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5章 转守为攻

陈崇山也很愤怒,他对清台山有着真挚的感情,看到自己生存的环境遭到如此的践踏,他怎能不难过?他从未反对过开清台山,可是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清台山的开只会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破坏,非但不能变得更美好,反而会失去过往的风姿。
这句话说的很巧妙,也很切中要害,表面上肯定了左援朝在南林寺招商引资工作上的贡献,实际上却在告诉所有人,你左援朝能干的,我一样可以做,我甚至可以做得更好!市委书记洪伟基呵呵笑道:“做革命工作也是需要有热情的,没有热情任何的事情都做不好,我希望,咱们江城市领导层,能够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顾佳彤仔仔细细看着张扬提供给她的这幅古城墙景区规划团,从城墙到护城河再到老街规划,规划图做得很详尽,对风景区未来的发展亦向很明确。顾佳彤甚至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嬉皮笑脸的张扬,她实在难以置信,这么出色的规划是张扬做出来的。
出问题的是那位香港影后席若琳,拍她和女杀手的打斗戏好时候,她感觉所有的风头好像都被何歆颜抢走了,人家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打斗的动作全都把自己比了下去。
张扬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向来都喜欢照顾自己人!”
顾佳彤轻声道:“三环路古城墙景区需要的资金量可不是小数字,我必须回东江好好筹划这件事。”
安德恒身在香港,听说这件事后也表现的极为恼火,这件事发生在春阳,他先想到的就是找春阳县委书记秦清,安家投资清台山是造福春阳老百姓的事情,现在他爷爷的坟头被人毁坏,修坟地工人被打,这件事春阳政府应该给个说法。
林成武本以为张扬去了江城,从此山高皇帝远,这位阎王爷再也不会找自己的麻烦,再说,人家现在都是处长了,总不至于还跟自己这个小工头过不去,可偏偏又犯在他手里了,五万块,就算把安大胡子的坟全部修好,钱一分不少的拿到也不会赚这么多。林成武拿着罚单心在滴血,雇主安德恒现在身在香港,这事儿应该找谁解决?
秦清的话很简单也很明了:“安先生,中国是个法治社会,做任何事都有法可依,这件事我会公正处理,还有你在清台山的开上存在多处违规现象,我希望你尽快来春阳给我一个解释!”说完秦清就挂上了电话。
安德恒愣了,虽然隔着电话,他仍旧能够感受到秦清强硬的语气,听得出美人儿书记现在很不爽,安德恒一向以春阳的恩人自居,春阳方面一直都对他很客气,秦清今天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安德恒愕了一会儿,方才愤怒的把电话扔在了一边。
张扬笑眯眯道:“这事儿我说了不算,得看顾佳彤的!”
王准答应的很痛快,让张扬安排何歆颜前来试镜,这次城墙打斗的大戏之中有个女杀手的角色,到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人选,他可以安排何歆颜饰演这个角色。
史三柱狠狠在林成武肚子上踹了一脚:“麻痹的,你看着办吧,你给土匪修坟,把我祖辈的坟头给平了,现在尸骨无存,你打算给多少?”
李长宇把自己的意思已经完全表明了,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他率先离开了茶社。
张扬拿起一杯茶。学着李长宇刚才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啜了一口,缓缓闭上了眼睛。同样的动作在方文南的眼中看起来却不一样,李长宇做出来很自然很正常,可这厮做出来,让人恨得牙痒http://m•hetushu•com痒的,恨不能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史家三兄弟撂下一句狠话:“你他妈给我告诉安家,我给他七天时间,七天内不把我家的祖坟给修好,我把安大胡子这老土匪的坟头给刨了!”
