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8章 不可一世

孙晓伟想要反抗,可是在张扬凌厉眼神的逼视下竟然不敢做任何的动作。
张扬原本调整好的心态又开始起伏,他觉察到宋怀明是故意在考验自己的耐性,利用这种方式让他还没有进入正式谈话就已经乱了方寸,想不到宋怀明这样的年龄就有了不逊色于顾允知的朕治修为,张扬已经接触过不少的高关,能让他产生高深莫测感觉的不过寥寥几个宋怀明无疑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这样的环境下,一分一秒都过去的很慢,如同高手过招之前,张扬暗自调整着他的心态。
宋怀明呵呵笑了起来,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声让他们之间的气氛显得更加融洽,宋怀明止住笑声道:“我这次请你喝茶,主要是为了感谢你帮我岳父治病,听说你给他针炎之后,他恢复的很快。”宋怀明是从洪长武口中知道岳父的情况的,他初见张扬的时候,还以为这个赤脚医生是信口胡吹,现在看来张扬的确有真本事。
张扬跟着他走进去才知道早有人在这里等待。
“不是给我惹麻烦的问题,你身为一个商人,首先想到的是回报社会,是促进东江本地的经济发展。这样的前提下,才能考虑自己的利益问题。”梁天正认真的教诲着侄子。
张扬看到孙晓伟顿时明白这厮想要干什么,脸上还是保持着谦和的笑容:“哟!真是有缘啊,想不到在这儿也能遇到你?”
楚嫣然的父亲,静安市市委书记宋怀明正坐在窗前,慢慢品尝着杯中的红茶,茶海之中雾气缭绕,让他的面孔变得有些模糊,更显得高深莫测。
洪长武从反光镜里瞥了张扬一眼,有些不满道:“张扬,你也是一国家干部,也是一共产党员,怎么会跟一帮社会痞子打架?以后做事,多考虑后果。年轻人不要那么冲动!”
谭超冷冷道:“把尸检结果向他们宣布一下,谁在闹事就把他给我抓起来!”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冲击公安机关的罪名可不轻,让他们自己掂量!”
梁成龙却因为顾佳彤的退出而感到欣喜,在纺织百货商场土地竞拍一事上,真正有实力和他竞争的就只有顾佳彤,说白了,顾佳彤的实力来自于她的父亲,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他的叔叔梁天正虽然是东江市委书记,也不得不考虑到顾家人的感受。
张扬难得的表现出谦虚:“老首长的体质摆在那里,我其实没帮上什么。”
刚才超到他前方逼他停车的那辆尼桑出来了四个人,为首一个正是孙晓伟。孙晓伟昨晚虚惊一场,他把这场麻烦全都归咎到张扬的身上。因为楚嫣然的事情,他对张扬恨到了极点,知道这件事已经解决,张扬也全身而退,他心有不甘,叫了几个弟兄,从今天张扬离开龙江大酒店就一直盯着他,跟到偏僻的郊外,才超车把张扬的奔驰车逼停。孙晓伟存心要教训张扬一下。
洪长武摇了摇头道:“我们瞒着他呢,他不知道,嫣然,不是我说你。那种地下赛车的事情你不要参与,违法的,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让我怎么向老首长交代?”
谭超已经琢磨出来了,宋怀明很不爽,人家对自己的女儿是无条件的信任,谭超有些为难了,刚开始的时候,他是想保孙晓伟的,可宋怀明的这个电话等于挑明了他的立场,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无条件站在女儿的那边,而楚嫣然又坚决的站在张扬那一边,也就是说自己处理问题出现了偏差,他想把孙晓伟从这件事中解拖出来,让张扬承担后果的想珐很鱼蠢,如果事情闹大,等于他和宋书记站在了对立面。谭超并不是存心的,这是因为他在开始的时候判断失误,以为宋书记和孙秘书长会是同一立场,却想不到两人维护的利益并不相同。
顾佳彤听说张扬今晚就要回来。心情自然十分开心,从她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已经从前两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张扬已经意识到楚嫣然的这个电话一定和自己有关,他内心中感到一阵激动,为了自己楚嫣然竟然可以放下这么多年对父亲的www.hetushu.com埋怨,她对自己的深情毋庸置疑。
张扬道:“全是凉白开,连茶叶末也没见到!”
