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章 就这样暧昧

张扬笑道:“我还要去配几味药,回头弄好了我给你送过来,你在这儿等我就行!”
目送孙国平的红旗车远去,张扬不屑道:“我不喜欢这小子!”
回到房内,张扬先去洗了一个澡。等他穿好衣服出来,发现楚嫣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小丫头昨晚守了一夜,显然累的不行,一挨到床。困劲就上来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依着楚镇南的意思,他现在就要返回梦仙湖的家中休养,可这个想法刚一说出就遭到所有人的一致反对。老司令在一帮人的劝说下也只能答应在医院多呆两天,好在张扬给他针灸之后,他的肢体已经渐渐恢复了知觉,虽然不能像平时那样行动自如,不过已经能够下床行走。这样的恢复速度已经让军分区医院的这帮专家用医院奇迹来形容。
“那是因为我在乎你!”张大官人冠冕堂皇的理由总是层出不穷。
林秀到底是女人,对年轻男女之间的这种感情纠葛看得很清楚,微微一笑道:“到底是年轻人诱惑力。你们一来就热闹了!”一句话把现场尴尬的气氛顿时化解。
几人客套的时候,孙晓伟来到楚嫣然身边,笑着叫了一声:“嫣然,好久没见你了!”
酒店随便吃了点,张扬便提议回房说话。
小庄在轮胎上踢了一脚:“老规矩,换新的?”
张扬和楚嫣然并肩走出龙江大酒店,因为担心下雨,张扬去停车场取了车,开车来到军区总院,两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张扬在楚嫣然的纤腰上轻轻扶了一把。
楚嫣然嘴唇动了一下,张扬着细微的动作惊醒了她,她睁开美眸有些羞涩的看着他,伸出握住张扬的大手,轻声道:“你想干什么?”
楚嫣然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有点动心!”他向张扬扬了扬头道:“上车!”
孙晓伟的目光转向张扬,笑得很友善,伸出手来:“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孙晓伟!”
楚嫣然向张扬解释,奖金只是看得到的奖励,并不包括很多人参与赌博下注的,这种地下赛车是非法的。不过对于精力无处宣泄的年轻人来讲,这种运动拥有者超强的吸引力。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这厮见到美女就双眼发光,小声道:“你给我放老实点!”
“神经病,你心眼好小!”
楚镇南是个闲不住敌人,这边病情刚才好转,已经把一帮老部下叫来在病房内陪他打牌聊天,张扬把明天一早就离开的事情跟楚镇南说了,楚镇南点了点头道:“嫣然,回头你去家里一趟,把我送给你杜爷爷的茶具交给张扬,让他给带过去。”楚镇南和杜山魁相交多年,知道张扬经常去杜山魁家里走动,所以才会想起让张扬捎东西过去。
楚镇南洪亮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我没事,让小陈陪着我就行,嫣然,你陪张扬去吃点饭,他累了!”老司令也是体恤自己的外孙女,毕竟楚嫣然已经在这里陪了他整整一夜。这时候谢志国和林秀夫妇也在门外,都建议让楚嫣然先回去休息。
楚嫣然淡然道:“最近的确忙了一些,所以顾不上玩了,而且我多数时间都在荆山,来静安也没几天!”
楚嫣然点了点头,她有个习惯,只要是轮胎被扎,第一时间会换上新的。小庄叫了一名工人过来,然后把张扬和楚嫣然请到办公室喝茶。从车间穿过的时候,楚嫣然被那里停着的一辆黑色铃木1000公路赛所吸引,来到摩托车前看了看,小庄笑道:“刚到的货,今天才装好,铃木公司最新款车型,想不想试试?”他也是摩协会员之一,平时偷偷做一些水货摩托www.hetushu•com车的买卖,楚嫣然一直都是他的大客户。
张扬花了一个下午的功夫才把所有药材配齐,按照比例包好之后,给楚镇南送了过去,楚镇南的病情已经稳定,他不可能长时间在静安呆下去,准备明天一早就返回东江。
楚嫣然并没有戴头盔,黑长的秀发不时被风扯起,轻轻拍打在张扬的脸上,张扬搂着她的纤腰,大手的热力透过楚嫣然的皮衣一直渗透到她的身上,楚嫣然的笑容带着羞涩,又带着说不出的幸福。
楚嫣然虽然有些害羞,可对张扬并没有太多的戒备心理,毕竟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在一个房间住过,轻轻点了点头。
张扬接过楚嫣然手中的茶杯,把水喝完,体内的气息慢慢平缓下来。他微笑道:“我没事,去看看你外公!”
