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8章 针锋相对

“得!打住吧你。炎黄子孙我承认,中国人,你还是等卯以后再说,留下,我承认你是中国人。你要移民了,我只能拿你当二鬼子待!地位可能还不如外国友人呢!”
钱长健怒视那名厂方代表道:“你们是成年人,也许还是共产党员,做任何事情不能只靠着热血上头,你们应该考虑到事情的后果!”
张扬赶到的时候,小会议室中已经坐满了,他瞅了个空位,来到安语晨的身边坐下,可马上发现自己坐的地方有些不对,三方会谈自己应该坐在指挥部一边,这倒好,坐在港方代表席位上了。安德恒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这厮的出现有些不爽。
楚嫣然白了他一眼道:“除了你的事情重要,别人的事情都不重要是不是?”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丫头,知道什么叫欺师灭祖胆大妄为吗?”
张扬看到他这幅表情,心里反倒产生了一种快意,麻痹的,你越是不爽我越要坐在这儿,他一伸手把棒球帽拿了下来放在会议桌上,锃亮的光头顿时把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
张忠祥和李长文脸上都是一热。
张扬笑道:“任何合作都要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你五叔只想着占我们的便宜。当别人都是傻子吗?要不你把今天这事儿向你爷爷汇报一下,看看他怎么说?”
张扬和钱长健边走边谈,装出没看到她的样子,安语晨怒道:“张扬!你给我站住!”
安德恒明显有些生气了:“我是按照合约办事!纺织厂地块的拆迁不属于我考虑的问题!”
郭达亮呵呵笑道:“咱们吃饭不谈工作,来!来!喝酒。喝酒!”张扬和楚嫣然的关系他当然心知肚明,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他可不想跟着掺和。”
“开什么会?”张扬表现的有些诧异。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混淆了主题,是你的观念有问题,你拿出两亿来投资江城,并不是做了多大的功德,你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这次的景区开发是一个双方合作的过程,你拿出资金,我们江城市政府,文渊区政府投入的是土地,是名胜古迹,这些东西都是无价的,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单单是佛祖舍利就无法用两个亿来估量他的价值,所以你不要觉着我们江城占了你们的便宜,按照你们习惯性的说法,你只是一个小股东!”
范伯喜看了看钱长健,钱长健的声音依旧恶厉:“老同志,谁说我们要砸你们的饭碗?市里已经在开发区给你们批了新的地块,一个新的纺织厂已经开始建设,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搬入新的厂房,就会重新投入工作!”
郭达亮站在下面招呼他两人下来吃饭,张扬伸手牵住楚嫣然,下过雨的山坡有些湿滑。他担心楚嫣然会失足摔到,不经意流露出的关切已经让楚嫣然温暖非常。
张扬听到楚嫣然侃侃而谈,想不到她聊起生意经还一套一套的,张扬对经商可没有什么兴趣。听他们聊得都是养猪场和饲料厂的事情,忍不住插口道:“我说咱们这吃饭呢,能不能不聊猪饲料的事儿?”
范伯喜和钱长健交递了一个小眼神,他们都明白,今天这次的会议经张扬这么一打岔,实际上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他们并不怕拖延,拖下去对安家没什么好处。不过今天安德恒走的时候显得很生气,如果他把这件事反映到市里面。市领导肯定会怪罪下来。不过看到张扬一幅有恃无恐的模样,他们也就心安了不少,人家惹事的都不怕,他们怕什么?
秦清和安家的这次会谈是小范围的,仔细考虑了这件事之后,她决定还是把事情的影响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安老投资清台山的计划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在操作的具体过程中有所偏差,及时改正错误对合作双方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张扬还是那幅没心没肺的笑容:“安先生这话就没有诚意了,我们今天到场的一个市里领导都没有,您是不是觉着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啊?我们既然管不了,这会也没有开的必要了,范书记、钱区长,我看散会吧!”
几名工人被才才的事情给搞糊涂了,徐大光低声道:“各位领导,我们反映的情况!”
安语晨道:“五叔,我对生意没什么经验,不懂得地方还会向你请教。
“我们是为了大家,为了集体!”
“我求求你了,别让我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安德恒断然道:“不行!在我的发展计划中,开发南林寺景区和配套设施的开发同步进行,我不可以耽搁工程的进度!”
安德恒在得悉父亲的决定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
有人都听出来了,今天的战斗已经在张扬和安家之间进行了,文渊区的几位领导乐得旁观。纺织厂的那些代表颇有些云里雾里,这位张处长好像在向着咱们说话啊。
张扬笑道:“你别挑起人民内部矛盾,我和郭乡长的革命安谊岂是你能够挑唆了的?”
“那是你不懂欣赏,但凡有点正常审美观的女人,都会认为我英俊潇洒!”