拉开房门,站在门外的却是洪长武,张扬有些意外道:“洪叔叔!”却不知他去而复返又是为了什么。
张扬明白,这句话才是今天的重点,宋怀明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把自己专门叫到这里来不仅仅是为了告诉自己这句话,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他对楚嫣然的感情胜过一切。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宋怀明是个开通的人,他并没有因为张扬的出身和目前的地位而对他生出任何的鄙视和排斥,只要是女儿喜欢的,他都会表现出尊重,事实上张扬留给他的印象还算不错,抛开张扬一手高超的医术不言,张扬在昨晚那场峰波中表现出的勇气和担当让宋怀明很欣赏,他认为女儿所爱的人。”必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为她遮风挡雨的那个。”而张扬无疑已经初步拥有了这个素质。
张扬在午后离开了静安,虽然楚嫣然对他依依不舍,可也明白张扬有工作去做,自己还要照顾外公。一直把他送到军区总院的大门外,才在张扬的哄劝下回去。张扬并不喜欢离别的场面,无论是十里长亭想送,还是送君千里,到最后都免不了一场分别,分别之时会让人调怅会让人感伤,不过现在这种时代比大隋朝那会儿好多了,只要想念,哪怕是千里之外,一天之间也能够来到爱人身边。
梁成龙明白叔叔的意思,他是害怕自己在这件事上操作不当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梁成龙信发誓旦旦道:“叔,你放心,我一定谨慎对待这件事,绝不会给你惹麻烦。”
张扬这边正打着电话,冷不防一辆汽车从后面加速超了上来,抢到奔驰车的前方,猛然一个甩尾,张扬立即刹车。奔驰车的四个轮子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路面上留下几道乌黑而扭曲的轨迹,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刺鼻的橡胶味道,张扬挂上电话,发现又有一黑一蓝两辆桑塔纳从后面围了上来,把他的奔驰车包围在中间。
宋怀明微笑着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微微抬起下颌:“坐!”张扬暗自调息了一下,这才在宋怀明的对面坐下,洪长武并没有进来,反手关上绿荫阁的房门出去了,他是要留给张扬和宋怀明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张扬微笑道:“这里是公安局,你当是在家里?乖!丫头,去休息吧。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洪长武看到楚嫣然如此回护张扬,心中明白看来女生外向这句话真的不假,原本还想教训张扬几句的念头也顿时打消了,他平静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人死于心肌梗塞,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所以也没什么麻烦。不过以后你们要以此为鉴,这种事情最好少沾!”
张扬坐在小屋里,他笑嘻嘻看着楚嫣然,仿佛眼前生的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宋怀明低声道:“嫣然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要懂得珍惜!”
“叔,顾佳彤明确表示要退出土地竞拍了,看来她是真害怕了。”梁成龙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显得十分开心。
邱伟业走到谭超的身边,递给他一支烟,低声道:“怎么办?”
“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把张扬放了吧,这件事跟他没关系!”张扬和楚嫣然是从分局后门离开的。死者的家属仍然堵在屏东分局的大门口闹事,他们也不想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楚嫣然依依不舍得点了点头,她挽住张扬的臂膀:“等外公身体恢复了,我就去北京找你!”