张扬理直气壮道:“所有一切敢打你注意的家伙,全都是我的敌人!”
一名体态魁梧的壮汉走向他们,他叫王汉,是摩协元老之一,和楚嫣然也很熟,笑道:“嫣然,你的车不错,晚上要不要比一比?”
楚嫣然取了食物和饮料,和张扬来到小桌旁。
楚嫣然笑道:“为什么?”
小庄痛快的答应下来。
张扬在北京也多少摸过两次摩托车。偏斗的三轮垮子也骑过,他毫不客气的和楚嫣然交换了位置,安全起见,还是把头盔戴上。
后面一辆红旗车也是如停车场内。开车的是一名年轻人,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微微一怔,双目中流露出嫉妒和怨恨的神情,低声道:“爸,那人是谁?”坐在后座的正是静安市市委秘书长孙国平,开车的是他的儿子孙晓伟,这爷俩也是前来探望楚镇南的。
“起步五千,名额不限……今晚已经有二十人报名了,老规矩,头名拿走一半!”
楚嫣然从这厮的双目中察觉到他充满侵略性的目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断断然不能给这厮得寸进尺的机会,她并不是队张扬的控制力没有信心,她对自己也没有信心,她清楚自己对张扬的感情,假如张扬真的要是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她未必能够狠心拒绝。
孙晓伟又道:“好久没有一起玩车了,摩协最近都有活动,我给你打过电话,你都没有来!”
楚嫣然道:“好,算我一份!”
楚嫣然走过去,大开店员看了看,拍了拍座椅道:“多少钱?”
几名身穿红色羽绒大衣的妙龄少女正在欢呼尖叫,张扬笑道:“好玩儿!”
来这里玩的多数都是静安的一些干部子女,普通人家也玩不起摩托车。最早兴起的时候,是从外国留学回来的几个他们参加过国外地地下赛车,感觉到新奇刺激,就按照国外地模式照搬到了这里,不过国情不同,所以学得有点不伦不类,那些穿着红色羽绒大衣的少女就是赛车女郎。随着他们活动的开展,也吸引了不少社会上的闲杂人员,慢慢的这种车友间的聚会活动变得复杂了起来,最近地下赛车赌钱的事情时有发生,也常常会出现打架斗殴的事情。
天云宫体育场是静安的一座老体育场,现在已经废弃,明年春天就会全部拆除,这里临时成了摩托车爱好者的聚会的。
“张扬!”张扬在人前也不想失了风度,他和孙晓伟双手相握,马上感觉到对方的手掌突然加力,原来孙晓伟也看张扬不顺眼,他腕力很大。又是跆拳道黑带,所以想借着握手给张扬一个下马威,这下可算是找对人了。
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我们今天是来探望你楚爷爷的,别耸拉着一张脸啊!”知子莫若父,他知道自http://www.hetushu.com己儿子是什么样,在外面还是不想儿子失了风度。
张扬忽然想起了陈崇山,微笑道:“老首长,你认识陈崇山吗?”
小庄道:“晚上天云宫体育场有活动,你开着这辆车过去,保准把他们都给震了!”他拿来两个头盔:“原装进口的,送给你了!”
林秀在一旁为几人泡茶,他们两口子一直都将楚镇南当成自己的父亲看待,所以听到楚镇南生病,谢志国二话不说,放下荆山繁忙的工作就直奔静安而来,看到老首长病情已经稳定,他也放下心来,正准备今晚返回荆山呢。
楚嫣然笑着推开他的手坐起身来:“你高尚,我看你是刚才犯罪的企图,就被我及时发现,如果我再发现晚点儿,还不知你会……”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楚嫣然原本对此已经没有了兴趣,可今天刚刚得到了一辆新车,自然兴起了跃跃欲试的心思。
张扬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好像是!”
楚嫣然将他们送到病房楼外,孙晓伟上车前又向楚嫣然提出邀请道:“嫣然,晚上摩协在天云宫老体育场有聚会,有空过来看看!”
张扬很大声道:“丫头,坐在后面太没面子了。”
楚嫣然忽然发出一声梦呓,含含糊糊的呼喊着张扬的名字。
楚嫣然又道:“我想去外公那里看看!”
