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章 极品壮阳药膳

包括于小冬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小张主任是利用职权胡作非为,他压根不懂饭店的经营,现在这么搞,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再这么折腾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农家小院就会关门停业。可事情的发展是令人大跌眼镜的,刚开始的时候,客人还是稀稀落落的,不过大概一周以后,客人开始渐渐增加,而且让所有人惊奇的是,只要来到这里的,几乎必点那道宫廷秘制壮阳药膳,而且多数客人都是奔着极品药膳来得,很快每天十份已经供不应求。
顾佳彤笑道:“放心吧,我有信心经营好这件酒店,我多赚点钱,你多捞点政绩。”
那帮香港人听到张扬这样说笑得越发开心,看来壮阳是男人永不厌倦的话题。
邢朝晖笑道:“你啊你,居然还记仇!这可不是大老爷们的胸怀。”
张扬道:“他们能吸引的只是一些过路客,我估计还是咱们酒店自身有问题。”
“A货就是假货,不过仿制的工艺很好,足可以假乱真。”
邢朝晖笑道:“张主任,这道菜我吃过,不过是普通的羊鞭羊球,乡里的土菜而已,你说是宫廷秘制菜也太夸张了一些。”
张扬心怀叵测的陪着他们喝了几杯,然后告辞离去,离去之前看着邢朝晖夹了一根羊鞭塞入口中,张扬心中暗乐,让你狗日的吃,回头让你尝尝春情勃发的滋味。
于小冬对这位上司的异想天开是无可奈何的,张扬是什么人她早就了解,这厮是个想什么就要做什么的人,她所能做的只有服从。
“啥叫A货?”
张扬体谅顾佳彤现在的繁忙,微笑道:“事业要紧,反正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酒店的生意也已经步入正轨,每天营业额都有两万左右。”
顾佳彤小声道:“今天开业一共收了八十九万的礼金,除了那些要在招商办入账的二十七万以外,还剩下六十二万,有一半算你的。”
张扬走入顾佳彤的办公室,这厮手腕上已经多出来一块明晃晃的劳力士,他刚才已经仔细研究过,确信这块表应该没有什么猫腻,这才戴上。
顾佳彤和他通电话的时候,听到张扬利用壮阳药膳盘活酒店的事情,乐得上气不接下气,娇声啐道:“这么阴损的主意也只有你能够想出来。”
张扬笑道:“为人民服务,无论官职大小,无论地位高低,我说佳彤姐,你能不能别把我想得那么世俗!”
顾佳彤嫣然笑道:“你怕什么?这钱又不是来路不正?回头我给你存上,把卡给你,你平时又不是没有用钱的地方。”
张扬笑道:“好了,等我忙完最近的接待工作,说不定哪天我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
刘大柱吓得一哆嗦,一把的好牌全都掉在了地上,其它几个厨子看到势头不妙,一个个慌忙向厨房溜了进去。
邢朝晖真是哭笑不得,他猜到那道菜肯定有问题,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张扬,我看你小子压根不适合在驻京办,你应该去医院坐诊开个包治阳痿专科!专卖你的鞭打绣球肯定门庭若市,供不应求。”
张扬得意非常的看着他们远去,这次宰了邢朝晖一道,而且他也没有给自己分派什么任务,最重要的,这帮家伙都吃下了自己秘制的壮阳药,还有后续反应让他们折腾呢。
张扬咧着嘴笑道:“邢主任英明,你送的那块表真棒,横看竖看都跟真的差不多。”
她们前脚进去,张扬后脚就跟了进去,看到刘大柱带着几个厨子正在打牌和图书,张扬顿时火冒三丈,怒道:“刘大柱,你他妈搞什么?让你到北京来是干什么的?打扑克吗?”
门外的的确是邢朝晖,不过这次他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六名同伴,看年龄都跟他差不多大,邢朝晖站在门外正向他们介绍天池先生手书的匾额呢。
张大官人笑道:“好东西,你权当不知道。”
于小冬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小声道:“刘大柱虽然有点手艺,可毕竟是个野厨子,这驻京办的人见多识广,吃一次觉着新鲜,吃两次还凑合,吃第三次就觉着腻味了,张主任,我看再这么下去,农家小院要不了几天就要倒闭了。”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开始红火的原因也不是咱们的酒店有特色,能吸引人,而是许多单位看在顾小姐的面子上过来的应景饭局,人家每个城市,每个地区,身子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驻京办,一顿两顿的面子饭有,谁会长期在咱们这儿吃饭啊?”
