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章 偷拍事件

顾佳彤在笑声中轻松了许多,柔声道:“还没吃饭吧,我去热菜,不管怎样,今晚都要好好喝一场。”
张扬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你还是先担心你这辈子吧!”
来到张扬借来的奥迪车前,张扬把行李放在后背箱,顾佳彤把自己的旅行包放了进去,趁机小声道:“我爸不喜欢排场!”
于小冬嗤!的笑了起来:“你也会知道害羞!那啥……我就是想跟你说,现在年终了,咱们驻京办事不是也搞点福利待遇。”张扬还以为她有什么大事儿,如果在过去都是上级拨款的情况下,这种事情少不得要费一番脑筋,可现在有了农家小院,这种事情就相对容易了许多。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年底了,人家都发年终奖,咱们也发点,具体数额你看着办,不过这件事要尽量保密,传出去影响不好。”
于小冬很会做事,在她离开北京这段时间将饭店打理的井井有条。顾佳彤开农家小院的初衷也是为了和张扬多谢相处的时间,现在酒店的盈利超过预期,的确是意料之外地惊喜。
偷拍者居然十分强悍,伸手想跟他去抢,被张扬迎面一拳,打得鼻血长流。照相机已经到了张扬的手中,张扬抓起相机狠狠在地上摔落,拿相机哪禁得起他这么大力的摔,顿时变得七零八落,碎片散落了一地。
张扬也懂得避嫌的忠言,虽然这里是北京,可万一让人家抓到什么把柄,一样会传到平海。他回到春阳驻京办的时候,顾佳彤已经审完了账目,开着她的绿色甲壳虫正要离开。
徐自达和顾佳彤是世交,他的面子张扬当然要给,特地交代大柱在周六晚专门给徐自达安排了一份。
张扬笑了起来。
张扬哈哈大笑道:“你这一说我还倒想起来了,年底了,我好歹也是你们那里的员工,副处级编制,年终多少得意思意思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五点半了,他晚上约了顾佳彤,自然抽不出时间,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改天吧!我今晚有事儿!”
于小冬在张扬的对面坐下,美眸生光的看着张扬,张扬被她看得打心底有点?得慌,她该不是对自己有啥想法吧?张大官人深谙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这于小冬虽然是个性感尤物,可他始终都把持得住自己的立场,对她敬而远之。
张扬冷冷道:“你现在就带我去,把你拍的照片底片全都交给我,否则,我他妈弄死你!”偷拍者一边掏出手绢擦鼻血,一边诚惶诚恐地点着头。
徐自达笑道:“那是,那是,等佳彤来北京,我来做东,请他们一起坐坐,心里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当面说开了就好。就算这次合作不成,以后总有机会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
其实刘明的隐蔽工作一直做得都很好,如果不是那天晚上遇见了国安的两名老鸟,估计这会儿已经把照片拿去找王学海换钱花了。跟踪张扬和顾佳彤的这次是刘明侦探生涯中最惨痛的一次,不但被痛揍了一顿,还损失了他最心爱的照相机,加上那些价值上万的照片,这损失对刘明而言无异于天文数字,可刘明真的被张扬吓怕了,心疼归心疼,身子连抱怨的念头都不敢有,他压根没有想到张扬会再度找上自己。
张扬看到他应该没有撒谎这才把他扔到天台上。
徐自达刚才并没有敞开怀喝酒,他平时也是好酒之人,遇到张扬这个酒友,颇为投缘,不多是一斤酒已经见底,张扬让于小冬又开了一瓶。
偷拍者叫刘明,是个摄影爱好者,后来手受到外国新闻的启发,就干起了偷拍赚钱的勾当,这工作严格上说,也算得上狗仔队,不过这厮没有记者证罢了,既能赚钱,又能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何乐而不为。
张扬道:“他早在跟你合作的时候就对我们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开始雇佣刘明跟踪我们,偷拍下这些照片,不过好在前一阵子他在东江忙着竞拍的事情,这些照片才没有落在他的手中,由此可见,他跟你的合作根本没有任何的诚意,他想找到你的把柄,利用这些照片要挟你!”
