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3章 反击从现在开始

洪伟基果然不想在这件事上做过多的纠缠,他把话题转到了江城的发展问题,代市长左援朝提出了修建三环路的计划,然后把方案分给每个常委进行讨论。
顾养养看到张扬穿着一身牛仔集现在大街上,慌忙落下车窗向他招手。
顾佳彤咬着红唇笑眯眯看着他们,却仍然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张扬把方文南想和李长宇见面的消息告诉了他,李长宇对此有些诧异,他即将负责三环路工程的事情,只有洪伟基单独跟他提过,就连其它常委也不知道,这方文南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居然会通过张扬找到了自己的头上。这消息既然不是自己透露出去的,就只有洪伟基了。李长宇在得知洪伟基要让自己负责三环路工程的时候,就知道洪伟基在试图平衡自己和左援朝之间的权力,左援朝近期的风头太盛,所以洪伟基想要用自己来制衡他。如果方文南的消息真的是洪伟基单方面透露的,证明洪伟基在这件事上的态度还是推卸责任,李长宇对这位老同学老道的政治手腕并不佩服,这样的人或许可以做到四平八稳,但是永远无法做出一番真正的大事。
李长宇又提出一个问题。这次的暴雨让江城部分古城墙发生了坍塌,需要一笔资金进行紧急修横。
张扬对此也深表理解,吃饭的时候接到了方文南的电话,他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把顾佳彤来江城的事情告诉他,顾佳彤听出是方文南,笑道:“告诉方总我来了!”
张扬道:“我在旅游局干啥的知道不?”
“我帮你把把脉!”张大官人装出关切的样子。
顾养养哪知道这厮存了什么心思,把手伸了过去,张扬按在她脉门上装模作样的给她把了把脉,皱了皱眉头道:“你体内气息不畅,转过身去,我帮你治一治!”
顾养养拿着饼干啃着,原本还指望着中午好好吃一顿呢。
顾佳彤看到妹妹突然倒了被吓了一跳,看到张扬脸上得意的笑容,方才明白一定是这厮在养养的身上做了手脚。
洪伟基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中,低声道:“和平年代,我们的党我们的干部,所面临的考验并不轻松,不要让和平成为滋生安逸的温床!对胡爱民不追究不宣传的决定是洪伟基做出的,他并不否认胡爱民的死是舍己救人的英雄行为。可胡爱民的问题也摆在那里,胡爱民曾经向杨守义行贿,而杨守义却牵涉到黎国正案,这件案子虽然暂时停滞不前,可洪伟基有种预感。早晚会有一天,还会旧事重提。作为江城市的第一把手,他不可以感情用事,他要看的长远,不可以为日后的仕途留下隐患。
张扬笑道:“谁让你们突然就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要知道你们过来就在雅云湖那边订饭店了。”
张扬抚摸着她的秀,抚摸着她丝缎般软滑的肌肤。
虽然在东江的合作以失败收场,方文南还是表现出应有的风度。
洪伟基笑道:“还是老问题,资金!我们江城最缺少的就是资金!修路是好事,可资金问题如何解决?我们既要搞开发区,又要发展旅游,还要修建三环路,哪有这么多的钱?我看还是一步一步的来!”
顾佳彤道:“用不了那么麻烦,随便吃点!”
顾佳彤笑道:“不是跟他说过我们要五一过来,他不会走远!”其实顾佳彤原来说的是五一当天过来,今天才四月二十九,她比预期提拼了两天。
顾养养由衷赞道:“这里好美啊,站在这里就好像回到了古代。”
万簌俱静的夜晚,张扬和顾佳彤在房间中激烈缠斗着……顾佳彤皎洁白嫩的娇躯在张扬的身下宛如风中百合般不停颤栗着,她紧紧拥抱着张扬,久久沉浸在他带给自己极度欢乐的余和*图*书韵之中。
江城代市长左援朝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李副市长说得很好,我们在看到问题本身的时候。也要看到导致这种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爱民同志的事情在我们的群体内并不少见,为了官位,而采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甚至忘记了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的最基本准则,人都是有良知的,生死关头,仍然可以看到我们党员干部的真正素质!”
张扬低声道:“市里很缺钱吗?”
顾佳彤偎依在张扬的怀抱中,柔声道:“好想这样拥着你,就这样睡去!”
