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看到顾佳彤走了进来,父女二人停下运动,顾允知用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水道:“佳彤,要不要陪我打一会儿?”
李爱玲抹干眼泪道:“我听他们谈话,好像是提到梁总,梁总的……”
张扬和楚嫣然对望了一眼,楚嫣然抿了抿嘴唇,美眸中的目光却早已柔化,张扬从中察觉到了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他笑了笑,和小陈一起走出门外。
顾佳彤第二天一早就返回了宁静路9号的家中,因为是周日,顾允知也没有上班,陪着小女儿顾养养在院落中打着羽毛球,顾养养虽然双腿还没有完全恢复,可小幅度的运动已经很自然协调,她一边回球一边发出欢快的笑声。
顾允知瞪了儿子一眼:“还不出去,留在这儿耍什么贫嘴?”
张扬笑眯眯看着梁成龙的背影,耳边却响起栾胜文的叹息声:“小张主任,下次在闹事麻烦你去别的区,我算怕你了。”
顾允知笑道:“没什么事,谢谢你的关心了!”他话锋一转,忽然道:“你侄子没事吧?我听说他昨晚在医院被人打了?”
顾明健听到张扬这样说也觉着有些不对,皱了皱眉头道:“难道有人想故意挑起我们两家的矛盾?”
顾佳彤笑道:“你是不是收了方文南的好处?怎么老替他说话?”
关心这件案子的不仅仅是张扬,顾明健身为顾佳彤的弟弟,对这件事也是异常关心,他想获知情况的途径就是他的表哥保和县公安局长张德放。
楚嫣然柳眉倒竖,美眸圆睁,目光逐一扫过他们道:“你们明明知道我外公血压高还让他喝这么多?都给我听着,这次他老人家要是出了任何事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宋怀明虽然平时很少和女儿见面,可是他仍然通过各方途径关心着女儿的一举一动。他和谢志国夫妇打了个招呼,几人在那里开始谈论起楚镇南的病情。
顾佳彤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场面顿时显得有些尴尬,梁天正越是想跟她聊上两句,几次主动引起话题,可顾佳彤要么不说,要么就是一句话,让梁天正的话题很难进行下去。就这样熬了半个小时,总算等到顾允知冲澡出来,顾允知也没有招呼他们两口子进屋做的意思。来到外面的梁天正的身边坐下,微笑道:“大清早的,你登门来该不是为了公事吧?”
“带我过去看看!”
顾养养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拿起一瓶水,一边喝一边看着他们的对练。
张德放低声道:“张扬,你怎么看?”
楚嫣然的哭声在电话中传来,张扬顿时紧张了起来:“丫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快说,谁欺负你了?”
三人返回张德放的警车上,顾明健怒道:“我绝绕不了梁成龙那个瘪三!”
顾佳彤风情万种地瞥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好像越来越了解我,在你面前,人家就跟没穿衣服一样……”
梁天正哈哈大笑:“明健的话很有哲理嘛!”
一旁的警卫员小陈看到这名中年人微微愣了愣,还是低声道:“宋书记!”
方文南哈哈大笑,走上来和张扬热情的握了握手:“你张主任到那里都是出类拔萃光彩夺目,不过可惜今天顾总的光辉更加耀眼,所以我有些怠慢了。”
梁天正走后,顾允知满怀深意的看弄女儿,低声道:“真的打算放弃了?”
楚嫣然不经意回眸方才发现张扬的存在,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知道自己刚才怒斥那帮叔叔伯伯的情景都让这厮看了个清清楚楚,可她的目光落在父亲身上的时候,脸上刚刚露出的一丝笑意顿时收敛,俏脸笼上一层严霜。
李爱玲抱着儿子,眼泪无声留下,她能做的只有用力抱紧了儿子。
顾佳彤笑了笑,接过妹妹手中的球拍,和父亲在晨晖下打起了羽毛球。
顾明健因为姐姐的事情对梁天正一家都产生了反感,他阴阳怪气道:“现在不流行上进,流行的是要手腕,不懂得点手腕还做不成什么大生意。”
楚嫣然和张扬一起走入病房。听到外公的叫声,楚嫣然怒道:“老楚同志,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这么大人了跟个孩子似的,是不是真想折腾出毛病,明天把所有人集合起来看你盖国旗?”