顾佳彤放的笔,抓起张扬的手腕看了看,轻声笑道:“这块表是A货!”
“梁成龙依靠的就是他叔叔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这个人好像有点关系。”王学海这句话说得很婉转。不过顾佳彤仍然听出了他在提醒自己什么,不禁笑了笑道:“你把前期工作准备好,具体关系我来疏通。”这句话等于给王学海吃了一个定心丸,他一直都担心顾佳彤中途撤出,单凭他自己的关系,恐怕在拿地的事情上很难竞争过身为东江地头蛇的梁成龙,只有顾佳彤介入才能有机会击败对手,他和顾佳彤又闲聊了几句,这才告辞离开。
张大官人听得怒发冲冠,我靠,早就知道这狗日的邢朝晖没那么好心,居然弄块假表来糊弄自己,他愤愤然把手表给摘了下来,恨不能在地上摔他个粉碎,可想想还是收了回去,以后非用这块表从邢朝晖那里换一块真的不可。
这顿饭于小冬一共收了邢朝晖一千八百多,邢朝晖也明白人家是故意宰他,肯定是张扬在背后唆使,走出农家小院和张扬握手道别的时候,他晃了晃张扬的手臂,趁着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你小子可真不仗义,不见熟人不发财,这顿饭少说黑了我一千多。”
于小冬现在是对小张主任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小张主任简直是无所不能,要知道每天单单是十份极品壮阳药膳就已经有了5880元的保底营业额,加上其它的菜肴酒水,农家小院的日营业额轻松过万,对他们这种规模的酒店来说,生意已经可以用火爆来形容。
梁天正皱了皱眉头,他和文家的来往十分密切,可从未听说过文国权有个干儿子,不过今天看到罗慧宁对张扬的态度,的确像长辈一样,就算张扬不是她的干儿子,这关系也一定非同一般。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梁天正知道了这层关系,想起今天对张扬的冷淡不觉有些后悔,人的位置越高,眼光往往就会越高,习惯于往上看,就会忽略许多的关键之处。梁天正又想起一件和重要的事情:“顾书记的女儿好像跟张扬很熟?”
说话的时候,看到郭瑞阳陪着梁天正走了过来,他们也要离去,张扬和顾佳彤很礼貌的把他们送上了车。
其实王学海的担心是多余的,顾佳彤身为一个商人,她对利益也有着相当的渴望,通过王学海计划书中勾画的蓝图,顾佳彤意识到这块地皮的重要性,也预计到日后这一工程会带来http://www.hetushu.com巨大收益,她更知道父亲在位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自己自从踏入商界,虽然父亲没有具体给她任何的助力,在外面也是尽量撇开关系,可她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都是因为父亲的影响。她深知这种影响带给自己的便利,她想要通过这次和王学海的合作在生意上跃升一个台阶。在顾佳彤的内心深处,她想要摆脱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又想利用父亲的影响力,这样的想法折磨着她,让她困扰。
张扬笑着迎了出去,虚情假意道:“邢主任啊,今儿吹什么风又把你给吹来了,不知今天有什么指教啊?”
王学海一直留到最后,原本他打算去给罗慧宁敬酒的,可到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等众人离去,他单独来到顾佳彤的经理室,顾佳彤正在那儿打电话,看到他,说了几句把电话挂上,微笑道:“王总有事吗?”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芳心中舒舒服服的十分受用,她抓紧了张扬的大手,低声道:“最近我要返回东江,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酒店具体的事情有人在打理,你帮着掌掌舵就行。”
给邢朝晖那帮人上鞭打绣球的时候,张扬还是礼貌的去敬了一圈酒,特地隆重介绍这道菜:“这道菜是我们本店的特色,过去乾隆爷最爱吃,他每天要应付后宫佳丽三千,还要操劳国家大事,全都靠这道菜顶着,壮阳效果绝佳。”
张扬笑道:“阴损吗?我这是造福人类,你想想啊,这帮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大都人到中年,那啥……方面自然有所减退,吃了我的秘制药膳,他们重振雄风,找回昔日年轻时候的激情和快感,别说是588,就是5888他们也乐意花,在我们这吃过极品药膳的,就没有一个表示不满意的。”
顾佳彤听得心头一阵酥软,柔声道:“张扬,我恨不能现在就到你身边。”内心中对张扬的深爱已经无法隐藏。
顾佳彤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方才在电话那头道:“我也想你!”她虽然很想飞回北京去见张扬,可是现在东江这边的确走不开,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就要开始竞拍,这种关键时刻她不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儿女私情上。她轻声道:“等我忙完东江的事情,我马上就飞过去找你!”
