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章 意外

前方的路灯亮了起来,楚嫣然凭着对机车出众的控制能力,速度丝毫不减,铃木机车的车头渐渐已经接近了孙晓伟比亚乔摩托车的尾部,我们同时听到了天云宫体育场中的人声。
楚嫣然心中挂念的只有张扬,她并没有回答谭超的问题,而是直接问道:“张扬怎么样?这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张扬这才明白楚嫣然此时想的是什么?内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激动,他结结巴巴道:“我……爱你……”
可孙晓伟并不这么想,自从知道和尚的死讯之后,他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推卸责任,把这件事的责任全都推到张扬的身上。
孙晓伟的离去让楚嫣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意识到这些人正试图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张扬的身上。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张扬受欺负,楚嫣然孤零零的站在分局停车场的中央,足足静立了十多分钟,她才拿出了手机,心情复杂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撒谎,我们询问过很多在场人员,他们都说只有你打过死者!”警察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谭超现在已经来到了屏东分局,死一个人对公安系统来说算不了什么,可这件事涉及到了市委干部的子女,牵扯的层面太广,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决定亲自来一趟,力求把这件事处理好。
第二名是个身穿棕色皮衣的胖子,他的身后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那女人看到楚嫣然一点点追了上来,竟然扬起手中的化妆包向楚嫣然扔了过去。
“噫!这次好肉麻,你一点都不真诚!”楚嫣然听得直起鸡皮疙瘩,她放开张扬,张大官人心有不甘的看着她。有些后悔错过了乘胜追击的机会,看来表达感情也需要适当的环境。
“公理正义这四个字你最好重新认识一下,否则你会倒霉的!”张扬不无威胁道。
联名赛车女郎几乎在同时脱去红色羽绒大衣,里面竟然穿的是黑色泳装,白皙的皮肤在黑色泳装的包裹下显得妖娆动人,张扬瞪大了双眼。现场所有的男性都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了,同时爆发出一声欢呼。
张扬对卷入这场麻烦表现的颇为无奈,不过他也没有感到任何害怕。这厮从来都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他敢确定,和尚的死跟自己无关。他对自己出手的力度掌控很有信心,踢和尚的那几脚绝对不会致命,他也不认为孙晓伟跟和尚的死有关。
和尚那帮人看到张扬一出手就制住了两名同伴,这才觉着对方有些不好惹,一个个驱车向前围拢上来。张扬扬起手中那根铁链反手抽了出去,一下抽中和尚的肩头,把和尚偌大的身躯从机车上抽到了地上,不等他爬起,上前就是一脚踢得和尚腾空飞起一米多高,然后重重摔倒在地上,周围激起一片灰尘。
两辆山地摩托车向他们冲了过来,车手手中挥舞着铁链,他们攻击的目标是张扬的头部,张扬真的被激怒了,这帮社会小痞子法治观念实在太淡薄了,这玩意儿如果扫中头部,说不定会出人命的,他探出手去,准确无误的抓住两根铁链的尾端。双膀用力,竟然将两名车手从行驶的车上拽了下来,山地摩托车失去控制歪倒在地上,张扬跳下摩托车。从两人的手中抽出铁链,朝着他们的身上就抽打过去,使用凶器也要掌握尺度,张大官人对于力量的控制是随心所欲的,既要让这帮不开眼的小混混尝到苦头,也不能闹出人命。
楚嫣然猛然加大了油门,摩托车箭一般窜了出去,比赛第一,她可不想这厮继续骚扰自己。
谭超隐约觉察到楚嫣然和张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微笑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乘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接到孙国平的电话后,谭超就原原本本将目前掌握的情况告诉了他。低声道:“尸检的结果还没出来。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有打人嫌疑的是张扬和小伟……”
楚嫣然和谭超并不熟http://www.hetushu•com悉,之前只是见过几次面,当然明白他对自己表现出这样的和蔼热情都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她还是礼貌的称呼了一声谭叔叔,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张扬望着那名警察,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算明白了,孙晓伟的家庭背景肯定起到了作用,警方试图把孙晓伟从这件事中解脱出去,换句话来说,人家这是想让他来扛这件事。张扬虽然不认为孙晓伟跟和尚的死有关,可警方的做法实在让他反感,搞什么?有一说一,人到底怎么死的都还没查清楚,这就忙慌着推卸责任了,麻痹的,老子这么好欺负的吗?