张德放在平海公安系统内人脉极广。他已经打听到泼顾佳彤血水的女人叫李爱玲,连家里的门牌号码都打听得清清楚楚,张扬在医院打梁成龙的这会儿,张德放和顾明健找到了李爱玲的家门口。
连顾允知都有些奇怪的看着女儿。顾佳彤道:“我感觉自己并不适合房地产这个行业,打算退出去!”
楚嫣然被他说了个俏脸通红。啐道:“怪老头就知道胡说八道。”
顾明健和张德放都是微微一怔,他们抬起头,看到张扬举步走了进来。顾明健皱了皱眉头,上次在江城发生的事情让他一直耿耿于怀,把那件事都归咎到张扬的身上,认为是张扬告密,才会被老爷子知道。姐姐上午发生的事情,这厮当天就从北京赶了过来,证明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顾明健别的事情糊涂,一点精气神全都用在研究男女关系上了。他对张扬自然没有多少好脸色,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反倒是张德放显得更热情一些,笑着迎了上去:“张扬,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听筒中传来楚嫣然焦急的声音:“张扬!”和-图-书张扬嗯了一声,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身边的顾佳彤,方才轻声道:“嫣然!”
这时候顾明健从小楼上下来了,看到梁天正,他点了点头,然后向父亲说了声要出门。
张扬微笑道:“我有种感觉,你一定会和方文南合作!”
宋怀明道:“嫣然,你外公怎样了?”
顾佳彤笑了笑,合上那份文件道:“方总今天请我来就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些事情?”
张扬一直都不喜欢王学海这个人。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问题。认为王学海是最可能策划这件事的人,他想利用这件事将顾佳彤套牢在自己的这条船上。
张扬站起身来,他冷冷向李爱玲道:“钱你留着花吧,我们过来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那种事情不可以再做,否则你一定会家破人亡!”这句话充满了逼人的杀气,吓得李爱玲面孔顿时失去了血色。
“张扬。”
梁天正笑道:“这么早就出门啊,明健很上进啊。”
顾佳彤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厮的嘴巴真是可恶。
楚嫣然嗔道:“医生都说了你不能太兴奋,老实点!”
张扬和张德放对望一眼,张扬低声道:“知不知道是什么人让你干的?”
顾佳彤陷入沉思之中,她也在担心王学海的资金来路问题,上次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已经给她提了一个醒,虽然父亲并没有明确介入她的事情,可她真想拿下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还是要靠老爷子的影响力,如果资金方面出了类似的麻烦,或者王学海没有长期投资的打算,以后都会对老爷子的官声造成巨大的影响,为人子女不可以给父亲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让顾佳彤动心的不仅仅是方文南的实力,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方文南的盛世集团是平海本地企业。他出来竞拍地皮理应获得政府的支持。而方文南的计划书也充分表达出了他的诚意,顾佳彤投资百分之三十,可以获得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种利益对等划小分是公平的,比起王学海,方文南也慷慨了许多。
张大官人的定力在顾佳彤娇滴滴的风情下顿时土崩瓦解,他的手探到顾佳彤的秀腿之上,顾佳彤啐道:“小心驾驶!”
张扬在当晚九点抵达了静安。在和楚嫣然联系后,他直接来到了军区总院。
顾佳彤的嘴唇完成一个温婉的弧形,轻声道:“快去吧,开我车过去,千万不要耽搁了。”她越是表现的如此温婉大度,张扬的内心中反倒更感觉有些歉疚,顾佳彤这两天也是需要她安慰的时候,可他却又无法在她身边陪她。
李爱玲慌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冲了出来,却见门外站着一名警察还有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整抬脚踢着她的傻儿子,李爱玲发疯的扑了上去,用身体挡住儿子,尖叫道:“你们干什么?他是个傻子!你们怎么能这样欺负他……”
楚嫣然抽抽噎噎道:“我……我外公他突然中风了,你快来,你快来帮帮我……”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
楚镇南瞪大了眼睛:“你是我孙女,居然这么咒我,你有没有良心啊!”他这才看到楚嫣然身后的张扬,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兴奋起来了。叫道:“神医,张扬,哈哈!你来了,我有救了,哈哈,快,快,给我扎两针!”
