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1章 酝酿反击

李长宇却是苦笑道:“我说不过你,你小子就会歪搅胡缠,反正这次东江的事情,招来了不少抱怨,不少投诉!很多人都认为你的行为影响了我们江城的形象,以后还是注意收敛点!”他顿了顿又道:“组织上对高兴贵也进行了处理,我们决定给他党内警告处分!”
李长宇慌忙挽留道:“没什么公事,都是自己人,随便聊聊,对了,我已经在芙蓉园订了位子,走,我们去吃饭!”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想到王学海会和安德恒搅和在一起,方文南的愤怒是因为他辛苦几个月搞出来的竞标方案预先就被别人得知,他显然认为这件事和顾佳彤有关,是顾佳彤泄漏了他们的商业机密。
东江分赛区比赛进行完的第二天,针对张扬辱骂评委会主席,平海电视台文艺部主任李惠霞,以及张扬为参赛选手提供便利的问题,专门进行了一个讨论会,会议就在省电视台的小会议室举行。
何歆颜摇了摇头:“我虽然没钱,但是我不在乎,只要证明了我自己的实力就已经足够了!”
一向沉得住气的方文南也失去了过往的冷静,他激动的大声道:““你知不知道,王学海偷偷跟安德恒合作!而且我辛苦这么久搞出来的竞标方案,已经被他们得知了,他们的竞标方案全都是针对我们所制订的,我们完全落在下风!”
“我很认真!”
李长宇明白秦传良在担心什么,他担心自己也是像许多官员一样,喊出绿色江城,人文江城的口号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日后捞取政治资本,李长宇无法否认自己也想在政治上获得进一步的提升,可是他也想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做点事,为江城这座古老的城市奉献自己的力量,在他双规期间,他仔细去回忆自己的过去,展望过自己的未来,他对。”官。”这个字所代表的意义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层。李长宇真挚道:“老秦,你的话也代表着江城老百姓的心声,你放心,我在这个位置上就是想为江城老百姓踏踏实实做点实事,做点好事。”
望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孩,张扬心中忽然生出一种难言的感动,他低声道:“你想跳舞的时候,告诉我,我永远会做你最忠实的观众!”
“你身材挺好啊,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这厮一脸坏笑道。
张扬笑了起来,何歆颜被他的笑容感染了,也咯咯笑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舞裙:“你等我,我去卸妆,今晚你必须陪我喝酒,不醉不归。”好!”
张扬把那杯茶喝光了方才道:“苏大娘呢?”
顾明健笑了起来,内心却忐忑不安的跳动起来:“姐,我为什么要去你房间,你不是说过不喜欢别人动你东西吗?再说了,女孩子的东西我也没兴趣,你还是问问养养吧!”
从何歆颜的眼眸深处,张扬还是捕捉到了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委屈,他举起酒瓶道:“在我心中你是真真正正的冠军!”
张扬停下车,展开臂膀将顾佳彤的娇躯揽入怀中,默默的给她温暖,给她安慰。
有一会儿没说话的秦传良开口道:“安德恒两亿港币的投资初听起来好像很多,可根据他的计划书来看,这笔投资要修葺南林寺,重建佛光塔,改善景区道路,还要拆迁纺织厂,在纺织厂的原址上新建起美食购物广场,单单这些就会用去他投资的大半,至于修复古城墙,重修藏兵洞,改善景区的整体环境和配套设施,还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我看他还需要投入一大笔钱。”
张扬是个不会轻言失败的人,李长宇也不是,在南林寺景区工程被代市长左援朝占尽风头之后,李长宇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马上开始新的构思,这段时间他最常拜访的人就是秦传良,秦传良学识渊博,对江城的历史和人文有着深刻的理解。李长宇的打造绿色江城的理念也和他不谋而合,两人在接触和交往中已经成了默契的朋友。
“只是普通朋友,什么生意啊,八字都没一撇呢,你知道的,我一没资金二没权力,谁会搭理我啊?”顾明健显然不想继续逗留下去,他借口说还有事情要做,匆匆想走出门去。
张扬道:“我这脾气性格也改不了了,能忍的事儿,我尽量克服,可人家都骑到我头上来了,我说什么不能忍!”
顾明健停下脚步:“什么事儿?”
张扬道:“安家有的是钱!”他并不认为金钱方面可以难得住安德恒。
多少人都反映你素质太差,根本不像一个国家干部,倒有些像地痞流氓!”
比赛结束之后,趁着文艺演出的功夫,组委会召开了一个短时间的会议,评委会已经拿出了最终的成绩和名次,现在的会议就是最后统下意见,然后就公布最终结果。
此时身后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何歆颜!你要为今天的行为负责!”
高兴贵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他大声吼叫道:“你这是污蔑,这录音是伪造的!”
顾佳彤充满歉意道:“竞标方案已经提前泄露了出去,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胜算,我承认,这次竞标失败全都是我的原因,是我让方总蒙受了损失!”
