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2章 家和万事兴

张扬心中暗乐,不是我眼光好,是人家顾佳彤眼光好。
张扬想起自己在县人民医院的时候,袁文丽对自己一直都很照顾,于是去后背箱里,拿了一盒烤鸭,两瓶酒送给了她:“袁姐,拿去给大爷大妈尝尝,我从北京带来的。”
赵铁生愣了:“什么?”
秦清看来心情不好,秀眉微颦道:“吃,吃你个大头鬼,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张扬知道她想提醒自己什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妈,我才多大啊,你这就想儿媳妇,以后有你心烦的时候。”
张扬这次带来的年货的确不少,除了他从北京带来的特产外,方文南事先还在车厢内放了两箱茅台六条中华烟,还是给小张主任准备的。
铁蛋的那帮手下想要上前,张扬怒吼道:“操你麻痹,我看谁敢动,谁他妈敢动,我让谁去局子里过年!”
张铁生从远处走了过来,他也看到了张扬,如果在过去,早就开骂了。可现在他也清楚,如今这个拖油瓶仅是不同往日,人家当官了,发达了,已经不是自己这个普通工人能惹起的。
铁蛋带着那帮手下无精打采的去了,地上的那两百块钱医药费也忘了。
张扬道:“乌鸡对女人很补的,不但可以美容养颜,还可以疏通经血。你过去有那毛病,多喝点有好处!”
张扬冷冷看了他一眼,把手机合上,转向赵立军道:“你欠人家多少钱?”
秦清没奈何的看着他,张扬还是没心没肺的笑:“尝尝,不错的!”
“真是普通同学啊!”张扬一脸的不信任。
秦清坐了进去,车内很温暖,她随手关上车门,张扬熄灭了示廊灯。留给秦清一个棱角分明的侧面,微笑道:“县长大人,咱们吃什么?”
赵静喜孜孜的接了过去,当场就穿在脚上,笑道:“哥,想不到啊你这眼光还真不错!”
铁蛋老老实实道:“剩下的是利息!”
秦清从他的口气中就听出这厮在装腔作势,话说,她是用手机打的,张扬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秦清的语气中顿时带有了几分怒气:“少跟我装,你在哪儿?今天去我家里干什么?”
张扬笑道:“心里是不是特恨我?我这人就是不喜欢别人记恨我,看来你他妈是真想进局子过年了!”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这一带属于杜宇峰的管辖范围,想对付这帮混混儿根本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不过他只是假意拨号,故意吓吓这帮不开眼的小混混罢了。
张扬本想说不要麻烦了,可看到徐立华欣喜万分的样子,也就不忍心拒绝,点了点头道:“好吧,妈,你等会儿去,我给你买了件皮衣,你试试看。”徐立华笑道:“你能有这份心,妈就高兴了,晚上再说,我先去买菜,省得人家走了!”
铁蛋听出来了,人家这是要找事儿。想起小张主任的能耐,他也没敢立马翻脸,还是陪着笑道:“要不这么着,我留二百块给他当医药费,两千八,够意思吧?”
张扬笑道:“妈,您别误会。我工作和感情分的很开,我们俩之间没什么,年前我工作忙不一定有时间过来了,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嗳!妈,你回去吧!”
赵立武把钱捡了起来,递给张扬,张扬看着满脸是血的赵立军,忍不住叹了口气:“二哥,你带他去医院清理清理。”
张扬抽出两张老头票扔在地上:“给你二百当医药费!”
张扬对赵铁生的反感主要是因为他对徐立华和自己的不公,可现在他的位置变了,心态也就变了,他犯不着跟着众人小人物一般见识,更何况他明白母亲是不可能抛开这个家庭的,所以想让母亲幸福,自己也要做出某种程度的让步和改变。现在看来,这和_图_书种让步起到的效果很好。
赵立武喜出望外道:“三弟,成了我请你喝酒!”
张扬之所以改变对赵铁生的态度,主要还是为了母亲徐丽华着想,还有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产生了变化。
徐立华劝道:“老赵,你别喝了,已经喝多了!”
“不能!你先吃点东西,这鸡汤不错,我给你先盛一碗!”张扬盛了一碗乌鸡汤,很体贴的送到秦清面前。
张扬闪了一下灯光,把车慢慢靠了过去,落下车窗,向秦清挥了挥手。然后推开了副驾驶旁的车门。
“春阳驻京办,干个小主任。瞎混呗!”
