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2章 怒火

“月底才会进行最终竞标,现在我也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
王学海道:“这件事我反倒怀疑就是梁成龙干的,他想瓦解我和顾佳彤的联盟!”
丁兆伟揉着险些被张扬折断的手指,心有余悸的看着他,这小子的出手实在太快了,他看了看张扬身边的顾养养,充满迷惑道:“养养到底怎么回事?他是谁?”
张扬点点头,靳梅指了指外面,示意他们到外面说话。
顾佳彤一脸的不相信,张扬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他从来都是率性而为,别说给他提个副处,就算给他个市长干干,他一样心安理得。
张扬笑道:“我不贪心,刚升了正科,总不能马上再给我提个小处,如果真的那样,整个江城的干部队伍都要看我眼红了。”虽然这厮心里很想更进一步,可他也明白短时间内得到再次提升是不现实的事情。
王学海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意料之中,不过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方文南的底子!”
顾佳彤看到他心急火燎的样子,马上意识到有了麻烦,慌忙追上前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张扬怒吼道:“丁斌,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张扬轻抚着她的秀发,微笑道:“驻京办那边我已经交接完工作了,以后我的工作重心就转移到江城旅游局。”
散会之后,王学海驱车来到米丽兰大酒店的庞度VIP会所,名为玉源的房间内,有位贵宾已经先于他到达了这里。
丁斌羞愧的垂下头去。
张扬被仇恨蒙亡了双眼,他现在一心想要为妹妹讨还公道,什么地位,什么规则早已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不得亲人受到半点委屈,伤害他的亲人,就是挑战他的承受底线。
安德恒笑道:“在大陆做事情远比香港要复杂得多,方方面面的关系都要照顾到,做生意比拼的不是实力,而是背景!”
安德恒喝了一口茶道:“主要我能保证的就是资金,这些方方面面盘根错节的关系我想起来就头疼,还是你来处理吧!”
顾佳彤稳定了一下情绪,她一边在后面追赶张扬,一边给表哥张德放打了个电话,毕竟张德放在警界工作,也许他有办法阻止张扬,挂上电话她又和方文南联系了一下,方火南听到这件事也极其震惊,他马上就表示,会利用一切的关系寻找张扬的下落。
王学海意味深长道:“方总当真这么看得开?”
安德恒道:“你没有查清他的背景?”
张扬笑道:“对付他还不容易,你让方文南把王学海过去的商业资料整理一下,全都送到主管单位,看看这种有过炒卖地皮劣迹的人有没有资格参与竞标。”他的方法直接而简单。
顾佳彤六神无主的回到自己的汽车上,她不知道张扬会往哪里去,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忽然想起张扬的那句话……我知道是谁干的!张扬,定认为赵静现在的一切都是那个叫丁斌的男孩做的,张扬不知道丁斌的身份,唯一可能去找他的地方就是学校,顾佳彤提醒自己要冷静,她打着了火,开车向东江师范大学驶去。
顾佳彤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有他参与其中,至少可以牵涉梁成龙的一部分精力。”她把手机放在玻璃茶几上:“这些人全都是人精,用不了太久就会查到我和方文南联手。”
靳梅看到张扬嗜血的眼神,吓得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张扬怒视顾佳彤大吼道:“里面躺着的是我妹妹!如果我昨天不让她出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是我的疏忽才让她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我要给她一个公道!”他摔开顾佳彤的臂膀,大步向医院的大门外冲去。
张扬内心一怔:“和-图-书是我!”
赵静仍然陷于昏迷之中,张扬探了探她的脉门,发觉赵静的脉息仍然平稳,内心稍稍安定,他的内心充满了悲伤和愤怒,是什么人这么残忍,竟然把一个女孩子折磨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对了,我这次来江城给你爸带了些地方特产!”
“不知道,我爸在家里种少谈公事,反正这次江城震动很大,照我看,处级以上的干部会下来一大批,对你来说,也许是一个好机会。”
王学海淡然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梁总的丰裕集团已经风云化龙,我这次其实是想虎口夺食,难度大得很,大得很呐!”
梁成龙笑道:“不是猛龙不过将,王总前来东江,这是要抢我们地方企业的饭碗啊!”