张扬指了指隔壁的房间,他率先离去。
“你好坏,居然用这样的手段对待养养!”顾佳彤轻轻在张扬的胸口上咬了一口,她舍不得用力,咬完,又用舌尖轻轻舔了舔。
张扬前脚赶到,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后脚也来到了这里,他走到张扬身边和张扬并肩看着远处的秦传良,不禁叹息道:“老秦给我提过许多次维护古城墙的事情,可惜我一直没有提起足够的重视,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张扬也明白李长宇虽然是常务副市长,可在江城市比他官大的还有好几个他说话也不是一言九鼎,否则他们也不会在南林寺景区的斗争中落入下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政绩被人家抢走。张扬是个不甘心失败的人,李长宇也是,不过李长宇在这方面比张扬表现的更有耐性小他并非是不想反击,而是在选择时机,一旦时机成熟,他必然会全力一击,不给对手喘息之机。
张扬缓缓点了点头,从李长宇的话中他领悟到了一种境界,一种目前他还无法达到的境界。他有些明白李长宇未来的规划,李长宇从未改变在江城发展绿色经济的策略。
张扬笑道:“方总啊方总,您是干谍报工作的天才,我也没告诉你在哪儿,你怎么能找过来?”
顾佳彤虽然不在体制中。可是对官场中各部门的职能还是清楚的,这件事应该属于文物局,怎么轮到了旅游局的头上?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方文南叹道:“现在江城的城区交通已经无法适应城市的发展,堵车现象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这么大的城市早就应该修建三环路了。”他停顿了一下向张扬道:“我听说市里已经计划小修建三环路。找李市长就是为了这件事。”
李长宇在这一点上倒是同意左援朝的看法,他低声道:“这次的春汛表明,江城各个区县的基础设施很差,不但道路需要修建,沟渠江河都需要疏通,而且要马上进行。不然我们在今夏可能会面临更严峻的情况。”
张扬笑道:“没事儿。养养肯定一觉睡到天亮!”
李长宇声音沉痛道:“这两天我始终在反思这个问题,我们的干部队伍的确出了不少的问题,可这些问题,并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原因,而是我们的干部制度本身就存在问题,让一些人把精力投入到对官位的追逐上,甚至忽略了他们本身真正需要负有的责任。”
张扬心中暗道,我自然走过来人,我是从大隋朝那会儿过来的人小不过这种话他不可能对顾佳彤说。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
顾养养听话的转了过去,张扬唇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随手就点了她的昏睡穴,顾养养只觉着一股倦意向她袭来,打了个哈欠,居然就卧倒在了床上。
李长宇心中却是悄然一动。他忽然发现安德恒的投资计划中有一个极大的破绽和漏洞,安德恒在江城的投资,也许并非是看好江城的旅游前景,他所看重的都是能够在短期内获得利益的项目,他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收回投资。
李长宇微笑道:“看事情要一分为二,什么叫便宜?什么叫吃亏?事情是辨证发展的,江城和-图-书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你身为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是不是应该做些事情了?还有你身兼江城招商办副主任,从上任到现在都没见你有什么亮眼的成绩。在这样下去,就算我不免你,别人也要看不过去了!”
顾养养叫苦道:“我都快饿死了!”
方文南笑着解释道:“我知道你这两天都在古城墙这儿,看到你的车停在饭店前,就找过来了。
李长宇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反思,他在寻找自己过去的不足,他在南林寺景区的开上所抱有的希望太大,所以景区一旦出现问题,就让左援朝有机可乘。在初次交锋上,自己真正落败的原因是目光过于狭窄和局限。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建立起大江城的规划,从全局着眼于江城的发展。
晚上,张扬带着顾佳彤姐妹在雅云湖吃了顿渔家饭,入住帝豪盛世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虽然张大官人很想一亲顾大小姐的芳泽,可碍于顾养养这个超级电灯泡在身边,也不敢擅越雷池一步。
方文南看了看顾佳彤安道:“顾小姐怎么没开车来?”
顾佳彤忍不住抱怨道:“你们江城的城区交通太差了,我和养养在这儿堵了一个小时了。
方文南的确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这风声很可靠,苏小红从市委,市里已经初步定下修建三环路的决议,根据洪伟基的意向,这三环路具体工程会交给常务副甲长李长宇负责。这件事在一般人看来或许有些奇怪,毕竟嚷嚷修建三环路最响亮的是代市长左援朝,可仔细想想这件事又很合情合理。洪书记这么做是在找平衡,均衡代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之间的权力,左援朝的风头太劲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定下来了,刚才的交通情况你也看到了,再不修建三环路,这个城市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的车流了!”
