楚镇南并不合拍,他是武将,我勉强能算个文职,往往说上几句话就会吵起来,他看不惯我知识分子假惺惺的味道,我受不了他身上的草莽气,所以从文革开始后就断了联系,虽然我知道他在北原,却一直都没有机会相见。”
张扬伸了一个懒腰,坐直了身子:“你和我之间用得着吗?”
李长宇轻声劝慰道:“好了……一切都好了,我回来了……”
张扬笑道:“对了,我带了他们的全家福过来,你看看!”
葛春丽扬起满是泪水的俏脸:“我一直在等你,你不回来,我会永远等下去……”
李信义忙完之后向张扬招了招手,张扬跟着他来到远处碑亭,老道士把张扬单独叫过来是想了解一些香港安家的事情,他虽然不辱和安志远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相认,可毕竟是骨肉至亲,听说清台山旅游项目突然停了下来,就猜到安家有事,心里一直在牵控着。
顾佳彤对北京的路况已经很熟,她带张扬直奔前门去吃爆肚,前门小吃很多,最有名的要数前门廊坊二条胡同里的爆肚冯。
老道士李信义正在跟陈崇山两人在院中的太阳地下下棋,看到他们过来,两人暂时停下,起身迎了过来。
顾佳彤料到这厮三句话就会开始下路,脸儿红了红,轻轻咬了咬樱唇道:“快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刘传魁骂归骂,可和张扬他们的感情还是极其深厚的,嘴里虽然埋怨,心里却明白这件事并不是张扬所能控制,当初张扬告诉他这些消息都是为他和村子好。
顾佳彤笑道:“http://m.hetushu•com早就看出你是个官迷,怎么?驻京办主任已经不能让你满足了?”
顾佳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光顾着我说得痛快,忘了你还没吃饭呢,走,我请你出去吃!”
一种难言的情绪堵住了李长宇的咽喉,此刻他的感情变得格外脆弱,他用力抱紧了葛春丽:“我不会让你再等……”
“这里属于我们,我想在哪儿就在哪儿!”张扬的目光落在前方的沙发之上……
李长宇的表情很镇定很坦然,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他平静道:“我同意,等我回家,马上签字!”挂上电话,想拨第二个号码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又放下电话,起身付钱后,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张扬在北京也呆了一段时间,对这家老店也听说过不少次,可是一直无缘品尝,两人来到一家人满为患的小店,却见小店的黑色匾额上用金漆写着清真爆肚冯五个大字,虽然还不到傍晚五点半,里面已经坐满。足足等了十五分钟,两人才被安排坐下。来这里吃饭的多数都是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很多人都点的是涮羊肉。
张扬笑道:“那是因为你想占便宜,你想借着这事儿发笔横财,你不贪怎么能被坑进来呢?”