邢朝晖看来心情也很不错,呵呵笑道:“你那黑店,除非请我,让我花钱我是绝对不去的。”
顾佳彤有些担心的问道:“会不会还有其它的照片?”
因为下雨的缘故,飞机足足晚点了一个半小时才在停机坪降落,张扬跟机场方面不熟,只能在闸口处等着,假如换成省驻京办,人家的关系足可以直接把汽车开进去。
顾佳彤先将父亲请入包间。
郭瑞阳一时语塞。
张扬抓起地上的一个破破烂烂的锅盖,瞄准那偷拍者的膝弯,掷飞盘一样扔了出去,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名偷拍者,那家伙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一个前冲,双膝重重跪倒在水泥地面上。
其实就算省驻京办来接待,也会老老实实在外面等着,因为顾允知身边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他性情低调不喜排场,如果下属那样做他会认为是故意在拍自己马屁,反而会不高兴。伺候领导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一个领导有一个领导的脾气,拍马屁也要拍得恰到好处,过犹不及的道理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因为不喝酒,午饭在一个小时内就结束了,顾允知对农家小院的经营模式十分欣赏,hetushu.com还专门去外面看了看天池先生手书的招牌。
张扬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欺负他的女人,王学海无疑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刘明的那几张照片,让张扬发现了这厮的专长,通过了解,张扬知道,刘明过去曾经做过警察,后来因为违纪而被清除出警察队伍,他很向往侦探的职业,所以被开除公职之后,就改行做起了私家侦探,在现在这种时代,私家侦探的业务量真是少之又少,所以刘明逐渐堕落到以偷拍男女偷情来维持生活的境况。因为他的摄影水平不错,而且有做警察的经验,所以在京城还算是小有名气。
张扬则和于小冬来到了厨房,菜已经准备好了相当的丰盛,张扬算了算,连自己在内一共四个人,他向刘大柱招了招手,刘大柱以为他要交代自己尽心做菜,拍着胸脯道:“张主任放心,我一定把最好的水准拿出来。”
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上次事件带给顾佳彤的阴影仍然未能散去,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顾佳彤现在和自己说话连正眼都不敢瞧自己了。张大官人感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于小冬拿着核好的账目过来,想跟张扬汇报一下驻京办最近的收入情况,张扬一看数字就觉着头大,笑道:“我说于姐,这些小事儿你看着处理就行了,别给我看,给我看我也整不明白。”
张扬笑道:“放心吧,那个刘明被我吓得要死,谅他也不敢再留照片,底片我也拿来了,你想怎么处理都行。”
于小冬早就考虑好了这件事,轻声道:“我考虑过了,你是我们头儿,这三产搞得如火如荼的,你居功至伟,你拿两千,其它人全都是一千。”
“不跟你说了,我下班了!”张扬不由分说的挂上了电话。邢朝晖找他肯定没好事,国安的这份工资他有兴趣拿,可真想让他做什么事,他可没兴趣。这就叫请拿钱不做事。张扬出门开车径直向皇家花园而去,可走到中途遇到了塞车,等了足足四十分钟路况才有所好转,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顾佳彤早已在家中等着了,张扬开门刚刚进去,她就扑了上去,紧紧抱住张扬的身体,张扬俯下身去,亲吻她的樱唇,两人的嘴唇已经触及便再也舍不得分开。就在情浓之时,张扬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本不想管,可是顾佳彤轻声道:“看看是谁的电话,说不定有要紧事。”
郭瑞阳看到顾允知总算不继续追究下去,暗自松了一口气,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他慌忙安排人去准备,这边请顾允知去楼上休息。
张扬看到这里没自己事情了,他向顾允知告辞,来到外面刚刚启动汽车,郭瑞阳就追了出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车窗,张扬落下玻璃,有些无奈的笑道:“郭主任,你别怪我,顾书记是突然到我那儿的,你知道,我那座小庙,压根容不下这尊大菩萨,我跟你一样都是受害者。”
顾佳彤小声嘟囔道:“形式主义。”
徐自达对此是见怪不怪,他放下酒杯道:“每年都是如此,越是到年底,各个地方的官员就轮番来京进贡,疏通方方面面的关系,你们这驻京办也就到了最忙活的时候,其实全国上上下下的官场大都如此,地方这样,中央也是这样,送礼跑关系未必能够达成目的,可这毕竟是一种社交的手段。”说到这里徐自达笑着望向张扬:“张扬,你不会打算一辈子都混在驻京办吧?你和顾书记家的关系这么好,想动一动,在地方上落一个实权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张扬笑道:“在驻京班时间呆久了,反而对这种生活流连起来,真要是让我离开,我还有点舍不得呢?”