方文南道:“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们,张处长,我找你是想你安排我和李市长见见面!”
洪伟基道:“江城想要发展。经济是基础,我们的招商办肩上的担子又重了!”
张扬知道方文南急着过来一定有事,让老板给他添了套餐具。
“市场开发科科长!”顾养养抢先答道。
顾养养当晚的精神格外的好,沐浴之后,又叫上姐姐和张扬一起打起了扑克,顾佳彤原本也打算在妹妹睡着之后溜到隔壁张扬房间内的,可没想到这小妮子毫无困意,一双美眸幽幽的看着张扬,其中充满了无奈。张扬笑道:“养养。最近你身体怎么样?”
张扬这才明白方文南在东江投资受挫之后,马上把目光投向了江城,他看中了三环路的工程,这件事张扬也听李长宇提过,好像市里有意把这件工作交给李长宇,不过以李长宇现在的地位应该无法拍板定案,决定权都在洪伟基手里。张扬对方文南十分了解,知道这个人从不打无把握之战,他既然找李长宇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张扬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破破烂烂的古城墙:“前两天江城遭受连天暴雨袭击,古城墙有一段发生坍塌,市里把这件事交给了我们旅游局。我正在考察城墙周围的情况。”
修建三环路早在许常德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就已经提出,不过因为资金的问题始终拖延到如今,左援朝成为代市长之后,提出想要从根本上改变江城的面貌,必须从改善市政基础设施做起,修建三环路是他政策中的重要一环。
“那是,虽然徒有虚名。我怎么也兼着江城招商办副主任,顾董事长,您有兴趣在江城投资不?”
左援朝笑道:“专款专用,尤其是外来的投资,我们如果不经别人的处五许这样做恐怕不好!”
顾养养咯咯笑了起来http://m.hetushu.com,因为天气炎热,她也破天荒到了杯啤酒,姐妹俩都饿了,也不跟张扬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把肚子垫了个半饱,顾佳彤也有了说话的力气:“你不在旅游局上班到这儿干什么?”
听话听音,顾佳彤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厮还是不死心,想说服她投资江城旅游。顾佳彤虽然没什么表示,可顾养养却对张扬的这个规划颇为赞赏,她拍手道:“好啊,再在这护城河上弄些画航,找人穿上古装表演,那条古街全都按照古代的规制安排,一定能够吸引好多的游客!”
顾佳彤道:“你管的还真宽!”
张扬呵呵笑道:“这习惯可不好,让顾书记知道,我偷他酒喝,恐怕明天就得把我这个科级干部给撸了。”
顾佳彤微笑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李长宇考虑了一下,才把自己确定负责三环路工程的事情告诉了张扬,张大官人的领悟力也比过去提升了许多,他马上就明白,方文南想和李长宇套近乎的真正目的在于此。张扬又想到,李长宇负责三环路工程是个契机,利用这件事不但可以把三环路修起来,而且可以将古城墙景区的建设落实。安德恒既然能够利用南林寺景区建设。从市里要得纺织厂地皮,还从开发区的到了大量的用的,自己就可以利用同样的方法,做得更加漂亮,他把自己的初步想法跟李长宇说了。
两人走上布满青苔的城墙。顾养养站在远处的垛口,遥望着正南方流淌的护城河,河水虽然有些浑浊,可是河边垂柳如丝随风起伏的情景也颇为醉人。再往南方望去。远处还有一面小湖。湖面波光粼粼,时而有几只白鸯飞过。沿着护城河往西,是一条老街,老街两侧建有不少的古建筑,这些建筑很多都是明清遗留下来的,虽然破损严重,不过大体上还是保持了昔日的风貌。
张扬和顾佳彤走出门外,来到古城墙下,却发现顾养养已经登上了城墙。顾佳彤担心上面有危险,慌忙和张扬一起沿着台阶走了上去。虽然顾佳彤刚刚说过生意上的事情免谈,可是听到江城要修建三环路的事情还是动了心思,她轻声道:“江城真的要修三环路?”
