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5章 重见天日

有这样观点的不仅仅是林秀一个在佛光塔地宫之中发现佛祖舍利的事情已经震动了整个江城的领导层,李长宇作为这件事的直接策动者和指挥者,早已在整件事上抢占了先机,考古工作仍然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目前反馈的消息来看,并没有发现佛骨,玉质舍利已经发现了三枚,不过那都是仿制品,虽然同为舍利,意义却有天壤之别。
张大官人从泥土和沙石中艰难的爬了出来,也幸亏他的抗击打能力强,换成别人,单单是那些爆炸飞出小石块的冲击也已经承受不住。
张扬笑道:“我早就知道。没困难的事情也不会落在我头上。”
“我倒是相信,可外面的人谁会相信?”
张扬从石块的震动已经意识到现在救援队已经就在外面,他心中又惊又喜,看来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上天还没有把他完全放弃。他也明白这么大一块石头并不是简简单单可以移开的,现在他的命运全都掌握在救援队伍的手中,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下去。
这句话一说。没多少人羡慕张扬的好命了,两个亿的资金,麻痹的,当是随随便便就能化来的?如果没有国家投资,紧紧依靠个人能力,他们谁都不敢打这个包票。
楚嫣然做得是西式早餐,烤面包。煎荷包蛋,榨果汁,为了做这顿早餐,不但买来了食材,还专门买了烤面包机煎锅榨汁机。
楚嫣然道:“张扬刚去市里开会了,估计就是为了这件事,这次也算是他因祸得福,居然误打误撞的发现了一座地宫。”
李长宇道:“国家文物总局的专家这两天就会抵达江城,只要在南林寺发现佛祖舍利。必然震动国内外,现在各种版本的传说很多,我希望大家在考古结果没有明朗之前。要奔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对自己说出的每句话,做得每件事都要负责。不要给江城造成负面的影响。”他转向邱常在道:“老邱,国家文物总局有关专家的接待工作由你负责,相关工程的进度,具体的事务,全都交给张扬去干!”他笑眯眯向张扬道:“小张啊,你年轻,应该多承担一些工作,我这样压榨你,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李长宇向周围看了看道:“恐怕由不得你了!”
“地宫,里面全都是文物!”
楚嫣然望着张扬英俊而安祥的面庞,内心中浮现出一缕温馨,她想起张扬没有吃饭,拿了他的钥匙,出门去买些食物,开车离开小小区的时候。才想起秦清,楚嫣然拨通了秦清的号码。
当张大官人满身泥土狼狈不堪的从地穴中爬出,现场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楚嫣然分开人群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含泪扑入张扬的怀中,张大官人就像个泥猴子一样,软玉温香抱在怀中,轻声道:“傻丫头,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他的目光看到了远处的秦清,秦清的美眸中也荡漾着晶莹的泪光,她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消失在人群之外。
李长宇点上一支烟,在洪伟基的对面坐下,笑道:“你让我解释多少遍。张扬真不是我的干儿子!他妹妹是我的干女儿!”
这话可有点味道不对了,张大官人差点没被她的这句话给噎着,端起果汁喝了一大口:“那啥,昨晚你怎么睡得?”
张扬心里这个舒坦,老李果然够意思,这等于是公然宣布,景区筹备建设这一块,张扬说了算,任谁也插不进来。
考古队马上将这件事上报了园林文物局,一直都留在现场的邱常在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连夜通报了市委领导,又将这件事上报给国家文物总局。
散会之和*图*书后,张扬单独找到李长宇,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自然没有那么多的客套话,张扬直截了当道:“两个亿啊,现在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千万的资金投入,你让我去抢银行吗?”
文渊区区委书记范伯喜笑道:“年轻干部就是应该主动顶上去。”小张干得不错,如果不是他勇于探索,咱们也不会发现那个地宫不是?”