张扬指了指楼下道:“我让于小冬准备饭了。”
顾佳彤红着脸用筷子在他额头上敲了一记,柔声道:“有那事实你就是他姐夫,你就该好好照顾他。”她的语气多少有些有气无力,心中娇羞难耐。
这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共有一百五十平方,原本是一个台湾商人买下的,装修后还没有入住,因为改变注意,投资放在了上海,所以这套房子也决定出售,顾佳彤得到消息后花五十万就买下了,价钱相当合适。
老张为人极其认真,一脸严肃道:“不给工钱也得有安全意识,想进去看看可以,必须戴安全帽!”他拿了两顶安全帽,递给他们两个。
张扬和刘传魁并肩走在苏老太的身后,刘传魁知道苏老太身份之后,心中对张扬又多了一分欣赏和敬意,李长宇得势的时候,张扬对苏老太这样理所当然,可李长宇现在走背字,张扬仍然能够对苏老太像亲人一样,这就很难得了,这种人仗义,这种人可交。
张扬了解秦清,秦清的坚强不仅仅是浮于表面,她的内心同样坚强,经过这场政治风暴的洗礼,秦清日后在仕途上会走的更远,走得更稳,这次双规,让张扬还发现了一件事,秦清不再像过去那样逃避他,其实两人心中对对方的心意都已经心知肚明,可偏偏秦清是个极其理智的人,她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张大官人的热情在秦清的理智面前也不得不保持积分冷静,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慢慢学会了等待和忍耐。
老支书的这个理由真是让周围人哭笑不得。
张扬静静品味着陈崇山的话,总觉着他这番话中另有所指,可一时间又猜不到他究竟在说什么。
顾佳彤向张扬介绍了自己的装修构想,张扬对这些兴趣并不大,只是提出不要搞得太豪华,尽管装修出一种乡村野趣的味道,比如挂点红辣椒、大蒜头、玉米棒子之类,如果能让城里人走进这里感到进入乡村一样,心理上感受到一种反差,从而产生新奇感,装修的目的就达到了。
陈崇山微笑道:“其实有些感情放在记忆力最好,每天相见未必可以持久,到我这种年纪,最想过的就是自由自在的日子,回忆无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对我而言都是弥足珍贵的。”
顾佳彤点了两份爆肚,又要了一个涮锅,酒水是她自www•hetushu.com带的一瓶五粮液,因为小店内人声鼎沸,实在太过嘈杂,两人说话必须用很大的声音。
顾佳彤搂着张扬的脖子道:“我就要叫,这里属于我们,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顾佳彤笑道:“老张,这是驻京办的张主任,你可别得罪他啊,否则工钱别想要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是我自己家,我不能逛逛了?”
在路上,张扬把让刘大柱去北京跟他开饭店的事情说了,刘传魁听完后,啪嗒啪嗒抽着旱烟,想了老半天方才道:“我家里到现在还没一个男娃,放这小子出去,我老刘家谁来传宗接代?”
陈崇山笑道:“张扬,好久没见你上山了,怎样?北京那边工作的还习惯吗?”
然后葛春丽梦醒般发疯的冲了过来,死死搂住他的身体,她的拳头用力捶打在李长宇的胸膛,过于激动的情绪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李长宇紧紧抱着她,亲吻着她的秀发,眼圈也红了,口中不断的声呼喊着他的名字,过了好半天葛春丽才展开臂膀抱住他,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低声呜咽起来。
“天地良心,佳彤,我坑谁也不能坑我自己小舅子啊,这事儿纯属巧合。”
进入房间的大门,张扬被眼前精美的装饰所吸引,他四处看了看,顾佳彤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喜欢吗?”
对李长宇而言,这是崭新的一天,他来到附近的百货店,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当朱红梅听到她的声音,马上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你还有脸打电话,臭不要脸的,我要跟你离婚,离婚协议书已经写好了,就等你签字。”
顾佳彤娇笑道:“讨厌,去洗澡!”
苏老太的性情十分的倔强,从上清河村到青云峰都坚持自己步行前往,不过老太太的体质倒也康健,不到三个小时一行人就来到了青云峰紫霞观。
顾佳彤对这件事的关注上来看,她对酒店还是抱有相当大的希望的。张扬听她勾画了一个小时的宏伟蓝图,这才忍不住提醒顾佳彤道:“佳彤姐,我从下飞机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呢,咱能先吃饭吗?”
张扬笑道:“有机会,我安排你们见见面怎样?”
苏老太很虔诚的上香,老道士又煞有其事的给她解了个签,张扬虽然不知道老太太究竟求得什么签,可从她轻松的神情上来看,老道士应该给了她不少的安慰。
李长宇是在周一的清晨走出鸾山宾馆的,他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理发,也没有刮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调查组给他的军大衣,手里拎着装满它换洗衣物和日用品的旅行袋,慢慢走出鸾山宾馆的大门,他虽然清瘦了许多,可是目光却变得越发坚定,抬头看了看冉冉升起在东方的朝阳,脸上出久违的笑容。
顾佳彤拧住他的耳朵:“你个流氓,脑子里尽想着这些事,组织上怎么考察的?居然让你这个大色狼混进了国家干部的队伍。”
正把张扬往外赶着呢,身穿红色风衣的顾佳彤走了进来,看到张扬,美眸不由得一亮,惊喜中略带嗔怪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言语一声?”
