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章 窃听器与照相机

刘明也清楚自己的照片对张扬没有多少帮助。有些惭愧道:“给我点时间,也许我可以拍到有价值的东西。”
张扬重重的点了点头:“嫣然……”
“是不是特想哭?”
楚嫣然却早已习惯了张扬的做派,微笑着走了过来,重新坐在张扬的对面,柔声道:“张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张扬笑道:“我是来旅游局报到的,我是张扬!”
张扬闭上眼睛许了个愿,然后一口气把蜡烛全都吹灭。
已经是八点十分,局长贾敬言还没有抵达他的办公室,不过办公室的门敞开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正在扫地。他是旅游局办公室干事崔杰,多数时间都是充当秘书的角色。
赵军点了点头道:“发射装置和窃听器可以装在任何你想要使用的场所,记住一定要选择隐秘的地方,不要轻易被别人发现,接收装置可以随身携带。发射和采集装置共有三套,这套设备价值不菲,你给我签个收条!”
赵军道:“他有没有见过什么人,除了旅游以外还有没有提到其它的事情……”大概怕自己说的不够详细,赵军补充道:“香港方面!”
以外旅游局还有四名副处长,名为副处长也就是科级干部,张扬所在的市场开发处,过去有一位副处长叫董吉名,不过市场开发处一直都属于副局长胡光海的代管范畴内,董吉名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打杂的,好在这个人与世无争,是个书呆子,平时喝喝茶看看报倒也没啥意见。
张扬笑道:“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要站在外面啊?”
张扬看着楚嫣然还是没想起今儿到底是什么重要的日子,烛光晚餐,玫瑰花,我靠,电影上经常见到这样的桥段,那啥……小妮子该不是专程跑到北京来向自己逼婚吧,张大官人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念头。
张扬熟悉环境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她的卧室,寻找合适安防窃听器的地点。找了一圈还是床下最为合适,张大官人取出窃听器正准备安装的时候,忽然听到房门响了,张扬心中一惊,暗叫倒霉,着林钰文早不在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张扬也没有其它可以藏身的地方,时间紧迫只能超床下钻了进去。
赵军道:“你别急着走,还没说清楚你调到哪里去了?”
两名法国侍者推着一个小推车,上面放着一只三层生日蛋糕,二十一支烛火点缀在蛋糕上跃动,零点的钟声准时敲响。楚嫣然天籁般的歌声轻轻唱起了生日祝福歌,张扬这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是他身份证上的生日!楚嫣然不远千里从静安飞到北京就是为了对他说生日快乐,一种难言的感触从张扬的心底深处油然而生,堵住了他的喉头。
虽然和赵军这人接触不多,张扬也看出这厮是个缺乏幽默感的主儿,跟他谈话相当无趣,相比而言反倒开始怀念起笑容满面的邢朝晖,虽然知道老邢那是笑里藏刀笑里藏奸,可怎么看都比这个赵军顺眼的多。
张扬好奇道:“怎么突然想起来北京?”
外面的那男子开始脱衣服,张扬从下面看到他长满黑毛的小腿,然后看到衣服一件件扔在了地上,室内暖气很足,那男子脱光了也不会感觉到太冷,可张大官人却苦了,他穿的很厚,原本想进来装了窃听器就走,没想到陷入无法脱身的地步,不一会已经热的满身大汗。
副局长胡光海负责行业管理处,主要工作室负责旅游涉外星级饭店、旅行社、旅游车船公司、定点单位行业管理、负责旅游商品生产、销售单位的定点于管理工作,负责监督检查旅行社旅游保险的是适合质量保证金使用,负责监督检查旅游市场的秩序和安全管理,他管理的范围在旅游局应当是最有油水http://m.hetushu.com的地方,不过江城的旅游现状实在太差,所有旅游相关产业都处在惨淡经营的状况中,连带着行业管理处也没有什么作为。
张扬内心一惊,我靠!本以为自己走错门了,原来没错,这女人果然是王学海的情妇林钰文,男的却不是王学海,张扬差点没笑出声来,王学海这厮阴险狡诈,他情妇在外面给他偷戴绿帽子,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张扬摸了摸随身地理光傻瓜相机,他不懂什么摄像技术,也就是傻瓜相机用得顺手。
在那女人的尖叫声种,男子扑了上去,床垫开始发出有节奏吱吱嘎嘎的声响,那女人很快就凄艳哀婉的叫了起来,叫的声音很大,很撩人,搞得张大官人血脉喷张,体温急剧上升,麻痹的,这不是折磨人吗?