王学海道:“我和方文南合作过,这个人很不简单,做事冷静,大局观很强,据我所知他和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的关系很好。不过洪伟基应该不会为了他出面和梁天正做正面交锋吧,再说了纺织百货公司的地块位于东江,梁天正不会给他面子。”王学海才不会相信方文南只抱着参观学习的目的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方文南是个优秀的商人,他一定看到了这块地未来的发展前景,所以才介入其中。
丁兆伟左腿倏然向前跨出一步,右手去卡张扬的脖子,却被张扬一把抓住他右手的手指,一个拧转,痛得丁兆伟蹲下身去,张扬挥起拳头想要朝丁兆伟的面门砸落。
张扬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妹妹,感觉到双腿无力,虚弱到几乎无法迈动步子,病房内赵静宿舍的孔丽和葛嫣缓在陪着她,还有一位是东江师范大学的一年级辅导员靳梅。
丁兆伟看到弟弟的样子,已经猜到这小子一定干了违心的事情,难怪人家会气势汹汹的杀到家门口。
许常德主动找到了省委书记顾允知,他首先诚恳的检讨了自己在张五楼矿难事件上的知情不报,然后又对自己在江城任职期间对黎国正这么重大的贪污违纪案件毫无察觉表示惭愧,他在试图最大程度的挽回这件事对他的影响,与其等别人指责到自己的鼻子上,不如自己先做自我检讨,这样也可以先行堵住别人的嘴巴。
顾养养拉住张扬,生怕他继续冲进去小声道:“丁大哥,你看看丁斌在不在,让他把事情说清楚!”丁兆伟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听说自己的弟弟害了人家的妹子,刚才对张扬的愤怒也打消了了许多,他点了点头道:“他在里面,我找他出来!”
来到走廊上,靳梅叹了一口气:“我们校方也是刚接到通知,刚才警方来过,殴打应该是发生在昨晚三点左右,在零度酒吧附近,我们不知道赵静跟谁在一起,不过……”她有些犹豫的停顿了一下,这才道:“根据医生的检查,赵静应该没有遭到性侵犯……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王学海走入房间,在一名红裙美女的帮助下脱下风衣,笑着走了过去:“安先生,别来无恙!”
安德恒道:“张扬这个人很不简单!”
张扬对发生在身边的事情还是十分关心的,他低声道:“这件事有没有什么最新的进展?省里打算如何处理?”
王学海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突然发生的泼血水事件,从那件事之后,顾佳彤对我产生了很重的戒心!”
顾佳彤隐约听到电话声,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好端端的放在茶几上,转身向别墅内看了看。张扬摸了摸身上,这才想起手机一直扔在床上没带出来,他起身去别墅内拿起了电话,刚刚打开电话就听到里面传来焦急的声音。”你是赵静的哥哥吗?”
张扬道:“我现在刚到和-图-书旅游局,还没有熟悉情况,不过听他们说,以后江城的改革重点,是建设全国一流的旅游城市,旅游局也会成为重点职能部门。”他现在刚刚到旅游局工作,其实对自己将来要做什么,能做什么还糊涂得很,没有梳理出一个完整的头绪。
张扬一脚踹开了丁斌宿舍的大门,丁斌并不在里面,他的三名室友正坐在那儿吃饭,有些诧异的望着门外的这个不速之客。
顾允知淡然道:“问题暴露出来,总比永远掩盖着好,我们既然可以发现问题,就有能力解决问题,常德同志,江城的事情不仅仅存在于江城,也不仅仅存在于个别干部的身上,这件事给我们广大的党员,给我们的干部队伍敲响了警钟,我们要通过这件事认清我们干部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要意识到解决问题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许常德明显感觉到顾允知的这番话很空,空泛到毫无实质性的内容,其中听不出他对自己的任何指责,仿佛他并没有追究自己领导责任的意思,可许常德对顾允知的性情又有着相当的了解,他敢断定,顾亮五知绝不会放过这个对付自己的机会,这位平海大佬轻易不出手,出手则一击必中。
顾佳彤眼里噙着泪水,她知道现在无人可以阻止张扬,赵静的惨状已经触怒了这头雄狮,他要报复,他要不计任何代价的报复。
方文南笑道:“我们盛世集团这次之所以参与进来,更主要是抱着参观学习的目的,适应一下现代社会的竞争模式,成功固然可喜,失败也没什么遗憾的。”
“赵静进医院了,快快把车钥匙给我!”顾佳彤这才意识到事情一定十分严重,慌忙取了车钥匙,她担心张扬忙中出错,亲自开车把张扬送往省人民医院,途中她又给方文南打了个电话,把下午约定见面的事情推掉了。
“你马上来省人民医院,你妹妹出事了,正在抢救!”张扬整个人懵在那里,走出别墅就向车库冲去。
丁斌终于鼓足勇气道:“昨晚我和赵静……看灯之后……我们就去了零度酒吧玩,我们离开酒吧的时候,忽然有……几个人走过来,他们打我……然后……然后又打赵静……我……报警了。”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内心充满着负疚,如果昨天他勇敢一点,没有选择逃跑,赵静就不会伤得这么重。
