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3章 上任第一击

张扬在自己的新办公桌坐下,他和董吉名是对桌,董吉名不善言辞,问好之后又坐回自己的位置,讪讪笑着,不知说什么好。
困扰有关部门许久的市场搬迁问题居然让三宝和尚给轻松搞定了,劳动路这条大街忽然变得清净了许多,因为缺少了那些占道经营地摊贩,整条道路也显得宽阔而空旷。
楚嫣然觉察到张扬的异样,这才留意到远处有一位中年人向他们看着,她小声嘟囔着:“看什么看?”张扬已经微笑着走了过去,主动和对方握了握手道:“邱局长,您也来接人啊?”
张扬望着楚嫣然艳若桃李的俏脸,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他点了点头:“真想!我发誓。我他妈真想!”
李长宇哈哈笑道:“范书记和小张倒是志同道合。我看有了范书记的支持,旅游局的工作就会顺利了许多!”他不等范伯喜说完就把他的话打断。
“不是退,是交给了我们市场开发处处理,我看了看您的这份报告,里面的东西很有建设性。”
张扬回到办公室,几名年轻人都出去了,只有一位穿着蓝色中山装戴眼镜的中年人坐在那里,他就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另外一位处长董吉名了。张扬来旅游局报到之后,始终没有和董吉名见过面,他微笑着向董吉名伸出手去:“董处长吧,我是张扬!”
张扬打断他的话道:“谢谢你们丁家的好心,这点钱我还能够解决!”
这件事跟蒋庆善没什么关系,导游资格认证可是一个肥差,高兴贵因为这件事收了不少的好处。睡了不少的导游,这已经是旅游局公开的秘密。
张扬内心实在郁闷到了极点,他一拳重重打在墙上,发出蓬!的一声闷响,依着他的脾气非要把那些殴打赵静得罪魁祸首扒皮抽筋方才解恨。可顾佳彤说得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他既然进入了官场,就应该服从规则,假如每件事都任性而为,最终必然不容于这个社会,张大官人考虑事情已经比过去全面了许多。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当然跟你一起住,我担心你会害怕!”
轮到文渊区区委书记范伯喜发言的时候,范伯喜微笑道:“我看小张的这个构想很好,南林寺周围拥有诸多的名胜古迹,后来因为十年浩劫的缘故,这一片地方较为混乱,工厂民居混杂,我们区也多次提出了彻底改造这一带的想法,小张的理论和我们区近些年的工作计划是不谋而合的。”
因为赵静需要安静,除了顾养养以外,其它人都出去了,方文南还有重要事去办,和苏小红先行向张扬告辞。张扬送他来到病房门口,低声道:“方总,我看来要在东江呆两天了,这次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
李长宇狡黠的回答道:“过去建庙是靠什么?”
张扬道:“最近旅游局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丁斌的头低垂了下去,低声嗫嚅着:“对不起,爸……”
范伯喜又道:“我同意,南林寺的改造可以作为文渊区北区改造的重点,我……”
“拉倒吧!你就差眼珠子没掉地上了!”
李长宇笑道:“张扬,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有任何的阻力,你只管向我汇报,不过你小子也要给我记住,既然做事就要好好的做事,尽快给我做出成绩来,让别人无话可说,用自己的实力说话!”
丁斌还想说什么。
丁巍峰转向丁斌怒斥道:“混小子,还不赶快给赵静道歉!”
张扬心中暗笑,这三宝和尚果然敬业,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没闲着给这地方制造恐怖气氛。刚才跟张扬说话的那个小贩看到三宝和尚过来,脸色也是一变。反正生意也不怎么样,他似乎害怕招惹了晦气。干脆收摊走人了。三宝和尚这一来,剩下的几个摊贩也不敢干下去了,一个个收拾走人,对三宝和尚简直是避如瘟神。
贾敬言心中暗骂高兴贵多事,压根没接他的招,假如他出面去对付张扬,等于得罪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高兴贵当自己傻子吗?贾敬言很擅长乾坤大挪移,话题转到了新一期导游培班的事情上:“老高啊,导游培班筹备的怎么样了?能够准时开课吗?”
张扬微笑道:“通过调查研究,多方分析,我们市场开发处终于确立了今年的工作重点,那就是开发以南林寺为中心的古城墙风光带,打造江城景的新亮点。”
顾佳彤道:“这件事当时目击者很多,相信警方很快就能够破案,你千万别冲动,赵静已经渡过危险期,医生说以后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外面忽然响起顾佳彤姐妹惊诧的声音:“丁叔叔,您怎么来了?”
楚嫣然一脸单纯的望着张扬:“张扬,你真想啊?”
张扬咬牙切齿道:“懦夫!长得五大三粗像个男人,实际上只是一个懦夫!真不知道小静看上他那点了?”