楚嫣然启动摩托车,引擎发出低沉而悦耳的轰鸣,从她的表情就能看出她对这辆摩托车十分的喜欢。
张大官人眼皮儿翻了翻,悄悄打量了孙晓伟一眼,心中暗骂:“麻痹的,嫣然也是你叫的?”
张扬也是个玩心很大的人,他点了点头,楚嫣然给他指引方向,向云天宫体育场而去。
孙晓伟身穿一身赛车服,正在休息区喝着啤酒,看到张扬骑着那辆黑色铃木载着楚嫣然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迎上来向张扬点了点头,然后很热情的叫道:“嫣然,你来了!”
楚嫣然看了看入口处,又有十多辆公路赛车驶了进来,看来今晚的场面很大。她了口橙汁,漫不经心道:“怎么个规矩?”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小心的帮她将鞋子脱掉,然后又为她盖上毛毯,望着楚嫣然海棠般诱人的睡姿。张扬一阵怦然心动,他想起和楚嫣然相处过的多个夜晚,自己对她始终都保持着相当的尊重和克制,爱一个人,就要懂尊重对方。
“六万八!我赚八千!”因为楚嫣然是小庄的老客户,所以他报价也没有多少幌子,赚钱也赚在明处。他也知道楚嫣然只要看重的东西不会在乎这么点银子。
张扬来到后座坐下,这公路赛的后座很高,坐在上面要撅着个屁股。这坐姿的确有些不雅,楚嫣然从反光镜中看了看张扬有些窘迫的表情。心中不禁暗笑,轻声道:“坐稳了!”她启动油门,摩托车宛如离弦利箭一般向车行外窜去,张大官人下意识的伸出双臂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
张扬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床上,盘膝静坐,默默调息,运行三个周天之后,睁开双目,看到楚嫣然仍在熟睡,他站起来神舒展了一下双臂,外面不知何时变得阴云密布,阳光已经被乌云遮掩,张扬忽然想起自己被隋炀帝害死的那天,他走出午门,也是这样阴沉的天色,如果没有那场变故,或许现在自己早已灰飞烟灭,祸兮福之所在,在万箭齐发射向自己的刹那,他也没想到还会有重生的机会,而重生后幸运的保存了全部的记忆和部分内力,更是上天对他的恩赐,正是自己的医术和武功让他得以在这个时代立足。任何社会,任何时代http://www.hetushu.com都是强者生存的世界,随着进入官场的时间日久,张扬越发的感觉到这个道理,他喜欢掌握权力,这种官场上随着地位提升而获得的快感是别的事情无法取代的,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发现新鲜世界的贪玩儿童,想要在仕途之上不断攀升。
这里还有一层关系,孙国平父亲过去和楚镇南也是战友,不过文革的时候就死了,孙国平后来从政也得到过楚镇南的不少帮助,两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可楚镇南后来因为宋怀明的事情,连带着对孙国平这个市委秘书长也疏远了许多。
孙晓伟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通讯公司,现在主要搞电话安装工程。在静安做的也算得上有声有色。平时他有一个爱好就是玩摩托车,在这点上和楚嫣然有共同之处,他也试图通过这方面接近楚嫣然,他们也都是北原摩托车协会的会员。不过楚嫣然自从上次在清台山出事之后。已经很少玩摩托车,或许是因为认识张扬的缘故,她居然转性了,过去从来对生意不敢兴趣的她,现在也开始关系投资做生意的事情了。
孙国平父子走入病房的时候。病房内不少人在,老司令楚镇南精神矍铄,哈哈大笑,说话的时候不停手舞足蹈,他的恢复速度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帮军区总医院神经科的专家甚至怀疑之前的CT片拍错了,所以才导致了误诊,看这楚镇南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脑梗塞患者。
张扬和楚嫣然看到屋里这种情况也只能苦笑,林秀递给他们每人一杯茶,正想和他们聊几句。孙国平爷俩又到了了,孙晓伟礼貌的叫了一声楚爷爷,把带来的礼品放在床头柜上。
楚镇南虽然是个直肠子,可张扬的秘密还是能守得住的,咱们共产党人的嘴巴就是严。
小庄看到楚嫣然的牧马人,乐呵呵迎了出来,脱下手套道:“怎么?轮胎扎了?”
洪长武和谢志国两个老部下坐在床边听他讲着过去打仗的事情,不是发出笑声,其实这些故事告诉他们都听了几十遍,可老首长兴致上来了,谁要是不听那等于对他不敬。
“你说什么?”