张扬撇了撇嘴,显然觉着这个惩罚有点太轻了。
张扬大声道:“顾佳彤不是那种人!”他霍然站起身道:“这件事我会问清楚,给你一个交代!”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秦传良呵呵笑了起来:“我可没帮上什么忙,说起来还多亏了张扬,不然我也没有机会跟着去地宫考古,也不会找到那枚佛祖舍利。”
“谁这么好心啊?”
张扬被他的这句话问得一愣,低声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跟顾佳彤的合作出现了什么问题?”
何歆颜扬起俏脸,一字一句道:“我把一杯热茶全都泼在了他的脸上!”
李长宇笑道:“老秦,你把我当成朋友,就不要遮遮掩掩的,有什么话说什么话!你放心,我绝不会打击报复,也不会秋后算账!”
李长宇道:“可是安家同时进行的投资太多,安德恒不但拿下了纺织厂地块,他还在开发区拿下了一大片土地,用来开办工厂,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考虑,他同时进行这么大的投资,其风险显然是巨大的,在他的景区筹建计划中,重点是修复南林寺,将景区尽快对外开放,同期进行的是纺织厂的拆迁和美食购物广场的筹建,由此可以看出他想要利用美食购物广场的开,尽快收回部分投资。”
张扬甩门走了出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汪长军,跟着走了出来,大声道:“张扬,你给我站住!”
何歆颜嫣然笑道:“我跳得好不好?”
顾佳彤道:“我们是不是有些阿。精神啊!”
张扬拿起酒瓶和她碰了碰,今晚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歉疚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何歆颜也许已经获得了分赛区的冠军。
李长宇又好气又好笑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留给人家什么印象啊?
顾明健此时的内心是极度不安的,从刚才姐姐的反应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偷看竞标书的事情已经被她觉了,庞度VIP会所已经成http://www•hetushu.com为他和王学海安德恒两位生意伙伴经常见面的地方。
静默良久,张扬的大声叫好才打破了沉默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何歆颜看到了站在嘉宾席上的张扬,饱满的红唇微微翘起,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她轻声道:“方总,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处于被动之中,想要扭转局面已经很难,我累了,在这件事上,我不想付出更大的精力!对不起!”
江城旅游局副局长高兴贵愕然道:“会有这种事?上级领导对这次选拔赛相当注意,多次强调要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比赛,如果有任何的违纪现象,都要严惩不怠!”
方文南痛苦的摇了摇头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次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我已经没有任何的优势,完全落在下风!”
“品德?你们居然还好意思说品德二字,你们懂不懂得品德为何物?”张扬霍然站起,目光炯炯有神的盯住高兴贵,高兴贵被他凌厉的眼神瞪得不寒而栗。
高兴贵恼羞成怒,冲上来想去抓扬手中的录音机,他这样做无异于主动找死,张大官人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报复机会,反手就是两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然后一脚干脆利索的把高兴贵踹倒在地上,充满鄙夷的骂道:“麻痹的,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老流氓!”
张扬笑了起来:“你才不失败,你有我!”
李惠霞被气得浑身抖,她颤声道:“这就是你们江城市干部的素质……他……他算什么……国家干部……整一个流氓……”
张扬被他的话搞得有些迷糊了,安德恒兴师动众的搞选拔赛,现在却说这种话,他究竟有什么打算?
“我不懂您什么意思!”
李长宇笑着抽出香烟点燃,目光转向张扬道:“在东江干得不错啊,把你顶头上司给打了!”
与会者一个个神情复杂,他们听得很清楚,这明明就是高兴贵的声音,其中不少人都知道高兴贵是告张扬的那一个人,从目前张扬拿出的证据来看,这高兴贵根本就是贼喊捉贼,是他污蔑张扬的清白才对。
秦传良听到张扬的这句话颇有种惊艳的感觉,这小子的确让人刮目相看。
秦传良和张扬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也不是想在你面前搬弄是非,既然你出资搞这次选拔赛,目的就是为了宣传江城的旅游资源,我觉着这件事对江城的形象是一种损害,希望安先生能够改变这件事,把这次的大赛引导到正确的途径上。”
李长宇道:“老秦,你真是我的良师益友,我赞同你的人文江城的构想,未来江城的旅游将是全方位的。”
李长宇端起酒杯道:“来,咱们啊,好好喝上一杯,谢游你们两个这段时间给我这么大的帮助!”
顾佳彤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放弃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皮的竞拍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考虑你的建议,去江城考察,看看江城有没有值得我投资的项目!”
秦传良笑道:“那也不能一心只想着升官财!”李长宇笑道:“他就是这个境界,说了也没用!”他想起张扬在东江惹得那场风波,不禁又瞪了张扬一眼道:“你现在都已经是正科级干部了,做事情怎么还像过去那么毛糙,一言不合出手打人?你以为自己还在搞乡镇工作啊?”
秦传良笑道:“李副市长不是常说要实事求是嘛?”