在李长宇的干预下,纺织厂方面很痛快的让出了过去属于南林寺的禅院,摆在他们眼前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古城墙周围的住户拆迁问题,那些住户共有近一百家,九十年代初期的拆迁工作并不像现在这么难做,拆迁由文渊区出面,进行的还算顺利,毕竟只要给这些老百姓提供住房,他们都愿意搬离这片低矮破烂的棚户区,更何况那帮南林寺的僧人在三宝和尚的带领下已经有预谋的散播风水论,政府方面也提出古城墙属于危墙,马上要进行大规模的危墙改造。
秦传良带张扬看钟楼的时候。三宝和尚穿着灰色僧衣一溜小碎步走了过来,他想不到张扬这么快就到了,喜出望外道:“张处长,您办事效率真高啊,早晨跟你说过,这就来我们寺院考察了!”他带着两人来到被纺织厂占据的那些禅房外看了看,因为拉起了院墙,所以只能在外面远远看了看,三宝和尚道:“被纺织厂占得这片地方其实走过去我们的后院,僧众都住在里面。还有一个花园,现在也成了纺织厂的厂花园,里面还有几颗千年古树呢!”
谁都没有想到这次南林寺风景区筹建工作会进行的那么顺利,但问题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诚如李长宇所说,财政方面不可能给他们太多的支持,文渊区区财政也很紧张,安置这些拆迁户他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如果让区财政拨款,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大官人发现这小妮子越来越厉害了,对他的了解也似乎越来越深刻,难道她真的动了这个心思?心念及此,张扬内心不由得变得忐忑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来到赵静的身边,赵静泪眼婆娑的望着张扬,她伸出颤抖的手,张扬用双手握住她的小手,充满怜惜的宽慰道:“妹,打你的人都被抓住了,你放心,他们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张扬明白赵静的意思,他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这傻丫头经过这件事仍然想着为丁www.hetushu•com斌开脱,他本想劝劝赵静,可随即又想起赵静现在是最脆弱的时候,这件事不提也罢。
张扬笑道:“喜欢是喜欢。不过我可没有地方摆放这东西,再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还是您自己留着吧!”他现在临时住在帝豪盛世宾馆部,正在考虑租房子的事情呢。
丁兆伟扶住弟弟的肩头:“小斌,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楚嫣然虽然并不了解张扬现在的具体工作,可是从邱常在的话中已经感受到了张扬现在所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她并没有插话,在出站口处和邱常在分手。
顾佳彤对张扬的性情极为了解,知道他无论如何不会接受丁家任何形式的补偿的,她微笑道:“丁叔叔,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最关键的事情就是让那些犯罪者得到应有的惩罚,这才是对受害人最好的交代。”
此时顾养养从病房里走出,来到张扬面前,轻声道:“张哥,赵静想见你。”
张扬饶有兴致的欣赏秦传良正在雕琢的根雕,轻声道:“这是只老虎啊!”
三宝和尚道:“张处,我这次来是想让你帮忙的!”
张大官人刚才是翻墙头过来的,并没有惊动这帮警卫。
事实上现在的江城领导层已经被前市长黎国正案折腾的风声鹤唳人心惶惶,少有人敢提出革新性的见解,就连刚刚上任的代市长左援朝也表现的小心谨慎。他精心准备的筹建新机场计划也处于暂时搁置状态中,现在这种时候,还是静观其变,天知道黎国正的案子还会引起多少的震动。
最终起到作用的还是李长宇,李长宇分管旅游,在接到秦传良撰写,张扬送来的旅游资源开发计划书,并仔细研究之后,马上认为张扬到旅游局之后所选定的切入点是准确而可行的,不过这件事还需要提请常委会讨论,看似一个小小的景点开发,其中涉及到的部门还真不少,有旅游局、园林文物局、佛教协会以及多个企业,这对李长宇而言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在此之前,他的在江城发展绿色经济论已经获得了众多常委的支持和好评,这份建议书正是对他理论的补充,是他勾画蓝图落在实处的第一击,他相信应该不会遇到太多的阻碍。
赵静恢复的很快,她的性情本来就开朗而要强,很快就已经谈笑风生,当然其中有不少的表演成分,她不想让小哥太过担心。顾佳彤姐妹几乎每天都会过来探望赵静,顾养养和赵静很投缘,她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一有空就过来陪赵静聊天。
张扬默默点了点头。
第二天开始三宝和尚开始摆摊卖药了,因为张扬事先给派出所工商方面打过招呼,所以也无人管他,那帮小商贩病倒了不少,基本上都是跟张扬握手之后的。张大官人趁着握手之机,不留痕迹的对这帮小小商贩下了药,让他们一个个病倒,配合和尚的恐慌论,起到了绝佳的恐吓效果。
顾养养主动请缨道:“我反正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我这几天过来陪她就是!”
两人上了张扬的那辆丰田,楚嫣然接过张扬递来的毛巾清理了一下潮湿的秀发,轻声道:“你打算安顿我住哪儿?”
楚嫣然凑了过来主动在他脸上轻吻了一记道:“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你越是珍惜。我喜欢你珍惜我,所以我决定了,除非你明媒正娶我的那一天,我才不会傻到把自己交给你呢!”