安志远听完安语晨的汇报之后,沉默了好久,方才低声道:“生意,想做的长久。就必须照顾……照顾到……双方的利益,安家在……大陆的投资不是一锤子买卖,不可以急功近利。合作开发协议,我已经看过……江城市政府的确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我们也要拿出诚意……”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们不是强盗,投资家乡,是为了共赢,而不是强取……小妖,告诉你五叔,以后景区开发由你负责!让他不要参与!”
“蒲橼,一种药材,可以安神醒脑!”张扬把蒲橼放入随身袋子,笑眯眯看着楚嫣然明霞般俏脸,不无感叹道:“想不到美利坚合众国的水土也挺养人的。你好像比过去更漂亮了。”
田庆龙首先询问了一下张扬的情况,确信他没事这才放下心来,他低声道:“我让人去现场勘察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应该没有外人纵火的迹象!”
“据我所知,安先生这次的投资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大,不过重点是南林寺景区,至于拆迁纺织厂地块,主要是用于商业和旅游配套设施的开发,我看应该没有那么急着上马,安先生是不是可以考虑暂缓拆迁之事,先把景区建起来,然后再考虑纺织厂地块的开发,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顾忌到双方的利益,让纺织厂获得足够的时间。”张扬的建议合情合理。这些工人频频点头,可安德恒和文渊区的领导都听出来了,张扬这是向着纺织厂说话呢。
这边刚刚挂上了田庆龙的电话,朱晓云从外面走了进来:“头儿,贾局长让你去纺织厂开会!”
笑声停歇之后,现场气氛再度陷入沉寂之中,范伯喜清了清嗓子道:“人都到齐了,咱们开会,今天组织这个会议和-图-书,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要开门见山,我们要直截了当,有什么话,有什么意见,咱们面对面说出来!”他端起从不离身的大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道:“昨天的情况我并不在场,可我们的不少同志都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他向区长钱长健看了一眼道:“下面请钱区长讲话!”
安德恒正要发作,安语晨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微笑道:“张处长,今天我们能够过来就代表我们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您的态度好像有些不太好吧!”
刚刚被党内警告处分的副局长高兴贵远远看到张扬的秃瓢,忍不住低声骂道:“什么形象?整一个社会流氓?”他的声音虽然很小,却仍然被耳目聪敏的张扬听到了,张扬抬起头来,充满杀机的目光落在高兴贵的脸上,吓得高兴贵打了一个冷颤,慌忙躲到办公室里去了。
安德恒道:“秦书记,青云竹海的事情,我们可以在经济上给予一定的补偿,我希望我爷爷的陵墓不要再有任何的变动。请你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子孙后代的感情。”这句话说得相当真诚。
楚嫣然在他身上打了一掌,却被张扬握住柔嫩的小手,用力一箍揽入怀中。楚嫣然推开他道:“你都不想我,不许抱我!”
爷爷的态度是安语晨没有想到的。
“何者为大?国家为大!你觉着不是为了个人,是为了集体,集体在国家面前算什么?啊!为了小集体的利益而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这个理由靠得住吗?”钱长健性情刚直,说出话来咄咄逼人,刚刚被范伯喜缓和了一些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范伯喜笑着鼓励道:“老同志有什么说什么,不必顾虑!”
安德恒还想说什么,安语晨插口道:“秦书记,我们会尽量配合春阳政府的工作,希望这件事能够得到妥善的解决!不至于影响到我们的后续合作。”
区长钱长健浓眉紧锁,他低声道:“你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能够解决问题?提出你们的条件!让我听听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他这句话说到了关键之处。
朱晓云把自己的黑色棒球帽给张扬送了过来:“头儿,您先戴上吧,省的人家都盯着你的脑袋看!”
文渊区的这帮领导听到安德恒的这句话心中都是一怔,三方会谈的目的就是求同存异,彼此都作出一定的让步,安德恒的这句话表明他不想掏钱,难道纺织厂这笔巨大的安置费想让区里买单?钱长健的嘴唇紧紧抿了起来。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沉默的让人感到压抑。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扬忽然笑了起来:“我看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
“安先生既然这么有诚意,纺织厂的事情上就应该有所表示,你既然有意开发纺织厂地块,就应该正视拆迁的赔偿问题,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江城市,推给文渊区。”
安语晨看着五叔目光中多少显得有些同情和不忍,毕竟五叔是在从整个家族的利益出发,可是爷爷说得也很有道理,做生意不可以急功近利,如果只顾着自身的利益而忽略别人的感受,那么安家在江城的生意前景显然不会走得太远。她小声道:“爷爷的意思是把景区发展和经济开发分成两部分进行。而且香港那边的生意还要你去管理,害怕五叔太累。”
张大官人轻轻松松躲闪了过去,叹了口气道:“你说咱俩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谈谈?”