苏小红知道今天的场合很正式。所以表现出少有的矜持,几人坐下后。方文南让人上菜,他点的是最高标准的套餐,顾佳彤摇了摇头示意不用那么隆重,让人拿来菜单自己选了几个可口的小菜,酒选的是窖藏三十年的茅台,这主要是为张大官人准备的,方文南和顾佳彤都很少喝酒,苏小红自从上次见识过张大官人的酒量后,也是断然不敢向他挑战了,今天喝酒也格外文雅。
张扬并不知道这个身边的人就是楚嫣然的父亲,他走过去,关切道:“丫头,你外公没事吧?”
宋怀明道:“老爷子是个急性子,让他躺在床上这么久,他肯定要发疯了。”
那帮坐在外面的军官一个个深表同情的看着宋怀明,他们挨骂,这位市委书记在女儿的面前一样吃瘪,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宋怀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候静安军分区政委洪长武走上前来,招呼道:“宋书记来了!”
因为张扬之前已经和顾佳彤说过方文南的动机,所以方文南也没有绕弯子的打算,酒过三巡,轻声道:“据我子解,这次顾总和王学海合作拿地,合作开发,我想冒昧的问一句顾总对王学海其人了解吗?”
方文南道:“既然是合作,肯安是建立在双方都能够获得利益的基础上,我不知道王学海承诺给顾总的条件怎样,这里有我做好的开发计划书,还有一份合作方案,顾总可以看看!”
顾佳彤从张扬复杂的表情已经猜到他的心中所想,摇了摇他的手腕道:“去吧,我没事,在家里有这么多人陪我,嫣然是个好女孩……”
顾允知从脖子上取下毛巾,向小楼内走去:“你们先聊着,我去冲个澡!”
楚镇南住在高干病房,门外已经有十多名身穿军装的将领等候在那里,这些人都是北原军界的头面人物。张扬认出其中之一是静安军分区政委洪长武,这帮将领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毕竟老首长是因为跟他们喝酒才突然中风的,可以说他们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张扬刚刚来到病www•hetushu•com区大门前,就看到楚嫣然从病房中走出,小妮子穿着红色皮夹克,深蓝色牛仔裤,黑色长靴,她刚一出门那群军官就全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道:“嫣然,怎么样?”
宋怀明点了点头,指了指远处。和洪长武一起走向通道的另外一边。
宋怀明跟在张扬的身后走了过来。听到他对女儿亲切的称呼,眉头微微皱了皱,不用问,这小子和女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可他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女儿有男朋友,看来自己对女儿的关心还是少了。
楚嫣然怒道:“你是医生还是人家是医生?张扬从东江赶过来,还没有吃饭呢,你要不要人活啊?”
张扬却笑了一声道:“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梁天正向顾佳彤道:“佳彤,要不叔叔陪你打几球?”
