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章 啥叫身份

张扬逐桌开始敬酒,虽然今天来的客人多数对他没什么印象,可很快张大官人便用其强悍的酒量将客人们给震住了。顾佳彤主要的任务是陪好罗慧宁,她特地给罗慧宁安排了一个小包,原本打算让杜天野自己张扬三个陪同的,可梁天正来到后直奔这边而来,罗慧宁也没有想到梁天正会到这里来,她和梁天正很熟,笑道:“小梁啊,你也过来了?”
当着年轻人的面被罗慧宁称呼为小梁,梁天正非但没有感到难堪,反而感到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荣光。罗慧宁的这句话等于告诉所有人,他和文家的关系很近,梁天正毫不客气的坐下道:“罗大姐,春阳驻京办是我们平海的一部分,我是平海常委。是他们的分管领导,当然要过来了。”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胡说八道。”
罗慧宁笑道:“张扬你这嘴巴是越来越利索了,以后还不知要哄多少女孩子。”
天池先生目光一动,大声叫起好来,他是太极高手,从张扬的空明拳法已经看出这小伙子在武学上的造诣绝不比自己差,而最后显示的那手震碎枫叶的本事,更意味着张扬的武功已经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顾佳彤已经向罗慧宁走了过去,嫣然笑道:“罗阿姨,还认识我吗?”
顾佳彤带来了一束鲜花,这是给文玲的。
罗慧宁只是和顾佳彤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向张扬招了招手道:“张扬!”
张扬和顾佳彤作为这次开业的主办方,自然要充当男女主人的角色。他们笑着迎了上去。王学海很热情的和张扬握了握手,田国强让人把四棵巨大的发财树放在酒店两旁,王学海还单独准备了礼金,礼金数目十分吉祥,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事实上除了少数朋友之外,各单位被邀请的多数都准备了不菲的礼金。王学海不会放过这样和顾佳彤走近的机会,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即将到了竞争的关键时刻,只有搞好和顾佳彤的关系才有机会胜出,击败丰裕集团的梁成龙。
天池先生微笑道:“年轻人很有礼貌嘛!”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申请尴尬。要知道这里坐着罗慧宁,顾佳彤的一张俏脸也红到了耳根,心中暗骂张扬混球,这么点细节都没有考虑到,居然把这玩意儿给上来了,这可麻烦了。罗慧宁要是怪罪下来,岂不是麻烦?
顾佳彤心中微微一怔,在罗慧宁的面前说话还是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她要考虑到会不会给父亲带来不好的影响,轻声道:“二十多万!”罗慧宁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佳彤现在做什么?”
“农家小院。”四个大字一气呵成。天池先生的书法和拳意都到达了浑然天成的境界,张扬望着这四个大字。也不由得暗自佩服,他书法的笔意或许能够望及老先生的项背,可笔力却差上不少,有机会倒要向老先生讨教一二。
张扬叫上顾佳彤一起,前往文玲所在的康复医院,在那儿和罗慧宁汇合。
罗慧宁轻声道:“好好干,你还年轻,有的是大好前途!”
张扬当着他的面就把礼物给拆开来,里面是一块手表,我日,又来这套,张扬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低声道:“啥玩意儿?又搞窃听啊?”