中午的时候楚嫣然开着她的那辆红色牧马人过来,郭达亮为了招待她和张扬两位贵客。专门准备了杀猪菜。
安德恒点了点头,他轻声道:“你爷爷心软,他对家乡的感情很深。我最近的一系列做法,并没有顾忌他的感受,让他老人家伤心了。”
张扬和郭达亮爷俩儿开了两瓶清江大曲,一边喝一边聊着春阳前阵子发生洪灾的事情,提起胡爱民,郭达亮不胜唏嘘,这位昔日的老搭档,老同事能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的生命是他没有想到的,郭达亮感慨道:“我敬佩爱民同志,比起他小我实在是惭愧。”
钱长健和张扬并肩离开小会议室的时候,友善的拍了拍张扬的肩头,昨天如果不是张扬用方桌护住了他,恐怕他也会被砸得很狼狈,钱长健道:“小张啊,市里面还是很看重港商投资的!”
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目光的焦点还是他锃亮的光头,这光头刮得的确太耀眼夺目了。谁都想解决问题,可目前的情况来看谁也解决不了,纺织厂没钱,工人伸手要钱,能够解决这件事的一个是文渊区,一个是香港投资方,文渊区没钱,在纺织厂的拆迁问题上,市里拨了一部分钱,他们拿出了一部分钱,这件事让区里很是不解,在他们看来这笔钱应该由港方拿出来。安德恒不愿拿钱,他认为纺织厂拆迁跟他毫无关系,正是这样的想法才让事情陷入了僵局,牵涉到钱的事情,想要解决可没有那么容易。
安语晨一张俏脸涨红了,气得她抬脚就像张扬踢了过去。
安语晨忍俊不禁,咯咯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又引起了不少善意的笑声,现场的沉闷气氛减轻了不少。
安语晨也觉察到这厮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和他们安家作对的立场上,心中这个愤怒啊,恨不能上去狠揍他一顿。
“可是你们那份协议书上写得清清楚楚!”
楚嫣然道:“目前弊端还没有出现,既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可以针对这件事进行改进,未雨绸缪才是顺利发展的根本。”
楚嫣然咬了咬樱唇,笑靥如花:“哪有时间啊,我外婆病了,整天都要照顾她,后来她病刚好了一点,就带着我频繁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想要帮我物色一个青年才俊当男朋友,我挑的眼都花了!”
“说是跟纺织厂工人座谈,区里点名让你参加!”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我想你说出来,我想你没有内涵,没有层次!”
范伯喜微笑道:“算了,大家都清醒一下,检讨一下自己身上存在的错误与问题,我在此向大家保证,纺织厂的问题,我一定会重视,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钱长健大声道:“没想犯罪,看看你们昨天造成的财产损失,造成的恶劣影响,就算是无心的,也是犯罪!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我们不为老百姓谋福利,难道还能坑你们害你们?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张扬双手做个暂停的手势:“你是解决问题呢,还是想把问题越闹越大?”
小范围会面,也是安德恒的要求,自从上次在江城纺织厂领教了张扬的胡搅蛮缠之后。安德恒对这种多方会谈产生了一种畏惧感,他甚至害怕张扬这次仍然会出现,这厮别的本事没有,搅局的本事却是很大。
张扬回到旅游局才知道今天已经有m•hetushu•com许多人来找过自己,电话更是不计其数,看来关心他的人不少。所有人见到张扬无一例外的对他的秃瓢感到极大的兴趣。
楚嫣然呸了一声,可心里却是甜丝丝的无比受用。哪个女孩子不期望得到爱人的赞赏呢。她柔声道:“最近是不是不如意啊?南林寺景区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遇到点困难,可目前已经被我给克服了!”张大官人轻描淡写道,事实上这段时间的风风雨雨可真是不少,佛祖舍利的失窃一度将他困入窘境,可随后发生的事情又让整件事有了转机,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安德恒已经不再负责安家在江城的旅游开发,过去困扰张扬的那些事已经逐一解决。
范伯喜微笑道:“安先生说得很好,大家坐在一起,就是要奔着解决问题的态度,相互之间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沟通,只要取得了谅解,达成了共识,那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看这些事只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嘛!”他的目光望向纺织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张忠祥:“张厂长有什么观点说给大家听听!”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爷爷能够理解你的做法!”
徐大光道:“按照厂里发布的补偿协议,我们一家四口人每个月的收入要减少二百三十块,这二百三十块钱对你们可能算不上什么,可对我们家来说意味着一个月的生活费,新厂房一年没有建成,我们就要损失两千多块,两年没有建成我们就要损失五千多块!市里搞建设我不反对,可凭什么要让我们普通工人为你们买单?”
