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2章 无缘无故的恨

“祝张处长的官越做越大!”
方文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他低声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则。有些人自以为手头有些钱就可以纵横无忌,现实马上就会给他一个教训。”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从另外一个衣兜里掏出包装完好的打火机放在桌面上:“那啥……我啥时候能忘了你,怕你摆出两袖清风纤尘不染的做派,所以试探你一下。你敢要,我才敢送啊!”
方文南和苏小红见到只有张扬一个人过来,都有些诧异,今天宴请的主宾是顾佳彤。张扬笑着坐下道:“她开车过来的,有些累了,先回宾馆休息了,今晚我全权代理。”
离开市政府的时候,张扬接到了方文南的电话,他也听说了顾佳彤前来江城的消息,邀请张扬和顾佳彤晚上前往鱼米之乡吃饭,张扬愉快的答应了下来。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于是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可顾佳彤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中。
方文南和张扬不禁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本以为她还在医院陪着顾明健,等了十多分钟又打过去,还是这个样子,张扬不由得担心起来,自从秦清被劫持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对身边人的安危紧张了许多,还好这次挂上电话没多久顾佳彤就打了回来。
张扬意味深长的看了方文南一眼:“方总,这可是商业机密,你随随便便就泄露出去了?”
李长宇呵呵笑着,拆开包装拿出火机,很熟练的摆动了两下,望着跳动的火苗道:“安小姐送的吧?”
张扬离开之前,向袁立波道:“顾明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我不想他咬着我不放!还有金樽打坏了不少东西,该赔多少你自己掂量着!”
张扬小声提醒道:“别介啊,光天化日人来人往的,还以为我要强奸你呢?”
张扬笑道:“谁让我佳彤姐这么有女人味,我看到你就想那啥……”
张扬不禁笑道:“看来这铐子跟我产生感情了,离不开我了。”袁立刚过来帮忙,这才把手铐打开了。
顾佳彤淡淡笑了笑:“女人总有情绪化的时候,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却没来由又是一酸,慌忙把俏脸转向一旁。
顾佳彤一边向后退一边道:“你考虑清楚,小心我报警抓你!”
袁立刚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手铐和钥匙递了过去,张大官人似模似样的把手铐挂在腰间。
袁成锡也没有出口斥责儿子,接过袁立波递来的茶杯,低声道:“昨晚金樽的事情是不是你让人做的?”
“他不是我的干儿子,这都是外面的谣传,不过他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袁副市长,究竟怎么回事?”
胡铁锋好像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
顾明健在她的身后怒吼道:“变得人是你!”
袁立波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在家里对父亲却是说不出的敬畏,他抿了抿嘴唇,鼓起勇气点了点头道:“是我做的,张扬和安语晨打了我的师兄弟,所以,我想给师门出口气!”这个理由很简单,也合情合理。昨晚在金樽看到安语晨的时候,袁立波的出发点的确是如此,可后来顾明健的出现让一切发生了变化,许嘉勇面授机宜让他搞出了这么一场大戏,袁立波知道顾明健的身份之后就有些害怕了,他对张扬的能量还是没有正确的估计,想不到张扬这么快就查到了自己的身上,袁立波不是傻子,他明白这件事牵涉到的人越多影响越大,查到自己就应该在自己这里截止,所以并没有在父亲面前吐露许嘉勇才是真正的主使人。
这件事让张扬充分认识到许嘉勇的手腕,也坚定了张扬把他们父子搞倒的决心,打击许常德父子,绝不是揍他们一顿出出气那么简单,真正能够让他们痛苦的方式就是让他们眼睁睁失去最珍视的一切,让许常德在政坛倒下,永无翻身之日。
张扬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事情不是调查清楚了吗?打他的人也找到了,我刚才去看过他,人家对我还是那幅苦大仇深的样子,我是懒得搭理他了。”
袁成锡听说田庆龙也搞不定这件事,不禁有些头疼。
顾佳彤点了点头。
苏小红道:“这是因为咱们江城落后,老百姓没这个意识,等过两年再看,拆迁成本不知要高出多少。”
张扬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完,转身回到了楚嫣然和安语晨身边。
董红玉笑道:“什么半个在我眼里你就是咱们招商办的,怎么?还嫌这招商办庙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顾佳彤一张俏脸完全失去了血色,美眸之中充满了惊骇莫名的眼神,她不相信这种话居然会从自己弟弟嘴里说出来,心中又是委屈又是难受,她抿了抿嘴唇。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顾明健一个耳光。
张扬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看到李长宇掏出香烟,他起身拿出自己的乙卵。打火机给李长宇点上,李长宇不无羡慕的看着他的打火机。伸手要过来看看,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就想装自己兜里。
顾佳彤转身向楼上逃去,张扬笑着追了上去抓住顾佳彤的手臂,顾佳彤红着俏脸伸手在他胸口捶了一记。
王学海笑道:“轻伤不下火线,我看你是心理憋得慌,要不要我找人给你出气啊?”他停顿一下道:“安语晨是安德恒的侄女。”
方文南微笑道:“他的旅游配套计划启动的越晚,你们的古城墙风光带越有价值,老街的生意以后就会越好!”