楚嫣然坚决果断的摇了摇头:“我不会走,这件事是因为我引起的。我不可以离开!”她起身走出门去,来到外面,正看到孙晓伟走向停车场,他父亲的红旗轿车正停在那里。
这时候孙晓伟分开人群向他们这边走来,他微笑着向楚嫣然点了点头。胜利者总是会有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当然他的这种姿态是针对张扬所发,而不是冲着楚嫣然,孙晓伟道:“嫣然,你的车技真的越来越棒了!”
红色羽绒大衣在风中招展,三十辆摩托车鱼贯驶出天云宫体育场,楚嫣然感觉到张扬抱得很紧,玉臀处明显有根硬梆梆的东西在顶着自己。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娇叱道:“你敢不老实,我就把你踢下车去!”
化妆包准确无的砸在胖子的脑袋上。虽然她戴着头盔,仍然感到脑袋懵了一下,摩托车在瞬间失去了平衡。他惨叫着甩了出去,坐在后座的那个女人也尖叫着摔倒在了地上。摩托车连续几个翻滚侧翻在马路上继续向前方滑行,留下一条冒着火星的长长轨迹,不过他们两个也没什么事情,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孙晓伟这个郁闷,他只不过跟上去两脚,力量控制还是很有分寸的。谁知道能把人踢出毛病来。
宋怀明自从知道女儿被牵涉到这件麻烦事之中就来到书房中等待,几分钟以前他已经确认女儿不会有太大的麻烦,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其实他也很矛盾是不是要给女儿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望着书桌上的电话始终没有决心拿起。女儿主动打来电话是宋怀明没有想到的,在他的记忆中,自从妻子死后,女儿在没有主动跟他联系过,宋怀明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嫣然,你没事吧?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这句话已经暴露出他知道女儿发生的事情,也流露出他对女儿的关心。
张扬唯恐天下不乱的拿起了电话,这厮拨打的是120,他看出来了,这和尚十有八九是羊羔疯发作,张大官人并不是没有救他的本领,而是为这种小痞子耗费精力不值得,他叹了口气向孙晓伟道:“你倒霉了,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张大官人感觉到自己的某部分又开始蠢蠢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提醒自己,老子是共产党员!老子有高尚的革命道德情操!
楚嫣然挂上电话没多久,谭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谭超从号码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接通电话,恭敬道:“宋书记!这么晚了还没睡?”
张扬一脸傲慢道:“我现在所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你们是不是想把整件事都栽到我头上啊?国家让你们穿这身制服是维护正义和公平的。可不是让你们栽赃陷害的!”
张扬敏锐的察觉到警察的语气有些不善。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对孙晓伟有种说不出的反感,她冷淡的说了一句:“我们先走了!”她把钥匙扔给张扬,张扬启动了摩托车的引擎,楚嫣然侧身坐了上去,手臂很自然很亲切的勾住张扬的腰。
楚嫣然开始的时候因为张扬的干扰受不了不少的影响,在第一集团中处于落后的位置,可随着比赛的进程,她凭借良好的技术,摩托车优秀的性能,一点点追了上去。在驶入三环路的时候,已经处于第三名的位置和*图*书
有件事可以肯定,今晚参与地下赛车的人肯定有人告密,警察控制现场,开始对这些人进行盘查,楚嫣然作为这场地下赛车的直接参与者自然而然的被警方调查。
孙晓伟听到她的声音下的哆嗦了一下,他还是停下了脚步。
孙晓伟脸色铁青的看着张扬,好半天憋出一句话:“你先打的他!”从这句话就能看出他的品质之差,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到别人的身上。
驶出体育馆,所有车手都开始加快了速度,赛车不但要求车手有娴熟的驾驶技术,车辆本身的性能也有着关键的作用。计量自不量力的500已经让远远甩到了后面,车队分成了三个集团。
孙晓伟一直在关注后面的事情,看到楚嫣然一点点追了上来,不由得有些心急,他利用娴熟的技术S形行进,阻挡楚嫣然从后方超车。
张扬在警方问案的过程中还是表现的相当配合,他主动交代了这件事情的始末,对自己打了和尚也是毫不隐瞒,既然发生了事情,他就要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说清楚。
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一个你作出一我做十五的人物,想让他吃亏,白日做梦!这厮扬起那化妆包,瞄准骑车胖子的脑袋扔了出去,他的力量岂是那个女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再说了他的内力也回复里不少,投掷中多少蕴含了一些内力。
“你是说我女儿撒谎?她作伪证?”宋怀明平淡的声音中却透出一股让人胆颤心惊的杀气。
刚刚离开天云宫体育场,六辆摩托车从不同的方向围堵了过来,张扬微微一怔,马上认出其中一名骑手是那个身穿棕色皮衣的胖子,刚才被张扬用化妆包从车上砸倒的那个胖子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人称和尚。刚才因为张扬而不得不中途退出了比赛,自然记恨上了,他纠结了一帮同伙在出口处等着,准备教训一下张扬。
和尚一起的人很多,看到他们要走,全都围了上来:“不许走!事情没解决之前谁都不许走!”