张扬道:“安先生投资南林寺风景区,的确是抱着投资家乡,回报祖国的目的,他的诚意我们是要肯定的。可是我们江城市政府文渊区政府,也表现出同样的诚意,在整个投资计划中一路绿灯,为您创造了不少的便利条件,安先生不缺资金,所以才来投资,江城需要发展,资金是制约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才会有这次合作。”
安德恒充满警觉的看着张扬,他不知这厮在卖弄什么,不过有一点他能够肯定,张扬肯定不会向着自己说话:“恕我愚昧,不懂张处长的意思!”
楚嫣然在卑水边的一块圆石上坐下,张扬挨着她坐在一起:“丫头,去美国这么久有没有想过我?”
楚嫣然道:“根据我的了解,饲料的反响相当的好,扩大规模只怕要势在必行!”
楚嫣然气哼哼道:“就知道你不会想我,这段时间又去勾搭小姑娘了吧!”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张扬笑眯眯道:“安小姐,找我有事吗?”他站在原地不动。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还略带一点点的骄傲,这是上位者的表情。这厮开天辟的的拿捏出了那么几分味道,可惜他面对的人是安语晨。
安德恒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他的挫败感不仅仅来自于权力被老爷子的剥夺,还来自于江城和春阳各级政府部门突然强硬的态度,他意识到这种转变却不是突然发生的,也许自己之前表现的过于激进,让别人抓住了破绽,他想到了张扬,一直以来他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张扬在江城体制中的影响力。这两天的事情已经让他意识到,张扬的关系网已经扩发展到江城的方方面面,李长宇秦清显然都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说话。
安德恒皱了皱眉头,他早就知道还是钱的问题,在这件事上他的态度是明确的,纺织厂拆迁属于江城市的问题,文渊区的问题,而不是他的问题,他开发纺织厂地块是投资南林寺景区的先决条件之一,安德恒掷地有声道:“我想这件事我帮不上忙!”
郭达亮父子只当没有听见,端起酒杯干了一杯,郭达亮又道:“这次洪灾,养猪场和饲料厂都有些损失,不过问题不大,再过几天就能恢复正常生产,今年饲料供需两旺,我们的订单不断增加,看来用不了多久就要扩大规模了。”
几名代表的言辞变得越发激烈起来。
张扬笑道:“我知道您高尚,您想获得经济利益的同时还想获得社会利益,中国投资环境比江城好的城市多得是,可我相信能够给你们提供这么优厚条件的城市恐怕连一个都没有!”
安德恒看了看安语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以后这些事我不管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文渊区的几位领导心里都有些不爽了,安德恒分明是抬出市里领导压人。
范伯喜一帮人也有些错愕,原本今天是想跟纺织厂工人谈判的,却想不到最后矛盾聚集在张扬和安德恒的身上。范伯喜苦笑道:“小张,你这是干什么?”
张扬微笑道:“逝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要更好的做好自己。回报国家回报社会!”
安德恒道:“秦书记想怎么处理?”
秦清和安德恒谈判的时候,张扬也在春阳,他在郭达亮的养猪场内正和郭达亮谈着灾情。前几天的山洪暴发,让郭达亮的养猪场损失不小,饲料厂也受到了相当的损失,郭达亮正指挥工人进行灾后的重建。张扬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楚嫣然今天也要来,楚嫣然约他来到这里相见,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又有工人代表道:“我听说港商是无偿拿下纺织厂地块的,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跟卖国有什么区别,出卖国家的利益,出卖我们普通工人的利益就是犯罪!”
还没有走入食堂,就已经闻到诱人的香气,白水猪蹄、猪头肉、红烧大肠、凉拌猪杂、尖椒爆猪肚、清炖蹄膀、红烧猪蹄筋……有些时候山村野厨子做出的饭菜要比五星级饭店特级厨师做出来的要地道的多,好吃的多。
文渊区区委书记范伯喜适时的出来和稀泥道:“大家都是抱着解决问题的目的,不要伤了和气!”
郭建道:“张处长,我爸刚刚捐献了两万块修建小学,这也是回报社会的一种举动啊。”
楚嫣然娇笑道:“其实做了好事何必怕别人知道,让越多人知道,用自己的事迹感染越多人。这样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做好事。
安语晨虽然很想打张扬,可是她最终克制住了这个冲动,她太清楚了,自己压根不是这厮的对手,她恨恨点了点头道:“从今以后。我跟你断绝师徒关系!”
楚嫣然把车停好。发现张扬正在山坡上挖着什么,好奇的走了过去,凑近一看,张扬从的里挖出一串黑乎乎的圆球,应该是某种植物的根茎,她好奇道:“这是什么?”
安德恒道:“这次的开发计划是我和市领导商量后的结果!”
范伯喜愕然看着这厮的光头,突然来了一句:“张处长的发型不错!”
“马不知脸长,我怎么没看出你哪点好看?”