洪伟基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事先已经征求了常委们的意见,自从他上任之后,很少有过这样干脆的决断。所有人都看出来他们的洪书记在搞平衡,代市长左援朝最近的风头太盛,连一向喜欢于和稀泥的洪伟基都看不下去了。他要借着李长宇来敲打一下左援朝,不过这种手段在常委们看来是老套了一些,也常见了一些,洪伟基的做法许多常委心中对他的看法又打了一个折扣,玩弄政治手腕任何人都不反对,可洪伟基这种借力打力玩的也太明朗了,他分明是刻意制造内部矛盾。
李长宇也没有卖关子的打算,张扬把方文南的意思转告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目的,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应文南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的消息很灵通嘛,市里还没有正式宣布,你怎么知道的?”这句话等于承认了自己会负责这件事,同时又提醒方文南,你的消息来源已经被我猜到了。
王准把想要她饰演的角色告诉她,微笑道:“以何小姐的条件应该不用试戏了,明天我们正式开拍,你准时过来就行,你的台词也不多,听说你过去学过舞蹈,我们现场会有专门的武功师对你进行指导,高难度的动作会有替身完成。”
王准虽然来江城多次,可是从参观过古城墙和老街,看完之后他感叹非常,真是没有想到在江城居然有这么一处地方,当即就拍板定案,影片城墙决斗的场景就选定在这里拍摄。
方文南道:“只要能拿下三环路工程,我就接下古城墙的修复工程!”
张扬微笑道:“那就是说你已经同意加入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李长宇烟不离手。自从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他的烟瘾变得越发大了,葛春丽劝过他许多次,可是他始终无法戒掉这个老习惯。
王准并没有想到正式拍摄开始之后并不顺利,起因并不在何歆颜,何歆颜的扮相没有问题,演技没有问题,她良好的舞蹈功底,练起功夫来也似模似样,连武功师也称赞她的天份。
站在一旁的秦传良和陈崇山更是愤怒,秦传良望着那片被破坏后的竹海,大声道:“这是开发吗?简直就是犯罪?不能因为他们投资清台山,就可以任意妄为,清台山是国家的,不是他们安家的!”
安志远握着孙女的手道:“你去……你去。”……王准带着他的剧组应邀来到了江城,张扬作为旅游局的代表,很热情的接待了王准一行,他亲自带着王准去古城墙考察,在王准的印象中,张扬还从来对他没有这样礼遇过,颇有点受宠若惊。
当市委书记洪伟基宣布由李长宇负责江城三环路工程的建设指挥工作,左援朝的反应是错愕的,身为代市长,身为三环路工程的倡议者,到最后居然被排除在外,左援朝的内心之愤怒难以形容。虽然他也知道三环路工程是块难啃的骨头,可越是艰巨,意味着日后的政绩越突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环路工程和开发区建设几乎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这样的政绩他不想拱手让给别人。
张扬笑道:“我们可没有那么复杂,也没那么阴险,方文南是自己想进来,三环路工程,他不想接,还会有别人进来,古城墙景区他并不看好,我们的确没有为难他的成分在内。”
张扬笑道:“这不http://m.hetushu.com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只是参与了一些意见,主要还是秦教授的功劳。”张扬这句话稍嫌谦虚了一点,其实这规划图很多的构思都是来自于他,毕竟他在大隋朝生活过,对那时的风土人情极为熟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有生活经历,只有这样才能做出如此优秀的规划。
张扬道:“方总。我不喜欢绕弯子,舍一该子套不得狼。你想拿下三环路工程,就得把古城墙景区了来。
方文南笑道:“通过一位老朋友,名字我就不方便透露了,还望李市长谅解!”
王准哈哈笑了起来,对他而言五千三千也没多少分别,反正这次拍摄古城墙外景还需要人家旅游局的大力协助,想起张扬无偿提供的场地,王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权当是给人家的场地费。
李长宇何其精明,洪伟基把皮球踢给了他,这就决定他在三环路的工程上必然要和左援朝发生对立关系,就目前而言,他的实力和底气都有些不足,如果把顾佳彤拉进来,代市长左援朝也只有干瞪眼。
三千港币对何歆颜而言已经不少了,更何况根据剧本来看,她饰演的角色一天就能拍完所有的戏份,正准备答应的时候,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们香港人怎么都这么小气,一口价,五千!”