天池先生两道白眉动了动,似乎有所出动,低声道:“说得轻巧,可是真正能做到忘我的又有几人?”在他看来张扬只是凑巧说出了两句高深的话语,至于其中的道理恐怕张扬自己都不懂。
罗慧宁笑道:“老师,上次我跟你提过的那件事,今天特地带张扬她们过来取字的。”
酒店的大门外站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正是国安四处驻香港办事处主任邢朝晖,他驻足在那里欣赏着招牌上天池先生亲笔手书的大字。
北京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驻京办的装修进程很快,顾佳彤在听取张扬的意见之后,通过和设计师的商量,在装修上采用大方向一切从简。重点突出的原则,装修工期大大缩短,投入的资金也比预计的要减少了三分之一,十一月下旬的时候,这座酒店已经装修竣工,门前的围墙被推倒后用竹篱笆所替代,院落之中按照农村民居的风格摆放着石磨水车水井鱼池鸡舍。北侧的木架之上挂着熏肉香肠腊鸡。走入其中宛如进入了中国北方的寻常农家院落,风格朴素自然亲切。
张扬脱去皮大衣交给了顾佳彤。然后来到院落之中,缓缓做了一个空明拳的起手式,他所打的是从道德经中变化而来的七十二路空明拳,空明拳与太极原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拳法不同,拳意却有惊人的共同之处。和天池先生的舒缓不同,张扬出拳刚柔并济,潇洒非常,不过他的拳意也是如同长江大河一般延绵不断,七十二路空明拳一路打下来中间并无半点阻滞和停顿,竟似一气呵成。
罗慧宁知道张扬的想法后,很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要求,不但请天池先生为农家小院题字,而且邀请张扬跟她一起过去拿。
徐自达和顾佳彤两家是世交。所以对顾家的情况也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顾允知和文副总理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所以对罗慧宁的出现感到十分奇怪,寻找到一个机会。小声询问顾佳彤道:“佳彤,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这个小妹子修炼的越来越高深莫测了,连文副总理的夫人你都能请到,好本事。”
他还是很少hetushu•com在人前表现出这样的谦虚。
顾佳彤负责招呼田玲,田玲身在外交部,在人际关系上也是此道高手。只有她的弟弟田国强因为上次和张扬、顾佳彤发生过不快,而且被张扬揍过,所以今天显得有些拘束。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无论是张扬还是顾佳彤都相当的大度热情,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也渐渐变得自然了起来。
罗慧宁微微一怔,只觉得眼前的这丫头轮廓十分的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有些歉然的笑了笑:“我……”
张扬深深一揖:“多谢老先生指点!”对于天池先生的眼界他是心悦诚服,虽然这次又不由自主把大隋朝的那套礼仪拿了出来,不过因为是在这种场合,也没有人觉得太过突兀。
顾佳彤笑道:“运气好了一些。挣了一点钱,不过在北京充其量也就算一个中产阶级。”
张扬说这句话引起天池先生的注意。其实已经存了卖弄之心,他笑道:“拳法和书法有共同指出,达到一定的境界就是忘我,忘却本身,超然物外。”
顾佳彤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徐哥,你能别这么庸俗吗?难道人家有点关系必须要走裙带路线吗?”她越是这样说,越是激起了徐自达的好奇心,在京城这帮太子爷的概念里,北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他们都应该知道,否则便是消息闭塞,否则就是远离了权力中央,否则就是落后,徐自达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低声道:“佳彤,咱俩不是亲兄妹可胜似亲兄妹,你就别跟哥哥绕弯子了。
出于礼貌顾佳彤邀请天池先生参加下周酒店的开业典礼,天池先生对这些应酬原本就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婉言谢绝了,这也是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让顾佳彤欣喜的是,在她向罗慧宁提出邀请的时候,罗慧宁很愉快的答应了。
杜天野笑道:“一点诚意都没有,换大杯!”邢朝晖也跟着附和。罗慧宁害怕张扬喝多,摇了摇头道:“算了,张扬今天是主人身份。已经喝了不少了,别让他喝多了。”
“办公自动化!”顾佳彤的回答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上菜,这道菜叫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制而成,也是刘大柱的拿手菜,服务员把菜一端上来,张大官人就有些愣了。我靠,这场合上这道菜,好像有点那啥。
张扬为文玲诊脉的时候,顾佳彤把鲜花插在花瓶中,因为瘦弱,文玲的一双眼睛显得很大,她好奇的看着顾佳彤,毕竟前来探望她的外人太少。顾佳彤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文玲也笑了起来:“你好,我……我叫文玲……”她说话仍然有些生硬。
罗慧宁和冯玉梅都在房间内。看到张扬他们进来,两人都微笑站起身来,她们都是第一次见到顾佳彤,张扬还没有来得及介绍。
梁天正微笑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暗自奇怪,张扬和文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罗慧宁对他会这么关照。就像子侄一样?