张扬指了指前面,带着两人从小巷口中走了过去,古城墙边上有一家古城公鸡馆。以做老公鸡闻名,张扬这两天在城墙周围考察,基本上都在这里吃饭。老板看到张扬过来,把刚炖好的一只老公鸡给他们先上来,张扬又点了几道江城地方菜,要了几瓶啤酒。
李长宇笑道:“安德恒是个商人,他投资就想着获利,而且他急于在短期内获利!”他望着前方到塌的古城墙道:“市里把古城墙的问题交给我解决。左市长把古城墙和南林寺风景区划分的很开。他认为专款就应该专用!”
挂上电话之后,张扬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领悟,李长宇最后的这句话绝对是有感而,让顾佳彤介入三环路工程,并非是看中她的姿金,而是看中了她的影响力。李长宇已经提前预见到,三环路工程的招标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代市长左援朝一定会制造种种障碍,如果顾佳彤介入,左援朝必然投鼠忌器,这次的事情势必会顺利的多。多日以来压在张扬心头的郁闷忽然一扫而光,他明白,反击的时候到了。
来到张扬的房间内。却发现这厮没有开灯,张扬有力的手臂将顾佳彤一把拉了进来,将她压在墙上,黑暗中准确无误的捕捉到她的樱唇,用力吻了下去。一手托住她的后腰,另一手伸进她的长裙下摆里,一把就扯开了她的内裤。大手抚摸了过去:“想死我了!”
张扬道:“假如我们把古城墙修起来,护城河重新开挖,再把那条和_图_书古街修整,这古城墙风光带就初具规模了。”
顾佳彤枕着他的手臂在他怀中躺下,柔声道:“张扬,我好想永远躺在你的怀里!”
顾佳彤道:“那……张处长。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在这儿干什么了吧?”
可挂上电话没多久,就看到方文南驱车来到了他们所在的饭店。
顾佳彤这才把刚才路堵的事情说了。
左援朝已经把皮球踢给了李长宇,他轻声道:“旅游是李副市长分管,这件事还是李副市长想想办法吧!”
顾佳彤姐妹俩来到江城的时候。正逢江城的春汛结束,城区显得很乱很脏道路上还有不少的积水,泥泞不堪,顾佳彤一路开车过来,进入二环之后堵车整整一个钟头,心里这个郁闷啊,想不到江城比起东江的交通情况还要拥堵,她是抱着给张扬一个惊喜的想法过来的,所以也没有提前打电话。眼看着时间已经一点多了,顾养养望着前面跳踊行进的车流也不禁有些着急:“姐,你不给张哥打个电话。万一他不在江城怎么办?”
李长宇抬头看了看阴郁的天空,轻声道:“江城可能面临着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时代,兴建开发区发展旅游业修建三环路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张扬,不要把目光局限在南林寺,要把眼光放在整个江城,只有站在更高的地方才能看到更远的范围!”
张扬不屑道:“合着他们想把便宜都占了。遇到出力出钱的时候就躲到一边了!”
顾佳彤笑道:“我倒忘了,车里还专门给你带了两箱茅台呢,顺我爸的!”
张扬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这事好办,我跟他约好时间告诉你。”
张扬这两天都在古城墙调查城墙的损毁情况呢,事情跟他预计的差不多,安德恒听说古城墙的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他是打造南林寺景区,和政府的谅解备忘录中签的是修缮南林寺,可不包括古城墙。安德恒这样说非但没有让张扬感到郁闷,反而让这厮高兴起来,这两天他和李长宇已经构画出打造江城大景区的计划,南林寺虽然炒得热闹,可一个和尚庙终归也成不了多大的气候,按照秦传良最初的构想,打造的南林寺景区是以这座古刹为中心,另外一个中心就是古城墙,可安德恒主动放弃了古城墙的修着,也就等于把另外一个旅游开点拱手让人,由此可以看出安德恒投资旅游,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换取江城市政府的支持获得开发区和纺织厂的地块。他宣称的两亿投资,包括的范围太广,充分表现出一个商人的狡猾和智慧,功利心实在太重。
顾佳彤笑道:“听你说话的口气跟过来人似的!”
张扬道:“现在古城墙属于南林寺景区开的范围,维修问题应该由市政府和安德恒联合解决!”
张扬哈哈笑道:“古代没什么好玩,还是现在自由得多!”
方文南得知顾佳彤到了江城。也表现得相当热情,他马上就提出晚上设宴为顾佳彤接风洗尘。
李长宇对此并没有表现任何的意见,只是嘿嘿笑了一声:“如果顾小姐愿意投资就好了!”