李长宇很快就让左援朝认识到了他乘胜追击的能力。他提出了古城墙修缮的问题,此前这个问题已经多次提起过,并没有引起左援朝足够的重视,可今天李长宇不但提起了古城墙,而且抛出了他的另外一项旅游规则,打造古城墙风光带!过去古城墙和南林寺景区是在一起提出的。
张扬笑道:“所以说,你们竞标失败反而是一件大好事,南林寺的那块肥肉被外人给吞了,咱们江城旅游不乏亮点,古城墙和老街也是未来的重点旅游工程之一,方总这次可千万不要错过了机会。”
王准笑道:“没想到张处长还是做经纪人的一把好手,行!拖一天我多给何小姐五千港币!”
我们的李副市长悠闲自得的品着清茶,目光流连在墙上那一幅幅墨宝之上,好像这件事根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安德恒很快就领教到了张扬的厉害,他为爷爷修建的陵墓突然停工,负责修墓地工头已经收到了市旅游局给他的一张罚单,破坏清台山植被和环境,破坏山体结构,罚单的数目很惊人50000元,罚单是江城市旅游局和环保局共同下达的,包工头苦着脸望着这张罚单,不是冤家不聚头,被罚的包工头是林成武,开罚单的是张扬,罚单上面盖着江城旅游局和环保局的红戳,张大官人还画蛇添足的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张扬望着那茶艺师宛如兰花般的手指,也不由得感叹她技艺之精妙,方文南的成功绝非偶然,他对商业的噢觉的确超人一等。
官员和商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从政治利益上考虑问题,后者首先考虑的是经济利益。在安德恒将古城墙景区主动划出去的时候,左援朝只是认为这是他权衡利弊后的结果,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被李长宇把握住,而且在古城墙的问题上大做文章。现在他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并警觉起来,李长宇并没有因为南林寺景区的挫败而放弃,再次提出修缮古城墙,打造古城墙景区,根本就是在有意和南林寺景区打擂台,李长宇想要以此为突破口,重新获得对江城发展绿色经济的发言权。更让左援朝恼火的是,三环路的建设指挥权落在了李长宇的手中,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m•hetushu•com
张扬笑道:“不是不让你抽烟,只是关心你的身体!”
王准也尴尬解释道:“何小姐,你误会了,我们拍得是正儿八经的武侠片,张处长过去是跟你开玩笑的!”
左援朝此时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可是他的脸部表情却依然古井不波,为官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必须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你越生气,你的对手就会越得意。左援朝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他的目光温暖而友善的望向李长宇,就像看着一位相交多年的老朋友,语气平和道:“李长宇同志,咱们做事不但需要热情,也要考虑到江城财政的实际情况!”
李长宇从托盘中拿起热乎乎的毛巾擦了擦双手,这才端起茶盏,先闻了闻沁人肺腑的茶香,这才将嘴唇沾湿,一点点将清茶啜尽,闭目良久方才感叹道:“好茶!”
方文南彻底明白了,李长宇这句话等于挑明了,他要是想接下三环路工程,一是要把古城墙景区工程接下来,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让顾佳彤假如,两个条件恐怕缺一不可。
顾佳彤道:“买一送一,你们这一招可真高明!”知道李长宇想让自己介入这件事,顾佳彤马上就明白,李长宇是想利用她父亲的影响力,江城的政治斗争果然十分的复杂,李长宇和左援朝之间显然并不是那么合拍,抛开政治因素不言,顾佳彤仔细考虑过包括古城墙在内的全盘规划方案,江城的前景还是让人看好的。在主动放弃东江纺织百货大楼的地块之后,顾佳彤的心情一直不好,如果她坚持,那块地鹿死谁手还未必可知,因为弟弟的缘故,她才做出了果断的取舍,她不想让外人看笑话。
茶艺师手法熟练的在他们面前表演着茶艺。
张大官人根本没有给林成武太多反应的时间,在林成武收到罚单后不久,史家三兄弟带着小何村的二十多名壮汉就赶到了坟墓现场,这帮人来到之后,二话不说,挥舞棍棒,逢人就打,把林成武的工人痛揍一顿,然后把石人石马砸了,原因很简单,史家三兄弟二舅的三婶的四大爷当年埋在这里,他们为了修安大胡子的坟,把人家的坟给平了。