顾佳彤更加用力的抱紧张扬,张扬把他的娇躯揽入怀中,轻吻着她的前额道:“平海这么大,值得投资的并不仅仅是东江纺织百货商场这一块地皮,我虽然不懂得做牛意,可我明白一件事,凡事要有大局观,短时间的胜利代表不了什么,真正的胜利者要懂得掌控全局,要有过别人的眼光。”
“为什么不问我?”顾佳彤扬起含泪的美眸柔声问。
李惠霞道:“这次承办比赛的虽然是你们江城宣传部和旅游局,可我们平海电视台既然作为协办单位,就要奔着对江城人民负责的态度,就要保证比赛的公平性!有人提供了当晚你和何歆颜一起吃饭的照片,而且有人反映,你和何歆颜之间存在性贿赂!”
“对不起啊!”张扬真诚道。
李长宇笑道:“跟你葛姨去逛街了!走,到饭店再说!”
张扬不解的看着李长宇。
张扬指着高兴贵的鼻子骂道:“你们这帮人不就是想往我身上泼脏水吗?麻痹的,老子还真不伺候你们!公平公正,何歆颜的得分哪点儿不公平了,哪点儿不公正了?我告诉你们,这事儿,老子不干了!评选的分数是你们打的,我压根就是一打杂的,我能左右什么比赛结果?谁他妈敢诬陷我,我决不会放过他!”他转身走出门去。
“我决定放弃这次竞标!”顾佳彤是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方才做出这个艰难决定的。
方文南充满沮丧道:“我也希望她没有出卖我,可我的所有一切资料都被王学海他们知道了,如果不是她,又有谁?这些内幕资料我连苏小红都不会告诉!她是不是想利用我当一个陪标,让梁成龙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
张扬低声道:“你是说,他没有能力同时进行这么多工程的开!”
李惠霞咬了咬嘴唇,何歆颜的事情可不是她说了算的。
虽然早就有了思想准备,方文南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张扬从这句话中咀嚼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含义,酒瓶在何歆颜的瓶颈上轻轻碰了碰,低声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何歆颜咯咯笑了起来:“什么公道啊,我又不在乎名次,之前倒是有评委向我暗示,要帮我活动一下。”
张扬在李长宇家随便惯了,跟两人打了招呼后,把赵静给李长宇买的东江持产放下,自己倒了杯茶一边喝,一边看两人下棋。
张扬道:“事实证明我们党内的确存在着个别的坏分子,我们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对于这种人渣就是要严惩不怠,李主任,是不是他打得我的小报告?”
两人来到上次去过的夜市,何歆颜点了蜗牛臭干龙虾几样小菜和一箱啤酒,从她的脸上并没有找到任何的不快和失落。
李长宇的棋艺显然无法和秦传良相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输了,老秦啊,你就不能让我赢一次!当着张扬这个小辈,也多少给我点面子!”
张扬微笑道:“大局观,何谓大局?我认为大局就是国家的利益,而不是为了城市的形象,掩盖事实真相,只有符合国家利益的事情才叫大局观!”
张扬一直坐在门外的奔驰车内等着顾佳彤,看到顾佳彤出来,他启动了引擎,沿着沿江公路缓缓行驶着,顾佳彤的眼圈不知为何红了,她的螓无力的靠在张扬的肩头,无声啜泣起来,在她走入商场之后,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挫败,还没有战斗就已经认输,她并非是输在对手的手中,而是输在自己家人的手里,自己弟弟的手里。
高兴贵那身板儿哪经得起他这顿痛揍,躺在地上哼哼的,哀嚎道:“他打我,快报警……和-图-书抓他。”
张扬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可他却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这次的选拔赛虽然由市委宣传部和旅游局出面挑头,可实际上却是安德恒在操纵,安德恒才是真正的赞助商,张扬认为何歆颜事件不但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则,也给安德恒自身的利益造成了损害,所以他直接找到了安德恒,希望通过他来解决这件事。
“明健!”顾佳彤叫住他。
秦传良很少喝酒,把那杯酒又交给张扬,倒了杯清茶放在面前。
“因为明健?”
方文南的确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事,见到张扬的第一句话就是:“顾佳彤在搞什么?”
何歆颜忽然笑了起来,夹起一块臭干塞到张扬的嘴里:“信你才怪!”
“呵呵,李主任真好说话,您觉着这事儿完了?犯过的错误就这么算了?人家这么一个优秀的选手就这么被你们给排除在外了?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什么公平公正吗?既然认识到错误,咱们就得改正,何歆颜的事情,是不是要重新评定一下?”