李长宇道:“他在春阳招商办能够把安志远的投资搞定,他现在一样会有办法!”李长宇对张扬抱有强大的信心,他从未怀疑过这厮的能力。
楚嫣然亲手为他在面包上涂匀奶酷递到他手中,望着体贴入微的楚嫣然,张扬感到一种无法描摹的幸福,不过这厮还是一如既往的贪心,眼前居然浮现出,秦清、顾佳彤、左晓晴、海兰一众美女围绕在他的身边,欢声笑语的情景。
李长宇脸上露出微笑。心头却暗骂着。你个混小子,刚刚当上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才几天?还没拿出成绩呢,怎么?这就急着想升官了。你这不是明摆着让别人说我任人唯亲吗?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给他了不少的权力,单凭一个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似乎有点压不住阵脚,虚职好像也应该给他一个他笑眯眯道:“张扬啊,你想干工作的热情是值得肯定的,这件事我们已经考虑过,就眼前来说,你的主要工作就是把整个南林寺景区的建设落到实处,切实的抓起来,早日让南林寺景区工程全面启动,资金方面,你尽快解决,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连洪伟基都有些被李长宇表现出的信心感染了,他考虑了一下:“假如他真的能够吸引来这么大笔投资,就算是给他个招商办主任干干也不算过分,这样吧,让他在招商办挂职副主任,享受副处级待遇,级别还是正科!”
洪伟基没有说话,用力抽了一口烟,徐徐叶出一团烟雾:“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你怎么知道张扬能够解决这件事?”
张扬咧开嘴笑道:“新闻栏目全都是为政治服务,嘿嘿,搞得跟我多顽皮似的。”
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在张扬的心中涤荡着,他点了点头,在楚嫣然的俏脸上吻了一记这才离开。
张扬想了想,神神秘秘道:“全都是宝贝,我看这次南林寺想不出名也难了!”
硝烟过后。两名消防队员率先冲到了现场,巨石已经被成功粉碎,这次爆炸控制的相当完美。并没有引起意外的坍塌,不过他们从现场并没有看到张大官人的影子,两名消防队员向前走了一步,一边用手驱散着烟雾,一边呼喊着:“有人在吗?”
李长宇的这番话已经不给张扬任何的回旋余地了,他了解张扬的性情,也清楚他的能力,越给他压力,这厮越能化压力为动力。
张扬后悔不迭道:“我真是笨蛋啊。错过了一个偷香窃玉的大好机会。”
“该看新闻了!”楚嫣然走过去打开了电视。
因为张扬去参加紧急会议。所以楚嫣然一个人去见林秀。
范伯喜又道:“无论佛祖舍利是不是真的在地宫中,经过这件事南林寺的名气肯定是要传出去的。景区的建设更变得迫在眉睫,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去把握,是我们文渊区的损失,也是整个江城的损失,可是想要建设景区首先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我看景区的投入恐怕要超出预算。我们区把景区的建设列为1啊年的三大重点之一,可是区里的财政十分紧张,在拆迁和补偿的问题上,区里已经做了最大限度的努力,之前我们区里几个领导召开了一个紧急的碰头会,决定再拿出二百万元投入南林http://www•hetushu.com寺景区的建设。”他的这番话即表明了文渊区对南林寺景区建设的全力支持,又阐明了现在的实际情况。所有人都清楚这二百万元对整个景区的建设而言只是杯水车薪。范伯喜主动提出也是以进为退,明确告诉李长宇,文渊区对景区建设的支持只能到这种地步。
张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半,他懵懵懂懂得从床上坐起,闻到厨房内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光身穿拖鞋走了出来,却见楚嫣然忧红色的围裙,在厨房内忙得不亦乐乎,张扬走了过去,展开臂膀从后面将楚嫣然抱住,楚嫣然被他吓了一跳。啐道:“别胡闹,去洗个澡,热水给你准备好了,快点啊,早餐马上就好!”
楚嫣然指了指客厅的沙发道:“随便窝了一夜。”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道:“我靠啊,你们这是打算把我活埋了!”
林秀笑道:“他的运气向来都不错,如果佛祖舍利的事情是真的,这次南林寺景区大有可为!”
“你不怕我把你的流氓行径告诉清姐?”楚嫣然一下就把握住张扬的命门要害。
李长宇笑道:“你年纪轻轻担任这么重要的工作,江城大大小小的干部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戳着我的脊梁骨,我让你来做,并不是任人唯亲。可你也要拿出你的本事给所有人看看!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够做到,你把资金投入搞定。等于给所有说风凉话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可我拿什么去招商引资?我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又不是招商办的!”张扬旧事重提。
楚嫣然笑道:“你当然幸福了,有我这么爱你!”她停顿了一下又道:“还有清姐这么爱你!”