这时候那换轮胎的小工走了过来,告诉楚嫣然,牧马人后面的减震出了问题应该更换了,楚嫣然这才想起牧马人也应该到了保养的时候,拍了拍摩托车道:“这车我要了,小庄,吉普车先放你这儿,你让他们好好给我做个保养,明天我来取!顺便把车钱给你送来!”
因为外公的病情已经稳定,楚嫣然今晚用不着继续留在医院陪护,他的那帮老部下都抢着过来照顾。楚嫣然道:“你先回去休息,晚上我请你出去吃饭。”
警卫员小陈负责在外面站岗,楚镇南事先交代,所有前来探视人等一概拒之门外,连医生护士也不能擅自进入病房,这也是张扬的要求,这厮给人看病并不喜欢外人旁观,也不想自己的医术被过度宣扬出去,否则只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张扬不知道他口中的老学究是哪个愣了愣。
孙国平从儿子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他嫉妒了,心中暗叹,感情这个东西看来是无法勉强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就在清台山!”
“我陪你去!”
楚嫣然轻声提醒道:“你别激动,病还没好,别想这些事情了!”
楚嫣然礼貌的笑了笑,并没有回应。
张扬嬉皮笑脸道:“想干的事情多了,可就坏在我是一正人君子,我对你就兴不起半点的邪恶念头,你说我怎么这么高尚啊?”
楚嫣然这才想起自己注意力全都在张扬身上,居然把外公给忘了,最不该的是,她居然脱口道和图书:“我倒忘了!”
张扬旁边听着,默默算了一下。也就是说头名最少奖金额要有五万。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麻痹的。老子不找你麻烦,就算你祖上烧高香了,你居然还敢惹我?张扬的演技比起过去已经提高了不少,他脸上装出痛苦的神情,哎呦!叫了一声。手上却稍稍加力。
楚嫣然驾驶摩托车穿梭在车流之中,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眼球。
楚镇南微微一怔:“陈崇山?你说老学究吗?”
孙晓伟看到她这样说只能作罢。
洪长武和孙国平很熟,两人打了个招呼,洪长武将谢志国介绍给他。
张扬却步步紧逼道:“我会怎样?”
楚镇南微显激动道:“等我病好了,一定去找这个老家伙下棋聊天。我有二十年没见过他了!”
楚嫣然挂上电话,附在张扬的耳边道:“要不,咱们去体育场凑凑热闹!”这两天她一直呆子医院里,实在有些气闷。加上刚刚买了新车。心中有些跃跃欲试。
孙国平作为宋怀明的下属,长期以来和宋怀明的关系都相当默契,他有一子一女,女儿孙晓彤和楚嫣然曾经是同学,儿子孙晓伟一直暗恋楚嫣然,孙国平看在眼里,也想促成这桩亲事,从而攀上宋家,让两家亲上加亲,可这种事并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孙晓伟虽然主动追求了几次,可楚嫣然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两人最多就算上普通朋友。
楚嫣然有些郁闷的向张扬看了一眼道:“我怎么发现每次遇到你总是要扎胎啊?”
但是楚嫣然才不顾忌其它人的目光,坐在张扬身后,揽住他的腰,芳心中充满了温馨,她宁愿这一时刻永远不要过去。张扬终于掌握了操纵这辆摩托车的要领,速度也快了一些,楚嫣然指向前方的海鲜世家,示意他把摩托车靠过去。这时候楚嫣然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孙晓伟的电话,还是邀请她去天云宫体育场参加活动。
楚嫣然小声告诉他操作要点,这厮很不谦虚,已经启动引擎挂上档位……熄火……摩托车一个前冲,然后嘎然而止,楚嫣然因为惯性身体前冲紧紧贴在张扬的后背,张扬马上感到后面那充满弹性的两团。楚嫣然大声给他讲解要领,这厮重新启动,又是一个急刹,楚嫣然再次跟他紧贴。从反光镜中看到张扬眼里的坏坏笑意,这才明白这次他压根就是故意所为,扬起手掌狠狠在他头盔上给了两下。
楚嫣然放慢了速度,张扬又重复了一遍,这厮是个爱面子的主儿,从周围路人的眼光,他感觉到人家对自己的鄙夷,一大老爷们居然猴子一样坐在女人后面,这也太那啥了。
张扬也正想说这事儿,不禁笑了起来。不过前两次和楚嫣然在一起轮胎被扎都是人为的原因,这次纯属偶然。
下午一点的时候,房门总算打开了,张扬略显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楚嫣然紧随其后,来到门前,张扬停下脚步,微笑道:“你留下陪老首长,不然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外公还住院呢!”