后面的两辆桑塔纳中又下来了十个人,算上孙晓伟车上的四个一共是十四人,孙晓伟虽然不是什么黑社会,可在静安还是有些朋友的。叫几个朋友对付一下外乡佬还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就叫以多欺少,这就叫欺生,谁让你是外乡人的。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你张扬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宋怀明知道这件事,他叹了口气道:“嫣然的脾气很倔,她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她的妈和-图-书妈,从她妈妈过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喊我一声爸爸……他深邃的双目中流要出莫名的悲伤。
洪长武把他们送到了龙江大酒店,张扬下车,楚嫣然也想跟着过去。却被洪长武叫住:“嫣然,你跟我回家,你赵阿姨准备好了早饭,吃完饭马上去你外公那里!”楚嫣然虽然不想和张扬分开,可洪长武既然这么说,也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
谭超接到这份斯检报告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和尚的死亡王纯属意外。也就是说整件事根本构不成刑事案件,这样就可以把孙晓伟、张扬的嫌疑全部撇清,谭超也用不着担心后续的麻烦,这应该是最理想的结果。
宋怀明想要去拿茶壶,张扬眼疾手快,抢先将茶壶拿起,很恭敬的为宋怀明蓄满茶水,然后给自己面前的空杯添满。虽然楚嫣然恨她的父亲,可这层骨肉亲情是无珐否认得,张扬当然要对这位未来老岳父表现出相当的尊重口宋怀明指了指桌上的茶点道:“我随便点了一些,不知你喜不喜欢。天茗的广式茶点很正宗,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梁成龙重重点了点头,似乎觉的这样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决心,低声道:“叔,为了这块地我做了大量的调研考察工作,投标前,我投入重金进行设计,我了解东江的情况,我了解资本的运作方式,我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眼看就要有结果了,我怎么可以放弃呢?”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的丰裕集团一直都是从事建筑行业,对房地产开发有着丰富的经验,而顾佳彤之前是做文化用品生意的,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开发经验,她来竞拍这块地,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她凭什么跟我争?无非是依靠她有个做省委书记的老子。”
张扬点了点头。
身后警察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扬,这样的氛围下很难让他们畅所欲言,张扬轻声劝道:“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这两天你一直都在医院陪护。需要好好休息了。”
孙晓伟望着张扬开着奔驰车绝尘而去,直到完全不见,整个人这才宛如虚拖般蹲在了那里。
梁天正哼了一声道:“你啊,年轻人千万不要锋芒毕露,我虽然不会做生意,可是也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做生意就不能到处村敌,敌人越多,以后的路就越难走。”梁天正嘴里说着生意,可心里想的却是关场,在关场上他轻易不树敌,哪怕是一颗小小的图钉都可能扎破你的脚掌,他所见识的高关多数也是奉行着这样的准则。过去的顾允知也是一个韬光隐晦,行事低调的人,可这两年这位平海大佬的脾气和性情似乎改变了许多,难道是因为他即将面临离休,仕途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无需顾忌,才可以放手去做,享受泉力带给他的最后筷感吗?梁天正嘱咐侄儿道:“因为你是我的侄子,所以在竞拍土地的问题上更要慎重,无论顾佳彤是否参与这件事,纺织百货商场的块已经把很多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千万不要让别人抓住把柄,不要造成恶劣的影响。”
张扬很讨厌他用这种长辈的口吻教训自己,不过看在楚嫣然的面子上。他并没有反驳。楚嫣然有些听不下去了,主动为张扬瓣解道:“这件事跟张扬没有关系,全都是我的主意,是我带他去参加赛车的,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惹下麻烦。”
梁天正拿起桌上的香烟,梁成龙慌忙掏出火机给他点上,关切道:“叔,你身体不好,就少抽一点。”
洪长武点了点头道:“我带你去吃早点!”
从张扬走入绿荫阁,就猜到宋怀明关心的是他和楚嫣然的事情,现在谈话终于切入了主题,张扬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道:“春天认识的,那会儿她在清台山飞车,不小心把腿摔断了!”
没有任何一个商人会主动放弃对利益的追逐,顾佳彤并不是真正意义的退出,她发现王学海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所以果断中断了合作。比起王学海,方文南显然更务实,而且他给出的条件更加优厚,生意场上,搭档的选择也和图书十分重要,顾佳彤通过全面考虑之后最终决定选择和方文南合作,不过她这次不会再走向前台。
楚嫣然小声道:“对不起!”
孙晓伟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仇恨:“张扬,你以为在静安惹了事,拍拍屁股就能走人?”