赵立军满脸羞愧道:“一千二!”
“你看看你,只顾着工作,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到这会了还没吃晚饭,你自己不懂得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
张扬想了想,开车带秦清去城西的戆大胆麻辣烫,那里每天营业时间都很晚,而且有情侣包间,也相对僻静一些。张扬点了一个乌鸡锅底,和一些涮菜。
赵静脸儿一红,低声道:“什么怎么样啊?普通同学呗!”
张扬却把手给缩了回去:“我说,我大哥是不是给你白打了?”
张扬和赵立武赶到的时候,看到十五六个人围着躺在地上的赵立军正在打着。赵立武看到铁蛋当时就吓得脸色惨白,这伙人的凶狠他是知道,他根本不敢招惹,低声道:“三儿,我去报警!”
赵立武接过中华烟,心头的那点不满顿时瓦解,人家随随便便就扔了一条中华烟给自己,证明人家的确是个时不同往日,他在县里也听说过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如何威风如何得势,不过那都是听说,现在才是亲眼见到了。赵立武满脸笑容的坐了下去:“你看你平时忙着工作很少回家,回来还给我买东西,我这个当哥的都不好意思了。”
张扬笑了起来,他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凭他和牛文强的关系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张扬知道他害怕,心中暗道:“报个屁警!等警察来到只怕赵立军也被打残了!”他大声道:“都他妈给我住手!”
那帮混混儿多少听过这张大官人的神威,知道人家真有那个能耐,眼看就要过年了,谁也不想真的被弄到局子里,张扬的威风是在妇幼保健院打二子那时候创下的,二子和长毛都是春阳道上的风云人物,这两人现在听到张扬的名字都的绕着走,这帮小混混谁敢自不量力。今晚算铁蛋倒霉,他如果看到张扬主动闪人,这事儿说不定就了了。可他知道赵立军是张扬的大哥后,还接着讨债,这根本是自不量力。
赵静在他肩膀上打了一记:“哥,不许你胡说八道。对了,今年过节你打算带你哪位女朋友回家啊?”小妮子也不是好惹得,马上针锋相对的和张扬干了起来。兄妹俩这边斗嘴斗得正热闹呢,赵立军和赵立武哥俩也会来了,在院子里就囔囔了起来:“爸,今天晚上很丰盛啊,这么多菜,家里来人了?”
赵静白了他一眼道:“切,小哥还在乎你那顿酒,多少人排队请他,他都不去呢。以后你对妈好点就行了。”
县委招待所距离县委县政府大院很近,不到五分钟张扬就已经开车来到了大院门外,他没有开车进去,害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外面等了十分钟左右,这才看到秦清身穿灰色束腰羊绒大衣从大门走了出来。
铁蛋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千五,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只要三千!”
赵铁生含泪点了点头,他把那杯酒喝了,杯子刚刚放下就被赵静给抢了过去。徐立华道:“三儿,其实你……你赵叔没啥坏心眼,你小时候半夜发烧,和*图*书差点没命,天寒地冻的,外面着大雪,是他背着你深一脚浅一脚的前往医院,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那晚他摔断了两根肋骨。一直忍着没说……”徐立华说着说着,抹起了眼泪。
铁蛋恶狠狠的看着他。
张扬望着母亲,又看了看赵铁生,也许普通的老百姓就是如此,他们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不喜欢隐藏自己的爱憎,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把别人的孩子很亲生骨肉同等对待,赵铁生并不是坏人,他只是无法做到那种境界。想到这里,张扬释然了,学会谅解,不仅仅是对别人的宽容,也是对自己的宽容。
车刚刚开到县委招待所,他的手机就响了,看了看号码居然是秦清。
“嗳!”赵铁生激动得走了过去。如果是过去张扬这么指使他,他少不得要一个耳刮子过去,可现在因为张扬身份地位的变化,赵铁生已经很自然的他摆在一个高位,他在仰视张扬,张扬让他做事,他非但没有感觉倒是侮辱,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荣光,他觉得张扬实在以德报怨。既然给了他这样赎罪的机会,他就要好好的把握住。
张大官人轻轻巧巧闪了过去,笑眯眯道:“我发现你对我越来越好了。”
赵立军听到张扬来了,脸色马上就转冷,上次他在农机厂门口被张扬揍了一顿,什么脸面都丢光了,他一直都记恨着这件事儿呢,依照他本来的意思,说什么都要狠狠教训张扬一顿,把这个面子给找回来,可让他向张扬低头,那却是做不到。他冷哼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他虽然没多少本事,可骨气还是有一点的。
秦清和张扬相对而坐,望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心中那点怒气又不知从何发起,她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开口道:“你今天去我家干吗?”