赵军强压住怒火道:“我们又不是逼你做坏事,你不要说得这么委屈好不好?”
那男人还想追,林钰文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颤声道:“别追了!他让人干的!”
林钰文显然很善于讨好男人,娇滴滴道:“人家快被你搞死了……”
赵军买了猪蹄猪尾巴几样卤菜,和张扬在相邻的烧烤摊坐下,叫了半斤肉串,一瓶红星二锅头,给张扬倒了一杯,自己一杯。
张大官人趁着两人缠绵的时候,从床下爬了出来,爬出去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他这个头疼啊,靠啊,自己也太大意了,居然忘了关手机,这厮横下一条心,反正行藏已经败露,总不能空手离开,咱手里不是有照相机吗?这厮想到这里,悄悄掏出照相机,站起身对准床上,两个站的火热的男女噼里啪啦一阵狂拍。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保安监控再严,能难得住他吗?
楚嫣然嗔道:“怎么这么晚才接我电话,我都快冻僵了!”
张扬的到来让市场开发处突然在旅游局内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大家才开始考虑着市场开发处的职能,按照市政府颁发的旅游局各科室职能配置来说,市场开发处应当负责研究拟订旅游市场开发战略,并组织实施,负责旅游信息化工作,负责与国内外旅游组织,旅游促销机构的合作与交流工作,负责旅游行业声像,图文等宣传品的编辑出版工作,听起来很吓唬人,其实工作很虚,在过去根本没人注意这个市场开发处,连旅游局的几位局长都把它的职能跟规划管理处重叠了。
“她弹的什么?”
“喔!水边的那啥?”
那男子呵呵笑了起来:“我厉害吧?”
楚嫣然红着脸啐道:“就知你没什么好话,快许愿吹蜡烛!”
张扬只差没笑出声来了,这女人绝对是个骗子。
“不用洗,我就喜欢你身上的味儿!”
于小冬之前跟张扬分析的不错,江城根本就不是一个旅游城市,所以江城旅游局是个清水衙门,旅游局位于江城市市中心劳动路上,和江城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仅仅隔着两条街道。
张扬惊喜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窃听器?”
赵军跟邢朝晖终日笑眯眯的老好人形象不同,他不苟言笑,为人很是认真,开头就直奔主题:“这次回去有没有见到安德恒?”
“江城市旅游局市场开发处!”
张扬离开后不久,就接到了赵军的电话。国安的这帮人消息真是灵通,他刚刚来到驻京办,人家就受到了消息。对这个新上司张扬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不过想想自己还拿着国安的一份工资,这工作调动的事情还是应当向人家当面交代一下。
赵军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对了,你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安德恒还没有离开,你应该继续盯着他才对!”
张扬还是点了点头。
走入法国餐厅的大门,两位迎宾小姐很恭敬的微http://m.hetushu•com笑道:“张先生!”
两人在黑暗中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那男子冷冷道:“这件事,你不知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既然加入了组织,就应该有主人翁精神,哪有什么兼职,哪有什么人情?”
楚嫣然站在一间名为路易莎的法国餐厅门口。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寒风萧瑟之中显得楚楚可怜,红色的皮靴不停在地上跺着,这样的动作可以让她的双脚暖和一些。
房门被关死了,然后听到一个娇柔的女声道:“别急嘛……等我开灯!”可马上又响起么么的亲吻声,那女人娇滴滴责骂着。
张扬心情轻松的离开了龙域小区,今晚可谓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虽然没有安装成功窃听装置,虽然没有拍到王学海和林钰文的艳照。可使却拍到了林钰文偷情的场面。他现在还想不起这些照片有什么用。不过单单是最后那句话,就够林钰文和她的奸夫头疼不已了。
时间是上午八点,这时候可以看到有人陆续骑着自行车从大门进来,旅游局过去只有一辆桑塔纳,所以很多人对这辆新出现的丰田车都有些兴趣,看车的同时顺便打量了一下从车内下来的张扬,张扬先去了局长办公室,旅游局有一位局长,三位副局长,现任局长兼书记贾敬言五十三岁,过去曾经是江城工商局局长,后来因为经济上犯了一些小错误,被平调到了旅游局这个清水衙门,表面上级别还是正处,可实际上的权利却差了无数倍,贾敬言这种干部属于政治上有污点的,虽然没有什么大毛病,可想重新获得重用和提升已经没有可能,所以他为官的准则就是得过且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林钰文仍然没有回来,这两天因为刚刚下过雪的缘故,气温很低,小区内看不到人走动,多数居民都已经进入梦乡。张扬来到林钰文所在的7号楼,确信周围没人,沿着排水管道无声无息的爬了上去。林钰文住在九楼,普通人根本没办法爬上去,所以没有装防盗窗。让张扬欣喜的是,她阳台的窗户并没有插上,还留着一条缝隙。张扬拉开窗户潜入进去,用手电筒照了照房内,发现室内装修极其奢华。看来林钰文生活的不错,这房间有一百多平方,四室四厅。
张大官人简直是天雷轰顶,麻痹的,老子一直给你计时呢,总共不到三分钟。加起来捣鼓了不到一百下,你他妈也敢说厉害,我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一群餐厅服务人员都把目光投向张扬,这厮的表现也太没有绅士风度了。张大官人压根就不懂得什么叫含蓄,他表达的方式很直接,根本无需顾忌别人的感受。
崔杰摇了摇头:“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吗?”