张扬之所以建议顾佳彤退出来。是因为他不想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顾佳彤身上。如果一切都是王学海在幕后策划,那么证明王学海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在这种时候,恰恰有一个人找到了张扬,这个人就是盛世集团的方文南,方文南经营的生意很广,东江纺织百货商场拍卖事件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虽然有心参与,可是听说内情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以他的人脉想要从丰裕集团手中抢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他也是在顾佳彤被泼事件后,知道顾佳彤也参与了这块地的竞争,顾佳彤的背景和生意范围他很清楚,知道顾佳彤从未涉足过房地产业。于是想到顾佳彤的合作者,最终查到了王学海的身上,因为过去曾经和王学海发生过一些生意上的来往,方文南对此人的资料掌握了不少。知道王学海是个靠融资起家的人物,王学海的每一笔投资都是经过多方筹集得来,他习惯于空手套白狼的经营,说白了就是一个大的皮包公司,这次王学海参与竞拍是打着港资公司的名义,他的资金来路很复杂。
顾允知看到女儿今天的精神已经恢复了许多,心中暗暗高兴,一个有力的扣杀,羽毛球划出一道银亮的轨迹向对面飞去。
梁天正暗骂顾允知明知故问,心说,没有你在背后撑腰,他张扬一个小小的副科敢这么放肆啊?他心里虽然不舒服,可脸上却还要堆着笑:“年轻人脾气都冲动了点,说开了就没事了。”
楚镇南虽然发病,可是精神头还是不错的,此刻正躺在病床上嚷嚷着要回家呢,他怒道:“妈的个八字。我没什么病,让我躺在这里干吗?老子枪林弹雨都经过,这点小毛病根本难不住我,歇两天就好了,嫣然,嫣然,快给我办出院手续。”
两人说话的时候,又有人赶到了,其中就有荆山市公安局长谢志国夫妇,他们和宋怀明都是老熟人。其实除了楚镇南这个老司令摆出和女婿老死不相往来的劲头,他的那些部下多数和宋怀明的关系不错,宋怀明的为人和口碑很好,他的执政能力也很强,自从担任静安市委书记以后,静安从过去北原省经济第三一跃成为龙头老大,成为省内名副其实的经济政治中心。
警卫员一脸严肃道:“她在陪首长!”
张扬不由得转身看了看他,楚嫣然咬了咬樱唇并没有理会父亲,而是向张扬小声道:“你跟我进去看看!”
梁天正笑得还是一如往常般真诚。可心中却咯噔一下,人家这是在晾他啊。他悄悄使了一个眼色,他妻子走到顾养养身边,陪着顾养养聊起了家常。
张扬点了点头,他蹲下身去。掏出手绢为李爱玲的傻儿子擦去唇角的血迹,低声叹了口气道:“你是李爱玲,看你的家庭情况很困难吧,儿子傻,丈夫又瘫痪在床,很需要钱吧?”
那帮军官一个个都满面惭色的垂下头去,仿佛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般,楚嫣然就像他们的老师。
楚镇南的警卫员小陈站在门口等着他,看到东江牌号的奔驰车开过来。慌忙伸手挥舞着,张扬在他面前停下,落下车窗,上次他前往梦仙湖拜访楚镇南的时候曾经见过小陈。所以还是有印象的,他笑道:“你好,楚嫣然呢?”
张扬道:“虽然钱能够解决一些事情,可有些钱是不能收的,拿了这些钱,麻烦会源源不断的找上你。说不准你的家人会因为这笔不义之财而遭到不幸,我知道你是为了家里好,可无论怎么昧心钱都不能拿,你不怕遭报应,可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儿子和丈夫?”他的这番话软中带硬,字字句句都击中了李爱玲的内心深处,李爱玲刚刚目睹儿子被打。现在又听到这番话,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她哭喊着道:“我……我……错了……那两万块,我不要了,都是他们让我干的,我……我根本就不认识顾小姐……”
张扬笑道:“栾局长是东江公安系统的明星,除了你别人我都信不过,我在你这区闹事都闹出感情了。”
方文南毫不留情的揭穿王学海道:“我过去跟他合作过,王学海此人关系很广,但是他的实力只能是一般,此人做生意喜欢投机冒险,如果你了解他的商业历程和过去的经商手法就会发现,他从不做长线投资。喜欢短期获利,在投资地皮方面有过多次的先例,每次都是利用优秀甚至完美的计划书打动地皮的拥有者,获得地皮后,会炒卖地皮进行全部或者分割出http://m.hetushu.com售。”
梁天正恭敬道:“顾书记,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佳彤,听说她昨天受了点惊吓。”
顾明健骂道:“操你妈的,不说,行,今天我看看你的嘴有多硬!”