顾佳彤嫣然笑道:“旅游局那种清闲的单位并不适合你的性情,真不知道李长宇为什么会给你安排一个那样的位子。”
顾允知的平和之后的确深藏着悲哀与接怒,许常德隐瞒矿难为的如果仅仅是粉饰太平,害怕影响到他的仕途,那还情有可原,如果许常德也像黎国正一样牵涉进去,那么江城政坛的腐朽已经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黎国正是一个突破口,通过他越来越多的干部被牵涉进来,这是江城的不幸,也是江城的悲哀,顾允知在等着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他要和许常德清算这一切。
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住手!”
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房门无数次被别人敲响过,可是敢于一脚把他家大门踹开的,在丁巍峰任职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张扬在正月十六这一天,悄然潜入了省委大院,并开创了踹开省政法委书记家门的先河。
走出顾允知办公室的那一刻,许常德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挺直了腰杆,迈开了大步。人感到害怕的时候,往往是看不清自己前途命运的时候,许常德已经看清了这件事有可能带来的最坏结果,他反而不怕了,在江城之时,他就是一个可以力挽狂懈的干部,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来到东江之后,他一和图书直韬光隐晦,可他的隐忍在顾允知的眼中却成了一种退缩,却变成了一种懦弱,他不会束手就擒,他要扭转眼前的困境。
安德恒缓步迎向王学海,给了他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两人在茶几前对面坐下,安德恒微笑道:“结果怎样?”
张扬怒不可遏道:“昨晚我明明在新月湖看到你们在一起!”
张扬冷冷看着他:“丁斌在哪里?”
张扬眼睛都红了:“你把丁斌给我交出来,我妹就快被他害死了!”
丁兆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他的擒拿格斗在军区全军大比武功中曾经获得第三,看到张扬一瘸一拐的走进来,拦住张扬的去路道:“想让我把你扔出去吗?”
“我凭什么告诉你……”话没说完,张扬抓起他的衣领就把他给拎了起来,那男生吓得脸色苍白:“他……他家……在宁静路22号。”
顾佳彤死命抱住他的手臂道:“就算有人犯了罪,自然有法律去制裁他,你不要乱来!”
王学海哈哈大笑起来,可他的内心却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快乐,假如方文南真的和顾佳彤联手,那么这次竞标中,他无疑已经成为最弱势的一方。他之所以落到现在的窘境,无疑是顾佳彤的原因,如果顾佳彤舍弃自己和方文南合作,那就是背信弃义,这是让王学海无法容忍的。
顾允知的态度十分的和蔼,这多少有些出乎许常德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顾允知会因为江城发生的事情大发雷霆,进而借机向自己发难。
顾养养脸色苍白的出现在破损的大门处,她是接到姐姐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丁巍峰的家门口拦截张扬的,正看到张扬挥拳欲打丁兆伟的一幕。
王学海摇了摇头,然后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目若有所思道:“所有人都知道梁成龙的后台是东江市市委书记梁天正,敢于参加这次竞标的不但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也要拥有强大的政治背景,至少后方的人物不次于梁天正。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王学海内心一震,他的脸色微微有些改变:“什么?”假如方文南和张扬的关系很好,而张扬和顾佳彤之间又是那种暧昧关系,那么方文南极有可能通过张扬这座桥梁搭土顾佳彤,难道顾佳彤舍弃自己是为了和方文南合作?方文南拥有了顾家的靠山所以才敢参与到竞争中来,一连串的推测让王学海郁闷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他有种被人要弄的感觉。
顾佳彤道:“还能怎么样?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不管入围的有多少,最终还是要在三家中竞争,一是梁成龙的丰裕集团,一是方文南的盛世集团,还有一个是王学海,他刚找了一位新的合作伙伴。”
张扬搂住顾佳彤的肩头道:“胜算几何?”