张扬慌忙摇头解释道:“不是,董主任,现在市里让我抓旅游开发那块,所以平时我都扎在旅游局,招商办我来都没来过,所以我算得上人浮于事,惭愧得很。”
到了他们这种政治水准,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说明,袁成锡已经明白,李长宇在暗示自己,事情的起因还是金樽夜总会,现在顾明健咬着张扬不放,张扬认定这件事是袁立波搞出来的,所以就要把他儿子给拖下水。
袁成锡低声道:“我明白了,这件事还是我来处理吧!”
“他们传什么?”
张扬听她这么说。险些没被凉茶给呛着:“那啥……她有女人味干我屁事,反正她不是我的菜!”
袁成锡终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我过去看看!”
顾明健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张扬一眼。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我又没免你的职,你还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你还是江城招商办副主任,居然有你这种人,让你去镀金,你还疑神疑鬼说三道四,成,你不想去,我让别人去!”
苏小红望着两个相互吹捧的家伙,m.hetushu.com心中感叹不已,英雄相惜,在这两人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方文南能有这样的境界和修为并不稀奇,那是他多年商场摸爬滚打的结果。张扬年纪轻轻居然就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小就不能不让人感叹和佩服了。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酒多伤身,咱们还是喝得君子点!”他把苏小红倒满的酒杯拿了过来,看了看桌上的菜道:“用不了这么隆重,给我弄盆醉虾,最近我吃上瘾了。”
方文南笑道:“利益有很多种,经济、政治、社会,当三者发生交集的时候,我们必须综合权衡,人只有站的高才能看得远!”
袁成锡向一旁的小儿子使了个眼色。
苏小红笑道:“这叫先下手为强,等以后老街整修完毕,人家都盯上这块了,价格也就水涨船高,我盘下那块地方。你们整修老街的时候,我就同时开始装修,年底老街修耸完工,我的酒吧也对外营业。”
袁成锡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他想怎样?”
张扬笑道:“别介啊,既然组织上这么重视我。我没理由不珍惜这个进步的机会。我去!”这厮也有自己的盘算,反正党校培刮班也没多长时间,权当给自己放个大假,旅游散心,顺便去安德恒在东江的分公司安装窃听装置。原本还打算找国安报销的,这下好了,一趟公差,两份报销,算起来还能落几个。
苏小红咯咯笑了起来。
顾佳彤落下车窗接过纸巾,转过头去悄悄擦去泪水,打开中控,张扬拉开车门来到副驾的位置坐下,他伸手把天窗打开,仰首看着布满晚霞的天空,轻声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喜欢来到雅云湖,找到一处幽静的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吹一吹湖风,什么烦恼都忘了。”
两人约好回头打电话联络,顾佳彤走入病房,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散乱的花枝,她没有说话,把手中的鲜花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一根根将地上的花捡了起来,重新归拢成束插入花瓶之中。
“事情既然过去了就算了,总之我不会伤害你的身边人!”
他跟董红玉之间原没什么好谈的,寒暄了两句起身告辞,董红玉亲自把张扬送到了门口,这也充分体现出她对这位挂名副主任的尊敬,说穿了还是尊敬张扬背后的副市长李长宇。
顾明健冷笑道:“你只会向着他说话,可惜人家未必领情,你以为他真喜欢你啊?人家只是看中了你顾大小姐的身份,看中了你能够给他带来政治上的利益。说穿了人家只是玩你,应该醒醒的是你才对!”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张扬道:“红姐是女人中的女人!”
袁立刚点了点头,虽然他很不情愿向张扬再度低头,可形势却逼迫他不得不这样做。
王学海道:“明健,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王学海把营养品放在地上,笑道:“怎么姐弟闹矛盾了?”
王学海叹了口气,松妙的做了一个停顿,然后低声道:“你觉着张扬和你姐姐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吗?”
想通了这个道理,张扬也就坦然起来,是啊。我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业绩,占了你们一个学习的名额也算正常。这就叫付出与回报。我付出了,你们就地回报,哪有白跟着我沾光的道理?
“我怕你跑了!”张扬随手关上了床头灯,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咔嚓!顾佳彤感觉到一件冰冷的东西套在了手腕上,低头一看却是一副明晃晃的手拷小这厮从哪里弄来了这东西。
张扬的唇角浮起一丝会心的笑意,早在一间鱼馆被袭击的事情之后,张扬就怀疑那件事跟许嘉勇有关,如今得到袁立波的亲口证实,一切已经明朗了,他和袁立波无仇无恨,按理说袁立波不会这样设计自己,许嘉勇才是幕后的菜划者。
张扬笑道:“你动作倒是快啊,现在老街的动迁还没完成呢!”