张扬开着刚刚修好的丰田车,行驶在劳动路上,内心这个畅快啊,这就是能力,这么难搞的事情,我只动了一点心思就全部搞定,老子想给你们下点毒,弄点毛病还不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这就是政治智慧,这就是政治手腕,不过这件事最大的受益者是三宝和尚,这件事无法在张大官人的功劳簿上堂堂正正的书写。
张扬笑眯眯道:“我刚租了套房,三室一厅,就在雅云湖边上,风景也算不错!”
张扬虽然对政府各部门的具体职能不清楚,可也知道这些古建筑和寺庙都是划归文物局管理的。想要在这些地方开发旅游,必须要协同园林文物局共同工作。
代表江城旅游局方面出席会议的是局长贾敬言和市场开发处处长张扬,作为这次旅游开发项目的直接策发者张扬自然而然要先行发言,他把景点的开发规划先向与会者做了一个简短的说明和报告。
张扬笑着向她挥了挥手,迎了上去。楚嫣然一路小跑的扑入他的怀中。这自然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眼光,张大官人讪讪道:“那啥……注意点影响!”
贾敬言道:“今年的导游资格认证一定要严格把关,江城导游的素质普遍不高,以后不达标者一概不给发资格证书!”
张扬伸出大手为她擦去眼泪。声音也不由得有些哽咽了:“小妹,你放心,哥一定找到那帮打你的混账,我给你出这口气!”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这江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火车站这种地方更是经常遇到熟人。这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晃动。居然是园林文物局的局长邱常在。
三宝和尚得意的向张扬挤了挤眼睛,张扬没搭理他,转身走入了旅游局。
“说!”
三宝和尚半信半疑道:“真的会有用?能把那帮人治好?”
李长宇通过努力从市里争取下来二百万的拨款,可这二百万的拨款对南林寺古城墙风景区的全体修建来说根本是杯水车薪,根据秦传良的初步预算,单单是修缮南林寺就需要五千万左右的资金,如果想让整个景区初见规模,至少要有两个亿的资金投入,这一大笔钱就眼前而言根本毫无眉目。
丁斌满脸羞惭的走了过去,他把手中的果篮放在床头柜上:“赵静……对不起……”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你的眼神不对,让我感到危险,跟饿狼似的,这次我要保护好自己。”
楚嫣然笑了起来:“怎么?害怕我赖在你身边不走?”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刚才张德放已经问过了,丁斌昨晚的确报过案,警方有他的录音记录,根据当时的目击者说,打他们的人很多,十几个,丁斌只是一个大学生,害怕也是难免的。”
张扬看到他那副痛哭流涕的熊样,气不打一处来,想要冲上去揍他,被顾养养死命给拦住了,这时候大院的警卫已经闻声赶了过来,厉声喝道:“你是谁?竟然到这里来闹事!”
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脑子里同时涌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有权了!从来都没有任何实权的市场开发处终于有权了。
张大官人马上明白了,李长宇是让他去化缘,我日啊!化缘!这么大的工程他居然让自己去化缘。
李长宇之所以强调旅游局的关键作用,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是张扬首先提起的。还有一个原因,他相信张扬的闯劲和能力,这hetushu.com种事如果让别人去做,恐怕磨磨蹭蹭三年五年也未必看得到起色。如果张扬出手,他相信一年内一定会有一个崭新的面貌,甚至用不了一年。当然他和张扬的私交也起到相当的作用,举贤不避亲,老子就是要举贤不避亲,他有能力,我就是要顶他,你们爱咋的咋的!
赵静把脸偏到一边:“你走,我不要见到你!”
秦传良笑道:“还没有完全雕好,你喜欢就送给你!”
顾佳彤低声劝慰道:“张扬,还是先回医院吧,赵静身边需要人照顾!”
李长宇在这个问题上的回答多少让他有些失望:“我尽量争取,市里财政紧张。你不要抱有太多的期望。”
张扬返回办公室找出秦传良的报告看了看,果然其中提到了修缘南林寺古建筑群的问题,他拿起那份报告,跟董吉名说了声,直奔秦传良家而去。
自从张扬到江城旅游局上班之后,楚嫣然还没有来过,这两天正打算过来看他呢,接到张扬的电话,很开心的答应了下来,听到张扬提出想招商引资的事情,楚嫣然表示这次喊林秀一起过去,在生意方面楚嫣然没有太多的兴趣,这种牵涉资金过大的项目基本上都要劳动林秀,她唯一自己做出的投资选择就是投资郭达亮的养猪场,合作开办饲料厂,现在看来她的眼先十分准确,目前生猪的价钱看涨。而且饲料厂已经开始批量生产,营销的情况持续看好。
张扬接过咖啡抿了一口,一股苦涩的感觉沿着喉头滑下,随后嘴里泛出香甜的味道。
张扬好像听说过南林寺这个名字,仔细想了想,好像在秦传良的那份保护古城墙的报告中看到过。他点了点头道:“你居然还有寺院!这下好了,以后找你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顾佳彤把这个消息转告给张扬,张扬咬牙切齿道:“我要让那帮杂碎血债血偿!”他冷酷无情的语气让顾佳彤有些不寒而栗,慌忙劝他道:“张扬,你不可以胡来。他们犯了罪自然有法律对他们进行惩罚,你不可以按照你的方法去惩罚和制裁他们!”