楚嫣然柳眉倒竖,星眸狠狠盯住那名警察:“我就不离开,你不服气就把谭超找来!”
张扬这才发现知女莫若父这句话的正确性,宋怀明虽然一直没有和女儿生活在一起,可对女儿的了解却是很深。
前方一辆君用吉普车停在那里。洪长武远远向他们挥舞着手臂。
洪长武从宋怀明的话中明显觉察到他对孙父子的不悦,心中暗叹。想不到这两位好朋友会因为子女的事情心生芥蒂,他对宋怀明很了解。宋怀明看似一团和气,其实此人的手腕极其强硬,在政坛上说一不二。在静安的关场之上少有人敢和他正面冲突,他是北原省内有可能走的最远的人,深得高层临倒的赏识,宋怀明虽然年轻,可是他在政治上的手段很高妙,即便是在北原省内也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宋怀明也吃了一些茶点,多数的时间里他都在观察张扬,张扬感觉自己就像初次上门的毛脚女婿,正在接受老丈人的检阅,在沉稳方面他当然无珐和纵横仕途多年的宋怀明相提并论,终于沉不住气。率先打破沉默道:“宋书记找我有事情吗?”
那名负责监视他们的警察道:“探视时间到了,请你离开!”
张扬轻揽她的纤腰,两人沿着黎明前的长街默默走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峰波,让他们心中忽然明白……他们已经离不开对方,他们的内心中都被浓浓的情意包容着。
宋怀明缓缓放下茶杯,话题终于回到了女儿的身上:“你和嫣然认识很久了?”
宋怀明淡然笑道:“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是管不了的。不过老孙对他的儿子也回护了一些,案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就急着撇开关系,他就不想想,假如那件案子真的和孙晓伟有关,他想撇清,又能够撇的清吗?”
张扬笑道:“我没事,出来这么多天,应该回去了,我下午走!”
宋怀明终于吃完了面前的水晶虾饺,端起红茶,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屏东分局的茶比这里怎么样?”
邱伟业看到谭超突然强硬起来。证明在这件事上他们已经完全掌握子主动,他又道:“那些昨晚被抓进来的人怎么办?”
楚嫣然被获准和张扬见面,从这一点楚嫣然已经意识到父亲肯定插手了这件事,她稍稍放下心来,有了他的话,张扬应该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洪长武低声道:“上车吧!”
张扬回龙江大酒店取了行李。在附近的加油站给车加满油后直奔东江而去,按照他的估计,今晚七点前应该可以抵达东江,还来得及吃晚饭。驶出静安外环后,先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在返回的路上。
楚嫣然摇了摇头,握住张扬的手。深情道:“我哪里也不去,就留在这里陪你!”
天还没有亮,风很大,外面更显得有些清冷,张扬脱下自己的皮风衣。为楚嫣然披在肩头,楚嫣然没有拒绝,裹紧了风衣,抬起头望着张扬,美眸中充满了绵绵的情意。
宋怀明微笑道:“先吃饱再说!”他又沉默了下去。
楚嫣然来到他的身边,小声道:“都是我不好,假如我不去参加什么赛车,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洪长武很少听到宋怀明对别人有这名高的评价,叹了口气道:“老孙托我很多次了,想给他的儿子做媒。看来是没指望了。”
张扬听楚嫣然说过她的家事,不过他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内心中斟酌了一下方才道:“嫣然也很痛苦!”
张扬压根没有把孙晓伟这种二流衙内视为自己的对手,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孙晓伟只是嫉妒,可昨晚在分局这厮表现的让人不齿,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只会一味的向别人身上推卸责任,张扬没招他算账都算他幸运了,现在这厮居然还牛皮hetushu.com糖一样粘上了自己。
张扬离开以后,洪长武来到绿荫阁,笑眯眯道:“翁婿两个谈得怎么样?”