李长宇从他的表情就看出这厮误会了,笑道:“这个青年干部培班可是我帮你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人家去学习的都是副处级以上的干部,只有你一个科级。”他向张扬招了招手,示意张扬来到他身边。
苏小红轻声笑道:“你过去可一直对我说商人应该把利益最大化!”
张扬笑了起来:“我说袁副市长,看来咱们没什么好谈的,谢谢您能亲自前来,希望你能够乗公处理。”
张扬又道:“我和你无怨无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上次在雅云湖攻击我也应该是你搞出来的,金樽又是一次,袁副市长是我的领导,按理说这件事我怎么都要给他面子,可你根本没有任何的诚意。我明白的告诉你,我跟你师门的那点儿恩怨已经说开了,你不可能为这件事出头,我现在要你给我一个说法,到底谁指使你做这件事,只要你告诉我幕后指使,我跟你的这段恩怨一笔勾消,否则……”
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抽着烟,直到香烟即将燃尽的时候,李长宇方才道:“金樽的事情很麻烦啊!”
顾明健被她打的懵在那里,他捂着脸,好半天方才反应过来,怒吼道:“你居然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
李长宇瞥了张扬一眼:“你跟顾明健怎么回事儿?过去你们好像是很好的朋友!”
李长宇把手头的文件签署完交给秘书,示意秘书离去的时候带上房门,目光这才望向坐在沙发上的张扬:“最近挺忙啊?连电话都顾不上打一个?”
顾明健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你什么时候来的?”
“敢打我?”
顾佳彤充满质询的看了看他:“跟苏小红喝才对!”张扬笑了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今儿怎么了?怎么满嘴醋味?”
袁成锡和李长宇之间并没有任何的矛盾,袁成锡是个安于观状的人,在几位副市长中,他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他对上位没有表观出任何的渴望,这是因为他明白,以自己的条件和年龄想要获得提升已经不太观实了,五十二岁的副市长,基本上已经走到头了,更何况他的前面还有年富力强的左援朝和李长宇。袁成锡做人有自己的准则,他不喜欢站队,政治上讲究中庸,不偏向任何一方,一个既没有野心也没有偏颇的干部,往往会四平八稳的走到退休,很少会有麻烦找到他的身上,可这一次仍然遇到了麻烦,当然,这次的麻烦是儿子给引来的。
顾佳彤把泡好的凉茶递到他手中,蹲下身帮张扬脱下鞋子换上拖鞋:“苏小红很漂亮啊!很有女人味!”
袁立波已经被张扬的步步紧逼将防线击和*图*书垮,一旁袁立刚道:“小波,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清楚,误会说开了不就没事了。”他也看出张扬绝非善类,这种人能不招惹还是不去招惹。
张扬起身道:“早说,哪有这么多的麻烦?”
袁成锡却摇了摇头道:“我想还是我自己去解决的好!”他已经想透了,反正自己都要出面何必让其它人跟着看笑话。
张扬展开臂膀拥住她的娇躯。紧紧将她拥在怀中:“爱……”
“哪能啊?江城旅游开发搞得如火如荼,三环路工程也即将上马,这些事全都有你的功劳,我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胡铁锋凑到田庆龙身边,压低声音道:“田局,怎么说的?”
顾佳彤的情绪仍然有些低落,张扬把晚上的事情说了,她有些疲倦的叹了口气道:“方文南这个人很能干,江城的事情我也不想多管,都交给他就走了,只要他工程上不出岔子,无论在经纪上还是社会上都会产生良好的效益。”
王学海苦笑着摇了摇头进入房内,看到顾明健起伏脸上充满怒色,显然还是处于激动的情绪之中。
张扬道:“相比较而言,纺织厂那块地反倒麻烦了,到现在拆迁工程都无法启动。”
张扬道:“事情已经查出来了,在金樽袭击你的那些人跟我没关系,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们的友情!”张扬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明白,他和顾明健之间的那点儿友情早已不复存在,他之所以过来探望顾明健,更主要的原因是看在顾佳彤的面子上,顾明健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他认准的事情,就会一条路盲目的走下去。张扬想劝他清醒一些。
袁立波和袁立刚兄弟俩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老爷子亲自前来,两兄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今天这麻烦惹得太大了,居然要劳动老爷子向人家低头。
袁立刚做好了被张扬羞辱的准备,可当他说出父亲想和张扬见面之后,张扬居然很愉快的点了点头,推开车门跟他向办公室走去。
袁成锡脸色阴沉,张扬是在告诉他没得谈了,这件事要追究到底,他瞪了一眼儿子,低声道:“小张啊,你有什么想法?”袁副市长委婉的向张扬传递信号,你只要说出来,大家应该还有的谈。
张扬走下汽车,就看到身穿白色睡裙的顾佳彤站在露台上,正眺望着他的方向。
“他还说我盗卖文物……”
方文南的眼中流露出欣赏的目光,从张扬的这句话就能够看出他的境界又有提升,做任何事都要留有分寸,这分寸并非是留给别人,而是留给自己,往往在逼紧对手的同时,也在逼紧自己,他微笑道:“顾明健的心胸可算不上宽广!”