“有没有什么发现?”昭君满怀期待的问。
“没有,这几天始终听他们聊家乡来着,压根没提香港的事。”
张扬冷笑道:“照你这么说,我是一失足顿成千古恨,感情我连上岸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钰文激动到了极点:“滚!你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那女能人哼哼了两声,却听到男子道:“钰文,我和那个姓王的哪个厉害?”
“你在哪儿?”
张扬很失望,他原本指望刘明能够拍到一些火爆的照片,利用这些照片他就可以给王学海反戈一击,可现在看来,这些照片的价值不大。对王学海这种商人,这种尺度普通的照片伤害几乎等于零。
“北京!”
“是不是特感动?”
“那你怎么不哭?”
张扬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一仰脖把那小三两酒一气给干了,抓起一个猪蹄,啃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方才道:“见到了,和-图-书还跟他一起过的大年夜!”
女人发出一声妩媚的尖叫被男子抱起身来扔到了床上,张扬明显感到头顶的床垫颤动了一下,心中暗叫晦气,这对狗男女十有八九要在他头顶做些苟且之事。
楚嫣然笑了起来,餐厅内的温度要在二十度左右,并不冷,她起身向正中的三角钢琴走去,在钢琴前坐下,舒展双臂,一曲悦耳的乐曲随着她手指在琴键上的触动流淌而出。
赵军点了点头,张扬的要求的确不算过分,他结账之后,和张扬来到他的吉普车内。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靠,这男人竟然不是王学海,他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自己找错房间了?这里根本不是林钰文的住处?真是糗大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只怕要在国安沦为笑柄了。
张扬在音乐方面显然没有太多的天分,不过他感到楚嫣然弹琴的样子很美,钢琴声很好听,向身边的侍者招了招手道:“我说哥儿们!”
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低声向赵军道:“我说赵处,你整天让我跟踪安德恒,可我拿啥去盯啊?就凭我的这双眼睛?你们这么多的高科技设备是不是也提供给我点儿,这样我工作起来也能容易一些。”
赵军点了点头,气似乎顺了许多,安德恒以后的重点投资方向在清台山,张扬回江城显然是最理想的结果,而且他所取得单位刚好和安德恒的投资有着密切的联系,以后盯安德恒的机会更多,赵军是个工作十分认真的人,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联系到工作,想到这一层他的心情就好了许多。脸上虽然还没有笑容,可至少表情缓和了许多,低声道:“张扬,我想我们之间缺乏沟通,以后我会尽量多注意自己的态度,你做事最好也认真点。”
张扬知道她冻得说不出话来,展开臂膀揽住她的纤腰,贴近她的娇躯给她些许的温暖。
楚嫣然起身走过来主动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记:“愿你永远快乐!”
餐厅内并没有其它客人,只有靠窗的餐台上摆放着蜡烛和花卉,张扬虽然也经历过不少的酒场,可西餐却是很少吃,不禁呵呵笑道:“丫头,咱不习惯整这洋玩意儿,那啥……你还是带我去吃打卤面吧!”
一声张处长把张扬叫得晕乎乎的,这处长听起来比主任,比科长爽多了,虽说他实质上是个科级干部,可听起来就是不一样,张大官人暗暗自责,我他妈真是太虚荣了!