按照罗慧宁的指点,顾佳彤开始来到香山脚下东南方的一座庭院。这是天池先生的住处,平日里老先生都在这里居住,因为地处偏僻。很少有人到达,是都市中难得的一片净土。
天池先生的拳法柔中带刚,舒缓自然,仿佛和天的之间浑然一体,这种境界已经达到武学高手的地步。外行人看招式,内行人看的是拳意。
已经有人开始悄悄打电话了。郭瑞阳就是其中之一,他之前过来参加观礼是看在省委书记顾允知的面子上,可他并不知道副总理夫人会出现在这里,他的电话是打给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的,这两天梁天正适逢北京开会,一直住在平海驻京办。顾佳彤和春阳驻京办联合开酒店的事情,梁天正也知道,不过梁天正因为日程排得很满并没有打算前来参加,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特地嘱咐郭瑞阳不要把自己身在北京的事情告诉顾佳彤。可罗慧宁的出现,让这次的开业典礼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味道,许多体制内的人物都敏锐的嗅到了一丝机会,他们都在观察着,今天罗慧宁究竟是冲着谁来的。罗慧宁亲自参加一个小酒店的开业典礼,是不是意味着文副总理和顾允知书记的关系非同寻常?
冬日的太阳虽然明亮,可挂在天空中没有丝毫的热力,张扬和顾佳彤推门走向那辆绿色甲壳虫,两人都身穿黑色皮大衣,并肩走在一起。看起来极为相配,顾佳彤买衣服的时候还特地选择了不同的品牌,可两人站在一起还是透着一股情侣装的味道,不过这里是北京,他们并不需要可以顾忌什么。
大中国有人的地方就有小道消息传播,在小圈子里传播的更加迅速。今天但凡过来参加开业典礼的多少有那么点人脉,那么点关系。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也听到了这个传闻,在他看来张扬这个年轻人越发显得深不可测,过去他因为张扬和顾佳彤的关系而对张扬高看一眼。现在知道了张扬和文副总理的关系,看张扬这个小小副科更是觉得此人非同寻常,这个省驻京办主任正厅级干部主动凑到张扬这个春阳县驻京办主任,副科级干部的身边。脸上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献媚的含义,不过人家拿捏的比较到位,献媚的成分隐藏的很深,郭瑞阳低声道:和_图_书“张扬,待会儿东江市委梁书记也要过来!”
他们走进小包的时候,罗慧宁正要起身离去,张扬笑道:“罗阿姨,要走也得等我敬完这杯酒再走!再说菜还没上完呢!”
三人都静静旁观,罗慧宁和顾佳彤显然属于外行人,她们欣赏的是天池先生舒缓飘逸的动作,而张扬这个内行看的是拳意,天池先生的招式延绵不断,拳意流畅毫无阻滞,看似出招轻柔,其中却蕴含无尽力量。
天池先生听到她的声音,抬起头来,笑道:“我倒忘了,应该给你们写字了!”
他的目光何其锐利,从顾佳彤和张扬之间的表现起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想起之前见过的秦清,不由得感叹这个小张扬还真是一个情种。年轻人风流点原本无可非议。可身为一个国家干部往往就会和作风问题扯在一起,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甚至会影响到他日后的仕途。
张扬点了点头,把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交给于小冬,大步走了出去。
罗慧宁和顾佳彤都是看得美眸生光。在她们看来张扬的书法挥洒自如,劲力十足,比起天池先生都不遑多让,可张扬却清楚他的书法距离天池先生还有一段相当的差距。
罗慧宁又呆了一会儿,起身离去。张扬和顾佳彤一直把她送到门外,罗慧宁上车前向他们两人道:“开酒店搞活经济是好事,不过任何事要公私分明,千万不要忘了坚持自己的原则。”这番话显然是对张扬说的。
邢朝晖一听就知道这厮对自己用内聘各应他的事情很不满意,心中暗笑,把手中的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递了过去:“小小贺礼略表寸心!”