张扬这才明白了,搞了半天,她说刚才那番话矛头指向的是自己,老子从来到东江一直都保持低调谦虚,这他妈倒好,我没惹你们,你们反倒惹到了我的头上,张扬心里这个怒啊,麻痹的,这哪个嘴这么快,我跟何歆颜吃顿饭怎么着?在场这么多人,又能证明什么?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把杯中酒一口气干了,夹了个鸭头津津有味的啃着:“鸭头味道不错!”这厮装傻充愣倒是有些水准了。
西装草履的顾明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笑着叫了声姐姐,正准备出门。
张扬给顾明健打了个电话,让他送顾养养回家,自己则和何歆颜不等比赛宣布结果就离开了省电视台。
李长宇道:“你啊,就是缺乏耐性,做工作不要只看眼前的困难和挫折,要有长远的眼光,江城未来的旅游发展也不仅限于清台山和南林寺,我们还需要各方的投资,你不但是江城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你还身兼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的职务,只要你能够引来投资,只要你能够开出新的旅游项目,一样可以造福百姓,一样可以取得成绩!”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安家投资在南林寺的两个亿,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江城的旅游环境,你这种消极的情绪是不对的!”
顾明健道:“可能我姐已经发现这件事了!”
王学海道:“我手里掌握了关于京都大厦质量问题的一些证据,假如这些证据公开,丰裕集团的信誉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而且,他将面临巨额的索赔。”
张扬主动抓过自行车的车把道:“走,我带你!”
张扬皱了皱眉头,过去只听说过评委利用职权潜规则女选手的事何歆颜道:“其实我真的没对名次抱有任何的希望,屈原不是抱着世浑浊兮吾独清的念头,最后还是投了汩罗江,想在这个圈子里独善其身真的很难!也许我的性格决定,我无法适应演艺圈的生活,这次报名参加江城旅游小姐大赛,我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去获得什么名次……”她停顿了一下,凝视张扬深邃的双眼道:““更何况,你能来,能欣赏我的舞蹈,能真心真意的为我喝彩,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了!”
汪长军的表情有些变了,他敏锐的觉察到这小子可能要借机生事,毕竟张扬的难搞,他之前已经听说过无数次,他笑道:“张扬,谁都会犯错,只要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能够及时改正还是好同志!”这里毕竟是东江,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只要回到江城,这麻烦该谁管谁管,他才懒得问呢。
安德恒对这件事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他点了点头道:“张处长,很感谢你能够告诉我这件事,想不到也有这种事情的存在。”
根据目前的得分情况,何歆颜获得冠军已经毋庸置疑。
李惠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昨天张扬凶神恶煞骂她的时候,就把她吓得不轻,刚才又亲眼看到张扬出手痛揍高兴贵的狠劲,她一个女人家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什么让张扬道歉的事情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张扬手指高兴贵道:“高局,你之前是不是给人家暗示过,只要选手答应你的非分要求,你在比赛上给予她方便?”
张大官人把她的这句话理解为一种褒奖,对顾书记的政治素质,这厮是深表佩服的,顾佳彤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证明最近自己的政治修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提升了不少。他低声道:“其实我这段时间在工作上也不顺利,眼看到手的政绩被别人给掠走,当时的心情跟你现在也差不多,不过现在想想,这件事也许是上天对我的一次磨砺,让我换一个角度来看待问题。江城的旅游不仅仅只有南林寺和清台山。”
汪长军有些看不过去了,他低声道:“张扬,那件事以后再说,你先回去吧!”
两人站在走廊上彼此对望着,何歆颜的眼圈微微有些红,嘴唇紧紧抿在一起。
安德恒道:“你说的那个选手的确很出色,这样,我可以把她介绍给影视公司的导演,作为对她的补偿,至于改变比赛的结果,我看还是算了!这件事揭出来只会对江城造成负面的影响,还有……”安德恒故意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把她从获奖者名单中除名,其实是顾先生的意思,她过去好像和顾先生有过不快!”
张扬道:“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我们无权干涉他的选择,只希望他能够正正当当的做事,不要像王学海那样不择手段!”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没动就好,明健,听说你最近和安德恒在合作做生意。”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盯着监视器的画面,过了好久,才点下了删除键,她闭上美眸,黑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儿沿着她皎洁的俏脸慢慢滑落。她并非是因为生意上的挫败而失落,让她难过的是弟弟的所作所为。
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包括李惠霞在内。
李长宇微笑道:“改苹开放日新月异,江城处于高前进之中,身为江城的领导,我们不会眼睁睁看着资金问题拖慢江城发展的步伐!”
王学海敏锐的觉察到顾明健的不安,他端起红酒微笑道:“标书已经递过去了,这次我们的胜算很大!”
张扬落下酒杯道:“高兴贵那个人活该挨打,我没招惹他,他想潜规则人家参赛选手,还把这事儿栽赃在我头上,这口气搁你身止你能忍住啊?”
秦传良也不禁笑了起来,张扬这种国家干部的确少见。
向何歆颜暗示能够给予方便的那位评委就是江城旅游局副局长高兴贵,让张扬恼火的是,朱晓云亲耳听倒是高兴贵向组委会举报张扬和何歆颜一起吃饭的事情,这老东西是个不择不扣的小人。
张扬也着一双眼,他对汪长军也不买账,从被派来组织这个什么选美大赛,这厮肚芋里就憋着一口气,连带着看所有人都不顺眼,何歆颜的事情让他找到了事件的突破口,他就是要搅局,汪长军追上张扬,很www.hetushu•com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张啊,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可凡事都要以大局为重,你这么闹下去,是给我们江城抹黑,有损于我们江城自己的形象啊!”