那男子怒道:“妈的,这混账太卑鄙了!”
张扬越发的诧异了,看来楚嫣然事先已经来过了。
赵军约他去吃卤煮,张扬发现自己在国安局的上司一个比一抠,过去邢朝晖至少还知道照顾照顾自己的生意,开业多少还送了快高仿劳力士手表,这赵军干脆就请自己吃地摊了。人和人相比,这差距马上就看出来了。
楚嫣然笑着只是不说话。
楚嫣然柔声道:“我之所以现在过来,就是想做第一个对你说生日快乐的人!……生日快乐!”
张扬还是头一次和这位新上司单独想见,虽然对他的小气有些腹诽,表面上还是客气的:“赵处,今儿找我有啥事?”
“签就签。谁怕谁啊!”张扬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悉心向赵军讨教了这套监听器材的用法。
林钰文啐道:“你有毛病啊,什么事都要跟他比,我跟你说多少遍了,我跟他根本没有什么,他身体有毛病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张扬想要起身告辞。
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早就推门下去痛殴他一顿,可现在张扬在官场中混得久了,多少学会了一些隐忍,更何况今天是他前来报到的第一天,他不想动辄出手,给旅游局的同事留下恶劣的印象。
张扬根本没想到会这么巧,刘明拍这么多天都没http://m.hetushu.com有拍到,自己刚过来装窃听器就赶上了,这就是运气。不知道那男的是王学海吗?他从床下望去,外面很黑,脚步声应该是朝卧室过来的,啪!的一声卧室的顶灯被打开了,张扬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却见一男一女纠缠着靠近了这边,因为角度的缘故他看不清全貌,只能看到他们的小腿部分。
楚嫣然轻轻咬了咬下唇笑着还是不说话。
张扬很迷惘的摇了摇头,灯光忽然熄灭,他不觉愣了一下:“我靠,停电了!”
崔杰听到张扬的名字目光明显亮了一下,然后他慌忙走了过来:“哦!您就是新来的张处长!没想到您这么年轻!”
赵军很认真道:“这些器材都是有账目的,如果你用来完成任务当然没有问题。如果你想从事非法用途,我会追究你的责任!当然,如果你故意损坏的话,也要照价赔偿!”
那女人娇滴滴道:“瞧你急的,人家还没洗澡呢,一身的酒气!”
法国侍者凑了过来。
张扬好不容易才把车开到了旅游局的门口,旅游局的大门两旁居然也摆起了服装摊,一个胖胖的摊主冷冷看着张扬的汽车,张扬连续摁了两下喇叭,这厮方才慢吞吞向一旁让开,嘴里还不停骂着:“麻痹的,不就是有车吗,得瑟什么?”
好在那男人折腾了没两下就偃旗息鼓了,张扬抹去头上的汗水,真是倒霉催的。恐怕国安有史以来最倒霉的谍报人员就算自己了,他乞求两人尽快离开,或者尽快进入梦乡,张扬自己就能够趁机逃走。
张扬又点了点头。
“阿德里娜!”
副局长蒋庆善负责规划管理处,主要负责研究拟订旅游业发展规划,负责旅游资源的普查工作,参与旅游资源的开发旅游设施等方面的规划立项报批并参与项目管理工作,负责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划分和评定审核以及申报工作。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急!那啥……你把林钰文的住址给我!”
劳动路是一条老街,道路两侧挤满了卖服装的小商小贩,交通情况十分混乱。返回江城后,张扬先从牛文强的手里借了一辆丰田佳美,作为临时代步工具,毕竟一个科级干部还远远没到配车的级别。
当张扬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楚嫣然露出一抹动人的笑容,她快步走了过来,张扬迎了过去,展开臂膀将她拥入怀中,充满爱怜的责怪道:“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
“死相!”林钰文又媚笑着上床。
刘明把地址写了下来,不忘提醒张扬道:“她住在龙域小区,保安监控很严,每次出入都要登记,摄像头很多,而且林钰文的房间都是单向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什么?”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都快十一点多了,她怎么突然出现在北京?问明了楚嫣然所在的地方。张扬拦了辆车匆匆赶了过去。
刘明道:“这个人警觉性很高,而且他和林钰文见面的次数并不多,照我观察,王学海近期甚至都没去林钰文的住处去过。”
听到楚嫣然的声音,张扬露出会心的微笑:“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
一名提琴手轻轻拉响了琴弦,悠扬婉转的琴声响彻在餐厅之中,这个夜晚如此温馨如此浪漫……二十一岁的正科级干部在江城并不多见,张扬还没有前往旅游局报到,关于他的各种版本的传说就已经传遍了这个小小的院落,其中最有板有眼的一个说法是,张扬有个做常务副市长的干爹。
他把丰田车停在一辆蓝色桑塔纳的旁边,这辆半新不旧的桑塔纳是旅游局唯一的配车。
楚嫣然抬起她的手腕看了看表,然后牵起张扬的大手,向餐厅大门去。
“我觉着哭不能代表我的感动,我还是以身相许吧!”