“我凭什么想你啊?合着你去http://m.hetushu.com美国赶场相亲,我就得在这里傻乎乎的害相思病,凭什么啊?”
楚嫣然也是才刚从美国返回,前些日子贝宁财团放弃了在江城的投资计划,楚嫣然却没有放弃努力,从美国返回后,前往荆山和林秀又做了一番磋商,有了决定之后,这才给张扬电话,趁着前来饲料厂考察灾情,约张扬到春阳见面。
他不说,厂方的五名代表忍不住了,老工人徐大光声音洪亮的咳嗽了一嗓子:“没人敢说,我来说!”
吃完午饭。张扬和楚嫣然来到养猪场东边的小溪,清台山到处都是美景,溪水奔流于山涧之间,清澈见底,游鱼历历可数,清溪撞击在止石之上,玉喷珠溅,宛如轻拨琴弦。”丁咚之声不绝于耳。
“我跟你去!”
安德恒道:“我在江城南林寺的投资按照合约是两个亿,我不会追加投资!”
安德恒把照片放在会议桌上,淡淡道:“秦书记,我承认在这件事违背了,关键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能保证以后的开发过程尽量避免同类的事情发生。”
安德恒适时开口道:“我们世纪安泰投资家乡的目的,是想为家乡做贡献,想为家乡人民谋求福祉,我想应该是我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也许是我们之间的沟通不够,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误会。”安德恒还是表现出一定的诚意,他是生意人,并不想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双方闹得越僵对他的投资就越没有好处,在他心中纺织厂的地块要比南林寺景区的建设还重要得多。
张扬笑眯眯道:“这件事我了解一些,应该有些发言权,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当家做主人,谁是主人啊,小范围来说,针对纺织厂来说,你们这几千名工人就是主人!”一句话说得几名工人代表如沐春风,心说,这光头是谁啊?今天与会的干部中总算有个为老百姓说话的了。
安语晨怒道:“就你一个人是中国人啊,我也是中国人,我也是炎黄子孙!”
张扬笑道:“你不会追加投资,双方的合作刚刚开始,拆迁安置费的增加意味着开发成本的增加,也就是说增加的这些成本全都要由江城市来埋单,而最终利益的共分却要按照合约上来办,你当我们冤大头!”
因为范伯喜的这句话,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随便你!”
安语晨当着这么多文渊区的领导咬牙切齿道:“张扬,我想打你已经很久了!”
几人同时笑了起来。
安语晨一急,广东话就叽里呱啦的出来了,单单是广东话还表达不出来她的愤怒,又加上了句英文:“FUCK!”
张扬笑道:“想也不能随便说出来,这叫内涵,这叫层次!”
范伯喜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他习惯性的拿起大茶杯喝了一口道:“这位同志,你的观点很偏激嘛,香港也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港商也是炎黄子孙,纺织厂不是你们的,也不是我们的,是国家的!什么叫卖国啊?说话要负责任!”最后这一句已经有些威胁的含义了。他冷冷看了张忠祥一眼,事先他还专门交代张忠祥要做好工人的工作,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张忠祥显然是不称职的,等这件事过去,一定要好好跟他算算这笔帐。
张扬很不老实的大手伸了过来,揽住楚嫣然盈盈一握的纤腰:“这就是偶像的魅力,人家都说偶像偶像,呕吐的对象,我能让你把隔夜饭吐出来,足以证明我就是你的偶像!”
张扬拿起电话,却是江城市公安局长田庆龙的电话,通过最近的一连串事件,田庆龙和张扬的关系变得十分密切,所以听到这起普普通通的失火案也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关心一下。
“谈个屁,今天我就要教训一下你这个无赖!”安语晨又向他冲了上来。
秦清淡然一笑:“安先生,我想令祖父能够生于这片土地,埋骨于这片土地,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人死后真正能够占据的又有多大的地方呢?你这样做未必是他的本意,他若泉下有知,未必会因为你现在的做法而感到高兴,你在要求别人顾忌你们感情的同时,有没有想过要顾忌家乡人的感情?其实过去对于陵墓地规划已经充分考虑到了你们的感情,我希望安先生能够尊重已经确定的规划……而不是随意去变动。”
张扬笑道:“没劲了啊,什么叫公报私仇,我是就事论事,你们口口声声要互利互惠,共谋发展,怎么我看着这次的合作都是对你们老安家有利?”
安德恒大声道:“我从没有这么想过,我和江城合作是秉着互利互惠,共同发展的态度!”
“安先生只想开发用地,不考虑拆迁安置,也就是说这件事所有的责任都在我们身上,好啊!我们不是不管,我们是管不了,工人要拆迁安置费,文渊区没钱。市里没钱,说穿了所有出现的问题还是一个钱字闹得!没钱纺织厂就无法拆迁,没办法拆迁你就不能马上开发,到最后利益受损的只会是你!”