他不时从反光镜中看着后面的竞争者,唇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和他们想必,他应该算得上一个半职业选手,他对自己的技术拥有强大的信心,认为今晚的冠军非自己莫属。
楚嫣然看到路口已经被封住。轻声道:“这帮人不是善类,我报警!”
谭超低声道:“现在人家一口咬定小伟也参加了殴打,而且死者临死前最后殴打他的人就是小伟。”
楚嫣然看都不看扬手就是一拳。击打在这厮头盔的面罩上。张扬夸张的把头向后一仰:“妈啊!鼻血喷出来了!”
在筑路机械厂前,孙晓伟已经扩大了领先的优势,楚嫣然也加快了车速渐渐在超越齐头并进的三四名。忽然两名车手同时向中间挤了过来。她不得已放慢了车速,试图从右方再次超出,那两人好像早就达成了默契,一左一右挡住了她前进的路线。
宋怀明握着听筒里面传来的盲音,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放下了电话。
两辆摩托车几乎在同一时刻冲入了体育场的大门,楚嫣然将油门加到最大,现场突然静了下来,看着两辆摩托车,如同两道闪电般冲向终点。
楚嫣然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她咬了咬樱唇道:“可最后打死者的人孙晓伟,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楚嫣然道:“谢谢!我现在可不可以见见他?”
那女人一手搂住那胖子,一手脱下自己的高跟鞋,这次瞄准的是张扬狠狠扔了过来。从她的出售来看。业务应该很熟练,这种飞物砸人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干了。
看着楚嫣然对张扬情意绵绵的样子,孙晓伟内心中真实醋浪滔天,他狠狠点了点,满腔怒火都倾泻在和尚那帮人身上,大步走了过去,抬脚照着和尚的脑袋就是两下,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躺在地上的和尚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所有人都愣了,目光齐刷刷望向孙晓伟。
张扬微笑道http://m.hetushu.com:“恐吓我?我不怕告诉你,莫须有的事儿我见多了,现在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你想栽赃陷害?就算想害人也要拿出证据!”
谭超已经了解了一些情况,让他欣慰的是,这件事首先可以将楚嫣然排除在外,她并没有参与斗殴,打人的是张扬和孙晓伟,不过孙晓伟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打死者,是张扬把死者从车上打了下来,他只是无辜被牵扯进来,而且现场很多人都证明这件事是张扬挑起来的。事实上站在张扬这边的几乎没有,因为除了楚嫣然以外其它人都不认识他,他是个外来户,出了事情往他的身上推也很正常。张扬的身份也已经被查清,他是平海省江城市春阳县的驻京办主任,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这在谭超的眼中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他已经在盘算这件事发展到最后,最坏的处理结果。
闻讯的警察听到这话顿时怒了,他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记:“你什么态度?你身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国家干部,居然目无法纪,公然藐视执法机关,你知不知道,现在你是犯罪嫌疑人!”
孙晓伟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心虚的躲闪着楚嫣然的目光,低声道:“事情我说的很清楚,公安机关会处理这件事……”说完他转过身,逃入汽车里,长舒了一口气,向司机道:“快走,开车!”
120还没有过来,110先到了,现场一片混乱,很多人都开骂了,毕竟他们的地下赛车并不合法,惊动了警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前方迎面驶来了一辆大货,旁边的空隙又被孙晓伟封死,楚嫣然只能尝试从另外一侧超越,这时候又有三名车手先后超越了他们,前方的拐弯处预示着他们将踏上归程,这段路途对车手来说是最为困难的路段。整条路上居然没有一盏路灯。楚嫣然凭着卓越的技术,摩托的速度始终保持在一百公里以上,夜风迎面高速吹来,好像有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再向后推着他们的身躯,楚嫣然的身体紧贴在油箱的上面,张扬则趴在她的身上,两人的身躯随着车轮的疯狂旋转不断颤动着。
时间终于到了晚上十一点,楚嫣然起身道:“走,去比一比。”
楚嫣然不满的瞪了孙晓伟一眼,她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没有担当的男人,轻轻扯了扯张扬的衣袖道:“不管他,我们走!”
楚嫣然跑到她的面前,质问道:“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为什么不承认?你敢说你没有打过死者?”