袁立刚望着耷拉着脑袋的弟弟,不禁叹了口气,他骂道:“小波,你有没有脑子,许嘉勇什么人?他在利用你,他的恩怨让他自己解决,你跟着添什么乱?”
田庆龙淡淡笑了笑:“把相关证据都给封了,人家报案证据确凿,我们做公安的总不能观而不见,我说胡铁锋啊,这件事跟我们有关系吗?”
张扬轻抚顾佳彤柔软的卷发,低下头轻吻顾佳彤雪白的脖子,顾佳彤被他灼热的鼻息搞的有些痒,笑着跳起身来:“讨厌了,你能不能老实一会儿?”
顾佳彤红着脸儿道:“流氓!”
李长宇白了他一眼道:“你又不抽烟,要打火机干吗?”
袁立波脸涨得通红费了好大劲方才憋出一句话:“那些砖头真不是我偷得!”张大官人眼皮一翻:“没劲了啊,我又不是公安局的,你偷没偷文物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厮着重强调文物这两个字。你他妈觉着是砖头,老子认为是文物盗窃文物性质恶劣啊!
张扬把钥匙递给顾佳彤:“前面翠湖御景27号,我刚搬过去没几天。你先去休息吧!”
“没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
“是啊,我跟他打过电话,他听说是安语晨和你发生了冲突,也十分错愕!还说以后要带着她给你当面道歉呢!”
张扬揉了揉手腕,看到袁立刚想要收回手铐笑道:“能把这玩意儿给我吗?我留个纪念!”
顾佳彤来到距离张扬一米左右停下脚步,轻声道:“来看明健?”
顾明健仍然没有回头:“你的话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请带着你的那束花离开!”张扬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他转身离开了病房。
张扬难得一次的小气起来:“我说李副市长,这是人家送给我的,你也不至于想着贪污吧?”
张扬一脸坏笑道:“打我就敢铐你!”搂住顾佳彤的纤腰,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的娇躯扛在肩头。
李长宇瞪了他一眼道:“你才二十一岁,这么年轻,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真本事获取一份学历吗,党校就有不少的函授学习班,你去了之后留意一下有没有可能先弄个大专,以后再慢慢考虑专升本。”
张扬停下脚步。望着顾佳彤眉目如画的俏脸,今天她用了深红色的口红唇彩,和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朱唇变得浓艳。美丽的俏脸因为烈焰红唇而显得越发明艳,看到张扬,顾佳彤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朱唇弯出诱人的曲线。
顾明健皱了皱眉头道:“这是我家事!”
张扬走了过去。李长宇压低声音道:“最近前往省委上访的人不少,许多矛头都指向我,我让你去学习,正好可以协调一下和省委相关部门的关系。”
王学海道:“原本想去东江的,可听说你出了事情,所以先到江城来看看你!”
顾明健咬牙切齿道:“还不是你那位好朋友做的好事!”
袁立刚说得张扬搞清楚幕后,他并没有袁立波穷追猛打的打算。毕竟那些古城砖都是他弄到人家车上去的,栽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把袁立波弄进监狱,是为了让他屈服,让他认输,让他交代清楚这件事的幕后真相。
“我跟你去!”李长宇很明显在卖人情给袁成锡。
张扬下了奔驰车,开着自己的丰田车向鱼米之乡驶去。
张扬半信半疑道:“您不是嫌我在江城给你惹麻烦。所以想把我支走清净清净吧?”
张大官人心头的火气这才消了一点,他原本想为难袁成赐一下的,可看见人家头发花白,这么大把年纪,还顶着副市长的光环,能够这么诚恳的向自己赔不是自己也不应该不依不饶,咱们国家干部胸怀还是要宽广一些,张扬笑了笑,举起双开手铐。可袁副市长毕竟不是干这行的,捣鼓了几下还是没把手铐弄开。
方文南道:“老街的动迁还算顺利,他们生活环境差,房子破破烂烂,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块地和*图*书区的发展价值,所以没遇到太大的阻碍。”
顾佳彤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望着弟弟满脸的淤青,有些心疼道:“伤得重不重?还疼吗?”