中国的工会有着特殊的背景和含义,所以中国的工会干部往往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到企业的文娱活动,职工的婚丧嫁娶方面,更像是学生时代的文娱委员,参政议政,那不是我的菜!李长文接连咳嗽了两声,还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什么?”楚嫣然柳眉倒竖:“你居然敢不想我!”
“那不是逼我对你流氓吗?”张大官人双眼中流露出色迷迷的目光。
张扬笑道:“纺织厂地块主要是用于商业吧,安先生的主要投资对象不是景区吗?”他这句话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张扬心说,小丫头啊,你跟我对上了,到底是护自己家人,他笑眯眯道:“请问安小姐和安先生两人谁说了算?”
张扬冷笑道:“丫头,知道香港为啥会分出去一百年吗?就是因为清政府无能,签署了不平等条约。你看清楚,脚下的这块土地是社会主义新中国,在这块土地上,不可能再出现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国家不允许,人民不允许,老子也不允许!”
安德恒怒道:“张处长,你今天根本是故意在针对我,有句话我必须要提醒你,因为你的态度而可能引发的后果,你只怕承担不了!”他在威胁张扬。
“你什么意思?”安语晨的美眸之中已经冒出了火星。
张扬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巴掌:“不是我说你们这些人,你们干什么?动动不动就聚众闹事,有话好说嘛,谁是一家人,我们才是,我们这些人聚在这里费尽唇舌的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谋求一些利益?你们倒好,反而把真心帮助你们的人当成了敌人,懂不懂什么叫人民内部矛盾?有了矛盾不怕,说出来,开诚布公的协商解决。聚众闹事能够解决问题吗?昨天你们围攻景区指挥部,这是区领导大度没有追究,真要是追m.hetushu.com究,那就是犯罪!”一句话把几名职工代表给吓住了。徐大光抿了抿嘴唇道:“我们没有想犯罪。”
张扬不屑道:“我还就看不得这种人,有两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想来江城投资的多了。又不缺他一个你们放心,他带走多少资金。我负责拉回多少过来。我还就不信,这南林寺景区离开他们安家就不转了!”
张扬笑了起来,接过棒球帽调节了一下大小,戴在头上,他闭上眼睛轻轻敲了敲桌子,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想了一圈,他还是把最大的疑点放在了安德恒的身上,想要以后平平安安的,必须早日清除掉身边的隐患,正盘算着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徐大光道:“从纺织厂建厂开始,我就在这里干,到如今已经整整三十二年了,我媳妇,我儿媳妇,我儿子全都是纺织厂的工人,可以说纺织厂就是我们的家,纺织厂就是我们一家人的饭碗,你们领导一句话就要把厂子给拆了,这不是要砸我们的饭碗吗?让我们这一大家子去喝西北风吗?”
张扬笑道:“用不着那么夸张!”他把那个齿轮放在桌上,起身道:“你再帮我查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妈的!真是烦死了,还要去单位一趟!”
钱长健道:“我倒觉着小张刚才的话很有道理,咱们市里给港商的条件太宽松了,不能因为他们投资就一味的退让,什么都不想付出,只想从江城获取利益,天下哪有这么多便宜的事儿,是时候让他们清醒一下了。”
张扬的信心是建立在他对江城旅游资源看好的前提下。安语晨并没有走远,站在纺织厂的大门处等着张扬,小妮子柳眉倒竖,俏脸含威,一幅要找张扬兴师问罪的模样。
田庆龙也乐得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到现在开发区广场曾氏兄弟狙击案还没有任何的眉目,他也不想再添任何的麻烦。他打电话问候张扬不仅仅是出于关心,也是因为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给了他一些压力。既然张扬自己都认为是一次偶然事件,那么这件事应该可以画上一个句号。
“就我这模样,还需要勾搭?全都是人家勾搭我!”
张大官人咬牙切齿道:“你外婆啥病啊?脑袋被门挤了吗?”
张扬笑眯眯凑了过去道:“这就是个性,知道什么叫卓尔不群,玉树临风吗?今儿你算开眼了!”
会面安排在春阳县政府招待所小会议室,秦清只带了秘书过来负责记录,安德恒一方则只有他和安语晨。
平时很少吃肉的楚嫣然也吃得赞不绝口。
厂方一名代表鼓足勇气道:“我们集会的目的并不是想和政府对抗,我们只是想引起政府机关的注意,想让你们做领导的好好听听我们基层职工的心声,后来局面失去控制,也不是我们情愿看到的,也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
郭达亮反转筷子在郭建的头上敲了一记:“混小子,都让你不要说了!”
安德恒道:“张处长对我们好像有成见,我们投资江城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利益,中国这么大,投资环境比江城好的城市多得是!”