安德恒笑道:“张处长,我搞这次选拔赛的确是为了宣传江城的旅游资源,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所达到的效果,产生的作用还是让我满意的,至于最终的形象代言人,我未必会在这些选手中产生!”
张扬也感受到来自何歆颜身上的淡淡温馨,这温暖在清凉的四月夜晚,显得如此真切。
张扬叹了口气道:“您还真当我在乎这个市场开发处处长?我现在每天都无所事事,一杯清茶,一张报纸,拿钱不做事,想想我自己都脸红!”
顾佳彤来到父亲的书房,打开了监控,在家里的通道中装有隐藏的摄像监控,她调出近一周的录像,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功夫,终于找到了顾明健潜入自己房间的画面,一切被证实之后,顾佳彤陷入深深的矛盾和痛苦之中。弟弟何时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这样的作为和窃贼没有任何的分别,难道是自己过于关注生意,而忽略了对他的关心。
李长宇瞪了张扬一眼道:“你笑什么?你那笔帐我可一定要跟你算!”
李惠霞脸色苍白,甚至不敢正眼看他了,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嗫嚅道:“可能是误会,解释清楚就好……”
就在张扬考虑要不要把顾明健的作为告诉顾佳彤的时候,方文南打来了电话,从方文南的声音听出来他似手遇到了麻烦,他有要紧事和张扬面谈。
汪长军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向四周看了看,低声道:“小张,我看这件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别让其它人看笑话……”
张扬道:“事情要做,政绩也是要的,给老百姓做好事,当然也要有相应的回报。做了好事不留名,我可没那种境界!”
张扬虽然也认司安德恒的观点,可是却不能认同他的做法,他低声道:“仅仅因为不重要,你就可以放任他们在选拔赛中乱搞一气,有违公平公正的原则吗?”
何歆颜充满鄙夷道:“好心?色心才对!”说完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他暗示我的时候,我长了个心眼,把他的话全都录下来了!”
会议开始后一分钟张扬方才姗姗来迟,他在靠近大门的位置坐下,今天他才是主角,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他,其中多数都包含着鄙夷的成分,毕竟这厮留给人的印象素质太差了,官场之中解决问题决不能依靠辱骂和拳脚,那是最低能的表现。可是无人否认张大官人的另类,正是因为他这种动辄拳脚相向的脾性,让很多人对他产生了畏惧感,毕竟谁都不想吃眼前亏不是?
听到李长宇的承诺,张扬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顾明健最近的作为越来越让他反感,他感觉到有必要提醒顾明健一下,本想约顾明健谈谈,可顾明健对和他见面没有什么兴趣。
李长宇道:“你懂不懂什么叫大局观?你们走出去就代表了咱们整个江城的干部形象,就算高兴贵做错了事,你也应该先向领导反映,由组织上决定怎么处理他,你采用这种方式只能让别人看笑话!”
王学海笑道:“梁成龙的丰裕集团,在北京盖了一座京都大厦,狠赚了一笔!”
安德怛和顾明健都知道他这句话肯定还有下文,两人都把目光投向他。
李惠霞冷冷道:“旅游小姐是一次综合素质的选拔,哪怕何歆颜再出色,她的品德有问题,也不能入选!”
张扬笑道:“我怎么听着您这句话这么客套啊,透着一种官场上的假惺惺!”
张扬断然道:“不可能,顾佳彤不是那种人,她不会出卖你的商业利益。”
顾佳彤搂住他的臂膀,俏脸贴在他的肩头:“我已经放弃竞标东江纺织百货大楼的地皮!”
他痴迷于江城的古文化,这番话出自真心,并没有任何客气的成分在内。
张扬道:“何歆颜的综合素质怎样?她的水平怎样,是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你们就因为一个小报告,剥夺了她的冠军,剥夺了她的奖励,剥夺了她的比赛权,如果只想针对我,没关系,可你们口口声声的公平公正,又将如何体现呢?”
他点燃了一支香烟,充满信心道:“再完美的计创,都会在实践中暴露出它的缺点,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及时发现并改变这些缺点!”
安德恒笑道:“明健做得不是更好?我相信我们三个才是最佳的拍档,以后在东江在江城,乃至在整个平海会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顾佳彤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这话的口气好像我爸!”
安德恒道:“我是利用这次机会宣传江城旅游,日后的代言人也会用有国际影响力的明星,只有那样才能达更好的宣传作用,所以这次的选拔赛冠军的归属并不重要!”
张扬站起身来,他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都明白,今天开这个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批评我的错误,等着看我向李主任检讨!”
张扬有些明白了,原来李长宇还有更大的打算,他端起酒杯跟李长宇碰了碰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道:“李叔,您指点指点我!”