张扬想想自己在招商办挂着副主任一职已经好几个月了,还从没有到招商办的办公地点去过,的确有些说不过去。既然李长宇提起这件事,他还是去走个过场,毕竟这次去党校学习是用招商办的名额,打个招呼也是应该的。
顾明健伤得并不重,不过脸上的淤青还没有消除,人自然显得有些狼狈,看到张扬拿着鲜花进来,他的表情顿时冷了下去,目光投向窗外。
顾佳彤道:“他是个犟脾气,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她停顿了一下又道:“究竟怎么回事?”
李长宇对于袁成锡的来访颇感错愕,他并不知道刚才发生在昌吉货运公司的事情,张扬喜欢闹事他知道,可他并没有想到张扬这次直接把火烧到了袁成锡的头上,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张扬和袁成锡有矛盾。
董红玉刚巧没有出去,听了张扬的自我介绍之后,很热情的把他迎了进去,邀请张扬坐下,还亲自给张扬泡了杯米莉花茶。
李长宇当然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微笑道:“你放心,这次学习之后,我会委派给你更重要的任务!”
袁成锡看到张扬带着手铐走进来,心头不由得浮起一阵苦笑,事情搞到这种地步,自己两个儿子应该负主要的责任,他知道张扬要什么,转身瞪了袁立刚一眼:“你小子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还是这么冲动,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他伸手从袁立刚手里要过了钥匙,笑着对张扬道:“来,小张,我给你打开!”袁副市长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向一个级别比自己低这么多的年轻人低头。
此时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看了看号码是方文南的,显然方文南已经等急了,他没有马上接电话,而走向顾佳彤道:“方文南请我们吃饭!”
张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顾佳彤捂住嘴唇,额头抵在车窗上:“你爱我吗?”
说到这方面。李长宇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张扬,你工作能力的确不错。而且也年轻,不过你的学历也实在太惨了点,想要在政治上获得肯定,想要在仕途上走的更远,没有一个相应的学历是很困难的,起码也要一个本科吧?”李长宇的这番话倒是实情。张扬只是个小中专生,而且是卫校毕业,这毕业证还是李长宇帮他活动下来的呢。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袁成锡这才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当然关于他儿子倒卖黑车,盗窃古城转的事情略去不提,纵然如此李长宇还是听出了个关键,张扬显然认定了袁立波才是殴打顾明健,挑拨是非的黑手。昨天晚上金樽夜总会的事情传的很广,很多人都知道顾明健挨打,而且顾明健咬定张扬,已经准备以伤害罪起诉张扬。
李长宇道:“你真是能耐啊,让军分区出人把咱们江城警察给围了,然后让袁副市长亲自去给你把手铐打开,你什么面子都有了,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
袁成锡坐在袁立波的办公室中,警察大都已经撤走了,只有楚嫣然的那辆红色牧马人停在货场中,张扬此到正悠闲自得的坐在副驾上听着音乐。
张大官人还是有分寸的,身为副市长的袁成锡能够亲自过来,足见人家的诚意,自己如果继续不依不饶那就没劲了。张扬的目的是查出这件事的真相,顺便给袁家两个小子点教训,并不是真要要搞袁成锡。
袁成赐放下电话,本想拨号,可想了想,还是起身走了出去,李长宇的办公室距离他并不远,事情已经闹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是当面沟通的好。
张扬笑了笑,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许嘉勇想躲在幕后搞风搞雨,这狐狸尾巴终究还是藏不住。他淡然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继续追究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我信你!”顾佳彤的话让张扬感觉到一阵温暖,他婉言拒绝了和顾佳彤一起再去探望顾明健的提议,张大官人已经不想自讨没趣了。
袁立波终于明白在张扬面前兜没什么必要,他叹了口气道:“金樽攻击安语晨和楚嫣然的事情是我让人做的,我想为我师兄弟出口气,不过顾明健那档子事跟我没关系。”那件事非同小可,他可不敢认。
顾明健点了点头。
李长宇抽出一支香烟递给了袁成锡,自己也抽出一支点燃。
顾明健有些疲惫的靠在床头:“我这副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喝完这杯酒张扬放下酒杯道:“方总,我始终认为想在仕途上长期走下去,不断提升就必须踏踏实实的做事,虽然偶尔可以逾规,但是不可以脱离一定的范畴。你们做生意也是这样吧?”
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人家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他笑道:“董主任,您别那么客气,我好歹也算半个招商办的人,您这样,我反倒有些不自在了。”
事情拨云见日之后,张扬带着一束鲜花前往江城人民医院专门去探望了仍然在五官科住院的顾明健。
顾佳彤的声音略显沙哑,张扬敏锐的觉察到她有些不对,轻声道:“佳彤姐,你在哪儿?”