“国家的钱也是钱,不能让你这么黑啊!”
“你干什么!”偷拍者的声音中透着恐惧。张扬拖着他来到了天台边缘,右臂用力一下就将偷拍者的身体给拎了起来。
下几张照片居然是王学海和一个女人的合影,其中有两张尺度放得很开,在车中搂在一起,不过并没有啥实质上的举动,张扬本以为那女人是王学海的老婆田玲,可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要比田玲年轻得多,想不到王学海背着田玲也有女人,张扬乐了,王学海啊王学海,你像打猎,肯定想不到会被鹰给啄了眼睛。
张扬把得来的照片教导顾佳彤的手上,顾佳彤坐在等下默默看着,她的表情很凝重,这些照片如果被散步出去,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公诸于众,而且证据确凿,顾佳彤咬了咬嘴唇:“谁干的?”
徐自达这边宴请结束以后,在门口遇到了送个人离开的张扬,他乐呵呵跟张扬寒暄了几句,张扬又邀请他回去喝点闲酒。徐自达反正也没事,就折返回来,和张扬一起在小包间坐下。
张扬道:“你不是说有他的照片吗?”
顾佳彤显然比过去谨慎了许多,午后处理完生意之后,回到春阳驻京办,大概看了一下最近的账目。
张扬咬牙切齿道:“王八蛋!”他轻抚了一下顾佳彤的秀发,柔声道:“你去拉上窗帘,然后去卧室!”
当晚顾佳彤喝了许多,张扬看出她是想接着酒精麻醉自己,一把握住酒瓶道:“不许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张扬道:“四菜一汤!想想你最擅长的农家菜,一定给我做好了,又要简单又要味道好,这事儿给我做不好,www.hetushu.com下午就给卷铺盖回春阳。”
张扬押着他来到了楼下,向周围围观的群众笑道:“这家伙在楼上偷拍别人的隐私,被我抓住了,正要送公安机关呢?”
“王学海!”
张扬离开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顾佳彤却陷入深深的不安中,前些日子在东江发生的事情对她的伤害很大,因为魏志成的散布,坊间已经有了许多对她不利的留言,她并不害怕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她始终认为自己和张扬之间的感情无可指责,她和魏志成从来都不是真正的夫妻,可毕竟要为她父亲着想,她不可以因为自己的事情让父亲蒙羞。
赵军冷眼旁观。
顾允知今天心情不错,欣然答应了张扬的要求,跟张扬合影后,又体下四个大字……乡趣盎然,不过顾允知的这首书法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张扬虚情假意的叫了两声好字,以顾允知的政治修为还是不能完全抛开虚荣这两个字。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道:“顾书记,住的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这车是我借来的,您要是不嫌我车技糙了点,这两天我给你当专职司机。”
顾佳彤美眸如水的看着张扬,她的手臂勾住张扬的脖子,从喉头深处低吟道:“要我……”
张扬把照片收好了,让刘明把他的和顾佳彤照片的所有底片都交出来,刘明相当配合。
顾佳彤脸儿红红的看着他,忽然道:“张扬,我好怕!”