江城市常委会上,李长宇把当日追悼会的情景慢慢介绍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包括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在内的所有人,鼻子都有些酸,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的内心才是评判一个干部最公平的标准。
顾佳彤看到前面的路堵没有减轻的现象,只好拿起手机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李长宇之所以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是因为秦清和张扬都向他提出要公平对待胡爱民的问题,李长宇负责春阳的防汛指挥工作,在春阳了解到了不少的情况,胡爱民的事迹的确很感人,可看到洪伟基http://m.hetushu.com的态度。他就已经明白,想替胡爱民翻案很难。
张扬紧紧拥住他的娇躯:“会的,一定会的!”
顾佳彤站在城墙上看了看。对古城墙一带的风光颇为欣赏。
听说顾佳彤已经到了二环路,张扬喜出望外,从顾佳彤的描述中他得知,现在顾佳彤距离他所在的地方并不远,当下一边打着电话,一路小跑找了过去,来到顾佳彤的车前,发现二环路上仍然堵得水泄不通。
左援朝道:“洪书记,安德恒投资的那笔钱是修缮南林寺,重建讲光塔,兴建美食购物广场的。在我们所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中并没有包括古城墙的后续开项目洪伟基皱了皱眉头:“有什么分别嘛!”
顾佳彤红着俏脸,为妹妹盖好被子,确信她已经安睡,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房间。
胡爱民同志的事情给我们所有人都上了一课,无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要忘记,我们是人民的公仆,是人民赋予了我们权力,我们要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为人民造福。而不是作威作福!”
张扬闭上双目,舒服的仿佛就要睡去。
方文南也明白现在并不适合打扰人家,说了几句,就告辞离去,走的时候抢先把饭钱给结了。又提出安排顾佳彤晚上去帝豪盛世住下,顾佳彤看到盛情难却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张扬乐呵呵凑了过来,示意顾佳彤从护栏的缺口处开了过来,直接把车驶上了人行道,反正这车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动,干脆停下来先去吃饭。
顾佳彤从张扬的手中接过电话,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张扬站在那片坍塌的古城墙前,幸好城墙坍塌的时候周围没有人在,并没有发生严重的伤亡事故。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原本旅游局是不负责这块地,可秦传良给他打了电话,对这位老岳父张扬还是尊敬的,他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看到秦传良跳蹋走在城墙的废墟中,脸上的表情极其沉痛和惋惜。他早就提出了修统和保护古城墙的建议,可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江城市政府有具体的实施方案,虽然最近市领导对发展旅游前所未有的关注,可关注点大都放在发现佛祖舍利的南林寺中,这段古城墙仍然处于被忽略的位置。
洪伟基笑道:“这件事应该没有问题啊,安德恒不是在南林寺景区投资了两个亿,可以刮拨一部分款项去修建古城墙啊!”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我们姐妹俩可是来旅游的,生意上的事情咱们免谈!”说实话顾佳彤最近心情的确有些郁闷,东江纺织百货大楼的竞拍受挫,她暂时不想提生意上的事情。
顾佳彤忍不住笑道:“市场开发处又怎么了?还是科级干部啊,总不能因为叫开发处,你就变成了处级干部?虚荣!”张大官人不但虚荣。而且不是一般的虚荣,这处长听起来就是比科长爽!
张扬皱了皱眉头:“我说养养,那叫市场开发处!”
顾养养吃饱了,起身去看古城墙了。
顾佳彤并不答话,只是后仰着头,闭紧双眼,两手攥起拳头使劲捶打张扬健硕的胸膛,嘴里喃喃道:“坏蛋,我不要,不要。”张扬把顾佳彤的美背顶靠在墙壁上,用膝盖分开她的修长的美腿,他的右手,从顾佳彤的身后托起她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美臀,用力抵在了顾佳彤的身上。顾佳彤瞪大了美眸,不再半推半就地挣扎:“啊。”随着张扬的侵入,她出低声的呻吟。她的双手捧住张扬的面孔,颤抖的樱唇亲吻着张扬的额头。
“很好啊,走路也跟正常人没什么分别!”
张扬道:“现在园林文物局主抓南林寺景区建设工作,这边的事情人家顾不了,我闲着也是闲着,所以让我来看看,顺便找找投资。看看有人愿意帮忙修这段古城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