张扬愣了,他压根没有想到会收到这么多钱,摇了摇头道:“我不要,人家也不是冲我来的,我要那钱干吗?”
在张扬担任驻京办主任之后,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倒是来过几次北京,不过他对张扬这厮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每次来宁愿住在外面的酒店也不愿前来驻京办和张扬碰面。杨守义虽然不愿意来,其它的县局级干部倒也不断,张扬将驻京办的接待任务都交给了于小东,除非是县里主要领导前来他会亲自接待,其它人,他才懒得面。过来的这些干部虽然打着办公事出差的名目,可很少有人真的是为了公事前来,有前来跑关系送礼的,有寻亲访友的,还有趁机出来旅游的。
顾佳彤道:“那块地的事情很复杂,涉及到东江纺织百货商场近二百人的安置问题。”
副县长徐兆斌两口子就属于最后那种,徐兆斌是来北京参加一个乡镇企业先进经验推广会的,他顺道把老婆于秋玲给带上,两人在北京没什么亲戚,落脚点自然就选在了春阳驻京办。
等到了开业之后的第一个周日,大中午的时候竟然没有一桌饭,服务员都闲着和_图_书没事做,站在太阳的里晒起了太阳,几名大厨则坐在大堂内无聊的打起了扑克。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肯定是在说自己不但白住,连她也白睡了,这话顾佳彤自然不好说出口,张扬心中一荡,握住她的纤手道:“我对钱这东西稀里糊涂的,还是留在你那儿,以后我真缺钱就找你要,咱们之间不用算的那么清楚。”
梁天正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摸出香烟点燃,示意司机打开天窗,悠闲自得的抽了一口道:“顾佳彤的生意做得不错啊!”
张扬平时的工作并不忙,这和他们驻京办的级别有关,一个县级驻京办,和中央部委发生联系的机会较少,所以张扬这个驻京办主任平日里也清闲得很,秦清在中央党校结业后已经返回了春阳,在北京期间她也很少和张扬联系,张扬了解她的性情,关于他们之间的流言蜚语原本已经很多,他也不想增加秦清的麻烦,为她以后的仕途制造障碍。
顾佳彤不屑道:“不是他嘴上说说就算的,最终谁能拿到那块要依靠实力。”在平海做生意,顾佳彤还真没把一般人看在眼里。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接到了邢朝晖兴师问罪的电话:“张扬,你到底在菜里下了什么东西?”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用,你留着做生意吧,那房子我整天去住,也没给过租金,这就算我的租金吧。”
想起梁天正的不请自来,顾佳彤不禁颦起秀眉,作为省委书记的女儿,她对政治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敏锐嗅觉。梁天正在北京,想必已经听说了酒店开业的事情,先前他没有打算过来,证明他对父亲并不十分买账,可当他值得罗慧宁前来,马上又巴巴的跑了过来装腔作势,这不仅仅是为了和罗慧宁套近乎,好像也是为了向自己传递某种信号,难道他想通过自己向父亲传递信号?