张扬颇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春阳驻京办并没有车,这厮通过杜天野的关系还是弄了辆军牌奥迪,接省委书记,怎么都不能太过寒酸,更何况这位省委书记还是自己未来的老岳父。
围观群众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偷拍者吓得没命得惨叫起来,他的整个身体已经处于悬空的状态中,只要张扬一松手,他就会倒头从七楼摔下去,其结果显然是不用去想的。偷拍者惨叫道:“哥……叔……不……不……大爷……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不该偷拍你……你饶了我……你饶了我吧……”
邢朝晖和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靠在一辆北京213吉普车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笑眯眯看着楼上的情景,邢朝晖低声道:“赵军,这就是张扬!”
顾允知笑了笑:“可能佳彤没有转达清楚我的意思,小张啊,我是去你们的饭店吃顿饭,下午我去平海驻京办,省得你不自在,我也不自在!”
于小冬喜滋滋的出去了,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年终能发一两百块奖金已经是不了不得的事情,小张主任果然够爽气,出口就是两千。
顾佳彤一双明眸迸射出愤怒的目光:“真是一个卑鄙小人!”
刘明连连点头,送瘟神一样将张扬送到门外。
张扬算是听明白了,合着邢朝辉是升职了,想起自己在香港和夜莺出生入死,邢朝辉只是指手画脚,到头来获得最大利益的人居然是邢朝辉张扬心里开始不平衡了,麻痹的,老子到现在还是个内聘副处,你现在成了国安四处的处长,应该是厅级了吧?张扬搞不清国安内部的具体级别,反正觉着这四处的处长至少也是一个厅级干部,真正的权利只怕比起厅级还要大一些。
邢朝晖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真让我失望,身为国安一个副处级干部,居然被人跟踪偷拍都不知道:“张扬愣了,这才留意到客厅的窗帘并没有完全拉上。
张扬皱了皱眉头:“有事说事,别想各应我,两位领导,说吧,到底又想让我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张扬临走的时候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作为刘明的医药费,他威胁道:“你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你只当没有发生过,这些照片绝不能让委托人知道,以后我有需要随时会来找你!”
邢朝晖哈哈大笑起来:“这厮身上的毛病很多,不过很有本事。”
他把拍有张扬和顾佳彤的照片全都收集起来,放在桌上供张扬看,张扬不看则已,一看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这小子盯了自己已经很长时间了,上次顾佳彤来北京时候,他们一起出入皇家花园的情景也被拍下,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是在客厅拥抱亲吻的镜头很多,大概清点了一下,已经有近一百张。
“你说你怎么也是一高级领导,怎么说话做事这么小气!”
张扬明白了,启动汽车向春阳驻京办驶去。
邢朝辉和赵军一直在楼下等着,看到张扬出来,邢朝辉不禁笑道:“事情办的还顺利吗?”
顾允知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看似漫不经心道:“都接待的是什么人啊?”
张扬的心情因为顾佳彤的到来而好了许多,自从东江的那件事后,他们还没有好好的谈过,张扬不知道魏志诚有没有继续闹事,有没有给顾佳彤带来麻烦。
徐自达也不是自己吃的,他是为了宴请领导,当晚张扬特地让刘达柱给他添了几个菜,让徐自达感到很有面子。
顾允知笑道:“这样最好,简简单单,吃饭,吃饭!”他不喝酒,先夹起一个野菜饼吃了,唇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很香啊!很多年没有吃过这么正宗的农家菜了!”他这样一说,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顾佳彤从父亲的表情就看出,张扬这次马屁拍准了,父亲很高兴。
于小冬傲人的双峰几乎落在了桌面上。
张扬听得悠然神往,心说自己已经是副处了,可惜那个hetushu.com国安内聘的副处时间不得光的,按照现时的行政职务,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副科,在春阳体制内自己的升迁速度已经是奇迹了,可如果把自己这个副科级摆在北京城,真是连蝼蚁都算不上。张大官人实事求是道:“我才是副科呢!”