张扬笑眯眯道:“我就闹不明白了,问题出在我的身上就要马上解决,可问题出现在你们的内部,就要逃避,我他妈这么好欺负啊?你们不是说我跟何歆颜关系暧昧不清不楚吗?我还就告诉你们,我和何歆颜很好,我还就看不得她受欺负,我还就得给她一个公道,你们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我就把内幕给捅出去,省电视台牛逼吗?上面不还是有中央台吗?电视台不愿播,还有报纸还有电台,你们不是口口声声有黑幕吗?我这人较真,有黑幕咱们就要找出来,我没事不代表你们没事,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会弄得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安德恒点了点头。
“物质文明的发展必然促进精神文明的发展,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秦传良放下茶杯道:“李市长,有句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方文南缓缓点了点头,他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顾佳彤既然做出了选择,他也不会勉强,虽然方文南这次输得很不甘心,但是他相信自己一定很快能够站起来,他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否则事业也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何歆颜的才艺并不仅仅限于舞蹈,她的钢琴和古筝都有着相当的水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扬很难相信,这就是那个拿着酒瓶,敢于和社会地痞玩命的小丫头,这就是那个浓妆艳抹,为了生活而奔波的啤酒妹,他几乎搞不清,舞台上的何歆颜和自己认识的那个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话说到这种份上,张扬已经完全明白了,真正左右比赛结果的是顾明健,何歆颜被除名的真正原因,是她过去得罪过顾明健,张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何歆颜在哪里得罪过自己的这位小舅子,难道是因为赵蕊叟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他这位小舅子的心胸实在太过狭窄了。
秦传良并和_图_书不知道张扬在东江发生的事情,不过听到张扬打人也不是什每稀罕事儿,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你们有公事啊,你们耻,我也该回去了!”
高兴贵是江城的干部,他闹出这种事情,汪长军的脸上也不好看,他心中暗暗责怪张扬没有提前把这件事告诉他,张扬来到他的身边,把录音机交到他的手中:“汪部长,这事儿怎么处理你们当领导的看着办!这是物证,您要是嫌证据不够,我还有人证!”他转向李惠霞道:“李主任,您现在还让我给你道歉吗?”
张扬点了点头:“我从没见到过有人跳得这么好过!”
李惠霞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张扬的身上,张扬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自己虽然是组委会成员,可一直都充当着打杂的角色,难道说这件事跟自己有关?他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列席会议的有江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汪长军,江城市旅游局副局长高兴贵,平海电视台文艺部主任李惠霞,以及组委会相关人员,在会议之前,汪长军专门找张扬谈了话,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主要是辱骂协办单位领导,影响太恶劣,开这个会的目的就是想让张扬当面给李惠霞道歉,汪长军也表示不打算继续追究下去,身为江城市的干部,对张扬的根底多少也清楚一些,没必要把这件事闹大。张扬表现出的态度也很合作,他当即就表示愿意向李惠霞道歉。
顾佳彤黯然道:“我忽然觉着自己真的好失败!”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拍案怒气道:“放你他妈的狗屁!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别他妈诬陷我的清白,更不要诬陷人家一个小姑娘!”
何歆颜不是个简单的小丫头,高兴贵找她单独谈话的时候,她就留了一手,把这家伙充满暗示性的话都录了下来,昨晚和张扬分手前,她把录音带交给了张扬,张扬之所以答应开会,就是要在众人面前揭穿高兴贵的丑陋嘴脸,他现在是证据在握,反戈一击,一击必中!
王学海拿起一杯红酒递到顾明健的手中:“商场如同战场,想要成功就必须出其不意,其实我很想和你姐姐合作,可惜她信了别人的谎话,转而去和方文南合作!真是让人遗憾啊!”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现在改革开放正处于加和深化的过程中,随着经济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旅游的需要会越强烈。”
方文南已经从最初的失落和愤怒中冷静了下来,他低声道:“顾小姐,这次东江纺织百货大楼的地皮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就此放弃,等于放弃了一个最好的发展机会。”
顾明健道:“这种歪风邪气不能纵容,否则大赛很难搞下去,我听说香港选美对舞弊查的很严!”
“滚!”何歆颜凤目圆睁,却终忍不住笑出声来:“学体操必须要娇小玲珑那种,当时我有两个选择,要么去学艺术体操,要么去学跳舞,后来感觉对体操已经厌倦了,就改学了跳舞!”何歆颜喝了一口啤酒道:“我本以为你不会来呢,刚才看到你真的很开心!我就想跳给你看!”
何歆颜的得分很高,在已经出场地十五名选手之中遥遥领先,事实上,在预赛中她的综合成绩也是最好的一个几名评委已经私下认定她就是当晚冠军的最终获得者。
秦传良道:“我国的体制产生了持有的官场文化,恕我直言,我看到许许多多的官员在任的时候并不是为了做事,而是为了做官,他们脑子里想得是如何在任期内捞取政绩,有了政绩才能够获得新的提升,才能够继续在仕途上继续攀升。如果抱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他们做不好事!”