洪长武是静安市常委之一,和宋怀明的私交一直都很好,这些年来他试图帮助调节一下老首长和宋怀明之间的关系,可几次努力都没有取的任何的进展,反倒是被老首长骂了几顿,踢了几脚。洪长武深表同情的看了看宋怀明,低声道:“我们也没怎么劝老首长,他自己非要喝,这一高兴,嗨!”
张扬探查完楚镇南的病情,心中已经有了回数,微笑道:“您老也别心急,先调整巩固一下,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过来给你用针!”
方文南主动走向奔驰车,为顾佳彤拉开了车门,顾佳彤笑道:“方总太客气了!来东江我是主人,今天应该是我做东才对。”
宋怀明对女儿冷淡的反应早有准备。他本想跟着进入病房,却被楚嫣然伸手拦住:“你回去吧,外公不想见你!”
张扬道:“我不喜欢王学海那人,感觉太精明太狡猾,跟这种人合作有点与虎谋皮的味道,稍不小心,你就会被他给坑进去。”
楚镇南委屈的看着外孙女儿,似乎在委怪她在外人面前也不给自己面子。
“谁说不是啊,不过……哎,张扬不是来了吗,那小子应该有些办法。”
楚镇南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次我可全靠你了,嫣然,你带张扬去吃饭吧!”
张扬道:“方文南有实力,你不妨考虑一下。”
方文南向苏小红使了个眼色,苏小红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份文件放在顾佳彤的面前,这上面记录着过去王学海炒卖地皮的案例,顾佳彤越看心异越是沉重。
楚镇南是个急性子,一听还要等到明天顿时就有些着急了:“早一天晚一天还不是一样,我忍得住,你只管给我扎针。
梁天正吃了个软钉子,心里开始感到憋屈了,这父女俩也太他妈欺负人了,老子诚心诚意的上门探望,我虽然是你顾允知的下级,可我好歹也是个副省级,你怎么都应该给我留几分颜面,不过梁天正的修为也非同一般,虽然受挫,可脸上却没有任何不悦的表露,微笑道:“佳彤啊,没事吧?”
宋怀明对这位老岳父的脾气再清楚不过他苦笑道:“他就是那午脾气,想做的事情,别人根本拦不住,现在情况怎么样?”
顾佳彤皱了皱眉头,她并不了解这些事。
楚嫣然不经意中流露出的关心让张扬心中一片温暖,他轻声道:“老首长,不是我不愿现在给你扎针。而是你的病程刚起,我害怕中途会有反复,所以等到稳定之后再说。”
梁天正笑着点头,他不忘解释道:“我本想一早去看佳彤,想不到刚才经过门前的时候看到佳彤的汽车,所以就赶过来了。”
张扬道:“李爱玲的背后有人指使肯定是真的,不过你们想想,假如这件事是你们自己去做,谁会傻到把自己的姓名给透露出来?除非这个人根本是故意所为。”
张扬道:“很有可能,不过我敢断定,这件事肯定不是梁成龙干的。”
梁天正笑道:“我就喜欢年轻人身上的这股子闯劲,佳彤,说你也对东江纺织百货的地皮感兴趣,有机会把计划书给我看看。”
顾允知仿佛重新认识女儿一样:“你长大了!”顾佳彤之所以决定退出是因为张扬的建议,张扬认为顾佳彤之所以被推到风口浪尖全都是王学海的原因,王学海一心想借用顾允知的影响力,他和顾佳彤之所以能够合作。全都是看在利益上,可随着合作的加深,顾佳彤发现王学海对利益的渴求过于强烈,他想要获得顾佳彤的助力,却又缺乏诚意,昨天的事件发生之后,顾佳彤开始怀疑到王学海。对他开始产生了警惕的心理。
“妈……他……他要打我……”
顾明健道:“我看丰裕集团的梁成龙就很聪明,很懂手腕。”
因为顾佳彤明确表示不再追究这件事,李爱玲已经暂时被放回家了。现在正在家里做饭呢,她的傻儿子在门前摆弄着砖头,嘴里还哼着儿歌。李爱玲想起白日里的事情,心中仍然一阵阵的害怕,她一边做饭一边抹泪,门外忽然传来傻儿子的惨叫声。
张扬点了点头,从顾佳彤的美眸深处他还是察觉到她内心的感触,张扬的大手轻轻握住顾佳彤的纤手。轻声道:“嫣然的外公突然中风了。她让我过去帮忙!”