洪伟基抽了口咽,吞吐出一团烟雾,笑眯眯道:“李长宇,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现在人家都在说你任人唯亲,说你上阵父子兵,只怕没把你的干儿子一步托上龙门了!”
而张扬就在糊里糊涂中成为了这座地宫的发现人。
李长宇道:“江城的财政很困难,如果全都靠财政拨款。谁去指挥景区建设都可以,谁都能够建的起来,让你干什么?”
楚嫣然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那下面到底有什么?”
“那啥……是不是意味着我能够提副处了?”
秦清犹豫了一下,还是委婉的拒绝了楚嫣然的邀请:“我已经到春阳了。明天还有会要开。就不过去了,你好好照顾他。”挂上电话,秦清缓缓闭上双目,芳心中却生出一种难言的失落和寂宾,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最适合出现在张扬身边的那个楚嫣然才是,也许张扬身边最终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可她的内心深处却已经对张扬割舍不下了,她明白自己的感情,这份情已经深深种在内心深处,让她终生无法自拔。
张扬叹了口气道:“万一我忍无可忍呢?”
张扬笑眯眯道:“我在想,我他妈怎么就这么幸福?”
此时的秦清已经回到了自己家中,她并没有想到楚嫣然会给自己打电话,表现的异常平静:“嫣然!”
张扬双目生光。
会议现场最激动的人要数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他发言的时候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我敢断定。这是江城考古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发现,在平海,在全中国都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我建议要围绕地宫围绕南林寺,打造江城的佛教文化圣地。打造江城旅游的第一品牌,我们园林文物局会全力以赴投入到这件事中,我……李长宇笑道:“老邱啊。你的观点和小张不谋而合!”这句话说的婉转,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出和图书来了,人家李长宇是说你邱常在拾人牙慧呢,打造南林寺风景区最早是张扬提出来的,实际执行者也是人家,掉到地洞里发现地宫的也是人家,你邱常在凭什么跟人家争啊!
地宫分为前中后三室,前室最小,里面的汉白玉石塔就是从印度传来的阿育王塔,在其中找到了玉质舍利。
“清姐,我已经送他回去了。他睡着了,你要不要过来看他?”
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在南林寺佛光塔地宫的考古现场,一件举世瞩目的事情正在生着,考古队进驻之后,在地宫中发现了一件又一件的文物,根据碑文中的内容,已经知道佛光塔大有来头。这座佛塔是阿育王在中国建立的十九座佛塔之一,阿育王于公元前三世纪统一印度。历经连年征战,建立印度历史上第一个帝国之后,为救赎战争中的杀戮,他开开始大力的推广佛教,为此,阿育王派出大量的僧众和信徒去到国外,宣扬仁慈和非暴力,大力宏张扬佛法。斥巨资在世界各地建造了数座佛塔,供人们礼敬佛祖。相传中国分布有旧座,被成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的法门寺佛塔。就是其中之一。
历经了一个白天的挖掘。在第二天下午六点钟的时候。终于挖到了那块堵塞洞口的巨岩,只要移开这块巨石,就应该能够找到张扬了,不过新的问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现在挖掘已经进行的很深,为了防止再次发生坑塌事件,必须要进行相应的加固。而且这块巨石实在太大,单凭人力很难将它取出。
文渊区区委书记范伯喜表情淡然的坐在那里,心中也是欣喜无比,无论这风头是谁出,无论南林寺最后是归旅游局还是园林文物局,这南林寺这地宫这古城墙全都在我文渊区的地盘上,你们搞得越红火,我文渊区受益就越多,你们有政绩,我也有政绩,老子不跟你们争风头。
江城新闻正在播放营救张扬的新闻片段,张大官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他想看看自己上电视的样子帅不帅,可马上就发现这新闻上只闪动了他几个模糊的镜头,听到播音员字正腔圆充满感情的播报道:“前天晚上。旅游局一年轻干部不慎落入南林寺工地坍塌的地洞中,我市各级领导对这件事表现出强烈的关注,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亲临营救第一线进行指挥,在他的指挥下,在消防官兵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合力奋斗下,历经二十四个小时后,这位年轻干部终于被成功解救出来,这是我党凝聚力的体现,这是我们军民一心的体现,这是。”