张扬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最终落在李惠霞的身上,他低声道:“李主任,我承认,昨天骂你不对,但是你在没有凭据的情况下说我和选手间存在性贿赂才是激怒我的真正原因。我们党员讲究实事求是,我跟何歆颜过去就是好朋友,但是我没有向她透露过任何的内幕消息,也没有为她在评委中活动过,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可以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张扬有没有为何歆颜说过好话?有没有单独向你们暗示过什么?”
安德恒笑了笑,把手中的最终获奖名单递给顾明健,顾明健刘览了一下,看到上面并没有何歆颜的名字,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的胸怀并不宽广,过去何歆颜在医院骂过他,他一直都没有忘了那件事,刚巧又发生了有人揭露何歆颜和张扬事先一起吃饭,神情亲密的事情,顾明健就悄然给了一些助力,不但把何歆颜的分赛区冠军拿掉,还把她从最终的获奖名单中排除。
安德恒并不知道顾明健和何歆颜之间有过什么恩怨,不过既然顾明健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他也只能表示尊重,他今晚看到了何歆颜的表演,认为何歆颜是个极其出色的女孩子,公平的来说,她获得这个分区赛的冠军众望所归。
顾明健挂上电话,向身边的安德恒道:“张扬的电话!”
李长宇明白张扬的心思,自从安德恒投资南林寺景区开建设之后,张扬在实际上已经被人家剥夺了权力,景区工程指挥工作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这次的东江之行,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张扬倒是不出意外的又惹了一件事回来。张扬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意义,不过李长宇在心底深处对张扬惹下的这起风波是赞赏的。
顾佳彤在来见方文南之前已经拿定了主意,顾明健的假如,让她意识到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皮已经成为一潭浑水,她不想继续掺和进去,对方文南她还是充满歉意的,不过她既然做出决定退出就不会再改变。
何歆颜站在走廊上,张扬开会的时候,她也被组委会叫去讯问。
何歆颜仰将一小瓶啤酒很爽快的喝干了,然后把空空的瓶子顿在桌上,明澈的美眸望着张扬:“什么对不起啊?”
高兴贵听到张扬公然骂人,一张脸顿时拉长了,提醒张扬道:“小张,注意你的言辞,考虑一下后果!”
顾佳彤听张扬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她充满了诧异,这些天她一直都在为竞标土地做着背后的努力,表面上的事情都是方文南在处理,这件事对她而言同样是突然的,挂上张扬的电话,她心事重重的坐回沙上。
何歆颜点了点头,轻盈的跳上自行车后座。张扬的车技的确让人不敢恭维,骑得东摇西晃,何歆颜紧张的抓住他的腰背,生恐被这厮一不小心给甩了出去。四月的东江还有那么一点冷,何歆颜今天穿得有些单薄,夜风吹来,不由自主打了个寒碜,手臂圈住张扬的腰腹,向他挨近了一些。一种无言的温暖,包容着她的芳心。
安德恒现在才真真正正佩服王学海了,此人绝对是一只阴险狡诈的狐狸,他表面上做着光明正大的生意,可实际上的操作手法全都是见不得光的下流手段,包括让顾明健去窃取方文南的竞标方案,全都是王学海的主意,安德恒又不得不承认,王学海的这些让人不齿的手段www.hetushu.com还的确行之有效。他端起酒杯和王学海碰了碰,两人目光相遇,都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很多地方,他们两人都有着类似的地方,幸好他们成为了商业伙伴,而不是敌人,否则一定会拼上一个头破血流,两败俱伤。
秦传良看到盛情难却,只能点头答应。
这下所有人都意识到张大官人的厉害了,千万别让他抓到理儿,对这种人最好敬而远之,只可惜多数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嘿嘿……要不你晚上来博泰宾馆308房,我给你单独指导一下。”
李长宇不由得叹了口气。
安德恒开始重新审视顾家公子了,过去他一直都以为顾明健是个目空一切的傻小子,可随着他对顾明健的认识加深,他发现顾明健也有他的智慧,虎父无犬子,也许是年轻人特有的轻狂掩盖了他本有的睿智和内涵,不过顾明健也有个最大的缺点,他的心胸实在太狭窄,这样的人一旦反目成仇,就会睚眦必报。何歆颜把自己的自行车推了过来,想要放在丰田车的后背箱里,没成想,张扬的汽车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故障,无论如何都打不起火来,两人相互看着,不禁笑了起来。
会议由汪长军主持,他先是肯定了组委会的工作,然后赞张扬了东江分赛区的成绩,最后才话铎一转,落在了张扬的问题上。汪长军语重心长道:“这次的比赛总体上是好的,可在局部也存在了一些问题,这和个别同志的认识有关,也和我们缺乏相关大赛的组织经验有关。”他目光望向张扬道:“在开会之前,我和张扬同志已经交换过了看法,小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说到这里他适时停下,示意张扬起来言。
他强压怒火,点了点头道:“李主任,我跟何歆颜过去就认识,可我并没有给她提供过任何的便利,也没有帮助她去贿赂评委会的任何人!您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
李长宇道:“他毕竟是你的直接领导,咱们体制里最忌讳的就是不分上下,你怎么也要给他留点情面。”
张扬冷笑道:“我是给江城抹黑,怎么他们往我身上抹黑的时候不见你这么说呢?”