现在的张扬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啥都不懂得家伙了,发科……你凭什么发科我啊,要发科也是我发科你,可张大官人现在是正科级了,涵养还是有的,说话的水准自然也提高了不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居然想发科我,是不是有点乱啊?”
又有一名代表道:“多久?一年,两年?这段时间我们就拿那点基本保障工资,我们的利益如何保障?”这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虽然市里针对纺织厂的问题进行了多次的讨论,可最终拿出的补偿方案对这些工人仍然不够公平,而且安德恒急于推行他对纺织厂的拆迁计划,所以才会有在纺织厂开发区新厂房没建成之前,就决定部分拆除纺织厂的厂房。
安德恒再好的涵养也被这厮气得脸色铁青,文渊区的几个领导却乐得听到张扬说出这句话,安德恒虽然是文渊区的大投资商,大财东,可他的眼界也很高,因为和代市长左援朝的关系,他压根没把区里的几个领导看在眼里,区里这些领导过问纺织厂的事情也是不情愿的,很大原因上是迫于上头的压力,张扬的这句话给他们出了口闷气,投资商怎么了?投资商就牛逼啊!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想做生意首先就要懂得尊敬。
安德恒霍然站起,怒道:“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我没有跟你谈下去的必要!”
钱长健笑着摇了摇头。
文渊区委书记范伯喜和区长钱长健挤入了一辆车内,望着外面的张扬和安语晨,两人不觉笑了起来,几乎同时道:“人才啊!”
安德恒摊开双手:“凡事都应该是变通的,我过去就听说过内地的体制十分的教条僵化。今天才算见识到。”
秦清道:“安先生这样的答复很难让春阳的老百姓答应!”
楚嫣然看到他嫉恨交加的样子,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挥拳在他肩头打了一记道:“你脑袋才被门挤了呢!”美眸脉脉含情望着张扬道:“我去美国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想过我?”
对安德恒而言。在江城的旅游投资并不是重点,开发区和纺织厂地块的开发才是这次投资的重中之重,既然矛盾已经集中在景区开发上,自己暂时从战场上规避一下也未尝不是好事,他眯起双眼,眼前忽然浮现了安志远苍老而呆滞的面容,内心中疑窘顿生,这老头子究竟有没有糊涂?难道他一直都在装傻?还是让他看出了某些真相?安德恒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没有人可以忍受这样的仇恨,安志远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的关爱和信任应该不是伪装。他缓缓闭上眼睛。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怎样在不知不觉中将安家的财产牢牢掌控在手中,这次在内地的大规模投资。更是一种资产转移,等一切都完成之后,就是安老头的寿终正寝之日!
秦清道:“处理并不是目的,改正错误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合作发展,我提出三点意见。一,马上停止对青云竹海的滥砍滥伐,对于已经造成的破坏,港方要负责尽快修复原貌,陵区的修建必须按照事先的规划,陵区用地不可以擅自超出审批土地的范围,三,青云竹海旁山寨的复建工程必须马上停止,已经完成的建筑予以拆除!”她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常浩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手段,一般人就算是想杀你也用不着这么复杂的手段,他计算的相当周密,就算事情被你发现了,也不会有线索追查下去,你好好想想自己究竟得罪过什么人?”
张忠祥表现的还是有些拘谨,发生了这种事,他是最难做的一个在工人的眼中他是政府的狗腿子,在上级领导的眼中,他的工作能http://www•hetushu•com力受到质疑,可以说他是两面不是人,张忠祥明白,自己其实是最不适合发言的一个偏向那边都不好,他把发言权推到了工会主席李长文的身上:“李主席的话能够代表工人的意见,还是李主席先说吧!”
一句话把楚嫣然羞了个大红脸,这厮真是放肆啊,也不顾忌身边还有其它人在。
安德恒道:“张处长,你好像混淆了今天的主题!”他已经看出张扬正在有意识的把会议带到另外一个方向。
张扬道:“其实这件事很筷单,你们投资江城,看中的是江城的前景,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你们的钱也不白给的,你们想尽早收回投资,想尽早见到利益,这可以理解,也无可厚非!商人嘛,谁不想见到利益?”
在周围人的眼里。他俩更像是一对斗气冤家,没人乐于看这个热闹。
安德恒恨恨点了点头,他向范伯喜道:“范书记,我看今天就这样吧,贵方的态度让我失望!”他撂下这句话转身就向门外走去,安语晨瞪了张扬一眼,起身追了出去。
“你刚才的行为根本是公报私仇!”
张扬笑眯眯道:“丫头,我就喜欢你的善良!”