张扬很认真的纠正道:“副主任!”一句话把在场的所有人都都笑了。
“想什么呢?”楚嫣然柔声问。
张扬和楚嫣然中午出门的时候,江城大街小巷中已经到处流传着佛祖舍利出现在南林寺的消息,这消息交满了神秘的煮彩,为江城这座重工业城市喷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张大官人内心中直冒冷气,妈妈的,秦清该不会和楚嫣然订了攻守同盟吧?假如她们两人达成了默契,以后自己的这日子只怕要难过了。
秦清心中和楚嫣然也是一般着想,如果张扬听到两人此时的心声,只怕乐得要原地蹦起大声欢呼了。
林秀和楚嫣然寒暄了两句,直接把话题引向佛祖舍利的事情。
就在张扬心神不定的时候,巨石被引爆了,一声沉闷的巨响后,狭小的的底空间晃动起来,碎裂的石块到处乱飞,头顶的泥土也簌簌而落,张大官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被落下的泥土和石块掩埋了起来。
这座南林寺佛光塔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显然已经是继法门寺和_图_书佛塔后发现的第二座。
从荆山市前来和楚嫣然汇合的林秀刚刚抵达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她敏锐的捕捉到了其中的商机。假如佛祖舍利的消息属实的话,势必会在神州大地引起轰动性的效果,抛开游客不言,单单是四面八方前来膜拜佛骨的信徒就已经是一个无法预估的数目。
张扬笑道:“用不用这么麻烦啊。我们出去吃岂不是方便!”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这厮这是公然要官呢?
楚嫣然脸上全是泪:“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回来,以后我再不跟耍小性子,他爱怎样就怎样……”
这时候七八名记者已经围了上来,想要对张扬进行采访,李长宇示意工作人员把记者拦住。微笑解释道:“鉴于被救人受到了一些惊吓,我们要即刻把他送往医院。请各位新闻界的朋友配合!”
李长宇弹了弹烟灰道:“洪书记,南林寺地宫的发现已经在国内外引起震动,假如地宫中真的找到佛骨。南林寺必将成为信徒朝圣之地,这么好的机遇千载难逢啊。所以景区的建设必须马上提上日程,江城的财政情况并不好,算上我们的投入,加上各方的募集,现在可供景区建设的资金还不到一千万。资金最少面临两个亿的缺口,洪书记,你觉着我们江城的体制内,谁有能力解决这件事?”
李长宇笑道:“革命工作何必分得这么清楚,黑猫白猫,逮着耗子的就是好猫!这样吧,回头我和洪书记商量一下,让你在招商办挂名!”
楚嫣然听到旅游局一年轻干部的时候不禁笑了起来,张扬从头到尾连正脸也没露过,她知道张扬的性情特别喜欢出风头,这下肯定要失望了。
“真香!”张扬内衷赞美道。
张扬算是明白了,李长宇走的是跟邢朝晖当初一样的老路,他在各应自己。
国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案过来道:“张处长,下面到底有什么?”
最后采取的方案是钻眼爆破,请来了相关的爆破专家,可通过现场观察,爆破后再度引发坍塌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有可能损坏佛塔下的地宫。所以又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最后还是李长芊拍板定案,如果再不及时疏通通道救出张扬,恐怕在里面也要憋死了,爆破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至于损害地宫的可能性暂时忽略不计,没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
张扬在里面根本就与世隔绝,这厮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反而好奇的向巨石走去,等了好一会儿,仍然不见有半点动静,张扬真是有些急了,眼看就要在这漆黑的地洞中困了一天一夜,就算他武功高强,可也不能这么一味的耗下去,一整天滴水未进,性情也变得有些焦躁,他大声吼道:“怎么回事儿?继续啊!”