张扬也没有瞒他,将香港安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她,李信义听完,脸色凝重,禁不住叹了口气道:“冤孽,冤孽,想不到上辈子造下的孽,这辈子终究还是要偿还。”身在道门,他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之说,当年他的父亲安大胡子在清台山为匪,杀人无数,手上欠下了无数血债,今天安家的惨案被他视为因果循环的报应。
他睁开双目,发现秦清还在看着他,不禁笑道:“我脸上有字吗?hetushu.com看得那么入神?”
张扬则好奇的去工地看了看,刚刚走进去,一个带着黄色安全帽的工头就迎着他走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叫道:“干嘛的?你小子有没有安全观念?这是工地,当时你玩的地方,砸烂了脑袋谁负责?”
每到这厮出演挑逗的时候,秦清就会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轻声叹了口气道:“有些困了,降落时叫醒我!”
张扬在顾佳彤那里反复证实这件事之后,这才兴奋异常的挂上了电话,无论李长宇以后担任什么工作,解除双规就意味着上面不再继续追究他过去的责任,这是一个好兆头,还是少刺激她微妙,这种事还是等李长宇自己过去跟她说吧。
门铃响了五分钟也没有人过来开门,李长宇有些疲惫的把旅行袋扔在了地上,从大衣的口袋中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他听到身后发出清脆的声响,转过身去,却看到葛春丽站在楼梯上,手中的钢精锅因为端不住而落在了地上,她身穿深蓝色的套装,整个人瘦了许多,过去圆润的俏脸也成了瓜子型,眼圈儿瞬间变红,晶莹的泪光在双眸中颤抖着,她抿起樱唇,用力的咬住,可终究还是没有控制住内心的情绪,泪水无可抑制的滚滚留下。
张扬一把抄起顾佳彤的双腿,把她整个抱了起来,顾佳彤发出一声尖叫。
顾佳彤被这厮撩拨得呼吸变得越发急促,柔声道:“去卧室……”
在村子后面把车停好了,一群人就直奔青云峰而去,苏老太坚持要自己走,老太太年纪虽然大了,腿脚还算得上利索,把牛文强、赵新伟这两个不经常锻炼的家伙拉出老远的距离。
顾佳彤对这厮的观点基本上还是赞同的,不过真正操作起来,还是要花费一些心思,既要满足广大客人猎奇的,还要把这里搞得温馨雅致,简单的说就是雅俗共赏,按照顾佳彤的既定设计,装修后会有一个可以容纳百人同时用餐的大厅,还会分割出二十五个包间,这样的规模已经算得上中等。厨师方面她也准备了两套班子,刘大柱的全羊宴虽然不错,可是不能以他为主,毕竟刘大柱不是一个科班出身的野橱子,请他的主要目的是打出饭店的特色。
张扬道:“放心吧,我懂得分寸,最近我的工作重点会放在驻京办,放在咱们俩合作的酒店上,力争搞出发点政绩,我好早日升官。”
返回上清河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刘大柱已经在山下宰羊烧水,准备晚饭,见到张扬,听说要带他前往北京开饭店的事情,刘大柱也格外兴奋,又有哪个大男人不想出去见见世面,开创一番事业,过去他不止一次的产生过出去开饭店的念头,只不过被老爷子给拦住,现在好不容易获得了老爷子的同意,刘大柱内心的喜悦难以形容,所以干起活来也格外卖力。
陈崇山淡然一笑:“几十年的事情了,大家选择的道路不通,想要的生活不同,我现在都已经忘了他是什么样子了。”这番话的可信度很低,他们那种生死相交的友情又怎会轻易忘却。
张扬和秦清并肩坐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秦清的目光始终望着舷窗外,飞机的翅膀在阳光下闪烁着银色的金属光辉,千姿百态的云层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终于随着李长宇解除双规而云开雾散,这件事过去了,秦清被双规最为无辜,可她所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小的,毕竟除了清台山这件事意外,在秦清的身上没有查到任何的问题,调查组解除她的双规之后当即就恢复了她的正常工作,她并没有着急返回工作岗位,在党校的学习还有和图书近一个月的时间,借着这段时间,她要好好调整一下心情,力求恢复到过去的状态之中。