刘大柱打心底对张扬充满了敬畏,过去张扬在黑山子乡那会儿,威风八面的事迹他都知道,还亲眼目睹过张大官人爆发王霸之气的情景,再加上他来北京前,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要听张扬的话,好好混,混不出人样来,回去就打断他的腿。
张扬皱了皱眉,经营酒店的确也是一门学问,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把刘大柱弄过来,几样特色菜一搞,生意肯定火的一塌糊涂,谁成想事与愿违,好像北京人对刘大柱的厨艺并不感冒。没有起到预计的轰动性效应。不过张大官人也懒得把精力过多的投入到酒店的经营中来,他所关心的是捞取点政绩,好尽快把副科给转正了。他向于小冬道:“你去多做点社会调查,看看人家都时兴吃什么,咱们可以学嘛,慢慢做,能够抓住固定的客源,以后就会好起来了。”
其实张扬懂个屁的饥饿营销,他只是懂得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邢朝晖笑道:“咱们共产党员哪有那么多钱去买正品的劳力士,别看是A货,也花去了我大半个月的工资,礼轻情意重,你不要这么市侩嘛!”
于小冬道:“他们分明是跟我们对着干,我们的几样特色菜,他们也学着上了,而且价格比我们的便宜,打出特价,酒水还打特价,路边还拉着优惠酬宾的条幅,这么一搞,当然没人愿意上我们这儿来了。”
于秋玲是张扬在黑山子乡时候的老领导,徐兆斌现在分管张扬这一块儿,他们两人到来,张扬自然要亲自接待。
张扬中午在江城驻京办开完会,并没有留在那里吃饭,这几日几乎每天和*图*书都是宴会酒场,他也有些倦了,想早点回去休息,想不到回到春阳驻京办,竟然看到这副情景,这厮不由得有些怒了,冷冷扫了一眼门外的那帮服务员,几名服务员吓的慌忙逃进酒店。
邢朝晖笑道:“我可不是找你的,这几位都是我香港的朋友,我特地带他们来尝尝乡村风味。”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邢朝晖发牢的一句话,在张扬听来却宛如醍醐灌顶,他马上叫来了于小冬,让她给酒店做一条幅……吃宫廷秘制壮阳药膳,壮男人赳赳雄风!
人家既然是带客饭来得,张扬当然要以礼相待,安排邢朝晖坐下后,把于小冬悄悄拽到一边,压低声音道:“给我狠宰他一顿,好好帮他放放血!”
张扬生怕她领会不了自己的意思,低声解释道:“我最恨这帮公款吃喝的蛀虫,来一个就宰一个!”
邢朝晖笑着指了指张扬,转身和那帮香港朋友离去。
“有病啊,什么你的我的?连你都是我的,别跟我算那么清楚!”
两人笑着握手道别,张扬意味深长的提醒道:“那啥,嫂子在家吗?”
“这是啥?”刘大柱有些诧异的问道。
“是!”郭瑞阳回答的很谨慎。
张扬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赶紧给我滚厨房干活去!”
张扬嘿嘿一笑,不无得意道:“就我这身板儿还用得上那玩意儿?我是纯天然!”
于小冬笃笃的高跟鞋声从后面响起,张扬转过身去,看到于小冬板着俏脸跟了进来,一屁股在板凳上坐下:“张主任,斜对面那家福地酒店搞宾酬,客人都被他们吸引过去了。”
顾佳彤的声音忽然变得娇媚起来:“张扬,你过去有没有吃过那啥……”
于小冬看到形势大好,于是提议张扬再增加极品壮阳药膳的供应,张扬想都不想就给否决了,物以稀为贵,如果点一份就供应一份,这极品二字就显现不出来,皇家的气派也就没了,卖这个价钱要的就是神秘感,要的就是档次,能够吃到极品壮阳药膳的人就会感到面子有光显示出他们的身份高人一等。于小冬学过一点市场学,明白小张主任是在搞饥饿营销,又深深佩服了他一把。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外面响起一个乐呵呵的声音:“我说,你们这酒店连个迎宾都没有啊?来了客人也不知道招待吗?”
顾佳彤的愿望是美好的,可事实上农家小院的经营状况并没有预想中那么顺利,开始的几天,的确红火了一阵子,每天都是宾客爆满,其中有不少是顾佳彤面子过来应场地客饭,张扬将这边交给了于小冬,于小冬每天都会喜滋滋的向他回报营业收入,可过了四五天,客流量就逐渐减少,于小冬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减少。
张大官人的初衷只是一个恶作剧,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恶作剧引起了一系列的后果。
顾佳彤俏脸一红,瞪了他一眼道:“你何止白住……”声音突然小了下去。
条幅很快就挂了起来,张扬花了一点时间配制了几百个料包交给了刘大柱,通过邢朝晖那帮人的实验,张扬对尺度的把握上有了回数,现在的用量比过去少了一半,有道是过犹不及,他可不想每天都有客人因为冲动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张扬在她对面坐下道:“我就图个新鲜,原本也没有打算带出去招摇,现在知道是假的了,我更不会戴了。”
邢朝晖这么好的脾气也不禁火大:“你这个混小子,下春药了?我那帮香港朋友都被弄进去了,都是你m•hetushu•com害得!”