张扬的表情显得极其沉重,他了解楚嫣然对外公的感情,楚镇南这次肯定病得不轻,否则楚嫣然也不会这么多天不跟自己联系,突然放下矜持找上了自己。
顾佳彤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刚陪爸打完,累了!”
楚嫣然虽然一肚子话想跟张扬说。可是想起外面的父亲,又摇了摇头道:“我还是留在这里陪你!”她充满歉意的看着张扬,张扬明白她的心意,柔声道:“嫣然,老首长需要人照顾,你还是留下,我去附近先住下来,回头给你电话。”
张扬低声道:“你是不是怀疑他策划了那件事?”他所指的就是顾佳彤被泼血水的事件。
楚镇南是参加部队的一场酒会后突然发病的,他的性情豪爽,平日里很少喝酒,这次因为看到老部下。一时高兴就多喝了两杯,谁成想回来得路上就发和*图*书生了中风,现在正在北原军区总院接受治疗。
顾佳彤说出这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张扬那里她知道有人在背后指使李爱玲向自己泼血水,李爱玲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指出幕后的指使人姓梁。和张扬的观点相同,顾佳彤也认为这栽赃十分的蹙脚。极有可能是有人在从中挑唆,想用利用这件事引起她和梁成龙的矛盾。让她和梁成龙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皮的竞争白热化。顾佳彤在心底考虑过这个幕后的指使人究竟是谁?她甚至想到了王学海的头上,为了坚定自己拿地的信念,彻底和梁成龙对立,王学海也有可能做出。
顾佳彤惊呼一声,抢步想要救球,却已经晚了,她气喘吁吁道:“爸,你球打得还是那么好!”
顾明健不满的看着他,他越来越过厌张扬这种故作高深的样子,好像他凡事都比自己强,明明年龄比自己还要小,非要装出一幅沉稳老道的样子。
张扬来到楚镇南身边坐下,抓起他的右手,楚镇南有些焦急道:“我的左半边身体都麻了,手臂,大腿全都使不上力量。”
顾佳彤微笑道:“他给我看过公司的资料,可以证明他的资金很充裕。拥有拿下这块地皮的实力。”
这时候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这厮想去拿手机,却被顾佳彤一双笔挺的玉腿紧紧夹住,费了好大力气方才把手拔出来,可拿起电话对方已经挂断了,张扬看了看号码,居然是楚嫣然的,他回拨过去,又处于占线之中,连续几次总算打通了电话。
梁成龙从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被人打了,最后还要忍气吞声的不了了之,可是他向来都听叔叔的话。叔叔让他这样做,就一定有这样做的道理,他充满怨毒的看了张扬一眼,带着一帮手下离开。
楚镇南向警卫员小陈道:“小陈,让洪长武安排张扬去军分区招待所住下!”老司令虽然已经退了下来,可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势。就像下达军令,不容置疑。
栾胜文道:“顾佳彤的事情查清了,是纺织百货商场的一名女工干的,这件事跟其它人都没有关系。”他知道张扬和顾佳彤的关系很好,这次张扬出手打人也是因为听到梁成龙背后诋毁顾佳彤的缘故,所以特地向张扬解释。
张扬远远站着,忽然感觉到身后响起脚步声,转身看了看,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穿着灰色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四方脸,剑眉朗目一脸正气,张扬看他的时候,他向张扬笑了笑,目光也望向远处正在训斥那帮军官的楚嫣然,仙的目光十分的复杂,掺杂着关切和慈爱。
栾胜文心中暗道:“谁遇到你谁倒霉。”他示意周围的警察收队走人,向张扬低声道:“梁成龙是梁书记的侄子。”
洪长武点了点头:“跟嫣然一起进去的那个小伙子,听说是春阳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上次老首长的腰疼病就是他给治好的,老爷子很欣赏,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嫣然跟他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般。”
张德放知道顾明健虽然看起来文弱,可下手却是极狠,生怕他掌握不住尺度,真的闹出什么事情。上前拉住他,低声道:“别忘了咱们来的目的!”