张扬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妈,过去我不懂事,老惹你生气,以后我一定做个孝顺儿子。”
徐立华不知道儿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小声道:“我看秦清对你不错,人长得又漂亮,还是县长,就是不知道咱们能不能高攀得上人家。”
赵立武笑道:“爸,我大哥那脾气你还不知道,随他去吧!”他走进房内,笑着跟张扬打了个招呼:“三弟,回来了!”
张扬笑道:“自己兄弟何必说客气话。”他跟赵立武没什么共同语言,敷衍的问道:“二哥在哪儿工作啊?”
袁文丽看到张扬出手如此大方,心中更是羡慕不已,一双眼睛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形,假意客气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张扬的礼物。
铁蛋压根不知道赵立军和张扬有这层关系,他摸着后脑勺笑了笑道:“我真不知道,张哥,你看他也没说过,我打他是因为他欠债不还。现在过年了,我家里也揭不开锅,总不能让爹妈饿着!”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从秦清愠怒的语气他已经听出十有八九是她弟弟秦白告了自己的黑状,看来这个未来小舅子对自己的反感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他笑道:“电话里不方便说,要不你出来,我们一起吃点东西。”
这时候徐立华和赵铁生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招呼他们去端菜吃饭。
“我看你这脸皮修炼的快赶上长城拐角那般厚了!”秦清挖苦道。
张扬怒视铁蛋道:“你他妈不是说三千五吗?”
“让你拿你就拿着,别婆婆妈妈的!”张扬把钱硬塞到他手中。
张扬微笑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赵叔,只要你对我妈好,比什么都重要!”
秦清沉默了下去,电话中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呼吸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道:“我在办公室!”
那群人都是一愣,铁蛋抬起头,看到是张扬,内心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想不到张扬会出现和-图-书在这里。铁蛋跟长毛混,过去和张扬曾经发生过摩擦,带人追砍张扬的时候,曾经被张扬狠狠教训了一顿,当初张扬一人面对他们一群人的情景他仍然记忆犹新,为了那件事情被长毛揍了一顿,现在见到张扬不由得有点发憷。
徐立华赤道:“你这丫头,不要胡说八道!”她看了看张扬道:“我再去买两个菜,今晚咱们家好好团聚团聚。”
铁蛋想不到他会这么痛快,走过去伸手去接。
赵立武叹了口气道:“夏天让单位给裁了下来,眼前在金凯越当保安呢?”他知道张扬跟金凯越的牛文强是铁哥们,低声道:“我听说你跟牛总很熟,能不能帮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提个小组长啥的?”
袁文丽咯咯笑着:“张扬啊张扬,你这张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了?”他上下打量了张扬几眼:“看来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张扬,你混得不错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啊?”
铁蛋听到张扬叫了声杜所,整个人顿时软了下来,这一带的杜所只有一个那就是杜宇峰,这事情要是闹到杜宇峰那里还能落得好去,他捂着嘴巴站了起来:“张哥……算我对不住你……你别打了……”他是让张扬别打这个电话。
徐立华又道:“我看秦县长也不错……”
张扬笑道:“小丫头,你好像还不该放假啊,怎么跑回来了?”
徐立华点点头,从心底生出一种自豪感,儿子出息了,她对死去的前夫也算有了个交代,关切的叮嘱道:“三儿,工作重要,身体也重要。别只顾着工作!”
张扬想起一件事,微笑道:“你跟那个丁斌现在怎么样啊?”
张扬跟赵立武只有数面之缘,两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笑着点了点头。
赵立武起身道:“我去看看!”
徐立华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今年过节你是不是去把你苏大娘接来,别让她一个人在江城了。”
赵铁生端着酒杯主动跟张扬碰了碰:“三儿,咱爷俩喝一杯!”
秦清被他这一打岔,连自己说什么都忘了,一双美眸瞪得滚圆:“你能不能别跟我打岔?”