楚镇南气得直翻白眼,好在老司令胸怀足够广阔,不然这中风说不得又要加重了。
在休息区摆开了不少的桌子,上面放着食物和酒水,这是提供给前来参加活动的摩协成员免费享用的,正中的场地上有四名骑着越野摩托车的车手正在进行表演。
美女,机车的组合,充满着野性和柔美,这样的画面在喧嚣的都市之中如此亮丽。
楚镇南被孙女儿管的早就烦了。劝她去带张扬吃饭,今晚就不用她陪护了。
孙国平陪着楚镇南说了几句话,他来看楚镇南一是因为过去的和_图_书情分,二是看在楚镇南是宋怀明岳父的份上,今天在场的多数都是军界人物。孙国平和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所以很快就向楚镇南告辞。
张扬充满爱怜的看着她,伸出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
楚嫣然点了点头,小声道:“知道了!”张扬昨天刚到,明天就要走。她的心中充满留恋和不舍。
孙晓伟真是百口莫辩,他冤枉,明明吃了亏,可所有人还都以为是他欺负了别人,这狗日的太阴险了,他冷冷看着张扬,想不到张扬此时露出及其宽宏大量的笑容,微笑道:“没事儿,孙大哥手劲真大!”这句话就更不厚道了,等于告诉所有人,刚才孙晓伟借着握手的机会捏他。
孙晓伟看到他这番模样以为得逞。正在高兴,可马上就感觉到对方的手掌突然加力,握的他手指骨骼似乎就要碎裂,痛的孙晓伟脸上都绿了。他闷哼了一声,可人家张扬先叫了,而且表演的相对精彩,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张扬吃了亏,甚至连孙国平都认为自己儿子因为嫉妒所以在握手时悄悄惩罚了张扬,楚嫣然柳眉倒坚,怒道:“孙晓伟,你干什么?”
想到自己的感情,张扬不由得联想起身边一个个的红粉知己,或许是从大隋朝穿越而来的缘故,他的感情观和现代人不同,他不认为一夫多妻违反什么道德准绳,这厮的占有欲很强,他认为自己喜欢的都应该是自己的,张扬来到楚嫣然的身边,静静倾听着他轻柔的呼吸,望着楚嫣然眉目如画的俏脸,他心中生出一阵莫名的感触,他早已接受了楚嫣然,而楚嫣然对他的感情也是毋庸质疑,横亘在他们之间真正的问题是,楚嫣然接受他的同时还要接受其它女人的存在,这对楚嫣然而言显然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楚嫣然坐得很稳,张扬驾驶的速度不超过三十公里,眼看着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超越过去,一辆一辆的摩托车超了过去,到最后几个骑着自行车的青年也超了过去,他们羡慕的看着这超炫的摩托车以及后座上超美的少女,不过目光落在张扬的脸上就变成了鄙夷,这厮哪有半点马路骑士的风范,开得慢吞吞像只蜗牛。
在等待比赛开始的时间,正中场地上,摩托车手们又开始即兴表演。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联想到过去骑马的情景,话说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骑手,不过在大隋朝那会儿是骑马,现在是骑车,这摩托车的速度比千里马可快多了。
楚嫣然放心不下他的那帮下属,专门把洪长武叫到门外又交代了一通。坐在楚嫣然的红色牧马人回梦仙湖取了要送给杜山魁的茶具,楚嫣然提议去海鲜世家吃海鲜,走到中途吉普车的车胎被扎了,前方不远处就是悦动车行,楚嫣然和那里的老板小庄很熟悉,直接把车驶入了车行。
楚嫣然目光躲闪着望向窗外:“好像要下雨了!”
楚嫣然停下摩托车,点了点头道:“好啊!你来开!”
张扬和楚嫣然驶入体育场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体育场上方的射灯被打开,照耀得整个体育场通明。
张扬看到房间里人多,也提出告辞。
楚镇南道:“听说文革的时候,他全家都被下放到了春阳,后来他儿子死了,从那以后,这老家伙也失去了音讯怎么?你见过他?知道他的下落?”
张扬大笑道:“坐稳了!”
楚镇南笑道:“嫣然,替我送送你孙伯伯他们!”
张扬泊好车,和楚嫣然一起走向休息区,他们刚走,一群人就围到他们的机车前品头论足。
“成!先好好玩儿,晚上十一点整跑三环!”王汉说完又去别的地方游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