张扬豪气干云道:“大杯就大杯!”
文玲的身体也在迅速恢复着。康复期间,除了西方的物理治疗以外,张扬又为她定期调整了一些稳固根源的中药,当然他对文玲的治疗并没有和顾养养采取相同的方法。顾养养仅仅是下肢瘫痪,可以用药物和修行内力的双重方法促进她的康复。而文玲确实从植物人开始恢复。修行内里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所以她的康复进程也要比顾养养慢上许多。
张扬放开文玲的脉门道:“很好。恢复的速度比我预想中还要快一些。”
梁天正也送上了四颗发财树,跟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东江驻京办主任。梁天正此时到来有他的原因,可估计她却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反感,既然梁天正身在北京,听说酒店开业为什么不提前到来?这显然是没有打算给父亲面子,而郭瑞阳身为省驻京办主任,居然和梁天正走的那么近。一定是他通报的消息。身为省委书记的女儿,顾佳彤的政治嗅觉也非同一般,从一件简单的事情是她联想到了许多。
“佳彤!”罗慧宁惊喜道,在她的印象中顾佳彤还是昔日那个青涩的小丫头,却没有想到已经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气质高贵的大美女,感叹顾佳彤成长的同时,也不由得暗自感叹岁月的流逝,文家和顾家并没有太深厚的私交,不过罗慧宁的家乡就在平海,她对平海发生的一切还是十分关心,十分了解的,顾允知这个人给她的印象很深,在丈夫的评价中,顾允知这个人做事四平八稳,是国内封疆大吏之中数得着的高手。对于丈夫政治上的事情,罗慧宁奉行着不干涉不过问的原则。丈夫正处于政治的上升期,安心为他做好内勤,尽量不要给他增加烦恼,事实上罗慧宁一直都做得很好。在外界的印象中她是一个贤妻良母,和其它热衷于参加各种政治活动商业活动的高官太太相比,罗慧宁甚至可以称得上低调,除非必要她出现的场合,一般她都会干居幕后。一个优秀男人的背后,总要有一个默默给他支持,甘心付出的女人。
罗慧宁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已经准备好了。”
人家邢朝晖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眯眯道:“恭喜!恭喜,几天不见,小张主任的事业蒸发蒸发日上,真是可喜可贺!”
罗慧宁真的是有些吃惊了,能够让天池先生这位世外高人如此看重的也只有张扬一个想当初丈夫陪自己过来探望天池先生的时候,老师都对他都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热情,连话都没有多说几句。回想起张扬救女儿的情景,罗慧宁对张扬这个年轻人越发的看重了,心中已经认定张扬是个非同寻常的人物。
文玲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的每一个表情都做得非常困难,让人看起来很揪心很同情。
天池先生的叫好声也把罗慧宁吸引了出来,看到天池先生和张扬坐在大树下,一老一小正热烈的谈着,不由得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张扬可真是不简单,平日里自己的这位老师很少对外人这么热情,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在短时间内获得了老师的好感。
天池先生点了点头道:“好,你去书房帮我磨墨,回头我写给他们!”罗慧宁虽然贵为总理,可天池先生对她也如同对待寻常弟子一样,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有任何的不同,让她做事也是毫不客气。
顾佳彤被他问得无可奈何,随口敷衍道:“好像她把张扬当成亲儿子一样看。”