顾明健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方文南的那份竞标书我已经得到了!”
何歆颜咬了咬嘴唇,明澈的美眸中笼罩上一层迷蒙的水汽,她抬起头看了看天鹅绒般的夜空,遥望着那点点闪烁的星光:“别这样说,我会当真的……”
顾佳彤语气冷淡道:“我房间的东西你有没有动过?”
安德恒道:“我们的条件完全过了方文南的盛世集团,可以说,这个对手已经被我们先排除掉,现在只刹下梁成龙一个了。”
连远在江城的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专门为这件事打来了电话,他希望张扬不要把事情闹大,从大局着想,不要因为这件事而给江城带来负面影响,张扬的心情很不爽,李长宇也能够体会到他此时的心情,向他承诺,市里一定会严格处理高兴贵,给他一个交代。
张扬返回江城,先去了李长宇家,途中李长宇就给他打了电话,询问他这次东江的事情,让他回来当面向他汇报一下。张扬来到李长宇家里的时候,秦传良也在,正在和李长宇下着像棋。
“错!这叫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张扬乐呵呵讲正道。
秦传良道:“佛祖舍利虽然带给江城一个契机,可是在旅游深度和广度的挖掘上,还是要从人文历史着手,不可以仅仅围绕一个南林寺,围绕一个清台山,江城总人口九百四十万,市区人口一百八十万,抛开外部的游客不言,单单是江城本身,旅游内需就已经很大!”
芙蓉园就位于市委家属大院的对面,平日里生意十分的红火,李长宇在二楼定了个雅间,因为提前打过招呼,凉菜已经准备好了,张扬把从李长宇家里带来的内贡茅台打开了,给他们两位每人倒了一杯。
“我是说今晚比赛的事情……”
“其实我小时候是学体操的,可后来因为身材的原因改学了舞蹈!”
顾佳彤望着弟弟的背影,美眸中浮现出极其复杂的神情。她几手能够断定,这份竞标方案是因为弟弟而泄露出去,那份竞标方案她放在自己的房间里,养养根本不会动她的东西,过去明健也不随便进入她的房间,可是当她知道安德恒和王学海合作参与竞标之后,马上就联想到了弟弟,她椎测到王学海安德恒和弟弟之间已经悄然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利益集团。
汪长军想不到形式急转直下,居然被张扬搞得剑拔弩张,不由得怒道:“张扬,你给我坐下!”
李惠霞道:“张处长,请问你和15号选手何歆颜在比赛前有没有私下联络过?”
打小报告的就是他,他当然心虚。
李长宇笑道:“有功夫为什么不多看看安德恒的计划书,他的计划做得很不错,规划也很宏大,不过仔细看,其中的功利性太明。”
“高兴贵这种人就是给脸不要脸,事情既然捅出来了,也没什么丢人的,放任错误继续,那才是真真正正的不负责任!”张扬丢下这句话,大步向远方走去。
张扬坐在那儿正在考虑如何恭喜她的时候,这次比赛的评委会主席,省电视台文艺部主任李惠霞开口道:“我刚刚知道了一件事,有选手在比赛之前和我们组委会成员私下联系,大搞不正之风!我怀疑,我们这次比赛的内容可能被通过某种途径透露了出去。”
张扬从怀中拿出一个袖珍录音机,轻轻按下播放键,高兴贵的声音在会议室中回荡:“小何啊!你的综合素质不错,不过有些地方还是需要提高一下的,不然很难取得理想的名次!”
顾佳彤点了点头,张扬已经看出了事情的关键所在,她轻声道:“明健变了!”
张扬笑道:“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不想说,我问了也没用!”
张扬一步步向高兴贵走了过去:“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天色瞬间昏暗了下来,窗外电闪雷鸣,一场暴雨从天而降。反正也走不了,李长宇又让服务员上了几瓶啤酒,他们三个边喝边聊。李长宇和秦传良所聊得都是江城的未来规划。张扬因为南林寺的事情对江城的旅游规划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兴趣,李长宇也觉察到了这一点,笑着对张扬道:“张扬,你这个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可不是摆设,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就是渎职,小心我把你给撤下来!”
高兴贵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他怒道:“张扬,你不要狗急跳墙,诬我清白!”
张扬慢慢向她走了过去,一时间不知该对她说什么,这件事真正的受害者是何歆颜,因为他的缘故,何歆颜眼看就要到手的分赛区冠军就这样被剥夺了。
张扬微笑道:“我这是真性情,比那些混在干部队伍中的伪君子强多了,高兴贵是好干部,看到人家小姑娘漂亮眼珠子只差点没掉下来了,一心想搞潜规则,这就叫素质?黎国正是好干部?贪污受贿,杀人抢劫无恶不作,他素质高?”
“他属于那种给脸不要脸的,下次见了他,我还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