方文南想到了张扬,让方文南惊喜的是,张扬居然身在东江,而且张扬听说方文南的动机之后,马上促成了他和顾佳彤的见面。
顾允知一边擦汗,一边走到顾养养的身边从女儿手中接过一瓶水,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这种时候来登门的往往都是老熟人,老朋友。梁天正和妻子一起走了进来,他们穿着运动服,梁天正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剑,好像是晨练刚刚回来,他笑容可掬道:“顾书记,这么早打扰您不算冒昧吧!”
方文南在水上人家订了位子。邀请张扬和顾佳彤共进午餐。
方文南将两人请入订好的包间。张扬又见到了老熟人苏小红,发现方文南和苏小红的关系真是不错。到哪儿都把这个情人兼秘书带着,工作生活两不误。工作他是看在眼里了,至于生活啥的,他还没有见识过。
从平海省城东江到北原省城静安。直线距离大概在五百公里左右,张扬把顾佳彤送到了宁静路9号的家中。顾不上休息就回到酒店取了行李,直奔静安而去。
苏小红将开发计划书和合作方案送了过去。
顾明健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他!”他马上把这笔帐算在了梁成龙的身上。
张扬这才知道栾胜文负责顾佳彤的案子,搂着栾胜文的肩膀打听了一些具体的情况。从栾胜文的口中知道,警方已经暂时把肇事的女人给放了,顾佳彤也表示不会继续追究这件事。
不过今天是张扬开车,他体谅到顾佳彤刚刚经历了被泼事件,心灵上的创伤还没有完全愈合,所以处处都体现出关爱,这种小事也不让顾佳彤去做。
李爱玲不知他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咬着嘴唇,诚惶诚恐的看着他。
张扬叹了口气:“方总生意做的好。想不到拍马屁的功夫也是一流。这种恭维话我就说不出口。”
顾佳彤很仔细的看,足足看了十五分钟方才抬起头来,轻声叹了口气道:“我不否认方总的计划书做得很好,而且你的条件真的很有诱惑力。”方文南的开发计划中已经将顾佳彤算在其中,而且他提供给顾佳彤的份额是百分之五十和_图_书,也就是说。只要顾佳彤假如他的计划。”以后的利益将会平分,当然前提是顾佳彤也要投资,投资额必须占总投资的百分之三十。这是为了确保顾佳彤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件事中,也是双方获得信任的保障。
顾允知对他的出现并没有感到意外,笑着点了点头道:“在和女儿打羽毛球呢,你来得刚好,很久没和你下棋了,回头陪我杀两盘!”
张扬友善的笑了笑:“恰巧路过这儿,顺便看看!”这话说得实在太虚伪,任谁也不会相信他恰巧从这儿经过。张德放低声解释道:“这女人就是泼佳彤姐的那个。”
顾佳彤直言不讳道:“我的确曾经想开发那块地,不过现在有些打退堂鼓了。”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明健,住手!”
方文南通过和王学海的对比。他开始动了参与这件事的心思,和王学海不同的是,他今日的财富是靠着自己的双手一点点打拼出来的。他拥有相当的财力,假如这次的地皮位于在江城,他会有很大的把握拿下,可在东江,他虽然有些省城的关系,毕竟无法和梁成龙顾佳彤这些有背景的官宦子弟相提并论。唯一可行的就是合作,既然王学海能够找到顾佳彤合作,他一样也可以。
张扬转身看了看顾佳彤,顾佳彤表面上虽然平静自如,可内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不舒服,她知道自己是在吃醋,可顾佳彤又提醒自己,不该过多的给张扬压力,想和张扬继续走下去,永远的走下去,就不该干涉他的感情,想起自己是个有夫之妇。她也没有资格干涉,可失落之中隐隐又有些伤心,她还是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顾佳彤柔声道:“有事?”