“不会吧?”徐自达的表情很诧异,他这样的表情让张扬感到很羞愧,感觉自己很无能。
刘大柱懵了,看来小张主任这次又遇到了艰巨的政治任务,他必须要完成,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想了想道:“成!您瞧好了!”
那名叫赵军的男子用力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道:“脾气很暴躁啊,年轻人看来有些沉不住气!”
有人慌慌张张去通知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郭瑞阳正在和几名平海的干部喝酒,此时几人已经喝多了,听说顾允知突然出现,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别人还好说,郭瑞阳是躲都没办法躲,两名副主任一个出门办事,一个跟他一起喝酒呢,只能硬着头皮去见顾允知。顾允知坐在大堂喝茶呢,秘书郑伟悄悄给郭瑞阳使了个眼色,郭瑞阳顿时领会到来者不善,酒意醒了几分,不过还没等到他走到顾允知面前,一股浓烈刺鼻的酒气已经传了过来。
张扬抬起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伸手抓起照相机。
邢朝辉察觉到张扬的不满,咳嗽了一声道:“也没什么复杂的,反正你过阵子也要回春阳述职,借着这个机会,跟安家好好联络联络,说不定能够发现什么。”
不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张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他的头发,照着他脸上就是一个大耳刮子:“让你拍,拍你麻痹!”张大官人显然动了真怒,这一巴掌下去毫不容情,打得那厮半边面孔顿时肿起老高,惨叫道:“杀人了!”
刘大柱特地做了杂粮窝头,添了个野菜糊糊,这些饭菜极对顾书记的口味,他一连吃了四个窝头,野菜糊糊也喝了两大碗,虽然吃饭的时候很好说话,可是从他津津有味的神情能看出,他吃得很满意。
顾佳彤这才放下心来,目光重新落在那些照片上唇角忽然露出一丝笑意道:“平心而论,这个家伙摄影的技术还真是不错!”
张扬微笑道:“生意上的事情我们可管不了,中国有句老话,买卖不成仁义在,就算做不成生意,也别伤了和气,希望大家以后还是朋友。”
邢朝辉开车把张扬送回了皇家花园,临分别之时好意提醒张阳道:“这地方也不隐秘,想要金屋藏娇还是走远点。”
望着奥迪车绝尘远去,郭瑞阳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小人得志!”
张扬借记提出跟顾书记合影留恋,顺便让顾书记帮忙题字。
张扬握住她的纤手,抱起她的娇躯,让她坐在自己的怀中,柔声道:“不用怕,有我在你身边,任何事都能够挺过去!”
郭瑞阳这会儿内心活动极其复杂,在他看来顾允知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一定是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做法让他不满,他忽然想到了梁天正,难道说是因为上次梁天正来时,自己和他走得太近,这件事通过顾佳彤传到了顾书记的耳朵里?郭瑞阳越想这种可能性越大,他虽然人在北京,可关于顾佳彤和梁成龙的矛盾多少听说了一些,也听说了一些因为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块,而引起顾允知对梁天正不满的消息。他之所以能够担任平海驻京办主任,那是顾书记对他的看重,梁天正虽然是省常委,可毕竟它是东江市委书记,自己对他的接待显然是不合适的,郭瑞阳越想越是后悔,自己一时疏忽还是惹老大不高兴了。
顾允知哈哈大笑了起来:“驻京办真是忙啊!”说完他站起身道:“我要去国务院汇报一些情况,你安排车送我!”