徐立华一直看着儿子把车开出宿舍大门,这才回家。张扬直接去了县委招待所,这厮最近对喝酒忽然失去了兴致,如果在往常,肯定要把他的那帮狐朋狗友聚在一起,好好的喝上一场,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张扬忽然想静一静,好好理一理思路,考虑一下他以后该怎样走。
张扬笑得越发开心,忽然想起今年安家要回春阳过年,不知安语晨来不来,假如她过来,自己还要把她带过来,看看这丫头能闹出什么花样。
这帮混社会的变脸都是极快。他咧开嘴笑道:“哟,这不是张哥吗?您怎么会在这儿呢?”
张扬笑着叫了一声妈,
赵静啐道:“什么不该放假?考完试就回来了,呆在学校里也没什么事可做,还不如回来呢?”
张扬呵呵笑道:“算账也得先填饱肚子,那啥,我怎么说也是远道而来,你身为地主,是不是应该给我接风洗尘?”
一句话秦清呛到了,她连续咳嗽了几声,俏脸涨得通红,越发显得娇艳动人,这厮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三句话就兜到这方面来了,秦清抓起一张纸攥成一个小球向他头上砸去。
徐立华不无嗔怪道:“二十一了,还小啊,过去那会儿孩子都有了!我本不想说你,可晓晴那丫头多好,你跟人家处着处着就莫名其妙的分了,后来又带来一个姓安的丫头,三儿,我可告诉你,那丫头,我可不喜欢!”
赵铁生道:“你弟来了,屋里坐着呢,你们去说说话!”
“我没喝多!三儿,这杯酒我一定得给你喝,你跟你娘嫁到我们赵家,我对你从没有过hetushu.com好颜色,我偏心,偏心我那两个小兔崽子,这是几年我没少打你骂你,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们娘儿俩!”赵铁生说到动情之时,双目中又羞愧的泪光闪动。
平息了这场风波,时间已经不早了。张扬回到家说了一声,告辞离开,赵铁生本想留他在家里住,可家里实在太小,张扬过去都是和赵立军哥三个挤在一间房,以张扬现在的身份肯定是住不习惯的,于是也就好意思没开这个口。徐立华把张扬送到车前,抓住张扬的手道:“三儿……你长大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眼圈红红的,双目中有两点晶莹闪动。
一家人前所未有的和睦,聊聊过去,谈谈家常,张扬也渐渐了解了自己的过去,就在他们谈得高兴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老赵,不好了,你家老大在门口被人打了!”
“没有啊!”
赵立武心头也有些不爽,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哥,这厮竟然连声二哥都不叫,不过人家现在得势,人家牛逼,老爹都心甘情愿的去给他准备饭菜,自己又何必招惹麻烦,他正想离去。
赵立武被说得满脸通红,讪讪道:“我一直拿妈当亲妈待啊!”从这句话就能听出这厮说话的水准实在太差,不过张扬也不会当真跟他计较。
张扬听说赵立军挨打,也站了起来。赵静本想跟着去,张扬制止道:“你们都留在家里,我出去看看,现在是法治社会,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和二哥过去就行了!”
张扬笑着向袁文丽走去:“袁姐啊,好阵子没见了,您还是那么漂亮!”
张扬点了点头:“好,我问问李叔的意见!”
张扬笑眯眯接通了电话:“喂!哪位啊!”
“你能耐啊,居然敢放高利贷!”铁蛋现在哪还敢再提这件事,捂住嘴巴道:“张哥,我认栽,那钱我不要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忽然无征兆的抬起脚来狠狠踹在铁蛋的小腹上。把铁蛋踹得接连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张扬出手之快,下手之狠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紧接着第二脚踢在铁蛋的下颔上,把铁蛋踢得仰头摔倒在地上,嘴里喷出一口鲜血,牙也掉了两颗。
赵静有些奇怪的看着父亲,等他走到房间内,方才低声道:“今儿是怎么了,老爷子转性了?”
赵静拽着张扬不停的说,这小妮子自从上大学之后,变得越发的伶牙俐齿了。
“多少钱?”
赵静帮着张扬把年货拿了进去。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道:“哥,你给我买啥礼物了?是不是把我忘了?”
袁文丽这才知道张扬年纪轻轻已经当上了春阳驻京办主任,想想自己混了这么久,才当上了县人民医院的科教科科长,这就是差距。
秦清知道他脸皮向来都是很厚,现在更是油盐不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我也没吃饭,可这么晚了去哪儿吃啊?”春阳县城毕竟落后。晚上除了夜市,稍大点的饭店基本上都关门了,秦清可不想抛头露面的在路边摊吃饭。
徐立华正在厨房里做饭呢,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内心不觉一怔,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张扬会和赵铁生一起进来,而且从两人的表情来看,相处的好像还不错。今儿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赵铁生今天显得格外热情,他乐呵呵道:“你们娘几个聊,我去给你泡茶!”