张扬的这份报告是秦传良多年考察分析的结果,是秦传真的心血结晶,所以在理论上没有太多的缺点,与会者一致表示了肯定。
张扬道:“秦叔叔,您这是看不起我啊,我今天来就是求你指点的,说实话,我到旅游局工作有一段时间了,可我还不知从何入手,究竟这市场开发处应该从哪里开始干,江城的旅游资源该如何去挖掘,您这次一定要帮我。”
话说到这份上丁巍峰父子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丁魏峰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风度。很礼貌的向赵静告辞,然后离开了病房,顾佳彤把他们送出门外。
三宝和尚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那四名美女导游远远道:“大师,什么时候帮我们给护身符开光啊?”
张扬对李长宇的强力支持表现出相当的感谢,偷偷向李长宇竖了竖大拇指。
政协副主席佛教协会会长程玄高带着一贯淡定的笑容道:“很好,很好!”
方文南点了点头道:“好。你先照顾妹妹,对了,钱够不够,我先给你留两万。”
秦传良点了点头道:“成。反正我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咱两人四处转转!”
赵静只是哭。
张扬点了点头,这时候三宝和尚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张处长在吗?”
张扬淡淡笑了笑:“我说你一个出家人别搞得这么媚俗好不好?还有公共场合,你最好注意点影响,贪财好色,你那点像个佛门弟子。”
张扬的直接领导是贾敬言,可贾敬言对于这种事情压根没有半点的兴趣,他心里只想着尽快熬到点退休,在旅游局局长的位置上也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其它三名副局长也都不是做实事的主儿,话说回来张扬也没指望他们能够帮上多大的忙。可程序上必须要这么走,人家领导有知情权不是?
雨伞虽然很可是带给恋人的感却却是温馨而甜蜜,楚嫣然靠在张扬的肩头,美眸微微闭上,陶醉的似乎想要睡去。张扬轻声道:“这次打算在江城呆几天?”
顾佳彤这时候也赶到了宁静路22号,看到现场的情况她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几个都住在一个大院,平日里很熟,丁兆伟看到顾家兄妹先后赶过来,已经猜到顾家和张扬的关系非同一般,要不然刚才也不会很大度的不再追究这件事。
文渊区委书记范伯喜率先鼓起掌来,他心中却是讽刺李长宇来着,不过掌声很热烈,也明白人家李副市长根本不会在意他的讽刺。
秦传良道:“如果把南林寺修缮扩大,然后拆迁古城墙一带的棚户区,疏通外面的护城河,挖掘藏兵洞,这些主要的景观就可以形成江城北部的一个风景亮点,这就是资源,历史人文资源!”
董吉名笑道:“旅游局能有啥事?”他想了想道:“对了,后面的导游培班就要开学了!江乐他们都过去帮忙了!”
丁巍峰无奈的叹了口气:“记住,既然没有保护人家的本领就不要去招惹人家,那女孩是无辜的!”
“当然是真心话!”
李长宇道:“我提议咱们成立一个南林寺景区筹建小组,我来担任组长,具体的工作我看就由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张扬担任,其余人员协同配合,大家有什么意见?”
高兴贵听到贾敬言这么说,也就明白贾敬言对张扬的态度肯定是听之任之,心中暗暗憋了一口气,低声答道:“准备好了,只等新生入学。”
张扬微笑道:“你要是肯赖在我身边,我还真求之不得!”
张扬心中酸涩无比,强作欢颜道:“别这么说,傻丫头,只要你尽快好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顾养养在他身边坐下,轻声道:“张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也不要太难过,那些坏人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朱晓云笑道:“头儿,市里这次打算给我们多少拨款?”
张扬此时的情绪已经渐渐平复,丁斌虽然为人不齿,可赵静的伤势并非是他一手造成的,这种人在道德上应该受到谴责,可是在法律上却不需要承担责任,如果对他使用暴力,显然也是不明智的事情,也是不合法的。
张大官人两眼一翻,麻痹的,我的小嫣然啥时候变得那么狡猾,这都是谁他妈教的?
“治好是肯定的,能卖出多少看你的本事了!别忘了,让他们尽快迁往服装市场,不然还会有更大的灾劫!”
文渊区区委书记范伯喜奔着特事特办的原则,把原来建好的拆迁用房,特批了三幢楼房,提供给这些拆迁户使用,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已经基本搞定了拆迁户的安置工作。
散会之后,李长宇把张扬单独留下。
张扬道:“戏演得差不多了,明天开始,你去给他们治病,我给你个方子,你按照药和_图_书方抓药,每付药卖一千块,你卖多少都算你自己的个人所得,权当我给你的报酬了!”