秦清的态度比起前几次通话已经有所缓和,她微笑着请两人坐下,首先向他们出示了青云竹海被破坏后的一些照片,其中不少都是安德恒和安语晨见过的。秦清利用这种方式先在心理上占据上风,事实上破坏清台山的生态环境就是安德恒修建坟墓,破坏规划所导致的。
安德恒道:“也许在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中,我应当采取更温和一点的态度。”他看了看时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约好了和秦书记见面,谈谈青云山陵园的事情,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
现场并没有人鼓掌,这种会议似乎也不适合鼓掌,钱长健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表情凝重道:“昨天的事情,我们在场的许多人都亲身经历了,我想问一问,你们在作出那样过激的举动之前,有没有想过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有没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有没有考虑过会给国家和人民的财富带来多大的损失?有没有想过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后续影响?”他的语气十分的严肃。
郭达亮道:“当初建饲料厂的时候只考虑到成本投入的问题,没有想到会发展的这么迅速,现在好了,饲料厂投产后才发现这里过于偏远,交通运输不便,反而增加了成本,不利于厂子的发展。”
张扬笑眯眯道:“不想谈就不谈!”
秦清道:“改革的过程也是一个相互认识和磨合的过程,对我们来讲改革开放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必须在摸索中不断学习不断进步,对你们这些投资商来说也是一样,安先生,希望我们未来还能够秉着公平、公正、互利互惠的原则进行合作,为清台山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努力。”
“没有!”
这次的协调会由文渊区牵头,区委书记范伯喜,区长钱长健区公安局局长薛成刚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张扬代表文渊区和南林寺景区指挥部出席,港方代表有安德恒和安语晨,纺织厂方面则有厂长兼党委书记张忠祥,工会主席李长文,还有五名工人推选出来的代表。
张扬抱着一幅无所谓的态度:“什么后果?大不了你撤资,我还就告诉你,我们南林寺景区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你不投资,自然有人来投资。我们江城方面没有任何损失!”张扬的态度极其强横。
张大官人得知这一结果的时候,微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安老是你们家最通情达理的人!”这厮把安语晨也归类到蛮不讲理的一类中,气得安语晨差点没闭过气去。
张扬对江城公安局的能力一直持有怀疑态度,否则他也不会想到求助于常浩,虽然怀疑是他人纵火,可现在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张扬决定这件事暂时低调处理,如果立案反而会引起那个躲在暗处想谋害自己家伙的警觉。想到这里,张扬首先感谢了田庆龙的关心,然后把这件事归结到自己忘关煤气阀门的原因。
几名代表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徐大光最后站了出来:“我们有个最基本的要求,在纺织厂开发区新厂建成之前,要全额发给我们工资……还有平均金,过去的福利待遇不变,纺织厂拆迁期间造成的一切损失都要通过和工会协商解决……”
安德恒笑了起来:“小妖,你能帮我最好不过这阵子我的确有些累了,东江的事情要管,江城开发区的事情要管,南林寺景区要管,春阳清台山还要管,我一个人毕竟没有三头六臂,怎么可能管过来这么多的事情,景区投资是一件长期的事情,短时间内不可能见到效果,由你打理最好不过。”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做官也罢,做生意也罢。都必须要有原则,如果连最基本的原则都要无视,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变得一团糟,安先生,我对商场之道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同样你对祖国的政治文化一样没有发言权!”秦清毫不退让的回敬着。
安语晨挥起的拳头停滞在半空之中:“你想怎么解决?”
楚嫣然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打得就是你这个臭流氓!”一双手儿却很快就被张扬抓住,娇躯被他抱在怀中,楚嫣然羞得俏脸垂下去不敢看他,张扬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吻了一记,然后吻了吻她的秀眉、眼睛、鼻梁、最终落在她灼热的樱唇之上。
李长文心里暗骂,狗日的张忠祥,你他妈害怕得罪人就让我说,我虽然是工会主席,我也是共产党员啊,出了事情,我当然要首先站在党这一边。
楚嫣然捂住嘴巴:“天哪,这世上竟然有你这么厚脸皮的家伙!”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可是对自己恨到要下杀手的应该没有几个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德恒,不过想想他和安德恒目前的冲突只是在利益上,如果安德恒有嫌疑,那么王学海之流也有嫌疑,政治上得罪过的人就更多了,可想想敢于暗杀自己的应该没有几个常浩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他也没有什么头绪,低声叹了一口气道:“你自己多加小心吧!下次再选房子,我可以帮忙做做安全措施!”
张扬颇具信心的笑了笑道:“放心吧,他们不会撤资,这么大的便宜,他们舍不得放手!”
秦清微笑道:“很高兴听到安小姐这样说,我们会留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让你们自行处理这件事。”这句话充分表明了春阳县委县政府对安家的尊重和重视。其实之前张扬已经给秦清建议过要野蛮执法,这厮一心想敲打一下安德恒,作为春阳县的第一领导人,秦清必须顾忌到方方面面,安老投资春阳的初衷是好的,如果在这件事上来取过激的处理方式,势必伤害到老人家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