顾明健已经猜到姐姐在门外遇到了张扬,语气生硬道:“扔出去,我不要!”
张扬和方文南的关系虽然不错,可是防范之心还是有的,搬来的时候,他还特地把常浩给请过来,帮他楼上楼下的检查了一遍。确信没有装监听监视系统,然后常浩又帮他安装了一套监控预警系统。防范有人非法进入。
顾佳彤道:“明健,你不要这么孩子气好不好,出了问题,你不反思一下自己身上的问题,只会怨天尤人?金樽的事情我已经了解过,如果不是你主动招惹人家女孩子,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醒醒吧你!”
顾明健不耐烦的打断了姐姐的话:“行了,我就知道你护着他,在你心里他比我这个亲弟弟重要多了!”
田庆龙叹了口气道:“你们家老大把他给铐了,这小子压根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性子,正嚷嚷着要去电视台、报社还要带着手铐去市委市政府闹呢?”
张扬把手包扔在沙发上:“跟方文南多喝了两杯!”
方文南笑道:“苏经理是自己人!”
房门关上的时候,顾明健转过头来,抓起那束花,狠狠向地上扔掉。
“嗯,我就想对你流氓!”张扬一步步逼近过去。
张扬过去在春阳招商办当过副主任,所以对招商办的职责分工多少明白一些,江城招商办比起春阳机构要庞大许多,单单是副主任就和图书达到了惊人的七位,张扬是七位副主任之一,不过他这个副主任只是挂名,在招商办中连张办公桌都没有。
袁成锡叹了一口气,他想袁立刚道:“你去请张扬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淡然笑道:“看来他并不欢迎我!”
董红玉之所以对张扬如此客气,也是有原因的,张扬这个招商办副主任是市委书记洪伟基决定的,其背后还有李长宇的作用,这两个人董红玉是得罪不起的,张扬最近在江城接连出了几件事,每件事都引人注目。这种人在董红玉的眼中绝非池中之物,招商办这座庙是装不下这尊大菩萨的。她也不想装,但是顺水人情还是需要做的。
张扬愣了,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李长宇,怎么个意思?自己这个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干得正起劲,才干出了几分味道。这就忙不迭的要把自己发配了?
李长宇知道这厮伶牙俐齿,自己根本说不过他,懒得跟他理论:“下月省党校有个学习班,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你去学习提高一下。”
张扬突然捧住她的俏脸在她樱唇上很吻了一记,这才大笑着向浴室走去。
张扬离去的时候,李长宇交代道:“你这次去省党校学习是以招商办的名义过去的。回头还是去招商办转转,跟同事们打个招呼,招商办董红玉董主任为人不错,去见个面吧!”
这厮眼睛转了转道:“要不我去买份假文凭?”
“您这么大一干部啥时候变得那么八卦啊?”
顾明健居然大度的说了一句:“算了,我也不会跟她计较!”他现在是把仇恨全都锁定在张扬身上,对其它人显然要宽宏大量许多。
“你好欺负?”李长宇冷笑。
“有些事情,你还是有必要和老爷子好好谈谈,外面最近盛传着许多的风言,对顾书记的官声已经有了影响。”
顾明健的态度早已在张扬的预料之中,张扬来到走廊上,却看到身穿紫红色长裙的顾佳彤从远处向这里走来,顾佳彤也是听说弟弟被打的消息,刚刚才从东江赶来的,最初的版本就是张扬把她弟弟给打了,她本想给张扬打电话询问这件事的详情,可考虑一下还是先通过方文南了解了一下情况,知道张扬虽然和顾明健有些误会,可是并没有出手打人。顾佳彤这才放下心来,站在她的立场上,她可不愿意张扬和弟弟发生这样的事情。
前来探望顾明健的王学海和顾佳彤擦肩而过,他原本想给顾佳彤打个招呼,可顾佳彤压根没有看到他,一低头冲出门去。
袁成锡坐下以后,开门见山道:“李长宇啊,我这次来是想你帮忙的!”
袁成锡的年纪是副市长中最大的一个李长宇对他的为人还是比较尊敬的,他笑道:“袁副市长是我的老大哥,有什么话只管说用帮忙这两个字就太外气了!”
“就要铐你!”张扬猛然用力一挺,坚硬灼热的部分挺入一片湿润滑腻之中……
苏小红道:“那天晚上我不在金樽,想不到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张扬,这事儿姐对不住你,这是袁立波送来的赔偿。还是你收着吧!”她把一张卡交给张扬。
“明健,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打你的人已经找到了,公安机关已经把他们正式逮捕。这件事和张扬没有关系……”
手铐的另一端被拷在床头,顾佳彤可怜兮兮的看着张扬,这厮实在太可恶了,什么损招儿都能想出来,一双美眸忽闪着:“张扬,你好……变态……”
苏小红看他这样坚决,也不勉强,把银行卡收了回去。轻声道:“我调查清楚了,当晚袁立波是和许常德的公子许嘉勇在一起,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关联?”