李长宇笑眯眯道:“政策上我会给你不遗余力的支持,至于财务上,市里只能量力而行,关键要靠自己,我相信你的头脑,你肯定搞得定。”
两人又来到纺织厂后的南林寺,南林寺原名“大悲阁,亦称“真觉禅寺,是江城最古老的寺院之一,称市阁凌霄。始建于唐代,清代乾隆年间被焚后多次重修。现存主要建筑有山门、天王殿、钟楼、鼓楼、大慈阁和大雄宝殿等。文革后期这里虽然经历了几次修缮,可都因为投入的资金不多。让修缮变得捉襟见肘,并没有根本上的改善,整座寺院仍然显得破破烂烂。
殴打赵静的那帮人已经全部落网,在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亲自过问下,那帮小痞子这次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知道这件事之后,张扬内心里憋得那口气多少消褪了一些。
张扬看到赵静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才准备返回江城,毕竟他是有单位的人,从前去报到到现在已经接近十天了,总共上班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三天。就算是贾敬言对他不错,可毕竟旅游局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他。影响还是需要顾忌的。张扬感觉自己这一年进步很大,至少在克制力方面有了长远的进步,不过他的身上还是有一个雷区,一旦亲人和朋友受到伤害,这厮就会瞬间失去理智,他知道自己很难改变这一点。
三宝和尚卖药的生意好到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地步,在证明他的草药有效之后,短短的一个小时内,二十份草药售卖一空,其实真正病倒的不过五个人,可其它人听说这药有效,一个个惊慌恐后的前来购买,有病治病,无病强身,谁知道啥时候这怪病就落在自己头上。
张扬刚刚停好汽车。就看到三宝和尚正站在旅游局院子里,身边还围着四名年轻貌美的女导游,这厮正在给人家看手相,张扬心头这个乐啊,麻痹的,这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出家人,从眼前就能看出这厮六根不净。
张扬冷冷道:“该说的话你已经说完了,请你不要打扰我妹妹休息!”他这么一说。丁巍峰的脸也有些挂不住了,他讪讪笑道:“对不起,小斌还小,这件事情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赵静的住院费用……”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董吉名起身道:“我去后面看看,你们谈!这三宝和尚这两天在劳动路可是大大的有名,所有人都知道他预言劳动路服装市场摊贩要倒霉的事情,如今一一应验,弄得整条劳动路都把他看成瘟神了,谁见他都想躲着走。
秦传良对旅游局显然没抱有什么指望,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么大的规划,你做不了主!”
张扬专门为赵静调配了伤药,这种药膏可以促进她伤口的愈合,而且能够让她开刀的地方以后不留下疤痕,女孩子都很爱美,谁也不想在身体上留下这么一条长长的伤疤。
所以李长宇把这份建议提出之后,在常委会上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搞搞旅游,清理下街道,拆几间房子对市委市政府来说只是一件小小事,他们认为李长宇这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反正现在集体是大步子不敢迈,这种小事还是由着他折腾的好。
三宝和尚看到张扬的汽车开进来,慌忙迎了过去,恭恭敬敬道:“张处长好!”
董吉名走后,三宝把这两天的成绩向张扬汇报了一下。他发现这位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很是一个人才,比自己还要江湖,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那帮人是怎么病的。
张扬谢绝了方文南的好意,他不想接受方文南太多的好处,更何况需要钱,可以从顾佳彤那里先支取。
张扬很肯定的回答道:“我们负责统筹规划,组织实施!市里成立了一个南林寺景区筹建小组,李副市长担任组长,我来负责具体的工作。”
“真话?”
邱常在也没有想到会在火车站台遇到张扬,他是来送人的,刚好看到张扬和楚嫣然拥抱的场面,邱常在也没有多想,一来张扬年轻,年轻人谈恋爱很正常。给他的感觉楚嫣然很漂亮,这种容貌出众的女孩儿到那里都会成为注目的焦点。
“很漂亮!”邱常在称赞了一句,外面的雨下得很大,雨水溅到地上又迸射进来。他们随着人流向出站口走去。
蒋庆善道:“不知这次市里能够给多少财政上的支持?”
方文南知道顾养养是顾允知的小女儿之后,心中对张扬更是佩服不已,看来张扬和顾家的关系比他想象中还要密切的多,当初自己选择和张扬化敌为友显然是正确的决定。
三宝和尚苦笑道:“去过了,人家根本不管,所以只能求张处长帮忙了!”
他都这样说了。人家能有什么意见。
赵静有些后悔道:“我不该提议去那种地方玩,如果不是我……也不会惹下那么大的事情……”到现在她还想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她了解小哥的脾气,这件事情一定会迁怒到丁斌的身上,她害怕小哥去找丁斌的麻烦。
丁斌的头垂的更低,当晚对方的人太多,他很害怕。直到现在仍然害怕。也许他并不爱赵静,缺乏为她献身的勇气。
顾佳彤小声道:“你不是救世主,也不是惩罚者,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都不是你所管辖的范围,你要相信法律!”