http://m•hetushu•com林钰文和那名男子正忙活着呢,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丛床底钻出来,刚才的手机铃响还以为是自己的,根本没有在意,知道闪光灯接连闪烁。两人都吓傻了,这他吗的啥事啊?张扬连拍了十多张,那男子方才醒悟过来,怒吼一声赤身裸体冲上来去抢照相机。
和赵军分手之后,他直接前往了龙域小区,他没有从大门进,溜到一处摄像头的盲区,用丝袜套头翻墙而入,这厮用丝袜已经用得极其顺手,感觉丝袜是最适合潜入的工具。
张扬听的很投入,直到楚嫣然一曲弹完。他才很用力的鼓起掌大声叫起好来。
赵军从后座拿出一个黑色的密码箱,打开后里面是一套可视可听无限装置,带有24千兆赫发射器暗藏式录音机和天线,微小的窃听器可以安装在对方任何难以发现的地方。可录制有效范围内所有对象清晰的声音。
张扬听他这么说,颇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有没有搞错,我是一个国家干部,我首先要干好本职工作,你们交代给我的任务,我是兼职,说穿了是帮你们是人情,不帮你们是本分!”
看到张扬走进来,他又放下手中的扫帚。抬起头看了看:“找贾局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很正常啊,吃饭喝酒打麻将,闲暇的时候跟江城市市长谈谈清台山的投资计划,对了,看来这次老安家是要动真格的了,年后会有资金到位,全面启动清台山的旅游开发。”
张扬点了点头道:“贾局长在吗?”
林钰文马上明白他在说什么,尖声叫道:“你什么意思?你?你怀疑我跟他合伙设圈套害你?”那男子只是冷笑。
临近午夜出租车很少,张扬站在路边等候的时候,才想起刚才的那个电话,掏出手机认出是楚嫣然的号码,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这臭丫头,险些坏了自己的大事,他回拨了过去。
楚嫣然推着他来到餐台前,那名法国侍者很礼貌的为他们移开椅子坐下。
从劳动路的四口,到旅游局不过二三百米的距离,张扬足足开了十多分钟,这帮小商小贩占道经营极其严重,还有两个卖牛仔裤的干脆把小摊摆到了马路当中。
相比较而言,手下的三位副局长倒是各有特色,第一副局长高兴贵主管人事教育,主要负责旅游局人事工资管理,负责旅游从业人员培训以及旅游从业人员资格和等级考试工作,负责导游人员的管理工作,这厮也是有名的老色鬼,其人生的座右铭是有错杀没放过,据说跟他有亲密关系的导游至少有二十人以上。
张扬笑道:“你是说我的态度有问题,我这人就这样每个正经的时候,那啥,我自己都纳闷,不知老邢看中了我哪一点。”赵军道:“刑处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我相信他!”
那男人道:“钰文,我又想了……”
那女人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主人林钰文,男的一直没有出声,却不知究竟是不是王学海。
“水边的阿德里娜!”法国侍者的中文很棒。
楚嫣然在侍者的帮助下脱下了羽绒服,里面穿着一袭红色长裙,娇艳的红色黑色长发雪白肌肤相互辉映,映衬出一种本不属于凡间的美,张扬呆呆看着楚嫣然,丫头行啊,学会色诱了!他咽了口唾沫道:“那啥……天冷,咱还是多穿点!”
来那个人哼哼的说了半天,张扬在床下却是度日如年,这厮实在忍不住了,正准备爬出去的时候,却见一双光洁的小腿耷拉到床下,穿上拖鞋走到门前,把卧室的顶灯给关了。
张大官人何等身手,岂能让他得逞,抬脚就把这光屁股男人踹到床上,大摇大摆的拉开房门走了出去,临了还丢下一句话:“王总让我问候你们!”这次张扬选择从正门走了出去。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靠,不至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