方文南笑道:“这样更好,顾小姐不在,咱哥俩说话更随便一些。”
“打你怎么着?”
田庆龙回到自己的车内,马上给袁成锡打了个电话。
顾佳彤在他腿上拍了拍:“快去洗澡,一身都是酒味汗味儿,臭死,了!”
方文南何等老道。一听就明白人家是在提醒自己,他笑道:“张处长放心,我方文南能够把盛世集团经营到今天,和我做生意的原则有关,违法的事情我不会去做!给政府做工程,更是如履薄冰,我只会做到一丝不芶,尽善尽美!”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老祖宗都这么说!”
顾佳彤忍不住破涕为笑,一把推开他道:“滚一边去,没点正行!”
袁成锡此时的心情也极其复杂,想不到事情的背后牵涉这么多,他愤怒之余又感到有些悲哀,自引的儿子无疑是被人利用了,掺和到了一场本不该涉及到他的麻烦之中。
袁立刚又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张扬真会抓着这件事不放啊?”
张扬笑道:“人家砸烂你的东西,赔偿你是应该的,我怎么能拿你的钱?”他把银行卡又推了回去。
张扬把鲜花放在床头柜上:“明健!”
“军分区那些人跟我没关系,他们是保护楚嫣然的,谁让鼓楼局那帮人动不动就要抓人家小姑娘啊,他们以为穿身警服就什么人都能欺负,以为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好欺负?”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的成见那么深,明健,我希望你能够冷静的想一想,这件事里存在着太多的疑点,有人想要刻意挑起我们之间的矛盾!”
苏小红双目发亮,举起那瓶已经开好的飞天茅台道:“嘴巴真甜,冲你这句话,姐姐今晚陪你干上一斤!”
方文南的话题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顾明健身上,毕竟这件事发生在苏小红的金樽夜总会,为此方文南专门去探望了顾明健。
张扬回到翠湖御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这栋别墅是方文南借给他的,翠湖御景也是方文南名下的建筑公司开发,位置很好,别墅却仅仅卖出了三分之一不到,住户更是少得可怜,好在方文南拿地的价钱不高,这桩生意虽然没有赚钱也不至于折本,张扬的住处发生煤气爆炸之后,方文南主动借给他一栋别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用来做。
张扬双目盯住袁立波道:“我虽然没有证据可是我敢断定顾明健挨打的事情就是你干的,现在顾明健一口咬定了我,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有多大麻烦,你的麻烦只会比我更大!”他已经失去耐性了,你袁立波不是嘴硬吗?现在我就给你摊牌,让你小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顾佳彤感觉到自己的睡裙被他掀了起来,娇躯扭动着,娇声道:“不要……”
袁成锡道:“我听说旅游局的张扬是你的干儿子,我那两个儿子和他发生了一点误会,可能张扬受了点委屈……”说这话的时候袁成锡心头一阵郁和_图_书闷,受委屈的应该是自己儿子才对。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到底啥地方对不住我啊?”
袁立波咬了咬嘴唇,来到张扬面前:“张处长,对不住。”
张扬离开医院之后也没有闲着,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把他叫到市政府去问话,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各忙各的事,很少见面,就算张扬在昌吉货运闹出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主动向李长宇汇报,李长宇看到他自己已经解决,也懒得插手。
顾明健冷冷道:“收起你假惺惺的慈悲,以为我三岁的孩子,随便找两个人出来顶包就可以骗过所有人的眼睛?”
张扬的许多观点和方文南不谋而合,回头看看自己这一年多的仕途历程,几乎每一次的变迁都会带给他一个大幅度的飞跃,其原因就是他的境界提升了,随着他所站的位置越来越高,他看得也会越来越远。
金钱上的损失袁立波还可以接受,可是让他承认打顾明健这件事岂不是等于惹下了大麻烦:“大哥……”
张扬的大手却不容抗拒的分开了她的,滚烫的唇贴在顾佳彤的樱唇之上,顾佳彤呻吟道:“别铐着我……”
袁立波嘴唇动了动。
王学海脸上笑的越发灿烂:“好!好!好!你的家事我不问!”他看了看顾明健的面孔。心中暗自不屑,这顾允知的儿子真是个废物,让人打成这幅模样。真是丢人啊!外面对顾明健挨打的事情传得很可笑,说顾明健在江城水土不服,一来到这里准保挨打。
“相互合作当然要相互关心,我很关心你这位好搭档!”王学海笑着拍了拍顾明健的手臂,然后道:“你不想谈家事咱们就谈谈公事,梁成龙虽然表面上退出了竞标,可他显然很不甘心。最近纺织百货商场频频有人闹事。应该都是他的主使和授意。我想请你和东江公安局沟通一下,让警方出面配合我们的拆迁工作。”
他也没打算闹太大的动静,来到招商办主任董红玉的办公室,轻轻敲了敲房门。
袁立波捂着火辣辣的面孔,今天他已经挨了两记耳光子:“大哥……我该怎么做?”