张扬原不喜欢干涉经营上的事情,可顾佳彤不在,把这摊子撂给了他,人家走的时候饭店红红火火,还没走两天,就变得门可罗雀,让他这张脸往哪儿搁,他走道于小冬面前道:“怎么回事?”
张大官人抽空去厨房走了一趟,看到刘天柱正摆弄着羊球羊鞭,估计这厮又要搞他的拿手菜鞭打绣球,这厮今天是存心想整治一下邢朝晖,恨不能下点泻药让邢朝晖吃点苦头,可这样干岂不是连酒店的招牌都砸了,他晃悠了一圈,忽然生出一计,出门到斜对面的中药店抓了枸杞子、锁阳、肉苁蓉、杜仲……等几味中药,这些药物虽然都很寻常,可是一经张大神医的妙手搭配,马上就成为拥有壮阳奇效的良药。
“佳彤姐,我想你了!”这厮的声音低沉而感。
嘱咐刘大柱一定要保密,物以稀为贵,这羊鞭烧羊球加上宫廷秘制这四个字就沾染上了皇家气质,必须要有一个衬得起皇家气派的身价,没加料的普通版58一份,加料的极品版588元一份,而且还限量供应,每天极品药膳只供应十份。
王学海点了点头,在她对面坐下:“东江的那块地就快启动了。”
梁天正等到奔驰车启动,方才低声道:“瑞阳啊,这个张扬和文副总理家是什么关系?”
“这些我都考虑过,计划书也已经做好了,现在最大的阻碍就是丰裕集团,梁成龙已经放出风来,那块地他志在必得。”
“别诬陷好人,干我屁事啊,都劝你们别吃这么多羊鞭羊球了,没见过那么馋嘴的。”
“邢主任不信可以尝尝啊,不过我事先提醒各位啊,吃这道菜之前最好马上打电话让老婆在家里等着,不然回头憋出了啥毛病可不是小店的责任。”
“哪里哪里,比起邢主任的胸怀,我是自愧弗如。”
目送罗慧宁乘坐的红旗车消失在远方的街角,张扬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顾佳彤用手臂轻轻捣了他一下:“听到没有,有总理夫人关照,以后你升官发财的机会多了。”
郭瑞阳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刘大柱吓得结结巴巴:“张……张主任……没……没客人啊……”
后续之一,当晚邢朝晖和那帮香港客人离去之后,邢朝晖回去后就感到有些不对,跟长期两地分居的老婆连番鏖战,详情不表。
后续之二,当天晚上,几名香港客人因为欲火难耐,做出了某些有伤风化,违反治安条例的事情,当场被抓了个现行,这次的事件影响极坏,到最后因涉及到国家安全,由国安介入。
张扬笑道:“那是当然,这里毕竟有驻京办的一半股份。”
张扬从声音中已经听出了是邢朝晖,自打那天开业他就把邢朝晖给记住了,麻痹的,拿一块假表各应我,居然还好意思来见我。
张扬没心没肺的对着电话大笑着,然后低声道:“怎么样?厉害吧?嫂子满意吧?”
于小冬不明白张扬何以会对邢朝晖如此痛恨,愕然看着他,心说人家冲着你来得不是你朋友吗?
张扬把配好的料包悄悄交给刘大柱,吩咐道:“回头给我放到那鞭打绣球里面去!”
“呸!”
“都是你的功劳,等我回去算清楚账目,把属于你的那份留出来。”
好在一桌都是男士,听到张扬的介绍同时笑了起来。
顾佳彤道:“就算是真的,你也不适合戴,毕竟你国家干部的身份摆在那里,戴这种表实在太招摇了,别人看见一定又会说三道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