顾佳彤笑了笑:“爸爸不是常跟我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吗?我退出不代表放弃!”
顾佳彤温婉笑道:“我没有证据,这件事我也不想追究,不过这事情倒是有个好处,让我意识到我并不适合站在台前。”
梁天正这会儿真的有些坐不住了。他咳嗽一声。
顾明健经他提醒这才冷静下一些,手指李爱玲骂道:“你他妈今天给我老老实实交代,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不然我每天都来揍你的傻儿子一顿。”
打人的正是顾明健,顾明健望着眼前的女人,冷笑道:“欺负他?你他妈往我姐身上泼脏水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后果?”顾明健抬脚照着李爱玲狠狠踢了过去,娘俩紧抱在一起,李爱玲一声不吭,默默承受着。这件事原本就是她贪钱做错了,受惩罚的应该是她。
这位中年人正是楚镇南的女婿。楚嫣然的父亲宋怀明,宋怀明是现任静安市市委书记,北原省常委。北原省副省长,现年四十三岁,也是北原省常委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的仕途被长期看好。宋怀明知道楚镇甫中风的消息也很晚,在开完静安市四套班子会议后马上就赶了过来,他并不认识张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儿的身上。
“梁书记蛮会做人的,怎么他侄子那么混蛋,麻痹的,一点口德都没有。”张扬想起刚才他说顾佳彤的话,恨得还牙痒痒的。
顾佳彤道:“让我考虑一下,三天之内,我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顾佳彤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考虑好了,在回去的路上,她向张扬道:“王学海的资金来路的确有些问题,我调查过他,像方文南所说的那样,王学海习惯于做投机生意。”
楚镇南心理极不平衡的看着外孙女:“你只知道心疼他,不知道心疼我吗?”
“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年纪大了,没有一年半载的是无法恢复正常了。”
当顾佳彤的奔驰车出现在水上人家停车场,方文南不觉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容,他想起了和张扬相识的经历,正是张扬一手把顾明健引导了那场冲突之中,让他的帝豪盛世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停业整顿,而他最后也付出了一辆奔驰和二十万的医药费,顾佳彤现在开得这辆奔驰车就是他赔偿的那辆。
楚嫣然关上房门,把父亲拒之门外。
方文南道:“他这次用来投拍地皮的嘉德公司也只是一个空壳,王学海最擅长的就是融资,嘉德在香港注册,他可以利用优秀计划书获得多方投资,这些钱的来源很复杂。我不相信他会突然转变性情改做长线。咱们经商者的手法都有定式,如果习惯了某种方式,很难改变,这就是行事风格。”
张扬笑道:“老首长,你真当我是无所不能的神医啊!”他切了切楚镇南的脉搏,心中很快就有了回数。楚镇南这次的中风症状来得很突然。不过病情较轻,仅见肌肤麻木,口眼歪斜,言语塞涩,半身不遂,并没有出现神志障碍。脉相偏滑,舌苔白腻,种种迹象表明楚镇南的中风属于中风的中经他症状,治疗应以化痰开窍为主,取穴人中丰隆三阴交太冲,用针应该以泻法为主。
方文南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实不相瞒,今天我是有事情求顾总。”他说话直截了当,毫不隐瞒今天和顾佳彤见面的目的。张扬一旁道:“别总啊,总啊的,合着你们都是财主就我一贫下中农。眼里没我是不是?”
宋怀明何等人物,从洪长武这颇具暗示的言辞上已经领会到了,这个叫张扬的小子极有可能是女儿的男朋友,不过宋怀明实在想不通,女儿怎么会认识一个乡镇计生办的小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