李长宇点点头。方文南等于间接承认了他和洪伟基的关系非同一般,洪伟基把消息透露给方文南,又让方文南找自己,也就是说洪伟基属意方文南接这个工程,他自己又不想出面,真是一个老狐狸,李长宇心中暗骂着,不过他的表情仍然是云淡风轻:“市里财政很紧张,工程会需要垫付大量的资金!”他并非是危言耸听,也不是让方文南知难而退,他要把现实告诉方文南,方文南的实力他很清楚。江城有能力接下这单工程的也只有他了。
方文南苦笑道:“明知道是肥肉,可是我未必同时吃得下去!”在他看来,古城墙和老街显然是什么价值的,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还是尽量推掉这个苦差。商人的目的就是把利益最大化,他看中的是三环路工程,对古城墙风光带可没有什么兴趣。
方文南开始意识到张扬在配合李长宇给他下套呢,他虽然打心底戒备着,可仍然忍不住要继续向人家挖的这个坑走下去,这工程太诱人了,方文南笑道:“张处长,我的情况你应该知道,南林寺景区筹建的时候,我已经参加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竞标,看到家门口的这块肥肉诱人,可惜没有能力吞下去了。”
方文南点了点头道:“李市长,对此我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
方文南送走了李长宇,回来望着一脸坏笑的张扬,叫苦不迭道:“我说兄弟,咱可不带这么坑人的!”
李长和图书宇忽然开口道:“可以考虑合作投资的方式!听说你和顾佳彤过去有过合作!”
直没有说话的张扬笑道:“方总是做大事的人,那时候,目光盯着省城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家门口的这点工程压根提不起兴趣。”
方文南却从李长宇的动作中感受到四个字,莫测高深,他已经通过苏小红确定,李长宇已经确定负责这次三环路的工程,也就是说李长宇在这件事上拥有绝对的发言权。一个掌握权力的人,怎样的表现都不过分,尤其是当他面对的这个人还有求于自己。
林成武只差没气得吐血,这史家三兄弟不止一次威胁过他,因为当初他雇佣他们三个想谋害张扬,从此以后这三人就阴魂不散的缠上了他,每天花在他们身上的钱已经不少,他帮安大胡子修坟又干他们什么事?这当口儿他们又赶过来敲诈。林成武也实在没辙了,他惨叫道:“我他妈没钱,安家该我的工钱都没给呢,你们找我干吗?有种找安家去!”
“我真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张扬看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反侧有些后悔了,他笑眯眯道:“假如预定时间内拍不完,还是要加钱的!”
李长宇微笑道:“我对盛世集团有过一些了解,你们在江城是明星企业,有一定的实力。江城的工程,我们首先考虑的当然会是地方企业,这样可以扶植家乡的企业,也有利于树立我们江城的新形象。”他顿了顿又道:“南林寺风景区筹建的时候,我就希望江城的民营企业站出来展示一下你们的实力,可你们一个个都把目光放在了外面,呵呵,家门口的商机难道就不是商机吗?”
张扬也是个很懂得饮茶的人,不过他的动作没有李长宇这么夸张,在他看来人的官位达到了一定的地步,就会拿捏出一种气派,李长宇也未能免俗,这表演也忒夸张了一点,不装逼你能死?这厮心中暗暗腹诽着。
“顾佳彤那里已经开始为三环路工程做准备了,你是不是不想假如方文南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啊,你,我真不明白这风景区有什么搞头?
他看到安语晨推着父亲走了过来,脸上马上又换上了一幅笑容:“爸,您来了!”
方文南听出来了,李长宇这是说他不肯为家乡出力呢,可细细一琢磨,这话中好像还有其它的含义。
王准笑道:“你的戏份不多,这样吧,友情价,三千港币!”
张扬邀请王准过来不仅仅是想把古城墙设为外景基地,他想要通过王准的武侠片把古城墙和老街宣传出去。他也趁机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让王准帮忙给何歆颜在影片中安排一个角色。
“没事儿!”
李长宇微笑道:“想要加快发展,想要深化改革,就必须开拓思路,南林寺的模式很好,左市长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我们必须用于跟进!”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强的,而且一旦兴起,就会一不可收。
顾佳彤忽然笑了起来,她从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刚刚放在唇边,却看到张扬的眼神,又怯怯的把香烟放了下去,小声道:“习惯了,不过我已经很少抽烟了。”
方文南做了一个请用茶的手势,恭敬道:“李市长请!”