天池先生仔细看了看张扬的这两个字,深邃的双目之中流露出欣赏的表情,以张扬的年纪能够写出这样的字已经实属难得,不过其中还是有着不少的缺陷,他低声道:“你虽www.hetushu.com然写得是忘我,可从这两个字来看。你却做不到这个忘字,你心中的牵绊太多,或是为名利,或是为人情。摆脱不了这两件事,你的书法永远到达不了忘我的境界!”他的这番话正切中了张扬的要害。
他抓起酒瓶自己满上了一杯:“罗阿姨,我先干为敬啊!”他仰首将一满杯白酒喝了下去,杜天野和邢朝晖同时叫好,两人都见识过张扬的酒量,知道这厮压根就是千杯不,这点酒对他算不了什么。
登记名册显示,这些人大多数来自东江下属的县级驻京办大企事业单位驻京办事处,人家是来讨好梁天正的,张扬不得不感叹这帮人的消息灵通。这次张扬本来也邀请了春阳县长秦清,却没有想到秦清已经完成党校的学习返回春阳了,不知她出于何种想法,走的时候竟然连招呼都没打一个还好酒店准备了足够的饭菜,张扬把后勤工作交给于小冬负责,自己则和顾佳彤主要负责招呼客人,当天并没有对外营业,单单是关系单位就已经把地方给坐满了。
顾佳彤微笑道:“人家可不是冲着我过来怕,那是小张主任的关系。”
张扬也听出罗慧宁对顾佳彤的财富充满了好奇心,笑着替顾佳彤解围道:“现在都提倡下海,佳彤姐属于新时代的弄潮儿,我看这甲壳虫都配不上你弄潮儿的身份,你改弄一航母开才对。”
张扬把这件事告诉了顾佳彤。顾佳彤表现得和张扬也要惊奇,不过她很快就明白梁天正为何会突然前来,此人肯定是听说了罗慧宁到来的消息,临时决定前来的,这消息十有八九是郭瑞阳透出去的。顾佳彤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要比张扬丰富的多,轻声道:“马上让人多准备两桌饭菜,招待这些不速之客。”
偏偏罗慧宁夹了一块羊球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微笑道:“好吃,这菜叫什么?”
徐自达和王学海这帮京城太子爷都是眼睛雪亮的人物,很多人都认出了那辆红旗车是文副总理的座驾,知道副总理夫人亲自到来,一个个都为顾佳彤的人脉惊叹不已,他们并不知道,罗慧宁此次前来全都是看在了张扬的面子上。
王学海很虚心,在徐自达这帮人的面前他没有骄傲的资格,自然也不存在不耻下问的情况,他是虚心求教:“自达,我就纳闷啊,都说文副总理夫人不喜欢这些场合啊,能够让她出面的,肯定是非同一般的关系,你指点指点我这个老同学。”
罗慧宁也微笑着点了点头,把杯中酒喝了。在梁天正看来,罗慧宁能够饮干这杯酒已经是很给张扬面子。
能够和罗慧宁攀上关系的几个都迎了上去,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也在其中,不过罗慧宁显然没有什么印象,脸上带着公式性的微笑,给任何人的感觉都是不即不离。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在这里出现注定要成为众星捧月的中心。
张扬笑道:“老先生的太极拳打的炉火纯青,深的拳法真昧!有机会完备一点要请老先生指教一二。”
张扬看出来人家对自己的敷衍,也就没自讨没趣的把手伸出去。
顾佳彤微笑看着梁天正,她忽然意识到梁天正出现在这里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接近罗慧宁,他会不会想以这样的方式向自己传达某种信息?
张扬和顾佳彤走入病房中的时候,文玲正坐在床上,静静享受着正午的阳光,她的双目入神的看着窗外,客人的脚步也没有惊动她对外面景物的关注。
罗慧宁看到这帮人鸦雀无声,马上知道他们在顾忌什么,心中暗笑。淡然道:“很雅致的名字,中国的饮食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化解这种小小的尴尬对她而言根本不成为任何的问题。
天池先生打量了一下张扬:“小伙子,你理解的拳法真昧是什么?”