赵铁生也很识趣,送完茶水之后就出门帮着准备晚饭去了。
“别介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里是一千二你点好了,以后他欠你的帐,一笔勾销,你要是再敢上门找麻烦,别怪我不客气。”张扬点出一千二百块递给铁蛋。
张扬转身望去,后面来的居然是县人民医院的科教科长袁文丽,自从张扬离开和图书县人民医院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袁文丽的父母和赵铁生家是邻居,今天她是过来吃饭的。顺便给父母送点年货,刚开始见到张扬也没认出来,在一旁仔细看了看方才感确认这是张扬,她也听说过张扬最近的事情,听说徐立华家的这个儿子出息了,不过她一直都不太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到张扬周身的气派,在看到那辆皇冠车,袁文丽这才算是相信了,人家张扬是真的出息了。
这边赵静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哥!你来了!”赵静从房间里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挽住张扬的手臂,上下打量着他,笑道:“哥,你又帅了!”
赵铁生正由于是过去打招呼还是绕道走开,张扬已经看到了他,很礼貌的招呼道:“叔回来了!”
秦清拿起调羹喝了一口,乌鸡汤的确不错。
“我马上去接你!你现在下楼!”
赵铁生怒道:“马上吃饭了,你干啥去?给我回来!”
张扬点点头。
赵立军哪有钱给人家,几句话就把铁蛋一伙人惹恼了,当场就开打。铁蛋人多势众,把赵立军从饭店里打到饭店外,周围街坊邻居虽然不少,可看到是铁蛋那伙混混儿,没人敢上前拉架,好心人去赵家给报了讯。
铁蛋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犹豫。他不知是该接还是不该接。
赵立军挨打的地点就在农机厂门口的饭店,因为张扬在家,他心里郁闷,选择躲了出来,可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就在门口小饭店里要了两个小菜,弄了瓶清江大曲喝起了闷酒。往往都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赵立军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一伙人,为首的叫铁蛋,过去他们也在一起混过。没事的时候常常在一起打牌,赵立军嗜赌如命,可惜牌技又不怎么样。一来二去,欠了人家几千块,现在快过年了,铁蛋带一帮人找他收账了。
赵铁生端着泡好的茉莉花茶走了过来,这是他最好的茶叶了,平时都不舍得喝,今天张扬过来,他才舍得拿出来,人的转变很多时候都在一念之间,赵铁生见到张扬之后,过去的那些怨恨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过去的张扬是个拖油瓶,是他的眼中钉,可现在的张扬是他的贵人。他巴不得人家叫他一声爹。
张扬搬了一箱出来,赵铁生眼都直了,单单是这箱茅台至少也要几千块。心中对张扬越发的敬畏了。
张扬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还从未和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过饭,这种感觉相当的温馨,他看到母亲的脸上不时流露出会心的笑容,徐立华谈着张扬小时候的趣事,一家人发出阵阵笑声,这种感觉既遥远又亲切。
赵铁生的酒量显然不怎么样。喝了三两酒舌头就有些大了,任何多了往往会有些感触,而且这种感触一旦上来就很难控制得住。
张扬笑道:“忘了谁我也不敢把你给忘了!”他送给赵静的是一双皮鞋,还是陪顾佳彤在北京逛街的时候买的。
张扬叫道:“二哥,给你拿了条烟。看看好抽不!”他把一条中华烟扔了过去。
两人拎着年货来到家门口,赵铁生扯着嗓子就叫了一声:“立华,你看谁来了!”
张扬指了指地上满脸是血的赵立军道:“我大哥得罪你了?你们下手也忒毒了!”
张扬笑着跟他点了点头,向赵铁生道:“叔,你来得正好,我带了一些年货,一个人拿不了,你来给我搭把手!”
张扬笑了起来:“我还以为多少呢,三千啊!不多!”他从口袋中掏出皮夹,当场就拿出一沓厚厚的钞票,递给铁蛋。
张铁生没想到张扬会主动招呼他,颇有点受宠若惊。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极其僵硬的笑容:“三……三儿回来了!”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在北京是不是天天去爬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