王学海并不认同安德恒的说法:“其实背景就是实力的体现,现在凡事都讲究综合实力,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你根本就寸步难行。”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惨叫,丁兆伟脸色一变,他听出这声音正是弟弟发出,几人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许常德心底的那丝悲哀渐渐转化为一种愤怒和怨毒,从来到东江他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顾允知把自己当成了凸个毫无反击能力的弱者,许常德心中默默呐喊着,我不会就此倒下去。
王学海微笑道:“中国的市场越来越成熟,市场需要良性竞争,我们是对手,但不是敌人,通过这次的竞标希望我们成为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明天的竟标入围准备的怎么样了?”
丁兆伟很生气的迎了上去,起身的时候,他已经让家里的保卫通知门口的警卫。
张扬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向外面走去。
和-图-书德恒道:“我一直都很奇怪,你和顾家大小姐的合作为什么会突然中断?”
王学海苦笑道:“你以为我会这么傻?泼了她血水,然后在弄出这一系列拙劣的表演,让她相信是梁成龙干的,让她仇视梁成龙,从而更坚定的站在我这边吗?”
张扬道:“其实我就想不通了,东江那块地皮有搞头吗?还不如去清台山搞投资,对了,我新近发现了一处温泉,真是好极了,改天我带你过去泡一泡,你花钱在那里建一座温泉度假中心,保准挣钱!”自从和秦清在温泉里春风度,这厮对那儿可谓是念念不忘。
张扬靠在墙壁上,胸口剧烈起伏着,苍白的面孔渐渐涌现出一丝血色,这血色在他的脸上迅速扩展开来,染红了他的耳根脖子,眼睛。
“王总有没有做过?”
可张扬出门就打了一辆车,转眼之间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
张扬叹了口气道:“算了,咱们还是回去吧!”关心则乱,其实他现在的心态再正常不过当晚他们并没有返回嘉利国际,而是来到了顾佳彤位于秋霞湖畔的别墅。两人坐在壁炉前,望着壁炉中熊熊燃烧的火焰,顾佳彤换上粉色睡袍,蜷曲在张扬的身边,平时在公众面前,她都要装出一副女强人的假面,只有在张扬的身边,她才能够完完全全的放下那刻意经营的一切,做回一个真正的女人。
赵静被人打了,打得很重,身上多处受伤,脾脏破裂,昨晚被送到医院后,急诊开刀摘除了脾脏,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现在已经做完手术送回病房了,按照医院的说法,如果再晚送一会儿,赵静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四名竟标公司的带头人坐得很近,梁成龙坐在方文南和王学海中司,他笑眯眯向两人伸出手去,跟他们客气的握了握道:“从今天起咱们几个就成为竞争对手了。”在梁成龙看来,只有王学海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不过那是过去,自从顾佳彤明确表示要退出竞标,不再继续和王学海联手之后,王学海的战斗力在他的心中已经大打折扣,现在王学海的竞争力甚至还比不上司为平海地方企业的盛世集团。
张扬咬牙切齿道:“我知道是谁干的!”
张扬怒目圆睁,挥起的手臂被顾养养柔弱的小手握住,顾养养颤声道:“张扬,你别胡来!放开他,放开他,有话好好说!”
张扬指着丁斌的鼻子骂道:“懦夫!你身为一个男人,为什么不懂得保护身边的女孩子?”
张扬冷冷看着他。
方文南叹了口气道:“谁看到家门口的大蛋糕都会动心,谁都不想让别人给捡走了,我的心情矛盾得很,矛盾得很呐!”