邱常在激动的双眼发光。
楚嫣然小声道:“其实你从地洞里爬上来的那一刻,我什么都想给你的。”
楚嫣然娇嗔道:“意义能一样吗?外面做的饭能比的上我亲手做的?”她推着张扬来到餐桌旁坐下。
可楚嫣然话锋又是一转:“我现在冷静下来了。发现还是要坚守住阵地,你是共产党员,你是国家干部,这点小小的困难,只要忍忍就克服过去了。”
张扬道:“李市长,我现在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招商引资的事儿我有点不太搭调,你说我去招商引资,是不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说出去也没有啥信服力是不是?”
认为李长宇任人唯亲的可不止景区筹建小组的几个人,连市委书记洪伟基也这么想了。过去佛光塔地宫没有发现之前,南林寺景区建设并没有引起洪伟基太多的注意力,可是地宫出现之后巨大的轰动效应让洪伟基也和-图-书开始留意这里,这才发现南林寺景区筹建小组事实上都是张扬在负责,现在李长宇又想在江城招商办为张扬谋求一个副主任的职位。
李长宇要得就是洪伟基这句话,他点了点头道:“洪书记。你放心。这小子能折腾着呢,南林寺景区一定会红红火火的搞起来!”
李长宇抽出一支香烟递给了洪伟基,并帮他点上:“小风言我已经听得多了,咱们共产党员,如果听到一些流言蜚语就缩手缩脚,那还能做什么事?”
营救张扬的事情已经成了江城市的一大新闻,电视台电台报社全都留意到了这件事,也有不少记者来到了现场。
李长宇哈哈笑道:“我不管你副主任还是正主任,只要你能够漂漂亮亮完成这个任务,就是党的好干部,就是个有能力的干部!”
李长宇笑眯眯道:“张扬,你过去在春阳干过招商办的主任,这次有没有信心为景区引来资金投入?”
张扬有些听不下去了,合着这新闻压根没自己什么事儿,自己落入地洞,居然又成就了李长宇的政绩,转念一想,好处让李长宇落了总比别人落了强。毕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李副市长经过这件事在江城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想必又会上一个新的台阶。
洪伟基呵呵笑道:“李长宇啊李长宇,知道最近人家都在怎么说你?”
中室的汉白玉灵帐中也有一枚一模一样的玉质舍利。这两枚仿制舍利已经引起了江城考古界的极大震动。几乎相同的地宫结构,几乎相同的佛塔灵帐,已经表明这里可能是继法门寺之后的第二个佛骨真身收藏之的,假如能够在地宫中找到佛骨,那么无论在考古界的意义,还是在佛教界的意义都将是爆炸性的。
张扬当然不会去医院,就近在附近的酒店中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然后让楚嫣然开着他的车带他回到雅云湖的租住处,经历了这一天一夜的折腾,张大官人也累得不行,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救援队员们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奋战,终于在巨石上钻好了眼子,虽然明知道张扬在里面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还进行了例行喊话,提醒张扬距离乓石远一些。
旅游局局长贾敬言过去一直想保持淡定来着,可现在却淡定不下去了,张扬这厮才来了一个多月,看看人家的三板斧,麻痹的,那个漂亮啊,这份成绩单,那个夺目啊!当然贾敬言把这一切归结于张扬运气好的同时,还认为和副市长李长宇的强力支持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贾敬言心里明白,这旅游局在张扬来到之后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在江城市各职能部门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刚才的事情已经表明,旅游局会凌驾于园林文物局之上。李长宇明显在刻意混淆几个职能部门的概念,给张扬赋予更大的权力。无论是自己还是其它几个筹建小组的成员。无疑在充当着陪太子读书的自色。贾敬言早已没有什么野心和抱负,想透了其中的道理就心安理得了,左右都是一个混字,只要张扬不捅出什么大漏子,自己还是稳当当干着自己的局长。
众人同时笑了起来。
李长宇望着这厮一脸期待的表情,真是哭笑不得,麻痹的,你当升官这么容易啊!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还是科级,还在旅游局办公,不过多给你一个名份,你权当锦上添花,其实跟招商办没啥关系!”
张扬不禁苦笑道:“这种风头我可不想出!那啥,电视报纸啥的咱就别上了!”
几位现场指挥的领导都走了过来,李长宇看到张扬没事也放下心来,微笑道:“张扬,你到哪儿都会出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