张扬扶苏老太去房间歇着,看到时间还早,于是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这次返回春阳还没有和她见面,可打了几次,楚嫣然的手机始终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这厮内心中不觉有些空荡荡的,脑海中充满了楚嫣然的一颦一笑,内心中对她的四年宛如雨后春笋般迅速生长起来。
“我日,你狗日的果然是个翻脸回子,当初我不是听你吹得天花乱坠,说清台山以后要如何如何,怎么会鼓动村里人集资修路,修建宾馆?现在把我坑进来了,你不认账了?”
这厮长在冥思苦想的时候,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在电话中顾佳彤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省里已经决定解除对李长宇的双规,暂时不会安排他的工作,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再说。顾佳彤是通过夏伯达知道这个消息的,夏伯达是个喜欢卖人情的人,他从顾允知口中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个告诉的就是顾佳彤,他不但要和顾允知本人处好关系,还要和顾家的所有人出好关系,只有这样才能让顾允知觉着他是自己人。让顾家的所有人把自己当成亲人,既然做了总管这个角色,就要把这个角色扮演到底。
“不!我干净着呢!”
张扬柔情万种道:“我把肮脏的思想留给自己,我把纯洁的身体献给你!”
张扬笑道:“大柱这么好的手艺,你让他终日都窝在这山沟沟里,岂不是浪费了,再说了,我看你老刘家生不出孙子八成是风水有问题,你让他跟我去北京,吸点龙气,说不定回来就能给你种个胖孙子出来。”心中却暗叹这刘传魁的执着,发生了这么多孙女儿还不知足,一定要生出一个孙子才能甘心,所以这乡下的计生工作不是一般的难干,自己当初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遇到了不少的阻碍,想在回头想想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在基层做计生工作,如果凡事都讲道理还真是寸步难行,必须要使用一些强硬的手段,不过张大官人早已经不管这块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刘传魁想生多少那是现任计生办主任的事情,跟他这个驻京办主任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把这次回去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向顾佳彤说了,顾佳彤最为关心的还是弟弟在江城的纠纷,事情最后的处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她仍然有些责怪张扬:“你就不能多照顾他点,他虽然年纪比你大,可行事就像个小孩子。”
秦清温婉笑道:“我在想,我好像从没有对你说过谢谢!”
望着假寐的秦清,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和秦清之间的关系始终是这么微妙,秦清虽然不再像过去那样明确的拒绝他,可也没有敞开怀抱接受他的意思,张大官人意识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秦清黑长的睫毛微微垂了下去:“张扬,答应我,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好吗?”这句话即像是提醒又像是请求。她了解自己,如果继续遮掩发展下去,终有一日她感情的防线会完全崩溃,可她又明白眼前自己需要冷静,她不可以感情用事。
张扬小声道:“只有你能让我满足!”
张扬笑道:“我精力过剩,单单是工作已经满足不了我了。”他的言外之意,还需要其它的事情满足自己。
张扬笑道:“前脚刚到,正想去里面看看,这位师傅铁面无私把我往外轰呢!”
回到驻京办,看到驻京办的院子内已经搭建起了工棚,在江城的时候,顾佳彤就已经通过电话告诉了他,酒店的装修工程已经启动,争取在两个月内装修完成,然后对外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