刘明经他提醒,这才想起自己曾经偷拍过委托人的照片,他今天被张扬彻底吓破了胆子,来到写字台前,拉开抽屉,从中拿出几张照片交给了张扬,张扬拿起照片对着灯光一看,王学海果然是个卑鄙的家伙,从他和顾佳彤合作开始,这厮就想着找顾佳彤的把柄,好利用这些事来要挟顾佳彤,张扬对王学海的人品真是鄙视到了极点。
张扬道:“于姐,有事说事,别这么看着我,我害羞!”
顾佳彤从张扬的表情上看除了有些不对,轻声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军道:“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告诉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别介,我不搞特殊化,再说了,我压根不缺钱花,这样吧,大家都是两千,咱们驻京办反正也没多少工作人员,信访办的也算一份,记住一定要保密,传出去好事都得变成坏事。”
张扬押着那名偷拍者上了吉普车,邢朝辉这笑道:“下手够狠啊!小心构成伤害罪!”
因为店里仍然很忙,张扬让于小冬临时充当了服务员,从厨房弄了几个小菜,开了一瓶五粮液和徐自达喝了起来。
郭瑞阳苦着脸笑道:“我说老弟啊,下次咱上厕所的空都能来个电话,当哥哥求你了!”他算看出来了,人家小张主任那是顾允知眼前的红人,今天这事儿,只要他想给自己提醒,肯定有办法,不能怪人家,只怪自己没有跟他处好关系。张扬信发誓旦旦道:“郭主任,你放心,下次再有这种事儿,我一准通知你!m•hetushu.com
徐自达道:“真是搞不懂她了,和学海合作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撤出了,把学海晾在那里,最近学海跟我总是诉苦。”徐自达和王学海是老同学,顾佳彤中途放弃合作,王学海是满心的郁闷,自然把徐自达当成了倾吐的对象,想通过王学海说服顾佳彤改变主意。
张扬看到顾允知一行,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恭恭敬敬道:“顾书记好!”
邢朝辉始终都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我这不是来北京了嘛,过去的工作交给了赵军,所以连带把你也交了过去,我虽然不在香港了,可我还在四处,你们都归我统管,赵军是你的直接领导,就这么简单。”
偷拍者哀嚎道:“我他妈没拍你,我拍月亮的……”他不但肉疼而且心疼,那相机一套花了他七千多,就这么会功夫被人家给砸了个稀巴烂。
顾佳彤望着这简单四样菜,心说张扬啊张扬,我让你简单点,也没让你搞得那么寒酸啊,她轻声道:“就这些?”
邢朝辉按照偷拍者说说的路线开了过去,这次偷拍者没有说谎,带着张扬走入西二环的一座破破烂烂的小楼,从房间的陈设来看,这厮应高是单身,打开灯光,发现房间内到处都挂着照片,看来这家伙是个职业偷拍人员。
张扬的目光和顾佳彤相遇,两人没有说话,却从对方的眼睛深处看到了那份刻骨铭心的眷恋和牵挂。
张扬颇为不屑的看了赵军一眼,这位新上司的架子蛮大,比起邢朝辉谱儿要大多了。
张扬拿起电话,发现对方的电话居然是隐藏号码,有些奇怪的接通了电话。
郭瑞阳舌头有点发木,结结巴巴道:“顾……顾书记……来了,怎么没通知我们去接您……”他看到站在一旁的张扬,顿时明白了,合着人家通知了春阳驻京办,张扬这厮也着实可恶,我怎么也是你的上级领导,省委书记过来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应该给我透露点风声,你他妈这不是坑我吗?他毕竟干驻京办工作已经许多年了,见怪了风浪,对各种突发情况也有了心理准备,整理了一下思路道:“顾书记……我在招待。”驻京办的主要工作就是招待,招待就得喝酒,多喝两杯也无可指责。
“为什么?”顾佳彤虽然心中好奇,可还是按照张扬的话去做了,她这边拉上窗帘,张扬已经向门飞奔而去。张扬一口气就冲入了对面的楼梯,他片刻不停的来到楼顶,可是通往天台的铁门被锁了,这可难不住张大官人,他抬起右腿就是一脚,将门锁踹开。
顾允知的确有搞突然袭击的打算,之前顾佳彤曾经向他说过驻京办的腐败,他这次来北京想亲眼看看,到底驻京办都在搞什么?张扬事先已经让于小冬在农家小院安排好了饭菜,只是说中午接待贵宾,并没有说这位贵宾就是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所以于小冬看到顾允知下车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她来春阳驻京班以后还没有招待过这么大的干部,直到顾允知微笑着向她问好,她这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顾……顾……书记好……”