“我们的寺庙在江城纺织厂的后面,文革的时候,他们占了我们不少僧舍佛堂,现在一直都没有归还,我想张处长从中斡旋,看看纺织厂方面有没有可能把那些属于我们的地方还给我们,政府能不能划拨一些资金帮助我们修缮南林寺。”
张扬打开雨伞,展臂搂住楚嫣然的纤腰,走入风雨之中。
楚嫣然心里美到了极点,这厮总算在人前公开承认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了。
丁巍峰点了点头。他身为省政法委书记,当然明白顾佳彤这句话的意义所在,他低声道:“佳彤,你帮我转告张扬,这件案子,我会过问!”这更像是一个承诺。
丁巍峰道:“身为一个男人首先就要有担当有勇气,怎么可以在女朋友落入危难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跑掉?这种时候你都能够逃走,假如在战场上呢?你肯定是一个逃兵,知不知道,你会为这样一件事,终生都抬不起头来!
他们来到医院的时候。方文南、苏小红已经赶到了这里,买了许多的营养品探望,张扬向他们表示感谢,这时候看到赵静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似乎就要醒来,慌忙来到赵静的身边,握住她的手道:“小妹,我在这里!”
高兴贵不屑道:“市财政对旅游方面的拨款从来都是捉襟见肘,在江城搞旅游太难了!”
丁斌含泪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去酒吧玩……突然就有好几个人冲m.hetushu.com出来打我……”
张扬笑道:“这事儿你应该找园林文物局!”
赵静只叫了一声小哥,泪水便沿着她的眼角滑下。
楚嫣然懒洋洋道:“那你住哪儿?”
李长宇在获得常委会通过支持之后,马上召集旅游局园林文物局以及南林寺相关古建筑所在的文渊区区领导在一起开了一个会。会议还邀请了政协副主席佛教协会会长程玄高参加。
邱常在对旅游局大包大揽的事情心中很是不满,这次虽然碍于上方的压力参与其中,很少对景区修建提出建议,他虽然是南林寺景区筹备小组成员之一,却是出工不出力,充当着一个不光彩的混混角色。说出的话也有些酸溜溜的:“张处长年轻有为,我想资金问题应该难不住你,我们筹备小组上上下下都对张处充满了希望。”这句话再明白不过你不是有本事吗?你有本事自己把资金缺口搞定,我们反正没那能耐。现在想想当初李长宇没有把这件事交给园林文物局也是好事。换成谁也没有能力在短期内搞定两个亿的投资。
因为秦清和秦白都上班的缘故,家里只有秦传良一个人在摆弄着树桩,见到张扬来访,他乐呵呵站起身来,秦清被劫持的事情还是让他知道了,秦白因为那件劫持案对张扬推翻了过去的恶劣印象,回来后把张扬为秦清受伤的事情对父亲说了,所以秦传良对这小子的好感比过去又增加了几分。
楚嫣然柳眉倒竖狠狠瞪了他一眼,啐道:“什么影响,人家想你了!”
张大官人阴险的笑道:“假如我真想那啥你,你自问能防得住吗?”
张扬开车带着秦传良在江城市内转了起来,他们首先去的是老衙门,如今老衙门虽然成了文物保护单位,旁边有一个煤球厂,环境污染很严重,秦传良又带他去了古城墙,江城的古城墙位于南林寺东北,现存还有大约两公里,在古城墙下建造了不少的民房,拥挤不堪,已经成了江城棚户区之一。秦传良在一棵大榆树下下车,张扬跟了过去,两人来到城墙根,秦传良拍了拍长满青苔的墙砖,感慨道:“这些墙砖都是秦汉时候的,上面都有砖窑的标记。”他指了指前方一座低矮的小屋道:“那小屋后面还有一个藏兵洞,现在已经被人堵上了,根据我考证,这条藏兵洞至少有两公里的长度,如果开挖出来一定能够成为旅游的新亮点。”
张扬点了点头。
顾佳彤开车把张扬送往医院,顾养养也跟着一起过去探望赵静。
几名警卫虽然半信半疑。可是丁兆伟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没必要追究下去,交代了两句,转身离开了丁家。
丁兆伟看着弟弟的样子的确有些不忍心,轻声道:“爸,小斌已经知道错了,而且当时那种情况,他留在那里,恐怕也要和赵静一样的下场。”
江乐听得迷迷糊糊的:“张处,我想问一下,咱们是负责计划呢?还是负责实施?”他这句话可问到了点子上。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职能好像是重在计划,具体工程的实施应该跟他们没啥关系。旅游项目的规划立项报批,也应该属于规划管理处,那是由副局长蒋庆善负。
市场开发处同声欢呼。这欢呼声传遍了整座大楼,旅游局局长贾敬言在办公室内也听到了这欢呼声,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坐在他房内的两位副局长,高兴贵和蒋庆善对望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极其愤懑的神情。高兴贵道:“贾局,你看市场开发处是不是该整顿一下了?两个处长整天都不在单位,上班的时间还不如旷工的时间多,那四个年轻人也是自由散漫,你看要不要……”
看到扬手中拿着的那份报告,秦传良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他这份报告最早是递给市政府的,想不到辗转落在了旅游局的手中,这就意味着他的报告不会引起市府的重视。
顾养养慌忙解释道:“我看是误会……”
“可南林寺修缮需要很大的一部分费用。”
张扬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别听那些江湖骗子胡说,什么风水,全都是封建迷信,我才不信那一套呢?”正说着话,远处三宝和尚又晃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念念叨叨道:“我佛慈悲为怀,尔等却不荐我言,招祸勿怨。”
张扬转身望去,却见顾养养率先走了进来,然后顾佳彤陪着一位中等身材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丁斌和丁兆伟,那中年人竟然是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
三宝和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张处长,我的确是佛门弟子,我给她们看手相也是普度众生。心中没有任何的色欲!”