办公室内只剩下袁成锡父子三人,袁成锡慢慢站起身来,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袁立波一个耳光,然后大步向门外走去。
顾佳彤在雅云湖西岸,从医院出来之后,她驱车直接来到了这里,整个下午都在雅云湖畔,她的心情很差,弟弟的转变让她心痛,她可以承受别人指责和曲解她与张扬的关系,可是却无法承受来自家人的误解。
袁立刚虽然怒其不争,可毕竟这是自己的弟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落难不管,他低声道:“早就劝你别搞私车生意了,你就是不听,那两厢私车反正货主又没写着是你,你权当钱打了水漂,以后别再干了,打顾明健的人你找出来认罪!”
下午的时候方文南已经给顾佳彤打了几个电话,不过顾佳彤没接,顾佳彤看了看化妆镜,摇了摇头道:“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还是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帮我跟他说一声。”
袁立刚毕竟以旁观者的角度看问题,头脑清楚许多:“你不找人出来认罪,顾明健就会咬住张扬不放,他的伤势已经构成了伤害罪,张扬不会甘心承认的,想解决你必须要这么做!”
顾佳彤气得俏脸煞白,怒道:“明健,你什么意思?”
“那就试试看!”
张扬心中一动,难道方文南在纺织厂的拆迁问题上做了一些手脚?以方文南在江城的实力和能量,想搞出发点事情应该是很容易的。张扬故意道:“纺织厂的事情只怕会让安德恒头疼不已。”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是不是意味着我有资格升副处。”
张扬道:“袁副市长那是帮儿子,我那样做也是帮他,再说了,事后我也没追究袁立波盗窃古文物的事情,算得上给够了他们老袁家面子。”
顾佳彤的美眸中有两点晶莹在闪动,她点了点头道:“明健,你变了,变得自私而冷血。你过去的热情和善良呢?我很失望!”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张扬出现在车旁,他把纸巾递了过去。他已经来了一会儿,隔着车窗看着顾佳彤潜然落泪的情景,心中对发生的情况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李长宇掏出打火机扔了回去:“真小气,赶着给我送礼的人多了,我要你东西是看得起你!”
董红玉笑道:“小张啊,你虽然不在咱们招商办办公,可平日里事情却没有少做。你有了业绩,出了成绩,咱们招商办整个集体也有光不是?”这句话倒是实话,张扬拉来这么多投资,功劳是他的,成绩得算招商办一份。
苏小红道:“张扬,我想在老街开一间酒吧,地址已经选好了,还得你们旅游局批准,这事儿你得给我办了。”
顾佳彤哭了,哭得很伤心,憋了一下午郁闷的情绪在这一刻忽然释放了出来。
田庆龙道:“你们家小波倒腾了不少走私车,现场发现了两货柜,这事儿很多人都看见了,不好办啊,还有张扬一口咬定昨天在金樽闹事的人是受了他的指使。”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端起酒杯主动跟方文南碰了一杯:“祝方老板的生意越做越大!”
顾明健的脸涨红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耻辱感涌上心头,他攥紧了双拳:“你不要听外人胡说!”
苏小红啐道:“我和你可不是自己人,我现在越来越发现,女人只能靠自己,男人没一个能靠得住!”
张扬笑了笑,来到大门前,顾佳彤已经走下来给他开门,她刚刚洗过澡,黑色卷发还有些潮湿,美眸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道:“怎么回来这么晚?”
袁立波深思熟虑之后,最终选择了屈服,他让狗脸强交出了两名兄弟,承认殴打顾明健的事情,为此袁立波付出了一笔不菲的补偿费和安家费,算上被没收的两厢黑车,还有金樽的赔款,袁立波可谓是损失惨重。
苏小红啐道:“什么话啊,我难道不是女人?”
“尽快沟通一下吧,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田庆龙好心奉劝了一句。
张扬对方文南这句话现在有了真切的感受,从医院回来之后,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以后尽量避免和顾明健接触,这厮对自己的成见太深,忽然想起顾佳彤潜然泪下的情景,顾明健显然已经觉察到他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事情显然是对张扬不利的,张扬想要洗清自己必须要找到幕后真凶,如果真的是袁立波在背后挑唆,张扬现在的做法显然并不过分。
“真是人家送得!”
袁立波犹豫许久,方才低声道:“我和许嘉勇是老同学……”