张扬微微一怔,邀请名单是他和顾佳彤商讨决定的,在邀请名单上并没有梁天正的名字,不过张扬也知道梁天正是东江市委书记,副省级干部,平海省常委之一。
张扬陪同罗慧宁走入农家小院,罗慧宁在大门处停下脚步,目光望着新做好不久的招牌,天池大师亲笔手书的四个大字已经被做成了鎏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罗慧宁关注的地方,自然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时大家才发现连酒店的招牌都是国内书法泰斗天池大师手书,一个个更是称慕不已,知情者都了解。能够请来文副总理的夫人已经很不容易,要请得天池大师为商家题字那是更难。可见酒店的经营者顾佳彤和张扬虽然年轻,可是他们在京城的人脉绝对不容小觑。
罗慧宁于是微笑着坐了下去:“张扬,菜味道还是不错的,很有特色!我看这饭店以后的生意肯定红火。”
张扬笑逐颜开的走了过去,当着众人的面很响亮很亲切的叫了一声:“罗阿姨。”这厮倒是不见外。
酒宴的气氛很好,张大官人的豪爽,顾大小姐的关系都让这次的开业典礼笼上了一层特殊的味道,有不少单位已经表示以后要把农家小院作为长期定点单位,张扬几乎每桌都转了一圈,喝的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于小冬走了过来,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张主任,外面有人找!”
顾佳彤也清楚父亲和文副总理的关系之存在于政治之上,在官场之外。两家少有交往,可顾佳彤在商场中打拼多年,深谙社会关系的重要。也很会给人和-图-书留下良好的印象。她举止得体,言谈得当,对罗慧宁亲切而又不显得冒失,让罗慧宁和冯玉梅这两位见惯场面的高官太太都对她生出好感,她们心中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感触,毕竟是出身不同,顾佳彤身上的贵气和大度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子无法企及的。
张扬和顾佳彤都不知道天池先生的本姓,都恭敬道:“老先生好!”
天池先生已经对张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微笑道:“写写无妨,拳法和书法既然有共通之处,你的书法想必不错。”他起身离开台案。
张扬懒得关注这些事情,在他看来。这些高层的政治斗争跟自己距离比较遥远,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用不着考虑太长远的事情。眼前对他最重要的是把副科转成正科,他所谓的升迁是堂堂正正的升迁。而不是国安给他的那种内聘,见不得光的升迁。
“顾佳彤!你叫我佳彤吧!”顾佳彤说话透着干练和利索。
罗慧宁微笑道:“国家提倡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佳彤一定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批,是个小富婆喽!”
听她这样说,徐自达更是好奇,他低声道:“张扬只不过是个春阳驻京办的主任,科级干部吧?他和文家能有什么关系?”目光不由得看了看远处的杜天野,充满迷惑道:“文家好像只有一个女儿啊!”
罗慧宁将女儿交给冯玉梅照顾。她和张扬、顾佳彤一起前去找天池先生,罗慧宁并没有动用专车,上了顾佳彤的绿色甲壳虫,她坐在后座上。微笑道:“想不到这车子看起来小,里面的空间还挺不错的,多少钱呢?”
罗慧宁笑道:“身体健康要的,青春永驻是不敢想了,都老太婆了。哪里还有什么青春可言!”