秦清接到安德恒电话的时候,正站在青云竹海前,望着因为修建坟墓而遭到大肆破坏的竹海,她的美眸中流露出痛惜和愤怒的神情。
东江赛区的比赛之后,张扬始终对何歆颜抱着一份歉疚,他总认为是自己影响到了何歆颜,不然她肯定会是分赛区的冠军得主,推荐她演电影也算是对她的一个小小的补偿。
安志远哆哆嗦嗦道:“春阳……出……出http://m.hetushu•com什么事情了?”
方文南挥了挥手。示意其它人退出去,这才把话题引向三环路的事情,根据他的了解。官当到了李长宇这种级别,他们善于打太极,卖关子,可他们并不喜欢别人拐弯抹角。如果那样,他们会认为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会认为是在浪费时间,所以方文南选择最直接的一种方式:“李市长,我听说市里已经决定兴修三环路了?”
张扬一听就乐了,何歆颜演女杀手还真是合适,当下就给何歆颜打了个传呼,何歆颜听说张扬为她安排试镜的事情,本来是没多少兴趣的,可想想去江城能够见到张扬,还是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无论成功与否,权当是一次旅游也好。
安德恒这个电话打得很不是时候,他充满愤慨的说道:“秦书记,我们安家在春阳投资的初衷是帮助家乡,造福百姓,可现在竟然遭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我要求严惩肇事者,给我们一个交代!”
顾佳彤风情万种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什么事情都想到了,由得我选择吗?”
傻子都能知道这古城墙和三环路没有任何的关系,可张扬愣是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方文南就不能不多想了,他很快就悟出来了,敢情人家是提条件呢。自己想要拿下三环路工程,就必须得接下古城墙的修缮工程,这不是买一赠一吗?他看了看李长宇。
何歆颜半信半疑的看了看王准,王准让副导演把剧本交给何歆颜,何歆颜坐在那里看了看,确信这部戏的确不是三级片,这才放下心来。
王准也没有想到张扬推荐给自己的演员就是上次在江城海霸王遇到的漂亮女孩,上次因为他邀请何歆颜拍电影,还被张扬揶揄了一通,想不到这次他居然会主动推荐。
何歆颜看到王准也是一愣,这不是上次遇到的那位三级片导演吗?她狠狠瞪了张扬一眼道:“我才不拍那种片呢,张扬,你找骂是不是?”
何歆颜提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片酬怎么算啊?”
“你总得有个态度吧?”
属于南林寺景区的大范畴内,可是在古城墙倒塌之后,安德恒主动将开发南林寺和古城墙景区划分开来,他对古城墙的前景并不看好,再且他是个看中眼前利益的人,对于这种无意义的投资,他还是有所保留的,当初之所以毫不犹豫的投资开发南林寺,是因为他看中了佛祖舍利的后续影响,以及日后可能带来的无穷无尽的利益,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可以利用这次投资从江城市政府换取大量政策上的优惠和便利条件,现在他的目标显然已经达到了。
安语晨劝道:“爷爷,五叔都说没事了,您最近身体不好,医生不让你出门!”
温暖涤荡在顾佳彤的芳心之中,她柔声道:“放心,我会戒掉!”她握住张扬的大手,甜甜笑道:“你和李副市长是不是事先商量好了,设下这个圈套让方文南钻进来?然后又想把我拖进来?”
安志远摇了摇头:“小妖,去……去准备机票,我要回去……”
整个过程中李长宇表现的安之若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洪伟基的目的。可这件事对他意味着是一次良机,无论洪伟基的出发点怎样,至少现在他和自己是站在一个阵营中。政治斗争就是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洪伟基想要利用自己,自己何尝不在利用他,得失胜败,谁又能说得清楚。李长宇明白,他和左援朝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政治利益的冲突,决定他们必然会成为对手。左援朝在南林寺景区的建设上赢了他一场,现在他有了机会,他要让左援朝知道自己的实力,他要让所有人看到自己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