张扬来到赵静的身边,握住她苍白而冰冷的小手:“小静……小静……”
纺织百货公司地块最后竞拍的入围者共有四方,除了丰裕集团的梁成龙、盛世集团的方文南、还有一家是平海东宁建筑集团,这家属于陪标性质,最后一家是王学海的腾中集团,这是一家港资公司。事情的结果在情理之中,并没有超出任何人的预料之外。在冗长的各方面领导发言之后,有主办单位向四家最终入围的公司发放了标书,意味着四家公司的竟争从今日起将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
三人同声大笑起来。
梁成龙向方文南看了一眼道:“这次的地头蛇可不是我一个。”
顾养养也不清楚张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学海冷笑道:“什么不简单?无非是仰仗了顾佳彤的裙带关系。”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了罗慧宁,张扬还有一个贵为副总理夫人的干娘,这小子的根基的确不同凡响。
安德恒道:“他的事业重点在江城,为什么要参加这次的竟www.hetushu•com标力。”
顾养养望着丁斌也报以鄙视的目光,一个男人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弃自己的女友于不顾,这样的行为实在令人唾弃。
丁斌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恐,居然哭了起来:“我什么都没做过,赵静的事情跟我无关……”
张扬的怒吼声响彻在这座小,院中:“丁斌,你给我滚出来!”
安德恒低声道:“我前些天去春阳过年,发现方文南和张扬的关系很好。”
光天化日之下,胆敢踹开省政法委书记家的大门,这不但是对丁家的挑衅,更是对政府权威的挑战。
安德恒没有说话,在他看来,以王学海的做事手法,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顾佳彤慌忙追出去抓住他的手臂:“张扬,你要干什么去?”
“安家已经表态了,今年会加快开发清台山的进程!”
顾允知的眼神虽然淡定平和,可是许常德却感觉到这淡定平和背后隐藏的逼人杀机,许常德内心中感到一丝悲哀,曾经他一度以为江城在他的经营下成为平海北部的一个独立的政治堡垒,是他的政治根基所在,而许多年来,顾允知也一直没有流露出对他的敌视,可当他如愿以偿的升迁,成为平海省省长之后,方才发现顾允知始终在不声不响的磨刀,他并非是不想挥出这一刀,而是一直在选择挥刀的时机。杀手的最高境界是隐藏杀气归于平和,而政治修为的最高境界也是内敛而平和。顾允知现在所表现出的平和,正是因为他还在选择着最后挥刀的角度,选择这一刀应该落在许常德的什么部位。
丁巍峰共有四个儿子,丁斌是最小的一个当天丁巍峰因为上班并不在家,大儿子丁兆伟在家里,他现在东江警备区司令部任职,少校军衔,被张扬的怒吼声惊动的第一个就是他,他当时在客厅看电视,走出房门,看到自家的大门被踹开了,一个年轻人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丁兆伟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看错了,他压根不会想到有人能狂妄到这种地步。
靳梅道:“你是赵静的哥哥?”
顾佳彤搂住张扬的腰,轻声道:“江城的政局最近很乱,我听说前市长黎国正被抓了,牵连到的官员很多,已经有不少人下马了。”
张扬看到丁斌,双眼冒火,恨不能冲上去狠狠给他两个大耳光,顾养养一直在防着他,死死抓着他的手臂,不让他上前。
张扬恨恨点了点头,他松开了丁兆伟的手。
“你谁啊?一名身材高大的男生走了过来。
顾佳彤咯咯笑道:“做生意不能想当然,温台山现在几乎没有开发,哪有人会去那里度假。”
顾佳彤明白他的意思,小声道:“我给你带过去吧,最近他忙得很,整天不着家,你去了,他也没工夫搭理你。”
顾佳彤将所有的表面工作都交给了方文南去做,她和张扬在秋霞湖的别墅一直呆到第二天的中午,对他们而言都难得享受这样的休闲时光,中午的时候,方文南打电话给顾佳彤,向她知会了一下上午会议的具体情况,顾佳彤和他谈了近二十分钟,方才挂上电话回到张扬的身边,微笑道:“王学海仍然没有放弃竟标,看来这次地块的竟争空前激烈。”
丁兆伟听到张扬这样说,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楼内,昨晚弟弟下半夜才来的,一直藏在房内,只说是病了,不但没有去上学,连饭都没吃。
却见丁斌躺在小楼后的草地上,原来他在房司内已经隔着窗户看到张扬冲入家里,被吓得不行,向从后面跳窗逃走,谁成想在落地的时候又葳了脚。
丁兆伟低声道:“小斌,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什么只管说出来,别怕!”
张扬和顾佳彤跟了出去。
“丁斌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