张扬对王学海的为人始终有所保留,他认为顾佳彤和这种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他并不像就这个话题和徐自达继续探讨下去,而是转向了年底京城内的跑官送礼现象。
邢朝辉向赵军点了点头。
邢朝晖低声道:“不要望向窗外,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偷拍你的人现在就在对面楼上的天台,你如果速度够快,应该赶得及。”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偷拍者吓得什么话都交代了,连什么人让他偷拍的他都说了,他说家里还有不少照片,委托人的名字他不知道,可照片他也拍了下去。
顾佳彤用额头抵住张扬的前额,黑厂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我不想给爸爸带来困扰,我不想因为我的生活而让人心烦……她依然记得父亲怒斥魏志成滚出家门的一幕,她终于明白,父亲一直深爱着她,只是他将这种感情藏的很深很深。
顾允知道:“有没有我认识的同志,叫出来我认识认识。”
徐自达充满不解道:“你有这样的关系难道不知道利用?”他想起张扬还是罗慧宁的干儿子,这样的身份,这么多的关系,居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是这厮不求上进呢,还是他缺乏混迹官场的能力?张扬这个人真是让他有些看不懂了。顾允知来北京的行程很隐秘,他带了秘书郑伟随行,顾佳彤因为业务的原因和他同机抵达北京,顾允知并没有让郑伟通知平海省驻京办,上飞机前,让顾佳彤给张扬打了个电话,让张扬前往机场接他们,而且这件事不要惊动任何人。顾佳彤并不明白父亲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她也不好问,身为平海一把手,父亲让平海省内任何一家驻京办出面接待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时候邢朝辉和赵军走了过来,邢朝辉掏出他的警官证向那名偷窥者亮了亮:“我们是公安局的,盯你很久了,现在要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这种伪造的警官证,国安人员随身携带,就是为了处理一些小麻烦。
张扬凑了过去,顾佳彤看了看周围,方才小声道:“我还有事情要做,晚上回家再说,我做好饭等你!”说完她匆匆离去。
偷拍者满脸的血,刚才的情景把他魂儿都吓没了。
蓬!的一声巨响惊醒了那和图书名偷拍者,他手中拿着一个长焦相机正面准顾佳彤卧室的窗口,看到张扬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吓得他掉头就跑,对侧还有一个铁门,他刚才是从那边上来的,这厮的脚腿十分利索,一转眼已经奔到了铁门前。
张扬看了看赵军,然后目光又落在邢朝辉身上:“我说邢朝辉当初怎么答应我的?我只是一编外,我只对你负责,你现在又给我弄一领导,干嘛啊?”他向赵军道:“赵处,我不是对你有意见啊,就事论事。”
邢朝辉笑着摇了摇头道:“别这么叫我啊,我现在已经回北京了,以后还是四处,你们认识一下,这位是四处香港办事处新任主任赵军,以后他就是你的直接领导!”
张扬低声道:“我向你保证,我们的事情绝不会造成你的困扰,不会造成你父亲的困扰,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女人!”
赵军是低声道:“单手能够拎起一个人,单单是这份臂力普通人就很难做到了,不过做事的手段有点太极端。”
顾允知淡淡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张扬伸手去接郑伟手中的行李,郑伟并没有跟他客气,一个小小的副科在他眼里显然算不上什么。
郭瑞阳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财政厅的刘厅长,省科委的安主任!”