罗慧宁笑了笑,她才不会相信梁天正的这番鬼话,一个县城驻京办开酒店,怎么可能劳动省委常委的大驾,罗慧宁以为,梁天正之所以过来十有八九是因为顾佳彤的缘故,她并没有想到是自己的原因,罗慧宁对这小小的驻京办有了全新的认识,看来地方的关系真是层层相扣,复杂得很。
小楼的外面贴以仿古青砖,又刻意追求一种做旧的效果,酒店的名字经过反复讨论,还是采纳了顾佳彤的建议,命名为农家小院,原本张扬打算自己写着几个字的,可是顾佳彤却认为这北京城的酒店,匾额题写很重要,名人题字本身就是一种广告,于是张扬想到了罗慧宁,罗慧宁当初曾经提起过,她现在师从著名的书法大师天池先生,以张扬跟文家的关系,向她开口讨要一幅字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原本张扬是想找文国权题字的,可后来想想,这么点商业活动麻烦人家副总理是不是有点太那啥,于是想到了那位国内书法泰斗天池先生。
天池先生笑着点了点头。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除了梁天正以外还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多数是他不认识的,其中有不少是宠着了梁天正来得,官场上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张扬临时加的两桌坐满了,不得已又加了两桌,不过人家都不是空手来得,全都封上了红包。
简短的开业仪式之后,张扬作为主人邀请众人入席,这时候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坐着平海驻京办的奔驰车到来,梁天正今年五十一岁,属于很有希望入主一方的人物,他之所以听到消息后马上到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一直是文副总理的班底。身为平海省常委,春阳驻京办的事情多少和他有些联系,罗慧宁亲自前来,他既然身在北京,知道后就必须出现,这不仅仅是为了拉近关系,也是起码的礼节。
张扬虚情假意的嘿嘿笑道:“那是,我现在都是副处级干部了,升迁的速度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京四合院,黑色房门虚掩着,来到门前,罗慧宁本想敲门,从门缝中看了看,微笑了一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张扬端起酒杯道:“罗阿姨随意,我干了这杯!”
顾佳彤笑得很亲切,嘴巴也很甜:“梁叔叔,我真不知道你到了北京,假如我知道,一定亲自过去把你给请过来。”心中却暗骂梁天正虚伪,她又把一旁的张扬介绍给梁天正。梁天正显然没有把张扬这个驻京办主任放在眼里,很敷衍的点了点头:“小伙子很年轻嘛,不错,好好干,有前途!”
张扬和顾佳彤跟在她的身后。却见以为须发皆白的老人正站在院落之中舒缓的打着太极拳,他就是罗慧宁的书法老师天池先生。张大官人对武学的理解很深,虽然没有正式研习过太极,可是触类旁通,对拳法武功一看就能看出门道。
等老先生一路太极拳打完,脸不红心不跳,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他早已觉察到罗慧宁她们的到来。笑眯眯道:“来了很久了?”
天池先生越看越是专注,越看越是欣赏。这小子的拳法可不是皮毛。根本是已经到达了大家的境界。
“这是真表,正宗劳力士,还有出厂编码呢,我说,你年轻轻的怎么那么多疑?做人要厚道啊!”
服务员脆生生道:“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制而成,具有滋阴壮阳的功效!”
换成别人,罗慧宁一定会觉着公开场合这样的称呼有些冒失,可张扬这样叫她,她并没有生出任何的反感。反而感觉到亲切。她虽然有一子一女,可女儿沉睡十年,醒来后和她的http://www.hetushu.com交流也只不过寥寥数句,儿子文浩南少年老成,凡事心机太重,平日里和她也很少说话,反倒在张扬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年轻人的活力和亲切感,不知不觉中罗慧宁已经将张扬当成自己的子侄看待,她笑道:“张扬,你们的这酒店搞得不错。蛮有乡村风味。”她让司机把自己手书的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的对子从车后拿下来,张扬慌忙让于小冬安排人去挂上。
张扬看到推辞不过只能拿起笔,凝神定气写了两个大字……忘我!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停靠在农家小院前,罗慧宁从车上下来,连杜天野之前都不知道这位准岳母要过来参加开业典礼。他慌忙迎了出来。
罗慧宁和顾佳彤收起天池先生的题字,她看似漫不经心道:“老师。张扬的书法写的也不错,借着这个机会,你指点他一下。”
天池先生道:“张扬,有空常来我这里坐坐,陪我谈谈书法,交流一下拳法。”
徐自达的表情带着淡淡的骄傲,懂得比人多,证明见识比别人广,尤其是对家庭出身差不多的他们而言。这也是值得骄傲的地方,徐自达低声道:“张扬是她的干儿子。”
顾佳彤来到罗慧宁的身边,小声道:“罗阿姨,要我帮忙吗?”
顾佳彤只是被问急了,随口这么一说,可人家徐自达当真了,在他的理解就是罗慧宁是张扬的干妈,等王学海问到他这儿的时候,徐自达这个百事通很轻蔑的看了老同学一眼:“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自称儒商,连这点事都不知道?”