宋怀明道:“无论我愿不愿意。我并没有带给嫣然一个辛福的童年。所以我会竭尽一切努力去补偿她。这么多年,嫣然从未主动跟我说过话,可昨晚,她打来了电话……”宋怀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张扬回到酒店,这一夜折腾的他也够呛,冲澡之后,盘膝打坐了一个多小时,精力恢复了大半,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张扬多少还是有些歉疚的,毕竟正是他的坐视不理,才导致一条生命离去,虽然那和尚也是一社会垃圾,可毕竟他罪不至死。张扬舒展了一下双臂,正准备前往医院探望楚镇南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谭超很为难,他开始后悔放走了孙晓伟,现在分局外闹得很凶,如果验尸报告证明死者的死和被殴打直接有关,那么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邱伟业低声道:“外边那帮家属还在闹!”
张扬点了点头,他也没有跟宋怀明客气,夹了薄皮鲜虾饺吃了起来。宋怀明并没有夸张,这里的茶点果然十分正宗,无论蜜汁叉烧,蜂巢乍芋角还是萝卜糕口味都是一级棒。中国人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谈事情。因为吃饭有助于放松神经,张扬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他认为自己对宋怀明的敬畏是没有必要的。
“是啊,她拒绝和我生活在一起。我岳父承担了抚养她的责任,这丫头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脾气性格像极了楚家人,做任何事都是风风火火,她喜欢冒险,性情叛逆,可这一切都是她的素像,她想通过这一层层的伪装来保护自己,嫣然在骨子里是个害怕受伤的女孩子。”
张扬放开了他的衣领,轻轻在他胸口拍了拍:“今天我心情好,下次别再让我遇到了!”他转身想回到车上,可注意到孙晓伟的尼桑还堵在前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慢慢走了过去,这厮来到汽车前蹲下身,双手托住汽车的底盘,猛然用力,竟然将那辆尼桑车整个掀了起来,双膀用立向前一送,尼桑车翻了个底儿朝天。
张扬笑道:“只是意外而已,说清楚就会没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孙晓伟的初衷也是教训张扬一顿,出出憋在心里的闷气,他昨晚也见识过张扬能打,所以这次准备很充分,在他看来十四个打一个那是稳操胜券的事情,可是他仍然没有充分认识到张大关人强悍的战斗力?
两人上了他的吉普车,楚嫣然关切道:“洪叔叔,我外公知不知道这件事?”她害怕这件事被外公知道。刺激到他。
楚嫣然小声道:“你一夜没睡,不如多休息一天,明天再迟回东江!”
楚嫣然亲切的叫了一声洪叔叔。脸上微微有些发红,显然是因为刚才和张扬如此亲密的情景被洪长武看到的缘故。
张扬婉言谢绝道:“算了,我回头随便吃点,不麻烦了。”
谭超凑在火机上把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道:“验尸报告没有出来之前,不要有任何过分的举动,那啥……安排楚嫣然和张扬见见面!”
张扬出了两脚,率先冲上来的两名壮汉已经被他踢得飞了出去,孙晓伟这帮人都愣了,他叫来的这群人中多数都是些干部子弟,聚众闹事虚张声势懂得,可到了真刀实枪的打起来,没一个有胆子的,张扬两脚踹到两个已经把这帮人的那点勇气击打的七零八落,他们一个个胆怯的向后退去,孙晓伟自然被晾在了最前面。
顾佳彤退出这次竞拍的决定对王学海而言是一个晴空霹雳,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认为顾佳彤是被泼血水吓着了,可仔细那么一琢磨,这件事又有些不对,顾佳彤就算是真的害怕,可以退居幕后,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明确表示不再参加纺织百货商场的皮的竞拍,这意味着她不想继续跟自己合作下去,王学海十分郁闷,要知道顾佳彤是他在这次竞拍中的重要砝码,只有跟顾佳彤合作,他才有击败梁成龙丰裕集团的把握,顾佳彤的退出让他竞拍的形势http://m.hetushu•com顿时变得不利,王学海很快就想到,顾佳彤是不是对自己产生了隔阂,难道她把自己看成了泼血水事件的策划者?王学海越想越有可能。他试图找机会向顾佳彤解释误会。可顾佳彤并不愿意给他解释的机会。
张扬约好和她晚上一起吃饭。顺便让顾佳彤给他订好明天返回北京的机票。
楚嫣然慌忙和张扬分开,可他们刚才亲密偎依的情景已经被洪长武看得清清楚楚,洪长武心中暗叹。想不到这小丫头真的恋爱了,昨晚的事情他还是听宋怀明说的,宋怀明担心女儿,所以让洪长武前来过问这件事,在知道楚嫣然和张扬没事之后,他就提前来到分局后门外等着。
张扬笑道:“别为我解释了,这麻烦的确是我惹下来的。”
“去吧!”