在孙晓伟嫉恨的目光中,张扬载着楚嫣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谁说的?那个张扬?老谭。你不可以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孙国平因为关心儿子有些乱了分寸。
楚嫣然越过终点后,机车的速度一点点慢了下来,停在远处的阴影之中。她取下头盔,将流瀑般的黑色长发甩向脑后,望着远处被围拢在中心接受庆贺欢呼的孙晓伟,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失落,转身遇到张扬充满歉疚的目光,这厮的确有些内疚,到最后突然冲动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显然影响到了楚嫣然,眼睁睁看着到手的第一名被别人抢去,七万多块呢!钱还在其次,关键是荣誉。
可事情并不像他希望的那样顺利。和尚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了,这就让整件事的性质顿时变得严重了。和尚的那帮同伙一口咬定和尚是被人打死的,张扬和孙晓伟先后殴打了和尚,他们两人自然无法脱开干系,当场就被警察控制了起来。张扬也没有想到和尚会死,这厮虽然没有什么同情心,可听到和尚死了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毕竟他是一个医者,刚才如果施以援手,和尚或许就能够逃过一劫,那厮虽然是个混混,可毕竟罪不至死,这也怪那帮急救人员,这120的急救水平也太差了,普普通通的一个癫痫居然把人给整死了。
谭超表情凝重的叹了口气道:“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知不知道那种地方很危险啊?
张扬和孙晓伟被直接带hetushu.com到了屏东分局,出了人命就不是小事,在法医鉴定结果没出来以前,他们理所当然的成为重点怀疑对象。
准备区内,三十两公路赛车停靠在那里做着准备,现在赛陈又有了新的花样,今天每个车手都要载一个赛车女郎,增加比赛的难度和挑战性。
楚嫣然看到张扬无端卷入这场麻烦中,心中焦急万分,她跟着来到了屏东分局,等到了分局,才发现门外已经聚集了几百口子人,全都是和尚的家人和朋友,他们聚集在分局门口闹事,要求严惩杀人凶手。
楚嫣然用力抱紧了他,轻声道:“我才不在乎什么名次,我只是……只是……想听你再说一遍……”说完这句话,她羞得将俏脸埋在张扬的怀中,不敢再去看他。
楚嫣然的语气很冷淡,虽然她的内心因为父亲表现出的关怀而变得复杂。她冷冷道:“宋书记,死者病发之前是孙晓伟打他,现在孙晓伟被放了,张扬却被扣押,我想问问。你们静安的公安局是为某些人的利益服务,还是为了正义而存在?”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分局对几个人进行调查的时候,市委秘书长孙国平已经收到了消息,他知道儿子喜欢赛车,却没想到这件事会搞得这么严重,听到这件事还有楚嫣然涉及其中,孙国平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红颜祸水,一定是儿子想在楚嫣然面前表现,所以才惹下了祸端,他和公安局长谭超关系不错,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楚嫣然和孙晓伟都处于第一集团中。孙晓伟无论车辆的性能,还是本身的驾驶技术都出类拔萃,从比赛开始,他一直都处于领先的地位。
他们在故意干扰对手,前方已经到达了弯道,楚嫣然猛然将油门加大,一个高难度的内侧转弯紧贴着左侧的护栏冲到他们的前方。他两人也没有想到楚嫣然的车技高明到了这种地步,在后面全力的追赶。楚嫣然望着反射镜中渐渐缩小的两个人影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张扬发出一声欢呼,在他的欢呼声还没有结束,楚嫣然又轻松超越了第二名车手,视野中已经出现了孙晓伟的身影,距离目的的越来越近,他的速度大约在一百七十公里左右,他看到后方的楚嫣然,速度仍在不断的加快。他的实力果然非同一般。
谭超还没有说话,一旁的邱伟业率先答道:“暂时不可以,张扬拥有很大的嫌疑,目前不可以见任何人!”
张扬不屑笑道:“人民警察已经够忙了,没事儿咱们别麻烦人家。”他叹了口气道:“我他妈最讨厌暴力,可现实却逼迫我不得不使用暴力!”在心爱的女孩面前,这厮有着强烈的表现欲。
“那就是说孙晓伟脱不了嫌疑。老谭,你居然让放任一个有嫌疑的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离开?越是这样的事情处理起来越是要慎重,不要因为估计同志间的情面而影响到你对案情的正常判断。”宋怀明说完这番话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权当没有听见,在楚嫣然耳边叹了口气道:“老子有点伤自尊。”
张扬用换装备将飞来的高跟鞋挡住,看来这种地下赛车压根没有任何的公平可言,只要能够取胜,这帮人无所谓手段。
谭超安慰他道:“老孙,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除了张扬以外并没有其它人指证小伟,回头我会让人做做他的工作,让他说实话!”