张扬拿起照片照着偷拍者的头上砸了一记:“你他妈变态啊?没事拍我干吗?说,到底是谁让你干的?”
“我找你也有重要事!”
秘书郑伟却在盘算着,顾书记这次根本就是在搞突然袭击,来北京的事情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回头恐怕省驻京办的那帮官员要倒霉了。老板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
张扬恨得牙痒痒,要是让他找到幕后主使人,他非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张扬笑道:“邢处啊!是不是又要照顾我的生意?”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送我回去!”
张扬冷笑道:“没拍我!行啊,嘴他妈还挺硬!”他一伸手抓住偷拍者的脚踝。
偷拍者的叫声把小区的不少住户给惊醒了,有不少人聚集到了楼下看到眼前的情况都是大吃一惊。
张扬咬牙切齿道:“那罪名太轻,我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至少也要混个过失杀人。”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把手中的照片拍了拍,很真诚的向邢朝辉道:“头儿,多谢了啊!”
这边于小冬刚刚走,张扬办公桌的电话就想起来,拿起电话,确实已经消失一段时间的邢朝晖。
顾允知笑道:“招待谁啊?什么重要领导让你招待到现在?”他看了看大堂的挂钟道:“三点多了,在省委机关应该已经上班了。”其实他的这番话的确有些苛刻,驻京办是个特殊单位,喝酒就是他们的工作。
徐自达摇了摇头道:“县级驻京办主任顶天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想往上走,必须尽早跳出去,从科级到副处看起来只是提升了半级,可你要知道,有多少人一辈子都倒在这道门槛上,又有多少人因为跨过这道门槛宛如金鳞化龙一飞冲天。”
“没问题,两百块年终奖少不了你的!”
菜端上来了,一道野菜饼,一道炒辣椒疙瘩,一道农家乱炖,一道红焖羊肉,此外还有一盆奶白色的羊杂汤。
徐自达带着点酒意敞开了话匣子,他的话题首先提到了顾佳彤,他苦笑道:“佳彤最近没来北京,我正想找她呢?”张扬对顾佳彤的事情自然上心,低声道:“她最近生意忙,脱不开身。”
顾允知午饭后,便直接去了平海驻京办,顾佳彤去谈生意,张扬临时充当了司机的角色,开车载着顾允知前往平海驻京办。
偷拍者听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哀求道:“几位大爷,我就住在西二环,我带你们去,你们要啥我都拿出来,我要是敢骗你们,让我下辈子不得好死。”
偷拍者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反正他给我五千块定金,只要我拍到有价值的照片,普通照片每张一百,上床照片每张一千,有多少他要多少。”
张扬恶狠狠瞪了邢朝辉一眼,想不到这厮这么八卦。邢朝辉笑眯眯交给他一本书:“内部资料,反跟踪的,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谍报人员,好好看看,对你很有用处!”
来到平海驻京办,已经是下午三点,驻京办的办公地点就是清江大酒店,顾允知走入酒店大堂,他之前不止一次来过这里,所以已经有许多工作人员认出了他。
顾允知向张扬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证明张扬的确很听话,没有把自己前来北京的消息传出去。
“真大方啊!”张扬话中透着讽刺。
邢朝辉似乎猜到张扬心中所想,用上级对下属常用的鼓励语气道:“张扬,好好干,你还年轻,有的是大好前途。”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一张脸顿时沉了下去,低声道:“几点上班啊?”
张扬点了点头,一脸正经的回答道:“我们招待领导的标准都是四菜一汤。”
赵军道:“你和安家的关系很熟,据我得到的情报,今年安家会返回春阳过年,我想你帮我留意一下安德恒这个人!”张扬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任务,对安德恒他向来斗都没有好感,对付安德恒他根本不用动员,不过他很不爽邢朝辉又给他找了个上司,自己凭什么要被人管?他淡淡道:“你们到底怀疑安德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