梁天正微笑着来到顾佳彤面前:“佳彤,怎么开业这么大的喜事也不跟梁叔叔说一声?如果不是我昨天听郭主任提起,还真的要错过这么热闹的事情呢?”
地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红叶,走在其上宛如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发出沙沙的脚步声,罗慧宁走在两人中间。指着前方红叶中露出的青灰色屋檐道:“就是那里了!”
当张扬挥出最后一拳,一片枫叶悠悠荡荡落在他拳风波及的范围内。那枫叶如同坠入了一个无形的漩涡之中,急速旋转了起来,然后突然一个停顿,枫叶继续落下,即将落在张扬脚面之时,一阵秋风扫过,枫叶化为一团红色的烟尘。张扬的内力在这段时间已经有所恢复,空明拳的内劲已经可以自如发出,于无声无息中将枫叶震得粉碎。
张扬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笑道:“是啊是啊,也只有清台山上的野厨子才能做出地道的农家土菜!”略显尴尬的气氛在他们的笑声中重新变得轻松起来。
张扬走过去给她倒了一杯酒,端起道:“这杯酒我敬罗阿姨,祝你身体健康,青春永驻!”
张扬说归说,对邢朝晖也没有太大的反感,还是收了他的礼物,把他请了进去,来到大厅的时候可巧杜天野从洗手间回来,刚好遇到,他和邢朝晖极熟,直接把邢朝晖请进了小包,张扬外面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也跟着去小包敬酒。
农家小院的规模星然不大,可是副总理夫人亲自前来,这就让开业典礼变得不同寻常,当日受邀前来的还有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江城驻京办主任林彬,以及平海各驻京办事处主任,这些是兄弟单位,属于礼节上必须请到的,国土资源部的徐自达,中纪委的杜天野分别是顾佳彤和张扬的关系,此外还有顾佳彤蓝海集团北京分公司的成员,以及重要的贸易伙伴,新景园的老板王学海赫然在列,他这次带着妻子田玲和小舅子田国强一起过来。
罗慧宁笑道:“中产阶级可开不起甲壳虫,再说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可没有什么阶级划分,佳彤的认识有些错误。”
张扬看到这厮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对国安有种发自内心的抵触感。邢朝晖因为上次用内聘副处糊弄他,更遭他腹诽,这家伙长着一脸的忠厚相,实际上确实狡猾无比。以张大官人的道行,上次都被他阴了。这笔账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跟他算呢,想不到他居然好意思主动登门,不请自来。
张扬道:“先生我也学过一些拳法皮毛,要不我打给你看看!”
顾佳彤落落大方的笑道:“七年前你和文叔叔去东江,我和你一起去福利院……”
鞭炮声响起,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罗慧宁、顾佳彤和张扬共同为开业剪彩,罗慧宁只是礼节性的说了恭喜农家小院开业,为京城饮食业增添新的亮点,其余的时间交给了顾佳彤。
等妻子田玲好奇的问王学海的时候,王学海悄悄附在妻子的耳边小声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短短的几次接力传递,已经给张扬找了个干爹,而且这个干爹还是中国政坛上的一颗耀眼的明星,最有希望入主国务院的人物,现在多数人看张扬的目光已经有了不同。古时候有个说法那叫母凭子贵,张扬稀里糊涂的让人家给安了一个干妈,然后这厮开始子凭母贵了。
张扬慌忙摆手道:“先生在这里,我还是别班门弄斧了。”
“刑处,你还知道厚道两个字怎么写啊?”张扬挖苦道。邢朝晖仍然乐呵呵道:“我大老远来了,也不请我进去喝酒!”
张扬连连点头道:“罗阿姨放心,具体经营上的事情我不会涉及的。”
文玲轻声道:“顺其自然吧。和人事不省的十年时光相比,我……现在已经很满足!”她的目光重新投向窗外,脸上的表情宛如古井不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