这个问题问到了关键之处,张扬自然不会把李长宇给他说的那番话透底,否则这帮手下的积极性肯定马上就要玩完,他笑眯眯道:“市里说了,财政方面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他们会在加大旅游事业的投入,以后旅游会成为江城经济发展的重点。”
张扬低声道:“我只是在痛恨我自己,连身边人都无法保护,假如我多关心她一些,小静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丁巍峰充满歉意的叹了口气道:“佳彤,小斌这孩子做错了事,连累人家女孩子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我想多少补偿一下,这样我们丁家人心里也会好过一些,佳彤,张扬是你的朋友,你帮我劝劝他!”
想起妹妹受得委屈,张扬的眼圈不由得红了。
张扬是个做实事的人,他回去以后就在处里召开了一个小型的会议,与会者除了处长董吉名之外就是那四名年轻的干事,所有人听说真的要有大动作,一个个都有点不能置信,对董吉名而言尤其如此,他在旅游局工作了二十多年,在市场开发处也干了十五年,压根就没遇到什么具体的工作。这位新任的小张处长上任伊始,一切都改变了。
顾养养把冲好的咖啡端了过来,她现在走路已经看不出太多的痕迹,显得十分自然。
张扬对火车站不熟,邱常在却有些关系,他邀请张扬和楚嫣然一起从贵宾专用出口走了出去,路上邱常在有意无意的提到南林寺修缮的事情。张扬苦笑道:“市里这次总共财政拨出了二百万,连塞牙缝都不够,我正为这件是发愁呢,邱局长有没有什么高招,教教我?”
丁巍峰父子三人回到汽车上,丁巍峰忽然伸出手在丁斌的头上狠狠推了一记,怒吼道:“懦夫!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儿子?”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张扬,你还是让她先休息一会儿!”
过了正月,张扬身边的一切开始变得顺利起来,首先赵静已经康复出院,张扬本来建议她回家调养一阵子,可赵静坚持留在东江上学,他也只能作罢。第二件事就是工作上,南林寺风景区的筹建工作在秦传良的帮助下开始细分,张扬派朱晓云给秦传良当助手,协助他搞好具体的hetushu.com计划书。
楚嫣然一把拧住张扬的耳朵:“坏蛋,别觉着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住酒店。才不要跟你住在一块儿。”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也没有想到丁巍峰会亲自过来。张扬对丁斌极度反感,昨晚如果不是他胆小怕事,赵静也不会伤成这副样子,他起身怒道:“你们来干什么?”
张扬不解道:“丫头,我是共产党员啊,国家干部啊,你信不过你自己,难道还信不过我?再说了,咱俩过去不也经常睡在一起吗?又能出啥事?”
张扬听秦传良这么一说不觉心动,他对于勾画蓝图可没什么特长,不过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付诸实施。只要秦传良拿出合理的方案他就有把握将方案付诸实施,这一趟转完之后,张扬很真诚的向秦传良提出邀请,让秦传良当他的幕后高参。秦传良原本对这种事情兴趣不大,而且他对张扬的能力还持有保留的态度,可看到张扬拥有这么大的热情,想起张扬多次救过秦清,也就不再推辞,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许张扬真的能搞出一些名堂呢。
她求助似的望向丁兆伟。丁兆伟叹了口气,事情他也猜出了七八分,无论这件事的起因如何。自己的弟弟无疑充当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作为男人,他也无法认同这种危险关头抛下女伴的懦夫行为。可作为丁斌的兄长,他又不得不站在弟弟的立场上维护他。丁兆伟向警卫道:“没事,只是一些误会!”