张扬一步步逼近他,孙晓伟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他是真的没有估计到张扬的实力,声音颤抖道:“你想干什么?”
尸检结果终于在凌晨五点钟送到了屏东公安分局,谭超和邱伟业彻夜未眠,他们也在等待着这份报告,要知道这份报告关系到这件事的最终性质,让他们惊喜的是,尸检报告证明和尚的真正死因并非是外伤,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有心脏病,突发心肌梗塞导致他突然死亡,可以说这件事跟其它人并没有关系。
对宋怀明,张扬有种说不出的敬畏,这不仅仅因为他是楚嫣然的父亲。还因为他谦和的表像下暗藏着一颗深不可测的内心。这种感觉让张扬感觉到忐忑,这就是一种气势上的威压,少有人可以给他这样的感觉。
“什么?”邱伟业瞪大了眼睛。
洪长武却表现的相当坚持,张扬拗不过他,只能跟他来到不远处的天茗茶楼,这也是静安为数不多的广式茶楼,洪长武事先订好了房间,在三楼的绿荫阁。
张扬充满鄙夷的看着他,抓起他的衣领,轻轻在他脸上拍了拍,虽然打得不重,可是侮辱的意思表达的很充分,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别害怕,我不打你,我一个国家干部犯不着跟你这种无赖一般见识。”
宋怀明从窗外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低声道:“不错的年轻人,很聪明,很有主见!”
张扬拍了拍手,然后向孙晓伟笑了笑,拉开车门走了上去,汽车缓缓驶过孙晓伟身边的时候,不无嘲讽道:“谢谢你大老远过来送我!”
梁天正仰起头靠在躺椅上,抽了口烟,每空中吐出一团烟雾,等到那团烟雾完全散去,方才道:“你一定要拿下那块地吗?”
围在张扬身边的那帮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麻痹的,该不是看错了吧?这场面只在电影里见过。
梁天正自从造访顾允知遭到冷遇。心情就一直处于郁闷之中,他并没有想到纺织百货商场的块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在梁天正看来,因为经济利益而牺牲掉朕治利益显然是不值得的,从宁静路口号离开后,他一度动了让梁成龙退出这次竞拍的念头,可梁成龙很坚持,他认为顾家欺人太甚,手臂伸得太长,平海这么大,为什么顾佳彤要把目光盯在东江的一亩三分地上,他认为顾允知是利用这件事向叔叔试威,顾允知在退休前想在平海搞一言堂,他想一手遮天,想象对付许常德那样对付其它人。梁天正嘴上虽然不说,可是内心中也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对一手抚养晨人的侄子是十分信任的,他相信顾佳彤被泼世剑的幕后主使人绝对不是梁成龙,整件事的过程中他们叔侄都是无辜的,在事情发生以后,他还采取了主动示好的诚恳态度,让侄子去探望顾佳彤,结果在医院被张扬痛揍一顿。自己带着老婆主动登门去向顾允知示好,结果在他家里又遭到了冷遇。沙人不过头点地,顾允知在这件事上做得的确有些过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他们的这次谈话总体还算愉快,分手的时候,宋怀明请张扬为他们的见面保密,张扬答应了他的要求。
身边一辆拖拉机拖拖拖驶过,开车的老农咧着大嘴看着那辆地盘朝上的尼桑车,大声道:“要拖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