张扬不无得意的大叫了一声,现在他们已经是第二名了。
因为参与者中不乏楚嫣然、孙晓伟这种高官子女,那帮警察很快就意识到这件事的棘手之处,负责这次任务的警察开始向上级汇报,直接将这件事上报给静安市公安局局长耿超。耿超处理这种事情很有经验,让这帮手下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只要没有闹出刑事案件,就让这帮衙内各走各路,真正把他们搞到局子里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到最后一层层的关系还会找到他的身上,免不了还要放人。耿超不想麻烦,更不想因为这件事得罪人。
张扬http://m.hetushu.com紧抱着楚嫣然的纤腰,被摩擦的坚硬的部分紧紧抵住她挺翘的玉臀,这厮在机车的颤抖中居然兴奋了起来,他用尽全力大声道:“我爱你!”只可惜他的声音被轰鸣的引擎声所掩盖,楚嫣然却明显颤抖了一下,这片刻的迟疑,让机车的速度竟然有所减慢。孙晓伟抓住这难得的时机超越了他,以微乎其微的优势冲过了终点。
张扬眼疾手快,一把将化妆包抓住。怒道:“操你妈的,找死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警察同志,我都说了八百遍了,我是打过他,可最后一个打他的是孙晓伟!”
楚嫣然有些愤怒的冲了过去。厉声道:“孙晓伟!”
张扬很无辜的叹了口气道:“我是个正常男人啊,你撅着个屁股,我们贴得又这么近,有点反应也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两名赛车女郎婷婷袅袅走到前方,张扬过去在西片中也看到过这样的场面,这厮低声道:“穿得太多了!”
指证孙晓伟殴打和尚的并不仅仅只有张扬一个楚嫣然作为现场目击证人之一,她当然站在张扬的那边。因为事先已经知道楚嫣然的身份,而且她又没有直接参与斗殴,所以分局方面并没有为难她,在安排女警了解情况之后,就把她带到了分局会议室。市局局长谭超和屏东分局局长邱伟业都在那里等她,看到楚嫣然进来,谭超主动招呼道:“嫣然,快过来坐!”
楚嫣然摇了摇头,却忽然向前走了一步,勇敢的投入张扬的怀中,张扬一世纪呆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垂下的双手方才抬起拥住楚嫣然的娇躯,在他的印象中,还是楚嫣然第一次表现的这样主动,他还以为楚嫣然是因为失利而难过,轻声安慰道:“没事儿,以后还有机会!”
谭超内心暗叹,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事实上除了张扬和楚嫣然,并没有其它人指证孙晓伟打人,几乎所有现场目击者都把矛头指向了张扬,谭超也希望这件事不要过多的波及到孙晓伟,可楚嫣然坚决的态度,让他意识到这件事会变得复杂。他低声道:“嫣然,要不,你先回去休息,等事情有了处理结果,我马上通知你。”
楚嫣然咬着樱唇,强忍住笑。驾驶机车缓缓驶入等待区。
楚嫣然在停车场打电话的时候,谭超站在窗前静静看着,凭着他多年警界的经验,他已经猜到,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他摸出自己的手机。等待着电话的到来。
张扬责无旁贷的充当了楚嫣然的搭档,三十辆摩托车上只有他这一个赛车男狼,很快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不少女孩子对他指指戳戳,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孙国平就大声道:“老谭,你看着小伟长大的,他根本不会主动惹事,怎么可能动手打人?一定是有人诬陷他!”素来沉稳的他听说儿子涉嫌命案,也有些沉不住气了,第一时间为儿子开脱。
“你……”
孙晓伟是7号赛车,他驾驶的是一辆蓝色的比亚乔1000,在一群车手中显得十分显眼,他的身边也占着以为性感妖娆的女郎,这是临时找来的,平时这厮参加活动很注意影响,给人洁身自好的印象,那是因为他对楚嫣然有想法,所以要经营好自己的形象。
谭超愣了。他并没有想到宋怀明的反应会这样激烈,在她的理解中,孙国平和宋怀明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自己在处理这件事上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他奔着照顾多数人利益的原则,力求每一个人都不去得罪,他笑道:“怎么会呢?我看着嫣然长大的,她当然不会说谎。”
宋怀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定自如,从他的声音中很难听出他现在的情绪究竟是喜事怒:“老谭,我听说孙晓伟被放了?”
谭超压低声音道:“宋书记,很多人证明他和这件事没关系,并没有参与斗殴。”
两人下了机车,彼此对望着,张扬低声道:“对不起……”
“老实交代,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人动手打过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