楚嫣然抵达江城的时候,江城雨下得很大,她这次是从静安坐火车出发。所以和林秀并没有同时抵达。张扬早早来到江城火车站等她,因为火车晚点了半个钟头,楚嫣然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雨下得正急,楚嫣然看到站台上的张扬,开心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那摊贩有气无力的答道:“还不是那个和尚,前些天过来说这儿风水不好,在这儿做生意是要遭劫的,这不,没几天,就接连病倒了四五个那和尚又跑来说马上还要有灾祸来临,这不……都吓得不敢出摊了!”
李长宇顶张扬的态度如此明朗化,其它人自然也不方便说什么,最郁闷的要数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今天这事儿怎么听也应该是他们局挑头,这等于公然把他们的职权给掠夺了,交给了旅游局。
这番话张扬却听着有些不顺耳,麻痹的,还没怎么着呢,你他妈就过来抢功劳了。照你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将来事情办成之后,至少有你一半的功劳?
张扬走的这几天,旅游局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上班的时候喝茶的喝茶,看报纸的看报纸,不过旅游局的门外明显萧条了许多,过去劳动路两旁占道经营地摊贩竟然突然间少了一大半,只有五六家在哪里出摊,摊主也显得没精打采的,张扬笑眯眯凑到一家服装摊前问道:“怎么回事儿?突然少了这么多人?”
方文南离开后不久,张德放便打电话过来,说昨晚打人的几个已经被抓住了,都是一些混迹于长春路的小痞子,应该不是蓄意报复,起因是在酒吧里和丁斌发生了一些冲突,所以在外面追打了他们,赵静属于无辜被殃及。
在丁兆伟的劝说下,丁斌已经表示马上去警察局把昨晚的情况说明白,配合警方破案,尽早抓到那帮肇事的歹徒。
贾敬言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虽然他才是旅游局的一把手,虽然张扬俨然已经成了旅游局的代言人,可贾敬言并不是因此而失落。他为官的态度就是得过且过,清清闲闲的混过这最后的几年,可张扬的出现让他明白了,以后想混日子的难度增加了,无论他情不情愿,这旅游局都会变得越来越热闹。早晚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成为焦点的地方是非就会多起来。有了是非,他这个当局长的自然就无法清净,麻痹的,老子犯太岁吗?
邱常在笑道:“我是送人!”他看了看张扬身后的楚嫣然,笑眯眯道:“女朋友?”
看到张扬如此伤心,顾佳彤难过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在自己家里,她一定要把张扬搂在怀中,好好的安慰他。
赵静含泪道:“对不起……小哥……”
张扬何尝不明白李长宇为了自己肯定要承受许多背后的指责,他微笑道:“李市长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他又想起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啥……市里是不是在财政方面给点支持?”
车内突然静了下去,丁斌的眼圈不知为何又红了起来。
张扬很不齿的看着这个和尚,麻痹的什么世道啊,这和尚只怕不是想给人家开光这么简单吧?
顾家兄妹好不容易才将张扬劝回宁静路九号,两人合力把张扬摁倒在沙发上。
张扬正想生硬的回绝,却发现顾佳彤在悄然给自己使眼色,显然是不想自己当众给丁巍峰下不来台,他心中转念一想,我倒要看看你们父子能搞出什么花样。
摆在张扬面前的任务就是去化缘,可是这两个亿的资金投入,让他去哪儿化缘?张扬首先想到了安志远,安家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清台山,应该没有更多的资金兼顾江城方面,再说了安家的掌门人现在是安德恒,张扬打心底讨厌这厮。更不可能跟他合作。顾佳彤眼前正在和方文南联手竞争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张扬也不想麻烦她。想来想去他想到了楚嫣然,楚嫣然不是有个家产亿万的外婆吗,招商引资,先得紧着自己人。
赵静专门交代张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张扬想了想,为了避免家人担心,还是决定隐瞒这件事。
丁巍峰并没有因为张扬的无礼而感到生气,充满歉意的向张扬笑了笑道:“你是张扬吧,对不起,我是丁斌的爸爸,我特地带他过来向赵静道歉的!”
范伯喜原本是想提出由区里牵头做这件事的,想不到李长宇根本不给他说出这句话的机会。范伯喜也是政坛上混迹多年的老将了,对于张扬和李长宇的关系他过去早就听说过,今天亲眼见到李长宇对张扬的回护,心中顿时明白了,敢情这件事是这位常务副市长为张扬捞取政绩的契机,他不会让别人从中分一杯羹的。他不由得暗自感叹,原来政治也可以这么玩的,举贤不避亲。李长宇啊李长宇。你把大穿看到一起来,目的就是为了捧起你的干儿子,这事儿干得也太明了。
秦传良指了指那份报告道:“是不是政府给退回来了?”
楚嫣然脸上浮现出半信半疑的表情,柔声道:“那我要是每天都守着你,其它的花花草草岂不是再也没有接近你的机会。”
三宝和尚脸涨得通红:“那啥……我在南林寺恭候几位女施主大驾!”
董吉名并不善于交际。笑着站起身来,跟张扬握了握手:“张处长好!”因为上级专门指出。以后由张扬主持市场开发处工作,所以张扬才是这里的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